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原创灵异>内容详情页~

秘境追踪那死神的密码

更新于 2015-03-16_14:40:00  643阅

    (一)
    我看见过死神!它无处不在。
    我看见过它收割灵魂,很多人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来不及与任何亲人告别就离世了。
    我看见过那些哀号着、挣扎着反抗死神的怨灵,死神只是目无表情地念叨着一句:活无常,死有份。
    死神所到之处必有某种因果报应。
    死神所到之处必先出现某种征兆。
    死神所到之处必有痛苦的亡魂在哀号……
    死于突发事故灾劫厄难者,死神带走他们的亡魂拘押起来,把它们变成死神的奴隶,我看见过那些被死神虐待鞭打疯狂折磨玩弄的炼狱冤魂。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死神的捕猎,甚至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自己的死亡方式,死神在所有的人刚出生时就打上了个死亡烙印,即使是所谓的自杀死者,不!没有人能够自行决定自己的死亡!我看见了死神有一亿万种唆使人们自杀的方式,每一个自杀者都是死神的一个游戏,它们收割这些迷茫的灵魂,就象切割稻草……
    (二)
    死神坐在了巨大的屏幕前,五十三亿人类是它监控的目标。每一个人都是一个有颜色的闪光点,按照人们之间实际的空间距离成比例排列在死神的屏幕上,初生的婴儿发出绿色的光亮,健康的人们发出红色的光亮,而即将死去的人们发出黄色的光亮,那些已经死去了的人们只剩下一个黑色的阴影,持续几秒种的时间后完全消失,巨大的屏幕是以恐怖的白色作底板。
    死神紧紧盯视着屏幕上光亮的闪烁,那些光亮都是不停闪动,不停的流动着,又不停变幻着颜色。你看,有一个绿色的光亮创生了,又有一个绿色的光亮创生了,这些新生的小生命光亮象个同心圆那样一圈圈的由圆心向外辐射出生命的顽强的绿色,围绕在他们周围的许多黄色的光亮都被重新点亮起燃烧的希望,红色正微微被渲染成一团灿烂的云朵,不幸的是,有一个黄色的光亮消失了,它终被黑色的阴影代替,又有一个黄色的光亮消失了,黑色的阴影象一条毒蛇那样吐着信子,那黑色翻滚成长条状,然后它扭动,带出的阴影象迷雾那样困压着所有的光亮。有一些光亮由绿色变成了红色,而一些红色的光亮又变成了黄色;有一些黄色的光亮变成了红色,而又有一些最终灭绝变成了黑色。
    死神唯一能够操控的是那些黑色,它最终的目的是要把屏幕完全变黑!死神也必须遵守所有的游戏规则,它不能够控制绿色的创生,它讨厌绿色,所以它必须要先消灭绿色。死神巧妙的制作了一个假象,它让更多的绿色健康的成长然后转变成了红色,再让那些黄色更持久的闪烁着余光,不使它们很快的就消失变黑!然后愚蠢的人类开始相信:天哪!人口出现过剩了!必须要进行计划生育。然后有的国家开始有计划的消灭绿色,这是死神最得意的杰作!让那些愚蠢的人们不再敬畏死神,让那些狂大的人们自己灭绝自己,死神正积蓄着最后收割的力量,是的,它最终大刀一划,在没有了更多的绿色崛起的地方制造出绝对的黑暗,然后那些黑暗就会漫延,吞噬掉一切的颜色。
    死神独自坐在了屏幕前,它象个最伟大的音乐指挥家,是的,那些点点光亮都不是独立存在着的,它们也不是稳定不变颜色的,所以整个屏幕只是一副巨大的调色板,我们能够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个的颜色鲜明的亮点,我们看到的只是一团团流动变幻着的色块,然后死神看着那些色块碰撞和融合,断裂或分层,再纠缠缭绕重新塑造成型。
    所以死神从来都是色盲的,它从来不用眼睛看这一切,它听到的只是一曲人类死亡的无限哀乐!每一个光点就一个音符,然后每一个色块就一个节拍,然后每一次碰撞就一首哀乐,死神是如此高明的艺术家,所以它会让每一个人都会最出其不意的死亡,如果你敬畏死神,想象过自己的死亡方式,那么死神会狰狞大笑:“你将会死在你自己都不知道已经死了的时候”。
    如果你无视死神,从来没意识到自己也有某一天突然到来的时候,那么死神会阴险的桀笑:“早就有人已经给你挖好了坟墓,你会死在了你没有躺下好好地感叹人生苦短的地方”。
    死神非常享受自己的智慧,并且超级自恋,所以每每有死神如影随形的地方就总留下死亡的密码,总有一些人能够在大限到来前一次又一次的逃脱死神的捕猎,其实死神的密码就是注定要有人死去,但是它总允许有漏网之鱼,那些漏网之鱼才是死神的真正猎物,“你逃匿吧!我看你还能逃到那里去?我看你还能逃到几时!”
    (三)
    我第一次逃脱死神的捕猎是在七岁的时候。
    那一年,父母都是水泥厂工人,他们一个上日班,一个上夜班,然后一个在日里给我煮好饭菜就埋头大睡直到去上夜班,一个在夜里给我洗好澡又埋头大睡,直到第二天又去上日班。就象那个美丽的台湾神话故事——日月潭那样!他们就在我身边转来转去,日夜交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但是我总没能看到他们有在一起的日子。
    我清楚地记得,那时总有一个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的小男孩来找我去玩,他和我一样身高,好似还和我一样的性格,反正我们很趣味相投,所以往往玩得甚欢!
    有一次,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和钻草丛冒险的活动,他带我在山野里钻来钻去的,滚了一身泥巴,然后在工厂食堂附近的一个排水沟边,他教我通过排水沟从厂外钻入了厂里,我看着他先钻了过去的,然而奇怪的是,当我钻进去时,我发觉好似有一种死亡的压迫感觉,水沟里似乎隐藏着某种致命的威胁,我害怕极了,但是我不能退缩,那小水沟容不得我翻身再退出,我只好硬着头皮快速往前钻,在那一刻里,我就感觉自己象是重新获得了新生那样,当我在暗转里探出个头终于爬入厂后,两个在附近工地的建筑工人首先发现了我,他们大声对我呼喊:“小孩快跑!看哪有蛇……”
    我都没回过头来,听到大人的呼喊立即就飞奔起来,然后那两个工人恰好也是手拿着工具,他们快速赶来,齐用棍棒和后来赶来的众多工人制服了一条大蟒蛇!“真是险哪!你这小孩怎么带了一条巨蟒从水沟里钻出来了的?”
    我没有被惊吓到!真的,我清楚地记得,我看着那条后来被工人们挂起吊在了水泥厂实验楼二楼栏杆边的大蛇竟然是一点都没害怕!那条大蛇从二楼吊下,它的尾巴在一楼地面上还扭成了一圈,工人们说它是要吃掉我的,轻易就能活吞了我,推测可能它是在山那边就跟踪上了我,然后准备在水沟里吃掉我的,幸好我跑得足够快,又遇上了贵人,被两个恰好提早下班往食堂赶打饭的工人救了。
    那晚厂里弄了个狂欢,大蛇的肉非常鲜美,我尝了几口。
    第二天,我还是和往日那样跑到了工厂食堂边的小河玩,那儿有几块大青石台阶一直延伸下小河,是食堂工人们经常洗菜的地方,水很深,水流也有点急,它是旁边的一条江的支流,很多鱼儿都喜欢在这里游来游去的。
    我看见了我的那个小朋友也在小河边上,他叫我帮他一起捉鱼!我们就在那一起戏水,然后打湿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不停地在我耳朵边诱惑,它不停的叫我:“你快下去啊!就要捉到那条大鱼了!”然后我往大青石台阶走下一步,深水开始淹没了我的大腿,那条大鱼本来还是在我身边悠哉的伸手可及的,它嗖的一声就飞快的游得更远了,我又下了一步深水,淹没了我的胸口,那个魔鬼的声音还是在诱惑不停,“快下去,就快捉到了”,但是我的心灵突然间有了一个巨大的恐惧感,那是一种被猎杀般的绝望反抗,我的脑袋后好似出现了第三只眼,它感觉到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盯视着我,我回过头来,我看见了我的小朋友正冷笑着,他那张我本来熟悉了的纯真笑脸竟然变得了如此邪恶!所以我猛然的全身打了一个冷战,颤抖的双脚竟然有了力量开始往后退回了上一个石阶,这时一个走过来洗菜的食堂阿姨发现了我,她大声惊叫起来,跑来把我从水里拎回了岸上。
    “你不是昨天那个蛇孩吗?怎么又干起危险的事来了,你怎么一个人泡在了水里的啊”,阿姨惊恐的抱着我大声责问。
    “还有一个小孩的,他没下水,就在我后面……”我哆嗦着回答。
    “什么?我只看见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儿,那还有什么人?见鬼了”她可能也害怕了的,抱起我就走了。
    后来我就被父母送走了,寄养在了一个远房亲戚家,在那个年代里,人们都还是多少有点儿相信一些绪如水鬼害人命的事的,但是我从那一天开始却想明白了,不是蛇精,也不是鱼怪,更不是水鬼,只是我被死神盯上了,它开始猎杀我——死神就象伊甸园里的那条毒蛇,它就是原罪!它猎杀人类的第一步就是要引诱你去冒险涉难,如果你没能洞察自己内心的恐惧,没有始终对生命的敬畏,死神必将你夭折。那时我以为只是我一个人在被死神猎杀,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每一个人都在被死神猎杀,从一出生就开始了——死神把人关在了一个叫人生的囚笼里,人们自打出生就开始逃亡,当你逃出了囚笼时,就是你大限的日子到了……
    在我13岁时,死神又盯上了我,但是我已经不再惧怕。那一天,我如往常那样,在我寄居的亲戚家帮忙购买一天的青菜,站在了街道小贩的菜摊旁。这个摊点是我比较喜欢去的购物点,我如往常一样低首品察着青菜的货色,然后准备和老板讨价还价。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心灵突然涌动起来,我就是知道来自我身体左上方有一种死神的气息,它的那个阴险狡诈的味道是我在七岁那年就记忆起来了的,我的意识都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潜意识就已经指挥我右脚向右边挪动了一小步,而我此时的显意识只是认为我自己可能是要换个更处于优势的位置和老板砍价,此一刻真容不得意识的迟钝,就在我移动的瞬间,旁边一根几十斤重的大铁杆突然脱开本来连接着它的雨蓬向我砸下来,咣的一声砸在了我的左脚边,而它要敲打的位置正是我没移动前的头部所在位置。摊主都被吓傻了,张着嘴愣是说不出话来,一个老太婆走了过来,她笑吟吟的直是跟我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你真是个有大福德的人啊!我全看到了,恭喜!恭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呀”!然后另外一个老太婆就跟她吵了起来,“我就说的,都叫你不要这样子的放在这个位置,不行的,你就是不听……”她们两个再没理会我,就这样斗着嘴且行且远。我看见了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少年正骑着一辆自行车快速从我的身边驶过,然后我又感知到了死神的气息正追逐着那个少年,我看着他骑车的方向正是那两个老太婆远去的地方,一时间大为惊恐,在脑海深处闪现出了一副幻象——那少年可能要死去了!我立即跑步追了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在街道的转角,那少年已经被一驾快速行驶中的汽车失事脱落的一只轮子跳弹起砸中头部,我看着救护车来,也看着医护人员挽惜的宣布少年的死亡,我流泪了。我知道,也许那少年本不应该死去的,只是我没有被死神带走的原因,他就成为了牺牲者,死神!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决定要猎杀你。

    (四)
    在我三十二岁前,我一直在猎杀死神。从最先读的《易经》,再读到《梅花易数》,再到《四柱八卦预测学》,直到寻找到失传了的《奇门遁甲》,研究各种玄学。但是猎杀死神,我从来没有成功过!学习过《周易》,研读了二十年,最后我就只记住了说卦传里面的一句话:“在天成形,在地成象,中通人情,万物类象。”按我的理解,这句话说的是,世界上的任何事物本质上都是共通的,所以它们都彼此作为某种信息媒介下的参照物共同映照着我们的存在。死神没有什么秘密!它只是一种被隐藏着的信息密码,在古书中它被称之为天机。所以只有极为大智慧者才能参悟透万事万物的所有天机,找到任何一件事情在要发生前必然要出现的征兆。而这种征兆是无所不在的,这也是死神的游戏中最精彩的内容,死神总是要极力隐藏死亡的秘密,这个最残酷的猎人留下了字迷,然后让猎物逃亡中凭着某种运气的猜测和命定的智慧去和死神角量,猎人在猎物逃亡的路上布满了机关陷井,不是不死,只是时候还没到!
    《梅花易数》告诉了我,你可以从人的一些意识信息里洞察出天机,比如一个人的字迹,和他可能要选择的某种物件……而《四柱八卦预测学》给我提供了一种宿命论,我不相信宿命,我相信我能猎杀死神,我能改变宿命,因为我洞察天机能够预测人事知人天命,我就能够改变命运!为此我陷入了整整三十年的悖论中:假设预测是可行的,那么我已经预测到了,我就不会再按预测到的样子去做了,预测的结果改变了,那么预测就是不成功的了,预测还是可行的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这个悖论在古代被解释为:“天机不可泄露”。古人说,若是你泄露了天机就必被天谴。
    在一个还有着生存竞争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按照着适者生存的原则生活着,而这个适者生存的原则是条社会游戏规则,它说明的是某种在社会上的生存技能,这包括劳动技能,创造财富的能力。都说富贵险中求啊!人们的绝大多数的社会财富都是依靠冒险犯难得来的,就是处于一线工厂里的三班倒的工人们,他们辛苦挣得的那些基本工资,那一分钱不是血汗钱?每一天的加班加点都将使得他们严重透支自己的生命本钱,最后就是死神的狞笑。伟大的死神啊!你竟然主宰了我们的生存方式!在这样的一个社会里,你要么是活得足够老,可以老死,但是你必定要穷死!要么你是拼命的工作赚钱,你可以富死,虽然你不用饿死,但是你必定要冒险涉难,和死神亲密伴行。这就是死神给人的二难选择。
    有多少早死的成功人士被称为“天妒英才”,又有多少失败者越活得老越是被人称为“老不死”!死神,你成功地利用了人类的荣辱心理去猎杀人们,在你死神的面前,他们一概平等,人们甚至以此讴歌你的公平与正义。是的,没有谁要比阎罗王更公平正义的了,没有人比死神更公平正义了的。我任你在人世间如何飞黄腾达,金钱财富积如山,死神总是要人两眼一闭,真正的是赤裸裸的来也赤裸裸的去,带不走分文。越是了解你的敌人你的对手,你越是会爱上它。也许吧!也许我爱上了死神了,而死神早就爱死我了。
    死神总是如此周密地设计着死亡事件,我知道从来都没有枉死者!任何一个被死神带走的魂灵都必定有着某种因果报应。比如说某个年轻的富有的人死去了,他身边的人们总有一百个理由说明他是不应该要死去的人,这种评论是建立在了社会功利认知基础上的;又或者说某个非常健康的幼小的人死去了,他身边的人也会认为他是不应该死去的人,这种认知是建立在了对死神误解的情理标准上的。既然人们认为总有些人是不应该死去的人,那么也就认为有些人是应该死去的,问题是我们得出这样的判断总是来自我们涉及自身利害关系。
    对于死神来说,所有的人都是该死的人。只不过有些要早死,有些要迟早死。谁要早死?别问死神,它也是个聋子,它只是指挥着死亡的哀乐,每一个人一出生就要注定了,他必定会不停的和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碰撞在了一起,然后在如此之多的联结和碰撞机会中,死亡这概率事件就必定要出现,对于个体来说,处于那个死亡事件中者就是不幸的人。所以我要说的因果报应只是针对事件本身来说的,这世上发生着的任何一件事都是有原因也会产生结果的,而某一件事成为了死亡事件是有概率的,死神就狩猎在了那里。若你要注定被牵涉入某些死亡事件中,那么你只能相信有奇迹出现了,你的奇迹对于别人来说就是不幸!所以一个死亡事件又会牵涉出另外一个死亡事件,然后你才知到死神的真正可怕之处是——当某个死亡事件被成功化解后,另外一个更不幸的死亡事件又在集结……这就是民间所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最后一次猎杀死神是在浙江宁波。我本来是在那儿打工的,然后有一天下夜班后我乘坐公交车时发现了死神的气息,我在到站下车时看到一驾开往杭州的大客车上豁然坐着一个死神!顾不得了许多,我赶紧拦下了那驾大客车,然后找了一个最前面的座位紧挨着司机坐下来。
    我从司机后背盯视着那死神,它和司机一起驾驶着这辆大巴,我能够想到的就是,它肯定是要在中途的路上制造一起交通事故,然后把这车上的三十六个乘客都处死!但是我不怕它!我正是要猎杀它!
    只要它敢原形毕露,我就能够捉住它。所以我在左手掌心用右手画了个镇雷符,在右手掌心又用左手画上了个离火符,然后双手合实,只等死神有所行动,我就释放出掌心雷,一掌把它打得三花削顶,元神俱散!无论它是什么东西,我相信这掌心雷的厉害。
    直到凌晨时分,在通过一个路段时,我感觉到死神要行动了,这时迎面撞来了一辆大货车,但是我在此时好似是化出分身成了对面撞来的大货车司机,就在即将发生碰撞前,那大货车司机得到了警示,他硬硬是打了个危险的方向盘,和死神擦身而过!
    那大客车司机如梦初醒,惊恐得满头大汗!我再看死神,它早就已经趁我不注意逃走了。
    我也发了一阵呆,终于是被无限的困意击败,陷入了睡眠,那死神却再也没有回来,车子安全地到了杭州,我只好下了车。
    此时已经天色光亮,街道上行人虽然还不多,赶做早餐的人们早已经打开店面,看看身上还剩下几元钱,我只好就在路边购买了一份小吃,因为临时起意的追赶死神,我身上都没带有多余的钱,只好想着等宁波那边的工友睡觉醒来再打个电话叫他帮个忙购买一张回程票了的,真是足够狼狈。
    就在我快要吃完早餐时,我竟然又看见了那个死神!原来它也来到杭州了,我猜因为被我打乱了它的捕猎计划,它也被困在了杭州这儿了,然而这个不怕死的东西竟然还敢在我眼皮底下活动!我气愤极了,立即尾随它。
    死神一路蹒跚步行,我得意地跟踪着它,看着这个曾经的猎人如今变成了我的猎物,真的是大快人心!它好似已经是一个失忆了的病患者,我感觉得到它自己的迷茫,没有了任何的方向感,我跟着这个跌跌撞撞的死神走过了几条街区,然而在一家门户前,它突然消失了,我心底突突的暗暗吃了一惊,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她穿着一套雪白的连衣裙!就象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她刚打开大门步行出来,与我打了一个照面。我脑子里突然生起了一个主意,立即上前哀求道:“请你行行好吧!我是一个外地人,刚来杭城就被小偷偷去了钱物,我会些八卦预测学,希望能给你算一卦,然后只收十元钱,好让我吃一顿饭先”。
    真是电影里的情节!我都想到了的,很可能那女人会立即打电话报警,告我骚侥了她。有趣的是,她倒是接受了我的请求,“好啊!那你怎么个测法呢?测得好有奖哦”。
    我让她取出一支笔和一张纸,然后在心中想一个字,写下来,然后再取一物件给我看,她转回屋去,一会儿就又出来了,然后给我看了她写的一个汉字,是个“示”字,“请问你想测什么事的?”我又询问了一次她。
    “唔!就测我的寿命吧。”她不加思索就回答了。我大吃了一惊,“你怎么要测寿命的!这个字是木断头,求无心,你看你写的笔划,这个示字本来上面是一横的,可是你写成了一点,甚至这个点都是带圆圈的,正象一个人头啊,一划变断头,不妙呀!求者救也!求无心救无力,大凶啊,快给我看看你是拿了什么东西给我看的?”
    她摊开了手,给我看的竟然是一张枯黄的落叶,现时正值初秋,一个万物肃杀的寒冬已经即将到来,这落叶象征着衰败和死亡,“时令正值入墓,不妙!恐怕要早死了”我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那少妇流下了泪水,往我手上塞了几张百元大钞,反而安慰起我,“没事的,我每天都拜佛念经的,我有佛祖保佑着呢!我师傅也说过我会有难,但是吉星高照,飞灾横祸都化为尘。”
    这是那个误人子弟的狗屁师傅呀!我眼看着死神在此消失的,我知道它或者是真的死去了,或者是潜伏了起来,鬼才相信死神真的会死去,虽然我一直想证实我可以杀死它。“我可以给你做场法事续命的,免费,不用付钱,但是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要悄悄的进行,天机不可泄露,一旦被别人知道,事情恐怕又会有变。”我说的是真心话。
    但是事情不会再继续下去了的,少妇拒绝了我的帮助,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她能够相信我前面说的话语,又大发善心给了我钱财帮助,这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这个女人真是一个奇特的人,她或者真的是有大功德者,不应该会有什么厄难,其实我对自己的预测学还是不太足够自信的,因为我也曾经预言过一个小男孩的死亡,但是最后他并没有死去,我当时只是隐约的觉得,或者在我预测知了他的死亡事件后,然后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就已经发生了改变,所以我劝奉世人,不要随便去求神问卜,探知未来正是最危险的事。你不知道改变未来后,是不是事情就会变得了更好,也许更多的时候是变得了更糟糕。

    (五)
    从杭州回宁波后,我就大病了一场,到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最后不得不辞工归家。
    我是不是已经大限的日子到来了呀?我早就预测过自己的寿命了的,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活到九十九岁!
    然而我也知道,我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触摸未来,我不停地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许我的预测都已经失效了,我自己都不再知道自己的预言了。
    在家卧病数月,每夜都呕血,然后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消褪,我在怀疑,是不是死神又盯上我了?不可能呀!它要逃避我还来不及呢!难道它竟然已经附上了我身?更不可能!以我的道行,它能近得了我身都不错了,我寻找不出原因。
    没有工作,也没有医保,看来我就只有等死的分了,我是这样的不甘心,我知道没有人是甘心死去的,所以我也不是很伤心,当我真的死去,当我呼吸出还残留身体里的最后一口气,这个世界与我的名字再无关,然后我将真正和死神直面,我必定让它知道——我死无所惧。
    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狂热地爱好上了雕刻佛像,经常是把自己一个人闷在了屋子里,然后戴着个口罩切割石料,大半年下来,我住的房子都被石粉蒙上了一层纯白色,直到我终于雕刻出了两个佛头后,我竟然发现自己身体完全好转了,天哪!我的意识比原来更加清晰地看清这个世界的本质,我有了种解释,是不是因为我每天呼吸的石粉治好了我的肺出血……
    可能死神的最后一招就是让人病死了的,然后我看到了一个“天方”,我观察到一些神秘的现象,比如说一辆车只要几周不使用它,将它放在了车库里从不去看它,那么它就极容易变得老化!再去开动它时肯定很不好使了。
    但是同样的,就即使是我一样的不去开动使用那辆被我空置了数月的车子,它每天都在我的目光注视下,然后再次开动它发现它还是那样的好使用!我还观察到一些靠近屋子边的果树竟然都要比那些远离人们关注的果树长势更好,它们结出的果实都特别大!
    人们说,那是因为人有“人气”,我知道,这所谓的人气或者就是死神的最后秘密,我在自家院子后摆上了十几个花盆,但是什么种子都没有种下,我就只是从家的附近挖了些泥土放入花盆,然后靠着天意,它终于是在风吹雨淋日晒月照下自然而然的长满了杂草,我从不去打理它,让它们都自然地生长,但是我每天都会去看望它们,到了秋收的时候,我把它们全部割下,晒干后制作成中药材,我知道这就是当我在人世间再也寻找不到医药后的最后一味救命药剂,死神,我已经洞察了你的所有秘密——我会自然老死,但是绝对不会死在你的淫威下。(作者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忌模仿)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