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原创灵异>内容详情页~

惊悚之藏爱

更新于 2015-03-16_14:40:00  341阅

    <1>
    当我从那个妖艳的女人身体上下来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坐了什么,我的第一次给了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虽然她给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快乐,但毕竟对她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是个妓女,至少我还知道她的职业,然而她那样高贵美艳的女人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怎么?你觉得不适应吗?没想到你的第一次这么疯狂,我开始怀疑你说的了!”
    那个女人用一种慵懒地眼神看着我,嘴里点燃一支我不认识的香烟。
    “不,我没有骗人,只是我们……”
    “哈哈,你大男人怕什么,难道怕我这个小女子吃了你?或许我就是那荒坟里的女鬼,今晚就是要吃个大男人!哈哈……”
    她放肆大笑反而让我平静了下来,我坐在床头,用生疏的动作搂住她,然后看着她的眼神说到:
    “我叫莫月,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你的名字是不是和你的名字一样妖娆?”
   
    “贞子。”
    听到这个名字,我脑子里忽然一阵白,这个名字让我不由自主想起那个恐怖片,我承认写过几篇灵异小说,但从心理上来说,我还是惧怕那些的。
    “不要骗人了,说说你叫什么?”
    看着她真挚的眼神,我开始怀疑的自己是否该再次问出来。她盯着我的眼睛,我似乎看到那眼睛没有眼珠,天!她眼里只有眼白!
    我颤抖了下,快速眨眼,再次睁眼,一切正常,这个被我搂住的女人还是那样看着我,她忽然咯咯一笑,说到:
    “好了啦,人家看你可爱才跟你搭讪,谁知道你这么坏,三下两下就把人家迷的死去活来。真是冤家!人家叫洛丽。”
    听到她这样说,我反而脸一红,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到:
    “看你住的是别墅,为什么房间里的灯都这么幽暗?”
    她什么也没说,站起还裸着的身体,从房间的角落拿起一瓶酒两个杯子,优雅的倒酒,简直让我难以想象我所看到的一切。
    “我男人刚死,我很爱他,今晚在酒吧看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他回来了,后来发现只是你和他有些相像,但我喜欢你的谈吐……”
    她说着,我扫视了下房间,果然看到一张隐没在黑暗里的婚纱照,上面那个男人真有些跟自己一样,甚至我怀疑自己就是那个男人。正当我看着的时候,忽然我似乎看到照片里那个男人的眼睛眨动了下,只是那么一瞬,我却感觉到有些怪异,于是我仔细的看了一会,没有在发现,只好当自己看错了。
    “那么,洛丽,你现在一个人住这里,会寂寞吗?”
    她用一种幽怨地眼神看着我,似乎怪我戳穿她的心事一样。我急忙又说道:
    “这个酒不错,你哪里弄来的?”
    “那是当然,我男人以前是古董收藏家,这是他收藏的一瓶酒,我对这个不懂,反正比市场上卖的酒有味道多了。”
    我惊讶,这几口喝下去的不会是这世间的绝品吧。
    “他喜欢藏古董,而我却有个另外的爱好……”
    她忽然停住,用一种极其高雅的动作抿下一口酒,我看的有些痴迷,问道:
    “是什么?”
    “藏爱。”
    “藏爱?”
    “是的。”
    “什么意思?”
    她淡淡一笑,望向被窗帘重重遮盖的窗口,保持了三分钟沉默,她再次站起,从椅子旁拿起一本相册丢给我,然后便到那张华丽的床上闭目睡去,不一会便传出轻微的鼾声。
    真是一个怪女人,我心中觉得好笑,不是笑她,而是笑自己。
    <2>
    我翻开相册,第一页是在一个阴天里拍摄的一栋别墅的整体,我估计就是这一栋。然后是几个房间,开始的时候都没有人,只是所有的照片都是一种灰暗的风格。翻过一半的时候,似乎我已经把整栋别墅看完了一样,因为把照片连接后会很容易发现是按照某一个顺序拍摄的,后面一半看是出现了人,虽然风格还是灰暗的。
    这一章是在某个房间里洛丽独自在试一件红色的衣服,然后第二章是洛丽跟一个小黑猫在玩,只是洛丽正掐着它的脖子,我觉得有些呕心;接着是洛丽和一个男人在一个房间里整理几个小盒子,我认出那个男人正是她的老公;后面我看到洛丽和她老公正面对一台大冰柜,洛丽很兴奋,而那个男人却路出疑惑不解的表情;接着照片里只有洛丽独自面对那个冰柜,表情有茫然、痛苦、大笑还有讽刺的笑。
    后面的照片有好几个男人的全身像,我看着怎么那么奇怪,因为那些男人跟我都长相有相似的地方。我正疑惑,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我急忙把相册往前翻。
    终于找到了,那个冰柜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房间而不是厨房,干嘛把一个冰柜放房间里?我问着自己,然后仔细看,发现冰柜所在的房间和洛丽与她老公所在那看古董的房间是同一个,这让我更加奇怪了,放古董的房间干嘛摆一个冰柜?难道真有什么要放在里面吗?真是稀奇。
    我抬头看看正在熟睡的洛丽,在看看照片,脑子里一片乱,她这是什么意思呢?让我捉摸不透的女人。
    放下相册,犹豫是不是上床,最后终于还是上了,但总是睡不着,想去拥抱洛丽,但她忽然说了句梦话,让我冷汗直冒,因为她说的是“砍头”。
    这让我更加睡不着,脑子里在想刚才的问题,忽然又在想那相册最后几个男人呢是谁?为什么面相都有相似之处?辗转了几次,终于还是靠着床头做了起来,看了看洛丽,她如此安静,我怀疑刚才听到的了,眼睛扫过她枕头下的时候发现路出一串钥匙,我忽然有了个主意。
    我偷偷拿了钥匙,看了看,上面都有标记是哪一个房间的,想来这是这里所有房间的钥匙吧!我决定去看看冰柜,我对它太好奇了。

    <3>
    轻轻打开门,走廊里是昏暗的,看看洛丽,她依旧保持刚才的样子。小心把门带上,忽然感觉走廊里阴森森的,这是一栋别墅,我怎么忽然感觉自己在一个鬼屋一样,或许是灯光的原因吧。
    出来才发现,虽然钥匙有标记,但房间没有标记,看来只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了。
    正当我跨出第一步的时候,却听到某个地方发出一声闷响,我心中一紧,立刻停住,仔细听了下,没有,但心跳却厉害了许多。
    根据判断,我发觉那个冰柜的房间是在三楼,而我此时在二楼,看看通往三楼的楼道,没有灯亮着,一片黑暗,觉得有些恐怖。但我鼓起勇气,找到开关,拨弄了好几次才点亮楼道里一盏灯,那灯亮起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眼前站立一个人,目光凶恶,双手前伸,做出要掐我脖子的动作。我急忙往后一躲,那人却没有动,定睛一看,原来是个人偶,只是做那么大的人偶还是第一次见到,摆在这里太吓人了。
    绕过人偶是一个铁门,锁已经被打开,一阵阵阴风从上面吹下来。我继续上前,上面更黑,过道里几盏灯里竟然有几个已经坏了,所以一段黑一段昏暗的,还真有些让人呢不寒而栗。
    推开第一个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第二个里面摆满了用白布罩住的家具,打开一个,里面是全新的钢琴,大概看了下,没发现什么。正当我要出门,我忽然感觉楼道里有双眼睛盯着我看,我暗想是不是洛丽发现了,慢慢回头,却什么人也没看到,可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越发明显。
    走出房间,黑暗的走廊里的木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四下看了一下,忽然一惊,那扇半开的铁门被关上了,可我不能确定,因为距离太远,而且那门旁边只是有一盏发出暗红光的灯懒洋洋地亮着。我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带个手电,忽然摸到自己裤子带有个手机,真感谢自己没有忘记这个。小心的走回到铁门边,果然已经被关上,我开始有些害怕,后背冒出冷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感觉身后有个人,他就那么静静地出现,静静地站在我身后,打着冷颤的我想起那个站在门口的人偶!
    天!我在想什么!
    深呼吸了几下,猛然回头,却见到一道黑色的影子划过,紧接着脸部一疼,有热乎乎的东西留下,用手一摸,果然是血。
    可那个黑色的影子却找不到了。这回我是背对着那个铁门,因为刚才的惊吓,我已经紧紧靠着那个门了。
    喘息,沉重的喘息,我正要呼叫一声,却没注意到一双苍白的手正伸向我的脖子……
    我被紧紧勒住的时候双目圆睁,不敢置信,有人要杀我!顾不得是什么东西,急忙用手去搬,可是那是多么徒劳的事情,那一双冰冷的手我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它是那样的坚硬,在我肺部的空气被全部挤压光的时候,我可以想象我青紫的脸色,死后还会把舌头伸出的情景。但马上我就什么也想不了了,因为血液的缺氧已经无法供养脑部的细胞了,就在我的舌头伸出一小节的时候,我猛然摔倒在地……
    空气,一下子如同洪水般冲入肺部,一下子一种刺痛感和豁然的自由让自己感觉要飞起来一般,但我没有贪恋这时候的感觉,立刻滚到墙角,然后谨慎的望向铁门,黑乎乎的,啥都看不见,我感觉是那样的虚幻,但同时因为脖子处的疼痛让我清楚地明白,刚才差点就死掉。
    “谁?是不是洛丽?”
    没有声音传来,那黑暗里似乎有个野兽一直盯着我,可屋子如此静谧,这样的环境,心里压力立刻被加倍,心跳不是怦怦跳,而是咚咚咚的混乱的跳动,想到刚才坚硬冰冷的手和那个黑色的影子我想我此刻必须离开这里,可铁门已经上锁,现在只有一个房间还没去过,估计那就是储藏收藏品的屋子,那个我想探索的冰柜就在那里。但我犹豫是不是该进入那个屋子,这里给我的感觉太恐怖。
    我稳定了下心神,暗想这里洛丽也在,她生活在这里也没事,至少说明不是鬼,而且我一向认为这些不存在,即便存在也不会扰乱人类的生活。那么,就是人为,是谁呢?是小偷吗?或者是想偷那些收藏品的人吧!那么洛丽在楼下,她不会有事吧?
    我感觉好笑,自己虽然跟洛丽有了身体接触,但我对这个女人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敢想这些。
    心情稳定了一些,我贴着墙,慢慢站起,我注视着那个铁门,目前为止都没有动静,可我的眼角似乎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跑过。
    是的,是那个黑色的影子,它是如此的小,可是速度是那样的快,几乎是一飘而过,我看着它进入了那个我未曾进过的房间,然后只听到啪嗒一声,那个门被关上了……

    <4.>
    我咽了口口水,又看了看铁门,听着走廊里还在轻轻回荡地啪嗒声,我终于决定进入那个屋子。
    贴着墙,我一部一部挪动着,此刻我面前是第一扇门,我没有去打开,挪到第二扇门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什么声响,是一种金属摩擦声,很细微。我知道里面堆满了东西,但刚才什么都没发现啊!
    伸出右手,握住把手,我没有打开,而是又看了看铁门。这一看,我惊去半条命。
    天啊!铁门被打开了,那一头还是漆黑一片,但我明显看到铁门是开着的。还没等我从惊讶中回过神,只听到咚一声,我握住的门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然后听到一个重物落在地板上的声音,接着就什么也没有了。
    寂静,一切再次恢复到寂静,我握着门把手的手已经僵硬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门就那么开了……
    落入眼前的还是跟我之前来过的景象一样,地板上什么都没有,我站在门口,犹豫是不是进入房间。
    “吱呀”一声,我猛然回头,那个铁门被完全打开,可什么人都没有。
    现在我就感觉自己处在两个威胁的中间,浑身的肌肉已经开始绷紧,不,应该说已经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加紧了。
    “谁?”
    我大声问道,其实我只是想给自己壮胆而已。
    话音未落,一阵寒风拂面而过。我没有回头,我不敢回头,以前听老人家说过,晚上要是在黑夜里感觉有人在你脖子处吹气,千万不要回头,那是鬼在吹,要是你回头了,那你的魂就会被钩去。
    轻轻挪动了下身体,还好脚还能受到自己的控制,不用回头,我装作没有感觉的往前走了一步,然后一下子躲闪到墙壁那边,后背紧紧靠着,一阵冷汗再次把已经被冷汗浸透的衣服沾湿。
    我现在在第二个房间和第三个房间的中间,这里没有灯亮着,这倒让我更加适应黑暗,我望向铁门,它大开后就一直没有动过,也没有人进来过,因为要是有人进来我必然会知道。第二个房间的门没有关上,我伸出手掌,一阵阵寒冷从门里传来,我正疑惑,却听到什么翻动的声音,那种在黑暗里发出的声音,就像有什么东西爬行在那些罩住家具的布匹上一样。
    其实我想大喊洛丽,但经历过黑暗的人应该都知道,要是真去喊一个你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的名字,会让你更加害怕的。
    默念了几遍菩萨保佑,我猛然一吸气,一跳跃,面对了那一间屋子。
    里里面还是那样子,只是窗户被打开,而冷风让窗帘不停的煽动起来。我呼了一口气,扫视了下屋子,的确什么都没有,只是刚才的金属声和撞击声让我费解。不过现在没有危险,对我来说,弄明白一切不如让自己安全一些。


    <6.>
    门终于路出了一条缝,我看到一只红色的眼睛透过那里看了一下,我一下子就跌倒在地,靠着冰柜感觉到无限的绝望手无意识的一摸,轮子!这个冰柜是用轮子的!
    急忙看了下,果然如此,于是快速把锁轮子的机关给拨动了下,然后很轻易地推到了门那边,然后再次锁上。
    “咚咚咚”连续的撞击,似乎那家伙生气了,只是一个大冰柜堵着门,他无法闯入,然后过了好一会,终于没有声音了,一切都恢复到黑夜里的寂静,一种得到庇护却还在未知中探索的寂静。
    我靠着冰柜坐在地上,只等有人来救我,喘息了好久,忽然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冰柜,如今它就在我身后,我为什么不去好好看看呢?
    想到就做,我起身看着冰柜,思索了下,然后把身子俯下看那冰柜。一层寒霜把冰柜里面和外面隔开了,而且屋子里很暗,根本看不清,于是我拿出手机照着冰柜上面,用另外一只手扶去上面的霜,只能看到一点点,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里面,但看不清,却让我发现在冰柜盖子的边缘有几根头发伸出来了。
    我心中一惊!难道里面藏着人!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忽然感觉好寒冷!
    我犹豫是不是要打开,却无意看到里面什么动了一下。难道还是一个活人不成!但这么冷的冰柜里怎么可能是活人!
    鸡皮疙瘩一下子全部起来,双手颤抖着,手机也掉落地上,人却僵直在那边。
    忽然我看到那盖着的玻璃自己动起来了,它要打开了!我急忙去推上去,不让他打开,可我的手太滑,玻璃在我面前一下子打开了,然后紧跟着我看到一个裸体的男人尸体!
    他静静地躺着,全身都已经结冰,但头大却生长了好长好长,我不害怕尸体,从小就不害怕,所以我看到后反而免去了对未知的恐惧。
    我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头发太长,遮盖住了,我只好用手拨开。
    “哇!”
    我惊讶地发现他就是洛丽婚纱照里的那个男子!而他的五官和我是那样的相像,我简直无法真的去相信了。伸出右手去抚摸他的脸,好冷,好硬;他的脸型是如此的好,我看到他嘴唇上有一颗红色的痣,好奇的用手指摸去……却就在此时,那尸体忽然嘴角扯动出一个微笑,双目圆睁,路出血红的眼珠……
    <7.>
    “喂,醒来了!你这么懒啊!”
    被迷迷糊糊的叫醒,睁开眼却见到洛丽嬉笑地眼神,一只温顺的小黑猫抱在她怀里,自己看看自己,还坐在那张椅子上,手中相册只翻看到别墅的最后一个房间,还有一半没看。我露出迷惑的眼神,洛丽却拉着我去洗漱,临走的时候我瞟了一眼相册,恰好是洛丽站在冰柜前的那一张,而小黑猫正用一种戏谑的眼神望着我……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