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午夜妆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76阅

    “你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怎么还在网吧?”女友晓彤在电话里教训游东。
    游东听得一头雾水,脑子里光速搜索了一遍:相识纪念日?表白纪念日?生日?都不是啊!游东理直气壮了一点儿:“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
    晓彤几乎是在喊叫:“你到底在不在乎我?今天是小七夕,不知道吗?”
    小七夕?这又是什么新兴节日?游东知道现在再问就要吵架了,所以很聪明地保持沉默,同时绞尽脑汁想这“小七夕”到底是个什么东东。七夕不是刚过吗,怎么又来一个?游东想起一件事,转身跑回了网吧,在电脑上查了一下。果然,今年闰七月,今天是第二个七夕节!游东赶紧在电话里道歉,保证悔改,好不容易才平息了事态。挂了电话,游东看看时间都十一点半了。现在寝室楼已经锁门,要进去又得挨骂,何况寝室里另外几个人都去旅游了,回去也是他自己,还不如在网吧通宵的好。
    就在这时,游东听到网吧外面好像突然热闹起来。凑巧的是,正当游东有点儿好奇想出去看看时,网费用完,电脑自动关了。游东没有立刻充钱,而是打算到网吧外面凑凑热闹,一开门,游东就傻了。
    此时,网吧门前的空地上已经多出几张很漂亮的桌子,这些桌子很别致,桌身整体是“七夕”字样的灯,桌上放着饮料。不远处,一哥们儿抱着吉他摇头晃脑地唱着。
    哦,看来是一次别出心裁的表白,而且看起来还要请客。这时,已经有几个路过的人在桌前坐下来,捧场了。游东也走到角落里还没有人的座位边,坐了下来。
    围观的人群里,有一个女孩引起游东的注意。她穿着一件类似白婚纱的衣服,低着头,看不见脸。
    游东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儿诡异,捧场的人里居然没有起哄的,口哨声都没有。只有那个男孩不太熟练地弹着吉他,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冥婚吧?
    女孩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边,游东觉得头皮都奓起来:怎么有点儿像晓彤?
    女孩抬起头,游东细看一眼,还好不是。这女孩长得一般,脸色白得像蜡。游东觉得她很眼熟,但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他害怕了想离开,但是刚一站起来,所有人同时放下杯子,冷冷地看着他。
    游东的脸色也变了,因为就在站起身的那一瞬间,他注意到周围这些桌身上写的并不是“七夕”,而是“夕七”,上面加上一个被映得发亮的桌面,看起来是一个发光的“死”字。而他自己就站在这满地的“死”字中央……
    游东吓坏了,立刻跑回到网吧里,却发现,别人似乎根本没有发现门外诡异的表白场景。这时,他突然意识到刚才那是一次阴间的表白,这个七夕有问题!幸好现在是在网吧,可以查查这个“小七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网络里有很多阴暗的角落,也许平时那里面的东西很可笑,但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我们才明白我们错了。游东在一个小网站查到了这种七夕的介绍:“小七夕”:又称“阴七夕”,指因农历闰七月而出现的第二个七夕,是亡者情愫未了而在阴间相会的情人节。这一天为牛郎织女搭桥的不再是喜鹊,而是铺天盖地的吸血蝙蝠。
    词条创建者名叫“牛郎”。游东点击他的名字,进入他的个人页面查看他的信息。“牛郎”的自我介绍一栏只写了一段话:你为什么会来查这个词条?你是不是看到有鬼在庆祝“阴七夕”?可是,你好好看看日历,今年真的闰七月吗……
    这段阴森森的话让游东头皮一奓,他觉得这个“牛郎”现在就躲在网吧里某台电脑后面,冷笑着,偷偷地看着他……

    阴阳台
    游东搜索了一下闰七月是在哪年,结果吓了他一跳。上一次闰七月是2006年,下次闰七月要等到2044年,不是今年啊!游东一下子糊涂了,刚才查的时候网上分明说“今年闰七月,有两个七夕”,“牛郎”的自我介绍里却说:可是,你好好看看日历,今年真的是闰七月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东看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顿时愣住了。上面显示的是:“2006/8/30,而且时钟上的分钟数一直没有变。活了二十年,游东还没听说过哪台电脑上的表会停的!他咽了口唾沫,低头往电脑桌下看了看。下面的电线杂乱地盘在一起,游东仔细看了看,电源插销虽然还在插座上,但那条电线却在中间断掉了……
    这是一台断了电的台式电脑,难道这网吧也是阴间的?游东只觉得一阵阵发冷,心想不能在这里待了,忙结账下机,离开了。
    这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游东翻墙回到寝室楼下,楼门已经关了。他经常夜不归宿,楼管大爷早就认识他,不可能给他开门。好在一楼的水房总是开着窗,游东可以从那里跳进去。一切正常,游东来到自己寝室门口。
    寝室里的三个兄弟和隔壁寝室的人都出去旅游了,今晚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游东拿出钥匙拧了几下,门却没有开。走错门了?虽然是半夜,但也不可能认错自己的寝室啊!游东仔细一看,自己拿的居然是柜子的钥匙!看来门钥匙落在寝室里面了。没有办法,只能再翻阳台进去拿钥匙。虽然有点儿危险,但是对男生来说平时谁都没少做过,倒也不怎么害怕。不过以前都是从隔壁寝室的阳台翻,现在隔壁寝室也没有人啊!幸好隔壁的隔壁是水房,可以从水房阳台翻到隔壁寝室,然后再翻过来。
    游东苦笑着嘀咕起来:“幸亏老子逻辑思维好,要不然今晚还不被这两个阳台绕进去!”他很顺利地翻过了第一个阳台,进入隔壁寝室。
    寝室里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游东刚喘了一口气,电视机突然自己响了起来,游东给吓出一身冷汗。电视里在播一个祛斑霜的广告,画面里是一位女人面部的特写,在做祛斑霜的效果演示。
    游东很熟悉那东西,他的课余兼职就是推销这款祛斑霜。当时还在上大一,游东在人前说句话都脸红,做这份工作也就是为了锻炼一下自己的社交能力。游东从晓彤那里赚到了“第一桶金”,这祛斑霜还算是他和晓彤的“媒人”呢。
    可是现在看着“媒人”的广告,游东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不只是因为这破电视机居然半夜里鬼鬼祟祟地打开了,更重要的是,广告里那个女的好像就是刚才网吧门口那个长得有一点儿像晓彤的女孩……
    游东的冷汗都流了下来,看来自己还没有摆脱这个阴七夕的诡异事件。他不由自主地从阳台走进了寝室里,想仔细看看这广告能不能给他提示一些信息。当然,现在他腿都吓软了,干不了那翻阳台的勾当了,还是进来缓缓的好。
    寝室里只有电视机发出的暗光,游东发现电视翻来覆去只播这一个广告。
    “靠,电视还带单曲循环的!”游东骂了一声,又想起那台时间一直停在2006年8月30日的电脑来。似乎悟出了什么,他低头一瞧,果然,这台电视机的电线也断掉了。
    还没等游东反应过来,他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完了,半夜开电视,楼管大爷找上门了!但是游东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间寝室的门是锁着的,所以如果现在楼管大爷在门外的话,他一定以为这间寝室里有贼了。
    这时,游东又觉得脸上有东西在动,他通过墙上的镜子照了一下,心里顿时涌起一阵无比的恐惧。镜子里的他居然化了妆,而且现在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给他勾唇线……
    敲门声还在继续,游东知道现在让人发现肯定会被当贼抓走,所以急忙去关电视,但是按了几下开关之后,电视机居然没反应。游东骂了一声,猛地摁了一下开关。这下倒好,电视机冒了烟,关了。寝室陷入了黑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好像肉被烧焦的气味。
    敲门声突然停了下来,脸上被人化妆的感觉还在,现在是在拍粉底了。游东的冷汗顺着脸流了下来,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刚才的声音真的是敲门声吗?为什么电视机一灭就停了?还有这股怪昧……刚才的声音会不会是电视机里面发出来的?也许电视机里有颗人头,刚才不是敲门,而是它在撞屏幕,现在已经被烧焦了……

    鬼妆的故事
    虽然恨透了这间鬼寝室,但是游东现在根本不敢翻阳台离开,要不肯定腿一软就从三楼掉下去。他只能在这里过夜,为了把注意力从恐惧中转移出来,游东拿出手机登上QQ。
    没想到刚一上线就有头像闪动起来,原来是已经出去旅游的室友李康,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旅店里了:东子,你是要唱戏啊?化妆千什么?
    游东一愣:你怎么知道?
    李康:真是你啊?我们刚才在房间里看电视呢,有一个广告里的模特儿长得特像你!
    游东浑身一抖:卖什么东西的广告?
    李康:祛斑霜。
    游东有点儿明白了,这些事情不仅和那七夕有关,更重要的是,这个诡异的祛斑霜。游东出现在它的广告里,是不是意味着他会成为下一个死者呢?
    游东在QQ上说:李康,我觉得有人要杀我,我是认真的!有鬼在给我化妆,我真的是认真的!
    李康:不太可能吧,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李康好像知道什么,游东好奇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康:如果真的有个看不见的人给你化妆,那问题真的严重了。以前有一个女孩,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发现脸上已经被化了很浓很浓的妆。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室友在和她开玩笑,可是偶尔一次还有可能,谁会那么无聊,每天夜里不睡觉给姐妹去化妆?为了这件事,她和室友们闹得很不愉快,最后决定大家都不睡觉,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东又发了一条信息:你怎么突然知道这么多啊?
    李康:哎,咱学校论坛里这种诡异的故事多着呢,你不关注而已。就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她们看到那女孩的眉毛一点点加黑,眼皮上有了眼影,然后从嘴角起,出现一条线沿着嘴唇画出来……
    游东:你别说了,怪吓人的。
    李康:据说如果被化完了妆,就会死的。但是你知道那女孩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死吗?
    游东:不知道。
    李康:因为那个女孩脸上有雀斑!那个鬼一直觉得妆画得还不够满意,哈哈!
    游东: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我觉得你平常也不太关注这种事啊!
    此时,李康的QQ头像却暗了下去,不说话了。游东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他试探着发了一句:你不是李康!
    对方发来一个嬉笑的表情。
    本来就已经被吓得快要崩溃的游东,顿时觉得全身的血都好像凉了。他知道对方是谁了:你是牛郎!
    对方这次好像彻底下线了,没有再说话,但是游东知道这是默认。
    完了,彻底陷进去了……

    你身边的尸来尸往
    牛郎现在在哪儿?他要干什么?游东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想着,完全没有头绪,直到睡着。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多,试了下电视机发现根本没有坏,而且墙上也没有什么镜子。游东明白自己从阳台上翻进来后就像在网吧门口一样,看到了阴间的东西。
    翻阳台进入自己寝室,拿到钥匙再翻出来开门。一切都很正常。这一整天他还是泡在网吧里,试图找出那个牛郎,可是牛郎好像是属于黑夜的,没有出现。
    但是他却等到了另一个消息:李康死了,死得非常非常惨,头都不见了。一起去旅游的都被送了回来,警察来调查过,但是没有找到李康的头颅。
    游东其实一直都想提醒他们,李康的人头很可能就在隔壁寝室的那个电视机里。但是这话太不靠谱,说出来非被当成神经病不可,万一打开电视机找不到,可就丢人丢大了。
    当时没说,游东后来差点儿后悔死。你想,你隔壁电脑里可能装着自己室友的人头,你不害怕?更何况,三天后的夜里十二点时,李康的QQ又上线了。
    游东的睡意完全消失了,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身来:你是牛郎?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说:你想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吗?你在网吧门前看到的那个女孩,也就是广告里的女孩,就是上次我告诉你的那个被化妆的女孩。她死了,可是……她看起来不像是死人吧?其实很简单。你知道你推销的那个祛斑霜是什么吗?它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祛尸斑霜”。只要坚持用下去,不仅皮肤上普通的斑会消失,就连尸体上的尸斑都会去掉,尸体就可以像活人一样。
    黑暗中,游东抖了一下,继续看对方发来的话。屏幕上显示,对方也是用手机登录的,但是打字的速度太快了。游东用电脑敲字已经算是快的了,但就算用电脑也不可能赶上那速度。所以,他只能不停地从聊天记录里面追着看前面的话,否则根本跟不上。
    游东勉强追问了一句:那女孩就是“织女”吧?
    对方: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说到哪儿了?对,祛尸斑霜很管用的,如果鬼妆不完美的话,是不能要人命的。普通人的脸上总是或多或少会有斑点,所以鬼妆离不开尸斑霜的配合。被化妆的人皮肤到死后都会很好。你想想,假如一具尸体出现在你面前,他脸色如常,谈吐优雅。你能分辨出来吗?不,你可能还会和他成为朋友,甚至睡在一个房间里……
    游东头皮一阵发麻,这次对于游东的冲击和以前不同。以前他都是发现自己身边出现了鬼或者尸体。现在他却被提醒,自己身边的朋友里面其实可能有人已经死了……
    寝室里另外几个人和李康一起出去旅游,李康死了。会不会……其余的室友其实也死了?想到这里游东才注意到,今晚寝室里特别安静,一直让他痛苦不堪的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居然没有响起来。
    游东咽口唾沫,在QQ上说:牛郎,你在哪儿?在隔壁寝室的电视机里吗?
    对方回复:这个不重要。
    游东又问:那你在哪儿?在做什么?
    对方的回复很快来了,不过不是通过QQ。
    一个尖细得像太监一样的声音从听筒里幽幽地传出来:“我在绐你化妆啊……”
    游东吓得一哆嗦,手机从手里滑出,他连忙捡起来关了机。可是手机居然在手里跳动着,游东把手机放在耳朵边听了听,里面还有沉沉的呼吸声。游东慌了,干脆卸了手机电池,手机这才消停了。
    他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镜子一照,果然,自己又被化了浓妆。看来一旦自己皮肤上的斑点被消干净,就是自己的死期了。游东生平第一次盼着一款美容产品效果差点儿,最好干脆是假冒伪劣的。可是游东分明已经察觉到,自己的皮肤越来越好,都有点儿像女人了。
    天亮了,室长林泉照例第一个起床。游东悄悄睁开眼睛,偷偷观察着林泉。林泉的皮肤也突然好得邪性,简直就是个伪娘嘛!一股寒意涌上来,游东更加确定这要命的祛斑霜鬼妆发生在了他们身上。也许他们真的已经死了,自己和三具死尸住在一起……

    去年死的人是莪
    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在这活坟里来一把现实版的生化危机。林泉拿着脸盆一出去洗漱,游东立刻起床,下去看了看另外两个人,然后跑了出去。
    徐元本来就长得比较委婉,变化不大明显。王柏这小子平时脸上满是雀斑,现在也好得不得了。
    游东直接买了几包方便面跑到网吧里,在那台断了电源的电脑上登上QQ然后打了一天魔兽,等着半夜午郎上线。
    正好午夜十二点,李康的QQ准时上线了。
    游东想了一整天,所以问得有条理了些:李康是你杀的吗?
    牛郎:不是!东子,我就是李康。
    游东懵了,问:什么?
    牛郎:我就是李康,我死了。
    游东:你不是死了吗?我都看见你的尸体了……
    这句话刚打完游东就明白了,尸体是被带走了,可是人头还在啊!游东冷静了一下,问:李康,你是不是……在电视机里?
    牛郎:是。
    现在李康的脑袋就在那间寝室的电视机里,他没有手,是用什么打字的?头发!一定是头发!游东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情景:李康血淋淋的头发在电视机狭小的空间里飞快地触击着键盘……难怪打字那么快!
    游东小心地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找我?
    牛郎还是答非所问:东子,晓彤有很多天没联系你了吧?
    游东这下可真吓坏了,问:她怎么了?
    牛郎:你放心吧,她在我这里。
    游东:她也死了?
    牛郎:不是。上次你进隔壁寝室的时候,她就在寝室里,不过因为太黑了,你没看见,我们想救你。事情是这样的,你记得广告里的女孩吗?她叫娟子。上次阴七夕那天夜里她就在你现在用的电脑上和一个网友聊天,他们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就到了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网友突然要和她视频。可是就在她打开视频的瞬间,那里面的人把血手从屏幕里慢慢伸了出来,颤巍巍地伸到她面前,给她化妆。从那一刻起,厄运就缠上了她……
    游东:那个网友是谁?难道是你?
    牛郎:东子,你怎么又糊涂了?我那会儿还在上初中呢!
    游东一想也是:那他是谁?为什么要给她化妆?事情为什么还没有结束?
    牛郎:娟子家境非常好,而且是独生女。所以虽然长得一般,但还是有很多男生追她。可是娟子一个都没有看上,他喜欢的是一个网友,网络上谁都不知道她的模样,她可以在虚拟世界里成为一个美女。可是她不知道,对方其实很清楚娟子的真实身份,人家就是冲着她的钱来的。其实那种化妆更重要的作用是逐渐把人变成另一个人。
    游东:你是说她那个网友是想变成她,两个人对换?可是如果那样的话,那网友不就变成女的了吗?
    牛郎:娟子的网友本来就是女的。她把自己的QQ资料改成男的就是为了骗娟子!
    游东有点儿开窍了:那家伙会不会就是娟子的室友?
    牛郎:是。她不仅是娟子的室友,她还是阴七夕的织女,也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游东这下明白了。这个七夕根本就不是什么牛郎织女相会的浪漫节日,是移花接木的阴谋!
    牛郎接着问:东子。你记得昨晚午夜时我跟你说话的声音吗?你有没有听出是我?
    游东:没有。那声音跟我印象中的李康完全不一样……听起来好像是个女的。
    牛郎:对,现在我既是“牛郎”也是“织女”。你还记得我们刚来学校的时候吗?学长们在火车站接我们报到。我坐的那辆校车被撞了。
    游东:当然记得,当时坐在你旁边的学姐死了。
    牛郎:其实当时那两个座位上确实死了一个人,但是死的那个是我。

    结局
    李康说的是真的,坐在他旁边的学姐就是娟子的室友罗燕。当时李康被救出来的时候脸上到处是血,谁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被化了妆。从那以后他总是觉得自己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他慢慢开始喜欢女孩子用的东西,有时会忍不住给自己化妆。直到后来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心脏不会跳动,不小心割破手指也没有血流出来,自己的身体总是冰凉的。那时他才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死了,他成了行尸走肉,另一个人的意志正在身体里取代自己。
    一个月后,他就几乎完全变成了罗燕,只有在午夜的时候,可以有很短暂的时间拥有自己的意志。
    游东还是不明白,追问道:可是,她找我干什么?
    李康:你别急。罗燕在计划要成功的时候,突然遭遇意外死去,她当然不甘心。她已经有点儿怀疑我的意志没有完全消失。她借着我的尸体活动就是想找一个满意的身子,然后再次“活”过来。她选中了你,如果她再给你化几天妆,去掉你脸上的瑕疵,你就会和我一样变成行尸走肉。
    游东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这些话,不寒而栗。
    李康:同样是鬼的娟子也察觉到了这件事。但是她居然还是深爱着在网上认识的那个罗燕——她想象中的白马王子。她幻想着能够和“他”在一起,所以……
    游东:所以她就选中了晓彤?
    这时游东才明白,为什么第一次在网吧门前看到娟子的鬼魂时,会觉得她的身材很像晓彤。原来晓彤的身上已经开始有她的影子!
    李康:是的。你凑巧坐在那台永远停留在阴七夕的电脑前的时候,晓彤给你打电话问你知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其实那是在晓彤体内的娟子在试探你,她想知道罗燕是不是已经在身体里把你完全取代了。
    游东这下着急了:你是说娟子已经完全取代了晓彤?
    李康的QQ又一次闪动起来:东子,你放心吧,我还好。
    李康刚说过,晓彤就在他身边。现在说话的应该是晓彤。
    晓彤:放心吧,李康身体里的罗燕在我脸上化了几次妆后,有一次我午夜收到李康的短信。午夜罗燕睡着了,李康可以有一点儿自由。他提醒我晚上带着妆睡觉,那样隔着一层化妆品的话,祛斑霜的效果会受影响。所以我的变化远比娟子预计的慢。只是偶尔我才会觉得我不是自己,至于上次给你打电话。对不起,那真不是我打的,是娟子附了我的身。
    这次的打字速度正常了,这段话是分好几次才发来的。这也让游东放心了些,看来晓彤确实还正常。
    游东问:那么,李康,是谁杀了你?又是谁附了林泉他们的身?
    晓彤:李康是我杀的。
    游东脑子里“嗡”的一声,说:什么?
    QQ那端换成了李康:是我让她杀我的。就在这次旅游前,罗燕更加怀疑我,她开始给咱寝室的几个人化妆,她想先换到他们身上。所以我求晓彤杀了我,时间刚刚好,当时,分在林泉他们身上的罗燕还没有成气候,她鬼魂的大部分又死在我这里。当然还有一丁点儿在你身上。不过,她已经被大卸八块,不能再作恶了。罗燕都没了,我想娟子不会再对晓彤不利了。
    游东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李康又说:对了,你别担心,我的身体早在大一开学的时候就死了。晓彤不算杀人。上次你翻阳台进去的是咱隔壁寝室在阴间的投影,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你过来接一下晓彤吧,她自己出不去。对了,我瞒着你带你女朋友出去旅游,可别生我气啊!呵呵……
    只留下这么几句话,然后李康的QQ头像永远暗了下去。现在午夜十二点已经过去,而附在他身上的罗燕应该很快就会死的。

    游东愣愣地盯着手机,眼睛有些湿润。
    手机晌起来,是晓彤打来的:“这些可怕的事情终于过去了,快过来接我!”
    游东也松了口气,随口问:“娟子不会再来了吧?”
    晓彤说:“李康告诉我的,只要我带着妆睡觉她就没有办法了。再说了罗燕都没了,她留下来做什么?放心吧!”
    游东挂了电话就忙着下机。他太高兴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这台诡异的电脑上,表还是停着的……
    第二天,游东寝室里那几个室友都死了,罗燕果然彻底消失了。
    游东紧紧拥抱晓彤,说:“可担心死我了。”
    晓彤笑着说:“放心吧!都结束了!”
    游东把晓彤送回寝室,两人一脸幸福地告别。游东直到晓彤上楼了才转身离开。
    他不知道晓彤回到寝室后一直从窗户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晓彤脸上闪过一丝诡异而陌生的神色,她拿出一张晓彤和游东的照片,冷冷地说:“结束?哪有那么容易!我恨你们……”
    娟子的声音。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6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