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手套有罪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7阅

    我致命的捉弄
    被一只手套吓到,是不是很可笑?然而,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三天前,下了一场小雨。A大被细雨笼罩,所有同学的心都闷闷的,很不舒服,总想找点什么有趣的事情做做。姚瑶和舍友谭美美也是如此,她们在无聊之余,决定捉弄一下班里的同学欧阳菲。
    欧阳菲这个人很文静,少言寡语,即使偶尔说话也声音很小,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正因为这样,欧阳菲受到了男生的欢迎和女生的讨厌。姚瑶和谭美美这两个活泼的女生,早就想找个机会捉弄一下欧阳菲。
    捉弄欧阳菲的方式有很多,但是姚瑶和谭美美选择了一个很复杂也很过分的方式:首先,她们偷来了班长韩静的手套。要知道,韩静可是班里最泼辣最厉害的女生,如果手套被偷,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第二,她们把手套悄悄地放进自习室里欧阳菲的常用位置上。按照姚瑶的估计,欧阳菲虽然会把手套上交,但是出于小女孩爱美的心理,她会先把手套戴在自己的手上臭美一会儿。第三,趁着欧阳菲试戴手套的时候,把韩静引到自习室里,让韩静误会欧阳菲是小偷。然后,就可以欣赏欧阳菲的窘态了!
    果然,一切进行得如预想般顺利。欧阳菲看到这漂亮的粉色手套后很吃惊,她决定把手套上交,但是忍不住把手套试戴了一下。当她举起自己漂亮的小手时,早有预谋的姚瑶和谭美美把韩静领进了自习室。火暴脾气的韩静冲到欧阳菲面前,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你这个小偷,连我的手套都敢偷?”
    欧阳菲呆住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然而周围无数道异样的目光让她一时无法理清思路。泼辣的韩静才不会给欧阳菲机会解释,她的第二个耳光又甩过去了……
    对于欧阳菲这种文静的女生来说,这种羞辱是无法接受的。她尖叫了一声,然后来不及把手套摘下,就捂着脸跑出了自习室。
    姚瑶和谭美美在旁边偷偷地笑着,为刚才的好戏喝彩。然而,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降雨视线不清,飞奔的欧阳菲被一辆轿车撞倒,当场死亡。
    这消息让姚瑶和谭美美震惊了,她们只想恶作剧,并不想杀人。两个女生怀着无比的歉意,随着人流来到欧阳菲的尸体前。鲜血掺着雨水涌流在黑色的地面上,令人毛骨悚然。旁边有多嘴的同学说:“如果不是韩静的耳光,欧阳菲不会死。我觉得欧阳菲一定会来找韩静报仇。”
    姚瑶和谭美美听了这话,吓得脸都白了。她们心里很明白: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韩静,而是她们。
    不知实情的韩静显然也害怕了,但是她还是装作很强硬的样子,她说:“欧阳菲偷了东西,难道还不许别人教训她吗?我的手套……咦,我的手套哪里去了?”
    所有人看向欧阳菲的手,她的手上没有手套,可她明明是戴着手套冲出去的,现在她死了,手套哪里去了?
    欧阳菲死了,但是欧阳菲死前戴过的手套,却离奇地留在了世间。
    一种诡异的气氛在雨雾中渐渐弥漫。有人喃喃地说:“小的时候,我听外婆讲,如果死人有未了的心愿或是未报的仇怨,就会留下一点具有象征性的东西,这东西表示——她会回来报仇。”
    “这手套不吉利,希望以后不要再见到它了。”
    这些议论让姚瑶和谭美美更加害怕,姚瑶私下里拉了拉谭美美的手:“喂,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谭美美愣了一下,不过她随即冷笑着说:“我是不信这些的。我们捉弄欧阳菲的事情,没有任何人知道,所以我们不会有事的。我想,只要我们不见到欧阳菲的手套,那就会平平安安了。”
    这个时候,雨下大了,豆大的雨点淋到了欧阳菲的身上。突然,欧阳菲那苍白的脸似乎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

    摆脱不掉的手套
    次日,阳光明媚。姚瑶和谭美美尽量不想昨天的事情,她们手拉手走进自习室,努力装出开心的样子。然而,她们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一只粉色手套。
    是欧阳菲死前戴的那只吗?谭美美的胆子大一些,她把手套捡起来仔细核对。这个时候,手套上绣的女孩突然咧开嘴巴,狞笑起来。
    “啊——”谭美美急忙把手套丢在地上。她和姚瑶对视了一眼,然后飞快地跑出了自习室。
    身后,自习室里的其他同学们都莫名其妙:“她们两个怎么了?对着空气尖叫,神经病吧?”
    正在同学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韩静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她的目光一下子定在了地板上,像是那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之后,她弯腰摸了摸地板,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韩静,你在干什么?”有好奇的同学问。
    韩静抬起头来,脸上全都是惊恐:“是手套,欧阳菲死前戴的手套。”说完这话,韩静飞也似的逃走了。而自习室里的其他同学,根本就没有看到粉红色手套。
    这两件事情之后,有一个谣言渐渐地在校园里流传:欧阳菲死前留下了两只手套,其实是暗示自己要回来找两个人报仇。除了仇人,谁也见不到那漂亮的粉色手套。只是,同学们都不明白,找韩静报仇是必然的,为什么姚瑶和谭美美也被卷进去了?
    这件事的原因,只有姚瑶和谭美美心里清楚。两个女生始终生活在惊恐之中,她们经常在自习室的地板上看到那只手套,其上的黑眼睛女孩总是对着她们狞笑。她们试图躲避,但是自习室这种常去之处又岂能躲得了?
    终于,姚瑶再也受不了了,她拉住了谭美美的手:“我们买点纸钱,到欧阳菲的坟前去认个错,好不好?”
    “不要!”谭美美挣脱了姚瑶的手,“这种事情最不能承认了。如果不承认,欧阳菲也许还杀不了我们,一旦我们承认了罪行,那就必死无疑了。”
    “可是……”正当姚瑶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窗外响起了一阵尖叫声。同学们纷纷叫嚷着,说是韩静有危险了,她现在就在图书馆的夭台上。这个消息是一个凶兆,姚瑶和谭美美急忙跑去看,心跳得像鼓点一样。
    果然,此时的韩静正站在图书馆顶层的天台上,围着栏杆一圈圈地旋转。她的头发披散着,嘴里也不知道呢喃着什么。有同学眼尖,看懂了韩静的话:“她好像是不停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突然,天台上的韩静一声尖叫,然后张开双臂,猛地跳了下来。这一切都太快了,同学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呼,断翅蝴蝶般的韩静就沉重地摔在了地上。
    谭美美吓得说不出话了,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韩静的尸体,只见她赤裸的脚踝上,有一圈细细的紫色指痕,像是被什么人抓的。这么小的手,只有欧阳菲才有。难道真是欧阳菲把韩静害死了吗?
    与此同时,姚瑶拉了拉谭美美的衣角:“你看,韩静的口袋里,有一只手套。”
    果然,韩静的口袋里有一只手套,正是欧阳菲死前戴过的那只!是左手,此时正蜷曲在韩静的尸体上,像一只失去了主人的手掌。
    看来,欧阳菲真的回来报仇了。

    门缝里的手
    这是一个宁静的清晨,金色的阳光流淌在自习室里,一切都像童话一般,美丽得不可思议。
    地板上躺着一只粉红色的手套,很漂亮,其上绣着一个编麻花辫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蛋上有一双乌黑的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女孩的表情让人越看越觉得狰狞,那双大眼睛似乎充满了吞噬一切的欲望。
    姚瑶刚走进自习室.目光就被这只手套吸引住了。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人也惊慌起来,她颤抖着说:“不要……不要……”。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粉色的手套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猛然从地上飞起,呈攫取之势,向姚瑶扑过来。
    “啊——”姚瑶尖叫着,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自习室,她一路奔回了寝室,关上门大口地喘气。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走廊里有人正在低声议论着韩静的死。
    “韩静的死其实是有预兆的。最近几天,韩静晚上总是神经兮兮的,她会在半夜里起床,对着天花板自言自语。她披着头发赤着脚,那样子真是吓死人了,我和她同寝室,连叫她名字的勇气都没有。看上去,韩静像是在和死去的欧阳菲说话,她一直在说‘我没错,我没错’。”
    “如果真是欧阳菲的灵魂找了回来,韩静不如道个歉。这样的话,也许欧阳菲会放过她。”
    “别傻了!出了这样的事,最好的避祸方法就是‘死不认罪’。要你不认错,鬼魂就拿你没有办法。你看昨天,韩静就是说‘对不起’之后,突然跳楼而死的。”
    门外的这些谈话一字不落地钻进了姚瑶的耳朵里,她惊心之余,却总结出了一个道理:如果不想被欧阳菲害死,那么就要咬定自己没有罪。只要不认罪,鬼也拿你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姚瑶想推开门和走廊里的同学谈谈这件事。然而,门恰在此时自动打开了一条缝,伴随着诡异的“吱呀”声,一缕幽蓝的光射入,随即有一只粉色的手套从门缝里缓缓地伸了进来。奇怪的是,那只手套上没有绣麻花辫女孩。
    但是,这也够吓人的了。姚瑶一声尖叫,急忙把手套关在了门外。

    死不认罪
    最近这段时间,姚瑶和谭美美的关系变得很僵,甚至到了相见无言的地步。原因其实很简单:欧阳菲死时留下两只手套,一只害死了韩静。另外一只,将会在谭美美和姚瑶之间选择一个人。无论选择了谁,另外一个人都可以活下去了。
    每个晚上,两个女生睡在同一间寝室里也彼此不理,各怀心事。这天夜里,安静得有些奇怪,姚瑶正做着一个好梦,突然感觉到脸上有什么毛毛的东西,痒得厉害。她闭着眼睛用手抹了一把,却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抓住了。
    姚瑶心里一凛,睡意顿时全无,她壮着胆子睁开眼睛,却见到黑暗中,一只粉色的手套飘浮在半空,正死死地抓着她的手。姚瑶尖叫起来了,她说:“谭美美,谭美美快救我!”
    可是,睡在对面的谭美美,一动也不动。姚瑶明白了:谭美美不会救自己的。谭美美恨不得自己被欧阳菲杀死,那样她就安全了。
    想到这里,姚瑶的心底涌上了一股勇气:我千万不能死,不能白白便宜了谭美美,我一定要死不认罪,让欧阳菲没有杀我的机会。
    果然,房间里飘来了一个空荡荡的声音:“姚瑶……你知道错了吗?”
    “我,我没错!”姚瑶咬着牙说。
    “你没错?你和谭美美合作捉弄我,害我被韩静打、被车撞,你怎么会没错?”
    “我没错!”姚瑶依然坚定地说。
    “唉!”伴随着幽幽地叹气声,那只粉色手套松开了姚瑶的手,“你怎么就不认错呢?知错就改,才会得到别人的原谅。如果不认错,一辈子都会背负良心的债,那将是非常痛苦的一”
    欧阳菲的话很有说服力,姚瑶甚至有些被说动了,她刚想开口认错,突然又意识到:不能认错,这是鬼骗人的伎俩,韩静的死就是前车之鉴,我不能认错。
    手套在黑暗中静默了许久,似乎认为得不到姚瑶的认错了,于是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然后消失了。
    直到这时,姚瑶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为刚才的险遇而庆幸。她从床上坐起来,想要喝点水压压惊。然而刚一开灯,她就看到对面床上的谭美美直挺挺地坐着,脸上带着异样的笑。
    “谭美美,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姚瑶气不打一处来,“你刚才不救我,就是为了让我先死。可是我不会上当,我不会认错,我会好好活下去。”
    “哈哈……”谭美美的嘴里突然发出尖厉的笑声,“姚瑶,你太傻了,你被我骗了。你以为不认错就会躲过欧阳菲的惩罚吗?恰恰相反,其实,欧阳菲今晚来问你是否认错,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昨晚欧阳菲也来问我了,我态度良好地认了错,于是欧阳菲放了我。可是你呢?你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你必死无疑!”
    “胡说!”姚瑶心里有些犯嘀咕,但她还是嘴硬,“我听人讲过韩静遇害的过程,韩静就是因为认错才死掉的。”
    “可是你有没有好好想一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议论韩静的死呢?”谭美美从床上爬下来了,“其实那夭走廊里的对话,全是我一个人用不同腔调作出来的,就是为了让你误以为‘死不认罪’就能逃过一劫。为了防止你推开门看到后穿帮,我故意在门缝里塞进了一只粉色的手套。这手套是我事先准备的,不是欧阳菲的那一只,所以上面没有麻花辫女孩。但是你太粗心了,居然没有想到这是个骗局。”
    姚瑶心里一凉,她再次回忆那天的情况,终于明白:谭美美说的都是真的。这回姚瑶真的慌了,她哭着问:“那我该怎么办?”
    “没办法。”谭美美幽幽地说,“不过在你死之前,我可以给你讲讲关于欧阳菲的故事。”

    她不能说的秘密
    原来,欧阳菲之所以不爱说话,是有原因的:
    在欧阳菲还年少的时候,她结交了一个贴心的朋友。那个时候,欧阳菲的嗓门特别大,也特爱说话,在公众场合经常听到她说个不停。这本来不是什么缺点,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欧阳菲为自己话多而后悔终生。
    那天,欧阳菲班里一位富二代同学搞生日聚会,席间不知怎么,混进了一个神经病人。他把欧阳菲的好友偷偷地骗走,然后装在了密封钢盒里,扎上蝴蝶结,准备当生日礼物送给那位富二代同学。
    这个礼物够变态吧?谁也没有想到欧阳菲的好友被如此无情地装在钢盒里。在这期间,欧阳菲的好友虽然被封住了嘴,但是她为了自救,一直尽力在钢盒里发出各种微弱的声音。那个时候,宴会还没有开始,场面相对来说还是安静的,只要有人仔细地听,就会听到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求救声。但是,欧阳菲破坏了这一切,她不停地讲话,而且特别大声。她的滔滔不绝,彻底阻断了钢盒中女孩的生路。随着时间地流逝,钢盒里的氧气耗尽了,直到宴会结束,可怜女孩的尸体才被发现。
    这件事对欧阳菲的打击很大,她从此不爱说话,即使说话也很小声。同时,极度的痛苦和自责,让欧阳菲反而不能够面对自己的错误。她从不认错,不承认是自己话多使好友错过了被救的良机。但是,她心里痛恨自己,恨自己没有认错的勇气,同时也恨一切不认错的人。
    “这就是原因。其实欧阳菲很善良,但凡认错的人,她都会放对方一马。”谭美美冷笑着说,“但是你呢?你完了,你死不认罪。”
    姚瑶呆住了,她从来没想过探究欧阳菲的身世,以至于铸成大错。正当她不知如何自救的时候,宿舍里的电灯突然灭掉了,没有任何预兆。
    一片黑暗中,一只粉色的手套正在幽幽地闪着光。它呈现蜷曲之势,向姚瑶不断靠近,像是要扼住她的喉咙。
    姚瑶知道自己有危险了。她尖叫着拉开了宿舍的门,疯狂地跑下楼去。她从没有像今天跑得这么快,在她的心里,如果能冲到人多的地方,比如夜市区或者通宵开放的自习室之类的地方,她就会有一线生机。
    姚瑶不停地跑,脚下的楼梯却在无限蔓延着。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的寝室只是在四楼,可是自己跑了这么久,已经不止四楼了。
    出口在哪儿?
    姚瑶停了下来,她脚下的楼梯盘旋着向下延伸,看不到尽头。姚瑶犹豫着要不要原路返回,但是她一回头,却看见那粉色的手套正向着自己抓来。
    “跑!”姚瑶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她义无反顾地冲下楼梯,不管楼梯有没有尽头,也不管尽头会有什么。

    还有一只手套
    次日清晨,在宿舍一楼的大厅里,姚瑶的尸体被发现了。
    看上去是自杀。因为宿舍里的监控显示,姚瑶于午夜时分冲到一楼大厅,然后拼命地用头撞大厅的地板,像是要钻到地底下似的。周围没有人,所以姚瑶就一直撞,直到把颅骨撞裂,一命呜呼。
    此时,谭美美就躲在人群中,静静地听着警察的分析。她的嘴角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那笑代表了她无法掩饰的喜悦。她心里已经盘算过了:两只手套,一只害死了韩静,一只害死了姚瑶,那么自己就是安全的人了。
    想到这里,谭美美往自习室走去。一进大门,她就看到一只手套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其上绣着一个麻花辫的女孩,正对着谭美美狞笑。
    “怎么会这样?”谭美美心里一凛。
    这个时候,同学们陆续地来自习室了,其中有一个最爱八卦的同学正说着重大新闻:“喂,你们听说了没有,韩静的尸体出问题了!据说她的尸体刚刚被送到停尸间之后,就离奇地消失了。”
    “哇,这么恐怖。怎么会这样?”周围的同学都围了上来。
    “据我所知,韩静虽然和咱们上了一年多的课,但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她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是在某个富二代的生日宴会上,被装进钢盒里闷死的。”
    这些话一字不漏地钻进了谭美美的耳朵里,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从捉弄欧阳菲,到韩静跳楼,整个过程中,韩静都乖乖地配合着事态的发展,这简直不可思议。会不会欧阳菲和韩静原本就是一伙的,她们将计就计,引着谭美美和姚瑶走上死路?
    同时,还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如果韩静早就是个死人,那么手套还剩下一只,正是为谭美美准备的。
    正在这个时候,地板上那只手套猛地扑向了谭美美。谭美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自习室,拼命地往寝室跑。这一路上,她感觉到周围安静极了,只能听到背后有个声音幽幽地说:“你知道错了吗?”
    “我,我知道了……”谭美美一边跑一边说。
    “呵呵,”欧阳菲的笑声从手套里传出来,“但是,你自私地害死了姚瑶。我不会原谅一错再错的人。”
    谭美美听了这话,绝望到了极点,她跑得更快了,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要跑到什么时候,哪里才是终点。她只会在生命的尽头一直奔跑,奔跑……
    与此同时,自习室里的同学们正好奇地望着窗外,有人问:“谭美美为什么围着学校的小池塘一圈一圈地跑?是不是疯了?”
    话音刚落,筋疲力尽的谭美美,一头栽进了池塘里。
    一只粉色的手套,从水花里渐渐地浮了出来,美丽而妖异!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