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000号寝宣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52阅

    投票织围巾
    师大4号女生宿舍的109号寝室流行民主选举,五个女生乐此不疲地以不记名投票的方式选出了寝室中最美的、最受欢迎的、最性感的、声音最动听的和最聪明的女生。遇到什么事情她们都喜欢用投票的方式表决。
    最受欢迎的王晓同学提议:“亲们,明天是情人节,是向心仪男生表白的好日子,咱们来投票选举一下吧,看谁的表白胜算最大。”
    所谓心仪的男生,不言而喻就是谭子豪,师大的一朵奇葩,几乎是全校女生爱慕的对象,109寝室的五个女生自然也不例外。
    最聪明的辛怜最先响应,撕下了五张便签纸分给大家。
    最性感的黄蕊插话:“等一下,表白应该有礼物才对,我这里有毛线,我提议票数第二的那个必须连夜织围巾。”
    被评为声音最动听的郭萍感叹道:“那不成了给他人做嫁衣了吗?不过能让谭子豪带着我亲手织的围巾也值了。”
    被评为最美的付燕打趣道:“你怎么知道你会排第二啊?”
    最后五个女生达成了一致,各自在便签纸上写下了自己心目中的人选。
    结果揭晓:付燕四票,辛怜一票。这可怜的一票是她自己投给自己的,虽然让大家看了笑话,认为她不自量力,但她真的是太喜欢谭子豪了。
    辛怜还是挺兴奋,准备织围巾。可是王晓摇了摇头:“亲爱的,马上就熄灯了.你在寝室里用手电多费眼睛啊,去走廊吧。对了,不许带手机,不许敲门,你知道,我们是不会开门的。”
    辛怜被四个室友笑嘻嘻地推出门,同一时刻,寝室里的灯灭了,明亮的走廊里静得出奇。辛怜明白,在走廊里过一夜意味着无论她怎么敲门,都不会有任何寝室为她开门。这是师大4号楼的禁忌,源于一个恐怖的传闻:
    4号楼是闹鬼的宿舍,有一个阴魂不散的女鬼住在这座宿舍的000号寝室。当然,谁也不知道000号寝室在哪里。每当晚上熄灯后,那个女鬼就会在走廊里游荡,选择性地敲寝室门,装出某个熟人同学的声音请求里面的人开门。如果有人开门,就会看到一个白衣女生站在门口,最重要的是,这个女生的脸上没有五官。开门的女生会被白衣女生带回000号寝室和她做伴。4号楼里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失踪了,传言说她们就被禁锢在000号寝室里。
    正因为如此,校方在寒假期间把整个4号楼重新装修了一遍,每个寝室调走一个床铺,六人间变成五人间,多出来的地方变成了室内卫生间。这样,女生们晚上就可以整夜不用出寝室门了。
    辛怜坐在109门口专心致志地织围巾,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太多,如果她真的被吓出什么毛病,那就正中几个室友的下怀,她明白室友是故意整她的。
    安静让辛怜既放心又揪心,她时刻都担心会有什么声音打破这种安静。最要命的是,她总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她抬头望向走廊的深处和拐角,那里什么都没有,可她还是后背发寒、头皮发麻。
    “谁?”辛怜的耳朵捕捉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她猛地抬头向拐角望去,有一张脸瞬间闪开。辛怜心脏狂跳,是错觉吗?
    一定是的!

    投票演公主
    109室内,四个女生睡得正香,突如其来的一阵敲门声惊得她们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快开门放我进去,求求你们,她在追我,快救我!”
    门外是辛怜的声音,颤抖阴沉,听得出她被吓得快要崩溃了。难道闹鬼的传说是真的?辛怜口中的“她”就是住在000寝室的女生?但很快,门外安静了,四个女生紧绷的神经也跟着平静下来。她们不会开门,坚决不会。
    第二天上午的公共课上,她们见到了辛怜,她们本以为会再也见不到她。
    “给你围巾,”辛怜把织好的围巾递给付燕,“拿去表白吧!”
    付燕接过围巾:“那个,昨晚没开门,对不起啊,不过幸好你没事。”
    “什么没开门?”辛怜歪头问道。
    黄蕊有些不确定地问:“昨晚你不是敲门了吗?”
    辛怜白了黄蕊一眼:“少来,吓唬我是吧?”
    “你真的没敲门?”王晓难以置信地问。
    “绝对没敲,我知道就算敲了你们也不会开,我何必要自找没趣儿?”辛怜懒得和她们争辩,“昨晚还没整够我,现在还来?你们可真行。”
    上午的课,几个女生全都心不在焉。下午她们回到寝室时,心中仍然布满阴霾。也许,昨晚敲门的是那个来自000寝室的女生,又也许,辛怜已经不是辛怜,而是那个没有五官的女生。
    “我表白成功了,”付燕兴冲冲地推开了寝室门,“谭子豪收下了围巾,答应做我的男友。”
    “真的啊,恭喜你。”几个女生的语气酸溜溜的。辛怜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她一晚上的心血只为了成全别人。
    又是晚上,不甘心的辛怜提议再来一次投票选举。票数最多的人将代表寝室去竞争三天后英语剧的公主角色,演王子的是谭子豪。
    “但为了增加竞争的胜算,获选者必须在走廊里背一夜台词。”辛怜说这话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投票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王晓一票,付燕四票。付燕的英语差得离谱,可想而知,王晓的那一票是她投的。
    “我不想演什么英语剧。”付燕嘟囔着,她可不想在台上丢人,更不想在走廊过一夜。如果那样,恐怕连上台丢人的机会都没有。
    几个女生把付燕的手机夺过来,随后把她推出门外。辛怜心里清楚,大家选付燕是因为嫉妒,因为她已经晋升为谭子豪的女友了。
    一开始,几个女生还能听到付燕在走廊里大声念着蹩脚的英语。渐渐地,声音越来越低。突然,敲门声响起。
    “开门,求求你们,有鬼,真的有鬼,别玩了!”付燕的声音很低很急,像是怕惊动潜伏在000寝室里的女生,“你们这些混蛋,要是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寝室里女生们吓得浑身颤抖,辛怜却笑出声来:“她也用这招。”
    “什么意思?”郭萍问道。
    辛怜这才承认,昨晚她的确敲门了,今天故意不承认就是为了吓唬她们为昨晚的事儿出气。经辛怜这么一说,几个女生顿时释然,翻了个身,安心睡去。

    投票选人去死
    一连两天,付燕不见踪影,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不可能不惊动校方和警察。一位姓常的警官坐在4号楼宿管老师的办公室里对109寝室的几个女生问话:“你们最后见到付燕是什么时候?”
    郭萍最先开口:“是前天晚上,她说她想代表我们寝室去竞争公主的角色。”
    辛怜点头:“于是打算连夜在走廊里背英语台词,因为她的英语不太好。”
    黄蕊接着说:“因为演王子的是谭子豪,所以她说必须要拿下公主的角色。”
    王晓最后总结:“我们阻止过她,可她执意要连夜背台词。”
    “这已经是4号楼第二起失踪案了,我希望校方能够加强安保力度,另外,你们也要时刻注意安全。”常警官说道。
    “这才是第二起吗?”辛怜奇怪,“据说4号楼失踪的女生有七八个呢!”
    “你也说那是‘据说’,谣言止于智者,别再添油加醋导致人心慌慌好吗?”常警官表情严肃。
    送走了警察,辛怜才露出惊慌的神态,她们都撒了谎,因为她们不想受到指责,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声音最动听的郭萍代表109寝室角逐公主的角色并获得成功,表演后,她跟着谭子豪和其他演员去饭店庆祝,熄灯前才回来。
    这一晚,郭萍兴奋得难以入睡,她变得多话而亢奋,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叩叩叩……”敲门声似一把利箭,突兀地传进109寝室。
    “我在000寝室好孤独,选个人来陪我吧,否则我就自己选了。”付燕幽幽的声音跟在敲门声之后,屋子里几个女生吓得瑟瑟发抖,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梦魇。谁都没有说话,她们四个像是各怀鬼胎似的对视着,在安静的环境中相持不下。
    “选吗?”王晓突然开口。
    黄蕊跳下床:“这种时候,就让投票来决定选还是不选。”
    投票结果是三比一,只有辛怜投了反对票。辛怜本想报警,可如果那样的话,她就很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大家推出门外,这个时候沉默是金。
    选人的投票开始,辛怜犹豫,这一票该投给谁呢?无疑应该是她最讨厌的人。
    一分钟后,结果公开:郭萍三票,辛怜一票。辛怜知道,黄蕊、王晓和她一样,投郭萍,是因为她和谭子豪已经开始约会了。
    “我不要,我最近刚和子豪有些进展,我不要这时候出去,你们一定是嫉妒我!”郭萍动听的声音此刻变得凄惨幽怨。
    没人回应她,王晓一把夺过郭萍的手机,黄蕊迅速开门,把郭萍推了出去。
    辛怜愣在原地,寒意从心底蔓延到全身,她觉得109寝室此刻已经变成了地狱,恐怖程度不亚于所谓的000寝室。

    求救
    郭萍望着冰冷的走廊,双脚灌铅一样动弹不得。她警觉地来回张望,唯恐看见付燕或者那个传说中没有五官的女生。她现在只有一个选择——求助于宿管,幸好宿管的办公室离她不远。但只是这区区二十几米的路程,她却像是如履薄冰似的走了半年。
    郭萍终于摸到了办公室的门:“老师,开门!”
    宿管的办公室里有张单人床,她每晚都会住在这里,可是今天,任凭郭萍敲了好久,始终没有人回应。郭萍面如死灰,她突然冒出个念头,难道这里就是000寝室?
    “谁?”老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郭萍吓得一个激灵。
    “老师,我是郭萍,开门好吗?”郭萍希望老师不会冷血到对她充耳不闻。
    幸好,门开了,宿管老师是个30多岁的女人,她把郭萍迎进屋里。
    “我和室友们吵架了,所以赌气跑了出来,您能收留我在这里过夜吗?”
    宿管老师蹙着眉:“这里只有一张床,这样吧,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先去趟厕所,回来带你去六楼,那里还有一间空屋。”
    一听空屋,郭萍猛摇头:“不要,有鬼!”
    宿管老师指指电脑屏幕:“看见没?校方已经按照警方的要求安装了夜间监控,走廊里到处是摄像头,再危言耸听给你记大过。”
    宿管老师留下郭萍独自去卫生间,郭萍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眼看着宿管老师的身影走进卫生间。可是走廊的另一处,有个影子一闪而过。郭萍全身痉挛,因为她注意到那个影子闪过的地方就是办公室的门外。
    宿管老师打着哈欠回到办公室,郭萍不见了,她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老师,我还是不麻烦您了,我回自己的寝室去睡。

    没理由的投票
    辛怜真的无法再沉默了,她的良心时刻拷问着自己,有好几次,她都差点给常警官打电话,却总在按下最后一位号码时放弃。
    4号楼马上就要熄灯,郭萍还没有回来。辛怜可以肯定,郭萍已经和付燕一样失踪了。说不定已经置身000号寝室中了。
    黄蕊看穿了辛怜的想法:“我警告你不要报警,你以为说出真相警察会相信你吗?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王晓冷笑一声:“没错,聪明的话就沉默到底。明天我们再去告诉宿管老师,就说郭萍昨晚和咱们吵架,说要去校外住,今晚也没回来,咱们才起疑心的。”
    黄蕊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咱们投票吧,选出一个人去走廊过夜。”
    辛怜的心口像被大石头砸中,无缘无故,黄蕊这是做什么?紧接着,她马上明白了。
    王晓也从床上下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我同意。”
    辛怜强压着怒火:“有必要这样做吗?”
    王晓和黄蕊相视一笑:“当然有,这叫民主选举,是咱们109寝室的规则。”
    辛怜明白,这两个室友容不下她,就因为她动了心思想要说出真相,而真相会把她们拉下水。辛怜面对着眼前的便签纸,她能写什么呢?写什么都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愤怒。
    在王晓对着辛怜冷笑的时候,黄蕊展示出三张选票结果:辛怜一票,王晓两票。
    王晓愤怒地拉过黄蕊,怒吼道:“你出卖我?”
    黄蕊轻蔑地说:“别忘了,这叫民主选举,你可以出去了。”
    王晓被黄蕊推出门外之后,寝室里的灯灭了。门外传来王晓骂声:“黄蕊,你给我记住,你会后悔的。”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辛怜一时有些恍惚:“怎么会?我明明什么都没写。”
    “是我做了手脚。”黄蕊爬上床,轻松回答,“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王晓不知道哪儿来的狗屎运,突然发财了,她给子豪买了苹果牌手机、平板电脑还有笔记本,简直全套了。我不能让子豪掉进她的金钱陷阱中。”
    辛怜觉得夭旋地转,让两个本来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的女孩反目的,竟然还是那个谭子豪。她们都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等一下,申请着助学贷款、节衣缩食生活的王晓突然发了财?
    辛怜感觉脑子里突然飘起了千丝万缕的头绪,一个画面从脑中闪过,瞬间,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她真不愧为109寝室最聪明的女生。
    辛怜爬上床掏出手机,偷偷地发了一条短信。

    走廊里的幽灵
    王晓不甘心地诅咒着黄蕊,一个人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渐渐地,一股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她抬头望着死寂的走廊尽头,突然很想去敲门求饶,但是她知道,黄蕊是不会开门的,她的自尊也不允许她那样做。
    “这世界上没有鬼,我不会有事。”王晓自我暗示地自言自语,但声音却在颤抖。她感觉有一道冷冷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越想就越真切。
    王晓抬起头,看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外面飘着一张脸。
    王晓用力揉了揉眼,她告诉自己那一定是错觉。然而再次望向窗户时,她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摔倒在地,窗外的鬼影已然在窗内。
    那是一个穿着红色碎花棉袄的女人,头发如荒草般凌乱,脸上血迹斑斑,面色铁青,最恐怖的是她的双眼,犹如钉子一样死死钉住王晓。
    王晓认得她,她是陈梦,半年前4号楼失踪的女孩。
    王晓拼了命狂奔,嚎叫,她一路边敲门边回头看,陈梦始终和她保持着几米的距离悬空漂浮。
    “求求你们,给我开门吧,救命!我不是鬼,我是109寝室的王晓,有鬼在追我。”
    无论王晓一路怎么砸门怎么喊叫,都没有人回应她。王晓自嘲,今天的局面是她一手造成的,因为最初散播000号寝室的谣言和熄灯后不能开门等禁忌的人就是她。
    终于,有一扇王晓敲过的门打开了,王晓看到生机,一个箭步冲进去。
    “同学,救救我,门外有鬼。”王晓站在屋子中间环视两边的床铺。两秒钟后她怔住了,全身动弹不得。这间寝室除了她没别人,那么,开门的是谁呢?她扭动僵硬的脖子回头去看寝室门,终于看到了那个诡异的号码。
    “不可能,000号寝室是我杜撰出来的,不可能存在,这是幻觉。”她下意识地摇着头,突然感觉脖子很痒,好像有干枯的头发在上面摩挲。王晓颤抖着再次转头,是陈梦,就在她耳侧。
    “很不幸,它是存在的。”说话间,000号寝室的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相
    辛怜再次坐在宿管办公室里,常警官坐在她的对面。
    “感谢你发短信提醒,我们昨晚已经逮捕了王晓的哥哥王亮,他对和王晓同谋拐卖女大学生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们俩各有分工,由王晓负责散播传言以制造晚间走廊无人的环境,再设法使某个女生被隔离在走廊,方便王亮作案。王亮为了实施计划,不惜假装与宿管女士恋爱,偷偷配了宿舍侧门和后门的钥匙,还在每天送来给宿管女士的饭菜中下了安眠药,导致每晚她都会睡得很死,听不到走廊里的声音。”
    辛怜点点头:“我只是想起了那晚我在走廊里看见那个一闪而过的脸,那时我还以为是错觉,直到昨天才想起来那张脸似乎与王晓有些相似。我记得她有一个哥哥,她突然之间发财也许就源于此。其他的,我还真没想到。”
    “王亮是本市人贩团伙的一员,他用麻醉针作案,把失去意识无法动弹的女生偷偷运走,通过特殊途径卖到农村。可喜的是,警方根据王亮提供的线索已经找到了付燕和郭萍,她们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只可惜陈梦,也就是第一个失踪的女生,她被卖到偏远乡村半年多,受尽苦难,因为逃跑被捉到,被活活打死。”
    辛怜一阵心酸:“只可惜王晓也失踪了,她应该和王亮一起受到惩罚的。对了,昨晚的监控录像没有录下什么吗?”
    常警官顿了一下:“录下了,她从后门逃走的。放心,我们会全力通缉。”他撒了谎,因为有些东西,真的不能公开。
    “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独自在走廊的那晚,王亮没有对我下手?”
    “人贩集团中负责与王亮联系的人曾经给过他一张你的照片,并且称对谁下手他都不管,就是不准碰你,否则玉石俱焚。我正想问你,你知不知道这人是谁,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也是这个人,一直通过网络与王亮联系,甚至教会他在监控录像上做手脚。他手里掌握了不少买卖供需信息,是人贩集团的首脑人物。你想想,他会是谁?”
    “不知道。”辛怜摇头:“如果我想起来,会及时通知你的。”
    送走了常警官,辛怜深呼一口气,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结局
    回到寝室,黄蕊向辛怜提出邀请,要和她一起去吃饭。辛怜冷漠地拒绝,她实在不想和这么一个冷血动物同行。
    辛怜独自走出4号楼,站在阳光下,却看见了对面男生宿舍的阳台上谭子豪正在对她招手,他的脖子上还带着她亲手织的围巾。谭子豪特意指指围巾,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那笑容真诚而深情。
    辛怜也回报以微笑,原来他知道那条围巾是出自她手。原来,她一直暗恋的男生也喜欢着她,并且默默地保护着她。
    辛怜掏出手机,翻到常警官的号码,犹豫了一秒钟,然后删除。没办法,她真的是太喜欢谭子豪,喜欢到鬼迷心窍。
    “哼!”黄蕊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辛怜背后。辛怜回头,迎面是黄蕊火辣恶毒的眼神,以及那燃烧着的妒忌之火。
    辛怜转过身背对黄蕊,望着谭子豪,一丝坏笑从嘴角蔓延开来。谭子豪一副了然的神情,点头后调皮地眨了眨左眼。
    他们已经开始心有灵犀了,但很不幸,他们不知道000号寝室真的存在。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72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