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魔方惊悚夜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92阅

    安全教育
    阶梯教室里,一位学院领导板着脸给学生们做安全教育:“在遇到地震的时候,大家千万不要跳楼逃生,这样做很危险。几年前地震的时候,有个去查寝室的辅导员老师就很不明智地从八楼跳了下去,当场就摔死了。倒是寝室里的学生后来被从废墟里救了出来……”
    周松根本就没有听,他觉得这是个漏洞百出的故事。哪会有那么傻的老师,从八楼上往下跳!学生还淡定着昵,他就hold不住了?切,骗小孩呢?
    但是他发现旁边的谢杨有点儿不对劲儿,小声问:“你怎么了?”
    谢杨勉强定了定神,说:“没什么,没什么……”
    但是周松分明看见,谢杨的脸都白了。无聊的安全教育课终于结束了,周松走出教室的时候又问谢杨:“刚才怎么了?”
    谢杨说:“你还记得我买过一个5×5的魔方吧?我们一直不会玩,然后就收起来了。”
    周松说:“记得啊!怎么啦,丢了?”
    谢杨说:“没有,我今天早上发现魔方自己弄好了。”
    周松一愣,说:“可能是咱寝室里的别人玩过吧!”
    谢杨说:“不是!那次咱研究了半天没弄好,最后干脆把它拆了!”
    周松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回事,说:“你是说那堆零件自己合起来了,而且颜色都对?”谢杨点点头。
    这虽然有点儿邪乎,但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周松依然觉得应该是谁拿出来玩过,又给放回去了。他逗谢杨:“我的谢哥呀,亏你还比我们大一届,这点儿事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谢杨突然紧张起来,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我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事儿,我本来应该已经大四了,因为留级才和你同班的。”
    周松说:“废话!我当然知道。”
    谢杨用更低的声音说:“你不知道,刚才课上说的那个从废墟里救出来的男生就是我。”
    周松脱口而出,问道:“什么?据说当时有人看见是学生跳了楼,可是结果掉下来的却是辅导员!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说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偷窥男?”
    谢杨拍了他脑袋一下:“你小声点儿!”
    周松还想再说什么,但看看手表,说:“时间到了,我先去接我表哥,等回来再细聊啊!”

    神秘表哥
    周松和谢杨去上安全教育课,陈江逃课到网吧打游戏了,这时刚刚尽兴回来。来到寝室楼下的时候,陈江几乎被迎面跑来的一个女孩撞倒。而且她撞了陈江之后连句道歉的话都没说,继续往前跑,好像身后有色狼追她一样。
    没等陈江反应过来,迎面又跑来一个女孩,嘴里骂骂咧咧地说:“我就是骂你了,怎么着?你有本事别跑啊!有本事找人弄死我啊!姑奶奶就在111寝室等你!”难怪刚才那女孩那么害怕,追她的这个女孩比色狼还可怕。
    陈江吐吐舌头,老天,现在的女生太疯狂了!
    来到寝室门前,陈江看见房门没锁,不禁一怔。这个时间寝室里不应该有人啊!不过转念一想,陈江明白了。推开门,果然,周松的床上躺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陈江很客气地说:“你是周松的表哥吧?”
    那人本来快睡着了,这时睁开眼睛说:“哦?对!你好。你是他室友吧?希望没吓到你。”两人客气了几句就算认识了。
    男人忽然冒出一句:“你们几个里面就属你身材最好了。”
    陈江愣住了,问:“什么?”
    男人一笑,说:“哦,我是说肌肉,你肌肉很结实。”
    陈江最自豪的就是一身的疙瘩肉,听他这么一夸,更觉得这人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男人又说:“刚才你怎么一下子就知道是我?”
    陈江说:“周松前几天就说过他表哥来这边有事,正好寝室里有空床位,所以就先住在这里。他说今天去车站接的,我进门看见你躺在周松床上,就知道是你了啊。”
    男人说:“哦,这就是周松的床啊!周松就比不上你,太胖。”
    陈江有点儿无语了,咱俩说的没什么逻辑关系吧?
    男人说:“行了,我出去抽根烟去。”说着拿起他的一个小包走了。陈江郁闷了:周松这表哥什么爱好啊,开口闭口就是身材!
    那人刚走,陈江就收到周松发来的短信:我接到我表哥了,我没带钥匙,你在寝室吗?等我们回来啊!
    陈江懵了,刚才那家伙是谁?

    谁跳楼了
    周松带着他表哥回来了,他表哥是个黑瘦的高个子,和刚才那个假的一点儿都不像。陈江告诉他们刚才的事情,周松说:“是不是小偷啊?”
    他表哥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说:“应该不是,那家伙听说那是你的床之后,就知道你比较胖,说明他很关注你们……”
    周松和陈江被他这么一提醒,明白了。这一定是最近学校里盛传的那个变态狂!有好几个寝室都发现晚上有个家伙偷窥男生寝室。
    陈江想起自己居然跟他聊了半天,觉得很不爽,骂道:“靠,变态!居然跑咱们寝室了,还跟我装!”
    周松却想起了刚才下课时谢杨说的话,谢杨以前也是这种人。不,他还正常点儿,至少是偷窥女生寝室……
    周松想到这里,也跟着骂了句:“靠!”
    晚上,谢杨给他们讲自己留级前的事情:
    其实,我当时并不是在偷窥女生寝室,而是在找偷窥我们的变态狂。当时我们也遇到了这样的事,一个神通广大的男人总在对面寝室用望远镜偷看我们。天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混进女生寝室楼阳台的。我和当时的室友们自然做梦都想抓住那家伙海扁一顿,最后没办法,只好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哥几个凑钱买了个高档望远镜,想看清楚那家伙的样子。
    当时,我正潜伏在阳台上,很不熟练地用望远镜找他。好不容易看清楚,却见那家伙不停地指着我的身后,好像在提醒我什么。
    我做梦都想不到辅导员就在背后!辅导员拍了我一下,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觉得寝室好像晃了一下。我立刻意识到可能是地震了,什么都不顾就往寝室门边跑。我想去厕所,地震时管道纵横的厕所最安全。但我想不通的是,自己实际做出的动作竟然是跳楼。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埋在倒塌的楼道里了。
    真正打开寝室门想出去的辅导员,却在门口一脚蹬空掉了下去!诡异的是,从尸体的位置看,他应该是从阳台上掉下去的……
    现在说起这些,谢杨还是心有余悸。当时因为伤得太重只好休学,之后才和周松他们成为同学的。谢杨说:“恐怕刚才冒充周松表哥的就是当年那个混蛋。不过,那家伙在地震里死了呀……”

    天降打手
    最后这句话把正专心听他讲话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男的被男的偷窥已经够诡异了,难道那变态还是个鬼?
    周松的表哥一直没有插话,这时突然说:“如果那个人真的死了,现在害怕也没用了,最重要的是弄清楚他进你们寝室想干什么。”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周松的表哥说:“这不是很明显的吗?那鬼是因为偷窥谢杨才死掉的,他现在一定很恨谢杨,他当然是来报仇的!”
    一句话把三个书呆子全给吓傻了。谢杨更是吓得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地问:“你是说他还会回来吗?”
    刚说到这儿,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所有人都浑身一抖。
    “谁?”没有人答应,敲门声更急了。周松的表哥这时已经成了几个人中间的领袖,虽然也害怕,但还是低声说,“都别出声,看身边有什么椅子啊什么的都抄起来,我去开门。”
    谢杨说:“表哥,你小心点儿!”
    陈江也跟着说:“表哥小心!”这时周松的表哥似乎已经是他们三个人共同的表哥了。
    表哥点点头,走了过去,把手搭在门把上,深吸一口气把门拉开了。
    门刚刚打开,外面一气儿闯进来六七个人,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动手,而且手里都是钢管。周松他们还没来得及按表哥说的抄家伙就被撂倒了。表哥的表现还好些,虽然一个人面对三个,但还是能招架得住。结果周松他们三个人被痛揍了一顿,那几个人打够了,才扬长而去。有一个还嘀咕道:“怪了,不对啊!”
    四个人龇牙咧嘴地站起身来。表哥说:“不是让你们拿椅子吗?都干什么去了?人家三个人拿钢管往我头上招呼,你们就知道往后退!唉……不过被人打总比开门撞见鬼好些。这帮孙子来打你们干什么?你们平日没得罪人吧?”
    周松揉着脸说:“我们怎么会得罪这些人啊?全校像我们519寝室这么乖的也没几个。”
    表哥说:“那就奇怪了,人家这是有备而来,进门一句话不说,明显就是为打架来的呀!”
    这时,他们用热水器在暖水瓶里烧的水开了,冒着蒸汽。周松正要去拔插销,深吸了几口气说:“怎么有股熟肉的香味啊?”
    熟肉味是从暖水瓶里发出来的……

    水煮肉
    表哥也说:“怎么水壶里会有熟肉味?”说着拿起那个暖水瓶又闻了闻,眉头皱了起来。他拿过一个脸盆,把壶里的水倒了出来,水全部被倒出来之后,表哥又摇了摇,从壶里掉出一截煮熟的胳膊!
    所有人都熬不住了,全部开始呕吐。
    表哥说:“看来这里头的事情不简单啊!”
    陈江说:“会不会是刚才那帮打手放进去的?”
    周松他们纷纷摇头表示光挨打了,没注意。
    表哥说:“绝对不是。刚才有三个人打我,另外三个人分别打你们,我们的位置距离暖水瓶都很远,他们没有时间把这个放进去。”
    谢杨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去打开自己的柜子,在里面翻了一会儿,说:“我知道那个假冒表哥的鬼来干什么了,他把我的魔方偷走了!”
    这里除了周松,都不知道这个魔方有什么特殊。陈江问:“魔方?就是你以前玩的那个?怎么了?”
    谢杨说:“上次我和周松研究了好久,结果越玩越乱,连一层都没转好,后来我就把它拆开放在柜子里了。今天我发现那个魔方不仅又组装好了,而且每一层的颜色都是对的。”
    陈江也没有把这个当回事,玩笑说:“别闹!小朋友,现在不是给你找玩具的时候!”表哥却没有轻易忽略这条线索,问:“魔方?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玩魔方的?”
    周松说:“表哥,他刚说了啊,最近刚买的。”
    表哥摇摇头,说:“不可能!刚开始玩魔方都是3×3的,5×5的是给高手准备的,他应该不是初学者。”
    陈江和周松也都点点头。他们和谢杨已经住在这寝室一年半了,从来没见过谢杨玩过魔方。这一晚大家的神经都绷得很紧,他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看向谢杨,谢杨结结巴巴地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小时候玩过魔方,前几天突然想怀旧一下。”
    表哥点点头,说:“嗯!好了,大家休息吧!今天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了。”说完他走过去,从盆里拿出那截煮熟的胳膊,放到了阳台上。
    大家都睡下了,表哥把灯关上了。过了一会儿,表哥自言自语地说:“唉,睡不着啊,玩会儿手机吧!”
    陈江其实已经很困了,但是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一动。这表哥的表现也太淡定了,他又不是侦探,这人会不会有问题?这个念头让陈江惊出了一身冷汗。现在他们都很依赖这个人,如果他有问题,那后果不堪设想……

    怖夜遗骸
    陈江也偷偷拿出手机来,登上了QQ。上面有个陌生人说话:我是表哥,今天路上跟周松要了你的号。小心,谢杨有问题。玩那种魔方的一定是高手,可是高手一般都把那个叫5阶魔方,不说“5×5”的,他没说实话。还有,那个冒充我的男人进来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漏过,给我讲一遍。
    陈江说:我刚才都说过了,没有漏过什么细节啊,我进来的时候那家伙就躺在周松的床上了。
    表哥说:再想想,这件事很棘手,弄不好我们几个都得死。
    陈江心里一抖,又仔细回想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对了,我进楼之前遇见两个打架的女生。一个女生很凶地在追另一个,不过这和今晚的事情没关系啊!
    表哥说:别管有没有关系,详细说一遍。
    陈江就把在楼下看见的一幕说了一遍,表哥说:那个追的女孩说“有本事找人打我”?还说在111寝室等?
    陈江说:嗯。
    表哥说:我有点儿明白了。
    陈江又追问了一句,但是表哥已经下线了。
    陈江怎么都睡不着了,表哥说他们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死掉,是真的吗?
    这时,陈江突然郁闷起来,他突然想上厕所。
    寝室没有卫生间,上厕所要去外面。可是现在这个状态,他怎么敢出去?但是这事儿没有办法,陈江只好下床了。在寝室地上,陈江感觉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弯腰捡了起来,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他顺手装进了兜里。刚刚一开门,他感觉到从外面吹过来一阵冷风,让他浑身一抖。陈江迈步往外面走,脚落下去才觉得不对劲儿,但是已经太晚了。
    脚下是空的!陈江顿时失去平衡掉了下去,他赶忙用手一抓,幸好抓住了楼板,陈江吊在了半空中!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刚才的冷风是从下面吹上来的。他想喊救命,可是嘴里就是发不出声音,这可是五楼啊!
    幸好陈江平时喜欢锻炼,比一般人强壮些。这是生死关头,求生的本能让他生出一股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力气,就像平时玩单杠一样,他竟然翻了上来!他又往下看了看,奇怪,寝室门外居然是空的!
    手掌已经被水泥给勒破了,非常疼。陈江喘了几口气,稍微平静了些。他站在寝室门边,伸手从兜里摸出刚才捡的那小东西。
    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陈江看见那小东西其实是魔方里的一小块。

    怖夜未晓
    316寝室里,女孩的手好像扼着什么东西,非常用力。陈江他们知道,那一定是在杀谢杨。
    过了一会儿,女孩的魂魄松了口气,倒在地上。女孩和那辅导员的魂魄慢慢消散了。
    “结束了?”陈江一边揉着发红的脖子一边问。
    表哥说:“应该是吧!”
    “周松”说:“好了,我该走了。”然后他翻了一下白眼,倒在地上。
    表哥帮着陈江把周松抱回到519寝室,也告辞了。
    过了很久,周松醒来,看见陈江没睡,问:“出什么事了?我怎么在寝室?我不是去接我表哥了吗?不对,我没表哥啊!我靠,我怎么了……”
    陈江说:“没什么,这只是一个恐怖的夜晚而已,都过去了,你再休息会儿吧。”
    是啊,都过去了。陈江感到一阵无比的疲倦,倒在床上想睡一会儿。
    周松还是愣愣地说:“怎么回事啊?谢杨哪儿去了?”一边说一边转头朝四周去找。
    陈江懒洋洋地说:“行了,真的过去了!放心吧,等这最最恐怖的一夜过去,天亮了告诉你详细经过。”
    周松突然说:“你看,对面有人朝我们偷看!”
    陈江一个激灵坐起来。
    这恐怖的夜晚真的过去了吗?会过去吗?
    专心看故事的同学啊,你的寝室是魔方的哪一层呢?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