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红齿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26阅

    疑云
    冷枫下课后回到寝室,把手中的书本像废弃的卫生纸一样随手甩在了墙角。环视了一下宿舍,冷枫发现整个宿舍中只有李涛一个人,他正在电脑桌前坐得笔直,双眼出神地望着窗外的什么东西。
    “就你一个人啊,周成和张伟呢?”冷枫问。
    等了一会儿,不见李涛回答,冷枫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走到李涛身后,拍了拍李涛的肩膀问道:“又在看哪个美眉?看得像丢了魂似的!”
    李涛却依然呆滞地望着窗外,身上的肌肉绷得很紧,冷枫甚至能感觉得到从他的肩膀上传来的微微颤抖。
    冷枫有些疑惑地望向了窗外,冷枫他们的宿舍位于学校偏僻的西南角,除了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建筑与之相连,此时的窗外,夜幕笼罩下的树林在晚风的吹动下仿佛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魔怪,随时欲扑人而噬,透发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涛,你到底在看什么?”冷枫疑惑地问道。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缓缓地说道,或许是由于巨大的恐惧,他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发颤。
    “你说什么,什么红色的?”
    “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李涛依旧神情呆滞地机械重复着。
    一瞬间,冷枫感觉一股寒意爬上了脊背,他摸了摸李涛的脑门,手上传来的感觉就像是摸上了一块冰!
    “李涛你是不是病了?你等等,我去给你买点药!”冷枫转身向寝室外跑去。
    当冷枫手中拿着药再次回到宿舍中的时候,发现周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躺在床上看书。而李涛之前所在的地方却只剩下了一张空空如也的木椅子。
    “周成,看见李涛了没有?”冷枫望着那张空椅子,有些疑惑地问周成。
    周成放下手中的书,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冷枫说:“他不是今天一早接到家里的电话,已经坐火车回老家了吗?”
    “不可能,我刚刚明明还……”
    “我正想问你呢,刚刚你一回来就不停地对着那张空椅子说话,我叫你也不理,就和中邪了似的,怎么了,见鬼了?”周成没心没肺地调侃着。
    冷枫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周成,眼睛几乎瞪到了极限,足足呆了半分多钟,一条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才将冷枫游离的意识拉回了身体。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眉毛瞬间拧成了一团。
    手机屏幕上只有一句很简单的话,却看得冷枫毛骨悚然:他的牙齿是红色的!
    冷枫看了一下发件人,竟是自己的室友张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张伟也会和李涛一样说着这些不明所以的话,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冷枫毫不犹豫地回拨了张伟的电话,却被告知对方已关机。冷枫不死心,又按下了李涛的号码,却同样得到已关机的提示,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涌上了冷枫的心头。

    一半
    李涛和张伟整个晚上都没有回到寝室,冷枫忐忑不安地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谁知刚刚一合眼就感到一阵猛烈的摇晃,他打了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却看到了一脸惊慌失措的周成。
    周成告诉冷枫,张伟找到了,准确地说,是张伟的尸体被找到了。一大早校清洁工打扫校园的时候,在宿舍顶楼的蓄水箱中发现了一具被泡得全身浮肿的尸体,他立刻报告了校方,当校方叫来警察将张伟的尸体从蓄水箱中捞起的时候,在场围观的同学起码有一半以上当场就吐了起来。张伟的身躯被从中间残忍地撕裂,腰部以下竟不知所踪,他脸上五官极度扭曲着,一双满含惊恐的眼睛几乎瞪到了极限,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无法相信的事物。而警方几乎捞遍了蓄水池的每一个角落,依然没有找到张伟下半身的尸体,只得对着校方的负责人耳语了几句,带着张伟的上半身离开了。
    整整一天,冷枫一直在恍恍惚惚中度过,张伟凄惨的死状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他简直不敢相信昨天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的室友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是谁杀了他?他的死和他最后发给自己的那条诡异的短信又有什么联系?冷枫坐在电脑桌前,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脑中不断地猜测着种种可能。
    时间已慢慢接近傍晚,天上乌云涌动,显得越发的阴沉,夹杂着土腥味的空气干燥无比,让本就心烦意乱的冷枫倍感压抑。终于,随着一道明亮的闪电撕开了阴沉沉的天空,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地倾斜而下。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坐在桌前发呆的冷枫突然全身猛地颤抖了一下,借着闪电那一闪而逝的光亮,他依稀看见李涛正木头般地站在磅礴的大雨中幽怨地看着自己,两行红色的液体正混杂着雨水从他的眼角缓缓地滑落。
    “周成,你快看!”也许是过于激动,冷枫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调。
    “看什么?”周成的目光根本就没有从书本上离开,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李涛!他就在窗外,在雨里,眼睛还流着血!”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别开玩笑了,那小子正在老家吃他妈做的红烧肉呢!”
    冷枫见周成不信,索性一把直接将周成从床上扯了下来,拖到窗前,指着窗外蒙蒙的雨幕说道:“不信你自己看,他就在……”
    冷枫突然停了下来,窗外,大雨仍在“哗哗”地下着,可却偏偏不见了李涛的身影。他就像一个神出鬼没的幽灵一般消失在了迷蒙的雨幕之中,或者,他根本就从未出现过!
    “在哪儿?”周成有些戏谑地问道。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了!”冷枫愣了半晌,忽然发出一声夸张的吼叫,也不顾周成的阻拦,抓起雨披强行拖着周成冲进了窗外的大雨中。大雨中的校园朦胧而诡异,所有的一切都在白蒙蒙的雨雾中若隐若现。两人在雨中狼狈地搜寻了一圈,却仍旧没有发现李涛的身影。
    “够了,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周成抹了一把被雨水淋得透湿的头发,没好气地说道。
    “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就在冷枫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的时候,地上的什么东西却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歪歪扭扭地一直延伸到了远处的树林深处。脚印很清晰,似乎是不久之前才刚刚被留下的,不然在这样的大雨之下,应该早就被雨水冲刷殆尽。
    “这,这是李涛的脚印,我认得这个标记!难道……”周成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望向了冷枫,冷枫也正望着他,两人都从对方地脸上明显感受到了无比的震惊!
    仿佛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两人一前一后地沿着脚印向远处的树林走去。雨中的树林显得阴森而诡异,仿佛正酝酿着某些可怕的事情……
    两人在泥泞的地面上跌跌撞撞地顺着脚印一直走到了树林的最深处,那诡异的脚印突然神秘地消失了。而眼前的景象却惊得二人的心脏险些停跳——李涛的下半身软绵绵地靠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槐树之上,上半身的躯体却不知所踪;腰部上巨大的红褐色的血窟窿显得触目惊心,血液混合着雨水流淌成一条条红色的小溪,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几乎充斥着整个树林。
    “啊!”周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泥水中,张着大嘴,指着那半具残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冷枫同样紧锁着双眉,呆呆地望着那半具诡异的尸体,仿佛陷入了某种深思之中……
    雨,下得更大了。

    传说
    冷枫搀扶着有些魂不守舍的周成踉踉跄跄地向寝室走去,一路上,周成都失魂落魄地机械重复着一句话:“那个传说是真的!”
    回到了寝室,冷枫给周成倒了一杯水,问他所说的传说到底是什么?
    周成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水,紧张的情绪稍缓,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幽幽地讲道:那是一个可怕的传说,三年前学校在修建新教学楼时,由于一次操作失误,一名工人不慎将一块巨大的钢板从五楼的高空坠落。不幸的是,掉落的钢板正好砸在一名正在底层施工的工人身上,锐利的钢板边缘像剃刀一样瞬间便把他的身体切成了两半。由于人的主要器官都在上半身,所以那名工人被拦腰斩断之后并没有立刻死亡,短时间内,他的神志仍然保持着清醒,却是异常痛苦。他用两只手带动着自己鲜血淋淋的上半身爬动着,向其他的工友哀嚎求救。可其他工友看着只剩半个身体的他缓缓地向自己爬来,全都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远远地避开,竟没有一个人敢靠近。那名工人眼中充满着绝望,痛苦地挣扎着,嘴里不断喷着血沫,满口的鲜血将他的牙齿都染成了诡异的暗红色。后来,当警方接到报案赶到现场时,却只找到了那名工人下半身的尸体,除此之外,便只剩下一条一尺多宽的血痕,像蛇一样弯弯曲曲地一直延伸到远处的树林深处。可警方几乎搜遍了整个树林,都没有能找到那名工人的上半身。那可怕的半身残躯竟然神秘地消失在了树林之中,至今都没有被人找到。而那上半身消失的树林正是我们刚刚发现李涛下半身尸体的地方……
    周成说到这里全身猛地一颤,心有余悸地望向窗外被滂沱的大雨笼罩在其中的阴森的树林。
    “后,后来呢?”冷枫听得后背一阵阵发寒,却又忍不住继续追问道。
    “后来,学校之中便出现了许多关于那半具尸体的恐怖传说。其中流传最广的一个便是那个工人的上半身由于怨念太重,一直神识不灭,他像个幽灵一般游荡在学校的各个角落,一直在寻找着那遗失的下半身。当有人不小心撞见他时,一定要立刻闭起双眼,不然,一旦你看见了他那满口血红的牙齿,那就意味着他会夺走你半个身体!”
    冷枫的额头上冷汗已经像瀑布一般流淌不止。“他的牙齿是红色的!”想起李涛和张伟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联想起二人残缺不全的尸体,冷枫隐隐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了二人的身上,难不成他们真的看见了……
    “啊!”还未容冷枫细想,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忽然从门外的水房处传来,在寂静的走廊中显得格外刺耳,冷枫和周成被这声惨叫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冲出了寝室向水房跑去。
    水房中,一盏昏黄的电灯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干扰,忽明忽暗闪烁不定。湿漉漉的地板上,一个睑上全无血色的男子全身瘫软地靠墙坐着,双眼中满是惊恐,呆滞地望向了水房的窗户,全身像触电一般地颤抖不已。
    这人冷枫和周成都认识,他是隔壁寝室的林宇,看着他一副被吓得魂不守舍的样子,冷枫忍不住问到:“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林宇哆嗦着伸出一只手指向了水房的窗户,口中含糊不清地说着:“那、那里,有、有鬼!”
    冷枫一惊,连忙顺着林宇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水房的窗户打开,夹杂着雨水的夜风正从窗口“呼呼”地灌进来,窗外,苍穹如墨,大雨依旧,却哪里有他口中所谓的什么鬼!
    “你看,那是什么?”正当冷枫认为是林字眼花了的时候,忽然听到周成一声惊恐的叫声,冷枫连忙顺着周成手指的方向望去,头皮顿时一阵阵发麻,在那窗沿之上,一双血淋淋的手掌印在不断闪烁的灯光的照射下,透着丝丝诡异的阴寒,显得触目惊心!

    招魂
    寝室中,冷枫和周成彼此保持着沉默,一语不发,窗外的大雨打在宿舍的玻璃上噼里啪啦地作响,让两颗饱受折磨的心变得更加脆弱,仿佛一碰就会碎裂,气氛压抑得有些可怕。
    “周成,你说那个传说会不会是真的?我总觉得李涛和张伟的死和那个有着满口血红牙齿的半身人有关。”也许是难以承受内心的巨大压力,冷枫率先打破了沉默。
    周成木然地点了点头说:“所有校园的恐怖传说都不会是空穴来风,而且,刚刚林宇在水房中究竟看到了什么我们虽然不得而知,但我总有一种感觉,他看到的就是三年前那个工人上半身的尸体!”
    冷枫猛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裹紧了身上的衣物,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真是那样,李涛和张伟又是在哪里看到那半具尸体的呢?还有,那半具尸体在水房的窗户那儿千什么?难道他想爬进这栋宿舍楼中寻找什么东西?”
    周成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沉默了片刻之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事到如今,要知道李涛和张伟的死因,恐怕只有通过那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冷枫连忙追问。
    “招魂!”周成嘴角带着有些诡异的笑容冷冷地盯着身前的冷枫。
    冷枫呆呆地望着周成足有半分钟,他不明白周成为什么会知道这种邪异的法术。隐隐之间,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儿,可一时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拒绝,只得继续听周成讲述着进行招魂的一些具体细节和注意事项。
    按照周成所说,新死之人多半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将去向何处。这时,只需要有人点上一对蜡烛,大声呼唤死者的名字,就可以为死者指点一条道路,从而引来死者的亡魂。但是,招魂的整个过程中都充满了凶险,首先,两个招魂的人必须彼此双手相牵,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放开对方的手;其次,在亡魂到来之时,一定要紧闭上双眼,无论听到什么或感觉到什么都绝不能睁开眼睛。两条禁忌若违反其中的任意一条都必将横死当场!
    “准备好了吗?”周成牢牢地抓住冷枫的手,神色凝重地问道。
    冷枫看了看在蜡烛微弱亮光下有些变形的周成的脸,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按照事先的安排,冷枫和周成开始一起呼唤起李涛的名字,一个死人的名字在黑漆漆的寝室中不断地回荡着,透着无比诡异。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伴随着生锈合页的呻吟声,寝室的门忽然被缓缓地推开了,一阵刺骨的寒风顺着门缝灌了进来,吹得蜡烛的火苗摇摆不定,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他来了,赶紧闭上眼睛!”周成大声提醒着冷枫,冷枫赶紧顺从地闭上了眼睛。一片黑暗中,他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正顺着寝室的门缓缓地向自己爬来,忽然,他感到一只冰冷的手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冷枫的双腿筛糠似地抖个不停,巨大的惊恐之下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可他却牢记着周成的提醒,仍旧死死地闭着眼睛。可就在这时,对面却传来周成的一声惊呼:“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语气惊惧无比,似乎是有什么事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紧接着,周成发出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并拼命地甩动着双手,似乎想要从冷枫的手中挣脱逃离。冷枫知道一旦自己松开双手,自己和周成立刻便会成为两具冰冷的尸体。因此,不论周成如何地挣扎惨叫,冷枫只是紧闭双眼死死地抓住他的双手不敢有一点的放松。
    大约过了一分钟,周成的惨叫声终于渐渐弱了下去。紧接着,寝室里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声音持续了约有两分钟,随着一声沉闷的关门声,一切又归为了平静。寂静的寝室之中只听得到窗外哗哗作响的雨声……
    “周成!”冷枫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可却并未听到周成应声,他又一连叫了几声,可回答他的却始终是死一般的寂静。

    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了冷枫的心头,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前可怕的一幕几乎让冷枫站立不稳。他惊叫了一声,一把甩开正渐渐变得僵硬的周成的双手,一连退了好几步,才一屁股坐在床上,望着瘫倒在地的周成不停地急促喘息着。眼前的周成早已成了一具失去生命的尸体,他的嘴巴大张,五官极度扭曲,脸上呈现诡异的青紫色,仿佛是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恐怖无比的事物。
    奇怪,周成怎么会死呢?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开他的手,难道是他在招魂的过程中睁开了眼睛?不对啊,照理说他对招魂的一些禁忌应该是最熟悉不过,怎么可能在明知会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冒然睁眼呢?在刚才那短短的一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无数的疑问充斥冷枫的脑海,他环顾了一下自己所处的这间阴森森的寝室,又看了看地板上周成那张恐怖扭曲的脸,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终于,他一步跨到了门边,打开门逃也似的冲出了寝室。纸片
    一连几天,冷枫都寄宿在隔壁的寝室之中,再也不敢踏进自己的寝室一步。连续发生的命案,死者又都是同一个寝室的学生,这让学校也渐渐感到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在慎重的考虑之后,校方决定暂时封闭冷枫的那间命案频发的诡异寝室,并给了冷枫一天的时间让他回寝室收拾自己的东西。
    推开那扇熟悉的寝室门,一股难闻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望着冷冷清清的寝室,冷枫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昔日和几个室友一起把酒言欢,同吃同住的愉快时光。再看看此时自己孤零零的身影,冷枫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
    他神色黯然地收拾着自己的物品,也许这一次离开这里就是永别!当冷枫怀着悲伤的心情将被褥卷起的时候,一个黑色的笔记本赫然呈现在了他的眼前。冷枫皱了皱眉头,他确信自己从没有过这样一本笔记本,更不会将它塞在被褥之下!
    冷枫好奇地翻开了那本黑色的笔记本,笔记本中干干净净,竞连一个字都没有写。奇怪,谁会将这样一本笔记本放在自己的床下呢?冷枫疑惑地将笔记本翻得哗啦啦响,忽然,一张银行卡大小的纸片从笔记本的夹页中缓缓地飘落。冷枫愣了愣,好奇地捡起了那张花花绿绿的纸片,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无比。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一般,飞快地打开电脑,双手在键盘上不断地敲击着,大约过了半分钟,冷枫才终于停了下来,双眼难以置信地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许久,他猛地靠在椅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嘴角却忽然泛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当晚,冷枫竟破天荒地留在了寝室之中,他躺在自己的床铺上,面对着墙壁,睡得十分香甜,均匀的鼾声在如墨的夜色中荡出很远。
    “吱呀”一声轻微的门响,打破了寝室中均衡的寂静,寝室的门被缓缓地推开了一条缝,一个朦胧的黑色身影顺着狭窄的门缝以无比诡异的姿势爬行到了冷枫的床前。惨白的月光正照射在他那张同样惨白的脸上,他的头发像枯草一样,乱蓬蓬的披散着,挡住了半张脸,两道殷红的液体顺着他的眼角缓缓地滑落。
    黑影趴在冷枫的床边静静地听了一会,仿佛是在确定冷枫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接着,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伸出了一双惨白僵硬的手臂,缓缓向熟睡中冷枫的脖子掐去。
    就在黑影冰冷的双手刚刚接触到冷枫脖子上的一瞬间,本来熟睡的冷枫却忽然诡异地慢慢扭过了头,鼾声依旧从他的口中断断续续地传出,可他那一双眼睛却是圆睁着,幽怨地瞪着身前的黑影。忽然,他裂开嘴笑了,月光下,他满口猩红的牙齿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啊!”黑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惊慌失措地向后倒退着,直到身体贴在了冰冷地墙壁之上。
    冷枫慢慢悠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全身的关节仿佛都僵硬了一般,一顿一顿地,向从电视机中爬出的贞子一般以无比诡异的姿势缓缓地逼近了缩在墙角的黑影,最终停在了他身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他龇着那血红的牙齿,弯下腰,慢慢地向着早已抖成一团的黑影凑了过去!
    “不要过来!”黑影拼命地挥舞着双手,脸上的表情惊恐至极。这时,随着“啪嗒”一声轻响,寝室的灯亮了起来,洁白的灯光瞬间驱散了寝室中的黑暗。随着灯光的亮起,那幽魂一般的冷枫也恢复了常态,他望了望眼前的身影,冷笑了一声,不属地说道:“你今晚原本是想来杀我的吧?不过很可惜,你没机会了,李涛!”

    亮相
    当冷枫喊出李涛的名字时,黑影的身躯明显地颤抖了一下,沉默了片刻,仿佛是意识到阴谋已经败露,黑影缓缓地摘下了头上的假发,露出了李涛那张惊疑不定的苍白脸孔。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冷枫,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是我?”
    冷枫冷哼了一声说道:“从那天在树林里看到你下半身尸体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其实并没有死。那天雨那么大,树林里的路泥泞不堪,我和周成的鞋上都沾满了泥浆,而尸体的鞋子上却是千干净净,就像是早被人摆放在了那里,故意引我们去发现一样。只是,我当时也仅仅是怀疑,因为我找不到你这样做的动机,直到我昨天下午在床下的笔记本中发现了这个东西!”冷枫说着,从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花花绿绿的小纸片,在李涛的眼前不断地晃动着。
    李涛看到冷枫手中的纸片后,立刻就萎顿了下来,双眼中流露出了无尽的绝望。冷枫手中拿着的纸片是一张彩票,那张彩票的来历李涛自然再清楚不过,那是半个多月前的一次晚饭后,李涛和冷枫、张伟还有周成一人出了五毛钱在学校外的彩票站购买的,并开玩笑说如果这张彩票中了奖,那就四个人平分,大家一起去国外旅游一圈。后来,彩票就一直放在周成处保管,半个多月过去了,大家都渐渐忘了这张彩票的存在,可此时此刻,这张彩票却被冷枫捏在了手中。
    冷枫见李涛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禁洋洋得意地继续说道:“当时我还奇怪,一张早就过了开奖期的彩票为何还会被如此小心地保留下来,上网一查才知道,这张彩票竟然真的中了大奖!于是,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如果我猜得没错,保管彩票的周成在得知中奖之后就找到了你,用巨额的金钱利诱你,和你一起制定了一个恶毒的计划:你们利用校园里流传的那个恐怖的传说,先是杀死了张伟,将张伟分尸后把他的上半身藏在了楼顶的蓄水池中,接着你和周成配合,上演了一场我对着空椅子说话的好戏,其实那时的你早已趁我去买药之际跳窗离开,并用已死的张伟的手机给我发送了短信,我说的没错吧?”
    李涛低着头不置可否,可从他那一脸的死灰不难推断出冷风的推论的真实性。
    冷枫瞟了一眼李涛,继续说道:“接下来,你们把张伟下半身的尸体穿上了你的衣物,提前放置在树林的深处,再由你化妆过后出现在窗前,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我去发现已被伪装过的张伟的尸体,制造你已经死亡的假象。然后,按照事先的安排,周成再将那个恐怖的传说告诉了我,目的是想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个传说之上。他提出的召唤你的魂魄回来调查你们的死亡原因,这其实也是你们早有预谋的。所谓的招魂注意事项只不过是想让我完全丧失抵抗能力,以便你能轻松地偷袭得手罢了。只不过,周成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贪欲最终却要了他的性命,因为他遇到了一个比他更贪的人,就是你——李涛!你想独吞那笔巨款,于是你并没有按照原计划杀死我,反而是杀死了整件事唯一的知情人周成。这样,你只需再找个机会杀死我,便可一个人拥有那笔巨大的财富。可是,你却不知道周成对你早有戒心,他并没有将彩票放在身上而是藏在了我的床下。你杀死周成之后一番翻找下并没有发现彩票的踪迹,于是不甘地离去了。你今天化装成这样溜进我的寝室,恐怕是你得知了我已找到了彩票,想像你吓死周成那样再把我吓死吧?只可惜,我早料到你一定会来,于是我也稍稍地化了化妆,怎么样,这红牙齿还是挺有穿透力的吧?哈哈!”冷风说着得意地笑了起来。
    一旁的李涛听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突然瞪圆了眼睛大声地申辩道:“不!周成不是我杀死的,那天我化妆过后刚想从水房的窗户溜进宿舍楼,却无意间撞见了来水房洗漱的林宇,他被我的样子吓得失声大叫,我怕事情败露,便匆匆地从窗口逃离了。当我从你的窗户溜进寝室的时候,发现周成已经一脸扭曲地死在了地上,我真的没有杀他啊!”
    冷枫轻蔑地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难道周成会自己把自己吓死不成?”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我真的没有……啊!那是什么!”李涛话说了一半突然戛然而止,一脸惊恐地指向了冷枫的背后。
    “哼,小孩子的把戏,骗我回头,自己好开溜是吧?我告诉你,没门!”冷枫冷笑着说道。
    李涛拼命地摇着头,手像充电了一般不停地点着冷枫的背后,双眼由于恐惧而大量充血,面容也渐渐变得狰狞而扭曲。他尽可能地将身体贴在墙上,似乎拼命地想远离什么东西。忽然,他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身体抽搐了几下,就此不动了。
    冷枫一开始一直以为李涛是在演戏,为的是找机会逃跑,直到眼睁睁地看到李涛在自己面前停止了呼吸,这才感到或许真的有什么不对劲儿,连忙扭头向身后看去。身后,原本紧闭的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洞开,寒风呼呼地灌了进来,吹得冷枫的脊背一阵阵发凉,窗外,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却是空空如也……

    后记
    水房之中传来冷枫欢快的口哨声,他的心情空前地好,因为此时他的上衣口袋中正静静地躺着那张至少可以兑换七位数现金的彩票,这张彩票现在真正只属于他一个人了。他一边清理着嘴里的红色颜料一边计划着该如何享受这一笔意外的财富,是带上自己心仪的女生去夏威夷度个假、还是干脆为自己添置一辆豪华的跑车?冷枫越想越开心,脸上情不自禁地乐开了花,冷不防,一滴冰冷的液体滴在了他的后脖颈上。
    “靠,这该死的破水管又漏水了!”冷枫暗骂着伸手擦了一把脖子上的水珠,可手上却传来了异样的黏稠感。冷枫的心里猛地一紧,连忙将手拿到了眼前,入目的却是一片刺眼的鲜红,隐隐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气。与此同时头顶的灯光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了,投下了大片的阴影。冷枫的脊背一阵阵发凉,他颤抖着缓缓抬起头向上看去,一个只有上半身披头散发的中年人正像蜘蛛一般倒贴在水房的天花板上,暗红色的血液正从他腰部的断裂处一滴滴地滴落下来。他不怀好意地盯着身下的冷枫,忽然,咧开嘴笑了,露出了满嘴鲜红鲜红的牙齿……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7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