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恐怖的脖子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21阅

    习惯
    最近,徐玲玲发现室友谢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只要一到放学时间,她就急匆匆地往学校门口那家卤味店跑,不选其它,专买各种动物的脖子吃:鸡脖、鸭脖……好像怎么也吃不够。
    徐玲玲清楚地知道,在这之前,班花谢晗可从来不愿吃零食。她爱美,最害怕的事就是长胖,如今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的确让人感到有些奇怪。
    “晓莹,谢晗最近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失恋了?”晚寝之前,徐玲玲这样问杜晓莹。因失恋受到打击而暴饮暴食,似乎是许多女孩子排解失恋痛苦的招数。
    杜晓莹看了看此刻谢晗空荡荡的床位,压低声音说:“她怎么可能失恋?我想,她现在这个样子,很可能跟魏清凤的死有关……”
    “与魏清凤有关?”徐玲玲有些诧异。魏清凤和她们是室友,一周前,不知什么原因,她上吊自杀了。徐玲玲现在回想起她的死状都还感到后怕,她的舌头吐了出来,两眼上翻,脖子因重力作用被拉扯得很长。
    “自从上次参加完魏清风的葬礼后,谢晗整个人就变了……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经她一提醒,徐玲玲很快想起来了,她说得对,谢晗好像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她马上联想到另外一点——魏清风生前有个习惯,她也喜欢吃动物脖子。
    “我听说,魏清凤家里搞的那个葬礼有点儿古怪,魏清凤的父亲要谢晗帮忙为魏清凤擦洗脖子,然后给她围上红围脖,以表示对上吊而死的人的尊重,恐怖的是,谢晗那傻丫头居然照着做了!”
    杜晓莹话音刚落,门突然开了,谢晗出现在了门口。
    杜晓莹一下子住了口。
    徐玲玲看到,谢晗手中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她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们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径直走向自己的床位。
    熄灯了,四周陷入了黑暗,徐玲玲和杜晓莹也不再说话,各自上床睡觉。但刚刚的一番谈话,让徐玲玲心绪开始不安起来,魏清凤那张毫无血色的脸总是在眼前晃动。徐玲玲回想起魏清凤吃脖子的样子,她吃脖子喜欢连骨头一起嚼碎,声音是这样的:“嘎咕,嘎咕——”
    “嘎咕,嘎咕!”
    蓦地,这声音来到了现实,而且是从徐玲玲的床下传来的!徐玲玲吓了一跳,但她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下铺的谢晗发出的声音,她又在吃脖子了,满足的吞咽声让徐玲玲心里瘮得慌。
    徐玲玲忽然产生了这样一种错觉:在下铺吃脖子的,有可能不是谢晗,而是魏清凤。
    魏清凤那个葬礼的确挺奇怪的,那会不会是痛失女儿的父亲精心设计的阴谋呢?比如,通过与死尸的诡异接触,让女儿魏涪凤在谢晗身上慢慢复活…

    救救她
    第二天上午,徐玲玲在实验室遇到了谢晗的男朋友肖鸣。徐玲玲发现,几天不见,帅气的肖鸣憔悴了许多。
    肖鸣把徐玲玲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徐玲玲,帮我个忙!”
    “什么?”
    肖鸣四处看看,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条女性用的红色围脖,他把它塞到徐玲玲手里:“知道你们今天也有实验课,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徐玲玲,这件事你必须帮我,我要你今天晚上把这条围脖套在谢晗的脖子上……”
    把围脖套在谢晗的脖子上?徐玲玲一下想起了魏清凤的那个奇怪的葬礼。
    “这……这是什么意思?”
    “徐玲玲,告诉你吧,谢晗被魏清凤的阴魂缠上了……这是我从外面求来的方法,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是围脖让魏清凤的鬼魂缠上了谢晗,我们就还得靠它来提醒魏清凤的鬼魂,她其实已经死了,我们要让她离开谢晗!但你一定要记住,套围脖的时候,尽量不要弄醒谢晗。只要让她套上它,魏清凤自然就会离开她的身边……”肖鸣沙哑着声音说。
    徐玲玲看着他难过的样子,终于点了点头。
    课间休息的时候,徐玲玲无意间看到肖鸣和谢晗在一起,肖鸣低声和她说着什么,但谢晗目光凝滞,好像根本没听他说话。肖鸣自觉没趣,摇摇头,沮丧地离开了。
    徐玲玲打算主动上前跟谢晗谈谈,但一看到谢晗冷冰冰的目光,她就退缩了。
    其实,徐玲玲和谢晗有过节。
    半个月前,徐玲玲和谢晗吵了一架。谢晗人长得苗条,脖子白皙颀长,而徐玲玲恰恰相反,脖子又短又粗。出于女性的嫉妒心理,徐玲玲就骂谢晗长得像丑陋的长颈鹿一样。当时,谢晗阴森森地回了一句:“岂止是长颈鹿啊,知道吗?脖子长的人上辈子都是吊死鬼……信不信今晚我变回吊死鬼来找你?”
    谢晗这人挺记仇的。自从那次吵架以后,她就一直没跟徐玲玲说过话,不但如此,她还联合她的好朋友魏清凤,一起来孤立徐玲玲。
    如果真如肖鸣所说,谢晗被魏清凤的鬼魂缠上了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谢晗,有多少意识是属于自己的,又有多少意识是属于魏清凤的呢?徐玲玲心想。
    但不管怎样,她们两个都一样地恨自己!
    徐玲玲的额头爬上了一层冷汗,她捏了捏藏在包里的红色围脖,突然为另外一件事担心起来:今晚,该怎么样才能把这个围脖套在谢晗脖子上,而不被她发现呢?
    事关重大,徐玲玲本想把这件事告诉室友杜晓莹,可是很不巧,杜晓莹今天请假回了老家。

    仪式
    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晚间生活跟以往一样继续上演着,谢晗又是在熄灯的前几分钟才进入寝室的。她的手中又提着一个装着动物脖子的黑色袋子。
    铃声响起,熄灯。紧接着,谢晗在黑暗中开始嚼脖子,“嘎咕、嘎咕”,随后,是满足的吞咽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玲玲猛然睁开了眼睛。她想起了今晚的任务。
    窗外透进来丝丝微光,外面似乎在刮冷风,谢晗嚼脖子的声音早已停止,甚至,从下铺还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
    徐玲玲翻身爬起来,从枕头底下掏出围脖,顺着高低床的扶手,慢慢地爬了下来。她爬得很轻,生怕弄醒她。然后,她站在了谢晗的面前。
    微光映在谢晗的脸上,那脸自得跟死人的脸一样。徐玲玲深吸一口气,开始行动。她右手执围脖,左手轻轻垫起她的脑袋,扒开她浓密的头发,把围脖慢慢地往她颀长的脖子上套……
    突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你,是不是想吊死我?”
    徐玲玲脑子里“轰”的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枕在手里的那颗脑袋已经睁开了眼睛,正用一对怨愤的眼珠子瞪着她!
    她吓得大叫一声,丢下了脑袋!
    谢晗很不高兴地坐了起来,她扯掉脖子上的围脖:“想不到,他会这么狠心,居然串通你来一起害我。”
    “害你?你什么意思?”
    “不用装了吧?徐玲玲!我知道你一直恨我,不过用这种方法报复我,你还真是愚蠢!你以为杀了我,他就会回到你的身边吗?告诉你,你错了,你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
    “你是说,肖鸣?”
    “除了他还会有谁?徐玲玲,别枉费心机了。肖鸣是魏清凤的,你得不到。就连我都玩儿不过他,更何况你……”谢晗笑得很凄凉,“其实,不用你们操心,那个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什么时间?”徐玲玲心里一惊。
    谢晗不再说话,她阴沉着脸,直挺挺地躺了下去,并用被子捂住了整颗脑袋。
    外面的风更大了。
    徐玲玲只好作罢,她顺着扶手爬上床躺了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
    是的,徐玲玲一直暗恋着肖鸣,可是肖鸣却和班花谢晗谈起了恋爱。谢晗知道了徐玲玲这个秘密后,开始对她冷嘲热讽。正因为如此,半个月前她们才吵了一架。
    可是,刚刚与谢晗的一番谈话,却让徐玲玲产生了新的疑惑——谢晗说肖鸣是魏清风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肖鸣要用围脖帮谢晗赶走魏清凤的鬼魂,可为什么谢晗说这是在害她?还有,她说的“那个时间快到了”指的是什么?
    下铺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打断了徐玲玲的思绪,她侧起耳朵仔细地听起来。
    那是从谢晗被子里发出来的声音,她似乎一边在嚼着脖子,一边在呜呜地哭着。那哭声深深地揪着徐玲玲的心……
    这天晚上,徐玲玲做了一个梦,她梦到魏清凤回来了。魏清凤的样子很吓人,她的脖子比正常人的长了整整一倍。昏暗的光线下,她一边把一只长着长脖子的白鹅往绳圈上套,一边扭过头,阴森森地看着徐玲玲笑。
    “噗噗、噗噗!”那白鹅垂死挣扎着……

    吊死鬼
    第二天,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谢晗死了!
    看着面前的惨景,徐玲玲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昨晚那个“噗噗”的声音,根本不是梦中的白鹅发出来的,而是谢晗被绳子吊起来时发出来的!
    谢晗吊死在寝室的卫生间里,她长长的脖子因此变得更长,其死状与魏清凤别无二致——吐出来的舌头,上翻的眼珠,披散的头发。吊死谢晗的道具正是昨天徐玲玲从肖鸣那里拿来的围脖,它吊着谢晗,被拉得老长,红得像血一样。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徐玲玲跑了出去,在校园的榕树林里,她找到了谢晗的男朋友肖鸣。
    “肖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肖鸣抬起头来,两眼泛红,他喃喃地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谢晗突然提出要跟我分手,至于分手的原因,她始终不肯说。我想尽了各种办法想挽回我们的关系,可都没有用……”
    “你老实告诉我,你让我给谢晗套围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是不是和魏清凤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喜欢上了魏清风,可是,我保证,我们绝对没有伤害到谢晗!我跟魏清凤约定好了,绝不让她知道这件事……”
    徐玲玲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暗恋了两年的男生,突然觉得他很卑鄙——不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新欢,就是对爱情的忠贞吗?
    “你让我把围脖套在谢晗的脖子上,是不是想……害她?”
    一听徐玲玲这话,肖鸣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
    他用手揪着头发,懊悔地说:“我错了,我错了!我听别人说,在吊死之人的脖子上套红围脖,再把红围脖用在活人身上,就可以在这个活人身上招回三天死者的魂魄……我只是想要和魏清风再说说话啊,可是我没想到,这样做会害死谢晗呀!”
    “你这个混蛋!”徐玲玲终于忍不住骂道。
    她转身向前走去,不再理会这个家伙。现在她的脑子里乱极了。虽然和谢晗有过节,但她实在不想成为害死她的帮凶。
    “徐玲玲,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那条围脖!都怪那条该死的围脖啊!”肖鸣在背后叫道。
    一句话提醒了徐玲玲,她突然一愣。围脖?微博!对啊,谢晗一直有玩微博的嗜好,为什么不去看看她的微博呢?或许在那里,可以找到新的线索。
    徐玲玲的猜测没错,谢晗的微博里果然有秘密。晚自习上课前,几个和谢晗“互粉”的同学议论纷纷,教室里闹开了锅:
    “真是想不到啊,堂堂班花竟然会自杀!”
    “你没听人说吗,爱情是最残忍的杀手!唉,今后我可再不敢找帅哥靓仔们谈恋爱了……”
    “去!帅哥谁会看得上你?”
    女生们议论的内容,徐玲玲也听到了。而且,谢晗死之前发表的最后一条博文,从内容上看,的确表明谢晗有明显的自杀倾向:人活着真累,处处充满欺骗、嫉妒了、暗算。我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女孩儿,从小我就觉得,我不属于这个世界。如今,连我深爱了整整两年的肖鸣都这样对我,我实在撑不下去了,我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文中的“欺骗”应该指的是肖鸣,而“嫉妒”,或许跟自己有关吧?徐玲玲想到这里,心里有些不安,她想起了谢晗说过的一句话:“信不信今晚我变回吊死鬼来找你?”
    她掏出手机,再次关注起谢晗的微博来。谢晗写了很多,她开始逐条逐条地读,一句也不放过。下面这条博文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跃入眼帘的:有人说,上吊而死的人最亏欠的就是自己的脖子,因为它被拽得最痛苦,最凄惨!所以,上吊之前,就得多吃一点儿脖子,好好地补上一补。喂,晗晗,那个日子快到了,加油,一定要多吃一点儿噢。
    徐玲玲心里一惊:这条博文,似乎不是谢晗写的!

    怂诀
    室友杜晓莹还没有返校,加上谢晗昨晚又上吊而死,所以,今晚整个寝室里就只有徐玲玲一个人。
    躺在床上,徐玲玲毫无睡意,魏清凤的脸,谢晗的脸,在她的脑海反复萦绕。她不禁又把所有的事回想了一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想不到,肖鸣背叛谢晗的事,终究还是被谢晗知道了,这或许就是谢晗和肖鸣分手并产生自杀念头的原因吧。可是,自己今天最后看到的那条博文,以及叫谢晗为“晗晗”的这个小习惯,怎么这么像魏清凤的语气呢?
    正在这时,徐玲玲的手机晌了。她一愣,接了起来。
    对方居然是肖鸣。电话里,他的声音剧烈颤抖着:“徐玲玲!快,我……我看到魏清凤了!’
    徐玲玲汗毛一下子竖起来:“你是说,她的……鬼魂?”
    肖鸣似乎快要哭了:“玲玲,快出来吧,我就在你们楼下……”
    徐玲玲挂断电话,一翻身,下了床。
    昏黄的路灯下,肖鸣不安地来回走动着,看到徐玲玲从宿舍出来了,他快步迎了上去。
    “肖鸣!到底怎么回事?”徐玲玲问道。
    肖鸣铁青着脸,伸手一拉徐玲玲,就向宿舍楼后面的榕树林走去。
    “刚才,我临时想起点儿事,就去了趟榕树林,就是在那里,我看到了魏清凤……”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林子里。白天情人约会的榕树林此刻毫无诗意可言,树影摇曳,枝叶繁密,显得有些阴森。
    肖鸣语气肯定地说:“刚才,魏清风就坐在那棵大梧桐底下!她好像在吃什么东西,‘咔咔’地响……”
    “是不是脖子?”徐玲玲脱口而出。
    肖鸣显然没听懂她的意思:“脖子?对,她脖子是有些奇怪!长长的,很恐怖。”
    徐玲玲突然问:“对了,肖鸣!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嘛?”
    “你很快就知道了。”
    说着,肖鸣快步走到那棵大榕树底下,他踮起脚,费力地去掏树干上的那个树洞。接着,从里面掏出一张硬硬的卡片。
    他脸上现出惊喜的表情:“魏清凤果然没有骗我。”
    徐玲玲走上前,摁亮手机,和肖鸣一起看那张卡片。卡片上有字,写着这样几句话:谢晗、魏清风情同姐妹,比目连枝,义结金兰,生死相依。立此怂诀,永誓!
    “想不到,她们还玩这些小孩子的玩意儿!”徐玲玲不屑地说,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肖鸣脸色不对!
    “你怎么了?”她问。
    “魏清风死之前曾经告诉我,她和谢晗有个约定,藏在一个树洞里。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和她的恋爱,就像是她的一个阴谋……”
    “什么意思?”
    “魏清凤是一个月前开始追求我的。你知道,我一直在和谢晗谈恋爱,所以,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谁知她说,谢晗不会介意的,她们两姐妹是一条心。她还说,如果我有所顾虑的话,就和她一起瞒着谢晗交往。所以……”肖鸣一脸愧色,“所以,我昧着良心答应了她。现在看到了这个‘怂诀’,我突然觉得,她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实现她们的约定……”
    “我明白了!这个‘怂’字的写法,就是‘两个人,一颗心’!”徐玲玲反应过来。
    “不单如此。换句话说,属于谢晗的东西,也就是属于她的,譬如,我……”
    徐玲玲突然觉得有点儿恐怖。或许,谢晗在和魏清风立下这个约定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这么多,爱人怎么可以分享呢?可是,魏清凤却当了真。
    “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吧!’肖鸣叹了口气说。

    回魂
    在魏清凤举行葬礼的前一天,肖鸣去了魏清凤的家,魏清凤的爸爸魏义给肖鸣讲起了魏清凤的一件往事。
    其实,魏清风还有个妹妹,两姐妹长得像极了。六岁那年,魏清凤带着妹妹去水库边玩,结果,她不小心把妹妹推下水库淹死了。从此魏清凤性情变得很孤僻,一直幻想还能有个妹妹,包括买衣服,她都要买两件一模一样的。事后肖鸣猜想,魏清凤已经因为妹妹的死变得有点儿不正常了,这应该就是魏清凤要和谢晗结拜姐妹的原因吧,她想在现实生活中再续姐妹情缘。
    魏义拿出一本魏清凤的日记给肖鸣看。日记记录,魏清凤在自杀之前,曾经和谢晗发生过争执。争执的原因很简单:魏清凤和谢晗聚在一起欣赏美术图册上《古代仕女图》的时候,谢晗有意无意地说,凡是美女都得有一条光洁白皙的长脖子,就像她的那样。她还说,魏清凤的脖子太短,作为姐妹,这一点实在跟她有些不配。魏清凤闻言变得很生气,她们大吵了起来。
    魏义怀疑这件事跟魏清凤上吊自杀有关,他告诉肖鸣,他不甘心女儿受到欺辱,想报复一下这个名叫谢晗的傲慢女孩。他说,他知道一个让吊死的人回魂的古方,正好借谢晗的身体试试,顺便可以通过谢晗和自己女儿说说话。肖鸣有些犹豫,魏义就给他打气,说死者魂魄只会附身三天,三天以后,活人一切恢复正常。
    肖鸣同意了。
    回魂的方法如下:先把吊死的人脖子擦拭干净,再给他(她)套上红色围脖(红色主要用于聚集魂魄,而以纬软舒适的围脖抚慰吊死者的脖子,有安魂的功效),然后,再把这条围脖套在某个活人脖子上,死者就可以借体说话,“回魂”成功。
    “清凤生前,最喜欢红色围脖了。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啊。”当时,魏义感慨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以上内容是肖鸣告诉徐玲玲的,接下来发生的事,徐玲玲都已经知道了。
    肖鸣说:“如今这样看来,我觉得魏清凤的爸爸对我撒了谎!在活人身上‘回魂’根本就是假的!他只不过是通过那条围脖召回魏清风的怨气,进而害死谢晗!早知道是这样,我真不应该利用你,让那条围脖接近谢晗的身体……”

    尾声
    徐玲玲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今天在魏清风家里看到这只挎包时:她当时就觉得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现在她终于反应过来了,那是杜晓莹前不久新买的挎包啊!如此说来,杜晓莹在他们之前也去过魏清凤家里,可是,他们在进入堂屋前,明明听到的是魏清凤的声音,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啊?
    难道……难道杜晓莹被魏清凤回了魂!魏义所说的“回魂”,在杜晓莹的身上应验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袭遍全身!徐玲玲翻身下床,从杜晓莹床上取下那只挎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然后,她看到了那条红色的围脖!
    几天来线索交织,徐玲玲突然想明白了!
    肖鸣拿回来的那条围脖用在谢晗身上之所以没有回魂,有可能他拿到了另外一条外形相似的围脖而已;而这条围脖才是魏清凤葬礼上的那条,现在杜晓莹用了它,魏清凤的魂就附到了她的身上。魏义不是说过吗,魏清凤生前最喜欢红色的围脖,她幻想还能有个妹妹,就连买衣服,都要买两件一模一样的……
    现在,徐玲玲不得不怀疑,杜晓莹也参加了那场葬礼。是她最早告诉自己关于魏清凤葬礼的事,而且说得栩栩如生。而更倒霉的是,杜晓莹这丫头偏偏好贪便宜,她准是趁着人多,顺手牵羊,拿回了那条该死的红围脖!
    “徐玲玲,这次我要带走一件东西,那是属于我跟晗晗的……”
    徐玲玲猛然想起了梦中魏清凤说的这句话!她一下明白她要干什么了。于是忙不迭地拿出手机,一边往外面跑,一边拨通肖鸣的号码!
    电话接通了!
    “肖鸣,听我说!杜晓莹是不是在你身边?不要相信她的话,她已经被魏清凤回魂了……”
    “你说什么?”对方重复道,语气中饱含笑意。
    徐玲玲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这分明是个女孩的声音!
    ——她竟是魏清风!
    肖鸣的手机已经落入她的手里,看来,肖鸣已经凶多吉少!
    “魏清凤!求你别伤害他,他……他已经知道错了……”徐玲玲眼前,反复闪着刚刚分手时肖鸣那张泪水涟涟的脸,她哭了。
    “扑哧——”对方终于笑出了声,“怎么,你也舍不得了?想不到,你也跟杜晓莹是同一路货色啊!不过,还多亏了你们这些痴情种子。告诉你吧,杜晓莹如果不是和你怀有同样的心思,我才上不了她的身呢……”
    徐玲玲突然想到,是啊,杜晓莹明知道那条红围脖在死了的魏清凤身上用过,可为什么还要拿?而且还敢往脖子上套?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嘻嘻!我给她托了一个梦,我告诉她,我可以通过一条红围脖,让肖鸣喜欢上她……”
    徐玲玲彻底傻眼了。电话里传来“沙沙”的响声,徐玲玲知道,她此刻正在榕树林,不远处一个男孩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徐玲玲的耳朵:“晓莹,快过来啊,你不是说,魏清凤会在这里现身,我可以托她向谢晗忏悔吗?”
    “啪!”
    电话断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8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