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睡觉请关门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99阅

    我们开着门睡觉,好吗?
    这个夏天奇热无比,闷热的寝室就像是一个大蒸笼。尤其是宿舍五楼,与太阳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楼板,白天室内温度与室外相差无几,但是到了夜晚,室内的热气放不出去,外面的凉意进不来,温度反而要比室外高出好几度。
    在如此高温的寝室里,天花板上悬着的摇头风扇转动起来显得那样无力,不起丝毫作用。
    女生宿舍1号楼501室,午夜十一点,熄灯后。
    夏安躺在上铺上,无力地摇着手里的纸扇,她身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在往外渗透着黏稠的汗液。床头的窗户大大地敞着,窗外似乎有风,却就是不往寝室里吹。
    “要不我们今天夜里开着门睡觉吧?’张蕾提议道。
    这一提议得到了除夏安以外所有人的赞同。在这个四人间的寝室里,此提议以三票通过。当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穿堂风从寝室里吹过,整个世界瞬间清爽了起来。
    夏安坐起身,疑惑地问道:“你们不觉得这风太凉了吗?”
    张蕾享受地站在寝室中央,尽量让身体更大面积地与凉风亲密接触。听到夏安的疑问,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尖刻地说道:“凉不好吗?你就想让我们热死吗?”
    夏安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她没有说,因为她听到寝室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就像是有一双手不断地叩击着门板,一如夏安在每天这个时间都能听到的一样。然而,此刻寝室的门大敞着,但是门外没有人!
    夏安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忽然觉得这呼啸而过的穿堂风里夹杂着阵阵阴气!
    她想跟室友们说一说这种奇怪的感觉,可是她心里明白,说了也不会有人信的,她们肯定会说她神经病。
    夏安从床尾拉了床毯子盖在身上,她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夜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夏安竞迷糊着睁开了眼睛。可是,这一睁眼竟吓得她精神了。
    寝室门外,一个穿着红裙的女生正怔怔地站在那里,长发凌乱地盖住了她的面颊,但夏安仍旧看到了那一双柔弱无助的眼神。她就那样呆呆地盯着这间寝室,孤零零地站着,一动也不动。她的右手高高举起,手腕轻轻地摇晃着,那姿势像是在敲门,敲一面没有人看得到的门。
    一股寒意瞬间袭遍了夏安的全身,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咝咝”地冒着冷气。
    她是谁,站在寝室门前做什么?她在那儿站了多久?她在看什么……夏安的脑海中一下子闪现出成百上千的问号。
    可就在这时,那个女生忽然抬起眼睛看了夏安一眼。她的嘴角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轻轻柔柔地说道:“太好啦,你们终于给我开门了!”那声音像是刺穿了夏安的耳膜,直达她的心底。
    夏安猛地一个激灵,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夏安再度醒来的时候,她无从判断昨天看到那个女生后是睡着了还是昏死了过去,亦或者那根本就是自己的一个梦。
    早晨,夏安最后一个离开寝室,锁门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寝室的门板上多出了一个手掌印。掌印的颜色暗淡,夏安伸手擦了擦,竟然擦不掉!那手掌印就像是嵌在了门上,竟硬生生地将门板压得凹陷了下去。掌印的旁边,隐约有暗红色的血迹,那血迹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形,看上去好像阿拉伯数字里的“3”。
    夏安的心猛地一哆嗦。她不敢再理会这些诡异的事情了,慌忙地抱着书本奔向了教学楼。

    可爱的发卡
    坐在教室里,夏安的右眼皮一直在跳。
    坐在夏安身旁的是室友李妹儿,她正把玩着一枚可爱的粉色小发卡。夏安觉得发卡有些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寝室里,妹儿跟夏安的关系是最好的。见夏安盯着自己手中的发卡发呆,妹儿微笑着举起发卡跟夏安说:“可爱吧?今天早晨在寝室门口捡到的。不知道是谁丢的,这么可爱的发卡,那人丢了肯定会心疼的……”
    夏安的脑海中猛地闪过昨夜那个红衣女孩的脸,她那凌乱的长发中卡着的正是这枚粉色的发卡!夏安想都没想,一把夺过妹儿手中的发卡狠狠地扔到了窗外。
    “你干什么?!”妹儿有些生气了,她那一双原本秀气的大眼睛里现出一抹愤怒的猩红色。夏安忽然觉得这双眼睛不是妹儿的,竟好像是昨夜那个女生的,夏安被那双眼睛盯得有些怕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妹儿忽然站起身,一纵身跳上了窗台,之后从窗户跳了下去。
    正在台上讲课的老师被惊得目瞪口呆,一瞬间,空气几乎凝滞。之后,全班一片哗然。
    大家蜂拥着冲到窗口,纷纷向下看去,此刻,妹儿正躺在一片嫣红的血泊之中。她艰难地抬起头,一点儿一点儿地向前爬去,像是在朝某个目标前进。她的嘴里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可是,她的嘴角却是微笑的。不知道为什么,隔着三层楼,夏安却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凄冷的微笑。一时间,夏安感觉毛骨悚然。
    夏安冲到楼下的时候,李妹儿已经昏死了过去。她的右手死死地攥着那枚沾着血的粉色发卡。
    李妹儿被送去医院了,她没有死,却伤得不轻。她摔断了六根肋骨,下巴粉碎性骨折,浑身上下被绷带和石膏裹得跟粽子一样。
    夏安坐在她的病床前守着,李妹儿却只能用一双清澈的眼睛无奈地回望着她。那枚粉色发卡此刻已经不知去向,或许是刚刚抢救的场面太过混乱,发卡被丢到哪个角落里了吧?
    “妹儿,你到底怎么了?”夏安心疼地道。
    李妹儿想说话,可是下巴却动不了,她努力地扯动了一下嘴角,却疼得掉下了眼泪。
    “妹儿,别动……”夏安心疼得手足无措,“妹儿,别急,咱不说话、不说话!”
    李妹儿右手做了个写字的手势,夏安忙从护士那里给她借来纸笔。她的手臂很痛,费尽艰辛写出来几个大字,却写得歪歪扭扭。夏安很仔细地看着那些字,总算看清楚了那白纸上写着的几个字是:千万别给她开门!
    “谁?妹儿你指的是谁?”夏安问道。
    李妹儿又在纸上颤颤巍巍地写出了两个字:张蕾。
    这时,她的身体忽然剧烈地颤动起来,双目中又出现了那种骇人的猩红色,她无助地看着夏安,身体拼命地挣扎着,似乎有一种力量正在挤进她的体内。
    夏安吓坏了,眼泪不听话地流了出来。李妹儿颤动了几下,竞昏死了过去。
    医生护士们迅速将李妹儿推进了抢救室,夏安盯着李妹儿留给她的最后两个字出神:张蕾,她有问题吗?
    昨夜,是她提议要开门睡觉的,难道门外那个女生是张蕾?不可能,无论从身高还是体型上来看,她跟张蕾完全不像。
    那么,是张蕾故意要开门吗?如果是她故意要开门,又是为了什么?
    也许,这个真相就是,她有阴谋!
    可是,夏安无论怎样绞尽脑汁地去想,都想不到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室友究竟会有什么样的阴谋。

    自杀
    李妹儿被安排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医生不许夏安在医院里看护,她只好回学校了。
    在校门外,她又见到了那个讨饭的老婆婆。最近一个月,她一直坐在第一中学的大门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她总是那么呆呆地坐着,面前放着一个讨饭的破碗,但是,她并不像其他乞丐那样主动去乞讨。她只是坐着,不说话,眼皮耷拉着,怀里抱着一件已经洗得褪了色的校服,夏安有一件跟它一模一样的。
    夏安的口袋里有三枚一块钱的硬币,她给了老婆婆两块钱,另外一块钱留着买晚饭要吃的两个馒头。
    听到硬币“当啷’人碗的声音,老婆婆抬起头来看了夏安一眼。那一瞬间,夏安看到这位老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红色。
    她一惊,赶忙快步走开了。走进校门再回头看去,那老婆婆已经站起身来,蹒跚着向马路的另一边走去。
    可是,夏安分明看到,她居然在闯红灯!
    一辆重卡鸣着响笛呼啸而过,她却不慌不忙地将自己送进了车轮之下,鲜血霎时喷溅了半条街。
    夏安震惊了。
    人们纷纷议论着:或许是老人眼睛花得看不清红绿灯了,或许是她耳朵聋得听不到汽车喇叭的声音了……但是,夏安却感觉她更像是在自杀,一场预谋已久的自杀!

    别给她开门
    夏安是一个不喜欢凑热闹的人,虽然她为老婆婆的死心疼了一把,可是当车祸现场被路人围得水泄不通的时候,她早已经回到了寝室。
    经过楼下宿管室的时候,夏安看到了贴在墙上的光荣榜。
    一周前的月考成绩出来了,学校按照惯例将考进年级前十名的学生照片和总分数贴在光荣榜上,以此来刺激所有“后进”的学生。
    因为寝室的恐怖遭遇以及李妹儿的事情,夏安已经无心再关注成绩。这时宿管室的黄阿姨忽然探出头来,严肃地说:“这位同学,你是501室的吧?回去跟你们寝室的同学都说说,以后不准晚上再开着门睡觉。多危险啊,要是宿舍楼里进了坏人怎么办?”
    夏安诺诺地应着,不过,她心里却划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她怎么知道我们昨晚开着门睡觉的?一般熄灯后宿管阿姨就不再查房了。就算她昨晚例外地查房了,以黄阿姨的性格,她看到她们寝室门大开的时候,她也应该会帮她们把门关上,而今天早晨起床的时候,那门明明是敞开着的。
    夏安回到寝室的时候,张蕾和孙晓晓正坐在凳子上吃包子。见夏安走进寝室,张蕾斜睨了她一眼,一脸不高兴地问她:“夏安,今天早晨是你锁的寝室门吧?”
    夏安点点头。
    “那你也锁好一点儿,我们下课回来的时候,门是大敞着的,要是进了贼怎么办?”张蕾生了一张得理不饶人的嘴。
    “我锁好了,检查了好几遍,确定锁好门后我才走的!”夏安解释道。
    张蕾却不听,咄咄逼人地怒视着夏安。此刻,夏安看到张蕾的头发上夹着一枚粉色的发卡,跟李妹儿之前拿着的那枚一模一样,而这枚发卡上还隐约可见斑斑的血迹。
    夏安的心猛地一沉,她忽然想起李妹儿的警告,千万不要给张蕾开门!
    夏安看着张蕾,不再作任何解释,拿着书本独自一人到教室去上晚自习了。
    孙晓晓拉了拉张蕾的衣角,轻声说道:“蕾,以后能不能对夏安客气点儿?而且你心里明白,这件事不能怪夏安的。咱们不是也……”
    张蕾不再说话,她的心“突突”地跳着,她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不安抓狂。
    晚自习的时候,夏安没有心情学习,她一直惦记着李妹儿的伤情。在医院里,李妹儿忽然浑身震颤,那显然不是伤情应该有的正常反应,想到这里,夏安浑身一阵冰冷。她忽然想到,她在抢救室门外走廊里坐着的时候,似乎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从她跟前走过。说是走,其实更像是飘,安静得没有一丁点儿声音。夏安当时只顾盯着李妹儿写给她的字条发呆,竟然忘了抬头看一眼那个女生。因为,那个女孩是从抢救室往外走的,而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外人进过抢救室!想到这里,夏安不禁浑身一颤。
    张蕾坐在夏安的斜前方,她一整节晚自习都在把玩着那枚粉色发卡,眼神里满是怜爱的神色,就像是捧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夏安知道,那枚发卡有古怪,可是,她却并不愿意提醒张蕾。
    晚自习下课后,夏安和孙晓晓前后脚地回了寝室。此时,本应锁死的寝室门正大敞着。

    “晓晓,你们走的时候门没锁吗’”夏安问道。
    “锁了啊。”孙晓晓不解地皱着眉头。
    她们检查了寝室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少东西,也没有翻动的迹象,确定不是窃贼人室盗窃。那为什么门会大敞着呢?夏安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了。
    “夏安,我跟你说件事儿。”孙晓晓忽然说,“其实,我跟张蕾中午就回过寝室,那时候寝室的门就是大敞着的。中午我们锁好门去上课,回来的时候门又是敞开着的。咱们的门,好像根本就锁不上!”
    “不可能!”夏安心头猛地一惊,脱口而出道。
    她跟孙晓晓一起又把门锁好,拉动把手的时候,门纹丝不动,这说明寝室的门锁并没有坏。夏安又想起了昨夜站在门外的那个红衣女孩,她是人吗?这一切跟张蕾又有什么关系?
    “孙晓晓,你跟张蕾玩儿得最好了,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夏安问道。
    孙晓晓想了想,摇了摇头:“除了早恋以外,张蕾跟以前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是妹儿出事后写给我的纸条,她让我们小心张蕾。。夏安将妹儿写给她的纸条给孙晓晓看了,孙晓晓一脸的疑惑。
    “其实,咱们昨晚不应该开门睡觉的。”夏安说道,她将那夜看到的恐怖景象原原本本地跟孙晓晓讲述了一遍。
    “你是说,咱们寝室……”孙晓晓吓得脸色苍白,说话时嘴唇都在打颤。
    夏安点点头。
    孙晓晓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十一点整的时候,寝室准时熄灯了,可是,张蕾去跟男朋友约会还没有回来。她以前从来都不晚归的,今天晚上为什么会晚回来呢?如果待会儿她敲门,要不要给她开呢?
    孙晓晓说:“张蕾头上那个粉色的发卡就是她男朋友送给她的……”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两个女孩坐在床上,紧紧地挤作一团,吓得浑身发抖。本来紧紧锁住的门忽然打开了一条缝隙,夏安紧张得心跳加速,连呼吸都差点忘记了。
    可是,接下来一切却都安静下来了,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不一会儿,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是直奔她们寝室而来。紧接着是急切的敲门声,一个带着哭腔的人在喊着:“晓晓,是我,快给我开门,快!”
    是张蕾的声音!门虚掩着,明明一推就开,而她却敲门?
    孙晓晓紧张地盯着门外,李妹儿写的纸条还摆在面前:千万别给她开门!
    夏安的手心里沁出了湿热的汗水,她听到张蕾不停地敲打门板的声音,但是,她不敢开门。而且那门明明没有锁住啊,为什么张蕾进不来?
    张蕾拼命地在门外喊着:“求求你,开门!夏安,求求你!开门,救命……”
    渐渐地,张蕾的哭喊声越来越小。过了好一会儿,门外的声响全部消失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后,寝室门竟然“吱呀”一声打开了,月光投射进来,她们看到张蕾笔直地站在门外,她的右手高举着,手指微微弯曲地叩击在门旁的墻壁上,五个指头鲜血淋漓。
    她死灰般的脸上现出一抹诡异的笑,两只眼睛瞪得奇大,眼球像是要暴突出来。那枚粉色的发卡此刻竟结结实实地卡在她的喉咙上,像是一个粉色的领结。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汩汩地往下流淌着,染红了雪白的衬衫领口。
    见到这恐怖的一幕,孙晓晓顿时吓得昏死了过去。
    夏安拨通了宿管室的电话,哭着跟值班阿姨说:“黄阿姨,出事了,501寝室出事啦!您快些来!”
    宿管阿姨赶来的时候,张蕾的尸体已经僵硬。
    善良的老阿姨泣不成声。警察将张蕾的尸体带走的时候,夏安清楚地看到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站在人群中偷笑,一转身,又不见了。
    夏安的目光扫过门板,发现那个手印更深了。手印旁边依旧残留着暗红色的血迹,但是,现在那血迹化成的图形更像是阿拉伯数字“2”。
    那女孩是谁?
    十二点左右,深夜伴着黑暗到来了。
    警察走后,黄阿姨将夏安和孙晓晓叫到宿管室去了解情况。
    宿管室是一间跟寝室一模一样的房间,房间被一道布帘简单地分隔成里外两间。外间是黄阿姨用来办公的地方,简单地摆着办公桌和文件柜,里间放着一张小床。有风从窗口吹了进来,浅蓝色的布帘微微地晃着,隐约可以看到一双脚从床尾耷拉下来,十个脚趾甲涂着艳丽的大红色。
    现在,夏安一看到红色就紧张,她紧贴着孙晓晓,默默地站着。
    黄阿姨关紧了房门,抹干了眼泪,紧紧地盯着夏安和孙晓晓,她压低声音、面色阴郁地说:“记住,今天的事情,对谁都不准说。无论是谁来问你们,都说不知道、不知情!”
    “可是,警察已经来过了呀?”夏安疑惑地道。
    “警察什么都查不出来的。”黄阿姨说话的时候,眼底掠过一丝黯淡的神色,这样的反应让夏安立刻明白了,黄阿姨知道事情的真相。
    “为什么?”
    “因为,杀张蕾的根本就不是人!”黄阿姨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暗,声音里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味道,她说,“因为怕你们害怕,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告诉你们,其实,咱们宿舍楼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就在你们寝室门外!”
    话说到这里,夏安和孙晓晓都觉得心跳加速了,她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但接下来黄阿姨的话让她们不由地脸色苍白了,她说:“这几天,我夜巡的时候,经常看到你们寝室门外站着一个女生,她每夜熄灯后都在敲你们寝室的门,每一夜!而且,那个女生不是人!”
    孙晓晓实在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惧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结局
    夏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似乎听得到死神的呼吸声。
    她的身体轻轻地飘向天际,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她见到了那个曾经在第一中学前面乞讨的老婆婆。
    她见到了张蕾杰,张蕾杰搀着老婆婆的胳膊,乖巧得如孩童一般。
    老婆婆冲她挥挥手:“姑娘,回去,好好活着!”
    夏安感觉自己轻飘飘地飞上天,忽然又重重地落了下来。
    她再度醒来的时候,手腕上包着厚厚的纱布,邻床的阿姨“啧啧”地说:“年纪轻轻的姑娘干吗要想不开呢?”
    数月的修养之后,夏安和李妹儿手牵着手走出医院大门,一片艳阳天。
    她们回到寝室,发现门上的手印不见了,血迹也消失了,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后来,她们做了一辈子的好姐妹。
    经夏安多方打听,她终于知道那个在校门外乞讨的老婆婆的真实身份了。她就是张蕾杰的奶奶,一个懂一点儿小法术的神婆。学校说张蕾杰是自杀的,但她不信,她仍旧感觉到张蕾杰的灵魂被困在学校里。她守在学校门外,就是为了等待张蕾杰灵魂的出现。
    在看到夏安的那一刻,她读到了孙女的磁场,她感觉到孙女正被复仇的怒火包围着。
    于是,她决定到孙女的那个世界去,去陪伴她,开导她。
    现在,夏安已经看不到她们了,但是,她似乎仍旧能够感受得到那种浓浓的死亡磁场围绕在她身边。
    所以,夏安决定,这辈子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绝不开着门睡觉。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85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