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人鼻花朵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45阅

    尸味
    早上七点,林丰毅去教室准备早读,一进门就看到后面的黑板报不知被谁擦掉了,上面贴着一身校服,还画了一个人头。他呆住了好一会儿,走到跟前才看清楚,那件校服是用强力胶贴在黑板上的,校服胸前挂着同班同学林茵的校章,那个人头也画得跟林茵很像。看到这奇怪的“贴画”,林丰毅恐惧到了极点。
    那天,林茵没来上课,就这样失踪了,一连两天都没有出现。第三天早上上数学课时,坐在最后面的刘伟岸突然举手,老师示意他回答,他站起来说道:“老师,我闻见教室后面堆放的座椅中有不干净的东西。”
    老师吞了一口唾液,盯着教室后面摆成一堆的废旧桌子,尖声说道:“后面的同学,把那些桌子搬出来看看。”
    全班的人都面色铁青地盯着那几张桌子,有几个胆子大的男生将桌子挪开,在其中一张课桌下的柜子里面找到了好几个环保袋……
    班里面很快大乱起来,同学们争先恐后地逃出教室,因为他们发现了死去的林茵!
    林丰毅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在走廊碰见了刘伟岸后,问道:“在林茵出事之前,她告诉我你突然出现在她身旁,尖声说她身上有死人的气味,现在她死掉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伟岸一脸惶恐,低声说道:“这是真的,我真的闻到了她身上的尸味,所以好心提醒她,没有想到她就这样死了。”
    “这怎么可能?”林丰毅的手在颤抖,样子很难看。
    刘伟岸沉默了一会儿,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才讲起了那件事:
    我真的可以闻到将死之人身上的尸味。至于我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说出来你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我喜欢到野外收集各种花朵,十六天前,我去森林公园旁的荒野游玩,突然看到绿草地上面竟然开着一簇奇怪的紫色花朵。
    我走近蹲下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其中一朵花的花茎竟然是一副缩小版的人骨架,花朵里有一个鼻子,在微风中抖动着。那一刻,我真的以为自己看错了,全身都僵住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可就在这时,旁边的一朵花激烈地抖动了一下。我还在疑惑,那朵花向外延伸着突然扑了上来,包住了我的鼻子。那种感觉像触电一般,等到我反应过来时,那朵花已经钻到土里去了。
    我摸了模自己的鼻子,不见了!我急得团团转,有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好久没闻到人味了,好怀念啊!借你的鼻子一用,你就用我的吧!”
    我正想逃跑,那朵骨架花突然也扑了上来,正好撞在我鼻子的那个位置上。然后我就拥有了现在这个鼻子,而且还能够闻到人身上的尸味:将死之人的味道比较淡,鬼的味道比较刺激,还有……

    传言
    “无稽之谈!”听了这样的说法,林丰毅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竟然站起身来对着刘伟岸大吼。
    刘伟岸低声说道:“说句老实话,林丰毅你不要怪我啊,我也闻到你身上的尸味了,是一种烤焦的味道,淡淡的……”
    林丰毅愤怒了,拿起书包就要往刘伟岸头上砸,还好一旁围观的同学及时挡在中间制止了事件的恶化。走廊里一时乱成一团,林丰毅气得狂奔而逃——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失态,也许是因为刘伟岸的话让他没来由地恐惧。
    到了晚上八点,林丰毅回到寝室,心里还在想着跟刘伟岸的冲突。他走进厕所的时候,一股奇怪的油味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也许是因为太累的缘故,他打开喷淋头洗澡,想舒缓一下,却突然闻到一股可怕的汽油味,等到他有所觉察时,浑身已经沾满了油。“啊!”在他发出一声惨叫后,火着了起来,就连上面的木窗也跟着燃烧了起来,响起激烈的“噼啪”声。
    楼下的几个同学正好路过,看到林丰毅的寝室失了火,赶紧跑上来用灭火器灭火。等到火灭了之后,几个人都抱在一起痛哭,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焦味让他们不住地颤抖。
    第二天,关于刘伟岸能预言死亡的传言,一大早就在校园里面流传开了:“听说过没有,高二(4)班有个家伙能闻到鬼的气味,还能闻到将死之人身上的尸昧,如果他闻到你身上有死人气味的话,那么你离死就不远了。”“已经死了两个了,4班的林茵,和林丰毅,并且那家伙的预言准得要命,听说他闻到了林丰毅身上的焦煳昧,结果他真的在厕所里被烧焦了,真够离奇的!”……这些话传到和刘伟岸同班的马亦菲的耳朵里,让本来就胆小的她更加害怕。
    到了中午,马亦菲正在吃饭,突然感觉到自己背后站着一个人。她猛地转过头,看到刘伟岸就站在她身边,吓得她手上的饭盒掉在了地上,高声喊道:“你干什么?”
    刘伟岸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牙齿打颤,断断续续地说道:“说、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闻到你身上有鬼的气味。我不是骗你,你一定是被鬼上身了!”
    马亦菲的脸“倏”地一下变得煞白,脑袋里尽是早上听到的传言,摇着头说道:“我没有!我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说我,这大白天的哪有鬼上身?”
    “我骗你干嘛,林茵和林丰毅的事情你忘记了吗?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你最好赶紧将身上的鬼除掉,毕竟鬼这种东西在身上可不能留太久。”刘伟岸说完,露出极为怪异的表情,转身向教学楼走去。
    刘伟岸的话让马亦菲坐立不安,她赶紧跑到阳光下面,嘴里念叨着:“阳光这么猛烈,细菌都会被杀死,何况是最怕阳光的鬼。”说完这话,一股寒气从心里传出,令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全身猛烈地抽动了一下。
    一整天,马亦菲都处在一种说不清的惊恐状态中,根本就无心读书。下午,马亦菲找到了隔壁班的徐文斌,哀求道:“我听同学说你懂得驱鬼的事情,现在大事不好了,刘伟岸闻到我身上有鬼的味道,现在我自己也感觉到身上的确有个鬼,虽然晒了一天的阳光,它却还在,我能感觉到它就在我身体里面!”
    “你印堂没有发黑,脸上也是红光满面的,看起来不像是招了鬼的样子。快点儿坐下,不要害怕。”徐文斌语调非常温柔,又安慰道,“你应该知道,刘伟岸曾经追求过你,却被你无情地拒绝了。现在全校都在传那小子能闻得出鬼味来,我看他是想趁机报复你。”
    “可是,可是我真的觉得不对劲儿啊!”马亦菲的嘴唇变得苍白,全身都在颤抖,“刘伟岸说的会不会是真的?毕竟他前面的预测都是超准的,这不能不防啊!”
    “没事,就算是鬼上身,仅仅过一天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得去请教一下我的师傅,让他给我出出主意。”徐文斌叹了一口气说道,“也许你只是感冒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我今晚联系你。”

    鬼脚跳
    马亦菲躲在被子里一直在发抖,有时候她会突然觉得被子里有另外一个人存在,那个人环抱着她,而她却看不见对方的样子。
    这时手机响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将马亦菲吓了个半死,一接通就听到徐文斌的声音:“喂,小菲吗?我师傅说你这种情况一定是有鬼啊,现在他正在我身边。”
    “那快点儿让你师傅来跟我说。”马亦菲打了一个寒战。
    手机里面传来“啪”的一声响,一个略为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小马吗?你是不是觉得全身发冷啊?”
    “对啊!”马亦菲觉得更冷了,手抖得极为厉害,像有人在摇着她的手,手机几乎要掉到地上了。
    “嗯,这个鬼暂时寄生在你的身上,还没有取得你身体的控制权,所以你一时不会有事。不过今晚如果不把它清除,那么天亮的时候它就会将你的肋骨一根根地折断,然后从你的胸膛钻出来!”电话里那个声音愈发低沉,让人毛骨悚然。
    “那怎么办啊?”马亦菲直起了身,将被子扔到了地上,歇斯底里地喊道。
    “没事,只要照我说的去做,那个鬼很快就会跑掉的。”电话里面那个人说道,开始讲起了步骤。
    马亦菲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按照电话里说的做:脱掉上衣,将几盘蚊香烧成灰,涂在自己的身上,又跑到阳台上,左手拉起了右脚,一边单脚跳一边对着天空喊道:“我是傻X,我是傻×……”
    马亦菲喊了几句,突然觉得不对劲儿,这台词怎么看都不像是驱鬼的台词,分明就是整人的。这时她听到手机里面传来嘲讽的笑声,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上当了,便对着手机喊道:“你耍我对不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是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马亦菲望着漆黑的天空,身上阵阵发冷,没有办法判断是感冒还是因为那个鬼已经开始全面占据她的身体导致的。那天晚上,她辗转反侧,中间还梦到有一个鬼从鼻孔里面钻了出来,想想真是令人无法忍受。
    第二天,马亦菲已经病得很厉害了,不过她还是勉强来到了学校。一进教室,班长就走过来说:“小马,你出名了!”
    “怎么了?”马亦菲哆嗦了一下,不祥的预感在心里盘旋着。
    班长忍不住笑出了声,点击了一段视频,只见视频中的女生穿着内衣,单脚跳着喊自己是傻X。马亦菲很快认出了视频中那个女生是自己,从拍摄角度来看,对方应该是从对面的屋子拍的。
    “啊!”马亦菲发出了一句惊呼,突然就明白了,难怪昨晚她觉得那个师傅的声音有点儿奇怪,看起来应该是徐文斌假扮的,为的是让她出丑。
    “你怎么了?”班长觉得很奇怪,便关切地问道。
    “这视频是徐文斌拍的!说起来很复杂,我身上有一个鬼,散发出鬼的气味来,然后被刘伟岸发现了。总之,我一时病急乱投医就找到了徐文斌,可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耍我?我跟他好像没有结怨啊!”马亦菲觉得很难受,身体几乎快支撑不住了。
    “你是校花,恨你的人自然多,也许徐文斌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吧,我这就带你找他算账去!”班长一看这是个英雄救美的好机会,拍了拍胸膛,拉着马亦菲就往徐文斌他们的教室走去。
    两人走向教学楼,在很远处就看到徐文斌正站在走廊上。马亦菲正欲说话,对方已经逃跑了。两人追了好远,在拐角处突然跳出一个人来,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刘伟岸。

    驱离
    刘伟岸站在那里,阴沉着脸对班长说道:“马亦菲身上有鬼的气味,这是千真万确的事。那鬼也会跑到你身上去,你还不快逃?”班长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拔腿就跑了。
    “我是来找徐文斌算账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耍我。”马亦菲委屈地说道,脸上尽力挤出楚楚可怜的神情来。
    “算账先放一边吧,驱鬼要紧啊!不过我可以帮你驱鬼,你的情况已经变得极为严重了,今晚必须到学校围墙外面的荒地将鬼驱走才好。”刘伟岸说完,露出诡异的笑,这让马亦菲全身的细胞似乎都发凉,“我有办法帮助你,你今晚到学校围墙外的荒地等我,不见不散!”
    到了晚上,乌云压顶,好像要下雨了。马亦菲走到那个荒地的时候,刘伟岸正在挖坑,挖出了一个一米多长的坑。
    马亦菲穿着羽绒服,身上正在出汗,可心里还是觉得冷。看到刘伟岸挖出的坑,她全身颤抖了一下:“你要干什么?”
    “帮你驱鬼啊,把你埋下去,只露出脸,再喝一种驱鬼的药水,那个鬼就只能从你口里逃走了。”刘伟岸放下了铁锹,低声说道。
    马亦菲望了望天空,不安地说道:“要不明天吧,现在好像要下雨了。”
    “现在刚刚好啊,下雨前阴气最重了,这有利于驱鬼。“刘伟岸说着,向前迈出了一步,让人怀疑他要强行将马亦菲推到坑里去。他笑了笑,拿出一包东西,放到了矿泉水里面,又说道,“先喝了这东西,这是驱鬼用的药水。”
    马亦菲颤抖着接过那东西,慌忙将事先准备好的试纸放在了矿泉水里面,结果让她大吃一惊,因为试纸的变化显示那东西有剧毒。
    “快点儿啊!一会儿下起大雨就不好驱鬼了。”刘伟岸催促道。
    “你为什么要害我?”马亦菲喊完就将手上的矿泉水扔向了刘伟岸,然后夺路而逃。
    刘伟岸愣了十来秒,追了上来,大声喊道:“你不要跑啊,你不喝那东西,那个鬼不会把鼻子还给我的,你不要跑啊!”
    果然有蹊跷!马亦菲只能加快步伐。不想暴雨突然而至,“啪啪啪”的声音响彻四周,可也幸亏有这暴雨的帮忙,刘伟岸的视线被阻,她才能趁机躲在草丛中。
    “人呢?”刘伟岸挥动着手,走到马亦菲躲着的那草丛旁,脚差点儿踩到她,随后从她身边走开了。雨越下越大,不知道过了多久,马亦菲才从草丛中爬出来,忍受着暴雨的冲击,逃回寝室。
    马亦菲病了三天,这期间她将刘伟岸的事情报告给了学校,可是因为刘伟岸忽然失踪了,事情暂时还没有开始调查。第四天中午,马亦菲想下楼去买点儿东西吃,从幽暗的楼梯一路向下,到了二楼的时候,她看到201寝室的门开着一条缝。说起来这个房间有七年都没有住人了,一直锁着,今天看起来很异常!
    马亦菲正想走开,201的门猛然打开了。她慌忙抬起头,看到刘伟岸出现在那里,便想夺路而逃。不想迈的步伐过大,一脚没踩稳,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刘伟岸走了过来,将她逼到了楼梯拐角里,低声说道:“不要怕!”

    阴谋
    马亦菲本来就非常虚弱,这一摔后惊吓过度,一时间丧失了站起来的力气,只能虚张声势地喊道:“我的身上有个鬼,你难道没有闻到我身上鬼的气味?”
    “对不起!”刘伟岸露出惭愧的神情,语带愧疚地说道,“你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鬼味,我是受到了一些东西的蒙蔽,所以才那样说你的。”
    “什么?”马亦菲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电击了一下,全身都有麻木之感,“这么说你说林茵身上有死人的气味,林丰毅身上的焦煳昧也是瞎编的了?”
    刘伟岸突然咳嗽了起来,没有办法回话,这更加重了马亦菲的怀疑,只昕她失声喊道:“我明白了,说他们身上有死人昧道只是你的阴谋。一定是这样的,你先说他们身上有死人昧,然后又杀了他们,这样大家就不会想到你是凶手了,而会认为是鬼在作祟,你到底想千什么?”
    “不是这样子的,我的鼻子真的被换掉了,然后就能闻到他们身上的死人味。”刘伟岸激动得直跺脚,伸手从裤袋里掏出学生证来,指着上面的照片喊道,“你仔细看我的照片,鼻子是不是不同。”
    尽管脑海里一片空白,不过马亦菲还是定了定神,仔细辨认起照片上的鼻子来,然后她真的发现了不同。就在这时,刘伟岸的鼻子像是被什么力量弹射出来一样,直接撞到了马亦菲脸上,只见托住那鼻子的是一朵紫花,花茎一直延伸到鼻腔里面。
    马亦菲发出了一声惨叫,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是在201寝室里面,而刘伟岸的鼻子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只听他说道:“你不要害怕,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忙,现在我必须把知道的事情讲给你听。”
    马亦菲盯了刘伟岸好久,直觉告诉她对方并没有恶意,于是她点了点头。刘伟岸脸色铁青,一副要哭的样子,老半天才说了起来:
    你刚才已经看到了,那个鼻子不是我的,而是那个死人的鼻子,不过我跑到医院去验证过,这鼻子没办法透过嗅觉来预言死亡,可奇怪的是,我确确实实闻到了林茵和林丰毅身上死人的气息!
    我得到那个鼻子后,很快就闻到了林茵身上的死人味,不过我真的不是一个多嘴多舌的人,可是我感觉喉咙处很难受,现在才明白是鼻腔里面那朵花在作怪,是它迫使我说出那些奇怪的话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样说他们后,他们就死掉了。他们死掉之后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寝室里睡觉,突然看到窗帘那里站着一个人,是个身穿深绿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她对我说道:“你的鼻子很快就要腐烂掉了,因为那是死人的鼻子。”
    “你要我怎么做?”我当时觉得那很像是“鬼压床”,全身都无法动弹,只能这样喊道。
    “你认识马亦菲吧?就是你们学校的校花,我生前不断地遭受她的冷嘲热讽,现在我要你说她身上有鬼味,吓一吓她!”那个女的抖动着衣服,不知道为什么,绿色的衣服比红色的要恐怖很多,“你照办的话,我很快就会把鼻子还给你。”
    说起来也是你平时太骄傲了,我对你也很不满,所以到了第二天,我便告诉你身上有鬼味。当天晚上,那个鬼再次在我的床边出现,这次她要求我帮你驱鬼,还给了我一瓶驱鬼的药水。我照办了,可是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发现其中有蹊跷!

    对策
    “那瓶驱鬼药有毒,还好我那晚带了验毒用的试纸,不然喝下去还不死翘翘!”马亦菲平静了许多,不过想起那晚的事情她还是心有余悸。
    “而且它还叫我挖了一个坑,分明就是要我害死你后把你埋了。”刘伟岸说道,“我不能一直顶着一个死人的鼻子,所以希望你帮忙,一起找出想要将你害死的人来。你回忆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蹊跷的事发生?”
    马亦菲尽力回忆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我的手机前阵子被偷了,可是跟手机放在一起的两千块钱却没被拿走!”
    两人分析了半天,最后才想起通过手机卡密码查阅这段时间收到的短信,其中一条来自林茵的短信让他们大吃一惊:救命,徐文斌要害我!
    收到短信的时间看起来正是林茵遇害前不久。
    “我明白了,这些应该是徐文斌搞的鬼!”刘伟岸似平想起了什么来,“难怪我老觉得那个穿绿衣服的女鬼的身形很像徐文斌,这么说就是他想要害死你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他之前还拍了我在阳台上单脚跳的视频,如果他要害死我的话,又何必搞这些呢?”马亦菲全身开始发冷,两人商议起了对策……
    傍晚的时候,两人乔装一番后跟踪了徐文斌,一直来到了森林公园的那个荒野。两人躲在远处,刘伟岸张大了嘴,惊讶地说:“这里就是我遇到那朵人鼻花的地方!”
    徐文斌四处张望着,神情显得很紧张。大概是看到四处无人,他才突然跪了下去,拿出袋子里面的纸开始烧。看到此景,马亦菲紧张地问道:“刚才你在公交车上在他身上装了无线监听设备,听听他说了什么啊。”
    刘伟岸打开了那个设备,只听徐文斌嘴里念叨着:“林晓晓,求你把鼻子还给我吧!抛弃你是我不对,不过我已经帮你除掉了害死你的那两个人,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监听设备里面不断传来徐文斌的哀求声,不过看起来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马亦菲拉了拉刘伟岸的衣角,说道:“我有个想法,我们可以装成鬼的声音,让他把事情的经过写出来。你不是电脑高手吗?他写的时候你操控下他的电脑,不就可以知道发生什么了吗?”
    刘伟岸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小心地朝徐文斌那里匍匐而去,“呼呼”的风声成了很好的掩护,到了合适的位置后,刘伟岸捂住鼻子,发出怪异的女声:“你做得非常好,不过我想知道过程,你把怎么陷害他们的过程在电脑里写下来,发到我以前的邮箱,再打印五份烧给我,后面记得附上一份检讨,然后我就会把鼻子还给你。”
    徐文斌早已经被无尽的恐惧包围,连忙点头,破涕而笑地说道:“我这就去写,这就去写!”
    看到徐文斌落荒而逃的样子,马亦菲问道:“现在怎么办?”
    “只要知道那个女的叫林晓晓,我们就可以招魂,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刘伟岸握紧双手,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

    转嫁
    风吹过旷野,野花纷纷摆动起来。
    刘伟岸找到了以前见到那朵人鼻花的位置,烧了一些纸,弄破手指滴了血,还念叨着一些马亦菲听不懂的话,大概是在问那个林晓晓问题。
    就在这时,土里伸出一朵花,那朵花上面竟然长着一个人的嘴巴。马亦菲被吓得后退了几步,便听到那嘴巴里发出了怪异的声音来:“我叫林晓晓,那天我被徐文斌抛弃了,喝了很多酒,在离森林公园不远处的路上狂奔,不想被一辆车撞飞了,眼睛在地上的石头上磕瞎了。其实我当时还没死,不过那两个人丧心病狂,男的怕负责任,在我身上浇了汽油,烧完后把我埋在了这里。虽然我看不见,可是却记住了他们的气味。
    “我一直在等待着,直到刘伟岸来了,我便利用花朵跟他换了鼻子。刘伟岸拥有我的鼻子后,就能闻到那两个凶手的气味,然后我凭借怨念让刘伟岸说出他们身上有死人昧的话来。
    “另外一方面,我得到刘伟岸的鼻子后,让它长在一朵花里,躲在另外一个来春游的女同学包里面。后来那个女同学将花种在花盆里,凭着那盆开着人鼻的花朵,我又找到了徐文斌,迫使他去除掉那两个人……”
    那声音很怪异,马亦菲实在听不下去,就远远地避开了,只留下刘伟岸一个人在那里。不一会儿,刘伟岸走了过来,说道:“看起来林丰毅和林茵那天开车出来约会,喝了很多酒,结果把林晓晓给撞了。林丰毅没有驾照,便做出没人性的事,想想算是罪有应得吧!”
    “那徐文斌那边怎么说,他为什么要害我?我可没有害死林晓晓,我就是路人甲!”马亦菲长舒了一口气,事情明显与她无关。
    这时,刘伟岸兴奋地说道:“徐文斌这小子交稿挺快的啊,这么快就发到林晓晓的邮箱了,事情很快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刘伟岸说着,打开了那个邮件,只见上面写着:有一天我在经过女生宿舍时,突然看见窗台上有一盆花,煞是好看。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邪了,竟然不由自主地走近那盆花闻起来,没想到花苞突然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鼻子。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是那朵花钻到了我鼻腔里面,然后你的声音就不断地响起:“除掉传言中身上有死人味的人!”
    那种感觉真是疯狂,我便杀害了林茵和林丰毅,林丰毅死得并不蹊跷,而是我将热水器里面的水换成了汽油,一打开就着火。可是在我杀害林茵前,她在逃跑前向马亦菲发了一条短信。后来我把马亦菲的手机偷走了,但是我总感觉马亦菲看过短信。
    害怕事情败露的我想到利用刘伟岸除掉马亦菲,同时考虑到马亦菲平时为人傲慢,我还忍不住戏弄了她一番。其间我扮成鬼,让刘伟岸告诉她身上有鬼味,然后把有毒的东西拿给刘伟岸,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害死她……
    我知道错了,我十恶不赦……
    看完邮件,马亦菲叹息了一声,说道:“真是无端之祸,看来我以后做人要谦虚一点儿。我们现在报案吧,你还在查什么呢?”
    “我在查一个帖子。”刘伟岸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刚才你走开后,林晓晓告诉我,她之所以失恋后来这里喝酒狂奔,是因为她上网发了一个求安慰的帖子,却被一个网友无端羞辱。”
    这时,刘伟岸找到了那个帖子,只见发帖羞辱林晓晓的人叫“小马姐”。这时,旁边的马亦菲下意识地说道:“这是我回的,我以前真的太没口德了!”
    “是吗?”刘伟岸僵住了,鼻子如弹簧般弹了出来,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大声嚎叫道,“林晓晓说可以把鼻子还给我,但是我必须把鼻子转嫁到发帖羞辱她的人身上”
    “啊……”又响起了一声惨叫。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9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