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零点熄灯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2阅

    违规
    赵奇是千石大学大一的新生,千石大学坐落在远离市区的城郊,依山傍水,景色怡人。赵奇很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这样一所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学校,可唯一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就是千石大学有一条不成文的古怪校规——零点熄灯!
    每天只要一过午夜零点,整个校园就会如同一口漆黑的棺材,连一盏最微弱的灯光都看不见。而一旦熄灯之后,所有的学生都会规规矩矩地呆在各自的寝室内,哪怕遇到天大的事情也绝不肯踏出寝室一步,就像是在刻意回避什么可怕的事物。没有人知道这条规定是从何时开始持续至今的,这条古怪的校规就如同一团无法驱散的迷雾始终弥漫在千石校园之中。
    赵奇对于这条诡异的规定一向是报以嗤之以鼻的态度,不过在老师的三令五申之下,他多少还是能克制自己不去触碰这条古怪校规的底线,可是意外总是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悄然降临。
    这一天,赵奇在校外的网吧上网,等他发觉网吧的时钟已经指向零点而匆忙赶回学校的时候,早已过了午夜的熄灯时间。偌大的校园被深沉的黑暗和死一般的寂静所笼罩着,一股不祥的气息静静地浮动在校园的空气中。
    赵奇本想偷偷溜回寝室,可借着朦胧的月光,他惊愕地发现宿舍楼那两扇陈旧的木门之上竟然上了一把阴森森的大锁。不知是为了阻止什么东西进去,还是防止什么东西出来。
    赵奇略微皱了皱眉,果断地手脚并用从水房的窗户爬进了宿舍楼,虽然时值骄阳似火的八月,可今晚的气温却冷得有些异常。赵奇感觉自己就像进入了一个空荡荡的冰窖,阵阵扑面而来的阴寒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赵奇小心翼翼地向自己的寝室走去,黑漆漆的走廊就像一条废弃的隧道一般延伸向远方的黑暗。死一般的沉寂中,赵奇甚至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不知为何,他越走心里越是莫名地发毛,那是一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突然,就在他前方三四米远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团模糊的黑影,那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他无声无息地在阴森的走廊中独自徘徊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嘿,朋友,这么晚了还不睡,找什么呢?”终于看到了和自己一样活动着的物体,赵奇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他连忙热情地打着招呼。
    那矮个子的男子似乎并不想回答,他仍旧自顾自地在漆黑的走廊里漫无目的地徘徊着,从他身上还发出了一股如开水沸腾般“咕噜咕噜”的诡异声响。
    赵奇抽了抽鼻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隐约闻到从那男子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古怪的味道,就像是腐败的枯叶和干涸的血液的混合,这让他心跳莫名地加快了速度。
    赵奇抑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紧走几步来到了那名男子的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顿时,他的手像触电一般猛地缩了回来,在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拍上的分明就是一块冰冷的石头!
    那男子缓缓地向赵奇转过了身,赵奇全身的血液刹那间全都涌向了自己的双眼。那个男子宽阔的双肩之上竟然什么都没有,原来他并不是个子矮小,而是根本就没有头颅!他脖颈之上那个碗口粗细地黑洞之中一股液体正如沸水一般翻涌着,浓重的死亡气息瞬间笼罩了赵奇的全身。
    赵奇想要跑,可双腿竟像灌了铅一般一步也迈不动,那无头男子的躯体之中忽然发出了一声如钝刀割肉般的刺耳笑声,赵奇脆弱的神经也随着这声诡异笑声的响起而达到了极限,他惨叫了一声,昏死了过去!

    探源
    清晨的阳光懒懒地照射在赵奇的脸上,恢复意识的他发现自己竟睡在冰冷的走廊里。而此时在他的周围己围满了人,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孔正疑惑地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赵奇诧异地看了看自己,忽然一跃而起拨开人群逃也似的向着寝室飞窜而去。
    呆呆地坐在电脑桌前,赵奇无数次地安慰自己昨晚的恐怖经历不过是一场逼真的噩梦,梦醒,一切都会过去。可萦绕在他内心深处那股挥之不去的阴霾却一次次地提醒着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静静地坐了许久,赵奇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自己的老乡,现任学生会副主席的学长林天。或许学生会里会有一些关于那个零点熄灯古怪规定的信息,想到这里,赵奇忙向林天的寝室跑去。
    “什么,你是说你在零点熄灯以后还呆在寝室外?你,你不要命啦?”林天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赵奇,大张的嘴巴几乎都能塞进一个鸡蛋。
    “我也不想啊!先不说这个,你知不知道学校为什么会有这个零点熄灯的规定?”
    林天皱了皱眉,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我真没办法回答你,从我进校园的时候,这条规定就已经有了!再说,每个学校总有那么几个想方设法去掩饰的秘密,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执著,否则,或许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奇面色阴沉低头不语,许久之后才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在我之前,还有没有人违反过这条规定?”
    “有!”林天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原来早在林天上大二的时候,他的一个室友曾经在夜里偷偷地溜出寝室去买夜宵,却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有人发现他神情恍惚地坐在走廊的地板上喃喃自语,说是看见了一个脖子上套着绳索面色铁青的恐怖女生。从那之后,那个室友的精神就一直不太正常,没多久就从图书馆的顶楼跳楼自杀了!由于死因太过离奇,所以林天的记忆极为深刻。
    “套着绳索的女生?”赵奇下意识地重复着,眉头早已拧成了一团,为什么自己看到的却是一个没有脑袋的男子呢?
    “学长,你们学生会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近些年本校意外身亡的学生的档案?”赵奇忽然抬起头,询问般地盯着林天。
    “可以啊,但你要这些档案千什么?”林天一脸疑惑。
    “我想要知道真相!哦,对了,尤其是对上吊而死的女生的档案一定要特别关注!”
    林天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并让赵奇晚饭后在寝室里等他将整理好的资料拿过来。
    时光飞逝,转眼,夜幕就再一次笼罩了千石学院。寝室中,赵奇正和两个室友陈东和郑楠焦急地等待着,忽然,宿舍门被猛地推开了,门外出现了满头大汗的林天。
    林天顾不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径直走向赵奇,将手中的一沓牛皮纸口袋交给了赵奇,气喘嘘嘘地说道:“小奇,我们照你说的整理了近些年意外身亡的学生档案,没想到意外死亡的学生竞多得超乎我们的想象。他们绝大多数人的死亡方式都完全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最后只有被定性为死因成谜!真不知道,在这个校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个上吊女生的资料找到了吗?”
    “找到了!”林天抽出其中一个牛皮纸袋,解开线轴,倒出有些泛黄的档案资料,将一个女孩的照片递给了赵奇。女孩名叫李月,是法律系的学生,五年前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在宿舍楼的走廊里上吊自杀,只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她死的时候双脚离地足有两尺多高,可脚下却连一块踏脚的东西都没有,就像是直接飞到绳圈里一样!
    赵奇默默地看着那个叫李月的女孩的照片,脸上的神色异常凝重。
    “恐怕,想揭开这些学生离奇死亡的真相,只有一个办法了!”许久之后,赵奇自言自语地说道。
    “什么办法?”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引魂!”赵奇的目光冷冷地从三人的身上扫过,刹那间,整个寝室中变得鸦雀无声,气氛压抑得有些可怕。

    引魂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本来灯火通明的校园就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危险一般,一瞬间隐去了自身所有的光明,无尽的黑暗转眼便吞噬了整个校园。
    阴冷的走廊中,四个年轻人如秋风中的枯叶般在黑暗中瑟瑟发抖,赵奇手中端着一碗冷饭用有些哆嗦的声音轻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我可要开始引魂了!”
    “你这方法靠谱吗,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吧?”陈东忧心忡忡地问道。
    “我哪知道,这都是从书里看来的!”
    “什么书啊?”
    “《怖客》!”
    一阵带着古怪味道的冷风吹过,整个走廊中顿时安静了下来,黑暗中每个人都能清晰地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
    “我受不了啦,你们等会儿我,我去抽支烟!”郑楠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有些憋闷的胸口。
    “走远点抽,别让我们吸你的二手烟!”林天皱着眉头没好气地说。
    几分钟后,郑楠回来了,不知为何,他的神情显得有些古怪,就像是大梦方醒一般,眼神显得有些迷离。
    “郑楠,你小子没事吧?”赵奇看了看有些反常的郑楠,疑惑地问道。
    郑楠默默摇了摇头,一语不发,到是陈车打趣地说:“别理他,这小子这辈子没抽过好烟,今天同学送了一包中华给他,瞧他那德行,准是还在回昧那烟的味道呢!”
    众人轻松地一笑,紧张压抑的气氛顿时缓解了不少。接下来,赵奇按照书中所讲的方法将碗中的冷饭撒在了走廊的地面上,手里握着李月的照片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说来也怪,随着赵奇念出那些晦潼的咒语,本就有些寒冷的走廊温度又骤然降低了不少。那是一股直入骨髓的诡异奇寒,空气中甚至都能隐隐看见四人从口鼻中呼出的白雾。

    “大家小心,她来了!”赵奇的话音刚落,走廊远处的黑暗中就隐隐有一个白色的身影闪动,她就像一团没有重量的柳絮一般飘飘悠悠地向众人靠了过来。惨白的月光下,众人发现她的脖子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耷拉在胸前,阴森森的长发胡乱披散着,苍白的脖颈之上赫然缠绕着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死亡气息。
    “李月?”赵奇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李月缓缓地点了点头,僵硬的脖子发出疹人的骨节摩擦声。
    “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自杀?”
    片刻的沉默之后,从李月那鬼魅般飘忽的身体中,传来了一阵如同来自地狱般冰冷的声音:“我不是自杀!”
    “那、那你究竟是怎么死的?”
    李月猛地抬起了头,露出了她那张铁青色的狰狞的脸,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睛阴森地盯着赵奇,幽怨地讲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原来李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她只模糊地记得那天午夜熄灯后她还在走廊里接了一个电话,就在她打完电话准备返回寝室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身后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她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昏了过去。而当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吊在了走廊的天花板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在昏过去以前究竟看到了什么?”赵奇追问着。
    李月的五官忽然间开始极度扭曲,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场景。她原本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竞变得有些微微颤抖了:“我看见、看见了一个没有头的男人,他就静静地跟在我的身后!”说完,她爆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啸,赵奇等人连忙用手捂住了耳朵。
    看到李月身上的白衣渐渐变成了一片血红,赵奇知道再这样下去场面将难以把控,说不定真会闹出人命。于是连忙大喊了一声:“尘归尘,土归土,退散!”边说边将手中剩余的冷饭向李月的照片上扣去,李月的鬼魂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渐渐消失在浓郁的黑暗中,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可那挥之不去的恐惧却深深地埋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横死
    赵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数的疑问像一把冰冷的调羹肆意搅拌着他那早已是一团糨糊的脑海。李月的鬼魂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早在五年以前,零点熄灯这条古怪的规定就已经在千石学院中存在了。可这样做的原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李月在临死前看到的那个没有头颅的人,和那天午夜自己在走廊中看到的是否就是同一人?这所千石学院中又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秘密?
    就在赵奇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黑暗中的寝室门忽然传来了一声生锈合页的呻吟声,一股夹杂着腐败味道的阴风从缓缓推开的门缝中猛地灌了进来。
    “有人!”赵奇的第一反应向大脑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可随即却惊异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施了魔咒一样,竟然完全不听指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团模糊的黑影离自己越来越近。那是一具无头的尸体,赤裸在外的皮肉已经高度腐烂,身上随处可见裸露的白骨,一股浓烈的尸臭味熏得赵奇几乎窒息。那无头的腐尸就这样默默地站在赵奇的床边“注视”着他,虽然没有头颅,但赵奇却感到两道如冰锥一般的目光深深地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忽然,那尸体缓缓地向赵奇伸出了流淌着不明液体的双臂……
    “啊!”赵奇一声惊叫,猛地从床上坐起,冷汗已经浸透了他浑身的衣衫,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逼真的梦境。
    赵奇长舒了一口气,正准备躺下,耳边却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咀嚼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黑暗里狠狠地嗑着木头。赵奇在黑暗中搜索了一番,竞发现陈东正诡异地趴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嚼着什么东西。
    “陈东,你在于什么?”赵奇诧异地问道。
    陈东缓缓地抬起了头,无神的双眼呆滞地盯着赵奇。赵奇这才看到他手中攥着的竟是一根给死人烧的白蜡,白蜡的碎屑仍兀自顺着他微张的口中纷纷洒落
    “陈东,你,你怎么在吃蜡?”赵奇惊呼了一声,连忙叫醒身旁的郑楠,郑楠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陈东也大吃一惊。
    “看样子,他像是被鬼附身了!”郑楠皱着眉头说道。接着,他飞快地拉开了床头的抽屉一阵乱翻,找出了两支木制的铅笔,让赵奇帮忙摁住拼命挣扎的陈东,自己则用两支铅笔夹住了陈东左手的中指,然后猛地一用力,只见陈东一阵抽搐,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
    “陈东,你怎么样?”赵奇关心地问道。
    陈东默默地摇了摇头,看向赵奇的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恐惧。随后,他一声不吭地爬回了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盖住了头,无论赵奇再如何呼唤,回答他的却始终都是沉默。
    整整一晚,赵奇都在半睡半醒中度过。第二天一早,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从赵奇的寝室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赵奇缩在床脚,浑身像触电了一般剧烈地颤抖不已,而离他不到三尺远的地方,陈东僵硬的尸体正吊在半空中无力地随风轻轻晃动着。一根皮带穿过了他的脖颈将他吊在了离地面两尺多高的地方,而在他的脚下却找不到任何可以踏脚的物体。他的面色青紫,褐色的舌头长长地探出了口外,几乎瞪到极限的双眼中流露着深深的恐惧,仿佛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而更让赵奇感到恐惧的是,就在自己的枕边,竟然摆放着两根被啃得支离破碎的白蜡……

    除灵
    陈东的死亡让赵奇感到自己正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而学校对这次离奇死亡事件的处理态度更让赵奇感到匪夷所思:他们只是草草地带走了陈东的尸体,就像是随手带走了一件被废弃的家具,似乎对这种形式的死亡早已见怪不怪了。之后,又有一些人来到赵奇的寝室中对死亡现场做了一些处理,仿佛是要掩饰什么一般,种种反常的行为不禁让赵奇的心中疑窦重生。
    当天下午,得知了陈东死讯的林天也赶到了赵奇的寝室中,三人心事重重地面对面坐着一语不发,空气压抑得几乎让人窒息。
    “小奇,我早说过让你不要太过执著的,你看现在……”林天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深锁着眉头,满脸的焦虑。
    “我觉得学校好像在刻意掩饰什么,不彻底弄明白这背后隐藏的真相,说不定我们都会像陈东那样莫名其妙地死去!”
    “我觉得你还是收手吧,难道真要丢了性命才肯停下来吗?”见赵奇还是执著地要调查背后的真相,林天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一直低头不语的郑楠,“郑楠,你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
    郑楠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林天耸了耸肩又将目光转向了赵奇,妥协道:“好吧,查就查吧,可你究竟打算从什么地方着手查起呢?眼下我们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啊!”
    “不,有头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一切死亡的根源都是那个没有头的男子所为,我们虽然不知道他的底细,可就算他是一个厉鬼,那也一定能找到对付他的方法!”
    深夜,当黑暗再一次笼罩了千石学院,走廊中三个忙碌的身影还在为一场完全无法预料结果的战斗做着最后的准备。
    “小奇,你确定这个办法能行吗?”林天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赵奇手中那扇半人多高的大镜子。
    “应该没问题,网上都说了,镜子是驱邪的利器,古代人都管镜子叫‘照妖镜,,既然对妖有用,想必对鬼也应该有用吧!”
    “你能不能肯定一点,我怎么觉得你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呢?”林天摆出了一副苦瓜脸。
    赵奇正想再解释什么,郑楠却突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轻轻地用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黑暗。

    “哈哈!看来你终于有点明白了!”林天用戏虐的眼光打量着赵奇,似乎觉得对他的精神摧残得还不够,林天又讲述了一个足以让赵奇的精神彻底崩溃的秘密:原来,驱除寄体怨灵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午夜之后,为自己点亮一盏灯火。郑楠正是因为那一支香烟的缘故而在无意间驱散了自己体内的怨灵,同时也发现了灯光的秘密。那一晚,他先是帮陈东恢复了意识,他本想接着解救赵奇,却没想到由于陈东的惊呼而惊动了赵奇体内的怨灵,郑楠不得已,这才让陈东配合着自己演戏,为的就是麻痹赵奇。可没想到失去本我意识的赵奇最后还是残忍地杀了陈东,而被怨灵寄体的人一旦再次杀人,就将永远丧失通过光明驱除体内怨灵的机会。所以,郑楠不得不杀了赵奇!以免他成为被人操纵的杀人傀儡。无奈,他最终还是棋差一招,被发现异常的林天偷袭得手。而发现了灯光秘密的人,下场最终只有一个——死亡!
    “难,难道灯光可以驱散鬼魂,而并不是导致鬼魂附体的原因吗?如果真是这样,学校为什么还要在午夜零点关灯呢?”赵奇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和无助,没想到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竞把幕后的真相完全推向了相反的方向。
    林天不屑地白了赵奇一眼,冷冷地说道:“难道你以为被怨灵寄体的只有学生吗?”
    赵奇终干明白郑楠说的“这所学校背后的秘密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句话的意义了,他努力地探求着真相,可当所有真相真的水落石出的时候,他才发现所谓的真相不过是一片永远没有尽头的黑幕。
    “你为何会知道得这么多,又为什么会把这些秘密都告诉我?”赵奇不可思议地盯着林天问道。
    “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借用林天的身体而得到重生的怨灵啊,至于你嘛,反正你也不会再有反抗的机会了,将真相都告诉你,也好让你最后能走得明白!”说罢,林天爆发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大笑声。
    在那一瞬间,赵奇终于明白了手表上的指南针为何会如此疯狂地乱转,原来有问题的人不是郑楠而是自己和林天!不?确切的说,应该是这所诡异的干尸学院!
    赵奇感到自己的视线正逐渐变得模糊,林天的笑声也变得越来越飘渺,终于,他的意识消失在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与寂静中。赵奇静静地站着,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迷茫的双眼看不出任何神采,就如同一只失去了牵线的木偶。可是突然,他的双眼中却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光芒,他狞笑着解下了身上的腰带,将其环成了一个绳圈挂在了天花板上,随即,他抱起仍昏迷不醒的郑楠,将他的脖子慢慢地向绳圈中套去……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