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我喜欢你的皮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2阅

    找啊找
    陈彤觉得自己特别倒霉,学校偏赶上自己急着看比赛的这晚停电。他只好偷偷地跑出了寝室,想到外面的网吧去上网。
    路过体育馆时,陈彤撞到了一个人。陈彤觉得肩膀一阵刺痛,但是他很诧异,这么空旷的地方,自己竟然完全没有看到这个有些驼背的瘦弱同学。这位同学好像凭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鬼影。
    陈彤揉了揉肩膀,对那个同学说:“没事吧,哥们儿?”他想自己人高马大的,还被撞得很疼,那个看起来很瘦弱的家伙岂不是疼得更厉害。
    “没事儿。”那个同学头都没抬,淡淡地答应了一声。他在原地慢慢地转着圈子,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丢了什么东西?”陈彤问,他想可能因为自己撞到了人家,所以才使人家丢了什么东西。
    “我找我的皮。”那个同学还是那么漫不经心地回答。
    陈彤愣了一下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冷笑了一下,暗想自己难道遇到了一个疯子吗?他不想搭理那位同学了,转身就要离开。
    “我找到了。”那个同学忽然惊喜地说道。
    陈彤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时,只见那个同学仍低羞头,脸藏在月光的阴影里,正僵硬地抬着一只胳膊指着自己:“我的皮在你身上。”
    “你有病吧?”陈彤不耐烦地骂了一句,但是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心陡然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发现自己身上似乎真的多了什么东西,低头看看,那好像是一件衣服,皱巴巴地搭在自己的肩上,而且似乎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淡淡地飘出来。这是经过刚刚一撞,从那个人身上跑到自己身上的吗?
    陈彤小心地捻起那东西,发觉那东西触手有些黏腻,竟然真的是一张未风干的人皮!
    “你是什么人?”陈彤心里一紧,他感觉到自己后背正有冷汗渗出来。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你拿了我的皮,我就要拿你的皮。我还挺喜欢你的皮呢!”那个人阴沉地笑了起来,忽然抬起了头。看见他的脸,陈彤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个人竟然没有脸皮,他的脸上是青丝缠绕的血肉。圆鼓鼓的眼球暴突出来,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一开一合,正敲击出诡异骇人的笑声!
    陈彤惊恐极了,他想跑,但是他的腿已经没有了力气。这时,那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脱掉自己的衣服。月光幽冷,只见他浑身上下竟然都没有皮!
    陈彤觉得自己的皮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他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死亡的味道
    薛小龙做了一个噩梦,他梦见自己的室友陈彤坐在一个巨大空旷的房间里。他不停地哭着,然后,一块块地撕下了自己的皮。
    薛小龙打了个寒战,从梦里回到了现实中。他发现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人,那个人背对着自己睡得正香,借着窗外的月光,薛小龙认出来那是陈彤。
    怪不得自己做了噩梦,梦到了陈彤,原来是这家伙跑到了自己的床上。
    薛小龙想着,拍了拍陈彤,但是他没有反应。薛小龙干脆把手伸到被子里掐了他一下,陈彤还是没有反应,但是薛小龙却有了反应。
    就是刚刚那一掐,他奇怪地感觉到陈彤身上黏黏糊糊的,竟然好像没有皮!而且自己掐得很用力,陈彤竟然完全没有反应。
    薛小龙觉得脚心一阵发麻,他小心地坐起来掀开被子,拿出手机对着陈彤照了一下。看到陈彤的身体,薛小龙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
    薛小龙的叫声惊醒了寝室的其他同学。大家醒过来,胡乱地骂着。不知道是谁按亮了台灯,大家揉了揉眼睛之后,才看到薛小龙床上的陈彤。瞬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陈彤的死成了一件恐怖的事情。警察的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没有人知道陈彤是被谁杀死的。但是在校园里渐渐地有了一个不好的传说,说陈彤遇到了扒皮鬼。几年前学校着大火的时候,有个学生被图书管理员意外地锁在图书馆里被活活烧死了。当时,他的皮都烧熟了,他自己的皮不能用了,所以他才回来借皮。
    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薛小龙。他本来就被陈彤吓得不轻,这下陈彤的死和鬼怪联系了起来,他就更觉得脊背发凉了。
    好在他并没有遇到那个扒皮鬼,慢慢地,他和室友心中的恐惧也就慢慢淡化了。
    那天,室友吕程正在玩游戏。薛小龙躺在床上看着书,吕程忽然把他叫了过去。
    “吕程,怎么了?”薛小龙走过去,按着吕程的肩膀问。
    “你看这个游戏好玩不?”吕程笑着说。
    此时,吕程的电脑屏幕正显示着一个在线游戏,看起来很新颖。游戏是通过色彩合成,造成人的神经刺激,让人尝试各种嗅觉上的体验。

    薛小龙不由得笑了起来:“好玩啊!这样都能做到,现在的牛人真多!”
    “来试试?”吕程邀请了他。把座位让给薛小龙,并告诉他游戏的玩法,让他用自己的注册账号替自己玩着,然后他去了厕所。
    薛小龙慢慢地玩着,渐渐地掌握了一些门道。当他按照一定的程序通过色彩输入之后,他就可以输入一个自己想要的味道,然后那些现有的色彩就会形成一个奇妙的组合。看着那些画面,薛小龙竟然好像真的嗅到了什么味道。
    “你说再体验一种什么味道啊?”他兴奋地问向身后的人,身后应该是回来的吕程。
    “试试死亡的味道吧!”身后的人说。
    “啊?”薛小龙愣了一下,但是自己一时也想不到新奇的味道了,加上自己玩游戏用的本来就是吕程的积分。于是,他就输入了“死亡的味道”。
    瞬间,显示器上的颜色开始混乱地闪烁,然后组成了一个错乱的组合。薛小龙立刻就闻到了味道,这次分外强烈,是一种很浓很刺激的味道。那种昧道似乎瞬间充满了全寝室,薛小龙竟然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气味太浓了,好像有点儿不正常。薛小龙回头去看吕程的反应。但是寝室空空的,吕程根本不在!
    他看看寝室门,门关得很严,吕程似乎根本就没有回来。薛小龙瞬间感到一阵寒意,刚刚和自己说话的是谁呢?
    这时候,寝室的门开了,吕程快步走了进来。刚刚走进来,他就皱起了眉头:“什么味道?好难闻!”
    薛小龙更震惊了,游戏的味道是通过视觉的刺激让人产生感知的错觉。吕程根本没有看到电脑屏幕,他怎么也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是……是游戏里死亡的味道。”薛小龙“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唾沫。
    “别扯了!”吕程大步走了过来。他还没有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寝室的门就“咣当”一声巨响,狠狠地关上了。
    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味道蔓延开丁
    那个游戏,吕程和薛小龙不敢玩了。他们关了电脑,开门开窗,好长时间,那股刺激难闻的味道才从寝室里散出去。
    后来,室友林丛和彭天伟都回来了。他们都说寝室里怎么有股难闻的味道,听到他们的话,薛小龙和吕程再一次偷偷出了一身冷汗。
    游戏里的味道来到了现实中,如果是其他味道,也许还不至于让他们如此恐慌,但是偏偏是“死亡的味道”。而且到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当时在薛小龙背后提出那个建议的人是谁?或者说,那是不是人?
    一连几天了,那股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尽。虽然没有出什么事儿,但还是让薛小龙和吕程睡不安稳。
    他们不敢玩那个游戏了,两个人也聚在一起偷偷地研究过,如果有鬼,那么会是谁?于是,他们就想到了还没有被淡忘的陈彤,也许是陈彤死后还惦记着寝室里的同学,所以还魂回来和他们玩了玩。
    这天,薛小龙和吕程一起到夜市去瞎逛,他们走着走着,发现今天的夜市似乎变得很长,他们走了很久还没有走到头。摊位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增加,但当他们走过以往的两倍距离时,前面竟然还有很多摊位。
    薛小龙拉住了吕程:“我们回去吧,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什么感觉?”吕程问。
    薛小龙还没有回答,突然旁边的摊位上,一个驼背低着头的小贩招呼了他们一声:“同学,吃点串儿吧?”
    那是一个烤串儿的摊位,架子上零零散散地放着几串看不出食材的烤串儿。小贩低着头拨弄着肉串下面蓝幽幽的火苗,看不到他的脸,那样子让人怀疑刚刚的话是不是他说的。
    “你烤的是什么串儿啊?”吕程问道。
    “皮串儿。”
    两个人第一次听到有人烤什么皮串儿,吕程拉了薛小龙一下,两个人走到了摊位前。
    走近了,他们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有些香有些臭,那味道还有种熟悉感。两个人也没多想,接过小贩递过来的皮串儿就吃了起来。吕程边吃边问:“这是用什么皮烤的串儿啊?”
    “人皮。”小贩“嘿嘿”笑了一声,终于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整张脸上竟然没有脸皮。红白交织的是一张眼睛暴突,牙齿外露的肉脸,没有脸皮!
    此时,那张睑正对着他们微笑。两个人的头皮立刻传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
    他们终于明白了,那味道为什么有些熟悉,那赫然是游戏里的“死亡的味道”!
    两个人怪叫一声,扔下手里的串就要跑,但是他们却迈不开脚步。因为此时他们才看到长长的夜市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眼前这一个摊位,其余的摊位都消失或者掩藏在漆黑的夜色中!
    “你们吃了我的皮,没给钱就要跑吗?”小贩似乎在告诉两人,他们吃的就是自己的脸皮。
    “你……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要你们的皮,我喜欢你们的皮。”小贩阴沉地笑了起来,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吕程用力拉着薛小龙,拼命地跑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总该给莪一张皮
    薛小龙和吕程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竟然活着逃回了学校。
    他们终于明白了,陈彤一定也是被那个驼背的小贩剥了皮!
    那晚,两个人睡不安稳了,他们噩梦连连。最终,薛小龙醒来了,全身都是冷汗。
    床头的触屏手机绿键正在闪烁,薛小龙知道是来了短信。他拿起手机看了短信,冷汗立刻又渗了出来。
    “我从来不无缘无故地要别人的皮,就像陈彤是撞丢了我的皮,你们是玩了我的游戏。现在,你们吃了我的皮,一定要还我一张皮,不要等我自己去取啊!”
    没有号码的一条短信,就写了这么一句让人不寒而栗的话。小贩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薛小龙想到了陈彤,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梦——陈彤坐在大房子里撕掉自己的皮,梦里的情景来到了现实中。那么是不是自己也要撕掉自己的皮呢?
    他感到深深的恐惧,他可不想剥掉自己的皮放到架子上被人烤着吃。
    他想到了短信的内容——一定要还我一张皮!
    一张皮,那么就让吕程支付那张皮吧!是他拉着自己玩那个游戏,是他拉着自己到那个摊位吃人皮串儿的。
    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那股狠劲儿真的比鬼魅更恐怖。
    薛小龙悄悄地把手伸到床头,他想去摸自己柜子里的那把工艺刀,虽然是工艺刀,但是也足够锋利。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刀不见了!
    正在他暗暗心惊的时候,他突然看到另一边的床铺上,一个人悄悄地起床下了地。
    那个人的手里有寒光闪烁,可以看到他拿着一把锋利的刀。
    那是吕程的床位,他也收到了短信?他也冒出了和自己一样的想法?不!他应该很早就冒出了那个想法,因为他竟然偷了自己的刀!
    薛小龙不敢动了,他的恐惧中掺杂了深深的愤怒。然后,他就看到吕程朝着自己的床位慢慢地摸了过来。
    薛小龙听到了自己心脏的狂跳声。他使劲儿攥着拳头,聚集起全身的力气,准备在吕程来到自己面前时突然发难,争取打倒他。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下面的吕程大叫一声,一刀插在了自己下铺的空床上!
    那张床本来属于陈彤,陈彤死后,就一直空着。现在吕程狠狠地插着床铺,到底是千什么?他疯了?
    “死陈彤,你死了还要纠缠我们,杀死你,杀死你……”吕程一边用力插着,一边大叫起来。
    薛小龙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寝室里的小台灯亮了。林丛和彭天伟都醒了,他们看清了吕程之后,都大声地叫了起来。然后,疯狂插床的吕程猛然全身一震,他似乎突然从梦里醒过来了,茫然地站直了身子。
    “咣当!”他手里的刀子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他竟然梦游了。

    猜鬼之心
    那天,吕程的梦游暴露了一切。一番思想挣扎之后,薛小龙和吕程对林丛和彭天伟说了他们遭遇的诡事。
    寝室里的空气因为他们的讲述变得无比寒冷。林丛和彭天伟都加入到恐惧的行列中。
    “那个小摊贩卖烤串儿,烤人皮,难道他真的是被烧死在图书馆里的学生?”林丛皱着眉头思考着。
    “可就算是他,他为什么偏偏缠上了我们寝室的人呢?他总不会无缘无故随机抽取倒霉的人吧?”彭天伟说。
    “对!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我们寝室楼就是在烧毁的图书馆旧址上建起来的,而且当时那个学生死在三楼,正是我们的楼层。也许他正好就死在我们寝室所在的位置吧!”林丛冷冷地说道。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吕程可怜兮兮地说。
    “他如果一定要来剥我们的皮,我们只好弄死他了!”林丛竟然说得很轻松。
    “怎么弄死一个死人?”彭天伟惊恐地问道。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死人,这你们都想不到吗?当初,他烧毁的不仅仅只是皮肤,他的肉也烧熟了。为什么他只要皮?那一定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一个代替的肉身。也许是因为什么原因,比如他的灵魂太热啊,所有他替身的皮总是被烧毁,所以他才一次次地需要换皮。否则,他为什么不直接对我们下手?为什么要在陈彤死后等这么久才有所行动?在他每次剥皮之前都要找一个理由,让被剥皮的人有一些对不起他的地方,恐怕也是为了安慰他替身里那颗还有些人性的心!”林丛一口气说完,其他三个人都听傻了。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林丛说得头头是道,的确有道理。
    “那……你是说我们还有反击的机会?”吕程小心翼翼地问林丛,现在林丛就像是他们唯一能依靠的救星,吕程下意识地不敢大声和林丛说话。
    “容我想想。”林丛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垂下了头。
    林丛这一想,就想了一晚上。然后,又是一整天。吕程才明白,林丛只怕是需要一些东西来刺激他的思维。
    吕程偷偷地给林丛塞了五百块钱,那可是他两个月的零花钱。
    林丛果然就有了灵感,他说:“你需要给那个鬼提供一张皮引他出来,他是被火烧死的,我们就再烧死他一次。”
    “给那个鬼一张皮?”吕程惊问。
    “是的,必须给他一张皮!”林丛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我到哪里去弄一张皮啊?”吕程垂头丧气地说。
    林丛冷笑了一声:“别装了,那晚你根本就是想杀死薛小龙借他的皮。只不过你发现他醒了,你才假装自己梦游的。对不对?”
    吕成猛地哆嗦了一下,他一脸惊恐地看着林丛。林丛的眼睛不大,怎么看事情这么透彻?林丛不简单啊!
    “说!是不是?”林丛一脸坏笑地看着吕程,吕程深深吸了一口气,只得点了点头。

    谢谢你的聪明
    吕程逃回了寝室。现在,寝室里就只有彭天伟一个人了。
    看见吕程身上的污垢以及还没有风干的血迹,彭天伟吃惊地问:“怎么了?林丛呢?你们做了什么?”
    “林丛死了,他串通薛小龙想杀我,他们想拿我的皮去欺骗那个剥皮鬼。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起了冲突。争执中,两个人都死了!”吕程找借口掩饰道。
    “他们死了?”彭天伟惊得一下坐了起来。
    “是的,死了。”
    只见彭天伟一下子僵住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太好了,他们都死了,林丛也死了!”
    “你说什么?”吕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庆幸林丛死了,他实在太聪明了,他把我的心思猜得那么透,让我都不敢胡乱动手了。”彭夭伟继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你疯了吗?”
    “嘿嘿,我没疯,如果你知道我就是那个剥皮鬼,你就能明白我的话了。”彭天伟这句话简直就像一个惊雷,猛击在吕程的身上。
    “你……你是剥皮鬼?”吕程的惊恐简直无法言喻。
    “是啊。”彭天伟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竟然变得很瘦弱,驼着背。他之所以瘦了,是因为他少了一层皮!
    彭天伟的脸变成了红白相间的血肉,他叹息一声,幽幽地说:“我被烧死在图书馆里,就在寝室的这个位置,所以我就幻化成一个人形住进了这间寝室。只是我虚化的皮实在太不舒服了,我只好借用活人的皮来维持,之前我用了陈彤的皮,但是他的皮很快就腐烂了。我只好重新寻找目标,我也很愧疚,因为我是在害人,所以我才用些手段,让我选择的人有得罪我的机会,哪怕只是小小的得罪,也可以让我的心里好受一些。
    本来这次我选了你和薛小龙,但是我很纠结不知道该用谁。我希望看到你们主动送给我一张皮,所以我给你和薛小龙都发了短信,但是我的那个计划却流产了。等我听到了林丛说的那些话,我就更不敢动手了,他太狠了,我作为鬼都算计不过他。我只好请来了陈彤的尸体,让他替我去行动,而他果然也被林丛的计谋算计了,烧得魂飞魄散。我本来以为我没有机会借到人皮了呢,幸好你杀了他。而你杀他却是因为他太聪明了。嘿嘿,我现在可以借你的皮了,这还是要感谢他的聪明啊!”
    彭天伟絮絮叨叨地说着,吕程听得皮下的肉里一阵刺痛。
    “放心,我会好好对待你的皮的。我很喜欢你的皮。”诡异莫测的彭天伟慢慢走了过来,他说出了吕程人生中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92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