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诡语考试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84阅

    准考证
    晚自修已经结束十分钟了,楼里的人也差不多走光了。唐小雨走到楼梯口时,背后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小雨,你的词汇书没有拿。”
    唐小雨赶忙走回304教室。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小心翼翼地嘁了一句:“有人在吗?我来拿词汇书。”
    没有人回答,教室里传来空荡荡的回音,令她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唐小雨加快脚步,走到第三排的座位上,只见课桌上放着一本血红色封面的词汇书。她有点儿颤抖地拿起书,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东西,下意识地转过头去,只见讲台上站着一个怪异的人。那人一身黑衣,苍白的脸在脖子上红围巾的映衬下,勾勒出一个极度诡异的轮廓来,可以看出来是个女生。
    “你、你是谁?”唐小雨突然间如同得了失语症,说起话来嘴巴不受控制。这大概是因为她突然闻到一股药水昧的缘故吧——那种味道她曾经在医院闻到过,淡淡的,可是一入鼻便令人心跳狂乱地加速。
    那个女生露出了白色的牙齿,将一张纸高高地举了起来,叉放在了讲台上,然后就僵在那里,像一个僵尸。
    教室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卷走了,唐小雨觉得呼吸有点儿困难。就在这时,那个女生缓缓地下蹲,只一会儿功夫身体就被讲台挡住了。唐小雨一步步地走近,绕过讲台一看,那里根本没有人。只有讲台上多了7一张纸,她拿起那张纸一看,只见上面印着:
    诡语等级考试准考证
    准考证号:134444413444444
    考生姓名:唐小雨
    考场:444座位号:44
    时间:4月4日凌晨4:44
    监考老师:马丽丽
    考生须知:带齐考试用具,旷考者死!
    看着那张准考证,唐小雨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回头拿起那本词汇书,逃出了这个诡异的自修室。
    唐小雨发现自己的脚剧烈地颤抖着,小腿似乎很快就要抽搐起来。等她跑到一楼时,才发现楼门已经被锁上了。
    唐小雨只得给准考证拍了照,将照片发给了好友苏雅美,同时附上文字:我好像遇鬼了,现在被锁在自习楼这里,你快来救我。

    等了很久,苏雅美才出现在拉闸门后面,脸色极为难看。唐小雨赶紧将那张准考证掏出来,举起来说道:“你看这个是什么?我收到一张准考证,里面说要我参加什么诡语考试。”
    “我也收到了。”苏雅美的声音极度沉重,僵硬的表情让人看着很不舒服,“我正在睡觉,突然看到墙上出现了一个漩涡,一只手从那个漩涡里伸了出来。我被惊醒后,就发现一张准考证放在我的枕头边。我转过头看那面墙时,上面画着一个红色的漩涡,快吓死我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唐小雨全身开始发抖,差点儿没瘫倒在地上。
    苏雅什么也没说,而是拿出一把大钳子,很快就将拉闸门上的锁给弄开了,然后她盯着唐小雨手上的词汇书说:“你不觉得这本词汇书很奇怪吗?”
    唐小雨这才注意到这本词汇书:上面的标题写的是《诡语词汇》,封面上的标志是一个骷髅头和一只腐烂掉的耳朵,看着真的让人毛骨悚然。她赶紧打开书,里面的词汇有些看起来还是挺正常的,就是普通的中文词汇,不过读音很奇怪,而且上面标注的是“诡音”。
    “天啊!我明白了,那些人死掉之后,说话的时候发音估计会发生改变,语调也变得阴森森的。这本词汇书就是把人死后的发音总结出来了,而我们要凭借这个去考试。我的天啊!这是哪门子事儿啊?”唐小雨看着上面词汇的发音,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苏雅美看了看词汇书,仍旧面无表情。
    “你看,这里面竟然还有‘咒怨’这样的词汇,上面标注的拼音好像是‘zoyuaa’,这比日语还离谱。你说这些鬼是不是疯了?死就死了,还要故意把声音弄得那么恐怖!”唐小雨忍不住说道,尽管她说得有点儿俏皮,可是说不清为什么,苏雅美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冷汗不断往外冒。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觉得收到准考证的人一定不少,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苏雅美提议道。
    看起来也只有这样了。

    听力是关键
    两人一回到寝室,唐小雨就赶紧上网搜索诡语考试的新闻,苏雅美则显得闷闷不乐的。一番搜索之下,令唐小雨大吃一惊的是,她竟然搜到一则很怪异的帖子:你想在诡语考试中轻松拿到高分吗?不要再等了,听力是关键,我建议你换一只死人的耳朵。那样的话,你就可以所向披靡,轻松地听清所有的题。快点儿行动吧,我的电话:1389888****
    唐小雨差点儿就崩溃了,站起来不断踱着步。过了好一会儿,才拨打了那个人的手机:“喂,我叫唐小雨,我和好友苏雅美被迫加入了诡语考试,想向你咨询一下关于考试的事情。”
    “你们是找马毅强的啊?可是他已经不做这种生意了。”电话里面的人恐惧地说道。
    “为什么不做了啊?”唐小雨焦虑地握紧手机,竟然对着手机吼了起来。
    “吵什么啊?因为他已经死了,做不了生意了。”对方有点儿不耐烦地解释道,“不久前,马毅强接了一单换耳的活儿。好不容易费尽周折找到了一只死人的耳朵给对方换上,可是没有想到这个死人是个恶鬼,很快就找他报仇来了。事情就发生在第二天晚上,当时马毅强正在睡觉,那个鬼从墙壁里面伸出手来,把他整个脑袋拉到墙壁里去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整个脑袋都陷在墙里,死得太惨了。”
    听到这样的讲述,唐小雨赶紧挂掉了电话。电脑前的苏雅美又搜到了关于诡语考试的更多细节,看起来真的令人心惊肉跳。
    “这上面说诡语考试最难的就是听力,还说有个叫麦加惠的女生因为没通过考试被鬼杀掉了。后来她变成了女鬼,每天晚上12点,在学校小树林管理处的后墙边背诡语词汇。如果不想被听力题打败,就要知道每个词的正确读音。他们总结出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拿一个录音机将那个女鬼读的词录起来,再配合书好好听几遍,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存活率。”苏雅美说着,情不自禁地哀叹了起来,随后又低声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吧,我负责了解诡语考试的信息,调查一下关于麦加惠的事情。你负责去小树林录音。”
    “我去?”唐小雨吓得脸色铁青,露出不情愿的表情来。不过在看到苏雅美露出失望的神色后,她又失去了拒绝的勇气,只得说道,“我希望这些都只是恶作剧,不然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晚上11点半,唐小雨来到小树林的管理处,躲在阴暗的房间里面,透过墙上的那个裂缝注视着外面。说起来,小树林本来是学生们的拍拖圣地,以往情侣手牵着手在夜里漫步是常事。但是自从这里闹鬼后,晚上敢来这儿的人几乎没有。此刻外面“呼呼”的风声就像鬼在哭,唐小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勇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那个女鬼始终没有出现,唐小雨不由得着急起来。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感觉背后好像站着一个人,慌忙转过身去,可是后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墙外突然传来一个凄厉的女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读词汇:“seweng,wenye……”

    那声音带着哭腔,唐小雨赶紧拿起录音机录了起来。
    那个声音一直在响着,语调还有些凄厉,听着让人不知所措。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小雨从缝隙望出去,没有人!只有一个近在咫尺的声音仍旧在响着。她吓得“啊”地惨叫一声,突然闻到一股腐烂的气味冲进了鼻子里,呛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你是谁?”唐小雨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儿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忍不住脱口问道。
    那个女孩儿根本没有开口,可是空气中却传来了凄厉诡异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在说:“你在录我读的词汇?”
    那个女生步步逼近,唐小雨头脑一片混乱,拿起墙边的一块砖头朝那个女孩儿砸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当她睁开眼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有凄厉的哭声在房间里回响着,让她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唐小雨跑回了寝室,看到苏雅美正在查资料,便扑到她的怀里喊道:“雅美,我录到了好多词汇,但是那个女生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我以为她是鬼,一时着急就用砖头砸了她。可是砸完才发现对方是个人,她、她没有呼吸了!”
    “你可能杀人了!”苏雅美全身抖动了一下,脸色铁青,“听说这个总去背词汇的女生真的是麦加惠,她每晚都会趁人睡觉时附到人的身上,再去小树林里读词汇。所以你刚刚的确是遇鬼了,不过打死的却极有可能是被鬼附身的人。也就是说,你的行为等于杀人了!”
    听到这话,唐小雨瘫倒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一时慌了神儿,受到了鬼的蛊惑。你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别吵!”苏雅美抓住唐小雨的肩膀猛摇着,看起来是想将她摇醒,“现在要紧的是通过考试,不然我们就会变成麦加患那样,死了还要每天背词汇,一直背一直背,永不超生,你明白吗?”

    耳朵
    “离4月4号诡语考试还有一星期,赶紧背词汇吧!这东西晚上背最好了。我查了这个诡语考试的资料,考不过的人死得都很惨,舌头都被拉得很长,再也不能说话了。”苏雅美说完,将唐小雨录的词汇复制过去,大步走了出去,看来是背词汇去了。
    唐小雨踌躇了许久,决定赶紧去背词汇,便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坐在路灯下,听着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读音,嘴里跟着模仿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把她吓了一跳。
    “是谁?”唐小雨拿手机的手颤抖得厉害。自己正在读那些诡语,却在这时来了一个怪异的电话,差点儿把人吓死。
    “你好,我是马毅强。”对方说话的时候语调低沉,听起来有点儿像诡语,这让唐小雨脊背发凉。
    “马、马毅强?”唐小雨赶紧查看对方的号码,那个号码的确是之前她打给马毅强的那个,“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嗯,我被一个鬼杀死了,死得非常惨。不过有一件事让我无法释怀,我生前借了朋友两万块钱,死后非常不安心。所以我决定将自己的耳朵换给你们,然后由你们帮我还那两万块。这件事情结束后,我才可以安心离去。”马毅强的声音里夹杂着哭声,让人听了极度不安,唐小雨全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两万块,你还不如去抢!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唐小雨有点儿激动了,不过一想到“勒索者”是个鬼,她激动到热血沸腾的心马上又冷到了冰点。
    “我也不想啊,因为你在我死后的一个小时内拔打了我的号码,虽然是我的室友接的电话,但是我的怨念注定要落在你身上。两万块的确有点儿多,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就算了吧。不过如果我不得超生的话,只有将怒气发泄在你身上。”这次的声音中还夹杂着呜咽,更让人觉得恐惧。
    唐小雨深吸了一口气,骂了一句:“我怎么这么倒霉!”
    “是啊,你要是不换一只死人的耳朵,考试通不过的话也是死路一条啊!钱还在,人死了,你不觉得这就像一个笑话吗?”这样的话从一个鬼的嘴里说出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不过唐小雨感觉到更多的是恐惧。
    “好吧,你把卡号报给我,我这就转钱给你。就这么定了,你帮我和苏雅美分别换一只死人的耳朵。我们住在9栋403寝室。”唐小雨无奈,只得走到自动取款机那里,把准备交下一年学费的钱转给马毅强提供的卡号。
    回到寝室的时候,苏雅美已经回来了,唐小雨赶紧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没想到苏雅美听了,气得直跺脚,还歇斯底里地吼道:“你怎么这么笨J?你一定是被人骗了,如果是鬼的话,会跟你废话那么多,还要你把钱打在卡上?典型的诈骗!”
    “可是,给我打电话的真的是马毅强,他说他被鬼杀死了,这和他室友说的话是吻合的!”唐小雨觉得自己像被闷雷击了一下,头脑陷入了眩晕之中。
    “我想这是马毅强的那个室友搞的鬼。他知道你打电话要换耳朵的事情,一定想利用这次机会敲你一笔。”苏雅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让唐小雨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那我们去报警吧,揭发他的骗局。”唐小雨气急败坏地嘁道。
    “你洗洗睡吧,报警?你要以什么名义,说你想换一只死人耳朵?昨天你还用砖头砸死了一个人。”苏雅美摇着头,情绪有点儿激动,“现在最重要的是通过那个诡语考试,一定要努力活过4月4号。”
    唐小雨不知所措地站了很久,就像一个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见苏雅美不愿意再理她,唐小雨只好跑去睡觉。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苫说不出。带着这种郁闷的心情,唐小雨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长时间。4点多的时候,她突然感觉整个身体僵住了,变得如同木头一般。就在这时,床边的墙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漩涡,转啊转啊,一只手从那个漩涡里伸了出来——一只苍白异常、布满了伤痕的手,手里还捏着一只耳朵。
    “这是在做梦吗?”唐小雨对自己说道。她觉得自己是清醒的,大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般地清醒,可是身体却像打了麻药那般毫无反应。那只手越伸越长,很快就拧住了她的耳朵。她只感觉耳朵好像快要被人扯掉了,可是,越想越觉得是梦……
    清晨时分,唐小雨猛地醒来,马上摸了摸耳朵,幸好还在。她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床边的墙,那里并没有红色的漩涡,看起来一切如常。

    主考
    刷牙的时候,唐小雨还在回忆昨晚那个逼真的梦,无意间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镜子。“啊!”惊讶声从她的嘴里发了出来,然后她用手去摸耳垂,只见上面多了一个痦子。
    唐小雨害怕极了,赶紧跑到苏雅美的床前:“快起来,我的耳朵不是我自己的了!”
    苏雅美睁开眼,生气地骂道:“还让不让人睡觉,嘁什么嘁啊?”
    “我昨晚梦见墙上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我的耳朵扯掉了。今天早上我只顾着摸耳朵还在不在,却没有看看耳朵是不是被换了。我的天啊,我的耳朵上之前根本就没有痦子啊!”唐小雨高声喊着,样子有点儿歇斯底里。
    苏雅美呆住了,因为她发现唐小雨的耳朵上布满了癍纹,感觉很怪异。耳朵的形状看起来也很怪异,跟唐小雨的脸型一点儿都不搭,整体感觉很诡异。
    “难道那个马毅强真的死了,他说换耳的事是真的?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赶紧用这个耳朵听一下诡语词汇,看看效果如何。”苏雅美一直摇头,“虽然换了一只死人耳朵后果很严重,可是说不定你能够通过诡语考试,躲过一劫。”
    唐小雨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在柜子里找出了那段诡语词汇录音。点击播放后,她惊讶地发现原本听着非常费劲儿的话,这次却很容易就听清了,简直变得跟日常对话一样简单:“天啊,这下我更断定这只耳朵不对劲儿了,这些诡语词汇看起来没有必要背了。还有一件事忘了给你说了,马毅强说要帮我们俩都换耳朵,你的耳朵被换掉没有?”
    听了唐小雨的话,苏雅美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又掏出随身携带的镜子小心地检查起来:“我的词汇已经背得差不多了,才不要换一只死人的耳朵。你现在就和我去找马毅强的那个室友,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不宜迟,两人在校园网上查了一下马毅强的资料,根据资料上的信息去男生寝室找他。令她们非常惊讶的是,马毅强的室友竟然说:“马毅强好像发大财了,请同学到学校外面的永胜饭馆吃饭去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唐小雨异常震惊,不解地问苏雅美:“马毅强没有死!这意味着跟我打电话的是个活人,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们过去找他算账,这次真的不能等了。”苏雅美很是紧张,边说还边跺脚。

    尾声
    地上的那只手松开了,唐小雨赶紧向后挪动着身体,很快就碰到了花圃的边沿。
    “我已经把耳朵还给你了,你就放过我吧!”唐小雨对着那只手喊道。
    唐小雨一喊完,空气好像凝固住了。过了好一会儿,那只手不断向外伸着,很快就钻出一颗头来:“你把我的耳朵扯烂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唐小雨赶紧踢了那颗头一脚,侧过身子猛地站了起来,然后朝远处逃去。跑出好远,她突然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才发现,一个没有耳朵的女生正站在自己面前。唐小雨顿时瘫软在了地上,开始摇头叹气,看样子已经放弃了抵抗。
    麦加惠发出诡异的笑声,一步步地靠近她,就像鳄鱼慢慢逼近受伤的小角马。唐小雨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只得闭上眼等待命运的审判。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空,唐小雨感觉到有些碎裂的东西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睁开眼一看,竟然发现马丽丽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麦加患呢?”唐小雨环顾四周,发现麦加惠已经消失了。
    “她被我消灭了。”马丽丽表情冷漠,“苏雅美让我来救你,你应该感谢她。”
    “什么?我通不过考试就是苏雅美害的,她到底想干什么?”唐小雨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心里充满了疑惑。
    “你不知道她的心情有多矛盾!”马丽丽的语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丝温情,“你走后苏雅美一直在流泪,她说很后悔害了你。说出来也许你不信,她看起来非常痛苦,竟然用头去撞墙。”
    “真的吗?”唐小雨还是有点儿怀疑,经历了前面的事情,她也弄不清楚马丽丽是否在设另外一个局。
    “呵呵。”马丽丽发出一声冷笑,“其实苏雅美内心非常矛盾,想要救你却要牺牲她自己,这真是艰难的抉择,因为人毕竟都是自私的。可是最终她答应接替我主考的位置,以后都由她替那些鬼出题,而条件就是让我来救你。”
    唐小雨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马丽丽笑了笑,在转身离开前,又抛下了一句话:“你可能再也看不到苏雅美了,她要你好好活下去!”
    马丽丽就这样走了,而那之后,唐小雨真的再也找不到苏雅美的踪迹……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096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