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槐树怨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25阅

    滴血求愿
    BBS神奇求愿帖:
    午夜零点,是为天灵灵。携黄表纸若干,于许愿树前焚烧。将心愿袋制成两份,一份于黄表纸将要烧完之际,滴血于袋,挂在许愿树上,另一份带回放在枕下,切勿再看。七日内,所许愿望,必然灵验。忌临阵退缩,否则后果自负。
    午夜,校园里一片宁静,凄惨惨的阴风吹过,萧文华颤抖了一下。他有些后悔,看到BBS中的一个求愿帖就来求愿,脑袋让鞋拔子抽了吧?
    既然已经来了,不能半途而废。
    萧文华拿着黄表纸,绕过自习室,进入充满芬芳的茂密绿茵地。植被丰富,馥郁芳香,这里是校园里男女的幽会之地。绿茵地里面有一棵硕大的槐树,甚是粗壮,也不知道有几百年寿命。槐树周围砌成一圈水池,内有射灯,围绕着大槐树的喷泉一开,倒是一副绝美景色。喷泉中的槐树俗称许愿树,也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同学们都把自己的美好心愿装入红色的心愿袋中,然后挂在树上。搞得槐树在白天像火红山花绽放一般,别有一番风景。
    萧文华来到许愿树前,喷泉已经停了,只有水底的射灯亮着,有种光怪陆离的感觉。这个时候应该不会碰到红男绿女吧?萧文华咳嗽了几声,意思是警告暗地里约会的情侣赶紧躲远点儿,免得撞见了尴尬。四周寂然无声。萧文华跳过环形喷泉,走到许愿树下,伸手摘下一个心愿袋,里面写着:求包养。
    “哪个贱人写的?”萧文华啐了一口,又抓下一个心愿袋,里面写的更是重口味:求劫色。
    “憋疯了吧你!”萧文华说着将心愿袋撕得粉碎。
    他大概看了十多个心愿袋,没什么虔诚的求愿,多半是“求关注”“求人肉”“求扑街”“求推倒”“求调戏”之类的恶搞。萧文华虽学习成绩不佳,但倒数第一绝不是他,若喊到倒数第三还不叫他的名字,他一定跟你急。高数结业考试即将到来,高数课他基本都在网吧上网泡妹妹,毕业档案中如果有挂科,那将是一辈子的污点。何况高数老师对他挺好的,如果在这科上挂了,他于心不忍。以往其他科目多少会点儿,结业时能通过高科技手段蒙混过关,可是这回不行了。
    萧文华看了看手机,马上就到零点了,他拿出心愿袋和黄表纸,看着时间。
    时间一到,萧文华点燃黄表纸,虔诚祈祷。眼看着纸要烧完,他咬破手指将血滴在心愿袋上,然后将其挂在许愿树上,同时把另一份心愿袋揣在衣兜里。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窜出一股阴风,燃烧的黄表纸突地火势凶猛,绕着他来回转圈。
    萧文华一下子就傻了,耳边仿佛响起一记炸雷,嗡嗡直响。萧文华冷汗直冒,双眼紧闭,一动不敢动。他想到了那个帖子,下面留言的说什么的都有,唯独没有留言说有人试验过,原来他是第一个做实验的。其实,他根本没指望这个所谓的求愿能起到什么作用。无非心理暗示而已,带着搞怪之心前来,却没想到碰到了脏东西。黄表纸绕着他打转,约莫有一分钟的工夫,兀自烧尽、落地,阴风也消失了。萧文华一转身,只见喷泉射灯一片惨绿,灯光中有道张牙舞爪的影子。萧文华怒吼,一个箭步跳过去,脚下不利索,绊在喷泉水泥台上摔了个嘴啃泥。萧文华一个骨碌站起来,嘴里哇哇乱叫,一溜烟跑回寝室。

    今天是周末,寝室楼大门没锁,寝室兄弟有约会的,有出去娱乐的,就剩下老二刘俊峰了。
    萧文华进寝时,脸色苍白如纸,吓了正在看书的刘俊峰一跳:“你干啥去了,让鬼追了?”
    萧文华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去求愿了。”
    “我靠,你胆子可真大,足球队的大盛求愿回来后从三楼掉下来差点儿没摔死,我也就跟你那么一说,你还真去了?”
    “不去没辙啊!高数老师对我挺好的,我不能在他这儿挂科。”
    结业考试即将到来,众位寝室同仁商量怎么考试,老二刘俊峰在BBS中看到了一个帖子,对萧文华说看看这个,或许对你有用。众人看了之后,七嘴八舌,各种版本神乎其神。看着别的同学面色轻松,萧文华的心头却非常沉重。没有了希望也就不再有奢望,所以他决心一试。记得当时老三王晓兵劝他,让他好好看书,可是被冲昏头脑的萧文华还是偷偷地去了。
    现在萧文华惶惶不可终日,也不知道许愿树灵不灵。
    自习室里看着别的同学都在复习,萧文华百无聊赖,独自玩着游戏。同学朱琳琳看着他那副德行就想教训他几句:“萧文华,别人都在复习,你在干什么?你能考过去?”
    萧文华说:“算啥啊?小菜一碟。”
    “吹吧你!吹牛不打草稿。好好看看书吧,花心大萝卜!”朱琳琳把书一摔,转身走了。
    萧文华旁边的兄弟们围过来,嘘声不断。
    “我才不是呢!我有一颗善良的心。这丫头其实挺好的,就是脾气太大,总喜欢教训别人。”萧文华故作翻书状,突然一愣。这本书是旧书,几年前的版本了,有“XX大学图书馆藏”的字样。他翻开一看,里面有密密麻麻的注释,萧文华心里一阵激动:“这是哪位大姐的书?真他妹的用功。”他本身书法极佳,被那些秀气的小字深深地吸引了。好像有一种魔力似的,勾引他一页~页地看下去。不知不觉,自习时间就要结束了,同学们陆续离开了。萧文华打个哈欠,随便一翻,里面竟然有一张美女照片。
    萧文华双眼发直,照片上的女孩正是他理想中的对象。他忍不住叫了一声,急忙掩口,要知道虽然自习时间快结束了,可还有同学未离开。他拿出照片仔细看看,相片中的美女双目含情,微微含笑,很漂亮。唯一不足是左眉上有道浅浅地疤,应该是被什么利器刮伤的。白玉微瑕,这种再好不过了,不完美才是真正的完美。

    阴行卡号
    萧文华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难道说是天意吗?以现在的技术手段,在一所万人大学里找一个人其实不难,只要有线索就能找到。书里夹照片,虽然有点儿俗气,但谁敢说姻缘是假的?萧文华独自找了两天,未果,好像学校里没有这个人。找不到人,萧文华就从书中下手,几天下来这本高数书竟然被他看了一遍。
    高数结业考试时,发挥尚可。
    萧文华正暗自高兴,高数老师戴着瓶底那么厚的眼镜盯着他:“拿出来!”
    “什么?”
    高数老师从他桌堂里掏出一本书。
    萧文华急忙解释:“我……我没抄!”
    高数老师看见那本旧书,脸色忽然阴沉下来,翻了翻,又放了回去,什么也没说走到别的同学那里。
    虚惊一场!
    萧文华顺利过关,他看着成绩单,虽然只有六十一分,却不会挂科了!
    朱琳琳冷笑说:“61分有什么得意的?”
    “哦,对你来说那是不及格,但对我来说那就是满分。对了,谢谢你借给我的书。”
    朱琳琳愣愣地说:“我什么时候借给你书了?”
    轮到萧文华愣了:“你……”他拿出那本旧的高等数学,“就是这本!”
    朱琳琳拿过来看看:“你还挺会选书啊!”
    萧文华彻底蒙了,小声嘀咕:“那到底是谁借给我的?”
    “这字写得怎么样?”朱琳琳说着拿出一张写着“好事成双”四个字的毛笔书法作品。
    萧文华撇着大嘴:“临摹功力不佳,根本就不是写上去的,应该是画上去的。”
    “哇,这你都知道?”
    “琳妹妹,这谁画的?真难看,字失去了原有的韵味。”
    “你妹!”朱琳琳把字帖一摔,气呼呼地走了。
    朱琳琳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她不会书法,可是人家那是专长。她想要在萧文华的强项上引起他的注意和重视。可是书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想来想去她采取素描的方式,把毛笔字画出来。本来挺得意,没想到在高手面前,被一眼看穿了。
    萧文华耸了耸肩:“我实话实说还不行?”

    回到寝室,几个兄弟正在研究如何打魔兽。
    萧文华把书往桌上一摔:“他NN的。”
    王晓兵问道:“怎么了?”
    “高数我及格了,知道吧!都是因为朱琳琳借给我的书,今天我还给她,她竞说不是她借给我的。什么意思?”
    打游戏的刘俊蜂随口说:“这你还看不出来,她对你有意思呗!”
    “我对她没意思!”
    王晓兵咳嗽一声,拿着毛巾去了盥洗室。
    刘俊峰戏谑说:“傻眼了吧?小王同志暗恋朱琳琳,请你以后不要乱讲。”
    “呃……好像是你这贱人起的头啊。”
    没人时,萧文华低声说:“我相中了一个妞儿,居然找不到这人。”
    “谁呀?”刘俊峰喝着茶说。
    萧文华拿出照片给他看,刘俊峰脸色顿时铁青,一口茶喷得萧文华满脸都是。
    “我X,你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嗯嗯,太漂亮了。恭喜,你自己去找吧,我打游戏呢!”
    萧文华骂了几声,整理床铺,枕头下还有那个心愿袋。他高兴得昏了头,连这茬儿都给忘了,忙说:“我下楼买包方便面,有捎东西的没?”
    “给我带盒烟!”
    萧文华找了借口出了寝室楼,如今愿望成真,心愿袋也没什么用,随手一扔,只听“啪”的一声。萧文华刚要转身走,脑袋里进出个念头:心愿袋里装的都是纸,为什么会有“啪”的声音?他跑过去捡起心愿袋,里面竟然有一张银行卡,卡号“119119119119119119”。
    萧文华心头一惊:“哇靠,够火的!哪个银行有这个卡号?有意思。”揣在兜里回了寝室。
    过了十多天,萧文华不停地寻找梦中美女,却一直无果。
    假期临近,所有学生都将面临巨大的经济危机。萧文华也不例外,口粮要断了。上一次,他给老爸发微信说“弹尽粮绝”,老爸回复“坚持到底”。有了教训,他不好意思再给家里打电话。萧文华摸出那张六个“119”的卡,喃喃地说:“要是能有两千块,还能买张火车票出去玩一趟。”他一边想一边把卡塞进了ATM机里。

    “密码不会是六个六吧?”萧文华真的输入了六个六,没想到居然蒙对了,自动取款机里“哗哗”往出吐钱,正好两千。
    “我擦,太爽了!”
    萧文华拿着钱大吃一顿,还买了一套衣服,然后乐颠颠地往寝室走。半路上,他一掏兜,脑袋里“嗡”的一声,手里竟然是一把纸灰,心里凉了半截儿。他回想那天许愿的经过,结论是——有钱花总比没钱好,别的事儿一概不想。
    萧文华心里还是有些犯堵,乘兴而去,败兴归来。
    见到他的新衣服,王晓兵说:“呦,补给跟上了?”
    “嗯,后勤部给予了强大的支持。”
    刘俊峰笑着说:“借我穿两天?”
    “滚一边去,我去看书去了。”
    萧文华拿着那本旧书去了自习室,一进门大家围在一起,朱琳琳哭得两眼通红。
    “琳妹妹,你怎么了?有事儿跟华哥说。”
    女同学叱道:“哎呀,你别闹了。琳琳正闹心呢!他家里给她汇的钱,要她买药捎回去,结果钱丢了。”
    萧文华说:“深表遗憾,丢了多少?”
    朱琳琳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眼:“2000块!”
    萧文华一愣,心中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王晓兵闻听,慷慨解囊,他很节俭,别人一个月花一千,他也就三百块,现在这样的学生越来越少了。他说:“我这里有点儿,你先拿去救急吧!”
    朱琳琳推脱不要,王晓兵硬塞到她手里,转身快步走出去了。
    女同学调笑说:“华哥,你看人家王晓兵,你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吧?”
    萧文华说:“我又不是她亲哥……”
    “切,小气鬼。琳琳,我们回寝室吧!”
    “等等!等我十分钟,我这就去提款。”
    萧文华最怕女孩激将,尤其是在众多同学面前,那必须拿出爷们儿态度来。萧文华不管不顾,跑到提款机前,他又犹豫了。如果今天他花的钱是朱琳琳的,那么现在取了一定还会有人丢钱。萧文华念及至此,却还是取了三干块钱。
    他倒要看看这张卡是不是很邪门儿?

    悲剧垂演
    做好事原来感觉这么好。如果钱随便提,他宁愿做一辈子好事。
    萧文华没事干拿出废纸练字,练字是很枯燥的,两个小时下来,手疼得厉害。他拿出那张美女照片默默地看着。她究竟是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
    萧文华叹口气,时间已经不早了,自习室里就剩下他和另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同学,临走的时候他还不忘说一句:“喂,那个谁……熄灯了,赶紧走吧!”
    坐在角落里的同学好像没听见。
    萧文华走过去:“那个谁……熄灯……”话音刚落,他就愣住了。在他面前坐着的是个女孩,而且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
    “谢谢!”
    女孩站起身收拾文具走了。
    萧文华直挺挺地愣在那里,他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没错就是她,眉毛上有道疤。他几个箭步蹿上去,拦在她面前:“那个……你叫什么名,你多大,有多高,三围是多少?”他问出了一连串的尖锐问题。
    女孩怒道:“你是谁呀?我凭什么告诉你?走开!”
    女孩猛地一推他,萧文华撞在桌子上腰好疼,一趔趄,脚下没站稳,摔倒在地。萧文华一骨碌站起身来,再次蹿上去:“我想认识你……”
    女孩把书本往桌上一摔,坐了下来,假装看书一言不发。
    “呵呵……我叫萧文华,你好!”
    良久,女孩一直沉默,怎么问也不说话。恨得萧文华没辙,想他高大威武人中俊杰,竟然搞不定一个弱女子。说时迟,那时快,萧文华怒从心头起:“我说你……”
    女孩喝道:“真讨厌,你立马消失!”
    “你怎么像朱琳琳似的,脾气别这么火爆好不好?”
    女孩再一次沉默。
    萧文华自觉无趣,悻然走开。即便如此,心里依旧很高兴,他总算见到了,这就说明还有机会。萧文华走到门口:“不早了,要熄灯了,走吧。要不然我送你回寝室?”
    女孩微微一笑:“不用了!”
    就在这时,女孩头顶的吊灯“哗啦”一声掉了下来,砸了个正着,紧接着电流引出火花,瞬间将女孩的衣服点燃。萧文华大叫着冲上去。“砰”的一声,仿佛撞到了什么,眼前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那边女孩正被烈焰吞噬,痛苦惨叫,扭曲挣扎。
    “我来救你——”萧文华大叫着,连踢带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整个过程不足两分钟。突然,自习室所有灯熄灭,眼前漆黑一片。
    “萧文华,你干什么呢?”
    “啪啪”两记耳光,萧文华眼前景象忽地一变,他正面对着墙,手蹬脚刨,旁边站着的是王晓兵,而自己的两只手都已经出了血。
    “你中邪了?”四周不明真相的学生们愣愣地围观着。
    萧文华尴尬地笑着:“我……我在练习九阴白骨爪。”
    两人说了几句,就回寝室了。

    萧文华点燃那张阴行灵通卡,带着诸多不舍,眼眸含泪:“请原谅我这么做。我爱你,再见!”
    当刘俊峰把银行灵通卡转移到萧文华那里时,李潇潇便已盯上他。假借朱琳琳之手将自己的高数书给他,又制造了与他独在自习室的邂逅场面。这一切都表明,萧文华用情专一,是一个值得去爱的男生。然而,现实毕竟是现实。他说的没错,卡里的确藏着她的愤怒和期待,只是此时愤怒已消失,期待转为爱。
    李潇潇含着泪,也许得到真爱远比害人更重要,哪怕只是刹那……极致永恒。她的身子忽地变成一蓬纸灰,烟消云散!层声
    朱琳琳撕着身上的绷带,叫了几声。地上的王晓兵猛地站起来:“琳琳,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也不知道!”
    同学们听到屋里有动静,纷纷进屋,其中有一人是刘俊峰。
    朱琳琳下了床:“哎哎,萧文华……”
    “你们没事就好了!”
    “其实,我有三个字……已经很久了……想要对你说。”
    萧文华一把扯过王晓兵:“你应该对他说才对!”
    “你……”
    “抱歉,我心中已经有了她!”
    “谁啊?”刘俊峰跟着起哄,像以前似的在他身上找烟,结果翻出了李潇潇的照片,“哇,这妹子觏得刺眼!她叫什么名?哪个系的?”
    萧文华一把抢过来。
    朱琳琳黯然失色,见他要走,忙说:“哎,其实我要对你说的三个宇是,谢谢你!”
    萧文华点点头:“我也有三个字对你说:不客气!”
    从此,高数课堂上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本已经结业的萧文华带着一本旧版高数书,堂堂不缺。刘俊峰很是无语,高数都结业了,为什么还在学习?萧文华说这叫人在做夭在看,学习和节俭其实都没有错。
    萧文华不确定能否等到她,或许她真的永远消失了,但他依旧耐心等待。
    时光荏苒,他已毕业。
    毕业时,萧文华在许愿树前照了一张相片留念。
    洗出来时,惊讶地发现他身边竟然有个美女,紧紧依偎……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0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