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十六号惊魂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7阅

    杜田死了
    阿九连续一个星期没来上学后,我和胖子终于开始慌张了。十六号那天发生的事,在我脑海中来回盘旋,挥之不去。那是我、胖子还有阿九最后一次见杜田。
    杜田身材瘦小,是我们班公共的发泄品,而他最害怕的就是我们三个人。
    十六号晚上,我们三人放学后一起去了网吧。玩到半夜十二点才往家走。网吧外有一个公园,我们三个便钻进了公园抄近路回学校。这个时间公园里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意外的是,我们竟然在河边看到了杜田。
    杜田捧着一本书站在小河边,像在等什么人。我们立刻来了兴致,胖子不怀好意地说:“三好生也会来这种地方啊?哥几个都没钱了,你看你是不是该赞助点啊?”
    “我、我是在等人的,我没有钱。”杜田结结巴巴地说。
    我们一愣,若是以往,杜田从不敢说半个不字,今天居然这么大胆。还没等胖子和阿九反应过来,我已一脚踢了过去,杜田趔趄了一下,白衬衣上印出一个肮脏的脚印。阿九和胖子见状,也一人一拳,砸在杜田的脸上。
    杜田不住后退,不敢还手。当时天黑极了,公园的照明设施早已关闭,杜田身后就是黑洞洞的民心河,我们都没注意,他自己也没注意,在我们的攻势下,一点一点地倒退,谁都没想到,他会掉到河里。
    杜田掉到河里后,我们三人刚开始还觉得很好玩,直到他渐渐沉没后,我们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想跳进去救人,可我们都是旱鸭子,跳下去也是送死,在岸边你推我搡半天,已看不到杜田了。
    死寂中,不知是谁先转身跑掉的,剩下的两人也慌里慌张地跑了。
    翌日,我们三个来到学校后,头一次盼望杜田出现在我们眼前。但那天他没来,反倒是杜田的父母赶到了学校。当时正是班主任的课,他们看了一眼杜田空荡荡的座位,他母亲立刻大哭起来。班主任只好让我们自习,拉着两人去了办公室。
    听到杜田母亲大哭的一瞬间,我们三人都傻了,我们明白,杜田可能真的死了。神秘电话
    几天后,阿九意外接到一个电话。那个声音不男不女。那个声音告诉阿九,他是杜田的朋友,他看到了我们逼死杜田的全过程。
    他说,那天他正好看到杜田被我们逼进河里,看到我们落荒而逃。
    阿九当时就傻了,怯怯地说:“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那人说:“没什么,我是杜田最好的朋友,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你们逼死了杜田,从今天开始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记住那个日子,十六号,我会一个一个处理你们。当然,如果你们害怕可以报警,但在报警前,希望你们想清楚怎么和警察解释你们逼死杜田的事。”
    这个人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最后留下的一句话是:“陈阿九,你是第一个。”
    阿九开始惶惶不可终日。我和胖子也很害怕,但总觉得蹊跷。要知道杜田在学校没什么朋友,大家都不愿和一个受气包在一起,但既然对方可以叫出阿九的全名,肯定也认识我们。
    我们甚至怀疑杜田没死。
    为了证实疑惑,我们去了一趟杜田家。当然,我们没敢进去,只在外面窥探。事情的后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杜田出事后,他父母一直以为他失踪,他父亲再也没去过公司,他母亲最严重,精神都失常了。
    而现在时间和生活于我们而言,也变成了煎熬,尤其是阿九,他时时刻刻提防着身边的人和事,生怕有一双大手突然推他一下,将他推向死亡的深渊。
    我们不知所措,报警绝不可能,谁也不会傻到自己告发自己杀人。但心里还多多少少存有侥幸:也许这个人只是吓唬我们。直到阿九真的失踪后,我和胖子才意识到,这不是玩笑话,下一个就是我或者他。

    阿水
    我和胖子放学后,一起去了KFC。
    昨晚接到神秘人的电话后,胖子变成了另外一个阿九,他好像一下子也成了神经病,坐在那里,一直抖个不停。
    我对胖子说:“你确定是那个人打来的?”
    胖子说:“不然呢,除了他谁会打这种电话,他说下一个就是我。我该怎么办?你知道吗,阿九好像还没死,昨晚那人给我打电话时,给我放了一段录音,里面是阿九的声音,他一直大喊大叫,放完录音后,那人对我说,他暂时不会让阿九死掉,他说……他只是每天从阿九身上割一块肉罢了。”
    我脑袋发蒙了,恍惚中,似乎看到一副血淋淋的画面,像黑色电影中演的一般:阿九被绑在椅子上,浑身血淋淋,裸露在外的身体上伤痕累累。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拿着尖刀,在剔除他大腿上的一块肉,他声嘶力竭地喊着……
    许久后,胖子才再次开口:“林淼,我们报警吧。”
    我知道报警绝对是傻子的做法:“报警我们一样完蛋。”想了想,我又说,“或许,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那个人,把那人揪出来,不管他是谁,反正我们已经杀了一个,多杀一个也无所谓,只要这人死了,我们就没事。”
    胖子听了我的话,冷静了一些,突然说:“我想起来了,那天杜田不是带着一本书吗,我当时看了一眼,书名好像叫《记录者》。上面贴着编号,如果没猜错的话,是我们学校图书馆的编号。”
    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我们就从这本书下手!”
    第二天我们迫不及待去了学校图书馆,找了整整一天,终于找到这本《记录者》,胖子看了一眼,就确定当晚杜田拿的是这本书,我们翻开看了一下,书的表皮和内页都有些污迹,像被河边土物沾染过的样子。
    在前台,我们请工作人员帮我们查看了一下这本书的借阅档案。
    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本书很少有人外借,整个图书馆也只有一本。最近的外借记录是一个叫阿水的人,他是上上个月前借出去的,当月十七号还回来的。
    按正常推理,书只有一本,又的确是学校图书馆的,那杜田当晚拿的肯定是这本。但书并不是他借阅的,很有可能是这个叫阿水的人借阅后,杜田又从他手里临时借来看的,而那天杜田说他去公园是为等朋友。
    如果没猜错的话,杜田就是去等阿水。而神秘人在电话中声称他就是杜田的朋友,就是杜田当晚相约的人。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神秘人就是阿水。

    胖子
    阿水和我们同一年级,不同班。和杜田一样,也是个标准的书呆子,经常受欺负。从他看到我们那一刻开始,我们更怀疑他了。放学后,我们去他们班门口堵他,他看到我们立刻从后门溜走了。好在,我们及时追上去,把他拉到了学校天台上。
    阿水一上天台,就不住地嚷嚷:“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我觉得事情不宜问得太露骨,于是,语气和蔼地说:“我们不打你。”阿水这才抬起头来,我接着说,“只是你刚才为什么看见我们就跑?”
    阿水小声说:“我早知道你和胖子还有阿九,是学校里的老大,所以刚才听到你们在门口找我,害怕你们打我,我就赶紧跑了。”
    我笑了笑说:“我们只是想找你借点钱花。”说着,话题自然转过来,“自从杜田失踪后,我们的小金库就没了,听说你和他家都很有钱,所以借点钱花应该很简单吧?还有,我听说你和杜田关系不错,是朋友啊?”
    阿水一边掏钱一边回答我的问题:“我和他只是网上一个同城笔会的会员,偶尔互相介绍好看的书罢了。”
    胖子是个急脾气,听到书,忍不住嘁道:“果然是你,你说是不是你把杜田害了!?”
    阿水吓坏了,不等我问,像交代错误一样说了起来:“我没有啊!我最后一次和他相约见面,都没看到他,鬼知道他跑去哪儿了,我只在相约的公园河边捡到他要还我的书,之后他就莫名其妙失踪了……”
    看来杜田那晚真的约了阿水。
    胖子听阿水这样说更急了,我知道他忍不住要露出马脚,忙制止他,放阿水走了。阿水走后,胖子不解,我对他说:“如果他真的是神秘人,我们坚决不能打草惊蛇,何况现在是在学校,那么多人看见我们去找他,实在不是个解决事情的好时机和好地方。”
    胖子问:“那你的意思是?”
    我说:“如果他是的话,我们已找过他,他再傻也明白,他已经暴露了,下一步他肯定要有所行动。这些日子我们一定要注意观察这小子,等到真正确定是他后,再动手。”
    这天,胖子给我打来电话,说:“林淼,我受不了这种日以继夜的恐慌了,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有人要杀我,我不想死。不管阿水是不是神秘人,咱们解决了他吧,求你了!”
    我只能劝胖子冷静下来。
    其实我和胖子一样,度日如年.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办。意想不到的是,在跟踪阿水多日无果后,胖子还是在十六号出事了。他在当晚回家的路上失踪了,我第二天早晨给他打电话时,得知了这个消息。我浑身冰凉,因为胖子的失踪意味着下一个就是我……

    真相
    胖子失踪后,我经常接到神秘人的电话。电话里他很少说话,只是放录音给我听。话筒里传出阿九或胖子撕心裂肺的叫声,那叫声像受到酷刑折磨的一只野猫,尖利可怕,让我浑身发毛。
    我恨死了,但也怕死了。
    现在我才了解胖子当初的心情。或许只有把阿水抓起来、弄死了,我才能稍稍安心。不管他是不是真正的神秘人,现在我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这样决定后,我在一个周日实施了计划:在阿水去上补习班的路上,我把他打晕,带到了郊区一处废旧的空楼内。
    这地方是我早几日找好的,据说闹鬼,所以没人来。
    可把阿水带到废楼后,我又下不去手了。我只是一个学生,杜田的死也是意外。我恐慌地举着刀子,浑身颤抖。实验了几次,勇气终于丧尽,决定暂时把阿水软禁在这里。
    每天我都会给阿水送食物。渐渐地,阿水见我只是软禁他,开始和我对话。有一次,我去给他送饭,他对我说:“林淼;你为什么绑架我?”
    听到阿水这样问,我给了他一巴掌,发泄一般地说:“你说为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是那个神秘人!你什么都看到了不是吗,我们是害了杜田,可那是意外。你抓了阿九和胖子,现在又要抓我,倒是我应该问一问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们?”
    阿水愣住了:“杜田真的是被你们害了?”
    “是意外!”我大吼。
    阿水直愣愣地望着我说:“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阿九和胖子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杜田的事我确实清楚,电话也确实是我打的,神秘人是我,但绑架胖子和阿九,甚至录音的人并不是我。”
    我没想到阿水会说实话:“你什么意思,仔细说。”
    阿水犹豫了一下,说:“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吗,就如同这幢废楼,如果人们真的不相信有鬼,为什么都不敢来这里?如果我告诉你,做这一切的都是杜田你信不信,而我也是被逼的,制造了一个神秘人的身份。电话、录音都是他给我的,都是他逼我打的。”
    “你胡说!这……这个世界没鬼!”
    阿水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第一次接到杜田电话时,我也吓坏了,因为那晚我确实看到他掉到河里了。你们跑走后,我还特意跑到河边看了半天,但我也是旱鸭子,也很恐慌,所以没报警,跑掉了。第二天上学时,我的书桌抽屉里,突然多了那本《记录者》。”
    我打了个冷颤,原来这本书不是阿水在河边捡回来的。
    阿水继续说:“发现这本借给杜田的书后,每天我都会接到一个电话,是杜田生前的号码。电话里他告诉我,要我帮他向你们三个复仇,我怕死了,所以只好按照他的吩咐假扮成神秘人。”
    我听得身上一阵发冷,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我:别相信他……

    神秘人
    终于十六号到了,我有一种预感,某些东西在渐渐接近我。
    此时此刻,和阿水在一起,我才稍有安全感。如果杜田真的以另一种形式来找我,阿水就像我的雷达。
    傍晚,阿水说要带我去见胖子他们。
    我们来到一座废楼,阿水也很紧张。他一会儿看看身后,一会儿看看大门,哆哆嗦嗦地对我说:“每个月十六号,他都会打来电话,说会来找我,我好怕……”
    我强忍心中恐惧,我们两个都不说话,空气变得死寂。现在己十一点多,再过半个多小时就是十七号,不知过了今天,我能不能躲过这一劫。正胡思乱想,窗外刮进冷风,与此同时,我听到一阵笑声,是我旁边阿水发出来的。他不知什么时候垂下了脑袋,浑身无力像个死尸。
    我头皮发麻,立刻跑了起来,远远地缩在墙角。
    阿水终于缓缓地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我,一边笑一边说:“十六号了,终于十六号了,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来吧,你的朋友们正在等你……”
    我的骨头都软了,想跑,腿脚却不听使唤。我明白,现在我面对的根本不是阿水。
    “不……不要过来!”我抖着嘴唇喊道,“不是我们害的你,是你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阿水猛地抬起头,狰狞着大叫:“就是你们害了我!”
    我不敢说话了。眼睁睁看着阿水向我一步一步走来,在即将接近我的那一刻,我用尽吃奶的力气,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痛让双腿有了知觉,撒开腿,我向外跑去。慌乱中一脚踩空,整个人翻了下去。
    躺在楼梯上,我已感觉不到痛,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朦胧中,看到阿水走到楼梯口,高高在上地望着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再醒过来时身处一个地下室。向两边望了一眼,我吓得叫了一声。是阿九和胖子,他们被绑得很结实,浑身上下都是血污,变成了一个红色的人。
    我知道,我还是被杜田抓住了。
    回想神秘人给我打电话时放的录音,不知道阿九和胖子受到了怎样的折磨,我怕得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挣扎。就在这时,屋外响起脚步声,听得出来,那个声音正向地下室而来。
    我紧紧盯着大门,大门终于打开了,是阿水。我已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拼命求饶,希望躲避在他躯体里的灵魂能够原谅我。阿水默默站在我面前,等我声嘶力竭后,拍了拍房门,接着一个人缓缓走了进来,见到那人后,我傻了。
    是杜田的父亲。

    最终真相
    我完全糊涂了,但还是很忌惮那个不知道是杜田还是阿水的阿水。
    见我盯着阿水不敢放松,杜田的父亲拍了拍阿水的肩膀,阿水这才对我说:“对不起,刚才骗了你,其实我还是我,杜田根本没上我的身,这个世上也没鬼。”
    杜田的父亲点了点头,说:“知道吗,我的儿子真的死了,但阿水并不知情,那晚他的确在河边捡到了那本书,之后就回家了,并没有看到你们逼死杜田。而阿九和胖子包括你,都是我带到这里的,神秘人是我。”
    “那他……”我还心有余悸。
    “阿水不过是配合我。”杜田的父亲说,“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跟踪你们,绑架了阿九和胖子后,我开始跟踪你,发现你把阿水带到废楼后,我去找过阿水,本想把他救出来,可这就坏了我的计划。所以,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希望他配合我。”
    “你要怎么样?”我感觉我活不过今天了。
    杜田父亲继续说:“这封信是杜田溺水几天后,我在他书桌里发现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是他的诀别书。在信里,他写道,他很害怕见你们,他不想再这样活下去,所以,他决定自杀。”
    我吃了一惊:“自杀?”
    杜田的父亲点了点头:“其实,杜田的信里写得很详细,那天你们三人说去网吧后,他就决定自杀,他特意跟着你们,一直到公园,故意让你们看到他,他知道你们一定会像平常一样来找他麻烦。他要用他的死去报复你们。”
    我哑然,目瞪口呆。我没想到杜田居然策划得如此周密,会用自己的死去报复我们。说实话,以前欺负杜田时,我们没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儿,不过打他几下,没想到这种事在杜田看来,生不如死。
    “你们走吧,我希望以后你们会做个好人。”
    我没想到杜田的父亲会放了我们,但我们还是飞快地跑了出去。
    因为我看见阿水的背后站着一个人,是杜田。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01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