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午夜的味道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1阅

    恐怖的巧合
    姚晓诗和孙影是在校学生会里相识的。两个女生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这个周末,她们相聚在奶茶屋里,一边喝着喜欢的饮料,一边漫无目的地闲聊。
    “我的室友真是个奇怪的人。”孙影无意中谈到了这个话题,“她每天躲在屋子里,不愿意与别人接近。无论谁和她说话,都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更奇怪的是,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给别人讲恐怖故事,而且一再强调,她所讲的恐怖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作为她的室友,我从她那里听到的恐怖故事太多了,这让我很郁闷。”
    孙影的话触动了姚晓诗,姚晓诗把奶茶杯放下:“我的室友才奇怪呢,她不爱出门,更不爱说话,每天都在洗衣服。从早上起来,她就伏在脸盆前洗啊洗的,一直洗到深夜也不停手。鬼才知道,她哪有那么多要洗的衣服!”
    听了姚晓诗的话,孙影突然一愣,她说:“你的室友喜欢洗衣服?这让我想起了室友讲过的一个恐怖故事。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和你的室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两年前,这所大学发生了一起情杀事件,事件的主角是同住在一个寝室里的两个女生,姑且称为A和B。A有个刚刚出国留学的男友,她每天都沉浸在相思里,宁愿混乱自己的时差也要和男友上网聊天,而且随时准备着为爱情付出一切。
    然而,爱情并不是付出就有回报。半年之后的某天,A发现男友不上网了,而且手机也打不通。她情急之下找到了男友的同学,被告知男友已经回国。他临走之前说:“我要回国看我女朋友。”
    听了这话,A兴奋得不得了,她满心欢喜地以为男友就是回国看望她的,而男友之所以没有提前说明,就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从那之后,她幸福地等啊等,可是男友却始终没有与她联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无意中从B的手机上发现了男友的号码——男友千里迢迢回国,居然是看B的!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B已经暗度陈仓了。
    这件事情,对于痴情的A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盛怒之下的A完全不顾后果,用刀把B捅死在寝室里。当时的情景非常惨烈,B被刀划得面目全非,血溅得到处都是。之后,A巧妙地把尸体藏了起来,谁都找不到。
    但是,B死前喷出的血留在了A的衣服上,发出了刺鼻的气味。从那之后,A总是能在自己身上闻到令人恶心的血腥味,午夜最严重。于是,她开始沉迷于洗衣服,每天把衣服泡在水里洗个不停。
    然而,无论她怎么洗,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血腥味还是浓重地环绕着她,久久挥之不去。
    “这个故事和我室友真的很像。”姚晓诗胆战心惊地说,“我的室友曾经说过,一到夜晚的时候,她就能从自己的身上闻到一股怪味。也许,那就是……”
    “故事还有后半段呢。”孙影接着说,“这个叫A的女生沉迷于洗衣服,学习成绩自然跟不上,于是她留级了,迎来了新的大一室友。某天,当A洗衣服的时候,新室友觉得好奇,就偷偷地靠近她……突然,新室友在A的盆子里看到了一张极其扭曲的死人脸,那脸上全都是血,眼珠外突,舌头也被剪断了一半。那个室友当时就被吓晕了,后来就疯了。”
    这故事的后半段让姚晓诗更是害怕,也是物伤其类的意思。
    不过,孙影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说:“别怕,也许那仅仅是一个故事。”

    换不换寝室
    也许,那仅仅是一个故事?
    但是,姚晓诗并不这样想,她一向是一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女孩。这个故事在她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迹,与孙影分别之后,她胆战心惊地向寝室走去。
    “刷——刷——刷——”搓洗衣服的声音从寝室里传了出来。寝室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那声音更响了,这让姚晓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壮着胆子走进去,只见到室友韩墨媛正对着墙壁用力地搓洗着一盆子衣服。
    “韩墨嫒,又洗衣服呢?”姚晓诗颤巍巍地问了一句。
    韩墨媛头也不抬,她洗衣服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似乎清洗就是她毕生的事业。然而,这种沉默反而助长了姚晓诗的好奇心,她怀着恐惧之心悄悄地向韩墨媛靠近,一步,一步,又一步……
    姚晓诗终于看到了韩墨媛的盆子:那里满满地装着水,还有一件已经被搓洗得已经发白的衣服。突然,水里倒映出一张扭曲的脸,脸上全都是血,眼眶似乎已经破碎,两颗眼珠滚了出来。一条舌头也被剪去了一半,血淋淋的。那张脸似乎看到姚晓诗了,她咧开嘴巴一笑……
    “啊!”姚晓诗吓得跳了起来。
    韩墨媛听到声音,猛地扭转头,她的脸如此苍白,眼里带着浓重的杀气。她的双手还在机械地搓洗,但是她已经发出了冰冷的质问:“姚晓诗,你干什么?”
    “我……我不干什么!”姚晓诗一边语无伦次地回答,一边冲出了寝室。
    第二天,利用学生会职权的便利,姚晓诗查到了一些有关于韩墨媛的消息:韩墨媛是一个留级生,而且韩墨媛的前一个室友莫名其妙地精神失常了。
    这些消息让姚晓诗差点崩溃。她再一次找到了孙影,毕竟孙影比她高一年级,各方面都比她成熟。姚晓诗哭诉说:“你室友说过,她讲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对不对?现在看来,那个故事确实是真的,而韩墨媛就是故事里的A。我要换寝室!”
    孙影同情地看着姚晓诗:“作为大一新生,换寝室很不容易。你要经过辅导员、学院领导的层层审批,还要找愿意和你交换寝室的人。更重要的是,如果你提交了换寝室的申请,就会在你的履历上留下很不光彩的一笔,对你在学生会的提升有很大影响的。难道,你不想在学生会发展了吗?”
    孙影的话,让姚晓诗顿时泄了气。确实,她早就听说,一旦有了换寝室的经历之后,基本上就在学生会没有任何发展了。
    这个时候,孙影又不失时机地补充了一句:“你不是一直喜欢学生会主席段磊吗?如果你离开了学生会,那么你和他之间就不可能了。”
    原来,姚晓诗之所以一心想在学生会里发展,就是为了学生会主席段磊。早在军训的时候,姚晓诗就被段磊深深地吸引,可是她知道,段磊是一个眼光很高的男生,一般的女生都不放在眼里,也没有听说他和任何一个女生有过来往。对于这样一个极品男生来说,发展恋情最有可能的方式就是进入学生会,然后用自己的才华征服他。
    想到这里,姚晓诗不由得咬了咬牙:“好吧,我不换寝室了,我看韩墨媛能怎么样。”
    话虽这样说,姚晓诗的心里还是泛出了深深的担忧。

    水中钻出的鬼影
    日子一天天过去,韩墨媛一直在洗衣服,姚晓诗便始终生活在恐惧之中。
    又是一个周末,姚晓诗和孙影再次相约在奶茶店里。姚晓诗一边红着眼圈喝奶茶,一边抽泣着说:“昨晚,我经历了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说出来你都不一定相信。”
    就在昨天晚上,姚晓诗因为跑去看段磊主持的辩论会,回来得晚了一些。还没进寝室,她就听到了那恐怖的“刷刷”声,不用想都知道,又是韩墨媛在洗衣服。伴随着这种声音,姚晓诗不安地推开了寝室的门。
    然而,寝室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刷刷”声越来越清晰。姚晓诗有些诧异,她悄悄地打开了电灯。
    “啪!”伴随着白光闪现,整个寝室顿时被照亮。在这个瞬间,姚晓诗看到韩墨媛面前的盆子里突然跳出一件水淋淋的黑色的衣服。那衣服像是有了生命一样,直挺挺地立在姚晓诗的面前。
    “啊——”姚晓诗尖叫起来。而那犹如鬼魅的衣服就在这尖叫声中消失了。
    “昨晚就是这么恐怖!”姚晓诗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心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孙影听了这些话之后若有所思,她犹豫着说:“其实,你这个故事,和我室友所讲的有相似之处。”
    还是关于A和B的故事,只是故事还有后续的部分:B死了之后,并不是没有人怀疑A,尤其A那种每晚拼命洗衣服的反常举动,更让人觉得她可疑。然而由于B的尸体一直没有被找到,所以再多的猜测也只能是猜测,没有人能把A怎么样。
    于是,这个被爱情折磨得近乎疯狂的女孩,每天晚上都在不停地洗衣服。
    某天晚上,当A把手搓得渗出血迹的时候,她突然在盆子里看到了一张人脸。那是B的脸,是B临死之前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当时的B已经满面是血,眼珠被A挖了出来,舌头也被A残忍地剪去了一半。B对着A惨然一笑,把A吓得跳了起来。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她洗衣服,她果断地站起来关掉了电灯,在一片漆黑里继续搓洗,一边搓洗,一边还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嘿嘿……嘿嘿……”
    就在这个时候,脸盆里的水自动翻滚起来了。A在盆子里摸到了一个近似于人类皮肤的滑溜溜的东西,紧接着,盆子里的衣服猛地跳了起来,像有了生命一样,直挺挺地立在A面前……
    “这就是我室友讲过的故事。”孙影拍了拍姚晓诗的肩膀,“你是不是害怕了?”
    此时此刻,姚晓诗何止是害怕啊,她简直吓得魂儿都要飞了。她哭着拉住了孙影的手:“孙影姐,只有你最了解我。为了能接近段磊,我不能换寝室,可是我也不想和灵异事件继续共处啊!”
    “其实,也有个办法。”孙影思考了一会儿说,“只要你找到了B的尸体,让警察把韩墨媛抓走,那么这件事情就和你完全没有关系了。”
    “对啊!”姚晓诗狠狠地拍了拍脑门,“只要韩墨媛不再在寝室里洗衣服,我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说做就做,姚晓诗马上回到寝室里寻找韩墨媛杀人的证据。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方面,韩墨媛在寝室呈不停地洗衣服,姚晓诗根本就没有自由活动的余地。另外一方面,B的尸体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韩墨媛一定是把她藏在一个别人想不到的地方了。
    姚晓诗在寝室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引起了韩墨媛的怀疑。韩墨媛转过她苍白的脸,用冰冷的声音问:“你想要干什么?”
    “那个……”姚晓诗惊惶之下语无伦次,“你为什么总爱洗衣服?”
    “因为,我想洗掉一些东西。”韩墨媛生硬地回答。
    紧张之中的姚晓诗居然脱口而出:“你是想洗掉血腥味吧?”
    说完这话,姚晓诗后悔得想要抽自己几个大嘴巴。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韩墨媛猛然站了起来,眼里射出了凶光,她一步步地靠近:“你怎么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
    韩墨媛向姚晓诗伸出了手,那双手因为长期泡在水里而发出了死人皮肤般的苍白颜色,指尖因为搓洗而发紫发黑。这双手湿淋淋的,就要朝姚晓诗的脖子掐过来了。
    “你这个杀人犯!”姚晓诗尖叫了一声,夺门而逃。

    奇怪的协定
    深更半夜,逃离寝室的姚晓诗没有地方可去,身上又忘记带手机了,于是她只好投奔孙影。她依稀记得孙影的寝室号码,虽然没有去过,但是仔细找找应当不会错。
    “就是这里了。”姚晓诗立在门前,礼貌地敲了一下门。门居然没有锁,随着姚晓诗的敲击,门自动打开了。姚晓诗走了进去,试探性地叫:“孙影,我来了……”
    明晃晃的灯光兜头而下,让这房间清凉如水一般。突然,姚晓诗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细节,这个细节让她如坠如冰窖一般全身发冷,她猛地扭头冲出了房间。
    “砰——”姚晓诗和归来的孙影撞了个满怀。孙影显然意识到姚晓诗已经发现了她的秘密,她狠狠地抓住了姚晓诗的肩膀:“你看到了什么?”
    “你、你、你——”姚晓诗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用质问的语气说道,“你住的是单人寝室,你根本没有一个会讲鬼故事的室友!那么,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个关于洗衣服的恐怖故事?你会不会就是凶手?”
    孙影的脸色发白,她顺手关上了房间的门。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吐露了真相:“对不起,原谅我用‘爱讲恐怖故事的室友’欺骗你。不过,那个关于洗衣服的故事是真的,而故事里的B,其实就是我的姐姐。”
    原来,孙影的姐姐和韩墨媛曾经同寝室,孙影深知姐姐被杀的原委,却苦于找不到韩墨媛杀人的证据。由于孙影和姐姐长得很像,所以她不能去到韩墨媛的寝室寻找姐姐被害的线索。正在这个时候,孙影遇见了急于进入学生会的姚晓诗。姚晓诗恰好和韩墨媛同一寝室,这是帮助孙影寻找证据的最佳人选。于是,孙影利用一切机会接近了姚晓诗,并且借“室友”之口把那个情杀的故事透露给姚晓诗。她希望姚晓诗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惊恐,并且能够帮助她寻找到姐姐的尸体。
    “你在利用我,你太可恶了!”姚晓诗不满地叫着。
    事已至此,孙影已经没有退路,她终于亮出了底牌:“姚晓诗,你是不是很想和段磊在一起?”
    姚晓诗点点头,脸颊微微有些发红。
    “那么你也许不知道吧,”孙影颤抖着说,“其实段磊早就有女朋友了,而他的女朋友,就是我!”
    姚晓诗全身一个激灵,她死死地盯着孙影,大脑在飞速地旋转着。她早就知道段磊有个秘密女友,就在学生会。但是她始终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就是孙影。
    “如果你能帮我找出姐姐的尸体,那么我自愿和段磊分手,把他让给你!”说完这话,孙影狠狠地咬住了嘴唇。她的心里也有不舍,但是为了姐姐,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爱情。
    姚晓诗震惊了,长久以来她所追求的东西,居然以如此形式摆在了她的面前。前方的路也许非常危险,但是只要她选择了,就可以得到她梦想中的爱情。
    终于,她点了点头:“没有问题!”
    两个女生击掌成交。

    你上当了
    姚晓诗再一次返回了那个恐怖的寝室,连孙影都为她捏着一把汗。不过,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第二天,姚晓诗突然约孙影在奶茶屋里见面。此时,姚晓诗的脸因为惊恐而变得青白,她说:“我看到你姐姐了!”
    “什么?”孙影全身一个激灵。
    “就在昨天晚上,我睡到半夜实在睡不着,于是我起来向着韩墨媛的床看去。突然,我看到韩墨媛的床下伸出了一只手,一只血淋淋的手。当时我吓得叫都叫不出来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也就在这个时候,韩墨媛突然醒了,她并没有看到床下的手,但是她很利索地翻身下床,一边走一边说:‘我又闻到血腥昧了,午夜的血腥昧儿。我得去洗衣服,我得去洗衣服……’说完这话,她真的又拿出盆子洗衣服了。”
    “也就是说,我姐姐的尸体就在韩墨媛的床下?”
    姚晓诗坚定地点点头:“就在那里!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都想不到韩墨媛居然会把仇人的尸体放在她自己的床底下。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韩墨嫒总感觉身上洋溢着血腥味儿了——她睡在死人上面,当然会觉得自己充满血腥气。今天我检查了一下,韩墨媛的床下虽然铺了地板,但是有被掘过的痕迹,你的姐姐应该就在那里!”
    “太好了!”孙影兴奋地站了起来,“现在我要去你的寝室,我要拿到证据,让韩墨媛无处可逃!”
    姚晓诗点点头:“那你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事成之后,段磊就属于我了。”
    于是,两个女生急切地向寝室走去。路上孙影曾犹豫要不要带把刀防身,以免韩墨媛动粗。但是姚晓诗安慰说:“你怕什么,咱们两个人,还怕她一个人不成?”
    孙影觉得很有道理,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立在了寝室门前。隔着房门,她们可以听到那搓洗衣服的声音:“刷刷……”
    姚晓诗悄悄地打开了门,房间里的黑暗顿时笼罩了她们。姚晓诗先小心地踏了进去,既而是孙影紧紧地跟着。
    “啊——”突然,孙影尖叫起来,黑暗中她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拦腰抱住,动弹不得。随即寝室的门被紧紧地关了起来,她的嘴里也被塞上了一大块棉花。
    “唔……唔……”被塞住嘴的孙影拼命地挣扎着,她大约是想要姚晓诗帮助自己。
    然而,黑暗中响起了姚晓诗的声音:“孙影,你上当了。”

    我最恨第三者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韩墨媛一反常态没有在寝室里洗衣服,失去了那种“刷刷”的声音,寝室里显得很不自然。
    姚晓诗躺在床上发短信,短信的接收者都是那个叫段磊的男生。虽然段磊语气还很生硬,但是姚晓诗相信:但凡是个男生,就总有被自己的温暖所融化的时候。她捏着手机自言自语地说:“孙影,你真傻,我怎么可能真的帮助你?既然你是段磊的女朋友,我怎么能让你继续活下去呢!只有你死了,才永远不会妨碍我。”
    “吱呀——”寝室的门打开了,韩墨媛喘着粗气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杯奶茶。
    姚晓诗急忙问:“孙影的尸体处理好了?”
    韩墨媛点点头:“放心吧,我在处理尸体方面是个高手。她的姐姐不就被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处理掉了吗?”
    姚晓诗满意地笑了起来,她接过了韩墨嫒手里作为答谢的奶茶,啜了一口:“嗯,还是我喜欢的口味!”
    看着姚晓诗大口喝奶茶,韩墨媛说:“姚晓诗,谢谢你这次把一切都告诉我,还帮助我除掉了对我虎视眈眈的孙影。不过,我毕竟是个杀人犯,你这样帮助我,心里就没有愧吗?”
    姚晓诗挥了挥奶茶回答:“我只在意我的爱情,别人的事情和我无关。虽然我知道,你是坏人,孙影是好人,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韩墨媛的嘴角划过了一丝冷笑:“你果然是没有正义感的人。你谋害了孙影,还抢了她的男友,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价值?我就是被抢夺了男友才动了杀心的,我最恨第三者!”
    姚晓诗猛然感觉到了危险,她心中一动,不由得看了看手里的奶茶。这杯已经被喝去了大半儿的奶茶,此时就像一个象征着噩运的符号一般,握在手里沉甸甸的。终于,姚晓诗叫了起来:“你不会在奶茶里下毒了吧?”
    韩墨媛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她说:“你放心吧,我会把尸体处理得很好的。”
    说完这话,她取出了床下的盆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搓洗。那种久违的“刷刷”声再次响起,韩墨媛喃喃地说:“以后,我衣服上的血腥气会越来越重了,那是三个人的血腥气啊!”
    “刷——刷——刷——”在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姚晓诗倒下了。她手中的奶茶,像血液一般溢开,散发出午夜的味道。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02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