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手相美容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9阅

    没有相同的掌纹
    趁着夜色的掩护,我推出自行车,驶进黑暗的小巷……
    我不是小偷,我是兼职来贴小广告的大学生。
    说实话,这工作不太光彩,但是和其他不光彩的工作一样,它有着相当不错的报酬——贴一张五毛钱。事实上很多大学生都干过这个,他们只是很少告诉别人:有的是因为怕丢人:有的是像我一样撞鬼了。
    那巷子里面没有路灯,巷子口有一个算命的小摊子,已经没人了。
    我踩着那张小桌子,小心翼翼地往墙上刷着糨糊,然后把广告按上去。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巷子深处晃出一道手电光来,正好照在我的脸上。我一慌,把那个算卦摊给弄翻了,就这样我被居委会大妈当场抓住。
    大妈把我批评教育了一番,没收了整整五百张广告单还有半桶糨糊。整个过程她几乎没有表情,说话的声音也很奇怪,有点儿恐怖。她从我手里拿广告单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手心很滑。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妈让我十分沮丧,但心里更多的是恐惧,她似乎很邪气。
    我连忙骑上自行车想出去,但是在巷子口那算卦摊旁边,车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摔了下来。
    我暗骂一声,捂着摔疼的胳膊走到算卦摊边,坐在应该是算卦先生坐的小凳子上想歇会儿。
    没等我调整好状态,我就感觉自己无意间放在算卦桌上的手被摸了一下。我脑子里激灵一下,四下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可是我的手真的被摸了一下!
    等等,刚才这套桌椅都被我踩翻了呀,怎么又扶起来了?
    “世上绝对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个掌纹。”一个老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直起来了。周围绝对没有人,说话的当然是鬼!更要命的是,这鬼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突然,我意识到这是刚才那个老太太的声音,刚才那是女人啊……难怪我觉得她古怪,原来她本来就是一个老头假扮的,而且这个老头是鬼……
    “从手相上看,你运气差到了极点,嘿嘿,不过我可以帮你。”
    确实,我最近刚刚“失恋”,对他的判断没有任何异议,于是哆哆嗦嗦地问:“怎么帮?”
    “我可以给你改掌纹,躲过这些厄运。”
    手相还可以改?我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想了想试探地说:“大师,如果可以,我想像刘舟一样幸运。”刘舟是我班里的一个小子,他前几天成了我暗恋女孩儿的男朋友。我找他打架,没想到还被他扇了一个耳光。
    飘渺的声音继续在黑暗中传来:“刘舟他还活着吗?”
    刘舟当然活着,但是我恨恨地说:“死了,昨天死的!”
    那老头说:“那好,只要有他的掌纹做图纸,我可以给你复制,不过你要绘我打工。”
    我正犯难,突然灵机一动,掌纹?我脸上就有他的掌纹啊,我忙点头答应。然后,我手掌上就疼起来,好像在文身一样。过了一会儿,疼痛停止,那声音也不再出现。
    我已经吓坏了,忙扶起自行车疯了似的跑回学校。老远就看见有火光,走近才发现宿舍楼着火了,而且着火的位置似乎就在我宿舍附近!晕,这也叫好运?看来鬼也有从事诈骗的啊。
    在楼下遇见逃下来的舍友,我才知道着火的是隔壁刘舟的寝室。别人都没受伤,只有刘舟的手被灼伤,皮都烂了。
    我心里一抖,看了看自己被文上新掌纹的手心,想起那句话:世上绝对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个掌纹……

    新手相大师上位
    火势并不大,很快被扑灭,我们都回了寝室。
    刘舟被送到医院,我心里痛快了点儿。但是听说我暗恋的小莫要去医院陪他,我的醋意顿时又涌了上来。
    不过我没时间去理会这些,我必须履行刚才对那位“鬼大师”的承诺。他给我改掌纹的条件是我去替他去看手相,服务对象是鬼。我按照他说的,早早上床睡觉,然后在半睡半醒间听到那鬼的声音:“可以起来了。”
    我起身下床,却看见自己的身体还躺在床上,看来我现在已经是鬼了。
    凌晨一点,我在宿舍楼下摆了一个手相摊,等着顾客到来。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超短裙的长发女子从我身边经过。我当然看得出她和我一样是鬼魂,于是鼓起勇气说:“看看手相吧,不要钱。”
    她犹豫了一会儿坐了下来,说:“好,帮我看看我的右手。”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只手来放到了桌上!
    我看着桌上摆着的断手,吓得差点儿哭了出来。我只好不断地提醒自己:大家手相面前,鬼鬼平等,不怕不怕……
    我按照鬼大师教的技术给她分析起了运势:“健康线很短,而且不清晰,生前身体一定不好。生命线很长,所以……”我正要说她寿命很长,突然想起来这女鬼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这年纪死掉怎么说也不算命长啊!幸好我反应快,及时把话收住了,改口说,“从手相上来看,你是被人害死的,没错吧?”
    女鬼对我的手艺很欣赏,还请我常去她家做客。我才不去墓地呢!
    其实,我的工作并不是看运势,而是观察他们的生命线。
    我的这个新兼职是这样的:每个人手上都有生命线,其长度决定着人寿命的长短。但是很多冤死鬼在寿命值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死了。因为生命线还没有结束,所以这部分鬼是无法托生的。
    鬼大师活着的时候是个有名的手相大师,他给自己改过手相,所以生命线奇长。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有等到自然死亡就横死了。
    鬼也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如果生命线和寿命不符,就要检查。那样他曾改变手相的事就会曝光出来,于是他在烧红的铁板上烫掉了自己的掌纹。现在他让我帮他找一个合适的掌纹,生命线正好和原来的一样。
    世上绝对没有一样的掌纹,他不敢打活人的主意.如果不是我骗他说刘舟已经死了,他应该不会帮我改掌纹的。几乎同时,刘舟果然就被烧伤了手,掌纹被毁了。
    工作第一晚,我见识了宿舍楼地下N层的邻居们:半腐烂的,没眼珠的,还有舌头上长蘑菇的……可是没有一个鬼的生命线和鬼大师要求的长度一样,看来明天还要继续来工作。
    第二天醒来,我没有去上课,而是翘课去医院看望刘舟。当然,我是为了接近小莫。
    刚刚来到刘舟的病房前,我就听到刘舟和小莫吵架的声音,然后小莫哭着跑了出来。
    我心想,刘舟的爱情线比我好,才得到系花小莫的芳心,现在我有了他的手相,应该会有机会。于是,我没有进病房,而是追了出去,想安慰一下小莫。
    女孩儿哭的时候最需要依靠,说不定有戏哦。

    我追过去说:“小莫,怎么了?”
    小莫察觉到我已走近,抬头擦擦眼泪,勉强地笑着说:“没什么,你也没上课?”
    我不甘心,又问:“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小莫说:“没有,闹别扭而已。”
    我看到她都哭成这样子还替那小子说话,心里醋意大盛,说:“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怎么又惹你生气?老天真不开眼,昨晚没把他这样的人烧死!”
    我刚意识到话有点儿过,小莫的耳光就扇了过来。
    我看着小莫离开的背影,又低头瞧瞧改过手相的手掌,心想怎么不管用?掌纹配型
    这天晚上,我梦到自己又到那个小巷子里去贴广告,刚贴好一张,巷子深处又有手电光照了过来。但是这次,光线没有在我脸上停留,而是穿了过去。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梦,我又灵魂出窍了。
    我战战兢兢地坐到手相摊边,鬼大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找到了吗?”
    我声音发抖地说:“没,没有生命线长度合适的手……”
    “你小子是不是骗我?当心我把你的生命线划断!”
    我额头冒出了冷汗说:“真的没有啊!再说你不是让我拥有刘舟那样的爱情线吗,怎么桃花运还没来?”
    “你自己运气太背,能怪我吗?慢慢等,你有了刘舟的掌纹,就有了他的运势,会好的。”
    我不敢多说:“好,好,我今晚继续摆摊给鬼看手相吗?”
    “对,直到你找到生命线合适的手掌!咦,等等,把脸凑过来。”
    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乖乖地把脖子向前伸了伸。
    鬼大师突然暴怒起来说:“你敢骗我,你不是说没找到合适的掌纹吗!”
    我头皮一阵发紧,忙申辩说:“我不骗你,我看了十几个鬼的手,里面没有合适的啊!”
    这次因为我也是鬼魂的状态,所以隐约能看到他的样子,只见他指着我的脸说:“这是什么?”
    我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说:“这是被我未来女朋友打的,留下掌纹了?”
    鬼大师说:“这个掌纹的生命线刚刚好……”
    我急了说:“别开玩笑啊,这是活人的!”
    鬼大师皱了皱眉头,在我脸前闻了起来,那表情好像《西游记》里妖精闻唐僧一样,令我毛骨悚然。

    “好不容易才找到合适的手纹,就算是活人的也只好不客气了!”说着,他从我脸上小心翼翼地拓下小莫的掌纹,开始往自己手上文……
    我还要再说什么,忽然醒了过来。刚刚凌晨三点。
    我想着刚才“梦”里的事,恐惧到了极点。如果鬼大师要用小莫的掌纹,那么因为世界上不可能有相同的掌纹,小莫很可能会像刘舟一样出事,甚至可能会死。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她的掌纹是我带给鬼大师的。虽然是无意为之,但我还是觉得是自己害了她。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看到自己手机上有一条小莫发来的短信:对不起,昨天是我太激动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能感觉到你喜欢我。今天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我不禁大骂起来,这家伙太不靠谱了,刘舟的爱情线怎么偏偏这时候起了作用!
    当时脑袋一热,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救小莫。
    我和鬼大师相比,力量相差太过悬殊,我必须好好地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
    第一,他活着的时候,为了长寿改用了别人的手相,所以他的生命线特别长;第二,生命线说的是正常寿命,也就是老死病死的情况,但是他没等到那一天就被车撞死了;第三,实际寿命和生命线上显示的寿命不符,影响到他转世托生,所以他只能烫掉改动后的手相再换一个,使得生命线和原来的一样长;第四,小莫的生命线偏偏和他的一样长!
    我焦急地想着办法。突然,我注意到一直以来我都忽略了这个链条中的一个人。
    只好这样了,我闭上眼又开始睡觉。
    一小时后,我离开躯体的灵魂被鬼大师拉着,飘到小莫的寝室。小莫还在睡觉,背对着我们。
    我声音颤抖地说:“求求你放过她吧!”
    鬼大师一脸狞笑地说:“现在我和她的掌纹完全相同,我们之中的一个必须消失。我答应你,不要她的命就好了。”说着,他从身边拿出一块烧红的铁板,然后抓起小莫的手放到了铁板上……
    “嗤啦”一声,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刺鼻的气味。

    意料之外的真相
    忽然,鬼大师怔住了,问我:“怎么没有惨叫声?”
    就在这时,被他抓在手里的手突然掉了下来。床上的“小莫”转过身来,居然长着一张深度腐烂的脸!
    鬼大师惊叫了一声说:“怎么会是你?”然后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我,“你怎么会认识她?”
    我耸耸肩说:“当兼职手相师的时候……”
    这个假小莫当然就是前一天晚上看手相时的第一位顾客,那个有着长长生命线却短命而死的女子:很多年前,她和朋友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一个看手相的人。人们都说他看得很准,出于好奇,她也让他给自己看了手相。
    看手相的人说她的生命线非常长,可以活得很久。她当然很高兴,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算命先生羡慕而恶毒的目光……
    女鬼从床上下来,冷笑着对鬼大师说:“还记得我吗?就是你用石头砸死我,然后割下我的手!”
    鬼大师说:“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
    女鬼冷笑了一声说:“那当然!难道你没收这孩子贴的广告单时就没有注意过上面的内容吗?那宣传的就是我当年开的小美容院啊!”
    听到这儿,我浑身一凉。原来从贴广告单开始,我就被鬼盯上了!
    女鬼不由分说,一把抓起鬼大师的手掌按在还呈暗红色的铁板上。鬼大师鬼哭狼嚎地惨叫起来。
    我小心翼翼地过去说:“美女,能帮你报仇我很荣幸,另外多谢你保护小莫。可是天快亮了,我这就回去了啊。”
    女鬼笑了一声说:“你还想回去?急什么,你帮我贴小广告,我还没给你报酬呢!”
    我听她声音不善,忙问:“你什么意思?”
    女鬼说:“小莫是我美容院的客人,保护她是我的责任。至于你嘛,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我的灵魂连忙回到自己的宿舍,一下傻了,我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怎么会这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会儿天亮了,被阳光照到可是要魂飞魄散的!终于我发现了问题所在——我的双手也被烫了!
    现在我和我的身体不一致,根本没有办法回到身体里。也就是说,我死了。
    “谁干的?”别忘了我现在是鬼,让我知道是谁在我身体上动手脚,我一定弄死他。
    这时,我注意到寝室里还有另一个人——刘舟!他手上绑着绷带,一脸冷笑地看着我的尸体。
    我彻底慌了:“怎么是你……是你干的?”
    刘舟听见我鬼魂的声音,却一点儿都不害怕,只是鄙夷地说:“不是我,是你自己,你真是头蠢猪!”
    我急了,借着鬼魂的能力用手扼住他的脖子,将他凭空举起来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刘舟艰难地喘着气,结结巴巴地说:“小莫早就认识那个女鬼。她自己的手相就改过很多次,你以为她集美貌、智慧和幸运于一身是上帝的偏爱吗?不是!她的幸运是那个女鬼给她改出来的。那家小美容院专门给手相美容……”
    听到这里,我感到一阵绝望,手一软将刘舟放了下来。

    新兼职
    刘舟继续说:“这种改变一旦发生,就意味着被作为模板的手就要被毁掉,所以几乎等于杀人。你以为那个算命先生给你改手相是好心吗?你简直比猪还蠢!”
    我生气地说:“你……”
    刘舟说:“不服气是吧?你以为你文上我的掌纹之后,你就拥有了我的命运是吧?”
    我点点头。
    刘舟说:“而我的命运就是,双手的掌纹都被烫掉了!”
    我彻底呆住。是啊,我一直没有想到,刘舟掌纹被毁也是他命运的一部分。看来从我改手相的那一刻起,事情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我看着自己不断滴血的尸体,心中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我被骗了,而且被骗死了!
    刘舟说:“我最近一直在和小莫吵架,希望她能够停止这种危险的美容。但是以她的性格绝不会听我的劝告。现在她不仅不爱我,还想对我下手。被她伤害也是我命运的一部分,同样你也逃不掉。那个女鬼可以操纵小莫做任何事。”
    我不可置信地说:“你是说,我的手是小莫烫的?”
    刘舟点点头。
    我一下瘫倒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想这就是我自己想要的命运?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比猪还蠢!”
    刘舟说:“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你的麻烦还多着呢,你想想现在你的处境是不是和那个鬼大师很像?”
    我一怔,心中盘算了一下,再一次陷入恐慌——像,太像了。
    第一,我为了改变运势,偷用了别人的掌纹。
    第二,我在生命线上显示的生命结束之前,意外死亡。
    结论就是我和鬼大师一样,在找到合适长度生命线的掌纹之前,无法托生了!
    看来命运真不是改着玩的。现在我既然成了鬼,就可以害死小莫,让她和我一样。但是不管怎样,我都狠不下心,就让事情在我这里停止吧。
    趁着夜色的掩护,我推出我的破自行车,驶进黑暗的小巷……
    我不是小偷,我是来兼职看手相的鬼。
    亲爱的读者,看到这里,请你量一下自己的生命线是不是3.64cm。如果是,今晚等我哦!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