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灵异心率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83阅

    心脏上的手印
    “阿梅,快过来测测你的心率。”
    王梅一进寝室就听到张颖拿着自己新买的手机开心地叫她。寝室里的另外三个人都已经测了自己的心率,张颖和杨璐璐的心率正常,彭雪儿有点心率不齐。
    然而,当王梅把手指放在手机上按下开始键时,手机上跳出一行字:您的心率为零,很遗憾您己死亡。
    四个人看到结果都愣住了,杨璐璐忽然大笑道:“张颖,你这手机是山寨的吧?”
    张颖撅了撅嘴:“怎么可能?阿梅,放心啦,活的死不了,死的活不了。刚刚肯定是你的手没放好,要不再重新测一下吧!”
    彭雪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去医院测过,我的确心率不齐,但医生说并无大碍。”
    王梅坐回到自己的床铺,冷冷地说:“不测了。”
    其实测不测倒是没什么,但王梅这个反应让张颖有些疑惑:“生气了?”
    “你没说错,死的确实活不了,所以我也没必要再测了,反正都死了不是吗7”王梅的脸有些苍白,在床上昏暗的灯光下显得了无生气,的确有点吓人。
    三人顿时愣住了。
    王梅忽然“扑哧”一笑:“瞧把你们吓的。逗你们玩儿的啦!明天就要体检了还用这个测什么啊?有什么问题体检时不都可以检查出来了。”
    三人相视一笑,这才松了口气。
    第二天几个人就去了医院,前面的项目一切正常,检查到心脏时,因为有昨天的那件事,所以大家都特别在意。王梅从医务室出来,一脸沮丧,三个室友立即围了上去。
    “医生说要我去照一下彩超。”
    于是三个人陪着她一起去了彩超室。
    “啊——”彩超室里就传出一声尖叫,接着,两个负责做彩超的医生都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三人相视一眼,立即冲进彩超室。
    在看到那张图片时,所有人都吓得捂住了嘴巴。
    王梅的心脏上,赫然有一个黑色的手印,似乎在紧紧抓着它,抑制着它的跳动!

    突如其来的死亡
    彩超的事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王梅心上,同时也压在了整个311寝室人的心上。
    张颖喜欢看恐怖小说,经常有小说里说到有的人其实已经死了,只是她自己并不知道而已,王梅是否也如此昵?可是,医生却只说她没有心率,但是用手放在她的心口却又能感觉到心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忽然,彭雪儿发出一阵“嘤嘤”的呜咽声,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异常诡异。呜咽了一会儿后,她又开始双脚在床上乱蹬,嘴里还不时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尖叫声。她以前就喜欢做噩梦,但自从上次体检后,就做得更频繁了,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这样。
    张颖想着王梅的事儿,本来就难以入眠,此时更加烦躁不安,不禁吼了一声:“雪儿!你别叫了!”
    睡梦中的彭雪儿似乎被这一声喊给惊到了,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彭雪儿的下铺是王梅,彭雪儿安静后,王梅却忽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张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啪嗒!”寝室里的灯被打开。杨璐璐穿着白色的睡衣站在那里,惺忪的睡眼带着些许怒意:“你们几个有完没完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王梅坐在床上,气还没喘完,呼哧呼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杨璐璐。忽然,她一个翻身下了床,敲了敲床上的彭雪儿:“起来了!”
    然后,王梅不满地看着大家,愤怒道:“有什么话索性今天就全说了吧!我知道你们对我有很大的不满,觉得我是个怪物,甚至是个死人,对不对?”说到这里,由于没有看到彭雪儿坐起来,王梅很不耐烦地再次狠狠地敲了她的床板一下:“彭雪儿,起来啦,死了啊?”
    杨璐璐不好意思地解释,“阿梅,你别生气啦,我是因为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了,所以才……”
    张颖冷静地说:“阿梅,我们也不愿这样想,但事实却摆在那里,你没有心率。其实要想我们相信你也很容易,你只要证明你还活着就可以了。我们也好知道你应该到的去处,不是吗?”
    “张颖,你别说了……”杨璐璐没想到张颖会这样说,不停地冲她使眼色小声阻止她,但她还是坚持着说完了。
    王梅气得胸脯一起一伏的,咬牙切齿地道:“你要我怎么证明?如果我是鬼,就不会有影子不会有呼吸不会有心跳也不会有体温,可是这些我都有!你要我怎么证明?”
    张颖看了看时间,然后慢慢地道:“现在正好是午夜十二点,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帖子,说是有一种符在十二点的时候让鬼吞下去,鬼就会灰飞烟灭,你敢试吗?”
    杨璐璐和王梅都不敢相信地看着张颖,王梅无话可说,杨璐璐则激动地跑过去劝她:“张颖,你不要这样啦,阿梅跟我们同寝这么久了。”
    “问问雪儿的意思吧,如果她同意,我们就开始。”张颖说着,不顾杨璐璐的劝阻下了床,来到王梅床边,踮起脚尖看着上铺的彭雪儿,刚刚叫了她几声都没醒,睡得可真死。
    突然,张颖像是想到了什么,将手探到彭雪儿的鼻下——没有呼吸!

    张颖之死
    彭雪儿就那样死了,死得诡异又蹊跷,医生说是心脏骤停导致的。
    然而,没过多久,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就在学校炸开了——彭雪儿的遗体被解剖后,心脏上竟然有一个黑乎乎的手印!
    一时间谣言四起,说她的死亡其实是鬼造成的,她心脏上的手印足以证明。
    这一消息传到311寝室时更是把还没从室友突然死亡的打击中平复过来的几个人吓坏了。
    最害怕的当然要数王梅了,虽然张颖一直怀疑她本来就死了,但她自己当然不会这样觉得。彭雪儿心脏上的手印让她感觉自己的心也猛地一紧,仿佛有人掐住了它一般,它极力想跳动,却怎么也跳不动。
    王梅全身一阵痉挛,痛苦得缩成一团,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看到张颖进了寝室,她连忙抑制住锥心的痛楚将自己盖在被子里,假装成睡觉的样子。
    “阿梅!”张颖叫了一声,见她没有反应,便从包里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向她走去。
    脚步声像锥子一样一下下地刺在王梅的心脏上,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心脏上的疼痛与内心的害怕参合在一起让她生不如死。她坚信自己是个活生生的人,但在看到张颖手上的符咒时却没来由地感到惊恐。
    王梅的内心一片凄凉,平时她待张颖不薄,可是为什么她一定要苦苦相逼昵?要是上次死的人不是彭雪儿而是张颖就好了!
    忽然,张颖闷哼一声,一个踉跄扑到了王梅身上。王梅吓了一跳,一动也不敢动。寝室里没有风,但张颖手上的符咒却被风吹得晔哗作响,接着,开始脱离出她的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儿,然后落在地上。
    王梅这才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心脏上的疼痛感也离奇地消失了。她连忙将头冒出被子,喊了喊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的张颖。
    可张颖一点反应也没有。
    忽然,王梅感觉被子有些潮湿,她把手往被子里摸了摸,黏糊糊的,不知道是什么。
    拿出来一看——“啊!”王梅吓得浑身一僵,惊恐地大叫出声。
    她的手上,竟然沾满了鲜血!张颖仍旧趴在她身上没有动弹,但这一次王梅却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身体下慢慢浸染开来的鲜红血液……

    不死之身
    王梅脸色苍白地坐在地上,她的面前是张颖血淋淋的尸体和刚刚回来就被惊吓到的杨璐璐。
    她拼命地摇头:“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但是,张颖的心口却有一个巴掌大的窟窿,而王梅的手掌上满是鲜血,分明是刚刚才从张颖的胸腔里拿出来的。
    杨璐璐惊慌失措地逃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警察来到311寝室时,王梅仍然坐在张颖的尸体前,目光呆滞,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扎,鲜血如注般涌出,染红了一大片地面。看到警察来,王梅凄楚地笑着抬起头,幽怨地说:“为什么我杀不死自己?”说着,她狠狠地往自己脖子上划了一刀。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但她却像是没有感觉一般仍然坐在那里,眸中的眼泪慢慢变成了血水。
    王梅先被送到了医院,看到她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医生都以为她没救了,但她的心脏却有力地跳动着。她嘴唇发乌,脸色苍白,一直嘟哝着:“扎不破,扎不破……”
    王梅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让警察一时半会无法对她进行审讯。她就像一个人偶一样躺在床上,身体一直止不住地颤抖。
    母亲赶到医院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手中还牵着一个小男孩,是她同母异父的弟弟。
    小男孩忽然说:“妈妈,姐姐肚子里有宝宝!”
    一旁的护士立即道:“小朋友别乱说话,你姐姐没有怀孕。”她很同情这个可怜的女孩,若是再被误会她未婚先孕,那就太不公平了。
    小男孩不服气地撅了撅嘴:“她肚子里本来就有宝宝嘛!这么大——”一边说他一边还比划了一下大小,“还抱着一个红色的桃子。妈妈,姐姐肚子里有桃子吗?”
    桃子?心脏!
    护士的脸色一下子白了,王梅的病情很奇怪,是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的事——她的心脏上有个手印!但是他们通过彩超却只能看到一个手印而已,这个孩子却说有一个人抱着它?
    “啪嗒”一声,护士手中的杯子掉落在了地上,飞快地跑出了病房。
    母亲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脚也开始一步一步往后退,最后不再多看王梅一眼,拉着小男孩就要往外走。

    穿膛而过
    “啊!”母亲还没走几步,一只手就从她的后背穿膛而过一直穿到了她的前胸,那只手很苍白,手掌中,是她还在怦怦跳动的鲜红心脏。
    小男孩惊恐得张大嘴巴。
    明明已经快成植物人的王梅不知何时竟然从床上起来了,穿过母亲胸膛的手明明是她的,却又根本不像她的,手臂上光溜溜的没有缠着绷带,指甲也是又黑又长。
    小男孩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瞳孔慢慢放大。这一次,他清楚地看到了,姐姐的肚子里,真的有一个人!
    “王梅”的手从母亲胸膛里拔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她那颗鲜活的心脏,欣赏一般地看着,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胸膛里。与此同时,她身上的绷带全都像被剪断了一样一点点儿崩开,然后脱落……
    小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在她的脸完全露出来时,小男孩松了一口气,“哇”地一声哭了出去,扑过去抱住她:“姐姐你醒来啦!女鬼把妈妈杀死了,呜呜……”
    王梅的眸子闪了闪,轻轻地把弟弟拥在怀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地问:“什么女鬼?”
    “躲在你身体里面的,不过她现在已经消失了。姐姐,爸爸不在了,现在妈妈也不在了,我好怕姐姐也不在,姐姐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小男孩哭着更加抱紧了王梅。
    王梅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淡淡地道:“不会的。”

    是生是死
    王梅被警察带走后,311寝室就只剩下杨璐璐一个人了,她虽然害怕,却还是很想弄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张颖生前提起过能检验死人的那个帖子,于是她再次进入了那个论坛,想要找到一些线索。电脑却黑屏了!接着,屏幕上出现一行血淋淋的大字:好好对王梅,别让她产生要你死的想法!
    杨璐璐吓坏了,连忙关上电脑。就在这时,王梅回来了!
    杨璐璐慌张地站起来,皮笑肉不笑地道:“啊,阿梅,你回来啦?”
    王梅好像根本不在意寝室里已经死了两个人,跟平常一样坐回自己的床上,不高兴地道:“难道你不希望我回来?”
    “怎、怎么可能?他是?”杨璐璐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小男孩,惊讶地张大了嘴。
    “我弟弟。妈妈死了,他没处去。”
    杨璐璐愣了愣,想起刚刚张颖的电脑上出现的字,连忙笑着说:“这样啊,那快进来吧,反正我们寝室还有空位。”嘴上招呼着他,心里却一阵发毛。学校寝室管得严,宿管阿姨根本不可能允许学生带这样的小孩进来,他到底是怎么被带进来的?
    小男孩的眼睛很大,黑黑的,像两个无底洞,要不是他嘴角挂着的童真的微笑,杨璐璐真会以为他只是一个SD娃娃。小男孩名字叫韩荫锡,父亲是医生,但在半年前已经死了。
    王梅叫他睡在张颖的床上——也就是杨璐璐的下铺。
    夜,一个黑色的人影从王梅的床上坐起,往寝室外面走去。
    一会儿后,杨璐璐感觉自己床边好像站了一个人,原本就提心吊胆的她吓得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原来是韩萌锡。杨璐璐摸了摸额上的汗,发现王梅床上已经没人了。她拉过韩荫锡,小声问:“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
    韩萌锡使劲儿摇了摇头,他小声在杨璐璐耳边说了一番话后,杨璐璐脸色大变,惊恐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王梅已经回来了。
    韩萌锡顺着梯子爬下了床,飞快地躺到自己床上,还打起了小呼噜。
    杨璐璐却被他刚刚那番话吓得睡意全无了,借着月光,她看到披头散发的王梅进了寝室,回床,睡觉。没有什么异样。可是,为什么韩荫锡却说她是个女鬼呢?
    张颖生前也一直怀疑王梅是个死人,难道……

    韩思婷怔了怔,手下微微松了松,眸中的血红也消退了一点点,她转过头去看着自己手下脸色苍白的韩荫锡,心里的某一角似乎有了点动摇,但马上又恢复了原状:“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说到这里,杨璐璐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忍不住眼泪了,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来:“因为……因为,他其实早就死了。在你出车祸的那天,出去找你,当场就被卡车撞死了。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心里一直惦记着你这个姐姐而己!”
    韩思婷低头看了看韩萌锡,感觉到手下的他确实没有温度,再看到那个小小身子时,眼泪也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终于松开了手。原来在这个世上,她还拥有一份真情!
    “姐姐,我们回家吧,爸爸妈妈都在等你。”韩荫锡缓过神来,清澈的眸子看着她,真诚地道。
    韩思婷紧紧地抱住他点了点头,韩荫锡的身体慢慢地变得透明,直至消失,只剩下王梅的身体软软地倒在了床上。后记
    某日,D市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个女学生被撞人院抢救。车祸现场有一个小男孩焦急地寻找着他的姐姐,他闪烁着很黑却又空洞的大眼睛逢人就问:“你看见我的姐姐了吗?”
    “姐姐,你在哪儿7别丢下弟弟……”小男孩急哭了。
    一个妇人牵起小男孩冰冷的手:“姐姐在医院,走,我们去看她。”
    没人知道,在逃跑的肇事车的车轮下,正挂着一具小男孩的尸体。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