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生死测试题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674阅

    事实证明你错了
    吃完晚饭回到寝室的时候,林聪发现自己的电脑被打开了,一个杂乱的网页正出现在显示屏上。
    其他室友都没回来,他很奇怪,是谁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呢?
    林聪走到电脑前看了看,那是一个智力测验的网页。他随意地看了一下,正打算关掉页面,这时,其他几个室友也回来了。这下林聪突然来了兴致,随意在那个网页上选择了一道脑筋急转弯的题目说给大家听。
    “哎,给你们出个题目吧,看看你们的智商有多少。”林聪笑着说,“假设:1等于5,2等于6,3等于7,4等于8,那么请问5等于几?”
    这题也不难,其实很老套,恰好林聪自己没听过而已。
    姚远不屑地哼了一声:“废话啊,5当然等于5了!”
    姚远话刚刚说完,那边李浩就笑了:“傻子,人家不是说了吗?5等于1。”
    林聪看了看网页上面的答案,确实,这道脑筋急转弯的答案就是5等于1。
    想不到姚远脸色却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李浩说:“你说谁是傻子?5等于5才对!”
    “等于1。”李浩也较真儿起来。
    “你们说等于几?”姚远冷冷地问向其他人,主要是问林聪。
    看着姚远的样子,林聪觉得不好玩了,急忙说就是等于5,然后匆匆关闭了页面a其余的人也都附和着说就是等于5。
    “你们都胡说八道偏袒他是吗?”李浩发怒了。
    “行了行了,你们俩怎么这么容易动怒啊?一点儿小事竟然就生气。”林聪赶紧打圆场,看得出今天两人都很不对劲儿。
    “你们都错了,记住吧。”李浩恨恨地说了一句,蒙头钻进了被窝。
    寝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那一晚,大家都早早地睡去了。
    第二天林聪醒来的时候,李浩的床上已经空了。他看了看姚远,姚远蒙头盖脚地躺着,一动不动。
    忽然,林聪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儿。他仔细看了一眼姚远的床铺,赫然发现姚远的被角正滴滴答答地滴下血来!
    林聪赶紧过去,深吸一口气掀开姚远的被子,然后他就发出了一声凄厉刺耳的尖叫声。
    被子下的姚远死了,他的身体被分成了头、胸、腹、胳膊、大腿五个部分,然后重新拼接在一起。他的碎尸是赤裸着的,身上刻着血淋淋的一行字:身体的五个部分组合成一个你,5等于1,事实证明你错了!

    一颗也少不得
    姚远死了,李浩当然成了第一嫌疑人,但是李浩矢口否认。调查之后也确实证明不是他做的,而且如果因为那么鸡毛蒜皮的一点儿争执,他就杀人分尸,也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为什么姚远的身体上会刻着和脑筋急转弯相关的那句话呢?就是那句话让姚远的死多了一层诡异,这层诡异渐渐变成了一片厚厚的云,遮在了149寝室其他几个人的心上。
    事情过了大概一个星期,都没人敢提及姚远的死。姚远死去的场面太恐怖了,提起就会让人战栗不止。
    这期间,林聪心中最为忐忑。因为他觉得那道导致了姚远死去的测试题也许并不是自己提出的,这是那个打开自己电脑的神秘人的一个阴谋。
    好在之后并没有其他恐怖的事情发生,林聪渐渐放下心来。这天,大家正做着各自的事情,杜峰拿着一张纸走进了寝室。
    “哥儿几个,快帮我看看这图上有几颗脑袋?”杜峰大声说着,“我女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张纸,非要测试我的智力。”
    又是测验!林聪本能地选择了沉默,李浩也没说话。只有李剑秋凑了过去,接过了那张纸。
    那是一幅山水画,据杜峰说,画面里隐藏着几颗人头,李剑秋认真地看了半天说:“十三颖。”
    杜峰自己也在认真地看,但是他无论如何也只能看出十二颗。哪怕李剑秋指着他忽略的那颗给他看,他也看不到。
    最后,李剑秋也懒得理他了,扔下一句:“你这脑袋也真是没什么用了!”随后郁闷地躺回了床上。
    半夜,林聪被冻醒了,寝室里冷得过分。他睁眼一看,窗子竟然被打开了,一个人正趴在窗台上,那人的上半身探出去似乎在看着楼下的什么。
    叫了一声,那个人没反应,林聪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人好像是杜峰。大半夜的,他在干什么?
    林聪继续喊,杜峰一直没反应,反倒是李剑秋和李浩被吵醒了。他们也立刻觉得冷飕飕的,三个人一起叫着杜峰,但是杜峰就是不理,他似乎已经趴在窗台上睡着了。
    李剑秋怒气冲冲地下了床,走过去抓住杜峰的肩膀一下子把杜峰拉了起来,但是他自己却登时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
    只见被拉起来的杜峰赫然已经没有了脑袋!他探着身子伏在窗台上,就像是在寻找他丢失的脑袋一般!
    “呼啦啦”,一阵风吹了进来,一张纸正好贴在了李剑秋的脸上。李剑秋抛下杜峰,手忙脚乱地揭下那张纸,立刻嚎叫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林聪和李浩哆哆嗦嗦地走了过来,小台灯的灯光昏暗模糊,但还是可以看到从李剑秋的手里掉落的那张纸上写着:你算少了一颗头,就用你自己的头来补上吧!

    杀人测验题
    两次测验,两个人死了。
    警察根据149寝室三个人的说法调查了杜峰的女友小鹿,她说自己根本没有给过杜峰什么测验纸,警察调查后发现她并没有说谎。
    又一具尸体被拉走了,这两件事对于警察来说也就是离奇的凶杀案。但是149寝室的三个人却不得不怀疑,他们是遇到灵异事件了。
    林聪见藏不住了,终于向李浩和李剑秋说了那道诡异的测试题。
    “难道……我们真的遇到鬼了?”李剑秋吓得带着哭腔说。
    “看起来是的。”林聪的语气也发虚。
    “可是我们为什么就招惹到鬼了昵?”李浩说。
    “这个重要吗?”李剑秋已经坚信自己遇到了鬼,“重要的是鬼在哪里?它接下来会害谁?”
    “鬼大概就在我们中间吧,会不会是你呢?”李浩冷冷地说道。
    “你胡说!”李剑秋立刻跳了起来,“我看倒像是你,本来姚远死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
    “你们不要闹了。”林聪懊恼地说,“现在我们再不团结,恐怕都得和姚远、杜峰一样,死得不明不白。首先,死亡是因为测验题,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还没有真凭实据呢。再说,如果真是测试题在杀人,我们吵闹也没用,第三道题一定会来的,也许那时候我们才能找到一些线索。”
    “你还要等待第三道题?”李剑秋大声道,“它可是会杀人的啊!再来了,就让它杀你吧!”
    “测验题会杀谁,不是你我能决定的,要看谁能猜对测验题的答案才行。你们都看到了,猜错了才会死!”旁边,李浩冷冷地扔下这句话走了。
    他说得没错,李剑秋颓然地坐在了地上。
    漆黑的夜带着死亡的气息,李剑秋不敢一个人独处了,他死缠着林聪。好像如果他一个人单独呆着,那个鬼就会完全不顾规则直接弄死他。
    入夜时,李浩不知道千什么去了,寝室里只有李剑秋和林聪。李剑秋拉住林聪说:“你说那个鬼是不是就在咱们寝室里?”
    “你有想法?”林聪小声地说。
    “嗯,难道你不怀疑李浩吗?”
    “为什么怀疑他?”
    “因为他的态度啊。”李剑秋似乎掌握了证据,“你看他那冷冷的样子,而且姚远死之前,他不是也说过‘你们都错了,记住吧’的话吗?当时他那个狠样多像是一个杀人凶手啊。也许就是因为当时我们都偏袒姚远,所以他要一个个地弄死我们,让我们认错。”
    “这也太扯了吧,就因为那么一点儿小事,他不可能杀人的。再说他在寝室里把一个人弄成那个样子,我们怎么会没发觉昵?”林聪狐疑地说。
    “人当然不会那么小气,也做不到那么恐怖,但是你别忘了,我们找的是鬼!”李剑秋说着猛然间打了个寒战,他的样子迅速地感染了林聪,让林聪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也许就算我们没错,没有得罪过他,他也会弄死我们的。如果他是个恶鬼的话,要害我们恐怕都不需要理由!”
    “现在他通过测验题在害我们,我们拒绝回答任何测验题就是了。”林聪为自己的恐惧找着发泄口。
    “恶鬼的测试题是能逃避的吗?”李剑秋却充满了绝望。
    “等着吧,如果第三道题真的会出现,我们再想办法。”林聪呆呆地说道。

    解除测试题
    “咯吱”,寝室的门开了。李浩回来了,他买了很多东西,坐在床上“咯吱咯吱”地吃了起来。
    林聪和李剑秋偷偷地看着他,心里充满了不安。
    林聪不能否认,李剑秋的话已经深深地影响了他。现在他看着李浩,都感觉李浩的身上充满了阴气。
    林聪给李剑秋使了个眼色,然后找机会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寝室。不多时,李剑秋也跟了出去。
    他们两个人跑到了厕所里,看看四下无人,林聪拉住李剑秋低声说:“如果李浩就是那个鬼,我们没有什么把握能逃避他的测验题。我看不如我们就干脆让他不能给我们出题!”
    李剑秋哆嗦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杀了他!”林聪被自己的话吓得一颤。
    “这……”李剑秋的脸色立刻绿了。
    “别忘了,可是你说他就是那个鬼的!”林聪恶狠狠地说道,李剑秋深深地低下了头。
    他们制定了一个计划,李浩毫不知情地成了一个将死的猎物。
    他们决定由李剑秋出面,把李浩带到学校西边的小剧场,那里曾经很热闹。但是有一次,一场大火烧死了好多演员和观众,从那以后,那个剧场就荒废了。
    李浩很不情愿,他似乎对李剑秋提出的一起研究谁才是真正恶鬼的说法一点儿都不感兴趣,但是李剑秋还是强硬地拉着他去了。
    “你认为是林聪搞的鬼吗?”李浩冷冷地问,“说这件事何必一定要到这里来?”
    “我认为不是林聪。”李剑秋说。
    “那你认为是我吗?”李浩冷笑道。
    “是的,我们认为你才是那个鬼l”林聪突然走了出来,代替李剑秋回答了李浩。
    李浩这下脸色变了,他已经猜到了两个室友的意图:“你们想干什么?”
    “你说是不是你害死了姚远和杜峰?”林聪一步步逼过来。现在他杀气充满胸腔,竟然忘记了眼前的李浩可能真的是鬼。
    “啊,那是什么?”李浩突然大叫一声,目光直直地定格在林聪和李剑秋的身后。
    两个人本能地回头一看,什么都没有。李浩难道想用这样简单的方法试图逃脱?但是他们回过头来,李浩竟然没跑,他依然惊恐地看着他们身后,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林聪和李剑秋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们吼叫着冲向了李浩!

    逃不掉的测试题
    李浩被林聪和李剑秋杀死了,他们把他的尸体就近扔进了小剧场后面的排水井里。
    处理好尸体之后,林聪和李剑秋松了一口气,他们在夜市买了一些羊肉串和冰啤酒回了寝室。
    几瓶啤酒进肚,林聪有些醉了。
    “李剑秋,你说李浩临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林聪满嘴酒气地问。
    “他是恶作剧吧,别多想。”李剑秋吃了一串羊肉串,咂咂嘴说。
    “你会在临死前恶作剧吗?”林聪醉醺醺地说。
    “那你说怎么回事?”李剑秋不高兴了。
    “是不是当时我们背后有人或者……鬼?”
    “胡说!那个地方不可能有人更不可能有鬼。唯一的鬼就是李浩,他就是那个给我们出测验题的鬼,他已经死了,我们安全了,这就够了!”李剑秋的语气不容置疑。
    林聪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被李剑秋一句话堵了回去:“你后悔了?别忘了杀死李浩你也有份儿!”
    林聪愣了半天,默默地放下手里喝了一半的啤酒,一言不发地躺到了床上。
    人醉酒的时候很容易犯困,不一会儿的功夫,林聪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林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他的膀胱异常胀。他下了床,不经意地朝李剑秋的床上看了一眼,李剑秋睡得正香。
    “滴滴答……”一阵奇怪的声音传进了林聪的耳朵里,来历不明。
    “滴滴答……”
    “谁?”林聪的神经立刻绷紧了起来。
    “啪!”一个东西掉在了他的头上,林聪伸手去摸,那东西湿漉漉的,腥腥的,赫然是一块肉!
    屋顶掉下来一块肉?林聪的心立刻悬了起来。他抬起僵硬的脖子,目光一点一点儿上移,最终他看见了紧贴在寝室屋顶上的一堆肉。没错,是一堆肉。那些肉不知道是属于谁的,在屋顶上形成了几个字:一边是红,一边是绿,一边喜风,一边喜雨。
    这是一道字谜,恶鬼出的另外一道题,一道他们逃不掉的测试题。
    林聪仰着头看着屋顶的字谜,抱着脑袋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尖叫。

    计划
    漆黑的寝室里,林聪和李剑秋相对而坐。屋顶的碎肉还在不断地往下掉,“啪嗒啪嗒”,像是直接掉在两个人的心上。
    “他没死!”林聪咆哮着,“李浩不是鬼,我们杀错人了!”
    “李浩不是鬼,谁是鬼?”李剑秋的话意味深长,“现在活着的不是我就是你。”
    “如果是我,我何必在这里跟你演戏?”林聪不高兴了。
    “那你说还有谁?”李剑秋说。
    “我不知道。”林聪的头有些痛。
    李剑秋想了想说:“现在活着的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死了二个人,分别是姚远、杜峰和李浩,你和我都不是恶鬼,那么死去的三个人里一定有一个人是恶鬼。”李剑秋分析得头头是道。
    “可是他们已经死了?”林聪不解道。
    “鬼是杀不死的,死去的三个人中有一个是活尸,也就是那个鬼。”李剑秋肯定地说。
    “那你说是谁?”
    “不是姚远就是杜峰。”李剑秋低声说,“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阴谋,他们伪装死亡就是不想让我们怀疑他们,从而可以更方便地害死我们。”
    “知道谁是鬼又能怎么样?”林聪问。
    “彻底杀死他!天一亮我就去山上的寺庙求几道符,让他魂飞魄散。今天我们去公安局,我们只要查看一下尸体,然后彻底杀死他就可以了。”
    林聪点了点头,同意了李剑秋的建议。
    两个人一直坐到了天亮,他们走出寝室,一起去上山求符。
    寝室门关上的一刹那,林聪瞟了一眼屋顶的字谜,他嘴角上扬,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选活之术
    “哈哈哈……”就在林聪绝望地吼叫时,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笑声。
    林聪回过头去,发出大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被自己误杀并丢到排水井里的李浩,他还活着。
    “你还活着?”林聪很不解,但马上他就明白了一切,“你才是恶鬼,为什么?”明白一切后,林聪开始咆哮着质问。
    “不为什么,我只是想要复活。”
    “复活?”
    “对,其实我本来就死了,就在这里,这个小剧场当时失火烧死了很多人,其中包括我。不,准确地说,是把我烧得半死不活,我成了活尸。为了复活,我要杀人。李浩是我杀的第一个人,因为我需要他这张皮来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到这里,李浩一把扯下自己的皮,露出了里面被火烧得焦黑的身体,“知道为什么在杀死你们之前我会给你们出题吗?因为这是选活之术的要求。只要谁答错了我的题,我就有权利享用他的灵魂,只要我吃够四个灵魂,就可以变成一个真正的人了。”
    “我是第四个?”林聪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他的嘲笑变成了大笑,“太可惜了,你就做一辈子活尸吧,你的题我全都答对了。我不会再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没有机会了。”
    听了林聪的话,全身焦黑的“李浩”也笑了起来:“你太自负了,我给你出的题你已经答错了!”
    “你胡说,我没回答任何题目!”林聪大叫道。
    “你的题目就是猜鬼,你不仅错了,还错了两回。”
    林聪瞪大眼睛,他发出了最后一声痛苦的嚎叫。
    背后有黄雀
    “李浩”成功复活了,即使以后要披着别人的皮生活,他也不在乎。
    回到寝室,他休息了一下,喝了点儿水,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该离开这所学校了。
    这时候,他从自己的皮箱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串数字:123,111213,31121113。
    数字后面,还写着一句散发着冷气的话,看到那些话,“李浩”陡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是一串活命的数字,你可以通过它们推导出一个密码,那是我密码箱的密码。你的水里已经被我放了用我的尸毒制作的毒药,解药就在我的密码箱里。你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在尸毒发作前不能解开我箱子的密码,那么选活游戏,你就失败了。我是杜峰。”
    “李浩”怪叫一声,这个自己玩的游戏,竟然在自己刚刚变成人的时候就开始反噬自己了。
    他疯狂地冲到杜峰的密码箱旁,拼命地试验着,但是很快他的肚子就剧烈地疼起来,他的嘴角流出腥臭的血液,一滴滴落在他死灰色的手背上……
    女生寝室里,杜峰的女友小鹿捧着杜峰的照片流羞泪说:“阿峰,不要急,我们还差三个人。”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