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不能画的秘密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330阅

    写手与画手
    如大家所见,我是一个惊悚杂志的写手。
    给杂志社写文有一段时间了,经历过无数次催稿、改稿、毙稿的折磨后,我自问也算是个水火不侵的老油条了,再加上写的又是惊悚小说,神经早就磨出了茧,感觉已经没什么事能吓到我了。
    当然,除了去年那件事之外。
    算算时间,大概就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吧。那时我还在上大学,早上起来打开电脑上了QQ,我的编辑小肖那熟悉的头像闪烁了起来。
    小肖:高哥,昨天的稿子终审过了,恭喜啊!还有,你给这篇小说配送的插图也过了!
    我先是一阵欣喜,随后皱起了眉头。
    配送插图?我根本不会画画,怎么会给小说配插图呢?
    小肖:不对吧,这插图是你和小说一起发到我邮箱里的,你是不是忘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肖:不信我给你截图。
    小肖说着就发过来他邮箱页面的截图,上面清楚地显示着一个word文档和一个图片文档。那个图片的文件名是一个QQ号。
    难道我遇见黑客了,可是这世上有这么好的黑客吗?什么都不黑,还送一张图片做小说插图?这简直就是新世纪的网络活雷锋啊!
    小肖:像你这样自己给自己配插图的作者还真是少见,我印象中这已经是第五幅了。
    第五幅?我连忙翻开一期杂志,果然在我的那篇小说上发现了一幅插图,标题上署名:文/老高,图/Devil。
    我接着又翻开了其他几期杂志,竟然发现我刊登在上面的小说都是这个Devil配的图,而且画得真是不错,和小说的内容很契合。
    这个Devil会是谁呢?我心里好奇,于是便加了小肖发过来的那个截图上面的QQ号。
    添加好友十分顺利,我在QQ上问Devil:你好,我是老高,多谢你给我的小说配图。
    Devil:嘿嘿,不用谢。
    我:可是我弄不明白,你配的图和我的小说内容十分契合,你是通过什么渠道看到我未发表的小说呢?
    Devil:嘿嘿,那是因为我一直在你身边。你在写小说时,我就一直在你身边看着,小说的内容我当然知道啦!
    在我身边?我的寝室里本来有三个室友,有两个搬出去租房子住了,只剩下秦川。他天天猫在寝室里玩游戏,眼睛基本不会离开屏幕。虽然他会画画,可是他从来都不曾看过我写小说啊!
    我:你是秦川?
    Devil:嘿嘿,想知道我是谁,就出来见我嘛!我们中午十二点学校操场上见。

    我还想再接着追问,可是Devil说了句“不见不散”后就下线了。
    如果是秦川,应该不会跟我玩这种游戏吧?我心里思索着,哎,还是去吧,反正他约我中午见面,大白天的,Devil总不可能是鬼吧?
    可是直到我等到十二点半,Devil还是没有出现,整个操场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正午十二点的气温简直可以把人烤熟了,我就像一个傻子似的一个人站在空旷的操场上,汗珠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我被人耍了。
    我放弃了等待,转身走向教学楼去处理了一些关于保研的琐碎事情。关于我的保研真是几经周折,本来系里只有三个名额,我的成绩不算顶尖,但是在省里的一些比赛上得过奖,直到最后学校才同意给我们系增加一个名额,这样才轮到了我。
    后来我又去传达室那里取了杂志社寄给我的杂志样刊。我拿着样刊向宿舍走去,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男声,声音有点嘶哑,而且很微弱,但我却听得真切,那声音似乎能穿透皮肉,直入骨髓。
    “让你久等了。”
    我打了一个激灵,险些跳起来,四下环顾,身边哪里有人?这三伏天的大正午,谁会出来瞎逛昵?
    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心想一定是被太阳晒中暑了,当下加快了脚步。可谁知那声音又传来了:“不要走嘛!既然都来了,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这次我真的被吓住了,虽然身上热得直冒汗,但是从心底里却传出一丝诡异的严寒,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有些慌了:“你是谁,你在哪儿?”
    “我就在你身边啊!”
    我忽然觉得耳边传来一阵湿热的潮气,就像是有个人趴在肩头跟我说话。
    “啊!”我惊呼一声,本能地一个侧身闪到一边,同时连忙回头,身边依然一个人也没有。
    “嘿嘿,别害怕。”
    诡异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本能地想要逃跑,却发现身体动弹不得,像是有一只极为有力的手死死地攥住我的双肩。
    我惊恐地瞪大眼睛,慌张地四处乱看。当我不经意间瞄到地面上时,顿时又是一声惊呼。只见日光下我的影子缓缓蠕动,片刻间竟然从我的影子里分离出另外一个影子。那个影子渐渐化作一个人形,影子的一只手臂搭在我肩上,脑袋凑在我的肩头,像是在和我说悄悄话一般。
    耳边再次传来湿热的潮气和那嘶哑阴森的话语:“看见我了吧?我就在你身边啊!”

    好心
    如今看来,世间很多传闻都是不可信的,比如说人们都说鬼是没有影子的,但其实鬼有影子,没有的是身子。
    我身边明显空无一人,但是身前的地面上却多了一个影子。于是我被彻底吓到了,颤巍巍地说:“你、你想千什么?”
    那影子诡异地笑着:“嘿嘿,别怕,我是Devil啊,给你小说配图的画手,是你的好朋友啊!我很喜欢你的小说,不会害你的。”
    我挤出一丝笑容,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Devil:“嘿嘿,我是来帮助你提升写作技巧的,你虽然有些天赋,但是写出来的东西始终缺乏一种让人身临其境的感觉,我来帮你提高。”
    我:“怎么提高?”
    Devil:“我特意帮你的小说画了插图,我可以把你带到插图的世界中,那里有你设计的各种人物,你亲自和他们对话,感受他们的环境和生活,这样你一定能获得更好的灵感!”
    我着实心动了一下,虽然人们都说和鬼魂打交道不会有好报。但是当这种事儿真的落在自己头上,我还是不能抑制住心中的欲望,要知道我做梦都想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
    我想了一会儿,说:“好的,我答应你。可是,我们要怎么做?”
    “太棒了!”Devil突然语气激动起来,一改刚刚嘶哑的嗓音,用充满磁性的男声喊了一句。
    好熟悉的声音啊!我顿时警觉起来,这声音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Devil马上就觉察到了自己的失态,平复一下后,又继续嘶哑地说:“嘿嘿,这事简单,我是画中的鬼魂,能任意往来于任何图画中的世界。只要你在身上随便 画一幅画,然后再把杂志上我给你配的插图叠放在一起,这样我就可以把你的灵魂带人到画中的世界。而那些插图都是我根据你的小说内容画的,你的小说人物在画 里都有,这样你就可以沉浸在自己创造的小说世界里啦!”
    我心中有些疑虑:“好的,让我考虑一下吧。”
    Devil似乎也不心急:“我就在你手中这本杂志的插图里,你想好了就告诉我。”
    语毕,我身前地面上Devil的影子瞬间消失了。我身子一晃,恢复了自由。我长舒了一口气,转头四下望了望,空旷的操场上依旧只有我一个人,而手中的杂志却已经被我手心的汗水浸得湿透了。
    我回到寝室,惊魂甫定,刚刚Devil不经意间发出的磁性嗓音让我感觉极为熟悉,可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那是谁的声音。
    我猜测那磁性嗓音应该才是那个Devil的真正声音,他为什么要故意把声音装成嘶哑的样子呢?
    如果我的猜测没错,那答案只有一个,Devii一定是我曾经认识的人,他害怕我昕出他的声音,所以故意做了伪装。
    想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画中魂
    如果一个你曾经认识的人,故意装扮成你不认识的样子接近你,那么他多半是要害你,变成鬼也是一样。
    当我的室友秦川回来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地问他:“秦川,你知道我们学校哪个男生的嗓音最有磁性吗?”
    秦川想了一下:“应该是楚天风吧,他曾经是学校广播站站长,那嗓音当年不知迷倒了多少花痴少女啊!唉,可惜天妒英才,他已经死了。”
    我猛地一惊,难怪我对那声音感觉熟悉。广播站每天都会播放他们自制的一些小节目,楚天风的声音,我以前肯定听过。
    我问:“他是怎么死的?”
    秦川:“你忘了半年前学校艺术节的那场大火了吗?当时着火点在美术画室,而秦川那时正好就在那里,于是就悲剧了。”
    我皱了皱眉:“不对啊,楚天风是广播站站长,他去美术画室做什么?”
    秦川耸耸肩:“不知道,有人说是因为楚天风当时正和美术系的美女叶芊芊谈恋爱,当时正好去画室找叶芊芊,可谁知正好赶上火灾,丢了性命。”
    我问:“叶芊芋也死了吗?”
    秦川:“没有。”
    我:“这倒是奇了,楚天风去画室找叶芊芊,却被大火烧死了,倒是叶芊芊反而没事,她当时不在画室里吗?”
    秦川:“不知道,这些都是传言,从来没人考证过,所以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心里有些害怕,如果这个Devil真的就是楚天风的话,他为什么要找上我呢?难道真的如他所说,单纯的想帮助我提高写作技巧吗?
    我思索了一会儿,决定把刚刚在操场上发生的诡异遭遇告诉秦川,想让他帮我想想办法。秦川听后紧锁眉头:“你以前有得罪过楚天风吗?”
    我一摊手:“我甚至都不认识他,怎么会得罪他呢?”
    秦川:“这件事要谨慎处理,我建议你去问一问美术系的叶芊芊,毕竟她和楚天风的交情更深一些,或许她会知道该怎么办。”
    我点了点头,当下就拉着秦川去了美术画室。
    画室里的人并不多,秦川带着我来到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儿面前,对她说:“芊芊,我带了一个朋友过来,他有些事要请教你。”
    女孩一转头,我就愣住了:“是你?”
    原来叶芊芊就是我在学校传达室遇见的那个偷看我杂志的女孩儿。我笑了笑伸出手:“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叶芊芊“扑哧”一笑,打趣道:“怎么是你啊?我不就是看了看你的杂志嘛!用得着这么隆重地来找我这个小女子兴师问罪吗?”
    我笑着摇头:“不是,我这次来是有事要请教你。”
    接下来我把整件事的始末和叶芊芊说了一遍,当我说完时,没想到叶芊芊忽然哈哈大笑。
    我疑惑:“你笑什么?”
    叶芊芊:“我笑你们俩真够傻的,这分明就是人为的恶作剧嘛!”
    我瞪大了眼睛,疑惑不解。
    叶芊芊无奈地摇头:“整件事一点都经不起推敲,简直漏洞百出!就说那个诡异的影子吧,现在可是三伏天,艳阳高照,正午的太阳在人的头顶位置,这个时候人的影子只有脚底下很小的一块,你身前怎么可能会出现一大片的人形影子昵?
    我一愣:“可是,如果真的是楚天风的鬼魂出现,发生改变影子这种事儿,也不算奇怪啊!”
    叶芊芊收起笑容,白了我一眼:“阿风才不会那么无聊。”
    叶芊芊顿了顿,又说:“我早听说物理系有一帮无聊的小子整天利用光线的反射折射制造影子吓唬人,没想到你们两个学理工科的大男人也被骗了。”

    叶芊芊面露不屑,这种表情让我和秦川很是尴尬,毕竟被美女瞧不起是一件相当丢人的事儿。于是我们也不好再问什么,灰溜溜地退了出来。
    从画室出来,正好到了上课时间,我们来到教室坐下,秦川忽然开口对我说:“老高,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秦川眉头紧锁:“我总觉得叶芊芊在故意隐藏着什么。”
    我点点头,秦川继续说:“半年前楚天风的死因就很蹊跷,据说他是因为去找叶芊芊才进了画室,赶上意外的火灾。可问题是,当时叶芊芊并不在画室里。现在人人 都有手机,通讯这么发达,如果换做一般的情侣,与对方约会见面前一定会先和对方约好见面地点,免得扑空。如果这样推测,楚天风当天的行为,就显得极为不正 常了。”
    我一惊:“你的意思是……难道说楚天风是被叶芋芊故意骗去画室的?”
    秦川点点头:“可能更严重,甚至所谓的火灾也是叶芊芊故意设计出来的。”
    我又是一惊:“你是说,是叶芊芊杀了楚天风?”
    秦川神情凝重地点点头。
    我说:“不对啊,他们是情侣,叶芊芊没有理由这样做啊!”
    秦川说:“你没有学过美术,不知道美术生毕业后找工作有多难。在这种前提下,学校每年的保研名额就显得格外珍贵,楚天风和叶芊芊都是美术生,显然他们就成了竞争对手。如果叶芊芊不堪就业压力,一时冲动对楚天风下了死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这种推测似乎不无道理,秦川以前就是美术专业的,但是在大二那年就转专业到了我们机械系,他转专业的理由就是美术生毕业后就业困难。
    如果秦川猜测得没错的话,那么楚天风的鬼魂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经过我多年看鬼故事和写鬼故事的经验来看,他一定是为了利用我报复叶芊芊。可是他和我的对话中只字未提复仇的事儿,只说要帮我提高写作灵感,这未免有点太不符合常理了。
    整个事件扑朔迷离,想得我头痛。下课后我去上晚自习,秦川径自回了寝室。晚上我回到寝室后,屋里的灯关着,秦川独自一人开着台灯,手里拿着一只铅笔,像是在画着什么。
    我还从来没看见过秦川这小子在寝室里画画。我躲在门口,偷窥着屋内,忽然发现秦川神情有些不对。他眼神呆滞,空洞地望着前方,手中的画笔像是不受控制一般,机械地在纸上滑动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被人操控的木偶。
    我心中微微惊骇,正打算推门而入的时候,猛地发现在灯光的照射下,秦川的身下竟然有两个影子!
    Devil!我心中惊呼,后脊梁骨一阵发凉,身子不稳,一个趔趄撞在门板上,发出“砰”的一声。
    秦川听见声响后,猛地回头朝门口看来,空洞的双目依旧满是死气,嘴角微微抽搐,露出一脸忿恨的表情。只见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把水果刀,随即杀气腾腾地向我冲来。
    这种情形我当然要跑,身后的秦川带着两个影子对我穷追不舍。但是我却渐渐发现了一些端倪,秦川是我们专业的长跑冠军,按理说他应该很容易追上我才对,可是 他却不紧不慢地在我身后跑着,与其说追,倒不如说是在驱赶我。他通过变换角度的追赶控制着我逃跑的方向,我心里疑惑:他这是要把我赶到哪里去?
    直到美术画室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才知晓他的意图。

    真相
    画室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四周都是围墙,跑到这里就等于进了死胡同,只能束手就擒了。
    我冲进画室,秦川也跟了进来。我发现画室里只有一个人,叶芊芊。
    叶芊芊表情欣喜,一头扑进秦川怀里,可口中说的却是:“阿风,你来了。”
    我扭过头,气喘吁吁地问:“Devil你是已经死了的楚天风吗?”
    秦川依旧面目呆滞如死人一般,他身前的那个影子哈哈大笑,充满磁性的嗓音说着令人窒息的话语:“是啊,没错,而且我是来杀你的。”
    我感到莫名其妙:“你生前和我甚至都没有见过面,我和你有什么仇怨?”
    楚天风咬牙切齿:“你都不记得了?你挤掉了我的保研名额!”
    我身子一震:我的保研占了楚天风的名额,这不是瞎扯吗?
    楚天风说:“我和叶芊苹很恩爱,本来打算毕业后就结婚的,可是她家里反对她和我交往,说美术生基本上毕业即失业,很难找到工作。于是我俩就相约一起争取保 研,我们拼命学习,终于顺利拿到了保研名额。我们当时开心得喜极而泣,那种喜悦我现在都无法忘怀。可是过了几天,我突然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我的保研名额没 有了。我发疯似的四下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你的原因,机械系破例增加了一个保研名额,但是学校总的名额是固定不变的,所以就只能牺牲其他专业的学生。于 是最不受重视的美术系就成了替罪羊,我就成了那个被牺牲的对象。”
    我心中顿时惊骇不已。我可以向天发誓,我根本不知道关于我的保研还有这样的一段秘闻。
    楚天风顿了顿,继续说:“我没有了保研名额后,叶芊芊的父母更加瞧不起我,他们给芋芊张罗各种约会相亲。这让我们十分痛苦,我们甚至想过一起轻生殉情。后 来我们在画室里偶然得知了一种‘渡魂’的咒术,可以将死人的魂魄藏于画中。如果在活人身上画上任意一幅画,甚至一个图案,再将藏着死者魂魄的画与那个人接 触,死者的灵魂就可以占据这个活人的身体,利用这种方式复活。”
    我一惊,这分明就是今天中午楚天风和我说的方式。我问:“你是想占据我的身体?”
    楚天风:“对,当初我们就是这样想的,反正芊芊喜欢的是我这个人,又不是皮囊,你有保研的名额,我如果利用你的肉身复活,就可以代替你去读研,这样我就可 以和芊芊在一起了。那场所谓的意外火灾,其实是我故意设计的自杀而已。我的身体被焚毁了,而灵魂却被保存在了画里。之后叶芊芊想方设法接触你,终于通过你 在杂志上发表的小说的插图,让我来到你的身边。我本来想骗你,用写作灵感做诱饵,诱惑你上钩的。可是眼看就要成功时,我一时激动,露出了本来的声音,让你 心里起疑。有了顾虑,而你的室友秦川也跟着一起来捣乱……”
    我大喊:“所以你就向秦川下手了?他可是无辜的啊!”

    这时叶芊芊忽然开口:“我们不会伤害他的,他的魂魄现在就在你杂志的插画里,等到阿风的灵魂进入你的身体后,我们就会让他回到他自己的身体里的。秦川的意 外干涉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为了以防万一,我今天下午去色诱了秦川,并且在他手上画了一个暧昧的心型图案,然后阿风通过他接触你杂志上的插图,占据了他的身 体。我们为这个计划付出了太多,就算是抢,也要将你的身体占据过来!”
    说话间,“秦川”一下子把我扑倒在地,他本来就比我强壮许多,瞬间就把我制伏了。
    他按着我的手,叶芊芊拿着画笔飞快地在我手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图案,然后“秦川”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将他手上的那个心型图案与我左手上的图案接触。正当这千 钧一发的生死时刻,我发疯般使出最后一丝力气,用力挣脱了右手,同时猛地抓起地板上的一瓶墨水,用力向我的左手泼去。因为我知道,只要毁了手上的图案,楚 天风就不能占据我的身体了……
    尾声
    这段经历就讲到这里,至于我最后有没有被楚天风占据身体,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我只能告诉你们,我现在过得很好,而且我已经结婚了。
    当然,新娘子是谁,我也不能告诉你们。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一下,那本杂志后来因为杂志社发现有多处印刷错误,发行部专门派人收了回去。
    如果你刚好买了这本杂志,我建议你要当心哦!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09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