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丢人头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33阅

    怪谈接龙
    夜已经很深了,一间男生寝室里却坐着三男一女。梁思琪来男友包小杰的寝室玩,也许是玩得太开心了,等想起来该回去的时候寝室楼的大门已经上锁了,索性跟包小杰在一起凑合一晚。
    此时,寝室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平时一帮男爷们儿大大咧咧的习惯了,现在寝室里突然来了一个女生在这儿过夜,不尴尬才怪呢!
    “我看大家都睡不着,不如我们来讲怪谈故事吧!”张天率先提议道。
    “好啊,好啊!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夜晚最适合讲怪谈故事了!”刘晓东兴致勃勃地附和道。见包小杰和梁思琪没有反对,四个人围坐成一团,开始讲起了怪谈故事。
    “既然是我提出的,那么我就先讲吧!”张天兴奋地说道。他看了看三个人,不等大家有所回应,便兀自讲了起来:“既然是怪谈,那么我就就地取材吧!”
    三男一女的男生寝室里,气氛有点儿尴尬。张天想回忆一下童年的美好时光,于是提议四个人围坐成一团玩丢手绢的游戏。
    三个人欣然同意了,不知何时,张天手里已经多了一块手绢。不等大家推举,张天就兀自站起来说道:“那么就由我第一个丢手绢吧!你们可要看好了啊,谁要是不能及时发现身后的手绢,输了的话就得接受惩罚啊!”
    说着,张天拿着手绢围着三个人慢慢地跑了起来,氛围一下子变得有意思起来。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各自的身后,生怕张天把手绢丢在自己身后而不能及时发现。
    张天看着三人紧张的表情有些想笑,正考虑把手绢丢在谁的背后时,他突然感觉寝室里有点儿不对劲儿,空气似乎凝结了,寝室里瞬间冷却下来。
    张天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也偷偷地观察起坐着的三个人,一切都很正常。不过越是这样,张天心里越没底,他觉得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东西躲在暗处,盯着他们在笑,一脸诡异的表情。他不敢再逗三个人了,匆匆将手绢丢在了包小杰的背后。
    丢下手绢后,张天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起来,以免被包小杰追上。
    包小杰眼疾手快,看张天快速跑起来,他立刻警惕地看向自己身后。扭过头去的包小杰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惊恐地嚎叫一声,手指颤抖地指向自己身后:“这是……”
    听到包小杰的惨叫,三个人好奇地朝包小杰身后望去——他身后哪里有什么手绢,那明明是一颗人头!那颗人头的脸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翻着眼白,眼球似乎随时可以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嘴角的皮肤已经腐烂,雪白的牙齿裸露出来,异常恐怖。
    更恐怖的是,四个人都认得那张脸,那是死去的顾小北。
    提到顾小北,不仅他们四个认识,估计全校的学生都认识。顾小北是学校里的校草级人物,长得帅也就算了,关键是他的成绩和他的外貌成正比,他的成绩全年级第一。
    “顾小北的人头怎么会出现在我身后?”包小杰吓得魂飞魄散,情绪失控地问张天,“好好的手绢怎么会变成人头,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怎么知道?”张天一脸的无辜,但心里更多的是惊恐。现在他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刚才他围着三个人跑的时候,感觉身后一阵阴冷,好像跟着一个人,确切地说,是跟着一个鬼。他将手绢丢在了包小杰身后,这个鬼也就停在了包小杰的身后。现在很明显了,这个鬼就是顾小北。

    张天把心里的猜想说了出来,寝室里顿时死寂下来……
    “顾小北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死不瞑目,变成了鬼,现在我们通过这个游戏把它招回来了。”良久,刘晓东说话了,他下意识地朝包小杰看了看,“并且,顾小北这个鬼好像是有备而来的啊!”
    “你别胡说八道!”包小杰怒火中烧地说道。
    “不然为什么他偏偏出现在你的身后呢?”刘晓东也不恼火,只是悠然自得地看着包小杰。另有隐情
    “然后呢?”刘晓东好奇地问道。
    “没有然后了!”张天讲到这里,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听说故事里的怪谈会变成真的。”回过神来的梁思琪惊恐地说道,眼睛下意识地看向包小杰的背后。这一看吓得她顿时魂飞魄散——不知何时,包小杰的背后竟然真的出现了一颗人头——顾小北的人头。
    “这说明顾小北准备缠上包小杰了。”其余的人看到顾小北的人头也是一阵战栗,不过张天却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这也难怪,张夭也喜欢梁思琪,大家都心知肚明,此时见包小杰要倒霉了,他当然很高兴。
    “虽然怪谈故事会在现实中发生,但是我们也可以通过怪谈,左右现实。”包小杰愤恨地看了张天一眼,“接下来由我继续讲怪谈吧!既然张天的故事里提到了顾小北,我就以顾小北为主题讲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你们就知道是谁杀了顾小北。”
    顾小北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所以他很幸运地成了学校中女生爱慕的对象,同时也不幸地成为男生憎恨的对象。本来他和包小杰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但是当包小杰发现自己喜欢的女生——梁思琪渐渐地开始暗恋顾小北时,包小杰对顾小北的憎恨便油然而生了。
    于是,包小杰开始偷偷地跟踪起了梁思琪,他要尽可能地阻止梁思琪和顾小北在一起。通过几天来的跟踪他了解到,梁思琪对顾小北已经着迷了。包小杰心里明白,自己该有所行动了。
    有一天,梁思琪在学校图书馆的天台上含情脉脉地把情书递给顾小北,顾小北既没有欢喜地接受,也没有明显地拒绝。当梁思琪把情书塞给他害羞地离开天台后,顾小北走到天台边,若有所思地朝楼下张望着,他似乎在等待着某个人。
    躲在暗处的包小杰可顾不了那么多,愤怒已经击垮了他的理智。他趁顾小北不注意,悄悄地走到顾小北身后,猛地一下将毫无防备的顾小北推下了天台。只听空气中一声急促的尖叫,紧接着便传来一声肉体与水泥地面撞击的声音。
    包小杰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走到天台边,看着楼下血肉模糊的顾小北,他邪恶地冷哼一声。包小杰刚要离开,却见身后有人来了,猝不及防的他赶紧躲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
    来人是迟早早,学校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女生。难道顾小北等的人是她,不可能吧?如果真是她的话,那顾小北的眼光也太差了吧!包小杰立即否决了自己的猜想。

    只见迟早早在天台上来回地望了望,似乎并没有等到要等的人。或许她刚才上楼的时候也听到了那声尖叫,于是她不可置信地慢慢朝天台边走去。看到楼下惨不忍睹的尸体后,她惊叫一声,疯了似的冲下了楼。
    良久,在确认了迟早早已经离开后,包小杰才小心翼翼地下了楼。楼下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包小杰也装作不知情,好奇地朝顾小北的尸体看去。这一看,包小杰吓得目瞪口呆。
    只见顾小北的脑袋不见了,地面上只有血肉模糊的一团烂肉,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就在同学们都在好奇地猜测这具无头尸到底是谁的时候,包小杰魂不附体地悄悄离开了,恐怖在他心里发了芽。
    张天也目睹了那天惨烈的场面,在同学们议论纷纷的八卦中,他注意到班里原先很积极向上的女生迟早早,现在却变得神神叨叨的。她的书包里整天塞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张天曾好奇地试图偷偷打开来看,但是没等他走近,迟早早就警惕地提着书包跑开了。
    张天开始猜想那会不会是一颗人头——学校里那具无头尸的人头。想到这里,张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更令张天好奇的是,他偷偷喜欢的梁思琪也变得整日心神不宁起来。张天知道梁思琪也喜欢顾小北,会不会因为顾小北不喜欢梁思琪,梁思琪因爱生恨,失手将顾小北推下楼去,而顾小北的人头却被同样爱着他的迟早早捡走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迟早早应该看到梁思琪杀人了吧!
    想到这里,张天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喜欢梁思琪,所以不希望梁思琪整日担惊受怕。现在他只有先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帮梁思琪解除后顾之忧。
    这天,张天偷偷地跟踪了迟早早。只见迟早早傍晚时走到学校的湖边,她坐在湖边的凉亭里,偷偷地将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这次张天看得一清二楚,那真的是一颗人头——顾小北的人头。
    只见迟早早对着那颗人头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或许是迟早早太爱顾小北了吧,从顾小北死去的那天,她就疯了,整日只会对着顾小北的人头说一些顾小北活着时没来得及说的情话。
    张天想到这里,心里有一瞬间的感动,迟早早多像自己啊!自己也暗恋着梁思琪,也愿意为她做任何事。但是继而张天皎了咬牙,为了梁思琪的安危,他不得不除掉迟早早这颗定时炸弹。他担心有一天迟早早会跑到公安局揭发是梁思琪杀死的顾小北。
    张天借着昏暗的夜色,偷偷地潜伏到迟早早的身后。趁迟早早不注意,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迟早早推入了湖中,湖中溅起的水花打湿了他的衣服。可是令张天感到意外的是,迟早早掉入湖中后没有丝毫的挣扎或者尖声求救,她像是准备好了似的,欣然赴死。不一会儿,迟早早的尸体就漂浮在湖面上了,她的脸被水泡得肿胀起来,肚子灌满了水,变得像是怀孕了似的,眼睛也像是死鱼眼。只是她的嘴角却微微上扬,似乎带着笑意,那笑容很奇特,令张天不寒而栗。他觉得迟早早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自己会死,而且很乐意去死,这是为什么呢?
    回到寝室的张天越想越害怕,迟早早死得太诡异了。此时张天仔细回想起来,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细节:迟早早掉入水中的一刹那,好像回头对着他笑了一下,那笑容意味深长。更可怕的是,把迟早早推入湖中的一刹那,他才发现迟早早对着顾小北的人头说的似乎并不是情话,似乎是某种咒语……

    送鬼
    “没错,是我杀了顾小北!但是,张天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包小杰讲到这里,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张天。
    张天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梁思琪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既惊恐又感动。惊恐的是张天和包小杰竟然能做出这么狠毒的事情,感动的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尽管方法很偏激。
    “别争了!事到如今,我们还是赶快想个办法把鬼送走吧!”梁思琪心有余悸地说道。
    “既然丢手绢的游戏能把鬼引来,那么一定会有方法把鬼送走的。”沉默已久的刘晓东说道。
    “丢手绢的怪谈故事是我从迟早早的日记本里看到的。”张天此时也不再隐瞒了,和盘托出。
    “快点儿拿出那本日记本,找找里面有没有把鬼送走的方法!”刘晓东着急地说道。
    张天翻找了好久,最后在他的书柜里找到了那本已经微微泛黄的日记本,递到了梁思琪的手里。梁思琪着急地翻找着,终于兴奋地喊道:“找到了!”
    梁思琪正想按照那个方法做,却被刘晓东拦住了:“鬼是通过怪谈故事招来的,要送鬼也得通过怪谈故事送。”
    梁思琪会意地点了点头,理解了刘晓东话里的意思。她清了清嗓子,正想接着讲怪谈故事,却又被包小杰拦住了:“我们要想把鬼送走首先要知道鬼在哪里,谁是鬼。如果这个日记本来就是鬼绘我们故意下的圈套呢?”说到这里,包小杰下意识地看了看张天。
    张天一阵气恼:“你怀疑谁呢?你才是鬼,我没事会整出个日记本来骗你们?”
    寝室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四个人各都心怀鬼胎地对视着。
    “大家听说过杀鸡儆猴这个成语吗?”良久,刘晓东说话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本意是杀鸡给猴子看,比喻用惩罚某个个体的办法来警告别人。”张天兀自说道,继而反问道,“我说刘晓东,关键时候,你怎么越扯越远啊?”
    “刘晓东的办法不错。”梁思琪打断张天的话。
    “梁思琪,你也出来添乱啊?”张天更加不耐烦了。
    只见梁思琪幽幽地说道:“杀鸡做猴还有另一个意思。我听家乡的老人说过,鸡每天在阳光升起时打鸣,是至阳的动物。猴子却是所有动物中最接近人类的动物,对死亡的感受力很强,它能看见人看不到的东西,生性属阴。所以鸡血对猴子会有震慑作用。我们这里要杀鸡儆鬼,将鸡血洒到人的身上,这样躲在人身体里的鬼便会无可遁形。”
    梁思琪说完,寝室的三个男生商量了一会儿,一起出去弄鸡血去了。他们的寝室在二楼,所以跳窗出去不是什么难事。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了一只鸡,梁思琪此时看着那只鸡,心里紧张得不行。她非常害怕那只鸡,对三个男生喊道:“快拿开,我害怕。”

    女生天生胆小脆弱,这很正常。三个男生立即将那只鸡拿到寝室的一个角落里。只见张天手起刀落,鸡头掉在了地上,鸡血喷洒了出来。
    张天小心翼翼地用吃饭的碗接着鸡血,然后端着半碗鸡血,首先走到了包小杰身边,朝包小杰身上猛地泼了过去,只见包小杰安然无恙。张天似乎很失望,紧接着,他又往刘晓东身上泼了一下,然后见刘晓东也没事。随后他定了定神,心里似乎有点儿害怕,心想这个鬼不会躲在自己体内吧?
    “赶紧往你自己身上泼啊,不会你才是鬼吧?”包小杰催促道。
    张天看了看梁思琪,她也满怀期待地盯着自己。终于,他咬了咬牙朝自己身上泼去。良久,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张天庆幸地叹息一声,趾高气扬地看了看包小杰。
    见三个男生都没被鬼附体,梁思琪放下心来。这说明顾小北的鬼魂在寝室里藏着,等她的怪谈讲完,就可以把它送走了。
    “下面由我来讲第三个怪谈故事吧!”梁思琪幽幽地讲起来。
    寝室里的四个人见招来了顾小北的鬼魂,都惊恐不已。不过幸好他们翻看了迟早早的日记本,找到了送鬼的方法。
    梁思琪看完日记本,胸有成竹地讲道:“方法很简单,我们只要找出顾小北生前喜欢的女孩儿,把女孩儿的名字写在一张纸条儿上,将纸条儿贴在一个人的后背上,然后用纸钱铺路,让那个人踩着纸钱走到顾小北的墓碑前就可以了。用他心爱女生的名字吸引着他,把他送到该去的地方,他便没有了牵挂,不会回来了。”
    “爱慕顾小北的女生那么多,可是顾小北喜欢的是谁呢?”包小杰有点儿不明白。
    “如果我没猜错,他喜欢的应该是迟早早。”张天幽幽地说道。
    联想起张天讲的怪谈故事,大家都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张天和包小杰都和迟早早有过瓜葛,我看这张纸条就贴在你这个局外人身上吧!”梁思琪立刻在一张纸条上写上迟早早的名字,然后把纸条儿贴在了刘晓东的背后。刘晓东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几个人立即行动,张天和包小杰去买了大量的纸钱,两个人一路铺起来。刘晓东心惊胆战地踩在纸钱上,朝着学校北面顾小北的墓地走去。梁思琪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心里五昧杂陈。
    过了好久,几个人终于来到了顾小北的墓前。梁思琪小心翼翼地把刘晓东身后的纸条摘下来,贴在了顾小北的墓碑上。贴着贴着,梁思琪竟然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几个男生沉默了,他们知道梁思琪曾经深爱过顾小北,但就是因为梁思琪的爱,顾小北才被深爱着梁思琪的包小杰杀死了。梁思琪此时的状态,也许是愧疚,也许是因为她还爱着顾小北!
    终于,包小杰拉了拉梁思琪。梁思琪猛地扭过头,她的表情变得很狰狞,但是旋即又恢复了正常,这一切包小杰看在眼里,吓得他浑身一阵战栗。
    几个人顺着来时的路,沉默不语地朝寝室走去,几个人似乎各有各的心事儿……

    刘晓东的怪谈故事
    梁思琪的故事讲到这里结束了,几个人也按照故事里的方法照做了。完事后,几个人筋疲力尽地回到了寝室。
    “怪谈故事一旦开始就不能中断,现在还差刘晓东一个人没讲了。”包小杰催促道,“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你讲个故事来给这场怪谈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好啊,正好我这里有一个故事,对于我来说很完美,但是对于你们来说就不一定完美了。”刘晓东笑得很邪恶。不知为何,他从顾小北的墓地回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不等大家问出口,他便兀自讲了起来。
    几个人做完送鬼的仪式,回到寝室后都累得筋疲力尽,昏昏欲睡。
    他们以为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束,但是他们都猜错了。他们刚刚的仪式其实不是送鬼,而是招鬼。
    原来,当迟早早知道顾小北死后,便悄悄地偷走了他的脑袋。她那么深爱着顾小北,怎么能接受两个人的爱情刚刚幸福地开始,就如流星划过般匆匆结束。于是她拿着顾小北的脑袋,整日开始研究一些秘术,她要将顾小北从那个世界里带回来。
    所以,当张天把迟早早推入湖中时,迟早早是幸福的,她终于可以和心爱的人见面了。但是故事并不是以迟早早和顾小北在地下见面为终结。
    迟早早通过多曰的探索,终于知道了如何让人起死回生。她将自己了解到的东西写在日记本上,交给了喜欢自己的刘晓东,刘晓东会按照她的计划行动,让她回来,同时把顾小北也带回来。
    其实,刚才的丢手绢游戏确实招来了鬼,但是那个鬼却不是顾小北,而是迟早早。紧接着,几个人在怪谈故事中讲述了自己所犯的罪恶。
    几个人开始有点冲动,冲动中的人是最不理性的,也是最粗心大意的。所以当刘晓东提出“杀鸡做鬼”,看看鬼到底有没有附身在几个人身上的时候,冲动的几个人却完全忽视了弱势的梁思琪,并没有将带着阳刚之气的鸡血洒在梁思琪身上。
    也就是从那时起,迟早早的鬼魂附在了梁思琪身上。所以“梁思琪”才会那么害怕鸡血,才会骗大家将招鬼的仪式说成送鬼的仪式,才会在顾小北的墓碑前嚎啕大哭。那是因为她终于能和顾小北再次相遇了,她是感动得哭了!
    这样,迟早早就顺着纸钱铺成的路,一步一步地将死去的顾小北从墓地里带回了寝室,带回了人间。
    你说我是谁
    刘晓东的怪谈故事讲完后,张夭和包小杰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神里带着被骗的愤怒与绝望,恨不得将刘晓东碎尸万段。
    只有“梁思琪”看刘晓东的眼神充满了暧昧与专注,因为只有她知道回到寝室后的刘晓东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刘晓东了,确切地说,他是顾小北。顾小北附身到了刘晓东身上,从墓地跟着迟早早回来了。
    说到底,刘晓东也被蒙在鼓里。当初刘晓东只知道迟早早要报复他们,深爱着迟早早的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帮助她。他以为报复完他们之后,按照迟早早的方法把她带回来,两个人就能幸福地在一起了。但是他却没想到,迟早早却始终忘不了顾小北,她把顾小北也从那个世界里带回来了!
    第二天,包小杰和张天都疯了,“梁思琪”和“刘晓东”走在了一起。
    不明真相的同学们开始八卦起来,只是他们在八卦梁思琪薄情寡义抛弃疯掉的包小杰时,却没有注意到“梁思琪”和“刘晓东”一脸的无所谓,笑得异常灿烂。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1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