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以祸相许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7阅

    英雄救美
    今天对郑岩来说是个不幸的日子,女友李清移情别恋,跟着高富帅跑了,只丢下了一句“我觉得我们之间不合适”就结束了一年多的感情。郑岩在酒吧喝得烂醉,直到老板下逐客令才跌跌撞撞地沿着漆黑的小巷向着学校走去。
    “救命啊!”幽深的小巷深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凄厉的呼救声。郑岩循声望去,远处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孩正和一个黑衣男子撕扯在一起。那黑衣男子掐住女孩的脖子正把她往身旁的一辆轿车中塞去。
    “放开那个女孩!”郑岩借着酒劲儿厉声喝道。女孩见来了救兵,猛地挣扎了一下,从黑衣男子的魔爪中逃了出来,并迅速躲到了郑岩的背后。
    也许是喝得太多了,郑岩两眼发花,只觉得黑衣男子的脸上一团模糊,竟然完全看不出他的五官。
    “滚开!”黑衣男子冲着郑岩恶狠狠地吼道。
    酒精极大刺激了郑岩体内的男性荷尔蒙,黑衣男子这句叫嚣不仅没能吓退郑岩,反而挑起了他的怒火。他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忽然一拳向他的脸上打了过去。
    并没有看到黑衣男子做出任何闪避动作,可郑岩这一拳却打在了空气中。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已出现在了郑岩的身后,径直向着那穿白裙的女生抓去。
    被无视的感觉令郑岩彻底火了,他紧追上去对着黑衣男子的背影就是一通乱拳。可黑衣男子就像没有实体一般,郑岩的每一拳竟然都落到了空处,不一会儿的功夫已累得他气喘吁吁。
    小巷的深处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应该是有路人听到了喊叫声前来查看情况。黑衣男子冷冷地瞟了郑岩一眼,幽幽地说了声:“你一定会后悔的!”说完,转身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之中。
    郑岩双腿一软,贴着黑衣男子的那辆褐色的轿车瘫倒了下去。忽然一股寒意袭来,顿时让他寒毛倒竖,这哪里是什么汽车?这分明是一具装了四个轮子的棺材!
    头痛欲裂之下,郑岩的意识很快便有些恍惚。他最后的印象是一只滑润的小手轻轻擦去了他额头上的汗珠,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陌生人,我终于找到了可以以身相许的好男人了……”
    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过后,郑岩的意识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飞来艳福
    郑岩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寝室的床上,室友肖云正挂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在床边看着他。
    “郑岩兄,你小子可以啊,刚和李清分手就又找了一个靓妹子回来。快说,你们之间什么关系,滚过床单了没?”见郑岩醒了过来,肖云立刻开始满嘴跑舌头。
    “滚,那只是昨晚救下的一个陌生女孩!”郑岩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满脑子淫荡思想的肖云,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寝室,问道,“她人昵?”
    “把你送回来就走了,她说以后再来看你!”
    郑岩耸了耸肩,天知道这会不会只是一句托词。他掏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打了李清的电话,他决定再做最后一次挽回这段感情的努力。
    电话响了许久,接电话的却是李清的窒友周莹,她有些惊慌失措地告诉了郑岩一个噩耗——李清出事了!
    郑岩几乎是一口气冲到周莹的寝室,一番询问之下,周莹才惊魂未定地讲述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
    昨晚,李清正美滋滋地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可忽然竟像中了邪一样,双眼直勾勾地径直来到学校的人工湖旁。她诡异地跪在湖边对着湖面上自己的倒影幽幽地说着什么,整个场面让人不寒而栗。
    三分钟过后,李清忽然惊叫一声,纵身跃入了湖中。周莹立刻大声呼救,闻声而来的师生马上展开了搜救行动。可百十号人几乎把人工湖翻了个遍,却没发现李清的踪迹。众人甚至开始怀疑周莹所讲的经历的真实性,只有周莹自己知道自己看到的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郑岩有些神情恍惚地往自己的寝室走去,李清的离奇失踪让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他重重地推开寝室的门,却发现肖云正挤出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示意自己向寝室的角落看去。在寝室最里端的椅子上,一个身着白裙的女生正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百合花一般略带羞怯地望着郑岩。
    女孩说自己叫做慧兰,就住在学校附近,今天是特意来感谢郑岩的救命之恩的。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郑岩的心里猛然一跳,竞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看着两人目光相接时隐形的火花,肖云识趣地悄悄退出了寝室……
    郑岩和慧兰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成了校园中一对令人羡慕的情侣。他们手牵着手出双入对,满溢的幸福让周围的同学无不羡慕嫉妒恨地说郑岩实在命好,竟然飞来艳福。
    这样快乐的生活过了大概一周,郑岩却渐渐地发现有些不对劲儿——慧兰虽然对自己很好很温柔,却显得极为神秘。她从不提及自己的身世,更加奇怪的是,一到天黑,无论郑岩怎样要求,她都会坚持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中。而当郑岩提出想要去她的出租屋看看的时候,却又一次次地遭到了她的婉拒。郑岩心中起疑却又不想因此而破坏两人之间的感情,只得暂时把它深深地埋在了心底。

    警告
    郑岩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一片黑暗的密林里穿梭着,四周一片死寂,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阴森的树林中。
    他沿着弯曲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着,周围似乎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正在暗中注视着自己。在树林的最深处,他看见了一片空阔的土地,正中静静地躺着一具褐色的棺材。
    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推动着,郑岩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具棺材靠了过去。
    在离棺材不到一米远的时候,一个白影忽然从棺材中猛地坐了起来。郑岩几乎惊得血液逆流——那竟是失踪的李清!她全身苍白如纸,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对疹人的血窟窿。她静静地望着早已吓得目瞪口呆的郑岩,忽然一跃而起,向着他猛扑了过来!
    郑岩浑身一颤,醒了过来,冷汗已经浸透了全身的衣衫,他喘了很长时间的大气才渐渐恢复了平静。看来,自己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郑岩自嘲地笑了一下,正准备重新入睡,却猛地发现有些不对劲儿:自己竟睡在冷冰冰的地面上!他连忙警惕地向四周看去,斑驳陆离的月光被茂密的枝叶撕碎洒在自己的周围,这竟是梦中那片诡异的树林!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郑岩的背后传来,就像是有人在黑暗中啃噬着什么东西。郑岩颤巍巍地回过了头,茂密的树林中露出了一角白裙。
    郑岩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那条白裙他再熟悉不过,那是慧兰最喜欢的一条裙子,她怎么会在这里?
    “慧兰?”郑岩轻声地呼唤了一声,可怕的啃噬声戛然而止。接下来,那白影缓缓地向郑岩转过了头,黑森森的长发覆盖下,竟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那脸上的皮肉几乎腐烂殆尽,恶心的蛆虫正在忙碌地爬来爬去。
    “啊!”郑岩脑中一根紧绷的神经到达了极限而骤然断裂,他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一股幽香钻进了郑岩的鼻孔,他慢慢睁开了双眼,印入眼帘的是慧兰那醉人的笑脸,
    “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我给你带早点来了,快起来吃吧!”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郑岩紧张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郑岩坐起身,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向慧兰讲述了自己昨晚奇怪的梦中梦。慧兰听后,脸色明显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但仍然安慰郑岩,说他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寝室,不信就问肖云。
    郑岩看向了肖云,肖云默默地点了点头,但凭直觉判断,郑岩感到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而郑岩无意间一低头,发现自己的指甲缝里竟然满是灰褐色的泥土……

    波澜再起
    事后,肖云在郑岩的穷追猛打之下,终于说出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当时正值夜半,肖云正在酣睡,忽然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他当时还懒洋洋地让郑岩去开门,可喊了几声却不见回应,他不情愿地拉开灯,却发现郑岩的床铺上竟然空空如也。他原以为郑岩是跑去和自己的新女友甜蜜了,可打开门才发现,门外躺着的正是昏迷不醒的郑岩!他当时疑惑地向着漆黑的走廊中望去,发现一个白影一闪而逝。可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却看到了那条白影的双脚根本就没有着地!
    “你确定那就是慧兰?”郑岩听得冷汗直冒。
    肖云沉思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当时太黑,我看到的只是背影,所以不敢确定,只是那条白裙子确实很像是慧兰穿的那条!”
    郑岩沉默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深深刻在了他的心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郑岩还在为慧兰的身份纠结不已时,学校中又接二连三地发生了离奇的失踪事件。
    短短一周,已有四名女生神秘失踪。据她们的室友反应,她们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在学校的人工湖附近。她们目光呆滞,就向着了魔一般对着湖中自己的倒影说话,最后索性一头扎进了湖中,连挣扎都没有便直接消失在了水面之下!
    为此,学校专门派人下水打捞过这些学生的尸体,却始终一无所获。最后,学校干脆调来了几台大功率的抽水机,抽干了人工湖,这才在湖底找到了一具早已腐烂成白骨的尸骸。这具尸骸被送到了法医处进行身份确认,可报告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这具尸骸竟是属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性,经过DNA比对,尸骸的身份最终确认为一年前在学校中离奇失踪的大二男生——秦朗!
    恐怖的迷雾顿时笼罩了整个校园。加上那些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失踪女生,一时间,人工湖成了人人谈之色变的禁地。
    这天,郑岩忽然接到了肖云发来的消息,他说自己听到有人在谈论案朗,这才得知他有一个女友竟然也叫慧兰!
    郑岩的心中骤然一紧,他连忙打电话约慧兰在一闰咖啡厅里见面。
    “郑岩,你这是在怀疑我?”慧兰听完了郑岩心中的疑惑,不禁秀眉紧蹙。
    郑岩张了张嘴,似乎想解释什么,却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慧兰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揭我的伤疤,我就告诉你我所经历的一切!”
    慧兰是一个山里长大的女孩,她不甘于一辈子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市里的大学。可就在她以为生活就此改变的时候,家里的父母忽然打来电话,说已为她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对象,让她赶紧回家相亲。慧兰不甘心就此放弃学业,便一再推脱。没想到父母竞派人到学校中准备强行带走慧兰,走投无路的慧兰只得被迫休学躲了起来。可不死心的父母却继续让人四处打听慧兰的下落,上一次若不是郑岩及时赶到,自己差点就被人给绑了回去。所以,一到天黑,慧兰便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不让郑岩去自己家中的原因也是担心一旦被人发现了他与自己的关系,很可能会对他不利。
    “那天被你救下的时候,我就发誓今生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任何人都无法将你我分开。除非,有一天你不再信任我……”慧兰说着,晶莹的泪花已经开始在眼中打转。
    郑岩懊悔不已,他连忙紧紧地将慧兰搂在了怀里,所有的疑惑与误解都在这一个拥抱之中烟消云散…

    尸块枕
    “郑岩兄,快回寝室,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要告诉你!”这天,郑岩正在操场和慧兰散步,忽然接到了肖云的电话。
    郑岩刚一推开寝室的房门,脸色煞白的肖云便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似乎有话要说。可当他看到紧跟在郑岩身后的慧兰时,却顿时闭上了嘴巴。他尴尬地冲两人笑了笑,说自己还有事必须马上就走,便匆忙离开了寝室。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郑岩不禁皱紧了眉头,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整整一下午,郑岩都是心事重重。傍晚,当他送走慧兰回到寝室后,发现肖云竟然还没有回来。
    郑岩双手抱头躺在枕头上,一阵困意袭来,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郑岩发现自己走在一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幽暗走廊中,走廊两端延伸进浓郁的黑暗中,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突然,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影背对着自己,安静得有些让人害怕。
    “肖云?你在这里干什么?”郑岩发现那身影竟然正是肖云。
    肖云仍旧一声不吭,如雕塑一般默默站立着。
    郑岩皱了皱眉,他连忙几步走到肖云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可就像是推倒了一堆摇摇欲坠的积木,肖云的身体顿时化成了无数尸块散落在地。他的头颅滚到了郑岩的脚边,一双幽怨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郑岩!
    伴随着一声惨呼,郑岩惊醒了过来,身体如触电一般颤抖不已。他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定自己狂跳的心脏,可一股浓烈的血腥昧却熏得他几乎呕吐。
    郑岩拉开灯,警惕地环视着寝室,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可刺鼻的腥气却仍源源不断地涌入他的鼻孔。
    忽然,郑岩惊异地发现自己的枕头上竟然有一摊殷红的血迹。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并没有受伤,那就意味着这血迹竟是从枕头里渗出来的!
    郑岩哆嗦着取下了枕套,一只血淋淋的断手便掉落了出来。随后,更多的尸块出现在郑岩的眼前,梦中可怕的景象竟然真实地再现,那竟是被切碎了的肖云!
    郑源望着肖云支离破碎的尸体,突然双眼一翻,“哇”地一声吐了个昏天黑地。许久,他擦了擦嘴角的污渍,正想逃离这间被死亡笼罩的寝室,却发现肖云残破右手中一部手机的屏幕竞突兀地亮着,散发着蓝幽幽的光芒。
    郑岩好奇地拿起了手机,手机上是一条尚未来得及发出的短信——小心慧兰,她根本不是人……

    慧兰的秘密
    寒意,爬满了郑源的后背。他一把丢掉染血的手机,慌不择路地向着寝室外跑去。刚一迈出房门,身边的黑暗中便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现在知道害怕了,早说过你一定会后悔的!”
    “谁?”郑岩头顶顿时冷气直冒。
    一个黑影鬼魅般从黑暗中无声无息地走了出来,竟是那晚想要绑架慧兰的黑衣男子,他周身散发着一股浓郁的死气。郑岩发现在自己神智清醒的情况下,黑衣男子的脸上却仍然是一片模糊,就像是一团不断流动的雾气。
    “其实,我是个鬼!”
    大惊之下,郑岩完全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得轻声应了一声:“哦!”
    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示意郑岩跟上自己。他带着郑岩一路穿梭,来到了学校后山上的一处密林中,这片密林郑岩已不再陌生,竟正是曾在他梦中出现过的那片阴森的树林!
    “挖!”黑衣男子指着脚下的地面命令道。
    郑岩猛一哆嗦,连忙跪在地上用双手刨起地面的泥土。当他的十指已经血肉模糊的时候,才发现地下埋的竟是一具阴森森的棺材。
    黑衣男子猛地掀开了棺材的盖子,一股恶臭顿时扑面而来。郑岩捂着鼻子小心翼翼地朝着棺材中望去,全身的血液顿时在瞬间凝固成冰。棺材内,重叠地堆放着数具残缺不全的女尸,竟然都是校园中离奇失踪的那些学生。她们有的被开膛破肚,掏空了五脏六腑,有的被啃食得面目全非。而在尸堆的最下方,李清腐败不堪的尸体竞赫然呈现在郑岩的眼前,她的双眼被挖去,眼眶周围的暗红血迹早已凝固成茄。
    “这些都是慧兰的杰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巨大的震惊让郑岩的精神濒临崩溃。
    黑衣男子幽幽地讲述了慧兰身上隐藏的秘密——慧兰其实是一个邪灵,以吞食活人的血肉为生。她每吃掉一个身体的器官,自己身上对应的器官就会再生。当她全身都成功再生之后,她便能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永生。黑衣男子是一名鬼差,追踪慧兰已有些时日。只是慧兰极为狡猾,一到天黑便隐匿起来,上次黑衣男子好不容易引出慧兰,眼看就要成功将她捉住,却被酒醉地郑岩破坏了全盘计划。而慧兰索性把郑岩当成了保护伞,在他的掩护下名正言顺地出入校园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郑岩早已呆若木鸡,他不相信和自己朝夕相处的恋人竟是一个可怕的恶魔。可眼前血淋淋的事实却又不容他有所怀疑,想起那晚梦中自己听到的那可怕的咀嚼声,郑岩无力地瘫倒在地!
    “我究竟该怎么办?”郑岩绝望地问道。
    黑衣男子递给郑岩一根刻着符文的银色长钉,告诉他一会慧兰会来到此处,自己会想办法吸引住慧兰的注意力,而郑岩则找机会将这长钉刺人她的心脏。
    黑衣男子话音刚落,树林深处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惊天逆转
    郑岩刚在树影中藏好,慧兰娇弱的身躯便出现在了黑衣男子的眼前。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俏脸之上满是怒容。

    “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
    “除非你来陪我!”
    “哼,根本不可能,快把郑岩还给我!”
    “那也未必!”黑衣男子仰天大笑,笑声就如割铁皮一般刺耳,突然他面色一凛,大叫一声,“动手!”
    还没等慧兰反应过来,胸口上便传来了一阵刺痛,一根长钉已深深刺进了她的心脏!
    “郑岩,你……”慧兰踉跄着退了几步,双眼中满是惊讶和绝望。
    当她看到远处那口阴森的棺材时,顿时明白了一切,她咬着牙冲黑衣男子吼道:“秦朗,你这个卑鄙小人!”
    “秦朗?”郑岩如遭当头一棒,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名字分明是属于那具从湖底捞出的白骨。
    “怎么样,死在自己的爱人手里滋味不好受吧?你也好好尝尝我当时的痛苦吧!”秦朗的语气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他看着完全蒙了的郑岩,得意地告诉了他一个惊天
    秦朗欺骗了郑岩,他正是慧兰口中所说的那个家里为她找到的对象。她的一味推脱曾让自命不凡的秦朗大受打击,他索性花钱进入了慧兰就读的大学,以为这样便能赢得慧兰的芳心。谁知慧兰对秦朗毫无感觉,仍千方百计地躲避着秦朗。那天晚自习下课后,慧兰又被秦朗堵在了人工湖边。兽性大发的秦朗企图对慧兰施暴,可在慧兰奋力的挣扎中,他竞失足跌人人工湖中。不会游泳的秦朗大声呼救,慧兰却以为那只是他诱骗自己的手段。最终,秦朗丧命,而慧兰由于害怕也一直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死后的秦朗仍不死心,他几次三番想要杀死慧兰,好让她的鬼魂永远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可警惕的慧兰始终未能让他如愿。泰朗知道一旦超过一年,自己的力量便会大减,到时便再也奈何不了慧兰。他用尽了心计,终于在最后一天将慧兰骗出,却被半路杀出的郑岩坏了好事。而之后郑岩和慧兰的相恋更让他心如刀割,他发誓一定要让慧兰死在自己爱人的手里。
    之后,秦朗为了达到目的可谓机关算尽。他变成慧兰的样子用梦引导郑岩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还故意让肖云看到自己漂浮的身体,甚至残害校园中那些无辜的女生。这些都是他为了将郑岩一步步引入陷阱而布下的局!
    郑岩已是泪如泉涌,他望着奄奄一息的慧兰,忽然疯了一般拔下她胸口的长钉向着秦朗刺去,却在秦朗不屑的冷笑声中诡异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想要报仇吗?那是不可能的事,鬼害人容易,可人要伤害鬼却比登天还难!”
    郑岩绝望地望着手中染满慧兰鲜血的长钉,嘴角忽然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他转过身冷冷地盯着秦朗:“人无法伤害鬼,那鬼总可以吧?!”说完,还没等秦朗回过神来,便已举起长钉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疯子!”秦朗惊呼了一声,转身想跑,可从郑岩瘫软的身体中忽然冲出了一道虚淡的白影,它手持长钉狠狠地刺向了秦朗的后心。秦朗在惨叫声中渐渐化成了一片青烟……
    后记
    白影回到了郑岩的身体,他猛地一震,迷蒙的双眼中略微恢复了一丝神采。他咬着牙,艰难地向着远处的慧兰爬去,鲜血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条触目惊心的痕迹。
    “慧兰,你答应过的,这辈子我们都会在一起,你等着我,我来陪你了!”郑岩将慧兰已经冰冷的尸体紧紧地搂在了怀中,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他嘴角挂着无悔的微笑,渐渐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人们在后山发现了郑岩和慧兰的尸体。他们十指相扣,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鲜血染红了他们身下的土地,凄凉而美丽,犹如一朵在地狱盛开的玫瑰花……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