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以牙还牙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56阅

    谁动了我的牙
    周末的晚上,住在同寝室的季晓雯和程菲约好一起出去玩。程菲打开衣柜寻找中意的裙子,季晓雯则一边化妆一边轻轻地哼着欢快的歌曲。
    突然,季晓雯不唱了,整个寝室陷入一片寂静当中。季晓雯呆呆地对着镜子坐了一会儿,然后她用冰冷的声音说:“程菲,你自己去玩吧,我不去了。”
    “说什么呢?”程菲吃了一惊,“今晚我和男友说好了,咱们一起去玩啊。你不是怕当电灯泡吧?我都说过了,没有关系的!”
    “不是这个原因……”季晓雯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我就是不想去了。你别问了,快走吧!”
    程菲通过镜子看了季晓雯一眼,只见季晓雯脸色苍白,一只手捂着嘴巴,目光呆滞,像在想什么。程菲苦劝不行,也就没有办法,她满腹狐疑地离开了。
    程菲走后十分钟,季晓雯才回过神儿来。她把手缓缓放下来,然后张开嘴,两颡青绿色的牙齿出现在她的口中。那是两颗虎牙,却又不同于普通人的虎牙。牙齿尖得令人难以置信,而且那绿幽幽的光只会让人联想到鬼怪。
    就在刚才,季晓雯对着镜子化妆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嘴巴里莫名其妙地长出了这么两颗牙齿。有这两颗怪牙,她又怎么能出门呢?
    想到这里,季晓雯对着镜子哭了起来。那两颗虎牙在季晓雯痛哭时闪着阴森森的光,连季晓雯都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于是她不再哭泣,努力回想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其实这两颗虎牙的生长不是没有征兆的,大约一周前,季晓雯总是梦见一个长着虎牙的女人。那女人咧开嘴巴,眼里射出灼人的光。而且,季晓雯最近经常产生幻觉,仿佛青绿色的虎牙就长在自己口中。
    对,幻觉!想到这里,季晓雯狠狠地拍大腿:也许这只是个幻觉。那么,我现在好好睡一觉,明天早晨醒来可能这两颗怪虎牙就不见了。
    季晓雯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两颗虎牙似乎并没有给季晓雯的睡眠带来多大的困难,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将近午夜的时候,季晓雯感觉到身上压着什么东西,非常不舒服。她下意识地用手推了一下,却摸到了一团凉凉滑滑的东西,像是头发。季晓雯顿时清醒了,她睁大了眼睛,看到自己的身上趴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脸上鲜血淋漓面目全非,她张开嘴巴,满口牙齿毕露,能清晰地看见,她少了两颗牙齿。
    “你……你是谁?”季晓雯颤抖着问。
    女人没有说话,却伸出了一只血淋淋的手,狠狠地掏进了季晓雯的嘴巴里:“还我牙齿……还我牙齿……”
    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季晓雯的身体一阵抽搐,然后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原来,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季晓雯抚着胸口,后背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她环顾寝室的四周,异样的安静让她的心不能平静,她终于不愿意再隐瞒自己内心的秘密。她承认刚才的那个梦,以及自己嘴巴里莫名其妙长出的虎牙,都是有原因的:

    一年前,季晓雯还在上高中。某个周末,她的同学夏雪说要开车带季晓雯兜风。夏雪这个人非常漂亮,家境又好。因为妒忌,平时很少有同学愿意和夏雪一起玩。但是兜风的吸引力太大了,季晓雯虽然不喜欢夏雪,但还是装作很高兴地一起出发了。
    那天玩得真开心,夏雪的车技虽然不怎么好,但是她带着季晓雯沿着曲折的山路飞快地驶过,风吹过她们的发丝,把高中学习的压力一扫而光。也就在这个时候,过分得意的夏雪耍了一个车技,她想要练一下飘移,却让车子狠狠地撞在了山崖上。
    巨响之后,夏雪顿时扑倒在方向盘上不动了,季晓雯也因为这种冲撞而眩晕起来。不过季晓雯的伤势不重,她还能拨打110报警。之后她挣扎着下了车,并且努力地要把昏迷的夏雪从车上拖下来。
    就在满面是血的夏雪被拖出一半的时候,季晓雯突然停住了。她看着夏雪那张鲜血横流的脸,忽然产生了一个罪恶的想法:夏雪太漂亮了,平时那么惹人妒忌。尤其是她那对小虎牙,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尖尖的一角,简直迷死人了。现在这个时候,为什么我不动手把她的虎牙敲下来呢?反正所有人都会以为那是在车祸中撞坏的,谁也不会怀疑到我。
    妒忌让女孩变得非常可怕。于是季晓雯趁着夏雪昏迷不醒,找了一块石头,狠狠地敲下了夏雪的一颗虎牙。看着夏雪嘴巴里那不对称的牙齿,季晓雯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季晓雯并无大碍,可以正常上学。而夏雪却受了伤,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不出季晓雯所料,事后并没有人知道夏雪的牙齿是季晓雯弄坏的,季晓雯的生活还在继续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麻烦来了:住在医院里的夏雪居然心脏病突发,死了。
    作为和夏雪一起经历车祸的人,季晓雯去看了夏雪最后一面。当时,夏雪已经停止了呼吸,她张大了嘴巴,口内露出了虎牙的空缺,看上去非常怪异。据夏雪的妈妈说,夏雪死前曾一度发狂,她大叫道:“我的牙呢?还我的牙!”
    夏雪的死状以及她临死前说的话,绐季晓雯的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转眼之间,一年的时间过去,离夏雪的忌日越来越近。季晓雯不得不怀疑,是夏雪的亡灵回来寻找牙齿了。

    谁能治好我的牙
    第二天早晨,季晓雯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嘴里的虎牙。不幸的是,那两颗虎牙依旧在她的口中,闪着令人胆寒的光芒。
    “怎么办?”季晓雯捂着嘴巴在寝室里踱来踱去,根本想不出好办法。
    程菲发现了她的异样:“你怎么了,牙疼?”
    季晓雯不敢直说,只是含糊地点点头。没有想到,程菲的脸色却变得异常苍白,她说:“你真的牙疼?怎么会这么巧昵?昨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看到你的床上趴着一个人,看上去是个年轻的女人,披散着长发,可吓人了!她把手伸进了你的嘴里,一边掏一边说:‘牙呢……牙呢……’当时我被吓坏了。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大叫,那女人就不见了。”
    程菲的形容和季晓雯昨晚的噩梦如此相似,季晓雯已经被吓得呆住了。
    程菲接着说:“当时我以为只是自己的幻觉,就没有叫醒你。现在看来,你的牙痛肯定和这件事有关。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可能被鬼缠身了。而且这个鬼一定和牙齿有关。”
    “胡说,和牙齿有什么关系?”季晓雯打断了程菲的话。她很害怕程菲知道自己的秘密。
    程菲说:“有个基本的常识你应该知道吧?人死之后,尸体埋在地下,牙齿是最难腐烂的。所以,鬼魂往往寄托在牙齿上。牙齿不全或者受损,都会影响鬼魂投胎转世。现在,你的牙病一定是某个鬼魂带来的,这样的牙病普通医院是治不好的,只有一个人可以帮你。”
    “谁?”季晓雯急忙问,她还要刻意捂住嘴巴,不让程菲看见虎牙。
    “段美娟。”程菲压低了声音说,“她的诊所就开在咱们学校旁的小巷子里,普通的牙病她是不治的,专治你这种。”
    “可靠吗?”季晓雯有点不相信。
    程菲突然咧开嘴巴,露出了她的一嘴龅牙。其实程菲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就是因为长了一日丑牙,才变得有些难登大雅之堂。程菲龇着牙说:“一年前,我生了场重病,男友陪我住了一个月院。就在快要治好的时候,我隔壁床的病人死了。她死的那晚咬牙切齿的,非常吓人。从那之后我的牙齿就总是痛,找牙医也没有用。后来我认识了段美娼,她说那个死人的怨气附在了我的牙齿上。后来,她帮我把怨气驱掉,让我平安地活到现在。怎么样,很灵吧?”
    听了程菲的话,季晓雯有些动心了。既然自己的牙病非同一般,普通的牙医是肯定治不好的,倒不如去碰碰运气,也许那个叫段美娟的牙医真的有法力。
    于是,季晓雯向程菲要了地址,急冲冲地赶了过去。

    尸体也要牙
    段美娟的诊所果然很偏僻,走到小巷的尽头才能看到那个不起眼的招牌。招牌上用红色的笔画着各种各样的符号,看上去很吓人。
    季晓雯壮着胆子走进去,差点被里面逼人的冷气给吹出来。房间里空无一人,她一边颤抖一边往里走。突然,一张床板横在了季晓雯的面前。那床板上明显躺了一个人,从头到脚都蒙上了雪白的被单。
    “死人!”季晓雯吓得尖叫起来。她慌不择路地往外逃,一不小心,正好撞在了一个中年女人的身上。
    “你好,我是牙医段美娟。”这中年女人亲切地拉住了季晓雯,“吓到你了,真对不起。”
    季晓雯这才缓过一日气来,她指着里屋的尸体问:“这是怎么回事?”
    段美娟淡淡地笑了一下:“也许你已经知道了,我是不看普通的牙病的。这具尸体是坠楼而死,牙齿有残缺,一定要把牙齿补全了才能投胎转世,所以她的家人送我这儿来了。你不用害怕,先说说你有什么事吧!”
    若是往日,季晓雯一定会因为恐惧而逃离这里,但是现在,她嘴里的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于是季晓雯壮着胆子留下来,并且张开嘴巴,给段美娟看她那两颗尖利的虎牙。
    看到这两颗牙,段美娟的脸色瞬间变了,她死死地盯着季晓雯的眼睛说:“这不是你的牙,这是鬼牙!”
    季晓雯一个激灵。
    “你一定招惹了什么鬼魂,所以这鬼魂把自己的牙齿长到了你的嘴里。不过你放心吧,我可以帮你。只要把这两颗牙拔下来,再安上我特制的假牙压制住鬼牙的再生,就万事大吉了。”
    听了这话,季晓雯开心极了,她急忙躺下来等着段美娟为自己手术。打过麻药之后,季晓雯只感觉到全身都僵硬不能动弹,眼前晃动着一个又一个光圈,她支吾着问:“麻药是不是过量了?”
    “别动!”段美娟的声音变得很冷。
    突然,一阵尸体的腐臭味飘了过来,让季晓雯差一点呕吐。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全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段美娟的手在她的嘴里伸进伸出,那种恶心的味道越来越浓,同时她的身体在安假牙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冷。
    怎么会这样?季晓雯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在恶心和寒冷之中,季晓旻无奈地闭上了眼睛。蒙胧中,她似乎看到了一只已经腐烂的手,带着浓重的恶臭,伸进了她的嘴里……
    “啊!”季晓雯不知从哪儿来了一股力量,猛地坐了起来,对着洗漱池吐了起来。
    段美娟微笑着说:“吐完就舒服了。牙已经换好了,满意吗?”
    季晓雯急忙抬起头来对着镜子:那对绿幽幽的虎牙果然不见了,伴随而来的是两只漂亮的白牙。刚刚的痛苦顿时被抛在脑后,季晓雯开心地跳了起来。
    那两颗牙,真的走了吗?

    深处的腐烂
    回到学校,季晓雯就急忙打电话给程菲,对程菲推荐牙医一事表示感谢。程菲昕了这个消息也很为季晓雯高兴,她说:“那今天就一起出来玩吧,正好我男友也在。”
    于是,季晓雯到校园的花坛边与程菲的男友见了面。程菲的男友是个很帅气的男生,一见到季晓雯,他似乎就对她的牙很在意。他不断地说:“你的牙齿真白,真漂亮。”
    “谢谢。”季晓雯一想到自己刚刚在段美娟那里修理牙齿,一种恶心的感觉就涌上心头。
    程菲的男友却有些失态,他不停地夸奖季晓雯的牙齿,甚至已经惹得程菲不开心了。与此同时,季晓雯还发现,程菲的男友尽量不看程菲的牙齿,似乎他对程菲的一口龅牙非常不满意。
    季晓雯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地说:“一个对牙齿如此看重的男生,怎么会和程菲在一起呢?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
    不过,相处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聊天过后,三个人到食堂里吃东西。当丰盛的菜摆上桌面的时候,季晓雯感觉自己一点胃口都没有。那种熟悉的腐臭味再一次从身体深处散发出来,看到这些菜,季晓雯只想吐。
    “季晓雯,快吃啊!”程菲夹了一只鸡爪给季晓雯。
    蜷缩的鸡爪一下子让季晓雯想起了拔牙时那只腐烂的手,恶心的感觉顿时不可抑制,季晓雯还没有来得及和程菲打招呼,就捂着嘴巴冲向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狂吐之后,季晓雯终于感觉好多了。为了避免程菲的追问,更怕程菲探知自己的秘密,季晓雯没有和程菲告别,独自一人悄悄地回了寝室。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恶心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了。在口腔之中仿佛一只手正在不断地搅动,伴随着恶臭,让人无法忍受。季晓雯一次次地伏在洗手间里,把苦胆水都吐了出来。正在这个时候,季晓雯突然发现:自己的牙齿虽然雪白,但是牙龈却已经发黑了。用手碰一碰,牙龈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季晓雯急得一蹦三尺高。她抓起钱包,急忙前往段美娟所在的小巷子。
    远远地,季晓雯看到招牌上多了一朵黑花。走近些,看到诊所已经关门了。这下季晓雯可急坏了,她捂着嘴巴在门外痛哭起来。
    一个好心人经过这里,看季晓雯很可怜,便说:“小姑娘,你是牙疼来看病的吧?段美娟今天不在,你去别的诊所吧!”
    “她什么时候回来啊?”季晓雯哭着问。
    “那可不一定。今天是她女儿的忌日,她要去郊外上坟昵。”
    季晓雯捂着嘴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落下来。

    你到底是谁
    这个夜晚,季晓雯根本无法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能看到夏雪死前的样子。夏雪那苍白的脸,以及那张大的嘴巴,还有虎牙被敲掉之后的空缺……这一幕反复在季晓雯的脑海里回放,让她不得不相信:一定是夏雪的灵魂回来报仇了,她要以牙还牙!
    突然,季晓雯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黑暗中,夏雪的脸再一次浮现,但是一个惊人的细节却不能忽视:车祸那天,季晓雯太紧张了,只敲掉了夏雪的一颗牙。可是夏雪死的时候,两颗虎牙都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昵?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季晓雯的嘴巴越来越没有知觉,连说话都费力。她去漱了一下口,黑血顿时从嘴里流了出来,使她差一点晕过去。
    什么也不用说了,赶快去找段美娟。季晓雯迷迷糊糊地来到了段美娟所在的小巷子里。一进屋,依旧是那逼人的冷气,段美娟正端坐在屋子正中,像是在等待着季晓雯的到来。
    “我的牙……我……”此时,季晓雯的嘴角不断涌出黑色的血,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段美娼冷冷地笑了:“我的技术还不错吧,现在你很难受吧?”
    “怎么……怎么回事?”季晓雯捂着嘴巴艰难地说。
    “其实很简单。我给你植了一对死人的牙。记得昨天放在这里的尸体吗?你的牙就是从她嘴里拔出来的。现在,她的牙给你的嘴巴染上了尸气,你的嘴巴会随着这种尸气一点点地烂掉,直至全身。人死不能复生,所以尸气是不可救的。你就乖乖地呆在这里,等着全身烂掉而死吧!哈哈哈……”
    季晓雯呆住了,她不明白段美娟为什么要这样做。
    段美娟显然也看出了季晓雯的疑问,她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看我长得像谁?”
    “你……”从见到段美娟的第一面起,季晓雯就觉得段美娟很面熟,现在她终于想起来了,“夏雪!”
    “没错,”段美娟的脸色忽然变得凄然,“我就是夏雪的妈妈!”
    原来,车祸之后夏雪虽然少了一颗牙,但她身体的其他部位伤得并不重,是很有希望康复的。就在住院期间,夏雪突然又少了一颗牙齿。失去了两颗牙齿的夏雪精神状况发生了变化,她完全说不清自己的牙齿哪里去了,终日里发疯,狂叫狂笑,终于有一天,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痛失爱女,段美娟的心都要碎了。她没把女儿的尸体火化,而是利用自己身为医生的便利,把尸体留了下来。她知道,人的尸体只要不火化,就会有灵性,女儿的亡灵一定会暗示出真正的死因。
    果然,就在夏雪一周年忌日将至之时,段美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夏雪被人敲掉了两颗虎牙,她捂着嘴痛苦地说:“还我牙齿……还我牙齿!”当那个敲牙的人远去之后,夏雪恶狠狠地诅咒说:“我会以牙还牙的!”
    所以,当长出了两颗鬼牙的季晓雯来到段美娟的诊所之后,段美娟就全明白了。她利用死人的牙齿,终于给女儿报了仇。
    听完了段美娟的讲述,季晓雯只觉得天旋地转。她知道自己就快要完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潜意识里,季晓雯感觉到自己非常冤枉,她捂着嘴巴艰难地解释说:“我只敲掉她一颗牙……医院里那颗不是我敲的……”
    但是,季晓雯的嘴巴烂得太厉害了,段美娟根本听不清她说些什么。
    当天晚上,夏雪的尸体被火化了。这个漂亮女孩的灵魂,永远离开了人间。

    她忘了一个人
    午夜十二点,程菲一次次向窗外张望,却没有看到季晓雯归来的身影。作为室友,她不但没有担心,反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幽幽地说:“这下子,段美娟就会把夏雪的尸体火化了吧?只要一火化,夏雪就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说完这话,程菲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其实,前几天她的嘴里也长了两颗绿色的虎牙,但是由于她嘴里的牙齿特别不齐,所以季晓雯根本没有注意到。再加上程菲用白色的美容磁模贴住了那绿色的牙齿,所以季晓雯一点都没有发现程菲的异状。
    可是,为什么程菲也会长出“鬼牙”昵?
    一年之前,程菲因为发烧住进了医院。她的隔壁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那女孩出了车祸,伤了一颗牙齿,但缺了一颗牙的她反而更俏皮了,笑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正是这样一个女孩,把程菲的男友迷住了。程菲的男友是非常在意牙齿的,虽然他一直没有表示出抛弃程菲的意思,但是他明显对程菲的牙齿不满。男友对夏雪的好感让程菲的醋意大升,妒忌之中的女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她在夜晚装神弄鬼吓唬夏雪,然后故意敲掉了夏雪的另外一颗牙齿。
    天真的夏雪,以为自己真的遇见了鬼,而那缺掉的牙齿就是遇鬼的证明。从那之后,夏雪的精神就不太正常,她越来越疯狂,不再配合治疗,直至走向了死亡。
    程菲原本不想置夏雪于死地,所以夏雪死之后,她又后悔又害怕。尤其是当她得知夏雪的母亲没有将尸体火化,而是处处寻找女儿失落的牙齿时,她更是吓得不知所措。在夏雪忌日将近之时,她突然想起夏雪曾经对自己说过的一段话:
    “其实车祸那天我没有完全昏迷,我知道是季晓雯敲掉了我的牙齿。但是我不能说,那样会让大家都讨厌季晓雯的。我愿意相信季晓雯是善良的,她只是一时丧失了理智。”
    这段话曾经把程菲感动得落泪,她觉得夏雪确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孩。但是,夏雪出事之后,也正是这段话提醒了程菲:季晓雯可以给自己当替罪羊。于是,就有了程菲后来鼓动季晓雯去看牙医的一幕。
    现在,季晓雯已经死了,程菲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她决定洗漱一下,然后好好地休息一个晚上。
    然而,就在程菲低下头准备洗脸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全身一冷。她抬起头,只见背后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一口腐烂的牙。
    是季晓雯。
    程菲仅考虑了夏雪的报复,怎么没有想到季晓雯的报复。她的身体开始颤抖,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冤冤相报何时了?
    现在,季晓雯也要以牙还牙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