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恶灵养成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4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A大养宠物成为了一种时尚,而且越怪的宠物越是受欢迎,一时间蜥蜴蟒蛇遍地走,蜘蛛蜈蚣满墙爬,好端端的一个大学活脱脱成了一个动物生化实验室,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赵丹,你再不弄只宠物来养,就要和社会脱节了!”林江抱着手中那只足有一米长的美国大蜥蜴,一脸戏谑地冲赵丹说道。
    赵丹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养这些爬虫有什么意思,要养就养些特别的东西!”
    “你就吹吧,整个寝室现在就你两手空空,还好意思说要养特别的东西,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林江不屑地撇了撇嘴,将手中黑黄相间的大蜥蜴向赵丹凑了凑,大蜥蜴威胁似的冲着赵丹吐出了猩红的信子,发出“嘶嘶”的啸叫。
    赵丹皱了皱眉,翻身跳下了床,顺手从床下摸出了一只淡绿色的玻璃瓶。
    “看好了,可别吓得尿裤子!”说着赵丹拔下了玻璃瓶上的软木塞,一股带着冰寒的雾气慢慢地从瓶口涌出。
    “切,故弄玄虚,不就是干冰吗?”林江冷笑一声,显得不屑一顾,可手中的大蜥蜴却显得紧张无比,拼命地划拉着四肢,想从林江的怀中逃离。
    寝室内的温度急速下降,所有的宠物似乎都预感到了危险,纷纷缩在阴暗的墙角,不住地打着哆嗦。
    白雾渐渐散去,寝室正中竞出现了一个飘荡的幽魂。它浑身呈半透明状,双脚离地面足有一尺多高,眼睛突出,面色青紫,脖子上绕着粗粗的绳索,紫红色的舌头长长地耷拉在口外,正阴森森地盯着面前的林江。
    “鬼,鬼……”林江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双腿筛糠似的颤抖不已,再看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大蜥蜴,竟然已经翻着白肚皮开始闭目装死。
    赵丹得意地看了吓呆的林江一眼,冷哼一声,从身上拿出了一条血迹斑斑的绳索,冲着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吊死鬼摇了摇,用命令般的口吻喝道:“过来!”
    吊死鬼立刻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儿地飘到了赵丹的身前,对着他点头哈腰,极尽讨好之意。
    “圣母小泽玛利亚啊,这到底还是不是个鬼啊?”吴迪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完全颠覆了鬼在我心中的恐怖形象嘛!”周成不住地揉着自己的眼睛,直至把双眼揉得通红。
    室友之中,只有秦峰仍然保持着淡定,他微微皱着眉头一语不发,若有所思。
    赵丹不住地摇晃着手中的绳索,吊死鬼在他的指挥下,一会倒立,一会翻跟头,竟然玩开了杂耍。林江这回是彻底服气了,和赵丹的宠物一比,自己这只花几万块远渡重洋买来的大蜥蜴根本不值一晒,嚣张气焰顿时大受打击。
    林江呆呆地站了许久,终于厚着脸皮凑上前去,阳奉阴违地赞扬起赵丹的鬼宠物,顺便不忘向他套出这鬼宠的来历。得意洋洋的赵丹在几轮糖衣炮弹的轰击下,终于放松警惕,向林江说出了鬼宠的获取方法。

    斗法
    第二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林江偷偷离开了学校,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了赵丹所说的那家只在夜间营业的巫术商店。
    推开腐朽的木门,一股刺鼻的福尔马林药水味道立刻扑面而来。
    “欢迎光临,你要买些什么?”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中年男子从柜台的阴影中缓缓地走出,看起来是这家巫术店的老板。
    “我想买个鬼魂当宠物,你这有吗?”林江开门见山。
    中年男子的笑容一僵,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有,有!要多少有多少,你跟我来!”
    中年男子将林江带到了-闻地下室中,地下室中飘满了潮湿霉烂的味道。在尽头处有一个用暗红色的木头搭成的木架,木架上堆满了各色的玻璃瓶,五彩缤纷的色彩之中,却透发着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
    “每一个瓶子中都装着一个鬼魂,颜色越深的瓶子中所装的鬼魂怨气越重,也越难被操控。你想挑哪一个鬼魂来做自己的宠物?”中年男子眯着双眼,笑容可掬地为林江介绍着。
    “哪个鬼魂最厉害,我就要哪个!”
    中年男子眼中放出了异样的光彩,他冲着林江一挑大拇指,赞了一声:“大气!”随后,他从木架上取下了一个深蓝色的瓶子递到了林江的手中。
    林江感觉自己就像是接过了一块寒冰,他看了看手中深蓝色的玻璃瓶,只觉得那幽蓝的色泽就好似深不可测的海底不断地将自己的意识向着一片无边的黑暗中吸去。
    “不要盯着那瓶子看!”中年男子的话将林江的意识拉回了现实,他连忙将自己的视线移开了瓶身。
    “这个拿去!”中年男子递给了林江一小瓶透明的液体。
    “这是……”
    “是湖水,这个鬼魂生前就是在这个湖中淹死的,这湖水是它最怕的东西,有了它你就能让鬼魂对你惟命是从!好好保存,这可是你的护身符!”
    “就像是赵丹手中那条操纵吊死鬼的绳索?”
    “没错,都是一个道理!”中年男子笑着将一本《育鬼手册》交给了林江,让他按照书中记载的方法培育鬼魂宠物后,便将其送出了巫术店的大门。看着林江渐渐远去的背影,巫术店老板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暧昧的微笑……
    林江回到寝室中的时候,赵丹正在向室友们显摆他的鬼宠。林江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便拔下了玻璃瓶上的木塞,伴随着阴寒的白雾,一个浑身被泡得肿胀不堪的水鬼出现在寝室之中。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林江便晃了晃手中的透明液体,指挥着水鬼向着赵丹扑去。
    赵丹大吃一惊,连忙晃动绳索操纵着吊死鬼抵御来势汹汹的水鬼,两个鬼魂顿时厮打在了一起,寝室中立刻阴风阵阵,一声声刺耳的鬼嚎让人不寒而栗。
    大战持续了十分多钟,赵丹的吊死鬼渐渐显得有些不支,一个不留神,被水鬼生生咬下了半条手臂,吊死鬼一声惨呼,化成一股青烟躲进了玻璃瓶中。
    “你赢了,住手吧!”赵丹心疼地塞好瓶塞,心有不甘地宣布了林江的胜利。看着如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的赵丹,林江的心中不禁一阵暗爽。

    鬼乱校园
    鬼宠的获取方法已经不再是秘密,在林江的鼓动下,吴迪和周成也很快拥有了自己的鬼宠。周成的是一只浑身焦黑,身上燃烧着火焰的鬼魂;而吴迪则选取了一个七孔流血,极具卖相的鬼魂。除了秦峰,寝室中已几乎是人手一鬼。
    有了鬼魂做宠物,四人变得有恃无恐。谁在白天得罪了他们,他们晚上便会将鬼魂放进那人的寝室和对方进行一次亲密接触。上至老师下至同学很少有人没受过鬼魂的惊吓,龌龊的林江甚至还依仗鬼魂的帮助,追求到了心仪已久的班花唐玲,整个校园己被四个鬼魂闹得乌烟瘴气。
    渐渐地,四人开始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校园中的师生只要远远地的看见四人就立刻会像避瘟神一般敬而远之,连话都不愿与其多说一句。见到鬼魂的反应也远没有当初强烈,鬼魂带给众人的乐趣已随时间的推移而日益减弱。
    很快,四人又想出了更加另类的玩法:他们同时将四个鬼魂放出,命令他们自相残杀。看众鬼在寝室中斗得天昏地暗,四人则在一旁哈哈大笑。
    “秦峰,你也去弄只个鬼宠来玩玩吧,咱们寝室凑一个五鬼上将,那多给力啊!”林江一边观看着寝室中的群魔乱舞,一边不忘教唆着秦峰。
    秦峰皱了皱眉,轻轻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劝你们最好也能尊重一下鬼魂,否则,你们迟早会受到鬼魂的报复的!”
    “报复?开玩笑,我就是让它报复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量!”林江说着把水鬼招到了自己的身边,命令道:“来,吃了我!”
    水鬼白茫茫的眼睛中猛地闪过了一丝凶光,它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嚎叫,向着林江扑了过去。可在林江摇了摇手中那瓶透明的液体之后,气势汹汹的水鬼却规规矩矩地站在了原地,发出不甘的吼叫。
    “去,咬他!”林江坏笑着指了一下秦峰,水鬼立刻向秦峰扑去。
    秦峰吓得忙从床上跳了下来,鞋都顾不上穿便夺门而逃,边跑边大声叫着:“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望着秦峰抱头鼠窜的狼狈身影,众人不禁爆发出一阵哄笑……
    食物
    这天晚上,众人睡得正香,突然,寂静的寝室中传出了一阵古怪的响声。响声越来越大,竟像是有东西在用锐利的指甲挠着玻璃。
    “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赵丹最先被这古怪的响声惊醒,疑惑地问道。
    众人相继惊醒,大家侧耳倾听,发觉那奇怪的响声竟是来自他们床下装着鬼魂的瓶子。
    众人的头皮有些发麻,这诡异的现象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们忙各自找出瓶子,拔下了软木塞,然而这一次瓶中却并没有寒雾喷出,只是从瓶口中不断地发出一阵阵令人不寒而栗的嚎叫。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是林江的反应快,忙从枕头下摸出那本育鬼手册,对着灯光看了起来。

    “这是鬼魂的索食反应,简单地说,它们饿了……”林江苦着脸说道。
    “什么?从没听说过鬼魂也要吃东西啊!”
    “书上说鬼魂也是能量体,也是需要定时补充能量的!”
    “那他们吃什么?”
    “精气,人的精气,这里写着昵——育鬼之人每逢鬼魂索食之际,需用自身精气喂之,具体方法为口对瓶口以气吹之。若鬼魂无法定时补充能量,则会凶性大发,甚至会……”
    “会怎么样?”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会反噬其主……”林江的声音有些发颤。
    众人呆了一呆,连忙对着瓶口吹气起来。可尽管众人吹得头晕眼花,瓶中的鬼魂却仍旧像一个吃不饱的婴儿般不断发出刺耳的嚎叫。
    “再这样下去,你们都会被鬼魂吸尽精气而亡的!”秦峰忧心忡忡地提醒着众人。
    众人此时也感到自己的身体一阵阵发虚,浑身的力气竟源源不断地向着瓶中涌去。听了秦峰的提醒,众人不禁心中一凛,纷纷用木塞塞住了瓶口,将瓶子重新丢回了床下,任凭那刺耳的挠玻璃声响了一夜。
    第二天的晚上,不断发出异响的瓶子竟突然安静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寂静反而让众人感到有些不适。
    “我说,那些鬼魂不会饿死了吧?”吴迪发挥着自己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
    虽然觉得吴迪的话十分不靠谱,可眼前的异状还是让众人感到有些担忧。他们小心翼翼地拔下了瓶塞,突然,四道白雾猛冲而出,渐渐在空中化成了四个张牙舞爪的饿鬼,向着惊呆的四人猛地扑来。
    四人大惊失色,忙各自拿出了护身符,四个鬼魂顿时徘徊不前。犹豫了一阵之后,竟开始互相撕咬起来,惨烈血腥的场面令四人的脊背一阵发凉。
    经过一番惨绝人寰的厮杀,最终,还是林江的水鬼略胜一筹,竞将其余三个鬼生生吞人了腹中。
    吞噬了三个鬼过后的水鬼周身开始弥漫起一层蒙蒙的黑气,它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竞又用贪婪的目光望向了林江。
    林江脸色陡变,连忙拼命地晃动着手中的湖水。水鬼幽幽地瞪着林江看了一会儿,突然嘶吼了一声,飞出了窗外。
    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离去的水鬼才飘飘悠悠地回到了寝室,身上的黑气竟又加深了几分。它看都没看众人一眼,径直飞进了玻璃瓶中。林江等了好一会儿。见瓶中完全没了动静,这才壮起胆子用木塞塞住了瓶口。

    失控
    第二天一早,学校传来噩耗,一个男生竟然在寝室睡觉的时候离奇死亡。他全身的血肉不知被什么东西吞噬一空,只剩下了皮包骨头,仿佛一具千枯的木乃伊。更令人费解的是,他尸体全身上下竟然湿淋淋的一片,就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众人知道这下闯了大祸,很明显那个死去的男生是被水鬼吸尽了精气而死的。它竟然已经开始以人为食,这样一来,不知还有多少学生会命丧其手。
    众人力劝林江赶紧将鬼宠还给巫术店中的中年男子,林江也发现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些失控。可当他从床下掏出那只深蓝色的玻璃瓶时,众人不禁大吃一惊,瓶口上的软木塞不知何时竟已不翼而飞!
    “惨了,它现在竟然已经能自行出入,看来,大难就要临头了!”林江面色铁青地说道,恐惧开始在这间不大的寝室中迅速地蔓延……
    晚上,水鬼并没像以往那样回到瓶中。整晚众人都睡得极不踏实,寝室中充斥着森森的鬼气,气温低得如同冰窖,还不时传来滴滴答答的流水声。
    第二天一早,当众人顶着黑眼圈开始洗漱的时候,却发现吴迪仍在蒙头大睡。
    “懒虫,起来了!”林江一把掀开吴迪的被子,心脏却差点停跳。
    吴迪已经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死状竟和之前死去的男生如出一辙!
    “它,它回来过……”林江吓得一步步向后退去,其余众人看到横死的吴迪后也是惊骇莫名,恐惧病毒一般在众人之间蔓延着。一时间,人人自危。
    当夜幕再度降临时,众人已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显得有些精神恍惚。
    “我去洗把脸!”周成拖着脸盆去了水房,可不到一分钟,水房中突然传来周成的惨叫声。不祥的预感如潮水般涌来,众人立刻向水房冲去,可他们看到的却只是周成冰冷的尸体!
    “它现在不像是在猎食,这分明是一场屠杀!”看着周成面目狰狞的尸体,众人的头皮不禁一阵阵发麻。谁也说不清下一次死亡会降临到谁的头上!
    半夜,半梦半醒的林江忽然感到了一股诡异的奇寒从背后袭来。他连忙转过头,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成冰。就在自己身旁不到一尺远的地方,一个浑身肿胀的幽魂正飘在半空中幽幽地注视着自己。它的身体在愈发浓郁的黑气包裹之下若隐若现,浑浊的水珠正滴滴答答地流落在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林江失声大叫,惊恐之下,他的声音变得又细又尖。
    水鬼冲他咧开了嘴,那诡异的大嘴竟一直开裂到了耳根,露出了犬牙交错的利齿。
    “不!”林江绝望地大喊,他忙将手伸到枕头下摸索着那瓶保命的湖水。可很快,他的脸色变得一片死灰,枕头之下竟是空空如也!
    水鬼渐渐逼近了已经不知所措的林江,寂静的夜色中,传来林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意料之外
    听着那越来越弱的惨叫声,赵丹的心里不禁有些隐隐不安。正是他为了保命,趁林江不注意偷走了他保命的护身符,也因此害了林江的性命。
    “赵丹,把那湖水给我,快!”黑暗中忽然传来秦峰的叫喊。
    “不可能!”赵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个时候,谁肯轻易放开唯一能保全性命的东西。
    “相信我,你把湖水给我,我有办法对付他。不然,等他再吸食几个人的精气,你那湖水对它就一点作用也没有了!”
    赵丹手中紧紧攥着那瓶湖水,心里却不禁产生了一些动摇。他感觉到了,那瓶湖水对水鬼的威慑力已经越来越弱。
    “相信我一次,不然等它再次回来的时候,我们就都完了!”秦峰语重心长地说道。
    赵丹犹豫了半天,终于咬了咬牙,心一横,把湖水递到了秦峰的手中。
    秦峰感激地冲赵丹点了点头,他猛地拔下瓶塞,把瓶中的湖水尽数向着水鬼的身上泼去。
    湖水溅到水鬼的身上,立刻发出了“嘶嘶”的声响,仿佛烧红的烙铁印在了皮肤之上。水鬼发出了如钝刀割肉般的痛苦哀嚎,身上也随之冒出了缕缕青烟。
    它愤怒地冲着秦峰转过了头,白茫茫的双眼中竞渐渐变得血红。它想要向秦峰扑来,可那湖水仿佛有着某种魔力,竞将它牢牢地定在了原地,尽管水鬼不断地挣扎咆哮,却始终无法挪动半分。
    看着秦峰竞真的将水鬼制住,赵丹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突然,他看见秦峰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异笑容,下一刻发生的事,惊得赵丹几乎肝胆俱裂。
    秦峰狞笑着看着眼前的水鬼,突然抓住自己的上下颌骨用力一掰,竟将自己的嘴撕成了一尺多长的巨口,他晃动着骇人的巨口,竟一口将水鬼吞进了腹中。
    “啊!”赵丹的惊叫声已经显得嘶哑,这场景完全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秦峰将自己的下巴向上一推,一阵关节的脆响之后,秦峰又恢复了原本的样貌,他转过头幽幽地看着赵丹。
    “你,你到底是谁?”
    秦峰阴森地一笑,向赵丹讲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赵峰打出生的时候就患有先天性的双腿残疾。由于身体上的缺陷,他没少受别人的奚落和白眼。终于,心灰意冷的他想到了一个极端的办法——把自己变成鬼,这样就能彻底摆脱残疾的双腿带给自己的沉重负担。然而,鬼魂在人间存在的时间极为有限,时间一到如果仍强行滞留人间便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自己变为厉鬼,用无穷无尽的怨气来抵消强行滞留人间的惩罚。然而,想要变成厉鬼就必须吸食大量人的精气,凭秦峰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做到。于是,他想到了一条捷径,就是吞食那些已经摄取了大量人类精气的鬼魂,这样,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吞食了数十个鬼魂,离变为厉鬼仅有一步之遥。
    赵丹像触电了一般浑身剧烈地颤抖不已,他怎么也无法相信,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室友中竟然有一个不是人!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对把鬼魂当宠物毫无兴趣了吧?而且,我曾经说过,鬼魂是一定会回来报复的……”
    秦峰的嘴角忽然泛起了一丝邪异的微笑,他慢慢地向着早已呆若木鸡的赵丹走去……

    后记
    寒风呼啸,夜色正浓。
    棺材板颜色的柜台前,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阴暗的角落里自言自语:“本想让四个鬼魂吸收一些精气,没想到却引来了一个极品。吃了这个鬼魂,已经差不多了,最多还需要两个人的精气,我就可以重新复活了,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下一个……”
    “吱呀”一声,腐朽的木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对穿着时尚的男女走了进来:“老板,听说你们这里卖很特别的宠物,是不是真的?”
    “有!绝对特别,特别到让你无法想象!”中年男子苍白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在走出阴影之前,他悄悄擦去了眼角和嘴边流淌着的猩红色的液体……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