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阴缘一线牵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325阅

    泡妞新招术
    赵宇飞喜欢班花李萌萌已经很久了,可是他用尽手段,翻烂了《泡妞三十六计》,仍然不能得其芳心。赵飞宇饱受相思单恋之苦,常常唉声叹气,本来是个太好青年,却总是愁眉苫脸的。和他同寝室的室友王洪亮看不过去了,就骂了他一句:“瞧你那点出息,为了个女人弄成这样,至于吗?”
    赵宇飞的火气“噌”一下就上来了,心想这阵子心情郁闷正愁没处发泄呢,你小子撞枪口上了,当下甩了王洪亮一巴掌,对他一顿暴揍。
    王洪亮被打得招架不住,连连挥手:“别打了,我有锦囊妙计,可助你追到佳人,马到功成!”
    赵宇飞被逗得“扑哧”一笑,停下了手:“你小子就会卖萌,以后给我老实点儿!”
    王洪亮嬉皮笑脸地说:“我说的是真的,我真有办法让你追到李萌萌。”
    赵宇飞不由得多看了王洪亮一眼,要知道这小子可是全校出了名的情圣,大学入学不到两年,就连着换了八个女朋友,而且个个都是美女,听说其中还有几个为他堕过胎。这种人说得好听点儿叫情场浪子,说难听点儿,那就是个人渣。可是话说回来,虽然赵宇飞极度鄙视王洪亮的为人,但是人家会讨女孩子欢心却是事实,难道他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泡妞手段?
    想到这里,赵宇飞不由得心里一动,问道:“有什么办法?你快说。”
    王洪亮笑了笑,一脸神秘地说:“我跟你说,其实那些追女孩子的手段你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按理说,李萌萌应该喜欢上你了,或者严格一点说,李荫萌的身体已经喜欢你了,而你到现在没有成功是因为她的影子极为排斥你。”
    “影子?”赵宇飞瞪大了眼睛,“你给我编故事呢?”
    “你别不信,”王洪亮收起笑容,极为严肃地说,“影子是人潜意识的投射,人们口中所说的一见钟情,其实就是影子之间互相吸引的感应。所以说,你如果想赢得李荫萌的芳心,就必须要让她的影子喜欢上你的影子。”
    这简直是一段匪夷所思的言论,若是换做平时,赵宇飞对这种鬼话根本不屑一顾,压根就不会相信。可是现在这番话由王洪亮的口中说出来,让赵宇飞有点将信将疑。要知道,王洪亮个子不高,长得也一般,成绩人品什么的就更别提了。赵宇飞一直很纳闷为什么样样都差劲的王洪亮可以那么招女孩喜欢,听了他的这番“影子吸引论”,难道这就是奥妙所在?
    赵宇飞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暂时相信王洪亮:“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你听过‘月老牵红线’的故事吗?传说月老只要把红线绑在一对男女的脚腕上,他们就会结为连理。”王洪亮嘴角浮现出一丝极有深意的微笑,把手伸进口袋,伸出来时手里捏着两根线,“这是一对‘影子线’,极为纤细,只要把这两根细线分别绑在你和李萌萌的脚踝上,这样你们就可以‘千里姻缘一线牵’了。”
    赵宇飞瞪大眼睛注视着王洪亮的手指处,那是一根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丝线,但是物体的影子因为投射的缘故,往往都会比物体本身粗大一些,所以在日光的映衬下,倒是可以看见这根细线的影子。
    王洪亮把一对“影子线”塞进赵宇飞手中,然后挤了挤眼,一脸坏笑:“东西给你了,用不用随你。”
    王洪亮说完就笑着走出了寝室。赵宇飞盯着手上那两根若有若无的丝线,心里思索了良久,最终皱着眉头把其中一根绑在了脚踝上。
    在丝线和脚踝肌肤触碰的一刹那,赵宇飞忽然感觉周围一下子变暗了,他转头望向窗外,却看见外面依旧艳阳高照。他低下头,发现影子竟然瞬间变大了近五倍,巨大的黑色阴影像一只巨型怪兽在他身后俯视着他,但是这一幕只维持了一瞬间,赵宇飞眨了一下眼睛后,他身边的一切就都恢复如常了。
    赵宇飞看了看脚上的丝线,神情紧张地四下望了望,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额头浸出了汗珠。

    异变
    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正所谓爱情使人疯狂,赵宇飞最终还是决定去试一下。可是想到具体实施时,他又犯了难,李荫荫平时与他接触甚少,这几曰更是因为厌烦他的追求,整日躲着他。现在他想见李萌荫一面都困难,又怎么能把这根神奇的丝线绑在她脚上呢?
    正当赵宇飞为这个事情而苦恼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幸运女神恰到好处地庇佑了赵宇飞,李萌萌竟然主动约他在图书馆见面。
    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赵宇飞剪了新发型,喷了发胶,又换了身新衣服,兴高采烈地去赴约了。他来到图书馆时,李荫萌早已到了。赵宇飞紧张地打了个招呼,李萌萌见状甜甜一笑,伸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招呼赵宇飞坐在她身边。
    赵宇飞坐在她身边,小心脏“扑通”直跳,刚刚李萌荫对他的温柔一笑让他快要飘起来了。
    “喂,”赵宇飞正沉浸在自己幸福的喜悦中,李萌萌忽然拍了他一下,打了个哈欠说,“我好困,先睡一会儿,你帮我看着包包哦!”
    李荫荫说完,就一头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不一会便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睡着了。赵宇飞看着心上人睡觉时恬静的样子,不由得心神荡漾,良久之后才猛地惊醒,心里惊呼道:这不正是将那条丝线绑在李萌萌脚上的最好时机吗?
    想到这里,赵宇飞深吸一口气,从书本的夹页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丝线,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他的手因为紧张而不停地颤抖着,在绑的过程中,几次不小心触碰到了李萌萌的肌肤,可是李荫萌睡得很沉,虽然受到触碰后身子动了动,但是一直没有醒来。
    绑好之后,赵宇飞兴奋地坐回座位上,不经意间一低头,猛地发现自己脚腕处绑着的那条丝线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类似文身的黑色环状图案。这个图案像是印在皮肤上似的,无论赵宇飞如何搓,也搓不掉了。他转头看了看刚刚绑在李萌萌脚上的丝线,发现也没了踪影,而且同他一样,那里多了一个黑色的环形文身。
    这是怎么回事儿?赵宇飞皱着眉头,一股寒意顿时袭来,他本想好好理一下思绪,可是这时李萌萌恰恰醒来,她一睁眼便媚眼如丝地看着赵宇飞,小嘴微撅,眉宇里尽是挑逗。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赵宇飞瞬间坠入爱河,每天和李萌萌黏在一起,说不尽的甜言蜜语、郎情妾意。这样的日子久了,赵宇飞便忘记了脚上的异变,全身心地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不能自拔。
    话说爱情丰收的不是只有赵字飞,情圣王洪亮也虏获了一个漂亮女孩的芳心。这个女孩叫张媛媛,之前王洪亮追了她很长时间,可是张媛媛知道王洪亮的名声不好,便一直没有答应。但是谁知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王洪亮的追求,而且对他很是死心塌地。

    一天早上,王洪亮红光满面地来找赵宇飞,笑着说:“宇飞,把上次给你的丝线还给我吧,我又看上别的姑娘了,手头的丝线不够用了。”
    赵宇飞当然不答应:“你这叫什么话,给了我的东西怎么还能要回去呢?更何况这东西我现在有用,若是还给你,李萌萌岂不是会马上变得不菩欢我了?”
    王洪亮:“这我可不管,我可不是慈善家,而且当初我也没说送给你。实话告诉你吧,当初给你丝线,我其实是有目的的。”
    赵宇飞一怔:“你有什么目的?”
    王洪亮阴沉地一笑:“反正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不瞒你说,当初我看上了英语系的张媛媛,用尽了手段,眼瞅着那姑娘已经动心了,可是谁知李萌萌是张媛媛的闺蜜,整天对着张媛媛说我的坏话,说我如何如何薄情寡义,如何如何玩弄女生等等,于是张媛媛这块已经到了我嘴边的肉硬生生地飞了。我心里气得不行了,于是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我知道你一直暗恋着李萌荫,便顺势给了你一对‘姻缘线’,让你和李萌萌坠入爱河,这样李萌萌成天和你黏在一起,就没人会妨碍我拿下张媛媛了,哈哈!”
    赵宇飞听得气不打一处来,骂道:“王洪亮,你可真够卑鄙的!”
    “你说我卑鄙?”王洪亮哈哈大笑,“你不是也利用‘姻缘线’的神奇功能虏获了李萌萌的芳心吗?要说卑鄙,大家彼此彼此啦!”
    赵宇飞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反驳。王洪亮顾自地说:“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昨晚我刚和张媛媛出去开完房,她对我已经没有诱惑力了。现在我要做的是搞定李萌荫,让李萌萌成为我的女朋友,要狠狠玩弄她一番,然后再抛弃她,只有这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所以,我需要你脚腕上的‘姻缘线’……”
    王洪亮话音刚落,便一下子扑到赵宇飞面前,猛地蹲下撩起赵宇飞的裤管。赵宇飞一惊,想向后躲闪,可谁知王洪亮忽然大叫一声,双眼圆睁,一下子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连连后退,脸上表情尽是惊恐。
    “你、你的‘姻缘线’呢?”王洪亮指着赵宇飞的脚腕,颤颤巍巍地说,“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赵宇飞眉头一皱,连忙低头看去,随即瞬间浑身一凉。只见他的整个小腿漆黑一片,像是被染了墨汁一般,然而更可怕的是,在阳光的照射下,他的影子竟然没有左小腿,看上去就像被砍了一条腿似的。

    没有头颅的爱恋
    王洪亮强压着心头的恐惧,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赵宇飞吓呆了,王洪亮问了好几遍他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也不知道啊!这应该问你,你给我的那条丝线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因为‘姻缘线’的缘故导致的?”王洪亮连连摇头,“不会啊,‘姻缘线’我用过很多次,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情况啊……”
    赵宇飞将当时把‘姻缘线’绑在脚上时的异状和王洪亮说了一遍,直把王洪亮惊得一愣一愣的,一句话都说不出。
    “见鬼了,见鬼了!”王洪亮抱着脑袋,不停地摇头。
    赵宇飞一把抓住王洪亮:“你冷静一点!我问你,你的‘姻缘线’是从哪儿来的?”
    王洪亮:“前一阵子我收到一封匿名信,在信封里夹带着几对‘姻缘线’,并且写着‘姻缘线’的使用方法。我一时没经得住诱惑,就按着方法用了,而且效果真是神奇,不管是多么高高在上的女生,只要被‘姻缘线’绑住了,都会乖乖投入我的怀抱。可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这样的情况啊!”
    王洪亮说完,就匆忙逃出寝室,嘴里不停地说着:“那对姻缘线我不要了,不要了……”
    接下来的几天,赵宇飞发现小腿上的黑色区域越来越大,几天工夫就没过了膝盖,而且相应的,他左腿的影子也越来越小。诡异的黑色扩展越来越快,仅仅一周之后,赵宇飞竟然只剩下头部的皮肤正常,颈部以下统统变成了黑色。而他的影子,也变得只剩下头部那么一小块,若是被人看到,非吓死不可。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赵宇飞和李萌萌的感情越来越如胶似漆,李萌萌简直一刻都不能离开他,天天有说不尽的甜言蜜语。虽然李萌萌也如赵宇飞一般,身前的影子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头部,每次赵宇飞和她出去,看着他们身前只有两个头的影子,心里就一个劲儿地发毛。但是李葫萌却对自己身体的异样毫无反应,每次见到赵宇飞时,都是满脸甜蜜幸福,看不出一丝异样。赵宇飞也心里没底,不敢把事情挑明,于是这事儿就一直拖着。
    直到有一天,赵宇飞在寝室里睡觉,半夜醒来想翻个身,却发现身子动弹不得。他心里一惊,以为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压床,再加上身体上的异变,心里更加惴惴不安。当他鼓起勇气向下看去时,猛地发现脖颈之下空空如也,被子紧紧地贴着床,他的身子竟然没了!

    所幸这时正值深夜,宿舍里的同学都已熟睡,不然被大家看见他只有~个头颅躺在床上,这会引起多大的恐慌啊!
    赵宇飞也早已吓破了胆,上下牙齿不停地打颤,头上冷汗直流。这时寝室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赵宇飞努力转了转头,看见寝室的门虚掩着,门外有人影晃动。他再仔细一看,居然是两个全身通体乌黑的“人”,而且这两“人”都没有脑袋!
    赵宇飞咽了口唾沫,继续观察着。那两个人看身形是一男一女,虽然他们没有脑袋,更没有嘴巴,可是他们像是会说腹语一般,竟然在聊天!
    那男的说:“亲爱的,我好想你啊,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女的说:“哎,我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不重要,我们总算是熬出头了,马上就可以团聚了。”
    男的说:“可惜那个男的长得好丑,身材也不咋样……”
    女的说:“哎,瞧你说的,好像我是一个只看重外表的人似的。经过这么多年,我早就明白了,人的身体不过是一副臭皮囊而已,我喜欢的是你的内心啊。”
    女的温柔地靠在男的肩上,做小乌依人状,这看似温馨甜蜜的场面,却是由两个没有头的通体乌黑的“人”做出,实在让人惊骇不已。
    过了一会儿,那两人似乎甜蜜够了,女的依依惜别,三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过了好久才消失在夜幕中。
    而那个男的送走女的之后,叹了口气,低头沉思了一阵,然后竟然推开寝室门,进了赵宇飞的宿舍!
    赵宇飞连忙转头,但是还是被那“人”发现了。那人发出一声阴笑,然后爬上了赵宇飞的床。
    赵宇飞感觉头皮都要炸了,牙齿不断打战,想尖叫但是喉咙里似乎堵着个东西,用尽全身力气也发不出声音。
    寝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很久,赵宇飞壮着胆子往床上一看,发现身体回来了。他动了动胳膊和腿,一切正常,身体除了乌黑以外,没有一点异样。
    赵宇飞不禁身子一抖,打了个寒战:刚刚那个“人”难道是自己的身子?那么,那个女的会是谁昵?

    可怕的深情
    虽然赵宇飞的身体除了漆黑并没有其他异样,但是经过这接二连三的惊吓之后,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尽早解决这个问题。赵宇飞心想,这件事情的根源一定在王洪亮收到的那封匿名信上,从现在的情况分析,一定是有人看不惯王洪亮的所作所为,故意用这个所谓的“姻缘线”陷害他。为了事先麻痹王洪亮,这个写匿名信的人在信封里夹了一些真的“姻缘线”,也混进去了一些会导致身体异变的假“姻缘线”。然而不巧的是,王洪亮把其中一对“姻缘线”送给了赵宇飞,而这一对正好是假的“姻缘线”,所以赵宇飞无辜地中招了。
    这个设计迫害王洪亮的人会是谁昵?赵宇飞首先想到了那些被王洪亮甩了的女孩,她们被王洪亮玩弄了身体和感情,心里一定怀着极大的恨意,想要报复他。
    一整天,赵宇飞连着拜访了三四位和王洪亮有过关系的女生,可遗憾的是,这些女生都对赵宇飞没什么好脸色。只要他一说出王洪亮的名字,对方便立马掉头走人,这不禁让他烦恼不已。
    难道自己的推论错了,写那封匿名信的其实另有其人?赵宇飞皱着眉头思索着从女生宿舍出来,忽然他眼角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他的同班同学王小川。
    王小川一直暗恋着一个叫孙妍的女生,可是孙妍却没有选择王小川,而是选择了王洪亮。当然她这段感情的结果肯定是苦涩的,王洪亮始乱终弃,最终抛弃了孙妍,而且听说还搞得孙妍堕了胎。王小川知道这件事后,气得去找王洪亮打了一架,并且撂下狠话,迟早会要了王洪亮的命。难道说,那封匿名信以及“姻缘线”的事情都是王小川精心设计的?
    赵字飞连忙上前拉住王小川,开门见山道:“小川,给王洪亮写匿名信,并且在信中夹带‘姻缘线’的人是不是你?”
    王小川一惊,随即眉头一皱:“你要干吗?”
    赵宇飞一听,就知道这次找对了,当下撩起裤管:“小川,你害我害得好苦!”
    王小川低头一看,面色讶异:“你怎么会……”
    赵字飞把事情的经过和王小川一说,王小川忿恨地一拍大腿:“可恶,真是便宜了那个混账!”
    赵宇飞摇摇头:“小川啊,我们先别管这些了,你先告诉我要怎么化解我身上的异变,我很害怕啊!”
    王小川神情尴尬,吞吞吐吐地说:“呃,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赵宇飞一怔:“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切不都是你设计的吗?”
    王小川说:“说来话长,一个月前的一天我去女生宿舍看望孙妍,出来时忽然看见从女生宿舍楼的一扇窗户里掉下一件东西,我走过去捡了起来才发现是个信封,里面有几对‘姻缘线’,以及写着使用方法……”
    赵宇飞急忙问:“你还记得是哪扇窗户吗?”
    王小川抬头望了望,伸手一指:“就是那扇。”
    王小川随手一指,但是赵宇飞心里却猛地一震,要知道,王小川所指的可是李萌荫的寝室啊!
    赵宇飞撇下王小川,一个箭步冲进宿舍楼,楼管阿姨愣是没把他拦住。在上楼的过程中,赵宇飞不断回想着李萌荫寝室里的其他几个女孩是否与王洪亮有过暧昧关系,可是那几个女孩都是大众脸,相貌一般,没有丝毫过人之处,相应的也不会与王洪亮有过关系啊……

    难道,一切都是李萌荫搞的鬼?
    赵宇飞来到李荫萌寝室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寝室里的画面让赵宇飞顿时呆住了,李萌萌抱着脑袋,面部表情痛苦,身子不断地抽搐,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赵宇飞看着眼前的恐怖一幕,思维停滞了几秒钟,然后才反应过来,冲上去抱住李萌萌,大声疾呼:“萌萌,你怎么了?”
    这时赵宇飞才发现,李萌萌脖颈处的黑色正在一路上攻,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没过了脸颊,赵宇飞把手放在李荫荫的脸上,但显然这样不能阻止黑色蔓延。片刻间,李萌萌从发梢到脚底通体乌黑,她的身子渐渐平静下来。
    “萌荫?”赵宇飞抱着李荫萌的身体,轻声呼唤着。
    李荫萌猛地睁开眼,一把推开赵宇飞,身上的乌黑瞬间消失不见,李萌萌又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李萌萌,你……你还好吧?”赵宇飞看见李萌萌身上的异变消失了,心里松了一口气。
    李荫荫嘴角一撇,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我还好,没事,但是……我不是李萌萌!”
    赵宇飞一惊:“萌荫,你怎么了?”
    李荫萌:“实话跟你说吧,我和我的爱人是一对游荡在世间的亡灵,彼此相爱,却没有身体。于是我们就想到了用‘阴缘线’来占据一对男女的身体,这样我们就能以这种方式复活,继续相爱了。”
    赵宇飞身子猛地一抖,颤颤巍巍地说:“难道说……”
    李萌萌:“不错,我选中的就是李萌萌,而我的爱人选中的是王洪亮,可惜机缘巧合,最后‘阴缘线’竟然会被你拿到……不过无所谓了,身体不过是一副臭皮囊,我已经追不及待地想和他重逢了……”
    李萌荫话音刚落,赵宇飞忽然感到一股大力从脖颈处直冲脑海,一点点吞噬着他的意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16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