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诡异诗社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30阅

    入社仪式
    胖子一直在看向我的后面,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里。
    “怎么了,胖子,看什么昵?”我回过头,什么也没有,窗外黑黑的,有一棵不知名的树伸展着枝条。
    “你没看到吗?”胖子有些犹豫,他问着我旁边的吴婷。
    吴婷摇摇头,她旁边的莫雨也默不作声。我们三个刚才都背对着窗户,根本不可能看到背后有什么。
    胖子思考了很久,突然沉沉地说:“我刚才看到有一个女的在窗外,她一动不动,就一直冷冷地看着我们。”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在学校的406教室里,我们四个在举行社团的成立仪式。
    说是成立仪式,其实这个社团已经成立了很久,而此时之前的社员已经全不在了。上一届社团留下来的规定,每当有新成员加入社团时,都必须在午夜十二点后来到406教室,朗诵人社诗。
    我们加入的是学校的诗社。
    “于华怎么还不来啊,这都过十二点了。”莫雨忍不住抱怨道。其实,谁都知道,这是为了岔开话题。
    “那我们开始吧。”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打开从上届学长那里拿来的纸袋,有一张白纸,上面有六行诗:
    我从你的眼里慢慢流下,
    亲吻着你的肌肤,
    侵蚀着你的身体,
    践踏着你的声音,
    压抑着你的呼吸,
    只是为了得到你的爱。
    气氛有些奇怪,明明只是读了几句诗,教室里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你们怎么了?”话还没说完,桌子上的蜡烛突然被吹灭,教室瞬间陷入黑暗中。
    随后响起了女生的尖叫声。
    “火,快拿火!”我大叫道。
    胖子赶紧拿出火机打着火,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映衬在墙上。
    随后,教室里响起了脚步的声音,当蜡烛再次被点燃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就好像有一个人从教室里走了出去。

    我突然有种恐怖的想法,刚才在教室里不止我们四个,还有第五个人。
    脑海里一下闪现出死人般的面孔——是胖子说的那个女孩。
    过了好一会,胖子才小声地说:“总觉得有些邪门儿啊,你们听没听说过,上一届的诗社就是因为诅咒,才……”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于华打来的。
    “他已经到了,没找到这间教室,让我去接一下他。”我挂断电话,一个人急匆匆地出了教室门。
    楼梯道上只听到我轻轻的脚步声,突然,手机又响了。
    于华发来短信,上面写着:我看到你了。我下意识地看向楼层号,这里是二楼的过道上。
    你在哪儿?我回复。回了短信后,将电话打了过去。
    在不远处的黑暗中,有微光一闪一闪,不过没人说话。
    我看到微光一点一点向我靠近。
    就在一瞬间,那个光芒突然消失了。眼前除了黑暗外,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我慢慢走了过去,在刚才光芒消失的地方停了下来。地上有一个手机,那是于华的,还有一些东西沾在手机上面。
    是血,大滴大滴的血从天花板滴落下来。
    我一抬头,看见于华的那张脸,没有眼睛。
    只有两个黑色窟窿挂在他的脸上,不断有血从里面流下来。
    随后,他的身体无力地向后倒去。
    我听到前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正慢慢远去。
    不过,我没有看到任何人。
    一行血脚印从于华的身体旁边,一个接一个慢慢地延伸到走廊尽头……

    亲吻着你的肌肤
    于华死了,死于失血过多。
    他死在了人社的那天晚上,就在我读完人社诗后。
    胖子一直坚持这是诅咒,但是他没说为什么,他狠狠地甩下了一句,你们都会死的,便独自一个人跑出了教室。
    莫雨什么也没说,倒是吴婷要找上一届的学长。
    “要不去问问上一届那个学长吧,你不是从他那里拿到入社诗的吗?他说不定知道什么。”
    不过事实并没有想得那么顺利,那个学长叫王兴,于华死后,他也因病请假了,当我去找他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张假条。
    “说不定真的像胖子说的,这是诅咒。”莫雨突然绝望地说。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诅咒。”
    莫雨指着那个不祥的入社诗:“你们不觉得这诗有些怪怪的吗?感觉就像是在描述杀人的过程。胖子说在那天晚上看到一个女的,可是那个时候,谁还会在教学楼里 走。之后,教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你们都听到了,有脚步声,就像是有人从教室里走出去了一样!还有就是于华,他是被挖去眼睛死的,你们不觉得和第一句诗有点 相似吗?”她低着头,小声的哭泣着,“这是诅咒,我们都要死啊!”
    吴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和莫雨,喃喃地说:“下一个是谁呢?”
    其实,当时加入这个社团的肘候,都是因为听说过这个社团发生过灵异事件,本来抱着好奇的态度,可是没想到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
    晚上,吴婷把我又叫到了406教室。没有其他人,她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没人跟来吧?”她谨慎地把我拉进教室,在门外看了好久,才慢慢说:“其实,那天晚上你去找于华的时候,有人出去了。”

    “什么,你难道怀疑我们中有杀人犯?”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说:“胖子因为上厕所,所以出去了,莫雨说担心你,也出去找你了。”吴婷的表情很激动,她的嘴唇有些颤抖:“我也不相信是诅咒,而且我只是不想死罢了。”
    我沉默了。
    “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她的身体慢慢消失在教室门口。
    莫雨和胖子都没有理由杀于华,那么会是谁干的呢?
    时间过的很快,但是吴婷没有回来。
    我的心跳的很快,飞速冲出教室,脑海里反复出现那句诗。
    脚步停在了女厕所门口,光线很暗,有一个像是木头一样的东西躺在门口。
    我慢慢走了过去,那个东西好像在动,我蹲下身子,借着手机的光线看向那个东西。
    我下意识地尖叫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皮的尸体。
    上半身鲜红的肉还在连接着残破的皮肤;她的皮被活生生地剥掉了。
    耳边突然传来了细细的声音:
    “亲吻着你的肌肤。”
    我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侵蚀着你的身体
    我要疯了!
    如果说于华的死是人为的,那吴婷的剥皮事件让我深刻意识到这绝不是人能干出来的。
    “吴婷可是一直很喜欢你的。”莫雨伤心地说,“你说我们会不会都要死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紧盯着那首诡异的入社诗。前两个人都像诗上说的命丧黄泉了,也就是说,我们都会像诗上所描述的死法而死去。
    不过,如果说能猜出来死法的话,是不是可以避免呢?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竟然是王兴学长打来的,他要我去学校外面的咖啡屋,想和我谈谈诗社的事。
    走进咖啡屋的时候,王兴一个人窝在最角落里的座位上,他一看到我就把我招呼过去了。
    “你身上有邪气。”他淡淡地说,给我要了一杯咖啡。
    “你让我来不会只为了说这个吧?”
    他喝了一口咖啡,沉默了许久:“其实,上一届的诗社也发生过这样的事件,但是平息之后,没想到你们这届又发生了。现在是科学时代,总不可能因此而禁止学校的文学社团,所以你们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现在这样也算是幸运的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不过,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王兴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其实,准确地来说,诗社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学校社团,它是学生里的邪教组织。”
    我吃了一惊,张大嘴巴,许久说不出话:“你说的是什么惫思?”
    “上一届的诗社,社长因痴迷邪教的禁术,把所有的社员都当成了祭品,最后自己也自杀了,整个诗社据说因此而受到了诅咒。于是,诗社因此也停办了很长时间。 但是之前我也说了,这是科学的社会,学校也不敢戴着迷信的帽子。于是到了你们这一届,诗社又重新开张了,自然,诅咒也转移到了你们的身上,这不是很正常的 吗?”
    他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全部注意到了我的身上:“其实,我所说的万幸,就是你还有存活的机会……”
    回到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街上陆陆续续经过放学的学生。
    “莫雨叫你去,说是有事找你。”班上的同学给我传了话。
    她怎么会让我去那个地方,到底会有什么事呢?
    我慢慢走进仓库,里面很黑,只有莫雨一个人在里面。
    “有什么事啊?”我慢慢走了过去,她背对着我,没有说话。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快速跑过去,一把抓住了她。此时,她已经僵硬了,在她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空的玻璃瓶,标签上写着“硫酸”。
    她的身体内部已经被硫酸溶解了。

    践踏着你的声音
    我发疯般地逃出仓库,在旁边的树丛里剧烈呕吐起来。
    这简直是一个噩梦,周围的人都以各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一个个死掉了。
    我突然想起了胖子,他一定会是下一个!
    手机响了很久,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终于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那端出现了声音。
    “胖子,你没事吧?”我急切地问。
    等了一会儿,他突然说:“现在你相信了吧,这就是一个诅咒。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们,这是一个诅咒,可是你们都不相信,哈哈,都死了,都要死啊!”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想起了在于华死后,胖子好像想要说什么的,但是他没说。
    “我知道所有你们不知道的事。”他得意地说着,“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一个小时后,到小树林里等我,你应该知道的。”他挂断了电话。
    没有到一个小时,我已经一个人在小树林里停下了脚步。现在是晚上十点多,大部分人都已经回了寝室,学校内基本已经看不到学生了。
    然而,半个小时后,却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我又等了一刻钟,依然没有入朝这边过来。
    难道他出事了?正这么想着的时候,胖子突然打来了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了胖子的喘息声,他像是在拼命地逃跑一样。
    “你在哪儿,发生什么了?”我有些着急,朝四周望去。
    “不要管我了,我要告诉你的是,诗社根本就不是研究诗的,上一届的诗社,就是借着诗的名义,发展着邪教组织,他们专门研究的就是西方的禁术。”
    手机换了一边,声音突然小了:“上一届的社长据说用一个女生作为祭品,想要做什么禁术,结果失败了。那个女生化作了冤魂,并诅咒了这个诗社。一旦有新成员加入的时候,就会以入社诗的方式杀死所有人。那天晚上我看到的那个女生就是冤魂啊!”
    好像快到了,我看到不远处好像有亮光,但是心里却一沉,因为那个亮光是从树林深处向外跑的。
    “我本来只是好奇才加进来的,但是那天于华死后,我终于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你……”突然,声音消失了,不过那个亮光还没有消失。
    我快速跑了过去,看到了胖子僵硬的身体。
    他手上的手机因为颤抖而掉在了地上,亮光照在他的脸上。
    他的口里吐着鲜血,半根舌头被他吐了出来。
    他也死了,最后的秘密和他的声音~起被封印在黑暗的最深处。

    而胖子,嘴角似乎透着一种邪邪的笑,似乎很满足、很欣慰。
    是了,想要复活女孩,胖子也是一个牺牲品。
    原来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那个割舍不了的爱。
    尾声
    两个月后,406教室里。
    “喂,可以开始了吧。”一个女孩小声地问。
    另一个女孩不放心地说:“你们听说没有,上一届诗社的社员都死了呢。”
    “怕什么?都是骗人的。”男孩兴奋地拿着白纸,那上面有熟悉的诗词。
    六句诗读完后,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
    过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人小声地说:“你们看到了没有?窗外好像有几个人影!”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19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