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买灵答卷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37阅

    枪手
    某个夏夜的晚上,我枕着双手躺在寝室的席子上,旁边放着崭新的《微积分》教材。
    一想起明天的考试,我便急躁得爬起来猛看几行字……
    但我的室友刘伦这时却坐在电脑前悠闲地看小说,大概是我痛苦的样子被注意到,他不经意地说:“你要是真看不进去书,花五百块钱找个鬼枪手好了。你过来,我给你看个网站。”
    我凑过去,刘伦进了一个淘宝铺予,卖的商品是某款不知名游戏的账号,我注意到价格清一色是五百块,那些角色的名字比较特别,比如:理科高学历男、泡妞专家、哲学答辩女……
    “这是啥?”
    “游戏账号是幌子,卖的其实是……鬼!”他压低声音,神秘至极,“你还记得我考六级……”
    这句话突然激活了我的某段回忆,大约是去年冬天的样子,英语六级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看见刘伦在电脑前坐着,便问了一句:“全院第一个考六级的猛士啊,你不用看书吗?”
    似乎没有听见我的话,他突然像断了电的机器人似的,脸朝下“啪”的一声倒在键盘上。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又再次苏醒,只是看我的眼神有点陌生。
    “你还好吧?”我问。
    "Fine!I’mOK!”
    这个和我一样不学无术的室友突然冒出一句地道的英语,让我格外诧异。
    第二天,据说刘伦在考场上如有神助,狂风卷落叶一样地答完题交卷,连监考老师都惊呆了。不过,他居然不会写自己的中文名字,还是老师按考号替他补上的。
    一天之后,他恢复正常,不管我再怎么追问,刘伦始终不告诉我那天发生了什么。
    仔细一想那时的事情,和此时刘伦说的话,五百块钱,鬼什么的,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枪手是附身的亡灵。
    当我从回忆中苏醒,刘伦已经被我掐得脑袋发紫。我松开他,他长喘了一口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的意思是……买个鬼上身考试?”
    “对,你理解得真快!”
    “我又不是傻瓜,有事实摆在那儿,我还是相信的。不过,安全吗?”
    “安全,绝对的!我拿人格担保,谁叫咱是室友,有难同当嘛!这是我的秘密,本来不打算对任何人说的。”

    “你小子有什么企图?”
    “明天考试……我不是坐你后面嘛!”他坏笑着。
    “哦!”
    我们两个像商量阴谋的反派一样会心地笑了。
    买灵有风险
    这件事比我想的要简单,我在线付了钱,买了那个“理科高学历男”,卖家发来信息让我不要离开电脑。
    我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有一阵凉飕飕的气流穿过身体,我就像被人注射了麻醉药似的,瞬间失去了意识。
    再次苏醒,我躺在床上,已经是第二天了。我摸着昏沉沉的脑袋,问刘伦这一天发生了什么。
    他说:“你不知道你今天多酷,微积分啊,十分钟交卷走人,草稿纸都是千千净净的!”
    我注意到我的座位被收拾得很干净,大概也是这个理科男干的。不错,还有附加服务。
    再次登录那个淘宝铺给好评的时候,我仔细浏览了一下这个网页,商品简介里有一句很短的忠告:买灵有风险,购买须谨慎。
    这里卖的鬼几乎无所不包,甚至有帮你抢银行的鬼,我估计没人敢买这个鬼。
    我问刘伦:“你小子当上学生会会长,也是因为这个吧?”
    “胡说,那是我自己的才华。”
    “忽悠人的才华?”
    “真难听,这叫组织能力和领导能力好不好?”
    给完好评,我暂时忘了这件事,直到几天之后,也就是微电子工程考试的前一天晚上。
    人的惰性真是可怕,尝到甜头的我好像有点上瘾了,既然知道有这样一条捷径,谁还愿意认真地去复习?
    在床上转辗反侧一番之后,我再次打开网页。漆黑的夜里,独自面对电脑屏幕的我,鬼鬼祟祟酷似一个给敌台发电报的特务。
    犹豫了一阵,我再次选了“理科高学历男”,确认付款,凉飕飕的气息钻进身体里。失去意识的前一个瞬间.我似乎看见床上的刘伦正露出一双贼亮的眼睛在看我,但来不及去想什么,意识已经远去。
    我这一生点击过无数可疑的小网站,后来想一想,都远远比不上这个“确认付款”的按钮更让我后悔。

    溺水
    腹里的鼓胀已经到了极限,快要撑爆的胃发出阵阵胀痛,我无法呼吸,张嘴吸气却吸入了大口的凉水,像冰冷的刀子一样刺痛我的肺叶。
    就在我快要死的时候,有人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拖了上去,拼命压我的肚子,按我的胸口。一口水咳出来,我终于又能呼吸了。
    “同学,怎么这么不小心?”
    此时是深夜,模糊的视线慢慢聚焦,我看见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的脸。
    “你救了我?”
    “除了我还能有谁?你怎么回事,想不开?”
    “我怎么坠河的?”
    往旁边一看,这里是学校的人工湖,夜色下的湖面像一片缓缓晃动的水银。
    “你问我,我问谁啊?走,我扶你去医务室。”
    “不、不用了,我有点事儿。”
    我艰难地爬起来,走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转身问:“恩公,你叫……”
    “宋斯文!”
    “好,我会记住你一辈子,改天我请你吃饭。”
    此刻的时间是十点,日期是第二天。昨夜买灵的时候是十二点整,这么说那个鬼提前跑了。我到底是怎么坠河的,难道是它替我考完试无所事事,下河游泳去了?
    或者,是这家伙在害我。
    但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们无冤无仇,它害我干吗?
    回到寝室,正在娱乐的三人,包括刘伦,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我,刘伦说:“你怎么了?全身都湿了。”

    “我今天考完试去哪儿了?”
    三人面面相觑,刘伦说:“谁知道,跟那天一样不晓得跑哪儿去了。”
    现在唯一能给我答案的,就是那个店主。我打开电脑,登录淘宝旺旺,语气粗暴地发了几条信息,叫他滚出来。
    我不耐烦地等了一阵,那个人发过来一个问号,问我怎么了。
    我把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然,这中间没少爆粗口。
    那人沉默着,突然发了一句:你买把刀,被刀捅死也找厂商算账吗?
    别逼我说脏话啊!你卖的那是刀吗?我回复道。
    他回:你知道我卖的是什么,你还买,而且是第二次买,风险自担,别找我!
    仔细一想,错的确实是我,明知道有风险,还是忍不住要买。
    于是,我的口气稍稍好了一点,向他打听那个鬼的事情,是怎么死的,有没有精神问题,以前也干这种事吗?
    店主只回了一句:夏磊从来不会做这种害人的事儿。
    哦,原来鬼叫夏磊啊!
    之后几天的考试期间,我只干了一件事,就是查这个夏磊的下落。毕竟我不是侦探也不是警方,只能从校内网和朋友网上挨个找出合适的人选。
    最后确定下来符合条件的“夏磊”有八人,都是理科高材生,都长期没登录过账号。
    这时在一旁看小说的刘伦说了一句:“哎,这个人不是学校去年淹死的夏磊吗?”
    “哪个?”
    “这个,”他指着一个人,对我说,“高材生啊,考试十分钟交卷,为人特别孤僻。”
    “是吗?”我沉吟着。

    枣木钉
    试问,给一个鬼二十四小时回到人间的时间,它会做什么?狂吃狂喝、泡妞、见父母?
    调查了夏磊的各种爱好和人脉,排除掉他不可能做的事情,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他会见生前的女友,同校的秦岚。
    工程设计系的女生很少,所以我很容易就找到她了,见面第一句话好像有点吓着这个娇弱的女生了,我问的是:“夏磊前几天找你了吗?”
    她先是一惊,然后开始哭,好像对夏磊一往情深的样子。
    “我不是开玩笑,他最近有没有找……不对,是我最近有没有找你?”突然想起,夏磊就算找她,也是用我的身体。
    “对不起,我们认识吗?”她正色道。
    “喂,我知道你可能认为我疯了,但是我前两天差点死了,跟你那个男朋友一样溺水了……不许哭!有没有自称夏磊的人找过你?”
    她好像很难理解我的话,在我追问之后,她回答:“没有。”
    无视掉她那看疯子一样的眼神,我又问:“假如夏磊复活,你最了解他,你觉得他会去干什么?”
    “找我!”
    “除了这件事呢?”
    “他没事的时候,也就是去图书馆看书,打打乒乓球,去吃饭什么的。”
    “这样啊!”我失望地说,临走时要了她的号码,以便以后再找她,当然口气可能有点凶。
    秦岚这条线索算是没戏了,我一时茫然无措。
    最近都是大大小小的考试,发生了这种事,我已经不敢再买灵上身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复习,一时间变得很忙。
    我找过那个店主,但他总是在搪塞我,从不透露任何有关夏磊的事儿。
    我向同学打听,听说夏磊的淹死纯属意外,他的死只换来了一块“水深请注意”的牌子,至今仍插在那里,这是学校做出的唯一反应。

    就在一切陷入僵局的时候,学校出了一条人命,一个女生从高楼跌下,“啪”一声摔在地上,落在我前方二十米处,吓得我把装豆浆的杯子都捏扁了。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这些学生才散开,这其中我注意到一个人,我的恩公宋斯文。
    尸体被抬走,我上去打招呼,这个文静的男生像见了鬼似的一惊,然后尴尬地露出微笑:“是你啊!”
    “走,吃饭去。”
    “不了,我还有事儿。”
    我好说歹说拉着他去饭店,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把一个东西丢进了草丛里,我暗暗存了一个心眼,记住了那个地方。
    宋斯文是个内向的家伙,我说一句他回一句,虽然交谈很难受,但我好歹是还了这个人情,心里也踏实了。
    说起那个跳楼的女生,宋斯文一推眼镜说:“我听说是艺术系的,不知道是为啥死的。”
    “为考试呗!”
    “也许吧。”他的眼镜后面闪过~道寒光。
    酒足饭饱,我送他回去,然后立即折回,去之前那个草丛寻找他丢掉的东西。黑灯瞎火的,我摸到一个又硬又尖的玩意儿,凑到眼前一看,居然是一枚沾着血的枣木钉,削得非常尖。
    我老家有个说法,枣木极阳,枣木钉钉在尸体身上,能使鬼魂飞魄散!
    宋斯文,我记住你了。

    尾声
    第二天,“刘伦”一个人去了火车站,在铁轨上躺好,然后一列火车从他身上开了过去。他死得无牵无挂,没让任何人被怀疑,据说,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满意的微笑。
    我考完试之后却回不了家,因为重伤在医院躺了很久,宋斯文天天来看我,催那五百块钱,我见他都见烦了。
    我问他:“你卖的鬼这么危险,比如那个杀手,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但危险是买家的事儿,与我无关!”
    “你真是黑心商人啊f”
    “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觉得到底是鬼更坏,还是人更坏昵?”他临走时一笑,“对了,我有新产品,多关注哦!记得还我钱。”
    所谓的新产品就是一个名为“前学生会会长男”的亡灵,组织能力好,可以帮别人打理社团。据说他出售的灵都是没处去的野鬼,夏磊现在是在替他打工,赚满一万块就送他去投胎。
    夏磊这个热销产品还好说,刘伦嘛……很难说什么时候能投胎。
    另外,夏磊拜托我照顾他生前的女友秦岚,听说我重伤她也跑来看我,后来我苦苦追求半年,好歹是追上了。
    渐渐才知道,她是个很通情达理又会照顾人的好姑娘。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整理网页收藏夹,再一次看到了那个买灵上身的网址。
    没有多想,我点击了永久删除,你最好也不要去找它。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2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