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飞头传说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66阅

    槐树下的秘密
    学校里有一个传说。
    传说午夜十二点,捧着一本书站在校门口第二棵槐树下看书,你就会看到一个女生躲在树后。
    如果你要问她在干什么?
    她一定会回答你,在找东西。
    你若问她找什么东西,她一定回答你,找头。
    你和她说,我知道你的头在哪里,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就能帮你找到你的头。
    这时,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帮你去实现。等你的愿望实现后,你再来找她,你对她说,你的头自己飞走了。这样她就信了,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坑爹啊,鬼都是傻帼儿吗?”我拍案而起。
    “嘿嘿,”王子拖一脸妩媚地说,“你可别不信,这件事百试百灵,只要你够胆大,就能利用这个傻帽儿女鬼,为你办一件人办不了的事儿。”
    “泡妞也行?”我问。
    “杀人都行!”王子拖一脸凶光。
    今晚,星光少得可怜,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后背一阵阵发凉,我的背后正是那棵槐树。
    此时,我捧着一本我和鬼都看不懂的《英语》书站在槐树下,看了看手机,离十二点还差两分钟。
    时间一秒秒地过去,我变得越来越紧张,心中默数着那可怜的一百二十秒,终于,十二点到了。
    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到树后好像多了些东西,我慢慢地转过身,果然,树下多了一个漆黑的身影,虽然看不清面目,但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个女生。
    我还记得王子拖的话,见到鬼,第一句话要问你在干什么。
    我不敢犹豫,顿时壮起十二分胆,弱弱地问:“你在干啥?”
    那女人昕到我的话后明显一愣,我立刻意识到说错话了,“什么”和“啥”虽然是一个意思,但在鬼这儿能不能行得通谁也不知道啊!
    正当我要改口的时候,传来那女鬼幽幽的声音:“你在千什么?”
    反问我,难道是暗号改革了?还是我说错了话,对话也就变了?
    不管了,我还要把对话发展下去,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问:“你在找啥?”
    女鬼竟然又反问了回来:“你在找什么?”
    我崩溃了,难不成碰到一个“学舌鬼”?
    如果按正常套路进行,她会说找头,我就可以说我知道你的头在哪里……
    但是现在我该怎么说?鬼都已经改革创新,避免俗套、套路化了,我还能一意孤行,一味地俗套下去?
    不行!我大脑飞转,连忙想着,灵光一闪,一个好点子由心而生。
    “那啥,你是不是在找头?我知道你的头在哪儿。”我说,既然她不说话,我就要主动出击,反正这是个傻帽儿的女鬼。
    “啊,刘同!”
    坏了,女鬼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正要转身想跑的时候,女鬼站到我的身前,我一看这哪里是什么女鬼,分明是同班同学徐静美。
    徐静美一脸怒气地指着我道:“哼,满口东北昧儿,肯定是刘同。唉,该死的,传说是假的!”

    徐静美
    在我和徐静美两人相互解释后,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徐静美也听说了这个传说,是来找文鬼许愿的,没想到却碰到了我。
    我说:“看来传说八成是假的。”
    徐静美也点头:“一定是。”
    我们俩正要告别这个无聊的游戏,回去睡觉时,槐树下突然卷起了一阵小旋风,平地升起一个阴森的白影。
    我和徐静美顿时惊叫一声,撒腿就跑。然而,一个声音幽幽地传进耳中:“你知道我的头在哪里吗?”
    我还想继续跑,可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样,徐静美也是如此,跑不了了。
    那白影又问:“你知道我的头在哪儿吗?”
    原来传说是真的,我想起了要说的话,连忙战战兢兢地说:“我知道你的头在哪儿,但你要帮我一个忙,不然我不告诉你。”
    白影一阵冷笑:“还跟我讲条件,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呃,怎么跟传说不一样,女鬼不是傻帽儿吗?
    看来想找女鬼许愿是不可能了,我又连忙说:“你的头飞走了。”
    冷,空气冷,气氛也冷。
    “竟然是你,我现在就让你的头飞走!”
    我看清了女鬼的样子,她穿着一身学校的校服,飘然若风,最主要的是,她真的没有头!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女鬼真的怒了。
    “不要杀我,不要啊!”我连忙求饶,可是已经晚了,女鬼直奔我而来,就在此时,一袭红纱挡在我身前,竟然是徐静美。
    我隐约看见徐静美从衣服里抽出一张黄纸,扔到地上,立时,地上升起一股白烟,徐静美拉起我就跑,身后传来女鬼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跑不了的,七天之内我一定要杀死你!”
    回到寝室后,惊魂未定的我一把揪起王子拖,王子拖还是一脸睡相,眯缝着眼说:“愿望达成了?”
    我一字一顿地说:“传说都是放屁,我问你,你这个传说听谁说的?”
    王子拖还是没明白过来,连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哪儿有什么实现愿望,你知不知道我的命就快没了?”我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王子拖震惊了:“竟然这么凶险?付大伟那小子敢骗我,看我明天不揍死他!”王子拖狠狠地说。
    “揍不揍他是小事,我是在想他为什么把这个消息告诉你,那里的鬼不是帮人的,而是害人的,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没事了,不要多想,明天我们去找他问问就知道了。”
    “嗯。”我点头,熄灯,睡觉,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我们去找付大伟,消息就已经早到一步了。
    昨天晚上,付大伟死了。死在寝室里,死得离奇、恐怖。
    付大伟的尸体被抬出来时,尸体上盖着白布,听围观的同学说,付大伟的脑袋不见了。

    夜半飞头
    付大伟死了,就等于断了一条线索,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徐静美同学。
    昨晚分别时,徐静美说她不一定能对付得了那个鬼。
    从前徐静美就自吹自擂地说她家是什么茅山正宗,会捉鬼秘术,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儿,我基本已经相信了。
    再次见到徐静美时,她一脸沉思地说:“这次的鬼,恐怕我对付不了。”
    “那该怎么办?”我急忙问。
    “这个女鬼可能是个恶灵,在人间有什么极大的心事没有了结,才会使怨气越来越重,变成厉鬼,害人性命。”
    “这么说昨晚付大伟的死,就是这个女鬼干的?”
    徐静美点点头:“不只是他,你我也在劫难逃,这几天我们小心吧。”
    “要死了你还这么从容,还不赶快想想办法?”
    徐静美冷哼一声:“遇到点事就这么慌,一点都不镇定。这时候再慌张也没有用,只有静下心来,才能解决问题。”
    “这个我也懂,可是要怎么办呢?”
    “你查没查出这个传说是谁散发出来的?”徐静美问。
    我摇头:“我是听王子拖说的,王子拖是听付大伟说的,付大伟死了,线索就全断了。”
    徐静美叹了一口气:“我也没办法了,只有万事小心吧,尽量别出门。”说着徐静美给了我一道符,“你把这符贴在门上,七天内只要你不出门,鬼就拿你没办法。”
    我点点头,回去了,整整一天我都躲在寝室里。
    我没有出去,可流言进来了。
    又是一个恐怖的传说。
    传说今晚校园内有一颗脑袋到处飞来飞去,不少同学都看见了,甚至还有同学被吓晕了过去,那颗头四处飘荡,不知道下一刻会在哪儿出现。
    传言是真是假无法考证,是王子拖听别的同学说的,反正现在学校内传得沸沸扬扬,校领导都出来紧急辟谣了。
    我靠在床上暗暗沉思:怎么闹得这么厉害,那颗脑袋是谁,是女鬼,还是刚死的付大伟?
    我正想着,墙壁上突然“咔咔”一声响,我连忙抬头去看,墙壁上出现了好多条大大小小的缝隙,每个缝隙内都有一些黑乎乎的像头发一样的东西钻出来。
    我一惊,连忙趴到地上。
    我开门就要跑,正在这时电话晌了。
    惊慌中,我接起电话,是徐静美打来的。
    “千万别出去,不管现在看到什么,都是幻觉,出去就没命了!”
    好吧,拼了,我和王子拖站在地中央,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颤抖地看着这骇人的景象。
    缝隙内伸出来的黑丝越来越多,这些黑丝每一根都像有生命似的,在墙上飘舞、扭动,好像是在寻找目标。
    黑丝越来越多,眼看就要爬到我的脚下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怪叫一声,踢开房门,撒腿就跑。
    此时,外面一片漆黑。
    “嘿嘿,你终于出来了!”
    是付大伟的声音,我回头一看,一颗头飘在我的眼前。那颗头咧着大嘴,冲着我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
    在我晕过去之前,一只手拉住了我。

    跟回家
    竟然是徐静美,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比我单薄许多的女生,跑起来我这个大男人竟然有些跟不上。
    我们一路长跑,跑到了女生宿舍楼下,经过一番通融,我和徐静美来到她的寝室。徐静美性格有些孤僻,一直是一个人住,所以也就没什么不方便了。
    我刚坐下,徐静美就拿出一个红布包,狠狠地说:“这个女鬼太猖狂了,我一定要收了她!”
    我问:“你不是说打不过她?”
    “不管怎样,都要试一下了。”
    说着徐静美拿出几张符纸,一把木剑,九枚铜钱,自言自语地说:“可惜法器太少啊!”
    “还需要什么法器?”
    “柳枝,槐树聚阴,柳树御鬼,用柳枝多少能对鬼造成一些伤害。”
    我点头,说:“学校体育场那里有柳树,我去找些来。”
    徐静美递给我一张符纸道:“小心。”
    我拿上符纸,壮烈地出了门,直奔体育场而去。此时已是深夜,校园内早已没了学生,我一路狂奔,只感觉耳边生风,眼看离体育场越来越近了。
    突然,黑暗中飘出一颗脑袋来,我一惊,立刻拿出符纸迎了上去。那颗脑袋看见了符纸,一个急转弯,不见了。
    不行,外面太危险,我得赶快拿到柳枝,回到徐静美身边。
    很快,我折了一堆柳枝,飞快地向回跑去,此时令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这次出现的不是人头,而是昨天晚上那个没有头的女鬼!
    见到女鬼,我立刻拿出符纸朝女鬼贴去,此时女鬼丝毫没有慌张,竟然顺手接过符纸,一撕两半。
    “妈呀!”我撒腿就跑,看样子女鬼不怕符纸。
    然而女鬼飘的速度竟然不比我跑得慢,我见她追上来了,连忙举起柳枝,打了过去。
    然而,柳枝好像也对这个鬼没什么效果……
    崩溃之余,我只有不停地狂奔,唯一的希望就是徐静美了。可徐静美真的能对付得了这个女鬼吗?
    不知跑了多久,我回头再看,已经没了女鬼的影子,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加速狂奔。
    打开寝室门的那一刻,我看到徐静美熟悉的面孔,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我把柳枝放在地上,有些怀疑地问:“你确定这些柳枝能对付得了那个女鬼?”
    徐静美点头,说:“鬼都怕这个。”
    “那我刚才用柳枝打她怎么没有用?”
    “你碰到她了?”徐静美惊讶地问。
    我点了点头。
    “你说柳枝没用,那你怎么平安无事跑回来的?”
    “我也不知道,我跑着跑着她就不见了。”
    徐静美沉思一下,突然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糟了,女鬼跟回来了!”
    正在这时,敲门声想起,我和徐静美盯着门,半晌也没有动。
    “是我,快开门。”
    是王子拖的声音。

    飞头族
    开门后王子拖气喘吁吁地钻进来,一屁股做在地上道:“你们可真不够意思,把我扔下就顾自己跑了。”
    我“嘿嘿”一笑:“当时情况紧急,那不是迫不得已嘛!”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徐静美突然问。
    “我刚才看到刘同不顾一切地像这边跑,我猜你们都在这儿,就跟来了。”
    徐静美这才放下心来。
    “走,我们去对付那个女鬼吧。”徐静美拿起家伙说。
    “我们去哪儿找那个女鬼?”我连忙问。
    突然,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不用你们找,我自己来了。”
    我们三人同时一惊,徐静美已经抽出符纸,准备拼命了。寝室内这时才显现出一个人影,果然是那个无头女鬼。
    我和王子拖一起躲在徐静美后面,场面颇为搞笑。
    “我的头在哪里,把我的头还给我。”
    徐静美没顾女鬼发飙,说了一声“看招”就仗剑拿符直奔女鬼而去。女鬼也不惊慌,连躲都不躲,符和剑都落在了女鬼身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神奇的就是——什么也没发生,符和桃木剑失效了。
    不只是我,就连徐静美也一时惊讶住了,这是什么女鬼,怎么这么强大?
    女鬼没有动,只是重复了那一句:“我的头在哪里,把头还给我。”
    我们三个后退、后退、还是后退,终于退到了墙壁再也退不了了。
    “我不知道你的头在哪儿。”我摇头,我们三个都摇头。
    女鬼说:“是你说的,你知道我的头在哪儿。”
    “我是被人诬陷啊,你听我解释。”我连忙解释着。
    解释了半天,女鬼倒是挺有耐心,听我解释完了。
    “唉——”女鬼幽怨地叹了口气说,“你们能帮我找到我的头吗?”

    我们三个相互看了看,又同时点点头,只有答应女鬼才能暂时保住命。
    “其实我不是鬼,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人。”
    “什么?”我们三人再次惊讶。
    女鬼点点头说:“我的名字叫杨晓曼,我失踪的事相信你们都听说过吧。”
    此话一出,没等王子拖和徐静美反应过来,我惊呼道:“你真的是杨晓曼?”
    杨晓曼点点头,讲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原来,杨晓曼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飞头客”的网友,两人聊得很好,在杨晓曼看来那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男人。就在一个月前,那个飞头客约杨晓曼见面,约会的地点就是学校门口第二棵槐树下,午夜十二点,他会拿着一本书等她。
    她欣喜地去了,如愿以偿地见到了一个英俊的男生。男生优雅大方,杨晓曼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两人聊得难舍难分,就在两人即将分开时,男生拉住了杨晓曼问:“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杨晓曼红着脸点头。男生又问:“不管我怎么样,你都会爱我吗?”杨晓曼坚信自己的爱情,毫不犹豫地再次点头。
    就在这时,男生一脸坏笑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飞头一族。”
    杨晓曼不懂,那男生就说,飞头一族是一个奇特的种族,他们的头能和身体分离,头能自由自在地在虚空中飞翔,故称飞头族。
    听男生这么说,杨晓曼自然不信,而就在这时恐怖的一幕发生了,男生竟然将头摘了下来。杨晓曼吓得要跑,却被男生拦了下来,男生说:“你不是说过,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都会爱我吗?“杨晓曼已经被吓得不知道怎么来回答,只顾一个劲地摇头。
    男生说:“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想要我们在一起,你也必须变成飞头一族。”
    此时的爱情在杨晓曼心中一片破碎,她才不要喜欢这个怪物,她才不要和这个怪物在一起生活一辈子。杨晓曼想挣扎,却挣扎不过男生。男生的手在杨晓曼的头上抚摸几下,用力一拔,杨晓曼的头竟然就这样和身体分开了!紧接着,杨晓曼的头就像被男生控制了一样,漂浮在空中,越飞越远。
    男生走了,只扔下一句话:“想要找回头,就接受我吧。”
    从此之后,杨晓曼就失踪了。杨晓曼发现,只有午夜十二点这段时间别人才能看见她,而看见的也只是一个无头女鬼,于是她就~直躲在槐树那里。
    听杨晓曼说完,我急迫地问:“那个男生叫什么?”
    “他叫付大伟。”

    “哼,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飞头族了,你们的摘头仪式我也知道,那是你们飞头族的仪式,成年男子要收集三颗头颅,来讨取飞头女子的欢心,得到三颗头颅的女子会爱着这个男子一辈子。杨晓曼失踪后,就有人请我调查,我知道都是你在作怪,就将计就计,找老师借来你的‘尸体’。怎么样,如果你不把杨晓曼的头交出来,我就把这瓶硫酸洒下去,这么多硫酸你的身体也就废了。你应该明白,四十九天内,你的头回不到身体上,你也活不了了。”
    付大伟咬着牙,满脸不甘心,却又无奈,只好念出一段生涩的咒语。片刻,一颗脑袋从外面径直飞了进来,正是杨晓曼的头。
    头落在杨晓曼的身上,杨晓曼转了转身,满脸欣喜,她又恢复正常了。。
    “这回你可以把身体给我了吧?”付大伟气急败坏地说。
    徐静美把瓶子拿走,付大伟又念了几句咒语,又飞来一颗头,正是他自己的。当他自己的头和身体合并好后,王子拖的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付大伟转身就要走,徐静美连忙拦住说:“想走,看他们答不答应喽!”
    徐静美话音剐落,从里面的屋内钻出好几个警察,一把按住付大伟,铐上手铐,带走了。
    徐静美笑着说:“如果找老师哪能借到尸体啊?还不如直接找警察。”
    尾声
    傍晚,我牵着杨晓曼的手在学校里散步,杨晓曼好奇地问:“当初你去树下准备许的是什么愿望?”
    我“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说:“没什么,已经实现啦!”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22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