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免死遗嘱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29阅

    看见什么别说话
    孙芳苑最忍受不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周围有灯光。
    “不是说好了晚上不开灯看书的吗?”孙芳苑被这微弱的灯光弄醒了,嘟囔着表示抗议。
    等了许久,一片寂静。不仅没有人道歉,而且灯光也没有要熄灭的意思。
    “再不关灯我可发火了。”孙芳苑从床上爬了起来,愤怒地抬头向光亮处看去。那是舍友徐自秀的书桌。徐自秀正背对着她,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在头上比划着。寝室里其他四个人都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仿佛一点气息也没有。她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感觉整个寝室里的气氛很怪。
    “别动,躺下。”睡在她下铺的张郁霄突然发出了微弱的警告。
    孙芳苑低头看了看下铺的张郁霄,她正瞪着眼抬手指着自己。
    “躺下睡觉,什么都不要说!”张郁霄再次警告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孙芳苑感到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有些不服气地说:“徐自秀,你在干什么昵?”
    刚才一直背对着她的徐自秀慢慢地转过了身,她的长发在灯光下像无数个张开的爪子一样,孙芳苑吓得连连后退,身体紧紧地靠在了墙边。
    徐自秀在摆弄一个发卡,那个发卡像骨头一样。
    “你说,我是戴在左边好看昵,还是戴右边好看呢?”她笑嘻嘻地问孙芳苑。
    “你吓死我了。”孙芳苑不停地拍着胸脯。
    “快住口!”下铺的张郁霄咆哮了。
    “这算什么,你能说话,我为什么就不能说?”孙芳苑对张郁霄的态度很不满,“你戴在右边,右边显得可爱乖巧。”孙芳苑不顾张郁霄的警告,对徐自秀说。
    “右边吗?我也觉得是呢。”徐自秀自言自语着,回头对着镜子将发卡戴在了头发上。
    “是这样吗?”徐自秀戴好发卡之后,又转过了头向孙芳苑看去,“我好看吗?”
    发卡从她的右眼睛刺入,倾斜着从她的左腮部穿出。徐自秀晃动着血流不止的脑袋,“咯咯”地冲着孙芳苑诡异地笑着……

    免死遗嘱
    徐自秀死了。寝室内,孙芳苑、张郁霄、王修琪、陈雯嫣还有朱红妍五个人围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警告?我早就发现她的异常了,你怎么能忘记吴圆圆的警告呢?”张郁霄恶狠狠地质问孙芳苑。
    “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知道,有灯光我睡不着……”孙芳苑为自己辩解。一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不止孙芳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包括张郁霄在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网上那个可以让人躲避灾难的“免死遗嘱”有问题?
    几个月前孙芳苑的学校所在的地方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很多人都在这场地震中丧生了。前不久,网上有人预言说最近几天还会出现一场大地震,震级比上次还要大,会有更多的人死于地震。人们都惊慌不已。随后,网上出现了一个可以让人躲避灾难的“免死遗嘱”帖子,据说很多人根据这个帖子的方法,都神奇地躲过了劫难。
    “免死遗嘱”帖子的内容:
    若想躲过一劫,需把自己当做快要死的人,亲自手写一份遗嘱。遗嘱内写一件最近最令你后悔的事,然后再写上死后的心愿即可。这个遗嘱可以迷惑死神,让死神误以为写遗嘱的人已经死了,就不会再来取他(她)的性命了。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人的生命一旦受到威胁,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寝室内的姐妹六人围着电脑,按照“免死遗嘱”帖子的要求,认真地写下了自己的遗嘱。然后根据要求一起封装进了一个大的牛皮纸袋内,埋在了学校最高的一棵大树下。
    虽然“免死遗嘱”操作起来很简单,但这一点必须特别注意:
    写好的遗嘱需要用牛皮纸封装住,然后埋藏在一棵高大的树下,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遗嘱见光之时,就是死亡来临之日。
    学校里有名的“灵媒”吴圆圆,曾经在学校的论坛上评价过这个“免死遗嘱”帖子,她特别警告那些已经写过遗嘱的人:
    “免死遗嘱”虽然可以让人躲过指定的灾难,但存在很多缺点,会引起其它的危险。如果写遗嘱的人有异样的举动,说明“死神”正在他(她)的周围寻找他(她),这时千万不能与此人讲话,不管此人说什么、干什么,切记不要理会!
    刚才张郁霄之所以说“吴圆圆的警告”,即是如此。
    现在地震还未发生,徐自秀就出现了异常的举动死了,那只能说明“免死遗嘱”的缺点被吴圆圆说中了。
    怎么办?徐自秀会死亡,那寝室内写过遗嘱的其他五个人是不是也会死?想到这个问题,孙芳苑和其他四个室友疯狂地向吴圆圆的寝室冲去。
    说到“灵媒”吴圆圆,就不得不提她的“叩头虫大仙”。

    死神找来了
    吴圆圆的“叩头虫大仙”,外表看来虽然是一只普通的叩头虫,但据说它却很有灵性,能解答人的疑问,不管是现在的事还是未来的事。
    只要你带一小把新鲜的蔬菜叶给它,扎破自己的手指滴到菜叶上几滴热乎乎的血,“叩头虫大仙”吃饱后自然会帮忙。当然,它不会说话,只会叩头,而它叩头的次数,就是它的答案。只要你能参透其中的玄机,那么答案就摆在你面前。
    比如说:前段时间“叩头虫大仙”成功地将孙芳苑丢失的饭卡找了回来——那天晚上,孙芳苑从自修室回来,一掏钱包发现饭卡不见了。她找遍所有去过的教室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她找到吴圆圆求助“叩头虫大仙”。“叩头虫大仙”吃完带血的菜叶后,叩了六个响头。吴圆圆帮着分析,这个数字“6”一定是要拆开看的,结合学校所有教室的门牌号,她很快就写出了“105、204、303、402、501”几组数字。当孙芳苑看到“402”后,突然想起一个朋友曾借饭卡的事,而她朋友所在的班级,正好就是402班!
    还有很多很多“叩头虫大仙”准确预言的事,这些事让孙芳苑她们无法不相信“叩头虫大仙”的预测能力。这次关于地震的传言,“叩头虫大仙”很肯定地表示地震会发生,然后一连串地叩了十二个响头。
    十二是什么意思,是将要发生十二级地震,会死十二个人,还是其他答案?
    吴圆圆这次没有参透。她只是告诫所有写过“免死遗嘱”的人:在地震前,不管发生什么古怪、离奇的事,特别是室友的异常举动,千万不要问也不要管。她总预感会有一些奇怪的事发生。
    果然,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发生了。孙芳苑和其他四个女生围着吴圆圆,希望她和“叩头虫大仙”可以指给她们求生的办法。
    吴圆圆将自己的手指割破,虔诚地问“叩头虫大仙”:“大仙大仙请显灵,这些女生是否可以活命?如果可以的话,如何去做呢?”
    “叩头虫大仙”贪婪地吸干净滴在菜叶上的最后一滴血,十分肯定地叩了一下头。
    “大仙显灵了,你们可以躲过此劫!”吴圆圆说。
    “叩头虫大仙”慢悠悠地展开翅膀,在空中飞了一圈,最后落在一本书上。
    “书,是什么意思?”
    吴圆圆想了想:“书,就是指树。与树有关,与纸有关……”
    她还未说完,在场的其他人惊呼了起来:“是‘免死遗嘱’,遗嘱写在纸上,而且还埋在了大树下。”
    埋在大树下的那些遗嘱,难道是被死神发现了吗?

    好多的巧克力
    密封遗嘱的牛皮纸袋,一直安安静静地躺在大树下的泥土里。没有被拆开的迹象,也没有破损的痕迹——不可能有人看过这些遗嘱。
    学校里开始有人效仿那个“免死遗嘱”的帖子,隔壁寝室的几个女生也在大树下挖坑——虽然她们不说干什么,但孙芳苑她们都知道,这是要埋藏密封遗嘱的牛皮袋子。
    “带回去吧。”吴圆圆对孙芳苑她们寝室五个人说,“既然徐自秀出了事,那这个袋子放在这里也不安全了。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们保管着。地震过去后,我们再一起处理掉这个袋子。”
    张郁霄还是不太放心,她用几个牛皮纸袋将原来的袋子封了很多遍,最后实在装不进去了才罢手。
    吴圆圆看着张郁霄笑了笑,她可以理解张郁霄的心情。
    “请问王修琪同学在吗?这里有她的一份快递。”就在她们将密封袋交给吴圆圆时,门外有人拍了拍门。
    王修琪疑惑地走了过去,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盒子,上面写着:收货人——王修琪。
    “你买的什么呀?”吴圆圆问王修琪。她掂量了一下盒子,还挺沉的。
    “我忘记了,打开看看吧!”边说着,王修琪准备拆金子。
    “不要看!”吴圆圆突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阻止。她这一喊,吓得王修琪将盒子扔了出去。盒子密封得不是很好,胶带摔开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大家惊恐地盯着盒子,那是一堆巧克力。
    “又是哪个帅哥给你买的巧克力啊?”大家知道班里有很多男生追求王修琪,他们不惜血本地给她送各种礼物。
    “有这么多巧克力,我好满足啊!”王修琪开心地抱着这一大盒子的巧克力向上抛洒。
    “你满足什么?”吴圆圆问道。
    “有这么多巧克力,我就可以上路了。”王修琪神秘地冲大家笑着,身体像她抛起的巧克力一样,轻飘飘地从阳台上坠落而下……

    这不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王修琪摔死了,头颅摔得粉碎。
    吴圆圆、孙芳苑、陈雯嫣、朱红妍还有张郁霄惊恐得不知所措。不过,其中有一个人除了惊恐之外,更多的是感到意外,因为这不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
    其他人都在忙着报警,而她却只身一人来到了学校大礼堂后的一个废弃的小屋。小屋内摆放着一堆破旧的桌椅板凳,在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小女孩正在跳芭蕾舞,笑容自信而灿烂。
    “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她一把将照片拿了起来,“你死前说是她陷害你,导致你没能进入比赛的决赛。我已经替你报仇了,为何今天还会有人死呢?”
    照片上的女孩依旧笑容满面,没有一丝回应。
    “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因为我只是做了‘招魂术’,却没有做‘送魂术’,导致你一直游荡在阳间,没法轮回投胎呢?”
    她低头把从网上下载下来的“招魂术”的打印资料翻出。在资料的最后面是一段关于“送魂术”的咒语。
    她专心地默记咒语,却未发现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又高又大,像人形却又不是人形。
    “朱红妍,你在干什么?”吴圆圆突然闯了进来。
    “我……”朱红妍手里拿着准备做“送魂术”的道具,尴尬地僵在那里。
    “是不是你将死神召唤出来的?”吴圆圆步步紧逼,她已经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
    “死神?不,她不是死神,她是我妹妹。”朱红妍指着妹妹的照片说道。
    “不管她是谁,你为何要杀死徐自秀和王修琪,你接下来还想再杀谁?”吴圆圆飞快地思考着,既然已经找到了罪魁祸首,那阻止死神的杀戮还是有可能的。
    “我没有杀王修琪,确切的说,我只是让她杀死陷害她的徐自秀而已。”朱红妍捧起了妹妹的照片,“一年前学校组织的才艺比赛中,我妹妹本来是可以进入决赛甚至能夺得冠军的。但因为一个人,她跑到组委会那里,陷害我妹妹说她高中时是练习芭蕾舞的艺术生,违反了组委会只允许非专业人士参加的规则,最终导致我妹妹失去了参加决赛的资格。之后我妹妹就变得少言寡语,她将自己封闭在更加严格的训练中。终于有一天,她因为下腰时弯曲过度,将自己的脊椎骨折断而死,她是那么喜爱芭蕾舞。你知道那个陷害我妹妹的人是谁吗?”朱红妍擦了擦满面的泪水,向吴圆圆问道。
    “我知道,是徐自秀。她对此非常后悔,虽然她未当面向你道歉,却经常向我们忏悔……”吴圆圆说的是实情,徐自秀为此还得了抑郁症。
    “哼,道歉能让我的妹妹活过来吗?她必须死!”朱红妍怒吼着,似乎徐自秀的死还未能让她解恨。
    “那你为何连王修琪也要杀死呢?”吴圆圆不解地问道。
    “王修琪?她的死与我妹妹无关。我想,应该是……”朱红妍说着说着,嘴角突然流出了一丝鲜血,这四鲜血越来越多,愈来愈浓,朱红妍抽搐了一下,紧紧地抱着妹妹的照片,没了呼吸。

    遗嘱成真
    几天后,对于三个女生的死亡,警方给出了自杀的结论:在徐自秀服用的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中,发现了氟哌啶醇及氯丙嗪的成分。这些药物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有效抑制抑郁症的发作,但患者经常服用还会出现睡眠紊乱、幻觉错觉等现象。所以,徐自秀的死是因为幻觉而导致的自杀。
    王修琪是因为看到礼物太开心,手舞足蹈而失足跌下阳台。而朱红妍是因为情绪激动导致的心肌梗塞。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吴圆圆看着那个装有遗嘱的牛皮纸袋,心里七上八下。
    尽管之前徐自秀、王修琪和朱红妍她们写遗嘱的初衷很荒谬,但这些文字毕竟是她们对自己身后事的一个交代。面对她们早已痛不欲生的家人,吴圆圆和孙芳苑、张郁霄、陈雯嫣一起将牛皮纸袋打开,将属于徐自秀、王修琪和朱红妍的遗嘱抽了出来交给了她们的家人。
    无意间,吴圆圆在厚牛皮纸袋上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洞。洞口之小,小到只有虫子才可以爬进去。
    “快来看她们的遗嘱。”张郁霄打断了吴圆圆的思路,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到了拿出来的三份遗嘱上。
    遗嘱的内容让她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自秀的遗嘱:
    我很后悔陷害朱红妍的妹妹,假如还有来世,我一定为她做牛做马、肝脑涂地。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将我好好打扮一下,我要戴着男友送的那个骨头样式的发卡入土,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漂漂亮亮的。
    王修琪的遗嘱:
    我曾无情地拒绝了一个男生的请求,让他很丢面子。如果还有机会,我一定会接受他,因为只有他知道我最喜欢吃巧克力。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不停地吃巧克力,一直到死。所以我死了之后,请一定用巧克力来陪我下葬,没有巧克力我是不会上路的。
    朱红妍的遗嘱:
    我后悔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妹妹,如果我能将害死妹妹的人杀死,那就算让我到阴间去陪妹妹都可以!如果我死了,请将妹妹的照片放在我的胸口,我要与妹妹葬在一起。
    带着骨头样式发卡入土,用巧克力陪着下葬,将妹妹的照片放在胸口,这些不正是她们三人的心愿吗?遗嘱内容真的已经被人看过了,会是谁神不知鬼不觉地偷看了呢?
    六个人的寝室,现在只剩下了孙芳苑、张郁霄和陈雯嫣三人。她们三人,能逃脱掉死神的魔爪吗?

    死亡规则
    “你知道我在遗嘱里写的什么吗?”张郁霄突然向吴圆圆发问。
    吴圆圆被问了个措手不及:“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别假装清白了,是你看了我们的遗嘱。”张郁霄恶狠狠地对吴圆圆说,孙芳苑和陈雯嫣的目光也开始变得怀疑与愤怒。
    “我没看。虽然我不知道你写的什么遗嘱,但我知道你的下场会像她们三个人一样。”吴圆圆摇着头。在她的眼里,张郁霄已经是病人膏肓的垂死者,致命的毒瘤不知会在哪一刻破裂。她们写的遗嘱会像电影的剧本一样,导演着她们的死亡。
    “放心,我不会那么快就死的,起码,我会死在你的后面!”张郁霄阴森地冷笑道。
    “不可能,我的“叩头虫大仙”曾告诉我,我还有八十年的阳寿。”吴圆圆没有说谎,她确实曾经问过“叩头虫大仙”这个问题,大仙先叩了八个响头,然后又叩了十个响头。
    “什么你的‘叩头虫大仙’,它现在还是你的吗?”张郁霄嘴角一翘,得意又神秘地说道,“你还是回去看看那个装大仙的笼子吧!”
    吴圆圆曾问过大仙许多的问题,但惟独它什么时候离开自己这个问题从没问过。难道,大仙离开我了吗?吴圆圆脑子一片空白,跌跌撞撞地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笼子空了。
    吴圆圆的第一反应就是——张郁霄偷了“叩头虫大仙”。
    大仙不在了,如果有人利用它来做坏事,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吴圆圆赶紧找到失魂落魄的孙芳苑和陈雯嫣,幸好,装有遗嘱的袋子还在她们手里。
    “快用铁盆烧掉这个袋子,快!”吴圆圆冲她们喊道,烧掉遗嘱或许死神就不会找来了。
    在牛皮袋子完全烧毁的刹那,一张空白的白纸露了出来。
    “白纸,这张是谁的?”吴圆圆和孙芳苑、陈雯嫣同时诧异道。不是孙芳苑的,也不是陈雯嫣的,那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张郁霄的!
    张郁霄根本就没写什么遗嘱,她将一张空白的纸塞了进去。
    “她们那些傻瓜居然也相信这种骗人的小把戏,真是愚昧至极!”学校后的小山顶上,一个女生正对着手中的虫子说话。
    她就是张郁霄,而她手中的虫子,正是吴圆圆丢失的“叩头虫大仙”。
    “请问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长命百岁?”张郁霄迫不及待地问。她幼时曾找人算过卦,卦象表明她在二十岁左右阳寿就会到尽头。所以一直以来,她只想知道如何才能长命百岁。
    叩头虫梳理了一下触角,忽然之间展翅而飞。
    “回来,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昵!”张郁霄着急地向前扑去,她伸手想把叩头虫抓回。
    可是她忘记了自己站在一个悬崖边上。在落地之前,张郁霄看到了自己那张已经变成纸灰的空白遗嘱。就算什么也不写,也要遵循死神的游戏规则——遗嘱见光之时,就是死亡来临之日。
    原来是这样
    吴圆圆突然想起来,她拿过那个装着遗嘱的牛皮纸时,无意中看到那个纸袋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孔……会偷窥的,当然不只是人——昆虫也会。
    遗嘱见光之时,就是死亡来临之日。不管是谁看到,结果都是一样的。
    幸好孙芳苑和陈雯嫣在她的指导下烧掉了遗嘱,终于可以幸免于难。但是,当问及地震级别和死亡人数时,“叩头虫大仙”叩了十二下,究竟该如何解释?
    几天后,地震果然发生了。级别并不是很高,只有二级。
    二级的地震,加上徐自秀等死去的四个人,加起来才只有“六”。剩下的“六”在哪里呢?
    猛然间,吴圆圆想起了那天在大树下挖坑的还有隔壁寝室的六个女生。
    大树下深埋的那个牛皮纸袋内,有一只叩头虫从袋子的一角钻了出来……
    六加六等于十二。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免死遗嘱”的帖子被更新了。下面多出了一句话:
    免死遗嘱——与死神签订的死亡契约。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25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