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不要这样看着我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5阅

    谁在看着他
    滕洋感觉很不舒服,从早饭开始,背后就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强烈,让他心神不宁,但是他仔细地观察后,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难道自己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还是强迫症发作了?滕洋很烦躁,下午索性没有去上课,他在寝室里直挺挺地躺着。他想自己的后背紧贴着床板,这下该不会再有被注视的感觉了吧!
    但是这个办法失效了,哪怕他用尽力气绷紧身体,让后背和床板紧紧地贴着,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滕洋终于慌了,他探头看了看床下。寝室床铺的格局是上床下桌,庥底下只有桌子、书本和电脑,该不会有人在桌子底下躲着吧?他悄悄地坐了起来,然后猛地跳下了床。如果桌子底下有人,他一眼就可以看到,但是桌子底下只有方便面箱子和拖鞋。这时,那种感觉忽然转移到了房顶,因为此时自己的后背正对着那里。
    滕洋决定去校医务室看看。
    滕洋和校医说了自己的情况,问是不是该吃点儿安神的药物。他刚说完,校医的脸上就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校医说:“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后背吗?”
    滕洋感到很诧异,但还是撸起了自己的衣衫,转过身去。
    滕洋听到身后的校医“咕噜”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发抖地说:“你……可能没休息好,吃点儿安神的药,然后注意多休息。”看着转过身来的滕洋,校医的神情有些慌乱,他转过身去,在架子上寻找着药物,“你……要注意防寒,睡觉时最好不要脱衣服。还有……别让你的室友看见你的身体,更不要去洗澡。”
    “为什么啊?”滕洋心里本来就不安,这下被校医弄得更加慌张了。
    “没什么,你记住我说的就行了。”校医递过来一盒药,拍拍滕洋的肩膀说,“你先回去吧,我要离开一会儿。”然后把滕洋推出了医务室。
    滕洋诧异地回到寝室,用顺路买回来的矿泉水吃药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校医忘记收他的钱了。他吃完药起身又去了校医务室,但校医务室已经锁门了。
    死亡的目光
    滕洋心烦意乱地躺在寝室的床上,辗转反侧,安神的药物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索性爬起来打开电脑,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以便可以忽略那种被注视的感觉。
    胡乱地进入一个网站,他突然看到了一些图片。那是一些人体彩绘:一群变态的人在自己身体上画着各种诡异恐怖的立体彩绘,有的画着满身的伤疤,有的画着巨大的嘴巴,有的在自己肚皮上画了一个拉链,有的则在胸口处画上了三根肋骨……那些画乍一看就像真的一样,让人感到恐怖恶心。
    滕洋注意到其中的一幅,那幅彩绘画的是眼睛,眼睛长在人的胳膊、腿、脸、胸等部位,看起来触目惊心,那些假眼给人一种强烈的注视感。滕洋心里陡然一紧:自己被注视的感觉似乎和这幅画如出一辙。
    滕洋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翻过来,想看看自己的衣服上有没有被人恶作剧地画上一双双眼睛。但是他失望了,因为衣服很干净。
    “我说,你在干什么啊?吓了我一跳!”身后有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滕洋闻声回头望去,看见室友季晓成正走进来:“你说什么呢?”
    “你小子什么时候文身了啊?这双大眼睛画得还真不赖!”季晓成走过来,摸着滕洋的后背说。
    滕洋更诧异了,自己什么时候文过身啊?他用力地看向自己的后背,但是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刚想问季晓成时,却见季晓成突然触电般地缩回了手,惊呼一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怎么了,神经兮兮的?”滕洋被他搞得也害怕起来。
    “没……没什么。”季晓成匆忙地离开了寝室。
    滕洋越发觉得不安了,他拿起一面小镜子照着自己的后背:镜子中自己的后背很干净,根本没有什么文身。但是季晓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然他说自己背后文着眼睛,这话怎么和自己正被注视的感觉如此不谋而合昵?
    季晓成居然整晚都没有回来,当另外两个室友——刘彪和苏曹回来时,滕洋已经穿着衣服躺在了床上。他没有理他们,而是希望自己赶快睡着。睡着后,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躺在一张用棺材板做成的床上,一具腐烂的尸体就躺在自己床下,透过棺材板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后背。尸体的眼睛没有瞳孔,但眼神却阴险毒辣,让滕洋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滕洋突然惊醒了,他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嗓子也有些干。他用手机照着,打算找出那半瓶饮料喝掉。饮料就在床头,滕洋迷迷糊糊地打开就喝。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瓶子滑进了他的嘴巴里,他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将那个东西咽了下去。接着,第二个异物也滑进了他嘴里。
    这下滕洋没有咽下去,他猛地清醒过来,嘴里的东西滑滑的,是个球状物体。他心里一阵发毛,赶紧吐到手心里,这立刻验证了他的猜想——他吐出来的赫然是一颗眼珠。
    手机的光亮照着那颗黑白分明的眼珠,它竟然还透出和滕洋在梦里看到的那具尸体一样怨毒的目光。那目光似乎会转弯,瞬间三百六十度包围了滕洋,就像一双冰冷的手,在他的后背一阵抓挠,滕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无骨的校医
    滕洋的尖叫声吵醒了刘彪和苏曹,他们起身打开了台灯。看着吓得脸都扭曲了的滕洋,他们赶紧围了过来。
    等看清滕洋手里的眼珠时,两个人也立刻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这是谁的,哪里来的?”刘彪哆嗦着问道。
    “是……从我的饮料瓶子里倒出来的。”滕洋的声音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苏曹不可置信地说。
    “是真的,天啊,吓死我了!”滕洋带着哭腔说。
    “别玩了哥们儿,如果是真的眼珠子,你还敢一直这么拿着?”苏曹冷笑着说道。
    “对啊!”胆小的刘彪也立刻附和道。
    是啊!自己怎么还拿着这颗眼珠昵?滕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想把手里的眼珠扔掉。但他这才发现根本扔不掉,眼珠似乎长在了自己的手心上。
    “天啊!扔不掉,它……它长在了我的手上。”滕洋惊恐地叫道。
    他惊恐的表情刺激到另外两个人,他们赶紧想帮他把手上的眼珠弄下来,但是都失败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眼珠长进滕洋的手心,慢慢地钻了进去。最后,滕洋手上出现了一道狭长的伤口,那颗眼珠就在里面转动着。它似乎阴险地笑了一下,伤口合上时,就好像闭上了眼睛似的。
    滕洋全身颤抖着,他吓得不知所措,他没有忘记他已经吞进肚子里的那颗眼珠,那颗眼珠会不会在自己的肚皮上撕开一个口子,也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闹鬼了?”刘彪看看滕洋和苏曹,脸色苍白地说道。
    “这会是谁的眼睛昵?滕洋,你是不是害死过什么人?”苏曹显得冷静一些,但是脸色也阴沉下来。
    “我没有啊,没有!”滕洋红着眼睛说,“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儿了,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我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就去校医务室……啊,对了,校医一定发现了什么,却没有告诉我,你们跟我去一趟校医务室吧。”
    “他发现了什么?”苏曹没有听懂滕洋的话。
    滕洋也顾不得解释,拉着两个人跑出了寝室。他边跑边向他们解释,跑到校医务室门外时,苏曹和刘彪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校医务室里一片漆黑,这个时候,校医当然已经睡了。滕洋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三个人都紧张起来,他们对视一眼,轻轻地又喊了两声。漆黑的屋子里,没有人回答他们。
    滕洋咬咬牙,拿出手机照着走了进去。
    苏曹和刘彪也立刻拿出手机,三个人的手机光亮交织着,他们进了校医务室,并且看到了校医。
    校医就在床上躺着,赤身裸体。很显然,他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只见他的身体扁扁的,就像一个融化了的塑料人体模特,扭曲成诡异疹人的样子。他的脸顺着床耷拉下来,五官都垂向了地面。他的眼窝是空的,眼珠以及全身的骨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如果这是一幅画,那绝对是一幅很棒的抽象画。但这不是,这是现实,三个大男生一起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争先恐后地逃出了校医务室。

    季晓成在哪里
    三个人跌跌撞撞地逃回寝室,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但是却依然冷得发抖。
    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就看到了如此恐怖的场面。此刻,他们似乎都承受不住了。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滕洋,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走进寝室后就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这一夜变得无比漫长,但总算战战兢兢地熬过去了。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寝室里的时候,滕洋才从椅子上坐起来。
    苏曹和刘彪的眼圈也都黑了,三个人聚到一起,也无心顾及吃饭上课的事儿了。苏曹问滕洋:“你说你一直有种被注视的感觉,现在还有吗?”
    “有,一直有!”滕洋恐惧地说。
    “太诡异了,你说那个校医和季晓成好像都看到你背上有什么东西,但是都没敢说出来是吗?”苏曹思考着继续问。
    “季晓成说看到我背上有一双眼睛,像是画上去的。”滕洋说。
    “你把衣服脱下来,我们看看。”苏曹说。
    滕洋迟疑了一下,他想到了校医说的话:“别让你的室友查看你的身体。”
    他开始不安起来,但是他想了想,还是脱下了衣服。
    “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见滕洋要脱衣服,苏曹突然说,然后他快速地离开了寝室,并大声说,“刘彪你看看他的身体吧,我马上就回来。”
    苏曹离开了,刘彪心惊胆战地来到了滕洋的背后……他看到了,滕洋的背上真的有一双画上去的眼睛,那双眼睛画得栩栩如生,乍一看,简直像是真的。
    刘彪身体开始发抖,就在这个时候,那双眼睛突然眨了一下。刘彪眼睁睁地看着它眨了一下之后,眼珠子又滴溜溜地转了几圈,露出阴险可怕的眼神,死死地和自己对视着。
    刘彪惊呼一声,避开了那双眼睛的注视,然后大叫着让滕洋赶紧穿上衣服。
    “你看到了什么?”滕洋被他的样子吓得更加紧张了。
    “你……你背上……有一双眼睛,是活人的眼睛。”刘彪哆嗦着,好半天才把这句话说完整。这时候,苏曹已经回来了。
    “你说你看见了什么?”这句话是苏曹问的。
    “我看见他背上有一双眼睛。”刘彪跌坐在地上。
    “眼睛……难道是你喝下去的,然后顺着你的手心长出来的眼睛?”苏曹脸色铁青。
    “我不知道啊,你们得帮帮我……”滕洋“鸥呜”地哭了起来。
    “别哭……”苏曹想劝劝他,话还没说完,滕洋突然俯身开始呕吐起来。
    只见他的脸瞬闻涨得通红,嘴巴拼尽全力地大张着,舌头一下下地伸出来,发出痛苦的“啊啊”声。他嘴里开始流出带着腥臭味儿的黄色液体,但还是没有吐出什么别的东西。
    刘彪和苏曹惊恐地看着,滕洋的嘴里终于吐出了别的东西,那赫然是一截人的手指!那截手指似乎和校医一样没有了骨头,顺着滕洋的舌头滑了出来,软软的。然后是整只手、整条手臂,接着,竟然露出来一颗软塌塌的人头!
    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寝室里上演着,滕洋俯身呕吐着,痛苦凄惨地呻吟着。最终吐出来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个没有骨头的人。那个人尽管已经没了人形,但是苏曹、刘彪以及滕洋还是看出来了,那是昨晚一夜未归的季晓成。
    难道季晓成不是自己离开或者失踪了,而是被滕洋吃掉了?苏曹和刘彪再看已经虚脱的滕洋时,眼睛里不再是同情,而是恐惧。他们真的无法确定滕洋也是受害者,他们甚至怀疑他本身就是一个恶鬼。
    “你们一定要帮我……”艰难地说完这句话,滕洋“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晕死过去。

    发现转机
    幸好现在是上课时间,他们寝室里的动静并没有惊动其他人。被滕洋吐出来的季晓成很快融化成了一摊水,又很快蒸发消失不见了。
    “我们告诉老师或者报警吧?”刘彪终于压制住恐惧,想到了这个办法。
    “你看不出现在滕洋遇到的是恶鬼吗,你想为了他得罪恶鬼?”苏曹冷冷地反问他。
    看着床上昏迷的滕洋,刘彪颤抖了一下,低下了头。
    “现在我们该不该帮他都不知道,我担心我们会惹祸上身。”苏曹皱着眉头说,“可是我们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无路可逃,无可奈何地等死吧。”
    苏曹在寝室里来回地走着,眉头越皱越紧。
    几个人就在寝室里耗着,冥冥之中,他们觉得融化消失的季晓成也在。时间慢慢流逝,滕洋终于醒了过来。
    昏迷的这段时间让他暂时忘记了恐惧,现在他醒来了,恐怖也立刻回来了——注视感随之而来。
    滕洋看到苏曹和刘彪都坐在电脑前不知在干什么,他也没问,脱了衣服想看看自己的背后。他又一次用镜子照了照,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他的动作反倒惊动了苏曹和刘彪。
    “你醒了?”他们围过来。
    “我怎么看不到我后背的眼睛啊,真的有吗?”滕洋祈求地看着刘彪,希望得到他否定的回答。
    “真的有。”刘彪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该怎么办啊?你们一定要帮我。”滕洋吓得又快哭了。
    “我们正在网上找办法。”刘彪说。
    “找到了吗?”滕洋立刻问道。
    他看到苏曹和刘彪一起摇了摇头,绝望瞬间扩散到滕洋的全身。
    “别多想了,事情总会解决的。我有些饿了,刘彪你去买点儿吃的吧,我们不去食堂了。”苏曹说。
    刘彪答应一声后就出去了,他早就想离开这间死气沉沉的寝室了。
    苏曹关上门,在滕洋身边坐了下来,低声凝重地说:“其实,我好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什么?快告诉我!”滕洋一把拉住他的手说。
    “你不是遇到了恶鬼,而是被人下了诅咒。”苏曹阴着脸沉声说道。
    “怎么回事?”
    “你一定得罪过什么女人,她用自己的眼泪以及尸体里流出的尸水配合用诅咒恶符烧成的纸灰,在你身上画下了恶魔之眼,然后你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你的厄运会扩散到身边每个人的身上,同时你的生命也会消散,等你的厄运散光了,你的生命也就停止了。”苏曹说话的表情比他说的内容更让人恐怖。
    “那我该怎么办啊?”滕洋无助地问道。
    “方法只有一个,找出害你的人并杀死她就可以了。”
    “可是我也没有得罪过哪个女人啊?”滕洋低着头努力地想着。
    “一定有,别急,慢慢想,这可是关乎你生死的事情。不对,也关乎我们的生死,你的厄运会首先杀死你身边的我们,然后才会轮到你。”苏曹说。
    “可是我真的想不到。”滕洋又要哭了。
    “对了,我想到了。”苏曹突然一拍手,“厄运需要和你的生命一起扩散,然后你才会死。在你死之前,你身边的人应该已经死去不少了。那么害你的人会不会只是想害你身边的人呢?你也许只是一个杀人的工具罢了。”
    “对啊!”滕洋立刻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会是谁呢?”苏曹低头沉吟道,“我好像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谁会借你这个载体杀死我呢,难道是刘彪?”
    “让我想想,好好想想。”滕洋有了一丝希望。
    “哎呀,对了,”苏曹突然一拍手,“我想到了,会不会是……”
    他激动地刚要说话,寝室的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刘彪拎着一个塑料袋,一头栽了进来。

    杀死诅咒者
    刘彪栽倒在地上,手中塑料袋里的零食撒了一地。
    只见他挣扎着呻吟起来,想要努力地抬起头,但是他的脖子软软的,似乎连抬头都很吃力。好在他的手还有些力气,他伸手抓起离自己很近的烤串,竟然把烤串连肉带竹签一起朝自己身体里扎去。
    滕洋和苏曹看着他,简直快被吓死了。只见刘彪拼尽自己所有的力气,不停地把竹签扎进自己身体的关节处,那样子,似乎想把竹签当做自己的骨头。因为他的骨头已经迅速地消融了,身体也快速地瘪了下去,他的脸越来越软,最后眼球也掉了出来,嘴巴融化成一道缝……
    刘彪终于不动了,他身体里的竹签直愣愣地戳着,就像把他的皮肉钉到了地上。滕洋跌坐在地上,汗落如雨,苏曹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看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扶起瘫软的滕洋后,苏曹看着刘彪消融的皮肉说道。
    “我们……你想到的那个人是谁?”滕洋语无伦次地问道,他还没有忘记这个问题。
    “是林小仙。”苏曹冷冷地说,“她一直认为是我抛弃了她,所以对我怀恨在心,我想如果是我得罪过的人在使坏,那就一定是她。”
    “林小仙,你确定吗?”滕洋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不确定,我根本没法确定,也没有时间让我去核实了。”苏曹的声音冰冷,但他说的是实话,滕洋感到一阵绝望。
    “林小仙,我要杀死你。”最后,滕洋决绝地说道。
    滕洋吃了一些东西后,恢复了一些力气。现在他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杀死林小仙。他根本没有去想林小仙是不是在背后诅咒自己的人,现在只要给他一个目标,他就会行动,把杀死那个目标当做自己活下去的唯一机会。
    他已经准备好了凶器,那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他藏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到了晚上放学的时间,他找到林小仙,谎称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她帮忙,把半信半疑的林小仙带到了学校后面废弃的老巷子里。
    “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啊?”林小仙有点儿慌张,停下脚步说道。
    “我要你帮我去地狱看看刘彪和季晓成。”滕洋也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恶狠狠地盯着林小仙的眼睛。
    “你……你在说什么?”滕洋血红的眼睛吓到了林小仙。
    “你应该知道我要做什么,别装了,有意思吗?”滕洋亮出了自己的水果刀,一步步朝林小仙走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小仙开始惊慌地后退。
    “你要害死我是吗?那我就先弄死你!”滕洋大叫一声,猛地扑了上来。
    瘦弱的林小仙刚刚转身想要逃跑,就被滕洋扑倒在地,然后她的背部就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
    滕洋疯了似的捅着林小仙,一刀刀地打断了她的求救声。林小仙眼睛里的绝望越来越深,她对着巷子口努力地伸着手,因为她看见了藏在暗处的那个人,她希望他可以救自己,但是那个人却只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终于,满身是血、满头是汗的滕洋累得动不了了,林小仙也没气了。
    “好,做得好极了。”筋疲力尽地坐在林小仙尸体边,滕洋忽然听到一阵鼓掌声。他惊慌地抬起头,就看见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借刀杀人
    “苏曹,你在说什么?”看着阴笑着走过来的苏菌,滕洋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没什么,我只是很满意你杀人的决绝。”苏曹冷笑着说。
    “我不懂你的意思。”
    “告诉你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被什么人用什么方法害了。诅咒的说辞只是我编出来的,因为我需要求生心切的你帮我杀死林小仙。哈哈!”苏曹大笑起来,“反正你也必死无疑了,我何不利用利用你呢?林小仙这个臭女人,我对她那么好,她却一脚踢了我。她那么该死,正好你又可以杀人,我就顺便利用了一下你而已。我们是朋友,你一定不会介意吧?”
    “你……”滕洋听后心沉到了谷底,自己唯一可以信任依靠的室友,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只是在利用自己,“你太狠了!”
    “别怪我,反正你也活不了了。”苏曹一步步地走过来,冷冷地说,“我已经把你杀死林小仙的经过录在了手机里,现在你可以死了,你死了警察也不会去查别的事情了。”
    “你要杀我?”滕洋终于明白了苏曹的心思。
    “我不是要杀你,我是要杀死你身体里的恶鬼。”苏曹走得更近了。
    “你别忘了,找不到害我的人,你也得跟着死,和刘彪他们一样。”滕洋努力想着可以让苏曹放过自己的理由。
    “哈哈,你太可笑了,我才不需要知道是什么人在害你呢。你难道真的想不通,他们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看到了你背上的眼睛吗?我故意让刘彪独自看你的后背,就是要验证一下,季晓成和校医是不是因为看了你的后背才死的。果然,他用死亡向我证明了这一点。现在我只要杀死你,然后烧掉,就永远不会看到你背上的眼睛了。你死了,我就可以安全地活着了。”苏曹讥诮地说道,“这也是我要利用你杀死林小仙的一个用意,因为我一旦有了你杀人的证据,那么你‘畏罪自杀’也就合情合理了,我才能高枕无忧。”
    “你……”滕洋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苏曹显然已经打定主意要自己的命了。他挣扎着站起来,转身就想跑,身后的苏曹恶狠狠地追了上来。
    苏曹扑倒了滕洋,就像滕洋杀死林小仙一样,苏曹恶狠狠地一刀刀刺进了滕洋的身体。
    滕洋惨叫着,挣扎着,但是他看到了不远处林小仙死不瞑目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饱含讥讽,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滕洋不叫了,一动不动,他死了。
    苏曹气喘吁吁地站了起来,杀死一个人也费了他很多力气。
    苏曹把林小仙的尸体拖到滕洋的身上,现在他只要把自己准备好的汽油拿来,浇到他们身上点燃,一切就结束了。
    苏曹转身要走,身后忽然传来滕洋艰难的呼唤声。
    他还没死?苏曹突然停了下来,他不介意再给滕洋补一刀。
    苏曹咬咬牙,转过身来。滕洋果然没死,看见他,苏曹瞬间如同坠入冰窖之中。只见滕洋背对着自己坐着,浑身是血的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他流血的后背上,一双冷冰冰的眼睛正死死地对着苏曹阴笑。滕洋也露出了最后胜利的笑容。
    苏曹觉得自己全身都软了,他听到了自己骨头融化的声音。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26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