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狙击万圣夜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0阅

    你是谁
    黑夜笼罩着青川校园,西北角的女生宿舍楼如一块阴森森的墓碑矗立在黑夜之中,只有零星的几扇窗口中还透出淡白的灯光。
    吴韵正对着梳妆台上的镜子整理着妆容,忽然,身后卫生间的门被缓缓地推开了,从黑漆漆的门缝中慢慢探出了一头阴森森的长发,那长发下覆盖着一张苍白如纸的脸,眼角还有猩红的血泪滴落。它伸出一双枯枝般干瘦的手,一步步靠向了毫无察觉的吴韵。
    “刘玲,拜托你有点创意好不好,每届万圣节的化妆舞会你都是这个造型,你也不嫌腻啊?”吴韵一边画眼线一边头也不回地说道。
    “难道不吓人吗?”“女鬼”停下了脚步,满腹委屈地说道。
    “哎呦,我快被你吓死了!”吴韵拍着胸口,拖腔拉调地说道,随后杏眼一翻,“给你十五分钟,赶紧去换个造型!不然我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免得别人一看到你这千古不变的造型就立刻猜到我是谁了,那我化妆还有什么意思!”
    “哦!”刘玲答应了一声,嘟嘟嚷嚷地向着卫生间走去。
    “真是个创意匮乏的女人!”吴韵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专心致志地描起眼线。
    许久,一阵阴风毫无预兆地从背后袭来,吴韵不禁打了个冷颤,她缩了缩发凉的脖子,向后望去。在吴韵的身后,站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她的头部有半边已经完全凹陷了下去,鲜血和脑浆混合成诡异的淡粉色,顺着脸颊缓缓地流淌着,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味。
    “老天,刘玲,你这造型真是……席爆了!”吴韵双眼放光,由衷地赞叹道。和刘玲这身骇人的妆容一比,自己的吸血鬼造型实在是有些相形见绌。
    刘玲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刘玲,就你这造型,一定能成为今晚化妆舞会的焦点,我都等不及看大家那惊恐的眼神了!”吴韵大笑着收拾起自己的化妆包,挽住刘玲的手臂向着寝室外走去。在经过卫生间时,她无意间向着那虚掩的门中望了一眼,然而就这一眼,却顿时惊得她血液逆流!
    刘玲脸色发青蜷缩在卫生间的角落里,已经停止了呼吸。她的五官夸张地扭曲着,圆睁的双眼中满是恐惧,一双手正僵硬地立在胸口前似乎是在拼命地抗拒着什么。
    吴韵的牙齿已开始不住地“咯咯”打颤,她颤抖着望向了她正挽着的那只冰冷的手臂,这才发现那干枯的手掌之上竞长着一尺来长的黑色指甲。
    “你、你是谁……”吴韵的声音带着哭腔。
    那身影贪婪地打量着吴韵,忽然咧开嘴,露出了一张骇人的血盆大口。吴韵惊恐地发现它的嘴竞匪夷所思地裂到了耳根,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顿时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迷雾重重
    空荡荡的校园里,两个黑影正肩并着肩漫无目的地走着。
    “萧峰,你既然那么闲拉我出来遛弯,为什么不去参加学校的化妆舞会啊?”
    “那种无聊的东西,我没兴趣!”萧峰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
    “可是我有兴趣啊!”张恒一脸苦相地抱怨,他正想对萧峰这种自私行为发表自己强烈的不满,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从远处的女生宿舍楼中传来。
    “萧峰,你听到没有?”张恒顿时皱紧了眉头问道,却发现萧峰早已箭一般向着惨叫声发出的方向冲去。
    “你小子就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张恒翻了个白眼,只得无奈地追了上去。
    两人推开那扇虚掩的寝室门,一股刺鼻的怪昧顿时扑面而来。吴韵正惊魂未定地坐在寝室的地板上,目光呆滞,脸上早已血色全无。
    “怎么回事?”萧峰问道。
    吴韵猛地打了个寒颤,伸出手缓缓地指向了卫生间。萧峰一皱眉,冲张恒使了个眼色,张恒点了点头,猛地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刘玲的尸体呈现在了两人眼前,那诡异的死亡现场令二人的头皮不禁一阵发麻。
    “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萧峰面色一沉,抓住吴韵的双肩拼命地摇晃着。许久之后,吴韵才从恐惧的漩涡中回过神来,她像个受惊的孩子似的扑进萧峰的怀里嚎啕大哭,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萧峰,这、这不会是鬼魂索命吧?”张恒听得后背一阵发凉。
    萧峰摇了摇头:“恐怕没那么简单,凶手应该是早有计划,特意选定了万圣节这天下手。因为这一天,就算穿着奇装异服大摇大摆地走在大街上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他低头沉思片刻,对吴韵说,道,“死去的这个女孩生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吴韵想了想,哆哆嗦嗦地说道:“刘玲平时没事就宅在寝室,几乎不可能得罪任何人,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她前不久拒绝了一个男生的求爱,对方似乎显得很气愤,一直堵在门口骂刘玲没良心。”
    “那男生叫什么?”
    “好像是叫陈松。”
    萧峰点点头,又继续追问道:“你说的那个化装成死尸的家伙,之后去哪儿了?”
    “离、离开了。”
    “哪个方向?”
    “那边!”吴韵用手指向了走廊。
    “走,和我们一起去找他!”
    吴韵点了点头,在萧峰的搀扶下吃力地站起了身子,可张恒却是一脸郁闷:“等等,什么叫我们,我可没答应……”
    “张恒,速度跟上,别让凶手溜了!”张恒话还没说完,萧峰已带着吴韵离开了寝室。张恒张着嘴巴发了半天呆,才无奈地叹了口气:“交友不慎!”嘴上虽这么说,却是拔腿追了出去……

    自杀?
    夜色中的校园寂静而又凄清,大部分的学生都集中到礼堂参加那一年一度的化妆舞会,偌大的校园中竟然连个人影都很难看见。
    萧峰警惕地环视着四周,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身影。吴韵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般,紧紧地蜷缩在萧峰的怀抱里,身体仍在瑟瑟发抖。
    “萧峰,艳福不浅嘛,难怪你不参加化妆舞会,感情是准备这样泡妹子啊!”张恒望着萧峰怀里的吴韵,酸溜溜地说。
    “滚蛋,这办正事呢!”萧峰眼一瞪,张恒撇了撇嘴,没脾气了,继续垂头丧气地跟在萧峰的身后。
    没走两步,张恒又皱着眉头停了下来。
    “你小子要是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心我抽你!”萧峰没好气地说道。
    “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萧峰一愣,条件反射般扭头向后望去,只见离三人二十多米远的树林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谁?”萧峰喝问,可那身影依旧如雕塑般无声无息地矗立在三人的身后。
    萧峰冲着树林做了个手势,张恒点点头,开始迅速地向树林靠拢。就当张恒离树林只有不到五米远的时候,那神秘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浓郁的夜色中。
    “别跑!”张恒大喝一声,猛地窜人了树林中。
    “跟着我!”萧峰冲吴韵喊了一声,也连忙向树林中追去。
    夜色中的树林,黑得有些异常,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树林中艰难地追逐着,时不时有尖锐的枝杈刺破他们裸露在外的肌肤。三分钟后,树林已到了尽头,在那被茂密的枝叶撕扯得支离破碎的月光中,一个诡异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他呆呆地站着,阴森的长发盖在他的脸上,遮挡住了他的五官。
    “就、就是他!”吴韵脸色发青,惊恐之下,声音都有些走调。
    萧峰点点头,缓缓地向那怪影走去。
    “你是谁?为什么杀刘玲?”萧峰喝问道。可怪影却是沉默不语,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团死气围绕在他的四周,令萧峰不禁打了个寒颤。
    “喂,你聋啦?”萧峰没好气地推了那人一把。不料,那人竞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长长的假发从他的头上脱落,露出了一张五官扭曲的脸。
    “陈松!”吴韵忍不住失声大叫。
    “他就是陈松?”萧峰皱了皱眉,“难不成是畏罪自杀?张恒,检查一下他的死因。”
    张恒点点头,默默地蹲到陈松身边,一番检查后,他却不禁皱紧了眉头。
    “有什么不对?”萧峰察觉到了异样。
    “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致命伤,而且,很奇怪,从我们刚才发现他到现在不过只过了五分钟,可他的尸体却已经出现尸僵,这说明他的死亡时间至少已有一个小时以上!”
    “这是什么情况?”萧峰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张恒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看来,我们遇到大麻烦了,你最好还是赶紧把他叫过来!”
    “叫他?”萧峰明显有些不悦。他看着陈松的尸体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灵魂措手
    三人守着陈松的尸体,一言不发地坐在阴沉沉的树林里,气氛压抑得有些令人窒息。突然,三人身后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古怪声响。还没等三人反应过来,一个浑身长着黑色长毛的可怕怪物便猛地向三人扑来,吴韵吓得小脸煞白,惊叫一声躲在了萧峰的身后。
    “杜云峰,好玩吗?”萧峰冷冷地问道。
    “当然好玩了,你看把这妹子吓的!”怪物忽然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他摘下了毛茸茸的头套,露出了一张俊俏的脸,脸上还挂着玩世不恭的微笑。
    “也不知你在得意啥,不就装成了一只破猩猩吗?没品!”萧峰不屑地挖苦道。
    “你是瞎了啊,我这是狼人好吧?”杜云峰不客气地回敬。
    “你别介意,他们俩就这样,见面就掐。”张恒拍了拍吴韵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似乎对这一幕早已习以为常。
    “说,找我来干吗?快点弄完我还得参加化妆舞会呢!”杜云峰不耐烦地催促着。
    萧峰黑着脸指了指陈松的尸体。
    杜云峰围着陈松的尸体转了两圈,皱了皱眉,从怀中取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对着尸体一挥,粉末立刻像有生命一般悬浮在了空中,将陈松的尸体罩在了其中。
    “你们看到他的时候这小子就已经是个死人了,是有鬼魂在借尸还魂。”
    “能知道鬼魂的身份不?”
    “这个简单!”杜云峰闭着眼睛狠狠一吸,将那漂浮的粉末尽数吸人了鼻腔之中,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涕泪横流。
    “你们的朋友这里是不是有一点……”吴韵指着自己的脑袋,一脸惊诧。
    “别小看他,他可是个灵魂猎手!”张恒耐心地向吴韵解释着。
    “哪有猎手是靠鼻子追踪的,猎犬还差不多。”萧峰仍不忘找准机会挖苦杜云峰。
    杜云峰又是咳又是呕地折腾了大半天,这才说道:“身份确定了,是一个叫李凌的鬼魂千的,这小子就是一情种,他喜欢的女孩因为失恋跳楼自杀了,他竞割腕殉情,这不,变成鬼了!”
    “真够二的。”萧峰翻了翻白眼。
    “是二,估计是变鬼以后也觉得自己死得冤,这又折腾着想复活。”
    “复活,怎么复活?”
    “收集四个纯阴之人的灵魂,结成四阴还魂阵,以四条命换自己一条命!”
    “现在已经死了两个了,那接下来他还要杀谁?”
    “我是灵魂猎手,又不是算卦的,我哪知道他要杀谁,不过,直接找到它除掉不就完了?!”杜云峰说着拿出了一只晶莹锡透的小瓷瓶,他轻轻弹动瓶身,将一滴淡蓝色的液体滴到了陈松的尸体上。顿时,陈松的尸体上腾起了一股蓝色的烟雾,那烟雾凝聚不散,竟像蛇一样向着远处的黑暗中蜿蜒而去。
    “跟着这股蓝烟,它会带我们找到那个鬼魂的。”杜云峰说完,走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群魔乱舞
    众人跟着蓝色的烟雾一阵穿梭,却渐渐地发现有些不对劲儿,那蓝烟竞穿出了树林,径直向着学校的礼堂延伸而去。
    “看来这家伙挺会躲啊!”杜宇峰冷哼一声说道。
    “那里是化妆舞会的会场,鬼魂要是躲了进去,找他还不跟大海捞针一样?”
    “没事,我保证他跑不掉,只是那里人多眼杂,我不方便施展法术,一会儿尽量想办法把它骗出来!”杜云峰边说边推开了礼堂的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顿时如决堤的洪水淹没了众人。闪烁的射灯下,无数张牙舞爪的怪物们正随着音乐疯狂地扭动着身子。
    “大家只管跟着蓝烟走,其他都别管。”杜云峰兴奋地搓了搓手,钻入了疯狂的人群之中。
    “吴韵,你在外面等我们回来。”萧峰说完带着张恒进入了礼堂。
    炫目的灯光下,那淡蓝色的烟雾已变得极为暗淡,三人跟着烟雾在拥挤的人群中奋力地穿行着。终于,那蓝色的烟雾在一个穿着清朝服装的僵尸面前停了下来,围绕着此人盘旋不止。
    “兄弟,服装不错,请问怎么称呼?”杜云峰拍了拍那僵尸的肩膀。
    “周、周成。”僵尸扮相的男生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慌。
    “哦,是这样,外面有个妹子想约你一起吃宵夜,人家不好意思亲自开口,就让我们进来请你,怎么样,赏个光呗?”
    “什么样的妹子?”
    “长得像朵花一样!”张恒夸张地说。
    “你小子就不能编点靠谱的,真是近墨者黑!”杜云峰顿时爬满了一脑门子黑线。
    “你说谁是墨?”萧峰瞪眼。
    “谁接话就是谁呗!”杜云峰撇了撇嘴。
    “我看你小子是找抽吧?”萧峰撸袖子。
    “二位,能不能先干正事,人都跑了,追不追?”张恒无奈地提醒二人。回过神儿的二人这才发现就在两人打嘴仗的时候,周成竟已不声不响地钻进了如潮的人群,向着礼堂的出口逃去。
    “一会儿再和你算账!”萧峰白了杜云峰一眼,两人忙向礼堂外追去。当二人顶着一头大汗钻出礼堂的时候,周成早已不见了踪影。
    “都怪你!”萧峰埋怨道。
    “现在咋办?”杜云峰两手一摊。
    “吴韵呢?”萧峰忽然发现本应守在门口的吴韵竟然不知所终。
    “在那儿!”眼尖的张恒忽然指向了远处的黑暗中。昏暗的灯光下,两个黑影正在交谈着什么.一个似乎是吴韵,而另一个竟是刚刚从众人眼皮子底下逃脱的周成!

    缉凶
    “吴韵,小心,那家伙不是周成!”萧峰惊呼一声,箭一般地向着吴韵冲去。
    “什么?”吴韵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身旁的周成双眼中已是凶光毕露,他猛地掐住了吴韵的脖子,吴韵立刻因为窒息而满脸通红。
    “再过来我就掐死她!”周成恶狠狠地说道。
    “李凌,放开她,你不要一错再错!”萧峰怒喝。
    “笑话,放开她?那你们能放过我吗?”
    “这个,恐怕不行,不过你要是迷途知返,我倒是可以考虑让你走得痛快点儿。”杜云峰一脸坏笑地说道。
    “那就是谈不拢喽,好,那就拼个鱼死网破!”
    “恐怕你没机会了!”周成的身边忽然传来一声冷笑,杜云峰竟已笑嘻嘻地站在了周成的身边,而本来站在萧峰身边的杜云峰却化成了一片白色的烟雾飘散而去。
    “灵象术?你究竟是什么人?”
    “送你走的人!”杜云峰淡然一笑,手中一张杏黄色的符纸已经向着周成的额头拍去,符纸贴上周成额头的一刹那,周成立刻像触电了一般颤抖不已,“开!”随着杜云峰的一声暴喝,一团半透明的影子被生生从周成的身体里震了出来。周成顿时像被抽走了脊椎一般,双眼一翻,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李凌,还打算往哪儿跑?”杜云峰双眼如两道利刃狠狠刺向了身前那团半透明的影子。
    李凌缓缓抬起头,他脸上的皮肉外翻着,浑身透着肃杀的死气,手腕处一道可怕的伤痕触目惊心。
    “为什么要阻止我复活?”
    “废话,自杀殉情是你自己傻,现在后悔了又想牺牲别人的性命来让自己复活,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好事!”
    “胡说八道,我从来就没后悔过!”
    “是吗?那更好,你就在那个世界好好陪着她呗,跑回阳间来折腾什么?”
    “用不着你管!”李凌被杜云峰说得恼羞成怒,竞怒吼一声,不顾一切地向着杜云峰扑了过去。
    “飞蛾扑火!”杜云峰不屑地笑了笑,他负手而立,不闪不避。眼看着李凌的利爪就要刺入他心脏的时候,杜云峰的胸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金灿灿的八卦形图案。一道金光闪出,来势汹汹的李凌竟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他筋疲力尽地趴在地上,身体已经几乎完全透明!
    “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只好亲自送你上路了。”杜云峰冷哼一声,轻轻咬破右手食指,他凌空虚画,血液竞在空中凝结不散,形成了一副古怪的符文。
    “尘归尘,土归土,散!”杜云峰一声大喊,食指突然向李凌的眉心点去,李凌的额头上顿时燃起淡蓝色的火焰,他不断哀鸣着渐渐在火光中化成了一缕黑烟。
    “搞定!”杜云峰拍了拍手,冲身边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的吴韵说道,“你自己回去吧,我和我兄弟还有账要算呢,就不送你了。”杜云峰说完狞笑着看向了萧峰,萧峰浑身一颤,杜云峰刚刚露的那几手着实给了他不小的震撼,但他嘴上却仍是不依不饶:“不就是些走江湖的戏法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没什么了不起,要不,你来试试?”
    “下、下次再领教。”萧峰说完脚底板便开始抹油。
    “哪儿跑!”杜云峰大笑着追了上去,两人一跑一追,转眼已在数十米开外。张恒叹了口气,追上两人继续和稀泥。夜幕中,只剩下了吴韵一个人静静地望着一旁张成的尸体久久地发呆……

    请君入瓮
    黑漆漆的寝室中,两盏蜡烛的烛火正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将蜡烛前的一个身影拉得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黑影身旁摆放着四个小巧的玻璃瓶,黑影逐一将它们打开,口中喃喃自语。
    “李凌,谢谢你对我的好,我会一辈子记住的,但是我爱的人只有徐靖生,对不起,我的心永远也不会属于你,不过,我一定会为了你好好地活着。”
    “你还是为了他好好地去死吧!”寝室的门忽然被猛地撞开了,门口出现了一张玩世不恭的笑脸,正是杜云峰,在他的身后,还跟着萧峰和张恒。
    “你、你们怎么来了?”
    “戏演得不错嘛,我们现在是该叫你吴韵呢,还是该叫你柳晓燕?”
    “原、原来你早知道了!”
    “不!一开始我确实没对你产生任何的怀疑,只是我有一件事始终想不明白:如果刘玲真是被李凌的鬼魂所杀,那他为什么会放过同样有纯阴灵魂的你?而且,刚刚李凌和你单独呆在一起时,也有的是机会杀你,只要他杀了你,四阴还魂阵便可生效,那时,他便不再害怕我的法术,可他却最终选择了让自己魂飞魄散。这样做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他想用自己的永远消散来掩饰什么人,而值得他这么做的,就只能是当时他为之殉情的那个女生——柳晓燕!”
    吴韵目瞪口呆地望着杜云峰,许久,苦笑了一声说道:“果然厉害,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不错,我就是柳晓燕,而真正的吴韵在第一次遇见萧峰时便已经是一具尸体,我不过是在借尸还魂而已。”
    “为了自己复活,你不仅牺牲了四条无辜的生命,还害得深爱着你的李凌魂飞魄散,你这么做,值吗?”
    “徐靖生说过他爱我,他会等我回来的,他在我的遗像前说过的,我都听见了,我不能让他等太久!”
    “徐靖生,那个把你抛弃的男生?他爱你为什么当初还甩了你,害得你跳楼自杀以后,才假惺惺地到你遗照前说几句谎话,你还真信啊?”
    “他是不会骗我的,他冲着我的遗像发誓,除了我,这辈子他不会再爱其他的女人!”柳晓燕双目猩红如血,回答得斩钉截铁。
    “容我插句嘴,”萧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刚才我进礼堂找李凌时看到你说的小子了,他正和一身材火辣的美女调情,还让对方舞会结束后到他房里来!如果你是为了他才复活,那还是不必了,免得你辛辛苦苦复活后到头来还得再自杀一次。”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周围全是谎言,我只渴望能被一个人好好地爱,这么简单的愿望为什么却永远也实现不了?!”柳晓燕颓然倒地,掩面而泣。
    “傻女人,有个肯为了你两次付出生命的男人摆在你身边,你却视而不见,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没人爱,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
    “你是说,李凌……”
    “除了他还能有谁?”
    “可是,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放心,我还没那么不讲情面,我只是将他送回了自己的世界,你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和他结伴而行昵。”
    “真的?”柳晓燕擦干了眼泪。
    “我又不是徐靖生,没必要骗你!”
    “那、那我可不可以晚一点再走,我还有一点事必须要办!”
    “当然,你去好了,只是要把那四个人的灵魂留下,我好帮他们超度。”
    “太好了,谢谢你!”柳晓燕感激地冲杜云峰鞠了一躬,身形渐渐在空气中淡去。
    “啊哈,徐靖生这小子这下要倒霉了,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里胡作非为,要不是师门有戒,我早扁这小子了!”杜云峰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
    “难道师门就准许你们利用鬼魂公报私仇?”萧峰翻着白眼说道。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让柳晓燕去报仇了?她有心愿未了,我只是帮她完成心愿,这也有错?”
    杜云峰两手一摊,一脸无辜,随即眼睛一眯,坏笑着说道:“话说,能不用自己动手教训那个花花公子,难道你们两个不乐意?”
    萧峰和张恒对望一眼,突然同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后记
    徐靖生躺在卧室的床上,正优雅地抽蓿一根香烟,他不时望向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砰、砰、砰!”门外传来沉重而缓慢的敲门声。
    “终于来了!”徐靖生兴奋地掐灭烟头,一溜小跑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女人,她一头阴森森的长发盖在脸上,半边脑袋明显地凹陷了下去,全身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尸臭味。
    “你怎么不卸了妆再过来?”徐靖生皱了皱眉头,随即恍然大悟地一笑,“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等不及了,呵呵,快进来吧!”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缓缓地关上了房门……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28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