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懒人怨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48阅

    蚊子脸
    羽凡发现孙强变了,变得有些异样。
    孙强本来是一个挺爱干净的人,不过有一次他上体育课时扭伤了脚踝,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后,就变得奇怪了——晚上睡觉不脱衣服,袜子不洗,脸也不洗,澡更不洗……
    羽凡已经对满屋子的霉昧忍无可忍了,他走到坐在电脑前的孙强身边,说:“你打算一直这么懒下去,麻烦你收拾一下这些垃圾行吗?”
    “别急,等我死了以后就会收拾的。”
    孙强说这句话的时候极其认真,旁边的杨浩为之一惊:“我看没等你死,我们就被你熏死了。”说完,他起身走到孙强身旁的垃圾堆前,开始收拾了起来。
    羽凡觉得这个夜晚很难熬,不仅是因为空气中发霉的味道,更是因为孙强那张要死不活的脸。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附在了孙强的身上,要不然一个人的性格怎么会发生如此大的转变?他没想到,自己的这种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夜半时分,羽凡被一声尖叫惊醒,那是室友周小天的叫声。周小天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伸手指着电脑前的孙强。
    羽凡定眼看去,孙强的脖子、脸上竟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蚊子。就连他那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头发上也满是蚊子。那些蚊子不像是在吸食他脸上的血液,因为它们爬来爬去的。羽凡恍然大悟:它们是在产卵。
    “孙强,你都脏成这样了,快起来赶走那些蚊子!”见孙强依旧坐在电脑前玩着游戏,羽凡发疯一样地叫道。
    “我也想动,可是我动不了。”孙强不紧不慢地说道。
    “为什么?”羽凡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不让我动……”孙强说完,继续玩着游戏。羽凡清楚地看见孙强的眼皮已经肿得发紫了,那些蚊子绕开他的眼皮,缓缓地聚集在了他的鼻孔前,然后钻了进去。
    就在羽凡错愕的时候,孙强猛地回头对羽凡“嘿嘿”一笑,然后脖子一歪闭上了双眼,不知是死是活。
    羽凡突然发现刚才孙强转过头的一瞬间,他的脸变了。那是一张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不是孙强。
    也就是说,寝室里闹鬼了。
    异状
    杨浩不在,羽凡和周小天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将孙强送进了医院。检查结果:大脑皮层受到严重损伤,丧失行动能力。也就是说,孙强成了植物人。
    清晨,寝室里,周小天抓狂地捂着自己的头自言自语。羽凡能理解他的心情,换做是谁,也忍受不了那种恶心骇人的场面,于是安慰道:“别多想了,最起码孙强搬出去之后寝室干净了。”
    “谁说的?我觉得味道比以前更重了。”说话的是躺在床上看书的杨浩。羽凡被说得一愣,脑子里电光火石般浮现出昨晚孙强的脸。那是张陌生男人的脸,他扬起毫无血色的嘴角,眼睛一张一合,继而大笑,笑声阴森至极。
    寝室里闹鬼,羽凡第一个想法就是换寝。当他弯下腰去拽床下的行李箱时,一股强烈的酸臭味儿顿时迎面扑来。羽凡被呛得一阵咳嗽,忽然找到了味道的来源——那就是周小天的小腿。
    “你的腿怎么了?”
    周小天被问得一哆嗦:“没、没什么。”
    “你说谎!”羽凡说完一把撸开周小天的裤脚,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千呕起来。比起昨晚的“蚊子脸”,眼前这一幕更让人恶心上百倍:一个个刺状的红包、密密麻麻地长在周小天的腿上。那些红包有一厘米高,顶部正缓缓地渗出黄色液体。
    周小天一声惊叫,迅速将被羽凡挽起的裤脚放下。良久,他才战战兢兢道:“昨晚……”
    昨晚在羽凡还在睡觉时,周小天迷迷糊糊地发现了孙强的异状,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孙强回头看了他一眼,突然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扑了过来,猛地一口咬住了周小天的小腿。周小天晕了过去,醒来后,他发现孙强还在目不转睛地玩着游戏,而自己的小腿上则已经缓缓地渗出了滚烫的血液。
    “这么大的事儿你为什么不早说昵?”这是杨浩的质问声。
    “我说了你们会信吗?”周小天突然失控地咆哮道。
    “我信,这里有鬼,而且它可能从很早以前就盯上我们寝室了。”羽凡说完加快了收拾行李的速度,他已经不想在这个寝室里多呆一秒。
    “没用的。这是诅咒,而且你一旦换寝,那么下一个一定会是你。”
    羽凡一听此言顿时丢掉了手中的衣物,猛地冲到杨浩床前拽住了他的衣领:“你的意思就是让我在这儿等死对吗?”
    “等等……诅咒,什么意思?”羽凡松开了杨浩的衣领,疑惑地看着他。

    蛆床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这么干净吗?”
    杨浩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羽凡恍然大悟:杨浩这个人有洁癖,而且很严重。难道这与孙强和周小天的事有关?
    杨浩顿了顿,然后说起了一年前发生在这间寝室的骇人传闻:
    一年前,在羽凡几人还是高中生的时候,这间寝室曾经住过一个双腿瘫痪的男生。男生的腿是在一次车祸中被压断的,这种情况让男生饱受着生活的艰辛。
    当时这间寝室里住了三个人,却没有一个人去帮助他做些什么。由于男生是在伤口未痊愈的状态下返回的学校,不久后他就发现伤口开始感染了。由于是夏天,腐臭味儿和药水味儿很快在寝室里弥漫开来。室友们都忍受不了这种令人恶心的气味,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换了寝。
    在那不久后的几天里,男生开始不断地在床单上发现一片片白色的蛆虫。接着,不光是床单上,他的腿上、书本上、以及身体上,令人发指的蛆虫随处可见。他拿起药水想去杀掉这些虫子,可却发现早巳空空如也的药水瓶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了蛆虫的寄居地。
    羽凡听到这儿感觉到身上有些发痒,他听说过这个传闻,却没想到真实情况骇人到如此地步:“我只知道那个男生死了,死的时候身体里全部都是蛆虫。”
    杨浩脸色凝重地看了看周小天:“你错了,不仅仅是这样。那个男生死后,曾经和他同寝的两个男生也死了。他们死的时候身上都爬满了不知名的虫子,他们是被那些虫子活活咬死的。”
    羽凡几乎一夜没睡,醒来的时候浑浑噩噩的。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已是晚上七点。周小天和杨浩都不在,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突然,一声震耳的轰鸣响起。寝室里的灯闪了闪,窗外顷刻间大雨倾盆。
    羽凡刚想起身去关窗户时,听到身后响起了刺耳的敲门声。
    可能是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影响,羽凡吓得浑身直哆嗦:“谁、谁啊?”
    诈尸
    雨很大,窗户上已经往下淌水了。看见门口站着浑身是水的孙强,羽凡愣住了。孙强瞥了他一眼,然后快步走到了他的床铺前坐了下去:“羽凡。”
    此时的羽凡有些不知所措,他按捺住自己的诸多疑问和恐惧,拿了一把雨伞道:“我、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完便发疯似的跑出了寝室。
    羽凡呆在宿舍楼门口,身体瑟瑟发抖,不是冻的,而是吓的。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刺耳的铃音。羽凡吓得一哆嗦,电话是周小天打来的。
    “糟了,孙强死了!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孙强刚才断了气,尸体不见了……”周小天语无伦次地说着。羽凡感到背后一凉,手机“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溅起了几厘米高的水花。
    “你在给谁打电话?”孙强苍白的脸在这样的电闪雷鸣下,透露出一股浓重的死气,死死地盯着羽凡。
    “我、我妈。”羽凡觉得头皮发麻,瞬间涌上一股尿意。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孙强说完一把拽住了羽凡的手。羽凡能感觉到那种透骨的冰凉,他不敢叫,也不敢挣扎。两个人原路返回了宿舍楼,来到了一间寝室。羽凡看见寝室里坐着很多人,最起码也得有十余个。他们全部面色发青,嘴唇发紫,目光呆滞,不动,也不说话。这种死寂的静让羽凡瞬间明白了一件事情:寝室里现在坐着的都不是活人。
    “你看看他们的腿。”孙强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吓坏了羽凡。羽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些人的腿上,赫然被一幕疹人的景象所震惊:那些人的小腿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黑点,黑点中间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羽凡顿时觉得浑身发麻:那些蠕动着的东西竟然是黑色的蛆虫!
    “啊——”羽凡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已经到达极限。仿佛是听到了羽凡的叫声,那些人缓缓地转过了头,一个个脸上充满了愤怒的表情,一起身手张牙舞爪地向羽凡扑去。
    孙强突然松开了羽凡的手,所有的死人瞬间消失了。而此时,羽凡发现他正站在自己的寝室中。
    周小夭一脸阴笑地看着羽凡:“其实我们根本逃不掉,但我却找到了解咒的方法:那就是把你的小腿剁掉一根,我们俩加在一起正好是一双,然后用这一双腿来祭那个男生。”周小天说完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只见他一声怪叫,举起菜刀砍向了羽凡的腿。

    纠察弱点
    “啊……”
    羽凡一头大汗地坐起身,杨浩顿时走了过来道:“做噩梦了?”
    “没、没什么。”羽凡说完看了看还在收拾寝室的周小天,记忆中周小天应该从昨晚回来后就一直在收拾寝室,难道他一夜没睡?
    现在羽凡也分不清到底哪些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哪些是自己的幻觉了。
    羽凡看了看手机,里面还存有和周小天昨晚的通话记录,羽凡现在脑子里出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孙强并不是想害他,而是想告诉他些什么,却被突然回来的周小天和杨浩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第二,自己应该是通过了死人的手看见了寝室里的鬼,按照传闻来说,即便是有人死,那么顶多也就是那个双腿患病的男生和他其余两个室友,寝室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鬼魂?
    雨后的天空格外晴朗,一个宁静的小院里,灌木丛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羽凡可没有兴致欣赏风景,他是来求助的。此时他正坐在一张木椅上,眼中直勾勾地看着一个男生,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这个男生叫于木,是羽凡前一届的学长。传闻他由于太过于痴迷鬼神之说被学校给予了处分,所以没等毕业就回了家一直在研究这些“东西”。
    “首先我问你一个问题,”于木顿了顿又道,“你一生之中想死的次数与想杀死某人的次数哪个多?”
    羽凡被问得一愣,转而陷入了沉思:人是一种喜欢攀比的动物,一生中无外就是和周围的人做着攀比。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男生先是自杀,然后变成了鬼,是因为他嫉妒那些双腿健全的人?”
    于木道:“没错,按照你刚才说的,可以判断这个鬼不止杀了他的室友这么简单。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诅咒,只要住过这间寝室的人就得死。它并不是要惩罚那些懒惰的人,而是把他们变懒,就像从前行动不便的他一样,然后再一点点折磨其直到死亡。”
    羽凡恍然大悟:“那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解决它?”
    于木叹了口气,脸色凝重地说:“恐怕那个鬼现在就付在你的室友周小天的身上了,你做的那个梦应该是周小天托给你的。他的身体被占用,所以他的魂魄无处可去。世间万物都有相克之物,鬼也有弱点,就是当它们附在人身上的时候。一个活人一旦被鬼付了身,不但他的阳气会减弱,鬼的阴气同样也会大大减弱。你的机会就在这儿,至于怎么做,你自己想吧。”
    错愕的判断
    下午一点,羽凡出现在了殡仪馆的门前。昨晚孙强诈尸以后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医院,今天是他出殡的日子。
    殡仪馆大厅里站着很多人,个个神情悲哀。羽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挤进了人群来到了孙强灵车的跟前。
    “你、你要干什么?”见羽凡一把掀起了孙强身上的白布,一个中年妇女大叫道。
    “你看不见他身上的虫子?”羽凡气急败坏地一挥手,指向孙强的尸体。
    羽凡被妇女强行拉开,在挨了两巴掌之后他确定了一件事儿:那些蚊子只不过是它使用的障眼法而已。孙强真正的死因应该是他那双早已经干疮百孔的小腿感染所致。那双腿已经腐烂到生出蛆虫,可是医院和他的家属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羽凡只能铤而走险了。他从殡仪馆出来后去了一个小商店,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路上,羽凡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周小天,杨浩在没在寝室里?”
    “在。”对方冷冷道。
    “他在看书?”
    “没错,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我就是想知道你们现在安不安全。”挂断电话,羽凡陷入了沉思:孙强出事之后,杨浩说出了一段大家都不知道的往事,然后告诉大家要保持整洁。也就是说,他应该早就知道寝室里被下了咒,可却一直如置身事外般冷静。羽凡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出门的时候杨浩坐在床上看书,而只要他一动,周小天就不动。孙强出事那晚杨浩碰巧不在,于木说鬼不能同时控制两个人的身体,羽凡由此得出一个结论:杨浩应该就是那个一年前死去的男生。
    “师傅,你是不是开错方向了?我们学校……”羽凡纳闷儿,沿途的风景明显不是去学校的路。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这个人……”羽凡拍了拍司机的肩膀,话没说完,就错愕地张大了嘴,因为他感到手上有种痒痒的感觉——一群黑色的蚂蟥正顺着这个男人的肩膀爬到他的手上,它们蠕动着黑色的身体。羽凡感到一丝冰凉的疼痛,那是蚂蟥在吸食他的血。
    “停车,快停车!”羽凡发疯似的大叫道。男人猛地转过了头,对着羽凡一笑,然后加快了车速。羽凡认得那张脸,他是杨浩。
    怎么会这样,他想和我同归于尽?羽凡恍然大悟,猛地推开了车门,纵身一跃在地上滚了好几十米。出租车在下一秒撞在了路边的水泥墙上,整个车体顿时冒出了滚滚白烟。
    “快走!”羽凡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紧接着身体不由自主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瞬间涌了上来。
    在医院简单包扎了伤口后,羽凡回到了学校。周小夭不在,而杨浩则葬身于刚才那场车祸中。
    “你是谁?”晚上七点,羽凡坐在学校公园的长椅上自言自语道。
    “孙强。”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往的同学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羽凡,心想这个人精神一定有问题,自己和自己聊天。羽凡被看得一阵尴尬,但他现在顾不了这么多,如果不是孙强,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骇人的真相
    “于木说得没错,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诅咒,但你的判断却是错误的:你错误地把于木当成好人了。住在这间寝室的人都得死,他为什么那么清楚?因为他本身就是这间寝室的一员。”冥冥之中传来了声音。
    羽凡觉得这种谈话方式有些别扭,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刚想问个究竟,周小天突然黑着脸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跟我来!”周小天说完就拽着羽凡一瘸一拐地往寝室的方向走,羽凡想挣扎却发现对方的力气无比的大。
    寝室里,周小天冷冷地看着羽凡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只要砍下一条腿就可以解咒的吗,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昵?”周小天说完,从床铺上拿出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借着微弱的月光,羽凡看清了,那是一节大约三十厘米长的小腿。耳边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羽凡错愕地低头一看,此时地面有一片片黑色的污迹,没错,那是周小天的血。羽凡可以想象得出,周小天这时已经安上了一只假腿。
    “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到你了。”周小天说完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刀,一步步向羽凡走去。
    “等等!我、我肯定把腿给你,但在这之前你得告诉我,是谁告诉你用这样的方法可以解咒的?”羽凡见周小天已经红了眼,顿时急声道。
    周小天一屁股坐在地上,良久才缓缓说道:“是杨浩。”
    “难道说杨浩说的那个传闻……孙强!”见周小天错愕地看着自己,羽凡赶紧解释道,“不是,我不是在和你说话。”
    “孙强?”见没有得到回应,羽凡又试着叫了几次,但还是没有反应。难道孙强赶去投胎了,关键时刻他上哪儿去了?
    “没用的。上次他有尸体做保护,这次就没了。”羽凡和周小天错愕的同时,一个人形怪物从寝室的窗口爬了进来。他的头歪在一边,脖子处有几条裂缝,它们一张一合,继而发出凌厉的哀嚎声。羽凡发现眼前这个人就像是好几个人拼在一起的结合体,他的胸前长着五六条手臂在空中缓缓地挥舞着。
    羽凡猛地一哆嗦:“你、你是谁?”
    “猜,猜对了我就放了你们。”男生走到了羽凡的跟前,然后弯下腰捡起了周小天的小腿插在了他的胸前,那条小腿竟然在男生的胸前抽搐了两下。羽凡看见一条条十厘米左右的虫子从断腿的肉皮里钻了出来,顿时拔腿想跑,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他的声音颤抖着:“你、你是一年前第一个死在这间寝室里的男生对不对?”
    “错!再给你一次机会,答不对我就把这些虫子赏给你。”男生指了指胸前的小腿,狞笑道。
    羽凡已经感到绝望,他本以为杨浩是鬼。眼前的怪物不是那个男生,那他是谁?正当羽凡不知所措时,周小天猛然道:“你是于木。”
    “答案接近了,不过还是不对。算了,看来你们是猜不到了。知道为什么让他第一个死吗?”男生指了指孙强的床铺,然后狠声道,“因为孙强是他的弟弟。”
    随着男生狰狞的讲述,羽凡和周小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一年前,这间寝室住了三个人,其中一个男生的腿在一次车祸中被压断,室友们都力所能及地在生活上照料这个男生。可是这个男生却当其他两人为仇人一样,不仅不让他们帮助他,而且还总是故意在寝室里制造垃圾:他把用过的食品袋和废纸以及其它垃圾丢得到处都是。而室友也渐渐对他这种情况有所反感。他们忘记了那个男生那一次睡了多久,只知道几天后,他们发现他死在了满是蛆虫的床上。
    这间寝室从此充满了怨气,两个室友先后被无形的力量折断了双腿,然后身上一点点地长出恶心的蛆虫,最后悄无声息地死去。从那以后,凡是住过这间寝室的人都相继死亡,而且都是同一种状况。他们的死被学校和社会渐渐淡忘,所以才会有一群又一群的人敢来住这间寝室。
    第一个死去的男生,就是孙强的哥哥。羽凡眼前的这个人,则是数十人的怨气结合体,它们恨那个下了咒的男生,但同样恨生活在这间寝室里的人。从他们被虫子活活咬死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心中就只剩下嫉妒、杀虐和自卑。于是他们结合成一个比厉鬼怨气还要重上许多倍的形体,继续诅咒着每一个住进这间寝室的人……
    尾声
    “原来是你告诉杨浩传闻和解咒方法的。你变成于木的样子,想让我杀了周小天。为什么,直接了结我们不行吗?”羽凡不懂,死亡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可是他们却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因为无聊。每一个人的死法都一样不是很没意思吗?”男生说完站起了身,羽凡赫然看见屋子里瞬间多了许多人影,它们全部是被这个诅咒害死的人,那些人的腿上满是蠕动的蛆虫。
    “烧了这里!”一个声音传来。
    “孙强?”
    “我是他的哥哥。烧了这里,带上你的室友走吧。”
    此时的羽凡已经吓晕了头,他的身体竟忽然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猛地一跃扑到了周小天的位置,然后从杨浩床下拿出一个瓶子。羽凡这套动作几乎是在几秒之间完成的,他不知道那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当从桌子上拿到打火机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第一个死去的男生利用杨浩的身体准备的。
    他后悔自己当初给室友下了诅咒,那两个被他害死的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个诅咒,最后害死了他的弟弟。
    熊熊火光,寝室里凌厉的嚎叫声不断响起,羽凡和周小天坐在寝室楼下的草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却没想到黑暗中,一张狞笑的脸正注视着他们……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3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