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招魂禁则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33阅

    偷尸
    M大学坐落在郊区,它的后面是一块荒地,有些人不愿意把死去的亲人火化,就偷偷地埋葬在这里。
    这天夜晚,万籁俱寂,一弯新月高挂在天空中。荒地上,两个男生借着月光鬼鬼祟祟地快步走着,一会儿工夫,就迅速淹没在荒地无边的黑暗中。
    “啾、啾!”一阵怪异的声音突然在四周响起。
    “李滨,有鬼在叫。”王新宁“哧溜”一下,躲在了李滨的背后,惊恐地叫道。
    “什么鬼叫?那是荒地里的虫鸣。”李滨鄙夷地说道,“你还是一个男的吗,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活人才可怕,你不想干马上走。”
    “谁说我不想干了?”王新宁气得一跺脚,转身装出要走的样子,“就你是英雄,那刚才在寝室里干嘛非要我陪你来这种地方啊?好,我现在就走!”
    “好了,算我错了。”李滨知道刚才的话重了点儿,连忙拉回王新宁。他向四周瞧了瞧,指着一座比较新的坟说:“就挖这座坟。”说完,李滨举起铁锹开挖起来,王新宁一边拿着手电筒负责照明,一边打下手。二十分钟后,一具棺材现出泥土,呈现在两个人眼前。
    “咔嚓”一声,李滨撬开了棺材——里面躺着一具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年轻女尸。
    “嗬,还是个美人胚子。”李滨笑着说。
    “不能对死者不敬,否则会遭报应的,这是招魂禁忌一。”王新宁吓得面如土色,说道。
    李滨一听,连忙闭上了嘴。
    就在这时,一弯新月钻进了云层里,四周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李滨的心猛地一沉,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王新宁更是害怕,“啪”的一声,手没抓紧,手电筒掉到了地上。他立即紧紧地抓住李滨的胳膊,尖尖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李滨的皮肤里。
    “咔嚓”一声,一道闪电突然出现在天际。借着闪电的亮光,两个人看到那具女尸突然张开了嘴。
    “我的妈呀,尸变了!”王新宁拔腿就跑。李滨还算冷静,连忙拾起手电筒朝女尸照去,看见女尸后他松了一口气,一把拽住了王新宁。只见一条黑色的大蛇从女尸的嘴里爬了出来,消失在黑暗的夜色里。
    “招魂禁忌二:如果有蛇鼠之类的动物从尸体嘴里爬出来,说明这类尸体的戾气很重,就算招魂成功,也极难控制。”王新宁颤抖着声音说。
    “管不了这么多了,试试再说。”李滨一咬牙,翻出尸体,两人轮流背着,离开了荒地,迅速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夜已经深了,在离学校不远处的一条主干道上,两个人把女尸放在道路的中央:“这里经常发生交通事故,阴气重得很,一定有不少孤魂野鬼在附近游荡。”王新宁说完,和李滨在女尸的旁边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纸钱。
    “各路孤魂野鬼,想要钱的就来取,想要但却又感到寂寞的,这里有一具尸体可以让你们附身。还魂后,别忘了,我们就是你的主人,如果违背这个誓言,你们会遭雷劈的。”王新宁念念有词地说道。
    风贴着地面刮了起来,焚烧的纸钱随风飘荡起来,与此同时,周围的温度急剧地下降。
    “鬼魂来了,快离开这里。”李滨和王新宁连忙跑开,远远地躲在路边的一棵大树后面。
    躺在路中间的那具女尸似乎动了一下,然后四肢开始抽搐起来,接着,眼睛也睁开了,最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成功了。”李滨和王新宁在树后高兴地击掌相庆。女尸听到动静,转过头朝李滨和王新宁那边望过去,那惨白的面部渐渐有了血色。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招魂相当成功。然而,一直望着李滨和王新宁这边的女尸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笑容,让李滨既兴奋又紧张,因为这使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已经失踪了很久的女生。

    意外
    “你说这个还魂的女尸像崔格格?”王新宁太意外了,问道,“这么说,崔格格已经死了,那她是怎么死的呢?”
    “我哪知道?”说完,李滨冲着女尸远远地喊道,“蹲下,趴在地上。”
    女尸果然照办,虽然附在女尸体内的鬼魂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体,做“蹲下”、“趴在地上”这两个动作时还显得很生疏僵硬,但她做得却极其认真。
    “成功了!女尸完全能听懂我们俩的指令,这一下以后有什么不敢做的事,都可以叫这个女尸去办了。”李滨和王新宁两个人非常兴奋,又一次击掌相庆。
    这时,两个人没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正风驰电掣地朝这边驶来。雪亮的车灯照在女尸身上,等李滨和王新宁两个人意识到她有危险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听“砰”的一声,女尸被撞倒在地。
    李滨和王新宁还没缓过神儿,黑色越野车停了一下后,又发动起来,从女尸身上压了过去,逃之夭夭。
    “是阿浩的车。”王新宁眼尖,尽管驾驶室里很暗,看不清司机长什么样,但他却看到了越野车的车牌号码,“他这是肇事逃逸,我要报警。”
    “你把警察喊来怎么说,说我们复活了女尸是为了把女尸当作奴隶使唤?”李滨没好气儿地瞪了王新宁一眼,朝女尸跑去。
    还魂的女尸又死了,躺在道路中央,脑袋都被车轮压裂了,花花绿绿的东西淌得满地都是。李滨和王新宁忙了一晚上,看来这次是白忙了。
    “完了,我们又犯了招魂禁忌三:刚还魂的尸体如果再次横死的话,附在尸体体内的鬼魂再次离开尸体后,会更加留恋人间,变成恶鬼,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复活自己。”王新宁害怕极了,对李滨说,“你对死者不敬,犯了招魂禁忌一;女尸戾气很重,但我们仍然坚持让鬼魂附身,犯了招魂禁忌二;如今,又遭此意外,犯了招魂禁忌三。这个鬼魂会变成恶鬼,来反噬复活它的人,也就是说,它会想方设法找机会附在我们两个人中一个人的身体内,最终完成复活仪式的。”
    王新宁的话让李滨的头皮发麻、心中发寒:“这个阿浩,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到处显摆,我一定饶不了他。”李滨恶狠狠地说。
    一直忙到凌晨一点,李滨和王新宁才埋掉女尸,回到了寝室。室友马其顿被他们两个人进门的声音弄醒了,问道:“我晚上回来时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你们到哪儿去鬼混了,脸色这么难看?”
    “在寝室里闷得慌,我们出去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下。”王新宁心不在焉地回答说。好在马其顿没有再问,翻个身就继续睡觉了。
    半个小时后,满身酒气的阿浩回来了。
    “你喝酒了还开车?”李滨愤愤地问。
    “那——当然,喝酒开——车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阿浩得意地卖弄道。
    李滨还想说什么,看见王新宁朝他使了一下眼色,就没再吱声。阿浩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当寝室里的几个人都进入梦乡时,寝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一个脚不沾地的人影飘了进来:“附谁的身呢?”这个人影先来到王新宁的床铺前,盯着王新宁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又走到了李滨的床铺前,看着熟睡的李滨,她笑了,脸上的每道裂缝都因这笑容绽开了,显得异常诡异。
    “崔格格!”李滨从梦中惊醒了,睁开眼一看,眼前什么人也没有,他这才意识到刚才只是一个梦。然而,当他的目光转向大门时,整个人愣住了——大门竟然大开着……
    瞬间,李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车被撞了
    第二天一早,寝室里正在熟睡的李滨、王新宁和马其顿就被一阵大喊大叫的声音惊醒了。他们睁开眼一看,是阿浩。阿浩看上去很生气,在寝室里咆哮着问:“是谁使坏把我的越野车砸了,到底是谁?给老子站出来!”
    “你嚷嚷啥?我看是你喝多了,迷糊了。”马其顿气愤地吼道,“说不定就是你昨夜开车撞到了什么东西。”
    李滨和王新宁互相望了一眼,穿上衣服来到寝室楼外。阿浩的越野车就停在下面,保险杆凹陷下去一大块。
    “一看就知道越野车撞上了什么东西,也许正如马其顿所说,你撞了人。但因为酒喝多了,你没看清,就直接从尸体上碾压过去。”李滨斜着眼看着阿浩说。他这是在旁敲侧击,想看看阿浩有什么反应。
    “你胡说,昨天夜里虽然我喝了酒,但脑子清醒得很,根本就没压到什么人。”阿浩气愤地说道。
    “这就奇怪了,阿浩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可昨晚,我们明明看到车停顿了一下后又压过去了,很明显,这是有意为之。”王新宁小声地和李滨说道。
    “你没压人,难道是别人开你的车子压的人?”李滨嘲弄地说,“放心,我会给你找出证据的。”说完,李滨和王新宁转身就朝寝室走去。
    阿浩的车被撞坏这件事竟然就这么平息了,他是最大的受害者,一向心高气傲的他这次居然没再争辩,这很不正常!王新宁想着想着,皱紧了眉头。
    “李滨,你说这话就好像自己在车祸现场似的,真没想到,你编故事编得这样像。”马其顿叫住李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那当然,说不定我就在现场。”李滨扫了呆若木鸡的阿浩一眼,“嘿嘿”一笑,对马其顿说。
    “那你给我们分析一下,从这车头凹陷下去的部分来看,如何断定这部车撞了人?”马其顿又一次把李滨拉到了车头前。
    “这还不容易?”李滨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指着车头凹陷的部分刚要说话,越野车就突然诡异地滑动起来。李滨猝不及防,被车子撞倒后,卷进了车底。
    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愣了足足有好几秒,才想起来救人。等闻讯赶来的人合力把越野车抬起来后,只见李滨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急救车把李滨送到医院后,大家很快就发现了越野车自己滑动的原因:原来阿浩停车的地方有一定的坡度,也许是因为昨晚喝酒的缘故,他停车时忘记拉手刹了。就在刚才,李滨和马其顿在车头比划时,触动了越野车,导致车体下滑,从而酿成了事故。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李滨在医院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晚上,王新宁、阿浩和马其顿都表现出很担心的样子。
    到了夜里,整个男生寝室楼陷入一片黑暗时,一个人推开寝室门,走了进来。寝室里,王新宁、阿浩和马其顿都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显然,三个人都睡得很香。这个人的嘴角向上扬了一下,一丝阴笑出现在脸上。
    这个人来到阿浩的床铺前,破碎的脸上,皮肤粘着的腐肉到处耷拉着。阿浩预感到了什么,一个激灵从睡梦中惊醒了,一眼就看到了床前的这个人时,他一下子就吓傻了。
    “陪我的脸,陪我的脸,撞碎了我的脸,就要陪我!”一阵阵空洞的声音飘荡在寝室里,惊醒了王新宁和马其顿,眼前的情景让他们两个不寒而栗。

    附身
    “崔格格,我不是有意撞死你,我也不是有意想毁尸灭迹的。”说着说着,突然“扑通”一声,阿浩跳下床,冲出寝室,瞬间跑没了影。
    “哈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崔格格确实是被阿浩撞死的。”眼前的这个“鬼”撕掉脸上的伪装后,露出了真面目——这个鬼是李滨假扮的。“崔格格这个人的品行不太好,经常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靠‘碰瓷’诈人钱财。按照我的推理,崔格格一定盯上了阿浩,故意出现在阿浩的车前,想靠‘碰瓷’诈他的钱。没想到阿浩好酒,那天正好喝了酒,没控制好车速,一下子把崔格格撞死了。撞死崔格格后,阿浩一害怕,就把崔格格的尸体埋了,这就造成了崔格格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结果。”
    “难怪白天他发现自己的爱车莫名其妙地被撞坏后没有追究,原来是怕把以前撞死崔格格的事闹出来。”王新宁终于明白了。
    “李滨,你怎么出院了?”马其顿惊讶地问,“这太不可思议了,当时我们看你伤得很严重。”
    “只是头被撞破了,倒地的时候,我正好躺在车底中央,再加上我的体型偏瘦,越野车的底盘又高,所以我并没有被压到,只是昏了过去。”李滨回答说,“被送到医院后不久我就醒了,觉得没有大碍,包扎一下就出院了。”
    “原来如此……”王新宁看了看李滨,眼神闪烁、欲言又止。
    “轰”的一声震天动地的声响,把寝室里准备睡觉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他们跑到窗口,伸出头去看:学校大门口处火光冲天,在火光中,有一辆越野车的影子忽隐忽现。
    “不好,阿浩出事了!”李滨拔腿冲出了寝室,马其顿和王新宁紧随其后。
    三个人来到现场,正好看到一个人从驾驶室里冲了出来。他全身上下都被火光包围着,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李滨他们三个看得心惊肉跳,等这个人身上的火焰熄灭后,他们才壮着胆子慢慢地靠近去看。这一看不要紧,一股寒气顿时从三个人的后背升起。他们依稀还能辨认出这个全身烧成黑色、脸上的肌肉已成焦炭的人就是阿浩。
    很快,警察和校领导就赶来了。再呆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了,李滨、王新宁和马其顿各怀心思地朝寝室走去。
    不用明说,三个人心里都清楚,阿浩的死和装扮成崔格格的李滨脱不开关系,他想开车逃跑,由于心急,再加上车速太快,才导致车子失控,撞在了校大门上而死的。
    回到寝室后,趁李滨上洗手间时,王新宁小声地对马其顿说:“李滨装崔格格装得挺像的,又对阿浩撞死崔格格的事了解得这么详细,我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你的意思是李滨被越野车撞昏迷后,崔格格的鬼魂趁机附在了他身上?”马其顿很聪明,王新宁没想到他还没说出口,就被马其顿一语猜中。于是他也不再隐瞒,把那天借尸还魂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你是说昨天晚上阿浩开越野车撞死的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一具你们想用来还魂的尸体?”马其顿惊讶地问道。
    “是这样的。”王新宁回答道。
    “你和李滨认为招魂后的女尸复活后会把你们当作主人,无条件地听你们的调遣?”马其顿又问。
    “按照招魂的规则,还魂后的女尸必须无条件地听我们的调遣,否则就违背了她立下的誓言,会灰飞烟灭。只不过,没想到还魂后的女尸竟然又被车撞死了。我们更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招魂,竟然阴差阳错地把崔格格的鬼魂招来了,真是大大的不吉。”王新宁惊恐地说。
    “你们害惨我了,我毁了崔格格还魂的梦,她不会放过我的。”马其顿哭丧着脸说。
    “这么说,昨天晚上撞死那具女尸的人不是阿浩,而是你?”王新宁目瞪口呆……

    新越野车
    马其顿是一个对车非常痴迷的人,但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不像阿浩家里那么有钱,作为一个学生,他根本就买不起车。
    马其顿很早就考了驾照,他很想找阿浩借车,过一把开车的瘾。然而,阿浩根本就看不起他,不愿借。正当方法不行,不代表别的方法就不行。有一次,马其顿趁阿浩不注意,就偷了阿浩的车钥匙,悄悄地配了一把,留在身上寻找机会。
    车钥匙莫名其妙地丢失后,阿浩还着急了一下,不过很快它就自动回来了,阿浩就没放在心上。昨天晚上他与朋友在一起吃饭时,把车停在了停车场,这给马其顿提供了机会。
    只是没想到他的运气这么背,马其顿第一次开车就碰到了正在招魂的李滨和王新宁,并撞到了那具还魂的女尸。马其顿吓坏了,撞到人后的一刹那他犹豫了一下,但看周围没人,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还是逃逸了。
    马其顿把阿浩的越野车重新停在停车场后,立即赶回了寝室,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紧张地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听完马其顿的叙述,王新宁长叹一声,没再说什么。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晚上,李滨见王新宁还没有回寝室,就感到有些奇怪。正要问马其顿时,马其顿指着窗口,示意李滨过去看。
    李滨来到窗口,往下一看,只见在寝室楼的墙角处,王新宁蹲在一堆火堆前,烧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在火光的映照下,王新宁的脸显得诡异极了。
    李滨心思一动,连忙冲出了寝室。马其顿一见,也跟着跑了出去。
    “王新宁,你在烧什么?”远远的,李滨大声问道。
    “我想了想,还是给阿浩烧些纸钱,毕竟大家室友一场。”王新宁说着,随手抓起一把纸钱放进了火堆里,一阵阴风吹来,烧成灰的纸钱随风飘向了天空。
    “你们看,”王新宁指着天空中渐渐消失的纸灰,说道,“听老人说,纸灰飘到天空就表明有鬼魂来收钱了,我想,阿浩的鬼魂一定就在这附近吧!”
    李滨和马其顿听后,面面相觑,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瘆人。
    “我们一起来烧吧!”李滨蹲下身,随手拿起一辆纸扎的越野车,迟疑了一下后,放进了火里。
    这个纸扎的越野车和阿浩的那辆一模一样,被火烧成灰烬后,纸灰迅速地飘向空中,渐渐地消失了。
    夜里,马其顿被尿憋醒了。上完厕所后,他通过洗手间里的窗户看到楼下阿浩原先停车的地方重新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诡异的是,这辆越野车竟然和阿浩的那辆一模一样。
    马其顿有些蒙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赶回寝室。马其顿从枕头下摸出了一把钥匙,他看了李滨和王新宁一眼,发现两人都在熟睡着,一转身,悄悄地溜出了寝室。
    马其顿不知道,就在他走出寝室的一刹那,一个女生的影子从王新宁的身体内飘了出来,紧跟在马其顿后面,飘出了寝室。
    马其顿来到这辆越野车前,仔细地观察了一番:这辆越野车似乎比阿浩的那辆还新,难道阿浩那辆被撞坏的越野车修好了?马其顿想也没想,就掏出那把车钥匙插进了锁孔里,一扭,锁竟然开了。
    马其顿心中大喜,连忙坐了上去。与此同时,那个女生的影子也跟着飘进了车里。马其顿突然感觉后颈一凉,似乎背后有什么东西,他吓得一个激灵,猛地回过头去……

    天下最恐怖的事
    “一定是自己太紧张了,以至于草木皆兵。”车里除了自己,马其顿没发现什么人,他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把钥匙插进锁孔里,一扭,越野车发动了。
    马其顿开着越野车一出校门,就把速度加到了最快,那种感觉真是让马其顿爽到家了。在一个路口,马其顿把越野车停了下来,掏出一只烟点燃,悠然地吸了一口。
    “千万不要在车里吸烟,会引起火灾的。”一阵阴森而空洞的声音突然在马其顿身后响起。马其顿吓了一跳,手一抖,香烟没抓牢,掉到了车里。
    马其顿回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崔格格坐在后座上,圆睁着一双肿胀的眼,正紧紧地盯着他,破碎的脸上每道裂缝都流着黑色的血液。
    “别以为你做的事天衣无缝,别人什么都不知道。阿浩根本就没忘拉手刹,而是你夜里潜入车里,故意把手刹放下来的,目的是想趁阿浩在车头时,让车子失控压死他,这样你撞人的事就死无对证了。只是没想到,后来你把这招阴差阳错地用在了李滨身上,还好算李滨命大,没被压死。”说到这里,崔格格的嘴角一扯,一丝阴森的笑容挂在脸上,“对了,忘提醒你了,这辆越野车是用纸糊的,容易引起火灾。”
    马其顿猛然意识到了危险,低头一看,刚才掉落的那支香烟已经把车底烧了一个大洞,“腾”的一下,火势大了起来。还没等马其顿缓过神来,大火已经包围了他,他彻底地变成了一个火人,在狭小的驾驶里,身体痛苦地扭动着……
    几十分钟后,伴随着一阵阴风,寝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女生的身影在屋内一闪不见了。李滨一个激灵,醒了,同时被惊醒的还有王新宁。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仿佛不认识对方似的,眼中流露出即诧异又恐惧的神色。
    “你是崔格格,你被崔格格上身了?”王新宁问道。
    “不,你才是崔格格,你被崔格格上身了。”李滨回答说。
    “你为什么认为我是崔格格,理由呢?”王新宁问。
    “王新宁,对不起,我一直瞒着你一件事。”李滨长叹一声,说道:
    李滨和崔格格一直深爱着对方,其实,李滨早就知道崔格格是被阿浩撞死在那条路上的。李滨用女尸招魂,不光是想要一个听从他的指令、供他使唤的人,他还有一个更不可思议的想法,想用女尸复活崔格格。
    招魂失败后,李滨一直在观察王新宁的反应。就在今天夜里,马其顿取钥匙的声响惊醒了李滨,他没敢声张,因为随后他就看到崔格格的鬼魂从王新宁的体内飘了出来,跟在马其顿身后走出了寝室。
    再后来,李滨一直没睡,几十分钟后,他看到崔格格的鬼魂又回来了,重新回到了王新宁的体内。由此,李滨断定,王新宁早就被崔格格附了身。
    “哈哈哈!”王新宁笑了,声音渐渐地变成了崔格格的,“李滨,我爱你,我不会附你的身的,我之所以上王新宁的身,除了爱你这个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想借用王新宁的身体,和你重新开始。”
    “不会吧,王新宁的身体是男性的身体,我怎么能和男生谈恋爱呢?”听了崔格格的话,李滨感到很恶心,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不管,现在我有了超能力,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崔格格说完,诡秘地一笑,朝李滨走去,“今夜我们就睡一张床上吧!”
    李滨想叫又不敢出声,顿时傻了。
    天下最恐怖的事,莫过于一个男人整天被另一个“男人”追着喊“我爱你”,而这个“男人”又是一个具有超能力、一生一世都无法摆脱的人。
    李滨这下惨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33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