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陪我下地狱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307阅

    【图书馆的女孩】
    星期天的晚上九点左右,徐凯泡在图书馆里翻阅着自己喜欢的书籍,他特别喜欢推理、科学探秘和恐怖类的小说。书架上的一本红色封面的恐怖小说吸引了他,他拿出来一看,这书不止封面是红色的,标题也是红色的,文字很不明显,看上去就像是整本书完全浸泡在血液里一般。他好奇地打开看,书本里面夹着一张纸条,纸条是折起来的,他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看,最后他还是决定打开看一看。
    上面写道:明晚十点,小树林,求求你救救我!
    看了纸条上这句奇怪的话,徐凯皱了皱眉,心想可能是别人的恶作剧,没有想太多坐下看书。书中讲了一个大学女生和男友发生矛盾,然后诡异死亡,女生化作鬼魂,夜夜纠缠她的男朋友。
    正看的出神,对面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连衣裙的女生,乌黑的长发,干净清秀的脸蛋,笑容温婉。灯光照在她的脸上,显的有些梦幻,她对着徐凯微笑,徐凯不解地左右张望,身边并没有其他人,心里疑惑她是不是在看自己,脸有点微红。
    “你也喜欢这本书吗?”女生看着他问。
    徐凯看了看手上的书,回答:“这本书我也是刚看到,写的挺阴森恐怖的。”
    “你喜欢恐怖小说?”她又问。
    徐凯点点头,回答:“对,我还喜欢推理、悬疑类的小说。”
    “怎么你也喜欢恐怖小说吗?”他好奇地问。她笑着点头,笑容温柔又平易近人。突然想起来刚刚那件奇怪的事,他拿着纸条问她,“这张纸条是你留下的吗?上面写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她看见那张纸条,神情突然变得阴沉,冷冷地低下头,浑身散发着一种阴冷和忧伤。“你——打开了,你不该打开。”话音刚落,女孩便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开。
    “我不应该打开吗?她什么意思?”徐凯自言自语,不解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来不及问,她已经消失。他认真地看着手里的纸条,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本来觉得只是别人的恶作剧,但是看刚刚那个女生异常的反应他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室友离奇失踪】
    回到宿舍,徐凯把在图书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三个室友,室友们都没有把事情想的太复杂,而是笑他大三了还遇到这样的优质桃花,可惜他没有跟那个女生要电话号码。
    穿着背心和短裤的李磊走过来楼着徐凯,说:“其实我觉得那张求救纸条根本就是在求交往,我看是那个女生太寂寞了,想找个男朋友,跟她那个!”他露出一副流氓的坏笑,猥琐地朝徐凯挑了挑眉。
    徐凯无奈地拿开他的手,严肃认真地说:“我觉得她的眼神真的很像遇到了什么事。”
    “凯子,你以为是在拍恐怖片呢!一般人遇到了危险一定会求救身边的人,怎么可能把求救信夹在书里,那不是等于慢性自杀吗?她有病吧!”郑南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他一向是宿舍里最稳重冷静的人。
    “对,徐凯,你别幻想了,真的是小说看多了。你不会是以为她被人威胁了吧?要我说,她不是聂小倩,你也不是宁采臣,所以还是回到现实吧!”在一旁用电脑打游戏的冯少文一边狂点鼠标一边说话,其他三人都觉得他快把鼠标砸碎了。
    李磊嘴里叼着一根烟,一把抢走徐凯手里的纸条,不屑地笑了笑。他拿了一支笔在纸条上面写道:OK,美眉,我一定会去救你的。写完他坏笑着把纸条塞给徐凯,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把这张纸还回去,看看是不是能遇到传说中的美女,如果她真的需要‘帮助’,我一定会奉陪滴。”
    第二天,徐凯和李磊一起到图书馆还书,在图书馆看了几个小时的书,并没有见到那个神秘的女生,他们只能失望而归。晚上十点左右,徐凯躺在床上看书,突然想起来那张求救纸条,心里有些忐忑不安,索性穿上衣服去了小树林。
    黑夜里刮着风,月亮的光芒很微弱,路灯大部分已经坏了,只有一盏勉强挣扎亮着。已经很晚,但还是有几对情侣在黑暗的树林里谈情说爱。徐凯一边玩手机,一边顺着树林小道漫步,突然一个黑影从身边迅速闪过,撞了他的肩膀一下。他扭头一看,李磊阴森森的脸出现在眼前,眼里露出凶狠的目光。第一次见李磊如此可怕凶狠的神情,徐凯被吓得愣住。李磊淡漠地转身走开,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似的,徐凯大声喊他的名字,他也没有任何反应。
    徐凯回到宿舍,已经十一点半,楼下的舍管已经关门,李磊却还没有回来。徐凯有些奇怪,室友怀疑李磊可能是出去鬼混了,徐凯想了想,觉得李磊不回来是常有的事,就没有多想。
    已经过了两天,李磊还是没有回宿舍,徐凯又去了图书馆,好奇地翻阅那本怪异的小说,里面依旧夹着那张纸,但是上面多了一句话。“我还会等你”上面这样写着。徐凯越来越觉得诡异,迫切地想要查出留言的主人,便立即去了小树林。

    【可怕的好奇心】
    漆黑的夜晚,徐凯拿着手机照着前方,慢慢走近小树林,今晚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显得格外寂静。过分的安静和黑暗让徐凯不由的紧张恐惧,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他不时地扭头看身后,害怕地一步一步往前走,突然看到了前面石凳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手机闪着微弱的光芒,一会儿亮一会儿灭,徐凯弱弱地喊了一声,“李磊!”前面的人没有任何反应,“李磊,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再问,他还是没有回头。风呼呼地吹着,树叶哗哗作响,月光穿过树叶洒在地面上,黑暗里微弱的光更加显得可怕。徐凯看着李磊怪异的背影,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突然慢悠悠地站起来,此时手机的光正好灭了。徐凯再次按动按键,手机发出亮光,他抬头看着面前的人,一个白得可怕的女人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徐凯惊恐地后退,她披着乌黑的长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确定她就是图书馆遇到的那个女生。她穿着白天穿着的蓝色连衣裙,阴森森地笑着,嘴巴红的发黑,牙齿上全是血。她的嘴巴在动,明显是在说什么,但是没有任何声音。
    徐凯四处张望,这里没有可以求救的人,感觉自己的双腿瘫软麻木,他踉踉跄跄地退后,身后突然之间出现一双苍白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他吓得脸色惨白,紧张地扭头,看不见抱住他的那个身体,却看见了一个头颅幽幽地飞过来,阴冷地漂浮着。“李磊!”他恐惧地大叫,眼珠都快瞪出来了,那颗头颅分明就是李磊的。徐凯全身无法动弹,双手被紧紧扣住,李磊幽怨的脑袋在他的眼前飘来飘去,面前那个蓝色连衣裙的女鬼阴笑着正朝他飘过来,嘴巴不停地在重复一句话,但还是没有声音。
    徐凯全身是汗,恐惧得大口大口喘气,他使劲一脚把女鬼踢倒,女鬼倒下之后又猛地立了起来。她的表情由冷笑变为愤怒接着变为悲伤,她的双眼开始流血,头部和嘴巴也在流血,接着她全身像泉水似的不停地冒出黑红的血液。徐凯瞪大了眼睛,吓得快要窒息,她慢慢靠近,死亡和恐惧也在一步一步逼近。眼看那张白色可怕的脸就要贴近自己,他用尽全力挣脱束缚住他的两只断手臂,急忙转身逃走。他拼命往前跑,突然被树枝绊倒,待他惊恐地回头看,女鬼和李磊的头颅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他不敢再逗留,拼命往宿舍赶。
    气喘吁吁地走进宿舍,冯少文和郑南正在电脑面前讨论事情。徐凯神情恍惚地走到自己的书桌前坐下,额头上都是冷汗,衣服也被汗水浸透,脸色十分可怕。冯少文和郑南看见他脸色铁青,立刻安静下来。“徐凯,你怎么了?你怎么全身都是汗?”郑南走到他身边关心道。徐凯抬头望着他,眼里微弱的光芒充满了无助和乞求。
    冯少文和郑南严肃地对视了一眼,冯少文问:“徐凯,你到底出什么事了?李磊在哪里?我们在网上看到了这个,你看一下。”
    “李磊?”听到这个名字,徐凯更加恐惧,神情十分怪异。他走到冯少文身边,看到电脑屏幕上的那张脸,立刻吓得瘫坐在地上,手颤抖地指着电脑。
    “到底怎么了?难道你见过这个人?”郑南扶徐凯问。
    冯少文被徐凯的反应吓了一跳,感觉气氛很怪异,也跟着害怕起来。郑南皱紧了眉头,表情极为严肃,心里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郑南说:“这个新闻我们是不小心看到的,是上一年发生的事情。据说这个女生的男朋友要和她分手,她和男朋友约好晚上在小树林见面,但是那个男的没有出现,那个女生被民工**了,后来自杀了。事情发生后学校就立刻封锁了消息。”
    “那个男的后来怎么样了?”徐凯问。

    冯少文说:“听说几天后那个男的也自杀了,不过有人说他不是自杀,因为死相很惨。”
    屋子里的三人突然安静了,诡异的气氛在空气里四处飘荡,像魔鬼的手掌掐住了他们的喉咙,难以呼吸。三人一同看了看李磊空荡荡的床位,脸上露出十分担忧的神情。徐凯说:“那个女孩就是我在图书馆遇到的人,我刚刚遇到她了。”他的身体不住地颤抖,汗珠从额头滑落,郑南和冯少文紧张地望着彼此,惊讶的说不出话。
    “不太可能吧!一定是你看错了,又或者是她们长的太像。”冯少文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徐凯脸色异常苍白,说:“我确定就是她,不然她不会让我去小树林。之前在图书馆她说我不该打开那张纸条,可是我打开了,而且李磊在上面回复自己会去。一定有鬼……”
    听到“鬼”,郑南和冯少文都感觉非常离谱。徐凯把刚刚在树林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郑南和冯少文,两人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徐凯担心李磊已经出事了,郑凯打电话给班主任但是关机,考虑到别人不会相信徐凯的话,他们只能等明天天亮再联系班主任。
    “要不我们报警吧!”冯少文提议。
    郑南说:“徐凯,你是不是看错了,是不是李磊故意在整你?我们暂时不要把事情闹大,明天早上再说吧!”
    徐凯坚信自己看到鬼,觉得就算报警也没有用。已经熄灯,三人分别躺在自己的床上不能入眠,徐凯满脑子都是刚刚的画面,血淋淋的脑袋、黑发、手臂,他已经快要崩溃。郑凯和冯少文也非常忐忑不安,在床上滚来滚去恐惧的不睡着。其实郑南心里很怀疑徐凯是不是真的见到了鬼,但是看见他的神情,根本不可能是装出来的。要让他相信世界上有鬼,还不如相信是徐凯心中有“鬼”,但他了解徐凯的为人,觉得他不会做出那种事。冯少文早已在枕头下面塞了一把小刀,他担心自己睡着之后徐凯会拿着刀站在他面前,然后毫不留情地将他分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今晚让人感觉特别漫长,很难熬。郑南掀开被子,自己的手心和额头都渗出了冷汗,他打开台灯起身走进了洗手间。过了几分钟,他刚要出来的时候,被冯少文拦住了。冯少文走进去锁上卫生间的门,小声地问郑南:“你觉不觉得徐凯是贼喊捉贼?有可能是他杀了李磊,觉得很害怕,所以就跑回来跟我们说有鬼,等我们睡着的时候再趁机杀了我们两个。”
    郑南说:“你想太多了吧?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他为什么要杀李磊,为什么要杀我们?”
    “现在都死人了你还说是我想太多?”冯少文有些激动,“杀我们是因为事情暴露。”
    突然,徐凯站在洗手间外面敲门,“你们在里面做什么?”他问。郑南和冯少文同时被吓得脸色煞白,两人小心翼翼地走出卫生间,徐凯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说,然后走了进去。郑南和冯少文回到各自的床上躺下,听见冲水的声音,冯少文抓紧了被子,侧身偷偷观察徐凯,郑南也没有睡,随时保持警惕。

    【尸体】
    月光照进阳台,徐凯的影子出现在地板上,冯少文紧张地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嘴巴,偷偷看着,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他把桌上的台灯打开,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走,非常焦虑不安。
    “你到底想做什么?”冯少文忍不住心中的疑问,猛地坐起来。
    “我睡不着。”徐凯冷冷地回答,继续来回走动。
    “你是心虚睡不着吧?”冯少文说。
    徐凯冷着脸,问:“你什么意思?”
    冯少文下床指着徐凯的脸质问道:“你说的那个女生根本不存在,你说你看到李磊的鬼魂,根本就是你的谎言,你杀了他,骗我们见到了鬼。”
    徐凯气得满脸铁青,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杀他,我他妈有病啊!”徐凯的反应令冯少文非常生气,差一点想和徐凯动手打起来。郑南掀开被子下床,拉开了纠缠的两人。
    “你们不要闹了,还嫌事情不够严重吗?”郑南板着脸严厉斥责。
    冯少文说:“李磊失踪的那天半夜三点多,你突然出去了,我以为你是出去抽烟,后来你回到房间里一直走来走去,翻柜子,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说不定是把凶器藏在这个屋子里呢!我不可相信有鬼。”
    郑南严肃地看着徐凯,眼神有些怀疑,徐凯知道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会相信自己看见了鬼。郑南忧愁地望着冯少文,冯少文不甘心四处搜寻,这个举动让徐凯非常不满。冯少文找了徐凯的床和柜子,竟然在柜子里发现了一把刀,刀上面有已经干了的血迹。
    冯少文把刀扔在地上,惊恐地抓住郑南的手,对徐凯说:“你说不是你,为什么会有一把刀在你的衣柜里?”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那天晚上睡的好好的,根本没有出去,也没有走动,这把刀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跟他没有过节,为什么要杀他?”徐凯看着满是血迹的刀,脑袋混乱不堪。“说不定是你放进我柜子里的。”他说。
    “你他妈放屁!”冯少文忍不住大骂。
    徐凯站在李磊的衣柜附近,突然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便捂着鼻子问:“等一下,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冯少文和郑南对视了一眼,仔细闻着,徐凯拿着台灯四处照了照,地上突然出现了一滩黑红的血迹。冯少文惊慌地抓紧郑南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跟着,徐凯紧张地吸气,缓慢地打开李磊的衣柜,一颗满是鲜血的头颅突然之间滑落滚到了房间中央。冯少文和郑南吓得大叫,两人紧紧挨着,害怕的急忙往后退。徐凯恐惧地远离衣柜,接着,两只被砍断的手臂掉了出来,血淋淋的,可怕至极。
    “啊——”三人异口同声地大叫,冯少文瘫坐在椅子上,恐惧地紧紧贴着墙壁。郑南吓得脸色铁青,紧张地抓着冯少文的手。李磊的头颅静静立在屋子中央,眼睛紧闭,脑袋和脸上满是鲜红的血迹,死亡的气息肆意猖狂地蔓延,恐惧游走在灰暗的屋子里,侵蚀着他们的心脏。
    “这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太残忍了。”冯少文躲在郑南身后,惊恐地指着徐凯,手不停地颤抖。郑南被冯少文的反应搞得混乱不堪,扭头怀疑地望着徐凯。徐凯立即辩解道:“如果是我,怎么会把藏尸体的地方给你们看,如果有凶手就一定是你,你故意转移注意力,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徐凯越想越害怕,之前在树林里可怕的画面又一次疯狂地袭击他的脑袋,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绝望至极。“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那张纸条,一定是!是诅咒,谁打开纸条,谁做出回应,她就会带谁走。”他神情恍惚地自言自语,瞳孔放大,露出难以言喻的恐惧。
    李磊的头颅依旧安静地立在屋子中央,徐凯坐在一边,郑南和冯少文远远地站在另一边,三人都已经全身麻木,双腿瘫软无力。他们沉默着,都不敢动,害怕只要一动,那颗头颅就会立即飞到自己面前然后阴笑,那双血淋淋的手臂会掐死自己。郑南和冯少文一同害怕地颤抖着,郑南极力克制内心的恐惧,再这样下去三人都会煎熬而死。郑南想了想说:“不行,我们必须报警,去找楼管。”

    女鬼骑在徐凯背上,阴冷地对着郑南笑,血红的嘴唇充满了死亡的黑暗气息。她紧握着徐凯手中的刀,好像要毁灭一切。“救救我,郑南,我求求你救救我!”徐凯已经走投无路,无助地乞求,近乎绝望。郑南想要靠近门,却被女鬼的阴笑和满是血迹的头颅吓得无法动弹。
    突然,徐凯无法克制自己的双脚往阳台走去,“救我!”他扭头望着郑南,无助至极,虽然拼命反抗想挣脱,但一点用都没有。
    门外的同学拼命敲门,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郑南爬到门口使劲掰把手,但是怎样都打不开门。女鬼趴在徐凯的背上,他们一起幽幽地走到了窗户边。徐凯绝望地望着郑南,哭着摇头,他不想四。郑南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无助地哭泣。
    女鬼和徐凯一起爬上窗台,女鬼对着郑南微笑,那是死亡的微笑。徐凯闭上眼睛,哭着,“我不想死!”
    “不要,不要伤害他!”郑南无可奈何地乞求,眼泪一直往下掉。
    “啊——”徐凯凄惨地大喊了一声,和女鬼一起跳了下去。郑南呆呆地望着空荡荡的阳台,张大嘴茫然呆滞。
    门自动开了,一群同学冲了进来,地上什么都没有,没有血迹,没有头颅,一切都消失不见。冯少文醒过来,宿舍里只剩下了他和郑南两人。
    经过警方的调查,他们认为李磊和徐凯都是自杀而亡,不同的是李磊是在树林割腕自杀,徐凯是在宿舍跳楼自杀。事情结束后,冯少文很快转了学,郑南生病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放弃学业,不敢再回那所学校。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4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