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腐蚀记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82阅

    早晨,田医生起床的时候外面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
    今天又要开始工作了。
    1。一颗人头
    学院的宿舍楼顶层的仓库棚顶漏雨,淹没了仓库的地面,好在里面根本没有值钱的东西,无非是坏掉的桌椅板凳之类,所以没有人去抢修。雨水流了满地,一条水流从门缝间流出,到了走廊上,缓缓地移动,像一条尖头尖脑的蛇。
    清晨时候,一声尖叫惊醒了半层楼的人,一个只穿了一条内裤的女生哭喊着跑回寝室,她说她遇到蛇了,就在仓库旁边,一条尖头尖脑的蛇,正在慢慢地爬。她一脚踩碎了蛇的脑袋,于是蛇的脑浆飞溅开来。她带着哭腔,不断地说,她吓死了、她吓死了……
    和她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叫罗芸,她胆子不大,但怎么也不相信宿舍楼里会有蛇,于是按着那个女孩所说的方向走向仓库。出门前,那个哭着的女生又说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径自去了。
    仓库的门口,不一般地暗,因为在走廊尽头,又是下雨的阴天,原本阴暗的角落更加阴暗。
    仓库门外已满是积水,层层地荡漾着波纹,积水已经不再像什么了,若一定要说像什么,它应该更像一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天棚,好像上面有什么东西。
    地上没有蛇,也没有蛇的尸体,除了积水再无其他,那条被踩碎脑袋的蛇无处可寻。
    罗芸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往回走,突然发现仓库的门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因为光线很弱,门上的东西看起来黑乎乎的,像是圆形却又不是圆形,轮廓的上方看起来是细碎的,毛茸茸的。
    罗芸看出了那是什么,她的心咯噔一声猛跳了一下,震得胸腔几乎爆裂开。
    她想起出门前女孩哭着说的话:"门上有人头。"
    她想撒腿逃跑,但腿却有点软,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门上的那个东西突然亮了起来,青色的。
    的确,是一颗人头,没有脖子的头,头发湿漉漉的,紧紧贴在头皮上。昏暗的角落里,它亮着淡青色的光。突然,那双死鱼眼般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下。
    又一声尖叫,这一次惊醒了整个楼层的人。

    2。新来的女生
    上午的课枯燥无味,秦雪雪无聊地打着哈欠,然后缓缓合上嘴巴,抹了抹眼角不自觉溢出的眼泪,眨了眨眼,继续无聊着。
    讲台上的教授很久没有洗头了,头发油腻腻的,紧紧贴在头皮上,但这并不影响他兴致勃勃地讲课。板书写满了整块黑板,因为黑板太长,他需要在讲台上不断来回移动。他一面挥舞手臂,一面唾沫飞溅。秦雪雪的脑中浮现出一个僵尸,伸直手臂,在不停地跳、跳、跳……
    秦雪雪不再去看他,她轻轻偏了偏身子,便能看到那个男孩,她所喜欢的那个男孩。在秦雪雪的位置上,恰好能看到他的侧脸,他眼睛很黑,睫毛很长,皮肤很好,嘴唇很薄,总之正是秦雪雪喜欢的类型。秦雪雪在开学仪式上就注意到他了,但一个月过去了,还未曾与他说过话。现在他正在专心听课,并且在笔记本上写着些什么。
    秦雪雪认为,他一定是那种有内涵、很温柔的男孩。
    正在胡思乱想时,教授讲完课,开始点名了。
    教授不断地念着学生的名字,下面有人喊"到"。
    片刻后,教授念到了一个名字。
    罗芸?
    没有人回答。
    罗芸,罗芸没有来吗?
    秦雪雪环视教室一周,果然没有罗芸的身影。
    虽然秦雪雪并不熟悉罗芸,但她也知道,罗芸是系里高考分数最高的优等生,应该不会逃课。
    她一定有什么事。秦雪雪想着,当然也并没有在意。
    点名完毕,临近下课的时候,学生指导员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女孩。
    指导员介绍说,这是系里的新同学,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报到,现在开始要与大家共同学习生活,请大家多多指教。
    女生的到来并没有引起男生们的注意,因为她并不漂亮,甚至应该说有些丑了。
    秦雪雪是这样认为的:那个女生的相貌有些诡异。脸色白得有些异常,嘴唇红得泛紫。一双眼睛圆圆的,圆得有些过分,简直像一双鱼眼。
    秦雪雪不想再去看她,刚把视线移走,却发现那双圆圆的眼睛向她看了一眼。
    她打了个冷战,再去看那女生,她正望向别处。
    秦雪雪没来由地一阵发冷。

    3。肉球
    马昆喜欢的女孩子叫罗芸。
    但是她今天没有来上课。马昆的心情有点失落。
    他无聊地坐在座位上,呆呆地看着讲台前僵尸般蹦跳的教授,心里一阵厌烦的感觉。
    于是他摊开笔记本,在纸上一遍遍地写着罗芸的名字,不时抬起头,想象着罗芸的样子,那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马昆发现有人在偷偷地看着自己,是一个女生,他知道那是谁。马昆对她没有兴趣,她没有罗芸漂亮,甚至及不上罗芸的十分之一。于是马昆不管她,仍一遍一遍地写着罗芸的名字。他觉得这样做很老套,很俗气,但仍旧乐此不疲。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时间,马昆决定去罗芸打工的便利店里买东西,当然主要是去看罗芸,不知她有没有在店里。
    刚起身,却发现指导员带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向大家介绍新同学。
    马昆没有心情听他废话,只一门心思想着罗芸,对那个新来的女学生看也不看。介绍完毕,马昆率先冲向门口,与那个新来的女生擦肩而过,在那一瞬间,马昆发觉那个女孩瞥了他一眼。
    她的眼睛真圆呐!
    马昆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便利店距离教学楼不远,过一条马路就到了。
    今天马昆走进店里时的感觉与往常不同。
    平常,他推门而入的时候,总能看见罗芸忙碌的背影,发现马昆进来,她会转身笑着说一句:"欢迎光临!"
    而今天,马昆看到的罗芸正趴在柜台上,下巴放在手臂上,笑吟吟地看着马昆走进来。
    马昆一愣,呆在了原地,他从没见过罗芸笑得这么灿烂。
    "怎么了?进来啊!"罗芸招呼马昆。
    马昆定了定心神,这才一步步地向柜台走去。
    他发现,店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罗芸,再无旁人。
    马昆也趴在柜台上,笑着对罗芸说:"今天怎么没去上课?"
    "因为心情好。"罗芸说着扁了扁嘴唇。
    "这个理由真不错。"马昆调笑着,他觉得今天罗芸的声音很甜,甜得发腻,但马昆还是喜欢。
    罗芸轻轻白了他一眼,背过身,在一个大箱子里整理东西。
    马昆踮起脚向箱子里看了看,见罗芸正在摆弄一堆黑色的货品,具体是什么东西马昆不知道,那东西看起来毛茸茸的。
    马昆继续笑着说:"给你讲个怪事。"
    "什么怪事?"罗芸问道,没有回头,但马昆听得出来她话语里的笑意。
    她仍然在笑,一面整理箱子里那些黑糊糊毛茸茸的东西,一面听马昆说话。
    "你没听说吗?今天早晨女生宿舍楼出怪事了。"马昆故作神秘地说。
    "没听说,是什么事呀?"罗芸的声音依旧很甜。
    "一个女生,在走廊里遇到蛇了!"马昆把声音装得很低沉。
    "哦?是吗?"罗芸仍然没有转过头来,手里还在忙碌,马昆的话似乎没有吓到她。
    马昆略微有些失望,继而马上说:"还有一件事,有人发现,你们寝室楼顶层的仓库的门上,挂着一颗人头!"
    马昆说完,仔细观察罗芸的反应,但她似乎仍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而且这一次连话也没说。
    她仍然在忙着手上的东西,马昆虽然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还是觉得她在笑,她的嘴应该是咧开的,弯弯的。
    马昆觉得,罗芸的笑已经不是笑给他看的了。
    马昆完全没有吓到罗芸,但还是不死心,他要看到这个可爱的女孩受到惊吓时的表情,于是胡编道:"你知不知道,当时那颗人头对着发现它的人开口说话了!你猜,说的是什么?"
    马昆话音未落,突然听到罗芸背对着他"呵呵"地笑了。
    马昆没有来得及疑惑,罗芸突然回过头,让马昆看到了她的脸。
    当马昆看到了罗芸的脸,他的眼睛瞬间瞪大,嘴巴张大了,喉咙想要叫出声音,却如被堵死般。
    他看到的不是一张脸。
    那是一个披着头发的肉球!
    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没有耳朵……
    马昆的腿哆嗦了一下,终于没有支撑住身体,他倒了下去。
    他瘫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柜台后那张没有五官的脸,那张脸没有嘴巴,马昆却听见了一句话:"你看到我的脸了吗?"
    那声音不是罗芸的。
    说话的似乎是箱子里的东西。

    4。张修的恐惧
    张修最近很担心,他的室友似乎全都丢了魂儿。
    一个月前,刚开学的时候,大家都很开朗,常常在寝室里谈笑。
    而现在寝室里死气沉沉,如果不是张修仍然在说话,这里俨然就是一座坟墓,住着四具沉默的尸体。
    张修奇怪之余,感到了一种恐怖。
    那天,室友马昆手里攥着一根吸管坐在他的床上,张修以为他终于恢复了正常,来和自己聊天了,却没想到他拿着吸管在张修的手臂上来回比画,嘴里不断说着:"写你和我……写你和我……"
    "写什么你和我?"张修疑惑地问。
    "写你和我……写你和我……"马昆没有理会张修的问话,依然一边比画一边絮叨。
    "是让我写字吗?"张修又问。
    "写你和我……写你和我……"
    "你他妈先回答我问的话!"
    "写你和我……"
    张修无奈,只好一把夺过吸管,在自己的胳膊上写了一个"你"字,又写了一个"我"字,然后把吸管塞回马昆的手里,问道:"是不是这样?"
    马昆却不说话了,攥着吸管,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张修,眼神空洞。
    张修骂了一句,跳下床走了出去。
    马昆的眼睛盯着他的背影,直勾勾的。
    从那以后,张修发现马昆越来越不正常了!
    马昆说话词不达意,做事总是反着做,鞋穿反了,衣服穿反了,筷子用反了。
    一天,张修躺在床上,想着最近发生在马昆身上的事,他觉得有必要把马昆送去看精神病医生。马昆分明患了精神病,什么都反着做,拧着做,最近说话也是反着说……
    想着想着,他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有马昆。
    他梦见马昆拿着吸管,走到了他的面前,把吸管插在他的胳膊上,深深插进了肉里。
    他惊恐得想叫,却怎么也不能叫出声。
    耳边回响起马昆的话语声:"写你和我……写你和我……"
    话音持续着,轻飘飘地传进了张修的耳朵里,但他听到的却不是那句话了,他听到的是反话。
    "我喝你血……我喝你血……"
    张修被惊吓得坐了起来,上衣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
    "写你和我……"
    张修似乎又听见了马昆在说话。但寝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张修拿出烟盒,却是空的。
    他急于吸一支烟来静一静心神,于是他决定去买烟,去教学楼附近的那家便利店。
    穿过一条马路,张修走进那家便利店。生意似乎不好,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女店员趴在柜台上。她笑呵呵地看着张修,用甜得发腻的声音说:"欢迎光临。"
    张修认识这位女店员,她跟张修同系,在这家店里打工。张修记得,马昆曾经对他说过,这家店的女店员脸蛋如何如何漂亮,身材如何如何苗条。
    但在张修看来,她的长相也只不过算是普通,笑容倒是很灿烂。不过张修觉得,这个笑容有些奇怪。
    她的笑……似乎太夸张了。
    张修走到柜台前,要了一包香烟。女店员甜甜地答应着,向烟草柜走去。
    她移开了身体,张修看到了她身后的大箱子。那是挺大的一个箱子,里面堆着什么东西,黑糊糊的,毛茸茸的。
    突然,张修惊恐地发现,那堆毛茸茸的东西动了起来!
    它在抖动,慢慢地抖动!
    张修看出来,那绝不是一只狗或者猫,那是一个有着奇怪形状的东西!
    慢慢的,它露出来的部分越来越多,它似乎想要爬出箱子。
    张修猜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他没有胆量继续看下去。他大叫了一声,奔出了这间诡异的商店。
    从门口跑出去的刹那,身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你看见我的脸了吗?"

    5。谁的脸
    这天上课,缺席的人很多,虽然近来缺席情况越来越严重,但从没有过今天这种状况。
    偌大一间阶梯教室,空了一半的座位。
    秦雪雪坐在座位上,心中疑惑,最近没有什么活动,也没有特殊的节日,这些学生都逃课干什么去了?就连她喜欢的那个男孩也很长时间没有露面了,这让秦雪雪心中备感失落。
    那位教授还在不知疲惫地讲,仍然写了满满一黑板的板书,仍然做着像僵尸一样的动作。
    秦雪雪根本没有心情听他讲课。
    她无聊地来回扫视着教室里的学生,满心希望能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男孩,希望今天他能来上课,好让她看一眼,一眼就好。
    但秦雪雪还是没有找到他,心里微微一阵空虚,正在失望的时候,却与另一个人的目光不期而遇。
    秦雪雪的心猛跳了一下。
    与她对视的,正是那个新来的女学生,圆圆的眼睛像两颗鹅卵石般正对着她。
    秦雪雪被她恐怖的眼睛吓了一跳,慌忙移走目光,不再去看她,却忍不住用余光瞟向那个女生。她觉得那个女生仍然在看着自己,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
    到下课之前,秦雪雪都没有再向那边看去,她不想再看到那双死鱼般的眼睛。
    下课前,教授点名进行得很不愉快,每当他念出名字而没有人回应时,他都要低下头嘟囔一句什么。
    秦雪雪收拾好书本准备离开教室,无意向门口看去,却发现了那个人!
    那个她所喜欢的男孩,他的身影在教室门前一闪,随即走开了。
    秦雪雪认为自己绝对没有看错,刚才过去的就是那个男孩子。于是她扔下书包,飞快地奔出去,向走廊的那边看,只见他正一个人默默地走着,手里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走向走廊深处。
    秦雪雪不自觉地跟了过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过去,也许是因为过度的思念。
    她就这样默默地跟着,直到走到没有窗口的地方,这里,光线渐渐变得昏暗。
    秦雪雪突然想到:他来这里干什么?
    "砰……砰……砰……"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秦雪雪发现,那个男孩在拍球。原来,刚才他手里拿着一个篮球。他的脚步没有停,一面拍,一面向前走。
    秦雪雪依然跟着他,离最近的那扇窗越来越远了,而且这里没有灯,前面是一片昏暗,那男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黑暗里。秦雪雪仍然尾随其后,她没有感到害怕,她只是奇怪,为什么每走一步地上都会发现一撮头发?
    每撮头发间的距离非常均等,就好像是有人一步一步地放在地上的。
    突然,秦雪雪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那个男孩手里拍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那个东西每次与地面接触,都要留下一撮头发?难道那是……那是……
    "你看见我的脸了吗?"
    一个声音突然从秦雪雪身后传来,让她打了个寒噤。
    秦雪雪转过身,看见一张脸。
    不,那不是一张脸,那上面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没有耳朵。
    秦雪雪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她跌倒在地上,双腿发抖。
    那张脸没有嘴,但他手里的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却说话了:"你丢失了谁的脸?"

    6。我的使命
    下课铃声响起,很悦耳。
    田医生要下班了,他脱下身上的白色大褂,信步走出校医务室。
    手里是他的笔记本,那是他视若珍宝的东西。
    那里,有一则他最喜欢的记载-
    "堕落的灵魂,必须要受到惩罚,这是自然法则赋予我的使命。我要让那些堕落的灵魂看到世界上更丑恶的东西。我要腐蚀他们堕落的灵魂,洗涤他们罪恶的精神,这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
    7。恶灵
    下面是某城市晚报的一条新闻。
    经在校学生和老师的举报,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田某逮捕。经初步审问,田某对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称自己借职务之便,给多名在校学生服用了带有迷幻作用的药物,使学生在平日生活中产生幻觉,并且精神萎靡。
    据田某称,他的目的是为了"腐蚀人们罪恶的灵魂",而且他多次对警方宣称自己无罪,要求法院将其无罪释放。
    根据初步诊断,田某患有先天性精神疾病,法院目前并没有公开宣布患有精神疾病的田某是否负有刑事责任。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