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没有人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89阅

    第一个故事
    “班长一怔。他在6604号教室前停住了,他的手犹豫不决地放在6604的门把手上。然后,他放弃了开门,蹑手蹑脚地慢慢靠近了隔壁那个房间。班长觉得自己手心冒汗,背心发凉。他屏气凝神地摸索到了杂物房的门口,周围黑成一片,没有灯光。班长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在嗓子眼里,他口干舌燥地奋力吞了口唾沫,这才觉得喉咙里的哽噎感稍稍有所缓解。他将耳朵附上去,听!”
    小磊突然夸张地怪叫了一声,手里手机的光线哗啦一下往他脸上扫去,一瞬间映出他十分苍白的脸色!小黄和林顿时吓了一大跳!
    “他听见墙壁后面传来一种沉闷而凄楚的‘咚咚’的敲击声!”小磊猛地往小黄面前一凑,小黄尖叫着往后倒去。
    “班长也吓了一跳。但他在恐惧之后泛起了另一种更致命的情绪——好奇。”小磊缩回去坐好,“班长抬头看了看门牌,借着微弱的光,他发现门牌上写着6605,敲击声和隐隐约约的哀号声都是从6605这个杂物房里传出来的。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灯开亮,慢慢地走了进去。”
    “后来呢?”林迫不及待地问道。
    “后来的故事就像我们大家听上几届的学长说过的那样,班长在6605这个凌乱的教室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只有那些怪响越发地靠近越发的明晰。班长怕得浑身颤抖,手足冰凉,但他却无法克制自己一点点接近那面墙,一直近——一直近——一直到他将自己整个人,呈一种壁虎样的怪异姿态完全贴到了墙上去,他将耳朵凑上去仔细地听——”
    “快点快点,你别停,后来呢?后来他听到啥了?”
    “没了。”猛然之间,小磊恢复了正常的音调,闲闲地坐回去。
    两个人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问道:“什么叫没有了?”
    “没了就是没了呀,后面你们不是都知道了么?”
    “就是那个关于疯子的六楼无人敲门事件?”
    “嗯,说那个班长从那个晚上后就精神失常了,回来只会念念叨叨地坐在寝室里对着自己说话。他们寝室的人壮着胆子凑过去听,发现他一直念着——没有人,没有人,一直就这么一句话。再后来,学校不想惹事,拿钱和他家里私了,他就被连人带铺盖一起送走了。”
    另外两个人长长呼出一口气,面带惊恐之色。
    “其实这个故事一点也不可怕。”林淡定了半晌,总结陈词,“而且不是你亲身经历的。”
    “别这么说,那个杂物房可就在咱们身后哦。”小黄拍了林一下,显得有些惊魂未定,“而且这还是我们学校的传说,连日子都和今天一模一样,吓死人了。”
    “哪个学校没几个传说,看你吓的。”

    故事之前
    这天是4月1日,愚人节。
    午休时间,当大二所有的学生回到寝室时,不约而同地都发现自己桌上出现一张十分简单的邀请函,邀请函中说,鉴于学校会在这天晚上停电两个小时,所以邀请所有既有勇气又很喜欢恐怖故事的学生到6606号教室参加一个集会。集会的主题就是讲关于“没有人”的恐怖故事来捉弄彼此。署名很神秘,三个字:没有人。
    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事很无聊,另外,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所谓的6606号教室,意思是六号教学楼的第六层六号房间。而六号教学楼位于学校最偏僻的角落,常年鬼故事不断。那个班长的故事就是出自那里。
    因此,等到约定的集会时间,晚上8点时,只有林、小黄、小磊三个闲得发慌的人站在了六号楼楼下。就在几人将脚步放上那个阴森的第六层楼时,灯在一瞬间全部熄灭了。大家探头往外一看,发现整个学校一片黑暗。果然如同纸条上所写的,学校大停电了。
    大家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引导他们一起来到这个陌生的杂物房跟前。就在这明明灭灭的光和身后人安静的呼吸里,林看清楚了门牌上写的那几个字:6606。
    6606是个异常宽阔的杂物房,他们三个人围成一个小圈坐在中间,将手机放在膝盖上,光源朝上。这样每个人的脸都映照在一种怪异的时而明亮时而暗淡的光线里,将整个气氛衬托得更为可怖。
    他们在一切就绪的情况下,开始了这个莫明其妙的聚会。

    第二个故事
    “我自己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我说的是我听说的关于这个房间的故事。”小黄的手微微颤抖着,三部手机的灯光聚集在她脸上,使她的脸色变得有些诡异。
    “有一年的愚人节,有三个人B、C、D来到这里玩试胆比赛。他们三个人是一个寝室的,准备在毕业之前给自己留点纪念。”
    小黄顿了顿,拿起身边的水喝了一口。这个房间出奇的大,回音也大,所以就连小黄吞咽时那种细微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小黄擦擦嘴,放下瓶子继续道:“他们和我们一样,说着鬼故事,一人一个,看谁最先害怕。没有人知道他们说的故事到底是什么,因为从那天之后,再没有人见过他们。”
    “他们人呢?”小磊忍不住问道。
    “消失了,就像从没有出现过焉样。学校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他们。”小黄说到这里,忽然停了很久,像是仔细回忆什么一样,“他们三个人背对背靠着坐着,就和那个传说一样,我们是好朋友,我们背靠背。”
    “我知道那个故事,有个人被杀了,天天托梦给寝室的朋友,说我们是好朋友,我们背靠背。结果那个朋友有天回去才发现那个托梦的人就被钉在自己床板底下。”林道。
    小黄点点头,继续说:“玩到后来,他们都觉得不好玩,于是决定玩笔仙。他们的笔仙规则也很特殊,大家背靠着背,握着彼此的手,一个人提问,然后任由笔在地上画是或不是。”
    “他们问了什么?”小磊打断她。
    “刚开始只是问些琐碎的事情,可到了后来,其中一个人突然发问说,为什么A没有来?那个声音很陌生,根本不属于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但房间里明明只有他们三个人。那个声音继续问,那年夏天,你们杀了几个人?接着,他们手里的笔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指向了一个数字。”
    所有人听得—愣,催促他快讲下去。
    “我们学校的宿舍是四人间,但为什么那天晚上去的只有三个人?”小黄顿了顿接着说,“因为他们之前在暑假时一起出去郊游,路上开车撞伤了人。其余三个人都同意把那个人撞死埋掉,只有A不同意。你们猜猜看,A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房间里一片沉默,静得只剩下呼吸交错的的声音。
    “对,那次郊游,他们一共杀了两个人。”

    第三个故事
    在小黄的故事结束后,他们各自沉默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林道:“现在我也跟你们说个关于这个房间的故事吧。”
    “也是那么一年毕业季,有几个人约好了来这个房间里玩看谁胆大的游戏。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是谁传出去的,总之就像成了我们学校的惯例一样。那次有四个人受到邀请,而别的人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一样。”
    林笑了笑,手机的光照到他的牙齿上,将牙齿衬得森白:“甲乙丙丁四个人来到这个房间,每人只带了一只手电筒。他们玩的游戏叫盯人看。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其实当你长时间盯着一张脸看时,你会渐渐地觉得不认识那个人了。”
    其余两个人点头附和。
    “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的身体里住了不止一个灵魂。当你长时间盯着一个地方看时,你的身体机能都会集中在眼睛上,平时隐藏的那个灵魂就会偷偷地偷走你的身体。”林清清嗓子,“他们互相盯着对方看。时间规定是5分钟,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两拳。”
    林依旧温和地笑着,伸出手对他们比了比。
    “甲对着丁,丙对着乙。他们看了很久,接着甲开口说话了,他问剩下的几个人,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那几个人当然觉得他在开玩笑。可甲的表情很认真。只过了两三秒,他忽然又问了一次,提高了音量,你们到底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他听见了什么?”小磊的笑容瞬间消散,手一颤。
    林的面色变得严峻,他狠狠皱着眉,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这个时候,坐在甲身边的乙不耐烦地打断了甲的话,说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根本没有别人。接着是丙,接着是丁。整个房间里,只有甲听见了不同寻常的对话。甲吓坏了、他没有骗人,那些声音像丝线一样缠进他的脑子里,细细碎砰的。他猛地一下放下搁在下巴上的电简,站起身。”
    “那……”“这时候坐在他对面的人生气了,说:‘你到底在干什么,还玩不玩了?’房间里少了一盏手电筒的光,黑了不少。甲居高临下看着另外三个像雕塑一样坐着的人,他们下巴上都发出幽黄色的光。甲心里很害怕,哆嗦着说我们还是回去吧。身边的乙笑起来,一把扯住他的裤腿,拉着他坐了下来。然后甲尖叫起来,从此再没出现过。你们猜当时他看见了什么事情?”
    静默,大家一声不吭。三个人围成的圈子已从最开始的地方往里挪动了不止一步,他们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脸贴着脸,甚至可以感觉到彼此呼吸的温度。没有人回答林的问题。林又笑了笑,故作神秘地凑近他们说:“当甲坐回去时,那三个人一起转过头看着他。甲发现——那三个人,都长着同一张脸,他自己的脸。那三个人说的对,房间里除了甲自己,没有别人。”

    最后一个故事
    “还有最后一个故事。”
    “啊!好好好,说说说。”小黄受不了这样持久的恐怖的沉默了,听见还有新的故事,立刻开腔附和,
    “有一所学校,每年的四月一日愚人节,都会有一个叫做‘没有人’的试胆活动。每年总有那么几个学生会应邀到这个学校的6606杂物房进行这项有意义的活动。
    今年又来了三个人,在今天之前,他们只是陌生的校友关系,他们每个人都带来了非常有趣而恐怖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切合了这个主题——没有人。
    于是主办人很开心,他喜欢这些学生鲜活的思想,他决定要送给他们一个最好的奖励。
    不过在奖励之前,他觉得自己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们。”
    听众们等了会,终于开始不耐烦了。
    “快说下去啊,什么事情?”
    “就是啊,卖什么关子?”
    “呵呵。”
    忽然,那个声音笑了笑。
    “这个事情其实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所以你们才会过来。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
    才说到这个地方,突然小黄打断了他。小黄问了一个问题:“到底是谁给我们的这张纸条?”
    他们记起来了,纸条的署名是——没有人。
    小黄在问完后,猛地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那叫声划破了所有人的耳膜,抓进人的心脏,仿佛要将他们的血肉一点点全部撕扯出来。
    所有人都被小黄骇住了。但很快的,林也跟着叫了起来,最后轮到小磊。
    是啊,他们都听入迷了,以至于没有任何人发现一个比恐怖故事本身更为可怕的事实。
    那件事是,讲这个故事的声音不属于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他们三个人疯狂地转头往出口奔去,然而出口——没有出口。
    墙壁在这一瞬间朝他们无限逼近,混合着一种咯吱咯吱的声音,狠狠地压了过来。
    他们背靠背站在一起,绝望地嘶喊,用手疯狂地砸向墙壁,发出一种沉闷而凄楚的咚咚声……
    尾声
    李老师上课上到一半,粉笔断了。她皱着眉在粉笔盒里找了半天,没有她用惯的那种红色粉笔。
    “班长,去给我拿盒红色粉笔!”
    “是。”
    班长站起来跑出去。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老师,放粉笔的杂物房间是第几间?”
    “6605.就是楼上最里面那间。”
    那个声音想要告诉他们的事实是:J大从来没有6606这个房间。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5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