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养魂灯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88阅

    快递
    刘小琦回到寝室时,尤飞翔正拿着电蚊拍不停地拍蚊子。
    “周林森和朱之晨还没回来?”刘小琦无精打采地坐到了电脑旁边。
    “晚上没课,他俩去网吧打DOTA了。”
    过了一会儿,寝室里的蚊子仍然没有消停的趋势,“嗡嗡”乱叫。尤飞翔丢掉手里的电蚊拍,穿上鞋子出门:“我也出去玩会儿,寝室里空气热,蚊子又多,今天晚上我可能不回来了。”
    尤飞翔离开后,门“啪”地一声关上了,声音回荡在整个空荡荡的房间里。
    刘小琦眼底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然后滑动鼠标,打开了一个网页。网页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速效驱蚊灯。
    “哼,三个傻瓜,我才不会放着舒适的床不睡,去网吧呢!”寝室里本来有五个人,史二金好几天都没回学校了,据周林森说他请假回老家了。而刘小琦的女朋友也因车祸躺在医院中,至今未醒,他只好在寝室里玩电脑消遣。
    刘小琦登录了自己的账号,查询自己前几天在这个网站上购买的一款速效驱蚊灯的发货记录。都好几天了,按说也该到了。
    刘小琦用手驱赶着在自己头顶“嗡嗡”叫的蚊子。看到发货记录时,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差点儿一口水喷在显示屏上:
    2012-07-0814:39:25卖家已发货信息来源:地狱
    2012-07-1018:22:12地狱新区牛头马面扫描
    2012-07-1020:40:37奈何桥一区装件入包扫描
    2012-07-1221:44:35人间XX区下车扫描
    刘小琦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物流记录没有丝毫变化。网站被别人黑了还是他们搞的新花样啊?
    那也不对啊,就算站长想搞花样,也不该在物流记录上下手啊!刘小琦一时也没有头绪,索性放开手脚玩起了游戏。
    “砰——砰!”也不知道玩了多久,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刘小琦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关掉游戏,慢吞吞地去开门:“来啦,不要再敲了,没带钥匙吗?”
    刘小琦转身之后,屏幕发生了变化,速效驱蚊灯的物流记录自动刷新——2012-07-1319:44:35到货。大字幕也变了——养魂灯!然后,网页自动关闭。
    此时此刻,是晚上七点四十五分。
    刘小琦打开门,空荡荡的楼道里空无一人,大多数人都去上自习室了,还有一些人忍受不了闷热和蚊虫叮咬,去网吧通宵了。天色昏暗下来,楼道里的灯也没有打开,只有“安全通道”的告示牌泛着绿光,如同幽幽鬼火,格外疹人。
    刘小琦的寒毛不由自主地直竖,他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一步。“哎呦!”刘小琦跌了一跤后才看到门口的包裹。
    他起身骂了一句,抱起包裹回了寝室:“怎么没等我签收,就一个人先离开了呢?”

    史二金
    刘小琦打开包裹,那是一个很精致特别的速效驱蚊灯,只是装饰着一些骷髅。
    刘小琦把驱蚊灯连上电源,伸了伸懒腰继续坐在电脑旁边打游戏。驱蚊灯发出一种近乎妖异的绿色,如磷火一般。
    不过它的效果很好,才刚刚使用,蚊子竟然似乎都消失了,周围变得很安静。虽然已经九点多了,但是对于刘小琦这种夜猫子来说,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可是他突然感觉好困,脑袋晕乎乎的,眼前的游戏界面更是变得模糊起来,什么部署攻略统统从脑子里消失了。
    “养魂灯……”鬼魅般的声音在刘小琦的耳边环绕起来,如同梦魇。
    是谁,到底是谁在说话?刘小琦甩了甩头,可是并没有清醒起来。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如同一具僵尸。他走到驱蚊灯面前,这时驱蚊灯上面的字迹已经变成了“养魂灯”!
    刘小琦似乎看清楚了,这时他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果然像传言一样!
    第二天,刘小琦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他捂着脑袋坐在床头,昨天的一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不敢相信。
    “还头痛吗?”一个声音突兀地响起。
    “谁,是谁?”刘小琦差点儿跳起来,抄起床边的扫帚放在胸前防备着。他环视四周,空无一人,静得吓人。
    “在这里,养魂灯里!”声音果然是从那盏灯里传来的,刘小琦看着旁边的养魂灯,吓得跌倒在地。
    养魂灯里又传来了一句话:“我运气怎么这么差啊?生前倒霉,死后还被分配到刘小琦你这个胆小鬼手里。”
    “你……是人是鬼?”刘小琦觉得自己的声音开始打颤。
    “当然是鬼了!”养魂灯里的声音十分不耐烦。
    刘小琦觉得这个鬼一点儿也不吓人,难道是……
    “敢耍我?”刘小琦扑了上去,拿起养魂灯往里面看去,嘴里还在喃喃自语,“小音箱在哪儿呢?你到底是谁,尤飞翔、周林森还是朱之晨?一定是你们三个合伙耍我。”
    灯里又传来急躁的声音:“赶快放我下来,我的头好晕啊。你再不放我下来,我就显形了。”
    “你显啊,我看你们能搞出什么花样!”刘小琦没当回事儿,可他刚说完话,一阵烟雾从灯里窜了出来,变成了人形。
    “啊!”刘小琦一哆嗦扔掉了养魂灯。灯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他感觉浑身疼痛起来,就好像被摔在地上的是他自己。
    那个人,不,那个鬼全身腐烂,肢体不全,两个眼窝空荡荡的只剩下干涸的黑血……
    “忘了告诉你,我是史二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稀里糊涂地死了!”史二金开口说话时,嘴里不停地往外掉落扭动的蛆虫。

    讲述
    今天考试,刘小琦坐在座位上,神情笃定得让同寝室的三人惊讶不已。
    “你行吗?要是挂科的话一定会扣学分的,这学期的奖学金就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周林森说。
    尤飞翔也插了一句:“你真的不跟我们三个通答案?”
    “不用了,其实我不喜欢作弊。”刘小琦的话换来了三个人鄙视的眼神。
    其实刘小琦心里也没底,只能寄希望于史二金了,这是史二金承诺的优先服务项目。
    “你行不行啊?”刘小琦小声地对养魂灯里的史二金说。
    “必须行,生前我的成绩每次都是全系前三,你又不是不知道。”养魂灯里传来史二金细不可闻的声音。
    果然,刚发下来考卷,史二金的声音就在刘小琦耳边响了起来:“第一题选C,第二题选B……”
    考试结果出来了,本来平时连及格都很难的刘小琦竟然成了班级里的第一名。
    刘小琦把养魂灯带到了后山树林里,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就对着养魂灯说:“你可以出来了。”
    虽然刘小琦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史二金的真身出来之后,刘小琦还是很没出息地吓吐了:“早知道中午就不吃饭了。”
    “在我要你帮忙之前,我想先讲一个故事。”史二金倚着树干,抬头忧伤地仰望着天空,午后的阳光照着他空洞的眼窝,他开始讲起了故事:
    史二金来自乡下,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名叫李君君。两个人一起考上了大学,成为了村里的骄傲。大学入学之后,史二金勤工俭学,而李君君则向往奢华的物质生活,她厌倦了史二金的节省和老土。终于,李君君把史二金约了出来。
    李君君给史二金整了整衣领,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史二金如同遭受了晴天霹雳,愣愣地站在原地。
    “不为什么,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李君君头也不回地走了。
    史二金伤心难过,李君君则走得自然洒脱。史二金觉得李君君太绝情了,或许她另有新欢了。不行,他得讨个说法。
    他偷偷地跟踪李君君,终于在一天晚上发现了李君君和一个男人在竹林幽会。史二金气得怒发冲冠,正要上前讨个说法时,却感觉后脑勺猛地一疼,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史二金的魂魄因肢体不全,无法投胎。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被打昏之后,李君君竟然狠心杀害了他,并且贩卖了他的器官。

    倒血霉
    “兄弟,你要我做什么?”刘小琦壮着胆子问,这已经牵扯到人命了,为了几千块奖学金搞出人命,这可是得不偿失啊。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就凭生前我们的关系,我绝对不会坑你的。”史二金抬起那只已经腐烂得只剩下碎肉的手掌,想要拍拍刘小琦的肩膀。只是手还没碰到他,可怜的刘小琦已经又开始呕吐了。
    “我只是想知道李君君到底跟谁好了,我不想做一个糊涂鬼,请你帮我查清楚。”史二金望着夕阳,背影萧瑟。
    所有人最近都发现了一件事情,刘小琦性格变了。自从那场考试之后,原本性格怯懦、优柔寡断的刘小琦竟然追起了女孩子,那女孩自然是美丽的李君君。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虽然李君君对刘小琦不理不睬,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刘小琦,但刘小琦还是锲而不舍。
    史二金说:“李君君害死我之后,一定会变得十分小心和敏感。她跟‘奸夫’一定在搞地下恋情,虽然他们会秘密见面,但是跟踪的收获并不大,反而可能激起他们的戒备,打草惊蛇,让他们先下手。如果那样的话,你的处境就危险了!”
    刘小琦暗暗思忖一番后,决定改变策略:没什么比追求她更直接了,而且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所以才有了刘小琦性格转变那一说。
    刘小琦又一次给李君君送早餐时,虽然满腹牢骚,但是也只能苦笑。他跑到女生寝室楼下时,竟然遇到了熟人朱之晨——寝室里唯一的一个富二代。只见他开着敞篷车,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迎接从不远处走来的李君君。
    刘小琦还没来得及向两人打招呼,朱之晨就已经抱着玫瑰花走到李君君的面前:“宝贝儿,我爱你,我已经忍受不了地下恋情以及无名小卒对你的骚扰了。今天我要公开我们的关系,你愿意吗?”
    李君君先是惊讶,然后幸福地点了点头。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刘小琦暗暗欣喜,他这种没脸没皮的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朱之晨搂着李君君的肩膀,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刘小琦面前:“小琦,我们兄弟一场,为女人伤了和气那就不好了。李君君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骚扰她了。”
    说完,朱之晨就拉着李君君上了车,开着敞篷车绝尘而去。
    这哪是商量的语气?不过刘小琦心里并不生气,反而有点儿幸灾乐祸,敢泡鬼生前的女人,恐怕这家伙要倒血霉喽!

    飞来的榔头
    这天晚上,朱之晨没有回寝室,不用想也知道去哪儿了,他一定是和李君君偷偷幽会去了。
    刘小琦买了酒菜,三人弄了一张桌子喝起小酒来。
    “飞翔、林森,你们两个想不想赚钱?”刘小琦开始说正题。
    “想!”两人异口同声。
    “那你们觉得朱之晨这个人怎么样?”刘小琦循循善诱。
    “不够意思。”两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道。
    刘小琦仰头干了一杯酒:“我现在有笔买卖,需要三个人一起做,你们做不做?”
    “什么买卖?”尤飞翔问道,他显然有浓厚的兴趣。相反,周林森听到这句话,额头竟然沁出了汗珠,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和鬼魂的买卖。”刘小琦瞅准了时机,说出了这句最关键的话,“我们帮它杀人,它帮我们赚钱。”
    尤飞翔的手在颤抖,周林森更是不济,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
    “你开什么玩笑?”尤飞翔强装镇定。
    “我们只要帮史二金杀了他的仇人朱之晨,他就会告诉我们下期彩票的中奖号码。”刘小琦解释道。
    听到“史二金”三个字的时候,周林森冷汗直流,眼神慌乱。尤飞翔眼神直直地逼向刘小琦:“史二金失踪了,你说他死后变成了鬼魂,我们怎么相信你?”
    “这还不简单。”刘小琦叹道,他把养魂灯放到桌子上,“你们自己看。”
    史二金从灯里蹿了出来,向两人挥着手。由于用力过猛,身体上的腐肉被甩下来好多。
    这一晚,两人的尖叫声响彻整个楼层。
    最后,他们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即使是杀人也在所不惜。虽然刘小琦觉得两人那么痛快就答应了有点儿不合常理。
    至于杀人,那就再简单不过了。刘小琦借纠缠李君君的机会,偷来了她的手机。用李君君的名义给朱之晨发了一条短信:今晚八点半,后山见。然后就把手机关机了。
    晚上,朱之晨开车来到后山的“老地方”,脸上露出邪恶的坏笑,等待着李君君的到来。
    等了一会儿,李君君还没到,朱之晨就跳下了车子。他环视四周,雾霭森森,空气里也弥漫着潮湿的气息,甚至有淡淡的腥味。也许是预感到了什么,朱之晨心里毛毛的,忽然有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这时,丛林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就好像毒蛇吐芯的声音。两个人从雾气中走出来,朱之晨刚想逃跑,却觉得这两个人的身形很熟悉,这才发现原来是同寝室的尤飞翔和周林森。朱之晨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们啊,你们……”
    不对啊,朱之晨心中起疑,这俩人没事干嘛往后山跑啊,不会是专门对付自己的吧?朱之晨想到这一点,向后退了一小步,手慢慢地伸向了车门把手。
    两个人面色阴沉,如同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僵尸,一步一步地走向朱之晨,一句话都没有说。
    朱之晨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现在他想的只有逃命。
    “啊!”朱之晨的手刚触到车门把手,身后就飞来了一把榔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手上。朱之晨捂着受伤的手掌,浑身抽搐着,惊恐地看着从榔头上缓慢滴下的鲜血。
    此时刘小琦出现了,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让朱之晨吓破了胆子。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把李君君让给你好不好?”朱之晨竟然懦弱地跪了下来,眼泪都掉下来了,“琦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我吧,我帮您追李君君。她很信任我,我把她骗到后山,然后任您采摘怎么样?”
    “很不巧。”刘小琦假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还真不是个人恩怨,纯粹是一场交易。”
    刘小琦用眼神示意尤飞翔和周林森:“一不做,二不休!”
    还没等朱之晨反应过来,两人已经按住了朱之晨的肩膀。朱之晨想要挣扎,刚拾起头就看到飞来的榔头……

    先下手为强
    朱之晨死了,尸体是被伐木工人在后山发现的。朱之晨躺在一辆被砸成废铁的敞篷车旁边的空地上,脑壳被掀飞了,脑浆淌了一地。被人发现的时候,他的脑浆已经干涸了,并且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味,上面满是蚂蚁和各种恶心的小虫子。
    学校旁边小饭店的包厢里,三个人点了一桌子的菜,共同举杯。
    尤飞翔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小琦,那辆车这么贵,千嘛要砸了它?”
    “这是史二金特意嘱咐我的。”刘小琦夹了两口菜,又点燃了一支烟,“如果朱之晨死前怨气太重,他的魂儿就会附在车上,万一他想找我们报仇,我们会一一死在车祸中。而且史二金会告诉我们下期彩票的中奖号码,你还在乎一辆车吗?”
    三人勾肩搭背地回到了寝室,还给史二金买了好多纸钱,大家一起发财嘛!
    三人早已经把养魂灯供在了神桌上,然后找来瓷盆烧纸钱。养魂灯里传来史二金兴奋的叫嚷声:“好多钱,好多钱,以后在下面就不愁吃喝了。”
    史二金兴奋地直接从养魂灯里蹿了出来,那恐怖恶心的样子让他们三个又是一阵呕吐。在三人不停地哀求下,史二金才钻进了养魂灯:“真是不讲义气!”
    三人又等了好久,史二金才发话:“下期的中奖号码:XXXXXXX。”
    史二金的声音虚弱了好多,说完之后就沉默了,大概是魂力消耗过度。
    三人兴奋地记下中奖号码之后,就约定第二天一起去买彩票。在酒精的作用下,刘小琦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深夜,刘小琦感觉身体很重,好像被人狠狠地压着似的,无法喘气。而且他感觉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刘小琦寒毛直竖,全身颤抖。他猛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两个深深的眼窝,里面还有肥嘟嘟的虫子。史二金咧嘴一笑,摆了摆手:“你好。”
    甚至连尖叫都没有发出来,刘小琦就开始翻白眼了。好不容易才被史二金救回来,刘小琦埋怨道:“你想吓死我啊?”
    史二金又忧伤起来:“君君虽然不爱我了,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不会下手害我的。而且朱之晨是君君新谈的男朋友,那天我就是因为跟踪他们才被害的,这说明凶手另有其人。”
    刘小琦想了想,的确是这么回事。他看着空空荡荡的寝室:“他们俩呢?”
    史二金听了刘小琦的话,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颅骨,懊恼地道:“你看我这个脑子,他们俩偷偷出去了,一定有秘密。走,我们去看看!”
    刘小琦听后就跟着史二金偷偷地来到了天台,恰好看到两人正在激烈地争吵。
    周林森怒吼道:“你疯了吗?史二金已经变成鬼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和鬼魂对抗的。”
    尤飞翔狠狠吸了一口烟,笑道:“哼!我们能杀他一次,就能够杀他第二次。再说,我们已经花大价钱买来了灭魂符,只要我们偷袭它,一定可以一击得手。就算是面对面,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史二金已经开始觉得蹊跷,等它自己查出来,我们还有活路吗?只能先下手为强!”

    互掐致死
    刘小琦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史二金则是恨得牙痒痒:“我懂了,君君只是爱上了别人,他们才是害死我的凶手。他们把我杀掉后贩卖了我的器官,我要找他们报仇!”
    刘小琦赶忙阻止:“你也听到了,他们有灭魂符,你一定会再死一次的。我带你离开,然后帮助你投胎,忘掉仇恨吧。”
    史二金非常感动,眼洞里流出乌黑的血:“兄弟,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请你帮我照顾好君君。”
    史二金直接冲了出去,全身都散发着凶煞的气息,头发伸长,仿佛变成了一条条毒蛇,他怒吼道:“两个无耻之徒,我要了你们的命!”
    周林森看到史二金这个样子后差点儿吓昏过去,尤飞翔也有些意外,之后便冷笑道:“你根本就没法杀人,因为你只是一个鬼魂儿。不然,你不会让我们帮你杀掉朱之晨的。”
    尤飞翔掏出灭魂符,史二金恐怖的外形立即像投入火焰中的冰块,迅速地溶解了。最后,史二金只剩下若隐若现的鬼影。
    史二金飘在空中与两人缠斗,但是它虚无的魂魄根本就不是两人的对手。史二金的魂儿越来越虚弱,再这样下去,它一定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刘小琦冲了上来,从背后抱住了尤飞翔:“史二金,你快跑吧!”
    史二金大吼:“兄弟,我不能走。我走了,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我和他们拼了!”
    说罢,史二金钻入了周林森的身体。周林森双眼一红,立刻怒吼着扑上来掐住了尤飞翔的喉咙:“我杀了你!”
    尤飞翔挣扎着把灭魂符盖到了周林森的天灵盖上,周林森痛苦地嘶吼着,但是手上并没有一丝松懈。
    不知道过了多久,尤飞翔断气了,他脸色乌青。而周林森的姿势一直没有变,嘴唇轻轻地动了动,发出的是史二金的声音:“好……兄……弟……”
    “砰!”刘小琦感觉到一股阴风爆并,向四面八方散去,随之消散的还有那张灭魂符。
    刘小琦知道,史二金已经魂飞魄散了。
    刘小琦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由于互掐而死的两人,冷笑一声:“明天的新闻,你们一定会上头条的,两名大学因未知原因互掐致死,哈哈!”
    尾声
    后山上,李君君倚着刘小琦的胸膛:“小琦,你真棒!”
    “嘿嘿,”刘小琦得意地笑道:“那是必须的,这可是一箭三雕!”
    “一箭三雕?”李君君好奇地问道。
    刘小琦列举道:“第一,除掉了史二金、尤飞翔和周林森这三个隐患;第二,得到了财富;第三,还可以救活一个人。我已经查过了,你的血型和她的血型很符合。”
    “她、她是谁啊?”李君君不明白,可她已经无法明白了,因为她已经昏倒在车里了。
    她就是前不久遭遇车祸住院的韩丽丽,而肇事者就是家里很有势力的朱之晨。韩丽丽在车祸中肾脏受到了损伤,一直等待着合适的肾脏。
    医院里,刘小琦一把抱住韩丽丽:“宝贝,我有办法救你了!”
    虽然韩丽丽最终醒了过来,但是刘小琦却忘了一件事:毁掉养魂灯……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