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厕所鬼局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78阅

    这也是厕所?
    余天在楼梯上狂奔,要不是他那个该死的寝室要维修管道,打死他都不会跑到外面去上厕所。
    而且,传说那个老厕所闹鬼。
    走进厕所,里面没灯,有一种臭鸡蛋的味道在里面扩散开。
    余天不敢往里走,选了第二排的坑位就蹲了下来。
    整个厕所里就他一个人,安静得有些可怕。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叹息声。
    余天的汗毛立刻竖立起来,微微转过头,向后望去。
    在他正后方的坑位上,有一个黑影。
    太黑了,看不清脸。
    “兄弟,你也来上厕所啊?”他一边想着话题,一边加速解决战斗。
    没有人回答他,身后的水箱突然发出一阵巨响,余天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你听说过这个厕所闹鬼吗?”后面的黑影突然说话了。
    这回轮到余天不说话了。不会真的遇到鬼了吧,已经这么晚了,厕所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呢?
    他不敢接话,正想提起裤子溜之大吉,结果一使劲,没站起来。
    蹲时间长了,腿都麻了。
    他听到后面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听说这里以前死过一个女孩,据说那个女的长得挺漂亮的,结果还是被男朋友甩了。这个女孩一气之下就在这个厕所里自杀了,她要诅咒所有来这个厕所的人。于是乎,这个厕所就开始闹鬼了。”
    “她为什么不只诅咒那个甩了她的男生,真是笨死了。”余天忍不住说了句,然而刚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是后面的那位又不说话了。
    应该是吓唬人的吧,鬼能有那么多的废话吗?
    一想到这儿,他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突然一跃而起,看向后面的坑位。
    哪还有人啊,就只有一团黑色影子停留在那里。
    那刚才的那位?
    “天啊,还真是见鬼了啊。”他怪叫一声,向门口冲去。此时背后的水箱突然晌了起来,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爬出来了一样。
    随后,身后传来了低沉的声音:“要想活命的话……”
    余天一口气冲出厕所,没命地向宿舍楼里跑去。然而那个声音就像是在他耳边一样,不停地回荡着。
    再然后,我们看到了瘫倒在门口的余天,听到了这么扯淡的鬼故事。
    “不会是你进了女厕所,被女生装鬼吓出来了吧?”刘云笑着说,“作为大一新生,能用这种方式去追求别人,还真有你的。”
    我也笑了笑,不过旁边的李明却沉默了好久,突然问:“你说的是宿舍楼旁边的那个老厕所吗?”
    余天点了点头,气愤地说:“这货也算是厕所吗?没灯不说,还闹鬼。”
    “可是我记得,那个厕所的入口早就被封死了啊,你怎么可能进得去呢?”
    突然之间,谁都不说话了。

    妖怪,放开那个美女
    早上的时候,经过我们寝室全体人员的确认,那个厕所的两个人口确实被水泥封得严严实实,根本不可能有人从正面进入厕所。
    “你不会是昨天害怕根本没进去,就在外面方便了吧?”刘云使劲地拍了拍封住入口的水泥墙,纹丝不动,确实不是假的。
    “怎么可能,我都看到里面的水箱了,只有这种老式厕所才会有这种东西。”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我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开了。
    还没走两步,一不留神,和对面的人撞在了一起。
    抬头一看,竟然是个美女,我顿时心跳加速,语言中枢明显变得缓慢了。
    “那个,你、没事吧?”
    女孩狠狠地瞪我一眼:“你没事吧?”说着便匆匆离开了。
    我还在原地发呆,被走过来的刘云拍了一下肩膀:“小子,运气不错啊,竟然和夏之怡撞在一起,她可是我们这届的校花啊。”
    哎,早知就应该要个手机号的,我看着校花的背影渐渐远去,心慢慢平静了。
    晚上,我一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昨天是余天,今天是我拉肚子,真是见鬼了。
    外面没人,我一口气下了七楼,在楼底下喘着气。
    这时,不远处晃过来一个人影,我头皮一阵发麻,以为是那个传说中的鬼大哥,转身想跑。不过,再仔细一看,那个身材也太苗条了吧,难道是个女鬼?
    她又走近了一些,这才发现竟然是早上撞到的那个女生。
    她在干什么呢?夏之怡在宿舍楼旁边的厕所前停了下来,朝厕所里面看了看。
    这时,我才发现,早上堵着厕所门的水泥墙竟然都不见了,难道昨天余天说的都是真的?
    她走进去后,我偷偷溜到厕所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
    没过一会儿,里面突然传来了女生的尖叫。不会是见鬼了吧?
    当时,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三步跨了进去,冲着里头大吼一声:“妖怪,放开那个美女。”
    下一秒,我就收到了夏之怡的亲切问候:一脚踢到胸口,顿时跪倒在地上,变成半死状态。
    夏之怡收回脚,慢慢说:“刚才就觉得有人在外面,竟然是你这个色狼。”
    “不是……”我刚想解释,背后的水箱突然发出一声巨响,随即,我看见一个黑影从水箱里爬了出来,滚落在地上,然后,像是活了一般向这边爬来。
    “不是只有男厕所才有鬼吗,这可是女厕所啊?”我一眼看向出口,不知什么时候,门口已经被堵死了。
    没办法了,我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桃木剑,插上黄符纸,口中默默念咒:“美女,今天算你运气好,我可是茅山弟子第189代传人,区区小鬼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受死吧!”
    夏之怡倒是一点不紧张,看着我奋力投出去了那张符。
    但是,让我没想到,那个女鬼一把抓住符纸,撕成两半,继续向我们这边爬来。
    “可恶,那个老板骗我,说什么妖魔鬼怪统统秒杀,这不是坑爹嘛!”
    女鬼突然停了下来,我看清了她泡肿的脸,下一秒,她猛地扑向了我。

    还不如杀了我呢
    就在我以为自己这辈子的唯一邂逅竟然是这个女鬼时,我突然听到了一个阴沉的声音:“想死吗?”
    我闭着眼睛,紧紧靠着身后的水泥墙,小声地说;“不想。”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杀你。”
    这女鬼也挺实在的,还会做交易,不会是想劫色吧?
    “好吧。”
    “我是被人害死的,你如果三天之内找出杀我的凶手,我就放过你。”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夏之怡,这女生一句话都没说,八成是被我感动了。
    门慢慢开了,我走了出去,两步之后,就瘫倒在地上,刚才那一幕快把我吓死了。
    “哎,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那你就乖乖地找凶手吧。”夏之怡叹口气,准备离开。
    “不是我们俩吗?”
    “她可是只找的你啊,关我什么事?”
    这一定只是一个噩梦,虽然这么想,第二天早上我看到那个封闭的厕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责任重大,连忙去找上一届大二的学长,他们可能知道的比较多。
    “你说那个厕所啊。”孙强坐在座位上,吃着午饭。
    “听说有个女生长得还不错,结果被男友甩了。可能当时女生已经有了孩子,这个女生想不开,就和男友闹,她男友一气之下把她杀了,之后分了尸,把尸块藏在了这个那个厕所的水箱里。在那之后,就听说那个厕所陆陆续续地传出来闹鬼的事件。竟然有人说在半夜的时候,看到厕所的水箱里会有尸块爬出来。后来死了人,学校就把那个厕所用水泥堵上了。”
    我突然笑不出来了,这可不是一场游戏,那个死的人可能就是因为三天之内没查出来凶手,才被杀了。
    虽然只是近几年发生的,可很多消息都已经石沉大海,唯一知道的,就是当年死的那个女生叫宋丽,被发现的时候,所有的尸块都静静地躺在水箱底部。
    晚上,我一个人走进了厕所,对着空气问:“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还记得你男朋友的名字吗?”
    “不记得。”水箱那里传来一个声音。
    “那么,你还不如杀了我呢,没有任何线索,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凶手?我又不是柯南。”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如果你三天之内没查出来凶手的话,我不杀你,你杀了昨天的那个女的就行。”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吼叫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和她有什么关系?”
    “果然是这样啊,我还记得生前我常去学校的那片树林,你去那里看看,说不定会找到什么线索。”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站在厕所外面了。
    看来,只有赌一把了。
    正准备回寝室,不远处,一个黑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哪来这么多的妖怪
    第二天又找到了孙强学长,当问到他学校那片空地的时候,他突然变了脸色。
    “你怎么知道这个?这可是谁都不知道的。”他的话中夹着颤音。
    我没有回答,继续问:“那里发生过什么吗?”
    “这我不是很清楚,你可以问问一个叫张峰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那里也闹鬼。”
    找到张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下课,我就冲进了图书馆,他已经在等我了。
    “怎么又来一个?“张峰坐在凳子上,有些郁闷地说。
    “还有人来吗?”
    “你是问学校空地的吧,不瞒你说,那个地方确实闹鬼,据说一到晚上,就可以看到有怪物在里面晃。”他说的很快,就像是在逃避什么?
    “完了?”
    “完了,不信的话今晚你可以去看看啊。”他站了起来,迅速消失在我眼前。
    这是在敷衍我吗?
    不过既然宋丽提到那个地方,那一定和她的死有关系。
    本想去找夏之怡的,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果断放弃了。
    宋丽所说的小树林就在离老厕所不远的地方,原本只是一块空地,四周被校方种上了树,就一直荒废在那里。
    一到晚上,树林里就黑得可怕。穿过外面的树林后,里面竟然是一大块空地,虽然听别人说过,但今天真正站在这儿的时候,却有点害怕,就像是进入了坟场。
    大大小小凸起的石头,就像是倾斜的墓碑。
    转了半天,我也没发现什么。
    突然一阵阴风刮来,我心中顿时害怕起来,只想早早离开。
    就在这时,眼前突然多了一个黑影。
    这应该不是人吧?我犹豫了一下,想起早上张峰说的话,立刻向外跑去。
    “该死,哪来这么多怪物啊!”
    本以为能够顺利逃脱,结果衣领被怪物一扯,整个人又飞回了原来的地方。
    这是生化危机吗,是不是下一个场面就有英雄出场了呢?
    我胡思乱想着,身体却一动都不能动,基本是吓傻了。
    怪物大叫一声,准备开始享用他的人肉晚餐。
    就在这时,一张黄符从天而降,瞬间化作一把利剑,砍到了怪物的手上。
    怪物大叫一声,朝旁边愤怒地吼叫着。
    我回头一看,旁边的竟然是夏之怡,难道她才是真正会法术的人?
    夏之怡又抽出一张黄符,口中默默念咒,她一把抓住黄符化作的利剑,轻巧地躲过攻击,一剑砍断了怪物的手臂。
    下一个场景傻子都能猜到:怪物打不过英雄,于是便逃之天天,只有我还坐在地上,傻傻地看着眼前的夏之怡。
    “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夏之怡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杀死怪物。
    “其实,我是学过一点儿道术。来这个学校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调查厕所的女鬼,听到你们寝室余天见鬼后,第二天晚上就去看了看,没想到碰到了你。之后听到女鬼说的话后,我突然觉得这个厕所的传说没有那么简单,于是就开始调查。昨晚听到了你和她的话,今早去找了张峰,不过他明显隐瞒了很多东西。想着今晚来调查一下,没想到又碰到你了,难道你不应该感谢一下姐姐我吗?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
    “你要是当初直接解决掉那个女鬼的话,那我早就解脱了。”我已经无力吐槽。
    “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简单。如果我当初消灭了她,那很多真相就永远都不会浮出水面了。她停顿了一下,突然认真地说:“经过我这几天的调查,我发现了一件怪事,她的死很有问题,不像是被人杀的,而像是自杀!”
    “什么?”

    你敢骗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她是自杀的,那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凶手。”这件事的意外性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也就是说我这两天的调查基本是徒劳。
    夏之怡招了招手,我俩一起走出了这片树林。边走,她边说了起来:“如果你找不到凶手的话,你的下场是什么?”
    我突然明白,女鬼从一开始就想杀了我、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她想让我死得心甘情愿。
    “你到底调查到多少东西?”我问。
    她神秘地笑了笑:“这个女鬼当年确实被男友甩了,但是他男友并没有杀了她,她是自己在厕所里自杀的。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她不是被人杀的,为什么想要找凶手呢?”
    “那你调查这个空地发生的怪事没有?”
    “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她看了看我说,“这片空地确实是当年他俩约会的地方。只不过,后来凭空出现了一个怪物,听说这个怪物专门吸人血,但是好像没有出现过死者。”
    在寝室门口,我突然停了下来:“这个空地的怪物是在厕所事件之后才出现的吗?”
    “没错。难道你认为这两件事有关系?”
    “总觉得有些怪怪的,那个怪物可不可能是女鬼的男友?”
    “不可能,因为他已经死了。”
    所有的线索在这一瞬间全部都断了,我有些绝望地瘫倒在地上,最有可能是凶手的人死了,意味着这件事永远不会有真相。
    “不过我倒是调查到另外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据说,当年刘峰是那两个人的好朋友。”夏之怡漫不经心地说着,之后独自一人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来到了刘峰的班级,只不过没有找到他的人。
    “你不知道吗?昨天刘峰晚上去上厕所,被吓傻了。”他的同学说。
    一连串的意外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孙强打来的。
    来到图书馆的时候,夏之怡已经在那里了,孙强正在摆弄桌上的旧报纸。
    “昨天我仔细找了找,发现了这张报纸。”他指着报纸上的图片说,“这就是当时厕所案发时候的照片。当时厕所里乱作一团,好像还有一些奇怪的符号,我就把这个带来了,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帮助。”
    夏之怡看后,大惊失色。
    “我们都被骗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喂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可是关系到我的生命安全?”我感觉有些不对劲,看她的表情,多半是坏事。
    夏之怡向孙强道了谢,硬生生地把我拉出了图书馆。
    “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今晚一起去厕所吧。我们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为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就只能牺牲你了。”她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
    “不应该有什么详细的作战计划吗?比如我先冲进去当诱饵,你在后面发动猛攻。”我满怀希望地看着她说。
    她像无视我的存在,一句话都没说。
    “那你保重吧。”我绝望地说,带着隐隐的哭泣声离开了。
    今晚,我就要命丧厕所了。
    在厕所门口,我站了15分钟,确保没人后,才慢慢走了进去。
    里面还是那么黑,没过一会儿,女鬼就爬了出来。
    “找到凶手了吗?”
    “没有。”我鼓起勇气说。
    “既然你没找到凶手,我就要杀了你。”女鬼顺势扑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抓了起来。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女鬼放了手,我倒在地上喘着粗气。
    夏之怡突然出现:“我现在知道了,杀人的办法就是让那些人在三天之内,找到根本就不存在的凶手。那些人找不到凶手,与其说被你杀死,倒不如说是被自己吓死的。”
    “胡说,我是被人害死的!”女鬼发出一声低吼,朝门口的夏之怡扑去。
    夏之怡不慌不忙,抽出符纸,散落在地上,顿时无数的光剑刺向女鬼,只听到一声惨叫,女鬼消失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我慢慢爬了起来,“还吓我说没救了,对付女鬼就要这样嘛。”
    但是,夏之怡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后,我听到了一声冷笑:“你该出来了吧,我等你好久了!”
    一个黑影站在门口。

    这绝对是真相
    等我看清楚的时候,整个下巴都掉了,黑影竟然是昨天空地上的怪物。
    “这不是……”
    “没错,他就是刘峰。”夏之怡很肯定地说。
    “夏之怡,没想到你真的猜出来了。我倒是很感兴趣,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之怡向后退了两步,挡在了我前面:“其实之前我就很好奇,为什么宋丽会提到空地,而且这个傻瓜也推理得很正确,这两个事件确实有联系。可是我还是没想通:宋丽到底是自杀还是她男朋友杀的?
    “既然你们都要死了,我就告诉你吧,是我诅咒了她,让她变成了水箱里的一堆碎肉。”
    夏之怡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你诅咒了她,但是诅咒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自身也相应地被诅咒了,在一定的时间内你会变成怪物,需要用人血化解诅咒。”
    刘峰舔了舔昨天手上留下的伤口:“没错,我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我是宋丽的前男友。我和宋丽,以及当时她的男友吴群都是好朋友,结果吴群却从我这里抢走了宋丽。我很不甘心,于是想到了用诅咒杀死宋丽,但是没想到自身也被诅咒了。变成了那片空地上的怪物,吴群成了我第一个猎物,我杀死他后,把这件事嫁祸到宋丽身上。吴群死后,学校便把这个厕所堵上了。可是,没想到你的调查让宋丽又苏醒了,我怕你们调查出真相,本打算昨天先干掉那个男的,没料到竟然失败了。
    于是,我今天便发出假的消息,说自己被厕所的女鬼吓傻了,你们一定会再去调查厕所。然后借你们的手先除掉宋丽,之后再把你们一起做掉,这样的话,谁都不会知道真相了。”
    “原来你打不过那个女鬼啊,所以才想让夏之怡除掉女鬼。”我看了看夏之怡,竟然笑了起来。
    “原来是你啊。”刘峰突然愣住了,他看到厕所深处有一个熟悉的影子。
    “你、不是被这个女的除掉了吗?”
    “傻瓜,老娘是做戏给你看的!”夏之怡冲他做着鬼脸,得意地说,“要不是这样的话,怎么能把你引出来呢?”
    “我一直以为是吴群的干的。三天前,本想抓一个来上厕所的人间问,结果那小子跑得太快,于是就抓到了这个,我吓唬他说三天内找不到凶手的话,就杀了他。直到刚才这个女生才告诉我,吴群已经死了,只有配合她演一场戏,才能找到真正的凶手,没想到,竟然是你。”
    刘峰顿时吓傻了,跪倒在地上求饶。
    夏之怡慢慢地走了过去:“既然已经真相大白,那就请你去自首吧……”
    “你想得美,我就算死也要拖一个垫背的!”刘峰突然扑向毫无防备的夏之怡,咬在了她的手上。
    “哈哈,这个伤口已经感染了我的诅咒,你也活不了了!”
    夏之怡瞬间无力地倒在地上。
    刘峰的身体慢慢下沉,最终消失在地面上,他被宋丽送到地狱去了。
    “开什么玩笑,这时候难道要我英雄救美吗?”我大声嚷嚷着,抱着夏之怡的身体不知所措。“宋丽,这该怎么办,她为了你变成这样,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宋丽叹了口气:“只能看你们的运气了,我帮不了你。我的心愿已经了了,在走之前我可以告诉你一点,你的幸福只有你自己能抓住。”
    白光闪过,厕所里只剩下我和夏之怡。
    等等,刘峰是靠人血才化解诅咒的,难道……
    我一口咬破手腕,看着血液慢慢流入夏之怡的口中。慢慢的,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终于坚持不住,我也倒在了地上。
    结局
    故事里的主角一般都是不会死的。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了,旁边自然是已经恢复的夏之怡。
    “这还真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啊。”我笑道。
    “是吗?我可是也被诅咒了,以后的人血就靠你了吧?”夏之怡调皮地说。
    “啊?”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幸福只有自己能抓住吧。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