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怨瞳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94阅

    一、地上的人头像
    静子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慢吞吞的走到窗边,伸手拉开寝室的窗帘。一道强烈的阳光瞬间射了进来,静子一下子被阳光晃的眯起了双眼,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静子一下子来了精神,嘴角挂了一个浅浅的笑。
    “啊……”文文突然盯着门外的地砖惊叫了一声,手僵在了门把手上。
    静子心一下子揪起来,快步走到文文身边,顺着文文直楞的目光看去,寝室门外的地面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头像。寝室楼地面用地砖铺成,人头像并不像是被手工绘画到地砖上的,更像是地砖上原有的图案一样。
    一夜之间寝室门口的那块地砖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匪夷所思的人头像呢?什么时候出现的,难道是在半夜里?此时静子头脑中翻江倒海,盯着人头像,感到有点不对劲,到底哪里不对劲!蹲下身细细看去,才发现模糊的人头像没有双眼,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双眼的人头像竟隐隐透着一种熟悉的感觉。像谁?看起来像谁的脸?静子强烈的感到人头像像那么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就是说不出来。
    怎么可能?静子摇着头下意识的否定着,没有双眼的头像怎么能看出来像谁呢?静子拿来拖布,使劲的在人头像上来回擦拭着,折腾了一身的汗,人头像不但没有被擦掉,竟然有些清晰起来。静子吓得扔掉拖布,一下跌坐在地上,一点点往后退着,好像地砖上的人头像是个鬼魂随时能附到她身上一样。
    走廊里来来回回的人看到她们两个奇怪的举止纷纷围观上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有人问。静子伸出手哆哆嗦嗦的指向地面,大家才惊奇的看到地砖上的头像。一霎时议论纷纷,啧啧称奇。突然有个声音传来:“她——来——了——她——回——来——了——”虽然声音低沉、飘飘忽忽,像来自于地下,但是依然清晰的一字一句的传进了静子的耳中。静子像触电一般循声抬头望去,是什么人?那个人一定知道什么隐情……

    二、104寝室
    104寝室共有五张床,每张床都有编号。文文和静子分别睡1号、2号床,静子睡下铺,文文在上铺。寝室住的这一批都是大一的新生,文文生性腼腆、害羞,不善于交际,尤其是胆子小的不得了。而静子性格活泼开朗,风趣健谈,正好和文文的性格成为互补,最主要的是胆子要比文文大的多。在寝室里,静子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就说给文文听,文文绝对是个可信赖的听众,绝不会到处八卦去。而文文每次遇到不公平待遇就告诉静子,由静子出面摆平,两人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闺蜜。寝室目前有三个学生住宿,除了文文和静子,还有美智。开学的时候还来过一个新生,文文静静的很淑女的样子,睡5号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学上了不到一个月的课就转学了,所以在寝室住了不到一个月就搬走了。静子只记得那个女生好像叫蒋玲吧。后来5号床安排给了别班的新生,那个女生来寝室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一直没在5号床睡过。美智本来睡3号床,看到5号床没人睡,说是上铺清静,就搬到了5号床。这几天美智生病住院了不在寝室。但是4号床始终是单独放置在墙边并且一直空着。静子不止一次偷偷的想,寝室床位这么紧张,为什么没人愿意睡那张床,仅仅是因为数字不吉利吗?
    学校规定晚上统一熄灯。马上要熄灯了,文文和静子谁都不说话,各自躺在床上无聊的玩着手机。突然传来“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开始两人都不想开门。可是敲门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急促。文文吓得用被子蒙住头,静子朝门外喊:“谁?!”门外敲门声停顿了两秒,接着又开始响起来。静子有些生气了,嘴里嘟囔着:“这么晚了敲什么敲!”无奈的走过去开门。
    开门的一瞬间灯灭了,寝室、走廊霎时一片漆黑。借着微微的月光,静子隐隐约约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长发黑影,正一点点向她移来。“啊?!”静子吓得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向后倒去,黑影走过静子身边一声不吭爬到了5号床上。那不是——那不是之前美智睡的床吗?静子狐疑的看着那张床,抬眼看到胆小的文文此时正悄悄伸出脑袋也在看着那张床,显然文文目睹了一切。难道是美智?!美智深更半夜的不在医院好好住着跑回寝室干什么。在文文目光的注视下静子胆子大了起来,从地上爬起来走到5号床边伸手去拉美智,“美智,你身体好了吗?是你吗?”
    在握住美智手的一瞬间一股寒气袭来,美智的手冰冷、僵硬无比,静子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借着手机的蓝色荧光照向美智的脸,静子清晰而赫然的看到美智的双眼是两个深深的黑洞。静子一下昏了过去。
    等静子苏醒过来,文文正在一旁抹眼泪。静子只觉得头疼欲裂,勉强支撑着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在校医室。
    文文看到静子醒了带着哭腔高兴的说:“校医说你惊吓过度,我使劲喊你也没有用,你到底是看到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静子虚弱的笑了笑,“傻丫头,醒不过来不就死咯。”
    “美智呢?谁把我送到校医室的?是你吗?你一个人怎么能拖得动我?”想起美智,静子还心有余悸,但是又不想让文文知道也跟着担惊受怕。文文依然抽抽噎噎的说:“当时我看到你昏倒了,吓坏了,四周一片漆黑,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好这时走过来一个女生,和我一起把你搀扶到了校医室。我出寝室的时候,美智还在床上睡着呢,我没有惊动她,毕竟她才刚从医院回来。”
    静子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那个僵尸还在寝室,那么美智到哪去了?那个僵尸到底是谁?难道真的就是……静子吓得不敢想下去。
    “你带我去找她吧。我要当面谢谢她。”静子回头又问,“你认识那个女生吗?她叫什么名字?是哪个系哪个班的?”文文看着静子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不知道名字怎么找啊?”静子急了。
    文文笑了,“你别急嘛,那个女生说了,她会来咱们寝室找我们……”

    三、被诅咒的4号床
    一进寝室的门,静子下意识的朝5号床望去,空空如也。静子长舒了一口气,她始终不确定美智会深更半夜自己跑回来,再说住院部也有制度啊。那张脸就是美智的脸不会看错,可那明明是一具僵尸,美智的双眼到哪去了。突然想起可以拨打号码百事通查询美智所住医院的值班电话啊,自己真是笨死了。电话拨通后,值班护士竟然爆出了一个令静子吃惊的消息,美智于昨天夜里失踪。当班护士说睡前查夜还一切正常,到凌晨再查夜美智床上已经没人了,同房的病人已经睡了,也没听到什么动静。病人外出必须经过护士站,值班护士们也没见到美智出去,就这样美智突然在自己的病床上人间蒸发了。
    静子关掉手机愣愣的坐在床上,突然感觉一股阴风从门外刮来,再一低头,一双鲜红的公主鞋已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静子看着那双鞋子直皱眉,那两只鞋子就像浸满了鲜血。文文冲静子扮了个可爱的鬼脸,“嘻嘻,快谢谢人家吧。”静子顺着那双红鞋子向上看去,站着的女生长发扎成马尾,脸色惨白,唯独眉宇间有些暗淡,也正看着静子,一抹不易察觉的、诡异的笑挂在嘴角。
    “你好!请问你是……”静子看着红鞋子女生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勉强伸出右手表示友好。女生并没理会静子伸出的右手,用手一指空着的4号床自顾自的说:“我以前睡过那张床……”
    “那你现在……”静子脸上的笑容和伸出的手同时僵住。
    “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啊?”文文好奇起来。
    “有个女孩,从小她的父母就非常宠爱她,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这个女孩最不爱学习,好不容易等到高中毕业了,又没考上大学。她父母没办法四处托关系,大费周折,总算如愿以偿的把她办进了一所不错的院校,当时大一新生报到,就住104寝室……”说到这女生故意顿了顿,冷冷的扫了文文和静子一眼。静子心里暗暗咯噔了一下。
    “女孩性格很怪,和谁都合不来,一副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姿态,同寝室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很讨厌她颐指气使的样子。可她偏偏和上铺的女生成为了闺蜜,当时寝室共有5张床,都有编号。这个女孩睡4号床,而她的闺蜜睡5号床,也就是她的上铺。”
    文文吃惊的叫起来:“104寝室,有五张床,天哪,你难道说的就是我们这个寝室里曾经发生过的事吗?”
    女生目光空洞的看向前方,“突然有一天半夜,窗外下着大雨。大家睡得正香,寝室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把大家都吓醒了,胆大的打开灯一看……”
    静子手心里都是汗,“怎么了?”
    “那个专横跋扈的女孩双目像是被人用利器活生生剜去,脸上鲜血淋淋,表情狰狞,披头散发,仰面躺在4号床上已经断了气,死时身上穿着她最喜欢的真丝绣花白色睡裙,那么昂贵的手工苏绣,只有4号床的女孩才穿的起,虽然现场很难辨别死者的面容,但当时学校里,没有人会怀疑死的不是4号床女孩。”
    “你是说4号床死过人?”文文和静子看着空荡荡的4号床不禁毛骨悚然起来。
    “4号床女孩死的那天夜里,当大家有的报警,有的叫老师,有的往外冲,有的吓得抱头尖叫乱作一团的时候,5号床女生——也就是死者的闺蜜当时像死了一样一直睡在床上一动不动,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悲伤过度,5号床女生醒后性情大变,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文文仿佛看到了血淋淋的现场一样全身抖个不停。
    “警方也没找到凶手是谁,也没发现作案工具,这个案子就成了悬案,时间长了也就不了了之了,只不过有个疑点谁也没破解,死者当时被剜掉的双眼不知去向,法医说这不是致死的直接原因。后来,学校里开始盛传4号床是被死者诅咒过的床,死者怨气太重,谁要是睡在4号床上,谁就会被死者剜掉双眼进行报复。原104寝室里所有人都强烈要求校方给予调换寝室,到最后这个寝室就被封了,成了一间空房。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真是我们寝室以前发生过的事吗?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静子不敢相信的盯着对方的脸。
    “是的,只不过这是前年的事了。”
    “既然封了就不该让我们这些新生再住进来啊?学校真是过分!”想起可怜的美智到现在还生死不明,静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也许这几年学校规模不断扩大,住宿生太多的原因吧,寝室楼经过装修后104室重新用作寝室。我在你们来之前睡过4号床。”
    “可你的眼睛好好的啊,看样子那个诅咒不是真的。”静子挑衅似的扬起嘴角,心中却暗想这个女生到底是人是鬼啊。
    女生双眼略过一丝阴险的笑:“我的故事讲完了,看样子没有吓到你们啊,那你们猜猜,下一个被诅咒的会是谁?”文文和静子同时一愣,女生已经走出了104寝室。

    四、美智的出现
    一双肮脏的鬼爪,长长的指甲满是黑泥,朝着静子熟睡的脸伸了过来,静子突然睁开双眼,惊恐的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眼窝是两个黑洞,不断从黑洞里往外涌出一小股一小股的鲜血,张着血盆大口,好像要把静子整个吞噬一样。静子想跑,可是躺在床上不能动,拼命的喊叫仿佛没人能听见,突然耳边响起一阵狞笑:“你就是下一个被诅咒的人,你必须得死!”静子惊恐万分,眼睁睁看着那双满是黑泥的鬼爪深深的**了自己的双眼,将两个眼球抠了出来,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一阵剧痛瞬间袭来,静子一下子坐了起来,冷汗淋漓,原来是一场噩梦,梦境如此真实,静子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双眼,太可怕了。难道美智就是被诅咒的人吗?那下一个又会是谁?是自己吗?也许找到了美智,就能找出答案。
    静子感到胸口憋闷的难受,悄悄打开门走了出去。惨淡的月光照着大地,路旁树影随风摇摆,像无数个鬼魅冲她乱舞。走着走着,静子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影向着学校围墙边快步走去,边走边四处张望,生怕被人发现一样。会是谁?去那干什么?静子略一迟疑跟了上去。
    及到围墙边,静子才发现围墙早已被人掏了一个半人高的洞。静子躬身钻了过去。围墙外是长着杂草的土坡,静子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身,不敢再往前走,眼看着那个人站住,掏出手机打电话,此人始终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脸。不一会土坡那边出现一个黑影,帽檐压得很低,拖着一个大旅行箱,走起来十分的吃力。两个黑影站在一起说着什么,静子竖起耳朵仔细听,可惜距离有点远听不清楚。突然,旅行箱被打开,借着月光一看,静子大吃一惊,赶紧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才没喊出来。旅行箱里蜷缩着身子躺着的居然是失踪了多日的美智。旅行箱重又合上,远远看去两个人像是意见不合,其中一个愤然离去,另外一个看看旅行箱,好似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旅行箱藏好,朝另一个方向慌慌张张的走远了。
    静子心里突然没了主意,旅行箱里的美智是一具死尸吗?阴风阵阵,环顾四周好像鬼影憧憧,静子怕的要命,想到那个诅咒,静子壮着胆子走过去打开了旅行箱。
    美智惨白的脸像是在睡熟,静子一摸没有一丝气息,可怜的美智遭谁毒手啊,静子悲伤的正要把旅行箱合上,美智突然叹了口气从旅行箱里慢慢站了起来,惊得静子差点转身逃掉。美智伸手一把拉住静子:“你来看我了。”脸上的两个黑洞似乎含着笑。
    “你这是怎么了?你已经死了吗?”静子把心中的疑问倒了出来。
    “哦……”
    “你的眼睛是被谁挖掉的,为什么要挖你的眼睛?”
    “那天我躺在病床上睡觉,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眼睛就没了,当时只看到一双红鞋子,没看清是谁我就昏过去了。等我醒过来有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说:回寝室去找眼睛!我就又回了一趟寝室,我在床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被挖的眼睛,由于太累了我就睡着了。再醒来我就莫名奇妙的被装在这个大箱子里了。”
    大概是说了太多话,美智突然伸出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舌头是乌黑的,静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
    美智叹了一口气:“我自己摸不到心跳,感觉已经死了,但奇怪的是我好像一直被操控着,行动自如。被挖了双眼,又能看到一切。”
    静子顾不得害怕了,“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美智紧皱着眉头,表情很痛苦的说:“也许是她回来了……”
    “拜托你说的清楚点行不行啊?!是不是有个传闻说4号床是被诅咒的床?可是你没睡4号床为什么要被诅咒啊?”
    美智缓慢的木讷的往前走着,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也许是她回来了……也许是她回来了啊……”
    “喂!”静子看着她僵直的背影大声喊着,“谁是下一个被诅咒的人啊?!”
    美智并不理会静子,慢慢走远了。静子沮丧的垂下头。此地不宜久留,静子匆匆将旅行箱合上,放在了原来的位置。到底跟不跟着美智去,静子犹豫了半天实在没那个胆量,也许该来的也躲不过吧。

    五、血案再现
    静子心神不定的回到寝室,看看文文还在熟睡之中。她正要蹑手蹑脚的上床睡觉,突然无意间一抬头,发现5号床拉着床帘,有人在床上睡觉。这一惊非同小可,怎么可能有人?之前是美智在睡,美智失踪后床就一直空着。那会是谁?难道美智又回来了?
    静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悄悄的走过去撩起床帘的一角一看,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拍拍胸口,简直是自己吓自己。原来是一直没在这睡过的那个别班的新生。想想也是,5号床本来就是分给她的床,她一直没来当然并不知道美智睡了她的床,既然来了肯定是睡5号床没错。只是好奇怪,熄灯前她好像不在吧,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也许是自己出门以后吧,自己也太疑神疑鬼了,还是先睡会吧。想到这静子的困意上来,连连打着哈欠,一仰头倒在了床上,真是舒服啊,什么也不要想,踏踏实实的睡到天亮吧。
    “啊——”一声惨烈无比的尖叫一下子将静子惊醒,静子腾地坐了起来,愣了几秒回过神来,迅速打开床头灯,借着暗淡的灯光环顾寝室四周,这才赫然发现寝室里除了自己和5号床女生以外没有别人。刚才回来的时候明明看到文文在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静子哆嗦着手慢慢拉开5号床的床帘,“啊!”静子失声尖叫起来。只见那个女生仰面躺在床上痛苦的抽搐着,双眼被活活剜去,两个黑洞鲜血奔涌。静子手足无措,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生惨绝人寰的挣扎了几分钟,在自己面前直挺挺的死去了。床单被血浸透,一股股的血腥味刺激着静子的鼻腔,静子忍不住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来人呐——出人命了——”静子顾不得擦拭嘴角的污物,跌跌撞撞的扑向门口,使出全身的力气打开门,跌坐在漆黑的走廊里一声接一声的嘶喊起来,夜半更深,她的喊声显得格外的凄厉。不一会楼管和老师都闻讯赶来,其他寝室的一些女孩们也赶过来,但是没人敢进寝室。楼管将宿舍楼里的灯打开,整个宿舍楼霎时灯火通明。校方打电话报警后,随后刑警队的干警们赶来封锁了现场。小小的104寝室挤满了人,法医仔细翻看着尸体,干警们细细搜寻着每一个角落,进行取证,闪光灯闪个不停。
    静子傻了一样靠着走廊的墙,全身骨髓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没有一丝的力气。几个女生对静子说着什么,静子全然听不见,感觉被人搀扶了起来,又一头栽倒,不省人事了。
    醒来,静子发现自己在医院,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文文居然不在自己的身边。静子脑子乱的一塌糊涂,文文从昨夜就没见,会到哪里去了,那么会关心人、对自己那么好的一个女孩,这次怎么没有来陪陪自己呢?不会出什么事吧。勉强支撑着坐起来,才看到输液的吊瓶和鼻孔里插的输氧管。静子仿佛中了邪,大脑一片空白,死死地瞪着窗外,连眼睛都不会眨动了一样,窗外有几棵树随风摇曳。原来下一个被诅咒的人竟然是她,自己甚至都没有记住她叫什么名字,她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太可怕了!为什么?为什么啊?!是谁干的?活生生的杀戮就发生在自己的寝室,那自己的命能留到什么时候?又好像有点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正想着有人敲门,静子以为是文文,说了声:“请进!”出人意料的是两个刑警。静子双眼重又瞪向窗外,也许明天自己的双眼也要被挖去了吧。
    “我是王警官,这是我的警官证,你感觉好点了吗?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问吧!”
    “请问你和死去的女孩熟悉吗?知道关于她的什么隐情吗?或者说她有什么仇家吗?”
    “不认识,也不知道。”
    “案发当晚,我们仔细检查过门窗,没有发现撬门撬窗的迹象,说明没人能从外面进入实施犯罪。寝室里又只有你一人在睡觉,请问你当晚一直在寝室吗?”
    静子突然语塞了,该不该给刑警说自己夜里出去的事,如果说了就要说出美智的事,可是谁会相信一个学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然后死了,又复活了……
    “请问案发当晚你一直是躺在寝室床上睡觉吗?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和事?或者听到什么动静?”
    静子抿了抿嘴角,“一直在,没有见到可疑的人。”

    “那你休息吧,真是打扰了,谢谢你的配合,要是发现什么可疑的线索或想起什么的话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再见!”
    静子闭上双眼,如释重负的舒口气。突然感到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忙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那双鲜红的鞋子。是她?静子下意识的战栗了一下。猛抬头,静子又看到了那张惨白的脸,就是她!静子看看门,门是关着的,病房里没有其他人,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进来的?怎么没有一点声音,静子心里有点害怕。
    突然想起美智说过的话,美智眼睛被挖之前看到一双红鞋子,会不会是她干的?干脆单刀直入,想到这静子故作镇静并不看她,“为什么杀了美智?”
    “因为她该死!”
    想起美智,静子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转过头怨恨的盯着她,“她说感觉被操控了,是你在操控她吗?死人怎么会被操控?除非你不是人!”
    “是不是我在操控她,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也需要她!”
    对方不屑一顾的眼神彻底把静子的怒火点燃了,她竭斯底里的吼着:“昨天夜里死去的那个女生,你也需要她,是吗?你这个恶魔!来啊,我不怕你,你也需要我吧,来啊!你这个杀人的恶魔!”随手拿起枕头,使出浑身的力气向对方身上砸去。
    静子恍惚看到进来两个护士查房,枕头砸向了其中一个护士,两个护士看到静子疯了一样一个人对着墙大吼大叫,大惊失色的跑去找来医生,然后就是几个护士按住暴怒的像狮子一样的静子给她注射了镇静剂,不一会,静子头一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静子在医院躺了三天已经好转,等回到寝室的时候已快夕阳西沉,偌大的104寝室空无一人死气沉沉。静子疲乏的倒在床上,这几天同一个问题缠绕着她,传言4号床是被诅咒的床,也许因为这个缘故,4号床被单另放置墙边没人愿睡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寝室里出事的两个人都没睡过4号床啊,却先后睡过5号床,为什么?难道真正被诅咒的是5号床?静子觉得种种怪事仿佛让自己深陷迷雾,不能呼吸。突然她像想起什么翻身而起,快步走到门口蹲下细看,门口的人头像还在,奇的是人头像发生了变化,之前的头像是长发,没注意从什么时候起头像变成短发,仍旧没有双眼。静子倒吸一口凉气,瘫坐地上,盯着头像使劲的看,越看越像之前被杀的那个睡5号床的女生。难道……难道谁要被诅咒,她的头像就会自动显示在门口的地砖上吗?仔细想想第一个出现的头像,应该是美智的头像,静子一瞬间恍然大悟,对,是美智的头像没错,当时就觉得很眼熟,只不过头像脸的上半部是空白,当时实在拿不准是谁,原来这是恶魔留下的杀人线索。
    那么,还有谁睡过5号床?静子挖空心思的回想着,猛地想起那个叫蒋玲的女生,为什么突然转学,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可怕的秘密?是不是因为转了学才躲过了横祸?下一个如果不是蒋玲会是谁?会是自己吗?
    隔窗看到马路对面的刑警队,也许自己不该对刑警隐瞒一切。想到这静子迈着沉重的脚步缓缓向刑警队走去。刑警队门前进进出出的好多人,似乎是出了什么事。静子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目光搜寻了半天,也没看到去病房找过她的那两个刑警。正打算离开,突然那两个刑警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个气愤的说:“尸体失踪了?怎么会?还没结案呢,谁会来偷尸体?有什么动机?这个案子和前年的案子如出一辙,都是同一个案发现场,都没发现死者被挖去的双眼。现在尸体又丢了怎么向上头交代?医院也是,都是干什么吃的?!”另一个沮丧的摇摇头,“不知道,早上一接到医院的电话我就迅速赶过去了,没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那个女生的尸体就像长了翅膀自己从太平间飞走了。”“扯淡!派人去找!”前面那个刑警回头瞪了一眼。
    静子大吃一惊,心里明白,这个女生的尸体也像美智一样被恶魔操控了,自己走出了太平间。那两个刑警从静子身边擦身而过。静子刚想叫住,又犹豫了,情绪低落的走出了刑警队。怎么向刑警们反映情况?说尸体自己从太平间走出去了?谁会相信!

    九、真相过后的结局
    “宝贝!快起床吃饭了!”
    “来了——”静子嘴里答应着,打着哈欠,伸了伸懒腰,慢吞吞的走到窗边,伸手拉开房间的窗帘。一道强烈的阳光瞬间射了进来,静子一下子被阳光晃的眯起了双眼,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静子一下子来了精神,嘴角挂了一个浅浅的笑。
    床下是一双鲜红色的公主鞋,静子一愣,这是自己的鞋子吗?
    “怎么还不出来啊?磨磨蹭蹭的在那干什么呢?”说着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门口。
    “陈老师!”静子脸上的表情立时僵住了。
    “我的宝贝女儿昨晚睡得好吗?怎么了,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啊。”
    慢吞吞的走到餐桌前,一个中年男人给静子拉开靠背椅,“坐吧,快吃早饭吧,都快凉了”
    静子恍恍惚惚像做梦一般,机械的一勺一勺的吃着饭。
    这时家里的座机电话突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中年男人去接电话,静子隐隐约约听到中年男人在电话里说:“刚从医院接回家,孩子可能还不太适应……我想慢慢会好起来的,如果病情再加重了我会及时送回医院的,真是让宋主任费心了啊……这个孩子老是爱沉浸在自我的幻象世界中,把自己假想成各式各样的人……还好不具备攻击性和危险性……一般不会让孩子脱离我们的视线的,我们也会按时给她喂药,宋主任尽管放心好了……”
    静子疑疑惑惑的走回自己的房间,猛一抬头,门框上用黑笔写了一个大大的“104”,104寝室?这是谁写的?低下头,门口的地砖上不知是谁画了一个娃娃的头像,静子疯了一样冲进房间,惊恐的看到床头柜上居然摆着那张全家福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双眼不知被谁撕掉了。照片背面写着莲琪我们爱你!再站在衣柜的大镜子跟前一照,自己怎么变成了全家福里的那个女孩了,我是静子啊,天哪。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静子疯狂的抓着自己的脸,好像自己的脸上贴着一层别人的脸,想用手将那层脸撕掉一样。不停的翻着抽屉、柜子等一切可以翻的地方,突然静子的手僵住,脸上的肌肉抽动起来,在一个柜子里赫然放着六个可爱的穿花裙裙的洋娃娃,分别写着文文、美智、蒋玲、静子、心茹和小筱。只不过写着美智、蒋玲和心茹的那三个洋娃娃的脸上,在眼睛的部位是两个大窟窿,好像是被谁把眼睛给抠掉了。写着小筱的那个洋娃娃的双眼上插了半截小铅笔头。这!这是怎么了?同寝室的室友们怎么都变成了洋娃娃了?那个小筱是谁?不是我们寝室的啊?那我又是谁?到底是谁啊?!太可怕了!静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突然她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把折叠水果刀,那是妈妈昨晚在她房间给她削苹果时落下的。她的脸上露出异常诡异的笑,不会再看到了,真的不会再看到这可怕的一切了!缓缓的拿起那把水果刀……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74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