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图书馆杀人事件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52阅

    一
    “月儿,对不起,我本不该这么做的,可是……”男孩喃喃道,眼眶不断溢出伤心的泪水,“我当时真的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嫉妒、愤怒充满了我的胸膛,当时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是我自己了……”
    说完,男孩哆嗦着向前走去,抬起一只脚踏上楼顶边缘……
    “月儿,对不起,我……”
    男孩朝下望了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高啊!”
    月色朦胧,漆黑的夜笼罩着大地,只有那微亮的月光照在男孩的脸上,那脸痛苦的扭曲着,显然内心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
    “怎么,下不了决心么?要不要我来帮你的忙呢?”
    一个狰狞的声音在男孩耳边响了起来。
    男孩顿时一怔,猛然回过头来。
    “你……”
    男孩的瞳孔不由得变大,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杀死月儿的时候也没这么害怕,现在怎么就害怕了?难道残害别人的生命就那么心安理得,反过来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就那么的困难?”
    冰冷的笑声里充满了鄙夷。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心安理得,我……我只是迫不得已啊!”男孩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一张惨白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没有心安理得?”声音哼道,“那为什么你看着月儿的尸体就那么的无动于衷?你看月儿尸体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就算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尸体也不应该那么镇定的。你倒是个冷静到了极点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男孩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双手捂着脸慢慢地跪倒在地,“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
    “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后悔?”站在男孩面前的人看着男孩那痛苦的样子,不由鄙夷地哼了一声,然后冷冷地说道,“当时你怎么就没有想到后悔?当时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我……”男孩泪流满面,全身不停地抽搐着,“我当时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自己?哼!恶魔都是一些无法控制自己的人!邪恶心谁都有,能控制住邪恶心的人就是天使,控制不了反而被邪恶心控制的人就是恶魔!很显然,你是属于恶魔一类的!”
    “我不是恶魔!我不是……”
    男孩蜷缩起身子,无力地反驳着。
    “你想想过去咱们三人度过的美好时光,我们都把你当作朋友,朋友!你懂什么是朋友么?月儿对你有多好,事事都想着你,有好吃的总会为你留着,有好消息总会第一个告诉你,我再怎么问她也是闭口不谈,你想想她对你有多好,有多好!”
    说着,那人上前狠狠地踹了男孩一脚,然后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狠狠地补上几脚。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男孩呻吟了几声,然后苦苦哀求道。
    “凭什么月儿对你那么好?你哪里值得她对你那么好?”那人恶狠狠地质问道,“既然她对你那么好,你又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而令她伤心?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月儿在我面前哭诉?一次次地向我哭诉你的冷淡!你这个混蛋!”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为难?”那人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他紧紧地咬着下唇,似乎在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激动,“一个女孩子在喜欢她的男孩面前哭诉另一个男孩的冷淡,你知道这滋味有多难受吗?你知道吗?第一次,我心里只是有点失望,第二次,我心里就有些悲伤,第三次,第四次……那么多次地来向我哭诉,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那人不由得大吼起来,那颤抖而又带有神经质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使这本来就有些凄凉的秋夜更添一丝伤感。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对你那么好?”声音渐渐变得低沉起来,“为什么不管我为她做什么,她都不领情,就好象我对她的好是天经地义的一样!而你……”那人蹲下身子一把抓住男孩的领子,恶狠狠地瞪着男孩,眼睛里充满无尽的恨意,“你又为她做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却什么也得不到,而你,能得到却什么也不愿付出!该死!统统死掉就好了!”
    “是我不好,是我杀死了月儿……我该死……”
    男孩已经泣不成声了,就像一滩烂泥一样,任由面前的人抓着晃来晃去。
    “你是该死!待会儿就帮你实现这最后的愿望,不过,”那人凑到男孩眼前,恶狠狠地说道,“我可不想让你就这么痛痛快快地死!”
    男孩无力地抬起头,那眼睛呆滞无神,瞳孔已然松散,显然男孩内心已然绝望。
    “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人了,那么我就不妨告诉你吧,”
    “其实月儿不是你杀死的,”那声音神经质的吃吃的笑了起来,似乎在嘲笑男孩的愚笨,“你杀死的不过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什么?”男孩心里一紧,神智顿时恢复过来,他不由得瞪大双眼,“你是说……”
    “哈哈……”那声音顿时大笑起来,“是的,没想到你这么笨,本来我以为要多费些功夫的,所以,煞费苦心地制造了一些假象,只可惜……”那人冷笑着摇了摇头,“我那些准备都白费了。”
    “没有理由的……不可能的……”男孩嘴唇不由得哆嗦起来,“我是亲眼看着她一点点死去的,不可能之前就已经死了的……”
    “就在你的计谋得逞的那一霎那,”那人冷笑道,“也就是说,在书架砸向月儿的那一瞬间,她就差不多已经是个死人了。”
    “怎么可能……”男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可能?”声音里充满了得意,“在你设计让书架倒下的那一瞬间,一根坚韧的细丝也就刺穿了她的心脏……”
    “细丝?”男孩怔住了,“可是……”
    “以你的智商,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声音继续冷笑道,“我就跟你和盘托出吧……”

    二
    天气渐渐转凉,一夜之间,枯黄的落叶就铺满了道路,再夹杂着些许秋风,就像浑身是水的人跌入了冰窖一样,让人从心底里感到凄冷无比。
    “真够讨厌的!”旭一只手拎着笤帚,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叫怎么回事嘛?怎么这些叶子就好象约定好了似的,偏偏都赶到今天早晨落下来!”
    “这世道也真是不公平,”旭接着愤愤地嘟哝道,“本来以为大学是浪漫美好的,可没想到居然跟官场一样黑暗!”
    “可不是嘛!”
    突然一个声音接口道,旭吓了一跳,手里的笤帚啪地一声掉落在地。
    “在别人自言自语的时候接话茬可是会吓死人的啊!”旭冲着来人皱了皱眉,没好气地数落道。
    “嘿嘿,不好意思,我就这么随便接一句,没想到你的反应居然会这么大……”来人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歉道。
    来人是旭的同班同学,叫做建。手里也拎着一个笤帚,看来是跟旭一样,也是来打扫卫生的。
    “那也要看对方是在自言自语什么了。”旭说道,“像我刚才自言自语的内容可是大不敬的,如果被学校哪个领导给听去了,说不定今后就会有一大堆麻烦找到我的头上来的。”说着,旭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咱们的辅导员就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么?那家伙不就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道貌岸然的混蛋么?”
    “既然你这么害怕被听去了,那为什么还要自言自语这些呢?”建不解地问道。
    “天天看到那么个‘阴’人,心里不满难道要一直憋着么?”旭回答说,“心里不满总要发泄出来嘛!就像那个对着洞口大喊‘国王长着个驴耳朵’的人一样嘛!”
    “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建挠挠头,说。
    “咱们的辅导员真他妈的是个混蛋!”旭低声骂道,“你看那家伙都三十来岁有妻儿的人了,还要玩弄女学生,简直是个衣冠禽兽嘛!”
    “你这话都说过几百遍了,我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建不满地抱怨道,“人家有这个资本,我倒是也想这样,可我像那个混蛋一样有钱有权么?再说了,人家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女的献出身体,换来的是荣誉奖学金之类的;男的呢,提供荣誉奖学金等物质,换来的是年轻女孩子的身体,是生理上的满足。这也叫做双赢嘛!”
    “哼!双赢?我看是一对苍蝇!”旭讥讽道。
    “算了,算了,咱们在这儿发些牢骚又有什么用?这事谁都心照不宣,连校领导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咱们能有什么办法?”说着,建弯下身子,扫起地来,“咱们守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现在呢,做好一个勤工俭学的贫困生的本分吧!唉……”
    “这个世界,唉……”旭摇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笤帚,慢慢地扫起地来。
    “不会吧,”过了一会儿,旭生气地地喊道,“这是哪个混蛋喝醉酒吐到这儿了?”
    在旭的面前,有一些乳白色东西,看起来粘粘糊糊的,黏着一片片的落叶,令人感觉很是恶心。
    “那是什么东西?”建指着不远处惊讶地喊道。
    旭顺着建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有一堆落叶比周围的明显高出很多,似乎下面覆盖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长箱子之类的东西……
    “哇!”建不由得呕吐起来。
    “你怎么了?”旭看看建,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落叶覆盖着东西,也忍不住呕吐起来。
    落叶覆盖下,一个破碎的沾满脑浆以及血迹的头颅隐隐地显露出来……

    三
    “我对不起月儿,月儿不是像校领导说的那样是不小心被书架砸死的,而是我设计杀害的。书架会无缘无故的倒掉么?你们认为校领导的这个理由不够蹩脚不够愚蠢么?我感到很是好笑,身为大学学校的领导,很‘正经’的教育工作者,居然会撒出这么愚笨的谎话,而以警察们的智商居然也能相信这种谎话!我都无语了,不知道他们怎么好意思活这么长时间,要是我的话就会羞愧地去死了。
    “我爱月儿,同时也恨她!她怎么会为了金钱和荣誉而出卖自己的身体?那样做值得么?我最恨的就是那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我们的辅导员!姓刘的那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有妻儿的人居然还这么不守本分,垂涎女学生的美色!月儿啊,你为什么要向这么个混蛋献出自己的身体呢?
    “不光是月儿,凡是姓刘的管辖的一届学生,此类事件经常发生,同学们对此都是心知肚明,不过都是敢怒不敢言,校领导对此连个屁都不放,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月儿死了,我活在这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至死我都在恨,恨姓刘的那个披着人皮的衣冠禽兽,恨学校那些肥头大耳的校领导,他们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只知道钱钱钱!
    “我死了也会变成厉鬼向那个姓刘的混蛋索命的!月儿,我来了……”
    …………
    很显然,这是一封遗书,不过说是遗书也许不大合适,因为上面没有交代后事的语句,也没有提及有关父母亲戚之类的文字,只是简单的交代了自杀的原因以及内心的愤懑而已。
    “而且,这封遗书……不,准确的说是这张纸,”罗警官拿起桌上的纸张,伸出手指弹了弹,然后说道,“这张纸披露了你们学校的一大丑闻,而且似乎是你们学校内部尽人皆知的丑闻。”
    王校长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来,不安地擦着那宽厚的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并不时地抬眼瞥一眼面前盛怒的罗警官,嘴唇哆嗦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你们这算是怎么回事?”罗警官接着说道,“啪”地一声将手里的纸张狠狠地拍到桌子上,王校长闻声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之前那个在图书馆死掉的女生,你们说是她不小心撞倒书架,被倒下的书架砸死的,我们信了,也当作一场意外事故处理了。可这次这个该怎么办?”
    “这,这……”王校长一时语塞,就像被老师批评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
    “幸好发现尸体的那两个学生没发现尸体衣服里的这张纸,我想他们当时就被吓傻了吧?毕竟是一些没见过世面的雏儿……嘿嘿……”
    说到这里,罗警官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是,是……”王校长赶紧随声附和道。
    “你别跟个应声虫似的只会在那儿‘是是是’的,”罗警官狠狠地瞪了王校长一眼,说道,“之前的图书馆案件不能再做什么更改了,否则我们警察的声誉就会受损。你们这些校领导也是很看重声誉的吧?对于为了保住声誉而扯谎,想来你们这些所谓的教育工作者比我们这些警察更拿手吧?”
    “也不是……”王校长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哼!咱们还用得着来这套么?”罗警官嘲讽道,“咱们都是靠压榨谋生的,只不过干我们这行的是借着维护治安的名义来压榨老百姓,而你们却是打着教育的幌子来压榨学生罢了!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这次的事件我也以意外事故来处理,不过,”罗警官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双眼紧紧地盯着王校长,脸上露出一副奸佞的笑来。
    王校长慢慢地抬起头来,不安地看了罗警官一眼,心里顿时明白了罗警官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很好,很好……”王校长开口道,声音有些颤抖,“如果能够当作意外事故来处理那当然再好不过……再好不过了。如果能……那样,那么事后我会很感激罗警官的……”
    说着,王校长伸出手来,拇指不停地摩擦着食指和中指。
    “哈哈!”罗警官不由得大笑了起来,然后脸上顿时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那你准备为这次意外事故付出多少呢?”
    “这个数。”王校长伸出一只来。
    “一只手怎么够?”罗警官不满地哼了一声,“你不是有两只手么?我想那个姓刘的家伙这几年孝敬你的也不止这个数吧?”
    “这……”王校长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怎么?嫌多啊?”罗警官不由得生气了,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抓起桌上的纸张,“那好,那我就把这张纸上的内容如实地向媒体公布就是了……”
    “别……不要这么着急嘛!”王校长赶忙站起身,一把抓住罗警官的胳膊,脸上顿时堆起谄媚的笑容来,“先坐下来,好商量,一切都好商量嘛!”
    “我这人是很有主见的,”罗警官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愤愤地说道,“我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人嘛,要始终不渝才是。”
    “是,是,您说的极是,做人要始终如一,贯彻到底……”
    “少跟我来这些客套话!”罗警官摆摆手,不耐烦的打断了王校长的话,“我做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听腻了你们校领导的这些废话!那些从你们口中吐出来的废话你们自己又能懂得多少?”
    “是,是……那么,”王校长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罗警官一眼,“不能再减些了么?”
    “十万!”罗警官语气坚决,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一分也不能少,否则你就等着纸上的内容见报吧!”

    四
    “我说,你这么一直盯着那个人看有意思么?”
    李羽困惑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杜宇,不解地问道。
    杜宇闻声将手里的筷子放下,冲着李羽嘿嘿一笑。
    “当然,”杜宇说道,“观察同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毕竟很多方面都很相似,所以,看到别人的言行举止也就会很容易联想到自己的言行举止,并且,”杜宇笑了笑,接着说道,“根据那个人的言行举止也可以推断出那个人此刻的想法。”
    “哦?”李羽怀疑地扬了扬眉,“那么你刚才一直盯着看的那个人怎么想的?”
    李羽和杜宇现在在食堂里吃饭,饭毕,杜宇手握着筷子一直盯着食堂2号窗口一个卖饭的中年男子。
    “刚才那个盛饭师傅给穿蓝衣服的男同学盛饭的时候,”杜宇开始解释道,“一开始盛了满满一勺,可是到向碗里盛的时候,师傅的手却哆嗦了一下,结果到碗里的饭菜就变少了。那个同学虽然没有说什么,只是眉头稍微皱了一下,师傅看到那个同学的表情,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说到这里,杜宇停了下来。
    “嗯?你怎么不接着说下去了?”李羽似乎来了兴趣,见杜宇停下不说了,便催促着。
    “剩下的还用我再说么?”杜宇笑着说道,“这两个人的心理很容易就能推理出来的。我想就不用我再浪费口舌了吧?”
    “也是……”李羽点点头,“那个同学心里不乐意,那个师傅幸灾乐祸。应该就是这样吧?”
    “还有么?”杜宇问道。
    “还有什么?根据你刚才叙述的两人的表情,他们的心理活动不就是这样的么?”李羽满脸疑惑地看着杜宇,不解地问道。
    “那个同学是心里不乐意,那个师傅也是幸灾乐祸,这些都没有错。只是,”杜宇就像是在讲述一件严肃的事情一样,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你有没有深入地想过,从过去和将来两个角度来看待现在,也就是说,从过去的角度来看,那个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跟他的过去有关?如果是跟他的过去有关,那么那是怎么样的一个过去呢?以将来的角度来看,那个心怀不满的同学对此将会怎么做呢?是从此不再在这个窗口买饭,还是过后就忘记今后还会来这个窗口买饭,或者是向其他同学说那个师傅的坏话,抑或是针对那个师傅来一个狠狠的报复呢?”
    “我说,”李羽拍拍自己的脑门,苦笑道,“你这一大番话简直就比‘板凳宽,扁担长’的绕口令还要绕,我的大脑简直就都被你这些话搅成一团浆糊了!”
    “呵呵,”杜宇不由得笑了笑,“其实也没那么乱,就只是按照一定的顺序来思考罢了。”
    “真是搞不明白你整天到底怎么想的。”李羽说道。

    十
    微风吹过湖面,泛起阵阵涟漪,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两人的身上。
    “你跟在图书馆里死去的柳月,以及坠楼死亡的王良是很好的朋友吧?”杜宇倚着湖面围栏,静静地看着微绿的湖水。
    一旁的李羽微微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石子使劲地投入湖中。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李羽说,“以你的聪明,我想我迟早也会被发现的。”
    “虽然一个班级,但是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如果我对你有很好的了解的话,也不至于直到现在才发现。”
    “怎么说呢,”李羽看着杜宇,脸上露出很复杂的表情,“人都是有着复仇之心的。只是有的人能够很好的控制,但是有的人却被这复仇之心所控制。”
    “但是如果内心充满了复仇之火,并且被这复仇之火所吞噬,你就不觉得人生很悲哀么?”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事情,如果复仇是一件值得我去做的事情,那么就算我会因此而付出生命,那也在所不惜。”
    “为了这些而去杀人,根本不值得。”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不值得?”李羽突然大吼起来,“你知道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而使得内心煎熬有多么的痛苦么?就是因为某个人的存在,而使得我整天痛不欲生……
    “那禽兽不如的家伙明明有妻子,却为了泄私欲而引诱女生,柳月为了奖学金竟然会出卖自己的身体,而王良竟然会毫无廉耻地花柳月给的脏钱!谁想到他最终还想要杀死柳月!
    “其实柳月死的时候是双重谋杀。当柳月从书架上抽出那本她经常看的书的时候,就有一根细丝穿透了她的心脏,我在那本书的后面设置了一个机关,当书被拿出时,那个机关也就被触动,上面的细丝也就会瞬间飞出。我在那个书架前实验了很多次,就是为了调整机关的摆放位置。但是那天书架却突然倒下砸到了柳月,当我发现王良看柳月尸体的时候是那么的镇定自若,然后我就怀疑是他原本就是要将柳月杀死的。
    “想来王良对杀死柳月心怀愧疚而想以死来消除良心上的不安。那天我跟踪着他来到图书馆的顶楼,谁知他却没有勇气自杀,所以我将他砸晕,然后帮了他一把。
    “至于爆炸,恨之入骨的人就得让他碎尸万段,连全尸都不能留!”
    “我有一点不明白,你的炸弹是从哪儿来的?”杜宇问道。
    “哼,这个就很有讽刺意义了。”李羽冷笑道,“谁能料到那个刘导的妻子竟然比我还要恨他,也许是长期受到虐待的原因吧,有一天她突然打来电话,说要给我一件好东西……”
    “就是炸弹么?”
    “对,不知她哪儿弄来的那种塑料炸弹,我偷偷将它安放在那混蛋的汽车下,当我看到他上车后,便引爆了炸弹。”
    “对了,”李羽脸上显出一丝疑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其实这类案件,一般都会是熟人作案,就是因为感情的羁绊太深太深,”杜宇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偷偷调查过柳月和王良的关系网,自然你也就浮出水面,但是我不是很确定,直到爆炸事件发生……”
    “为什么爆炸事件发生你就确定了呢?”
    “通过模拟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就会了解到事情的发展。通过对你们三人的调查,我了解到很多很多,我站在每个人的角度,将你们每个人的心理状态都亲身体会了一遍,所以,爆炸事件一发生,我就全部明白了。”
    “那你会举报我么?”李羽紧紧盯着杜宇。
    “不知道。”杜宇看着泛着微光的湖面,“我想,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什么正邪之分,每个人都是混杂体,所谓混沌世界,似乎正是这个道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76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