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颤栗日记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0阅

    你……
    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犯过……不能弥补的错吗?
    也许你不信,不论是多么小的错,都是有报应的。
    我知道你不怕,那么请闭上眼……
    回忆起你曾经做过什么。睁开眼……我的故事开始了————————
    9月14日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风吹在身上凉爽宜人,没想到初秋能有这样的好天气,让人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将是我步入大学的第一年,充满了兴奋和好奇。下午军训结束我和新室友们一边聊天胡侃一边邋遢的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随便扔在床上,一群年轻人聚在一起气氛非常的轻松和愉快。直到霍青父亲的到访———霍青失踪了,听到这句话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阴郁了起来。霍青是我同寝的室友,家庭很富裕,父亲是政府的官员,为人骄纵脾气坏,但是没有什么心机。军训刚开始霍青就请事假回家了,现在已经快开学了他还是没有回来,可是据他父亲所说,这些天霍青并没有在家里,上周他半夜回到家一句话都不说脸色吓人,第二天早上他的父母醒来时发现霍青已经开车走了,本来他们以为他是去跟朋友聚会去了,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回家,也没看到他的车。霍青虽然总是一副暴脾气的样子但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很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也从不做任何危险的运动。他不可能谁都不通知,一个人就跑到太远的地方去,除非……我的脑海里开始慢慢浮现出上个星期霍青回家之前的事情。夕阳缓缓的被地平线淹没,寝室里光线开始变得昏暗,所有人都沉默着,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几个人影直直的映在苍白的墙上形状被拉的又细又长显得有些诡异。我仿佛透过窗子又看到了那张脸,惨白又肿胀,静静的站在楼下望着我。我能感觉到,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霍青的父亲离开之后大家也没有再讨论这件事,各自收拾东西陆续睡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个小时都没睡着,看了看手机已经半夜两点了,房间里有些闷热,身上出了一层细细的汗很不舒服,越是难以入睡就越是觉得闷热,越热就越睡不着,恶性循环。盯着天花板上月光映出的树影奇形怪状的向外延伸,霍青的身影开始在我面前浮现。一个星期前军训刚刚开始三天,在家里被父母宠惯了的我们受不了大量的体育运动,每天回到寝室都是蒙头就睡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那天半夜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长着怪脸的婴儿爬到我身上张着血盆大口对着我大声的啼哭,我猛地睁开眼睛浑身都是汗,床单都被浸湿了,我慌慌张张的坐起来按着胸口喘着气,突然感觉背后有声音,我开始害怕起来,我太想知道身后到底是什么了,但是我不敢转身,自我保护意识控制着我不让我把自己至于险境,我开始胡思乱想,额头上的汗开始变凉顺着脸颊流下来。冷静一点,一定是那种梦中梦,是刚才的噩梦还没醒来,我这样安慰着自己,稍微冷静下来后我做好准备突然回头看向窗边,那里有一个人影还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我定睛一看,原来是霍青正穿着睡衣在窗边抽烟,“你也没睡呢?”我穿上拖鞋走过去准备也来一根,反正也是睡不着。谁知道还没等我走过去霍青突然腾得一下站了起来定定的看向窗外,我刚要开口问他干什么,他就开始后退身体也剧烈的颤抖烟头掉在地上都没注意直接踩了上去,我正要拉住他的时候他突然以非常快的速度转身冲出了寝室,我开始喊了起来,这么大半夜的他这是要去哪啊,还穿着睡衣和拖鞋。寝室里的其他人听到我的喊声也都醒了过来忙问我出了什么事儿,我告诉他们霍青不知道被什么吓着了什么都不说就往外跑,我们一起追到楼下却哪里都找不到霍青的影子,“大门都锁了,他能跑哪去啊?”我疑惑道。“可能去别的寝室了吧,他不是跟别的班的几个人总在一起,说不定又想着一起干什么没用的事儿了,别管了,都那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儿。”陈光打着哈欠一边说一边往回走,其他几个人也说着别管了跟着往回走,只剩下我自己了也干不了什么,再说刚进入一个集体,谁也不想显得不合群,于是就跟着大家一起回屋里睡觉了。可是在我终于入睡之后,我隐隐约约开始听到撞门的声音,我心想着别是霍青回来了没带钥匙,于是起床准备开门,但是起床之后发现并不是撞门声,那有规律的撞击声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这时候已经大概凌晨三四点了,天已经有些蒙蒙发亮,我趴在窗边向外张望发现一辆白色的宝马m6,整辆车缓缓倒车然后突然加力向前撞向前方一个小型的假山,然后再次倒车每次都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我眼看着保险杠已经松脱了引擎盖也开始有烟冒出来,这是在干什么?这样下去里面的人会死的!我立刻打开窗开始向楼下喊:“喂!!!快停下!!!!”我喊着喊着突然注意到,这辆车怎么这么眼熟,我们的学校是新校区附近连住宅楼都没有哪来的跑车?这不就是报到那天霍青开的那辆吗?“喂!!霍青!!!!”我的喊声再一次把其他室友吵醒,睡在我旁边的张文看到我在向窗外大喊于是揉着眼睛向我走过来也努力向下看着:“你怎么又在喊霍青了,你们两个是相爱了还是怎么了,这大黑天的你都能看见他?”他说完拍了拍我又准备回去继续睡了。“可是,你看,他的车,”我一边说一边指向窗外,可是,为什么,窗外安静的只能听到蛐蛐一声一声的鸣叫,对面的河面一点涟漪也没有,他的车去哪了?

    9月16日
    今天军训终于结束了,全寝决定晚上一起去找个环境好一点的网吧在包房里打一晚上DOTA,平时学校里的网速实在是太慢了。“正好没了霍青那拖后腿的咱们正好五个人,今天总算能好好打几把了。”陈光跟霍青的关系一直不好,他的双胞胎姐姐跟我们一样也考上了这所大学,但是因为某局长的儿子把名额占了这个志愿就算白报了。可是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没法让她明年重考,他姐姐明明是个品学兼优的优等生却只能放弃学业去工作。前阵子因为想不开竟然自杀了。而这个局长就是霍青的父亲。造化弄人,没想到这样的两个人竟然被分在同一个寝室,而且霍青从表面上看也确实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人,所以陈光经常跟他找茬吵架,最近甚至因为无聊的小事动起手来,现在连霍青失踪后都343借机冷嘲热讽。不过话说回来,霍青这个人的确有些惹人讨厌,平时很爱摆阔,趁家里有几个钱,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寝室里其他的人对他的印象也不好。“算了,说他干什么。”“哎对对,咱们走吧。”“对走吧走吧。”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一起出了学校。学校墙外有一条小河清澈见底一直延伸到校外。从前还可以看见很多鱼,但是最近一只都没有了。在学校西面,与小河相邻的地方有家网吧,靠河边方向有间包房正好六个座位,我们刚来报到时就发现了这个地方,曾经六个人一起来过一次。这个房间从窗户直接可以看到清澈的河水,空气清新景色也好。不过说来也怪,据说自从过了8月中旬,水塘突然变的很脏,杂草也猛长,水里还有看不出品种的大鱼游来游去,到水面呼吸时经常会把人吓一跳。到了11点多我和旁边的张文已经困的搬不开眼皮了,于是靠在一起打盹。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咚”“咚”的闷响,不太清楚,但是扰人清梦。我挥挥手拍拍旁边的陈光:“哥们儿!窗户关上吧,冷飕飕的,谁家这么缺德,大半夜的敲什么敲!”于是陈光站起来走到窗边,但是半天还没听到关窗的声音,我只好自己站起来:“唉?你干什么呐,怎么还不关啊!”我发现陈光神色有些凝重的在向下张望。听见我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匆忙的关上了窗户,关上之后还是神色怪异的向窗外看。我太困了没想太多就倒在包房里的沙发上睡着了。
    大概凌晨两点,我突然想去厕所。我睁开眼时大家基本上都睡着了,除了……陈光。他象女生一样抱住双腿蜷缩在门口,脸色铁青一直盯着墙角的方向,我看见他的瞳孔放的很大,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嘴里嘟嘟囔囔的,突然一看还真吓了我一跳,我赶忙过去拉他起来,他却一点力都用不上,拉了几次还是摔在了地上,这时他突然把胳膊抬了起来指向墙角,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是上次大家一起来这里时,霍青坐过的位置,而此刻让我也差点摔倒的原因是,那上面正坐一个人,正是霍青!!他的脸上都是淤泥,皮肤冻的有些发青,他的眼睛上翻着,嘴里还吐着黄黄绿绿的秽物。。。。。我张开嘴却已叫不出声!“咚”……“咚”……“咚”……声音再次传了过来,窗户怎么又开了,不是已经被陈光关上了。对,这是什么声音,这窗外是条河,根本没有住家!半夜怎么可能有人敲东西?!那到底是……我回过神来竟然发现霍青已经站到了窗外,他一下一下用头撞击着正关的严严实实的窗户上,他污浊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忽近忽远,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我晕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我下意识猛的看向那个座位!但是它是空着的。什么都没有,窗外也什么都没有,窗子开着,传来清晨清脆的鸟叫声和学校广播里传来的悠扬的音乐。我放下心来看了看周围,其他人都还没有醒,但是陈光不见了。我正想去叫醒大家,这个时候!门开了,站在门外的是满脸恐惧的陈光,他的脸上都是眼泪眼睛里满是血丝。他直勾勾的看着墙角那个座位突然大叫:“啊!!”然后转身就跑!嘴里面不停的喊着:“霍青死了!!霍青死了!!!”他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我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座位,下面赫然有一滩黄绿色污秽的水迹,怎么会这样,我感觉全身突然很冷,头有些眩晕起来,我靠着墙双腿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9月18日
    陈光疯了。我们在病房外听见他的声音传出来,他不停的大叫着:“姐姐!不要杀死他!姐姐!……他来了……别靠近我…别过来!!!啊!!!”他终于安静了,护工和护士给他打了镇静剂。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说,不然我也会被关在这里。回到学校,已经有两个人决定回家住,或者到朋友家住了,寝室里的人,失踪了一个,疯了一个,毕竟这样的事的确让人心里有点不舒服。回到寝室里,这空荡荡的屋子现在只剩下我和张文两个人,其他人都走了。我们站在窗前看着那些空荡荡的床铺有些感慨,我们所憧憬的大学生活本不是这样的。窗外不知从哪里吹近来一阵阴风,我们同时哆嗦了一下。
    半夜了,张文已经睡熟了,可是我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于是我披上了外套决定去外面透透气,也许远离这个寝室会让我感觉好一点。灯早已经熄了,鞋踩在走廊的地上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声。门口的老大爷睡的很香。我轻轻拿起钥匙打开了大门。走在空旷的操场上,冷风吹在身上让这几天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咯咯……咯咯……”恍惚间我听见有小孩子的笑声断断续续的传过来,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那声音的方向走过去。忽然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蹦蹦跳跳的朝这边跑着,不停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他慢慢的举起了他的双手,向我挥舞着……每只手上只有……三只手指。好像鸟的爪子一样,仔细看的话,这个孩子的头骨也比一般正常人要细长。“可怕吗?我是个畸形的怪物……没有人要我……”孩子的声音空洞的回荡在操场上,我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
    醒来的时候我在学校医务室里,床边站着校医,张文,还有看门的老大爷。老大爷看到我醒了很生气的斥责我:“你这个学生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睡觉瞎跑什么,还抢我的钥匙,我叫你你也不理我,还走的特别快,我追过来时你竟然晕倒了!不象话呀现在的学生!”如果是别人听到一个老头这么训自己一定很生气,但是此时我的心里,只有无限的恐惧……。我清楚的记得我出去时老大爷在睡觉,但是为什么……而且,那个笑声,还有那个孩子……到底哪个才是幻觉……难道我真的碰到了什么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9月21日
    霍青已经半个月都没有消息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像陈光说的一样已经死了,我也不想去知道。我只是越来越确定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仿佛并不是梦。从昨天下午开始我一直在精神病医院里陪陈光,因为我明白,现在只有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他的病一直没什么好转,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疯疯癫癫的念着同样的话。庆幸的是今天下午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表现的很安静,而且开始听我说话,虽然他并不回应我。

    9月22日
    霍青的父亲来了,他的话证实了我的预感,但即便是听他父亲亲口说出来的事实,我还是不能相信这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逝了。但让我更为疑惑的是,霍青的死,跟我看到的那些奇怪的幻觉是否真的有什么联系。离开学校我去了精神病医院,另我出乎意料的是,陈光很安静的坐在床边,而且看到我来一点也没感到惊讶,仿佛他正在等我。我猜对了,他的确是在等我,他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是个疯了的人。他看着我神态平静的让我坐,但是从他的语调里我听的出他非常害怕,那种恐惧在他心里一点也没有消退。“今天感觉好点了吗?”我试探着问他。然而他的回答让我不知所措。“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感谢你这些日子都来这里陪我,我告诉你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论你是否相信。”他的身体微微发抖,他低下头慢慢的开始讲述,“在网吧的那天晚上,你睡着了,半夜突然有声音,于是你让我关窗户,我走到窗边刚想关,突然我看到下面有人!一个红色的身影正在推动一个巨大的东西!于是我用力向下张望,结果我认出来了!那个红色的是我姐姐自杀时穿的连衣裙!!那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就是我姐姐!!可是我的姐姐明明已经死了!我真爱的姐姐已经死了啊!但是当时我清楚地看到她正在推一辆车!当我仔细看时才发现,那辆车里有人!就是霍清!姐姐把他和车一并推到了河里!霍清的手夹在车窗外,还不停的敲着车门!‘咚!’‘咚!’‘咚!’车窗不断的向上摇,他的胳膊被一点一点的切断!血在相外涌,那么黑的天,但是我竟然看的清清楚楚!!”说完他用力的抱住了头,痛苦的呜咽着。我的心顿时“咯噔”一声,那么那天凌晨我和陈光看到的霍青……是……是已经被活活淹死的霍青!!可是,如果霍青是在十六号才遇害的,那么我在之前看到他在开车不停的撞击假山,难道,他当时已经疯了,难道,他是希望去死的,那么,在他跑出去的那天晚上,他到底在窗外看到了什么?据陈光告诉我,原来,陈光的姐姐是在这条河的最深处跳河自杀的,当时她自杀时只留了遗书却一直没有找到尸体,这就是河水深处为什么野草猛长河水污秽的原因,因为水下藏着一具女尸。她回来报仇了……

    9月23日
    河水两侧的路实在太脏了,脚踩在淤泥里的感觉让人作呕。已经快到最深处了,我拨开了及腰的杂草,仿佛看得到水里有什么东西。一个巨大的金属壳,周围游着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怪鱼。天色岸下来了,一切都显得异常阴森。我跳到了污浊的水里,水不深,大概只有三米多,脚踩到水底有种滑腻的感觉,水里有各种微生物和类似油污的东西,仿佛这河水是一盆污浊变质的浓汤让人作呕。水已经呈深绿色了上面漂浮着各种恶心的污物。水很凉,那种凉,凉到透骨,又让人脊背生风,就象是……阴间。我憋住气潜到了水下,这是一辆车,已经锈迹斑斑。车门和车窗上还能看到深红色的血迹。这个时候车里有什么东西在动,随之传来了沉闷的敲击声:“咚”……“咚”……“咚”……“啊!!”我猛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在寝室里,头上的汗珠落到了身上感觉凉飕飕的,张文在旁边的床上惊恐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我。“没事,我做了一个噩梦。”我用手抹了抹头上的汗。“我知道,但是……我一直犹豫要不要问你,你不要当我是疯子好吗,我只是随便问问,最近……你有没有见过……我是说梦见过……一个长着鸡一样爪子的小男孩?”张文的声音在颤抖,而我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我没有想到张文也遇见了那个男孩。我把我这些天的遭遇都告诉了张文。我们就那样静静的对视着,不知所措。
    昨天陈光在我走之后跳楼自杀了。我站在医院里除了伤心更多的是恐惧,我努力的想平静自己的心情,我走回陈光生前住的病房想看看他是否还有笔记之类的东西能够对我的现状有所帮助,可是……我看见……傍晚的光线照在陈光的脸上他是那么的无助,他用手使劲拉着窗台的边缘可是身体还在向下,他深出一只手向我求救!我下意识马上大步跑过去,刚要抓到他的手……“扑通!”重重的落地声从楼下传来,窗户外面一个苍白臃肿的脸一闪而过。我趴到窗台上向下看,陈光的身体摔的支离破碎绞在一滩血泊中……尸体旁边一个男孩抬着头趔开嘴冲我笑着,他头有些畸形,有着鸡一样的手指……我缓过神来仔细再看时,楼下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双手用力抱住头蹲在了地上,我的神经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了。是霍青来报复陈光了……陈光没有自杀。.是他把陈光活活拖下了窗台!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了一个精神病人的叫喊声!本来在这里听到歇斯底里的叫喊并没有什么奇怪,但是他喊的内容却是“你这个该死的怪物!离我远一些!天呀,为什么这么惩罚我!”怪物?我突然想起来那个男孩说过的话。我仿佛有种感觉,这个病人一定跟这件事有着很直接的关系。于是我跑到传出喊声的病房前——天呐!张教授!我喘着粗气跑出了医院。我真的无法接受博学又受众人尊敬的张教授竟然也疯了。张教授是我们学校的老教授,我上的第一节课就是他的,这几天我一直精神恍惚他经常安慰我,告诉我我会留下来是表明了一种常人没有的勇气。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学校的老师,就住在学校西面的教师宿舍里,夫妻很幸福,只是一直没有孩子。曾经老年得子,但是传说是个死胎,刚生出来就死了。

    9月24日
    我把张教授的事告诉了张文,现在我们只有并肩拯救我们自己了。张文听后很惊讶,然后若有所思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一切的原因了。我妈妈是这个郊区唯一一所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她曾经提起过,咱们学院有一个老教授老年得子,可是生出来的孩子却是一个头部和四肢畸形的怪胎!我母亲说,那个孩子除了外表畸形之外各方面都很健康,但是出院之后就再没见过那个孩子,而且他们夫妇对外一直宣称那是个死胎,没生出来就已经死了,那大概是四年前的事了。”对!没错!我们所见到的那个男孩大概只有四五岁!!!那么他就是…….张教授所生的那个怪胎!!!可是这一切,陈光姐姐的死,霍青的死跟这个畸形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对了!!是那条河!他们都死在那条河里!!一切已经差不多真相大白了!我和张文决定冒险去一趟河边,就在明晚。
    9月25日
    这家精神病医院还是跟以前一样,我和张文走在楼下的草地上,抬起头隐约在陈光的病房窗下看到他的身体挂在那。我们决定去看张教授,也许我们可以从他那里知道一些事情。走到楼下的大门口一滴液体掉到我的头上,我用手抹了一下,粘稠的液体有些发绿,一股腥臭味传到鼻子里,我打了一个喷嚏,随之开始发抖。抬起头那个人影还挂在楼上的窗边随风摇晃……我又开始有幻觉了。今天的医院里人很少,阴冷的走廊里清楚的听到穿堂风发出“飕……飕……”的声音和我们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好象是黑色星期天的旋律。终于到了那天那个发出尖叫声的病房门前,今天病房里出奇的静,也许张教授刚刚被护士哄睡了吧。张文缓缓的推开了门,太久没有润滑的门轴发出骇人的“吱嘎”声,随着屋子里的光线射出来……一个人影吊在窗边随风摇晃,象是钟摆般画着均匀的弧线。“啊啊啊!!”张文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张教授的脖子上勒着绳子,脸已经勒的发青,眼睛向外突着舌头挂在嘴边,他浑身好象在水里泡过一样,不停的滴着浑浊腥臭的绿水,他下垂的身体显得特别的长,四肢也是一样,那是什么!他的手!他的手指只剩下三只!缺口处已经溃烂,我忍无可忍在门口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河水两侧的路实在太脏了,脚踩在淤泥里的感觉让人作呕。已经快到最深处了,我拨开了及腰的杂草,仿佛看得到水里有什么东西。一个巨大的金属壳,周围游着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怪鱼。天色岸下来了,一切都显得异常阴森。这一切就象是在梦里……我跳到了污浊的水里,水不深,大概只有三米多,脚踩到水底有种滑腻的感觉,水里有各种微生物和类似油污的东西,仿佛这水塘是一盆污浊的浓汤让人作呕,是的,令人作呕,我不是已经来过了么,为什么又一次我来到这里,感觉那么的熟悉,我甚至已经分不清这是否是真实的,唯一让我心里觉得塌实的是我身边跟着我的张文,但是此时的情景,明明跟我的梦是一模一样的!!这里的一切已经让张文瑟瑟发抖了,但是我却好象是曾经经历过一样,让我不安的是……在我的梦里,将要发生的是……“停下!!!”我向已经走到了前面的张文声嘶力竭的大喊,“快!快停下!!”“你看到什么了?”张文立刻停下来靠到我的身边,他被我的喊声吓到了,身体开始更加剧烈的颤抖。“我……我……”我说不下去了,因为那声音已经传来了:“咚”……“咚”……“咚”……”“那是什么声音!”张文惊恐的张大双眼看着我,“是什么!!!”他吼着转过头去。“不要回头!!!!”当我声嘶力竭的喊出来张文已经吓晕了。我木然又呆滞的看着那个男孩从水里游动着向我们靠近,他的身体被水泡的变软,被河里的石头刮掉一条条的肉,露出的骨头上甚至不再有一血迹,青紫脸已经泡的变形,他向以前一样趔开嘴笑着……..“滚开!!!”求生的欲望终于战胜了恐惧在他靠近我时我用尽全身力气一脚把他踹开艰难的爬上岸转身努力的向回爬!“怪物?你们才是怪物…….抛弃别人的才是怪物哈哈哈哈哈……”这时尖利怪异的声音变小了,越来越远…….我用力的爬着终于拿到了我扔在岸上的外套我掏出手机,用仅剩的一点力气报了警……
    二十分钟后警察赶到了,张文溺水了被送到了医院。警察用吊车将水里的金属物拖了出来,那是霍青的宝马m6,现在已经锈的看不出颜色了,车身也严重变形了,海藻搭在车窗上,一只人手被车窗挤压的折断,血液的颜色已经不再鲜艳。警察打开了车门,一股腥臭扑面而来,浓水从车里涌出来,一声重重的闷响,霍青已不成人形的尸体摔在了地上。警察又先后从水塘底发现了一具女尸和一个婴儿的尸体。婴儿的手上只有三根手指头部严重畸形。

    9月30日
    警察在车里发现了一封遗书,经过字迹复原后发现从前发现的那张陈光姐姐的遗书是伪造的,以前那一张伪造的遗书是说陈晴因为没被大学录取才自杀,就算死也要死在学校里,所以才会在这条河里自杀,而从现在发现的这一张真实的遗书里我们才发现事情的真相。原来早在高考前陈光的姐姐陈晴就认识了霍青,霍青虽然为人肤浅暴躁,但他对追求女孩很有一套,于是不久他们就坠入了爱河,一个月后陈晴就怀孕了。临高考时陈晴的孩子已经四个月了,霍青告诉陈晴让她跟他报考一样的学校,然后把位置让给他,这样他能念一个好大学,以后能当一个好爸爸。自己也能赚钱养活她们母子,于是陈晴开心的同意了。结果就像每一个忘情的故事一样,霍青在大学入学第一天就认识了一个学校里比较出名的漂亮二年级女生,当天他就告诉陈晴要跟她一刀两断,陈晴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于是来到学校后面的河边跟霍青理论,威逼说如果分手她就自杀,不为了她也为了孩子想一想,结果霍青头也没回的走了,于是陈晴带着四个月大的孩子投河自尽了。这到了这些,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两件事情真正的联系,理解了那个畸形的孩子说的话——抛弃别人的才是怪物。
    第二天张教授的妻子以一级谋杀罪被逮捕了,一个月后霍青的父亲也因为滥用职权行贿贪污等多项罪名入狱。
    一切都结束了。
    9月31日
    明天就到十一长假了,学校答应了我们下学期开学就给我们换寝室。张文家乡的车票不好买,要比我晚一天才能走,他拉着我让我陪他多住一天,但是到了现在我真的是一心就想要离开学校,一想起再在那个屋子里住一晚我都受不了,张文也能理解我的感受。跟他告别后我拖着拉杆箱走上火车,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放好行李后坐了下来,这时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屏幕显示是张文,我靠在椅子上接起了电话:“喂?”“喂?”我看了看屏幕,还在通话,可电话那边并没有张文的声音,只有咝咝啦啦的电流声,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抛弃别人,你也是怪物,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
    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吗?
    犯过……不能弥补的错吗?
    不论是多么小的错,都是有报应的,
    我知道你仍然不信,那么请闭上眼……
    回忆起你曾经做过什么……
    睁开眼..我的故事结束了……
    你的故事,开始了吗——————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7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