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眼见为虚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2阅

    【第一章余光鬼影】
    1。
    晚上八点,应是护城河最美的时候。
    河面的水雾袅袅升起,很淡,很轻,只薄薄的一层笼在水面,若有荷花,再配上石桥和静谧的月光,一定颇有古意。
    可惜,这里没有荷花,没有石桥,也没有月光。只有被飞虫缭绕着的路灯,以及路灯下一排排的烧烤摊。烤炭的青烟浸入滋滋作响的肉串,染了肉香后再冉冉升起,在路灯的映射下妖娆飘舞。人们三五成群坐在简陋的桌凳前,一手油渍,满桌狼藉,猜拳饮酒,大快朵颐。
    夜,不合时宜地喧闹着。
    他,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这样喧闹的夜里。
    暗灰色牛仔裤,浅黄色无袖背心,背心的后领上挂着一个过分夸张的大帽子,一看便知是后来缝上去的。他带着墨镜,盲人手杖“哒哒哒”地敲打着地面,毫不犹豫地踏进那片笼罩着肉香和孜然味的烧烤浪潮中。
    盲人本不该独自来这样人多混杂的地方,他的盲杖不小心戳到了别人的脚趾,或者,他微微架起的左手碰翻了别人的扎啤……后来,盲杖明明探到了前面有一张加摆的矮桌,而矮桌旁边明明是一条河边小路,可他像是故意的一般,仍笨呼呼地一脚踢翻了桌上刚刚煮好的毛豆。
    “瞎啊你!”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跳出来,看了他一眼,无奈道,“原来真瞎啊……”
    他从兜里掏了一百块钱甩给老板,然后毅然跨过桌子,“跋山涉水”,总算到了距离河边最远的一个桌位,慢悠悠地坐定了,摘下眼镜,冲不远处正四处张望的女人招了招手,随即垂下头,套上帽子,将大半个脸都隐在帽子里。
    那个摊位老板看到这一幕,不高兴地嘟囔道:“神经病,装什么瞎子?!”
    季天佑当然不是瞎子。他是本城有名的画家,对视觉心理学颇有研究,并将其巧妙地融入到绘画中。他最擅长三维立体画,年初时,他在某商城广场创作的末日主题地画,以逼真的视觉效果描绘出万丈地缝,撼动全城。据说当时有不少市民还以为广场上真的发生了可怕的地裂而打了报警电话呢!季天佑除了擅长在平面上打造立体效果以外,他还时常利用共享的边界藏图,形成错觉,创造发现的乐趣。比如他去年创作的《百鬼罗汉图》,整体看来是一尊威严神圣的罗汉像,可若仔细观赏,便会发现罗汉像中,还暗藏着一百只形态各异的鬼魂。
    季天佑拒绝平庸,他的每一幅画都不仅是一幅画那么简单,他热衷于错觉艺术,他让每个观赏者都能体验到“眼见为虚”的视觉快感。也许他本身就生活在错觉里,或者说,他希望自己生活中的某些东西,仅仅是错觉。
    女人远远看见后,一只手在脸颊前扇着烧烤的烟味儿,另一只手提了裙摆左右躲闪着食客,她一路摇曳而来,掏出纸巾将凳子擦了又擦,这才拿捏着坐下来,“怎么选了这里?”
    “人多的地方,安心。”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季天佑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本小画册放在桌上,“打开它,注视每幅图中的中心黑点,持续30秒,相信你会找到惊喜。”
    “只是一本画册而已?不,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并不是这些……”女人停下来,极力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很有礼貌地提醒道,“季先生?您有在听我说话吗?”
    季天佑怔了怔,像个有心理障碍的精神病人一样,目光躲闪着垂下头,宽大的帽子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只露出嘴唇和下巴。
    “她竟跟来了……”季天佑低声喃喃着,只觉得目光失控。他越是刻意回避着余光,却越让注意力更加强化。余光里,一个穿着格子连衣裙的女孩怀抱着一个与她差不多高的泰迪熊,正慢慢向他走来。她和泰迪熊都湿透了,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摊水渍。
    季天佑见过她,就在刚才,他踢翻毛豆的时候。
    那时,她刚从河里爬上来,茫然地站在路中央,裸露在外面的小胳膊小腿就如真的莲藕一般,惨白、肿胀,还带着褶子和疑似泥污的黑斑。她紧紧抱着泰迪熊,仰起头,每当有人路过,她便快速贴上去,似乎要跳到那人的背上,可又因为舍不得松开泰迪熊,因此每次都不成功。季天佑就是在余光里看到她,才刻意绕过,踢到矮桌。
    “把尾款打进我卡里就行。”季天佑戴上墨镜,抓起盲杖,那个小女孩已经凑到他身侧,他甚至能感觉到源自她身上的湿漉漉的凉意。
    “季先生!”女人拉住他,“求求您帮我找到他!”
    “对不起,您还是找警察吧!”季天佑甩开她的手,慌张地站起来,像挥刺刀一样胡乱甩着盲杖,在食客们的责怨咒骂声中,仓皇而逃。

    2。
    完了,被缠上了!
    季天佑心中十分懊悔,这个聪明的死丫头一定是发现了他的刻意回避,才确定他具有看见鬼魂的能力,因为看不见的人不会躲开。
    他暗自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以前他也遇到过被鬼纠缠的情况,只要视而不见,过一阵子,那鬼自觉无趣,或以为你其实看不到他,便自动消失了。
    这是一场耐力对抗赛。他钻进车里,用余光扫了一眼后视镜,那小女孩正乖巧地端坐在后座上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她怀中的泰迪熊大抵是山寨货,里面的填充物被水浸泡之后,看起来硬邦邦的,于是原本憨态可掬的泰迪熊也面目狰狞起来。
    他发动车子,开了几步,很快意识到自己注意力已经不受控制地集中在余光里,在这种状况下他根本没办法开车。
    于是他将车停在路边,步行。
    季天佑发现自己的余光能看见鬼,还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他自小就很有绘画天赋,随手涂鸦是他最大的爱好。那时,他课本上的插图无一幸免被涂改成奇怪的模样,就连语文试卷上的作文题也以漫画形式来表达。因此,他考试从来都不及格,直到毛小雨成为他的同桌。
    就像所有成绩好的小女生一样,毛小雨安静,腼腆,又有点孤芳自赏不爱搭理人,但她很喜欢季天佑的画。那时季天佑正在自编自画一部关于外星人和公主的漫画,其灵感完全抄袭“希瑞希曼”一类的动漫,但毛小雨十分喜欢。为了让季天佑把漫画女主角画成自己的样子,她答应每次考试都让他抄自己的试卷。
    考试作弊的最高境界,就是在目不斜视的前提下,用余光捕捉到同桌的试卷答案。季天佑私下练习了很久,果然在期末考试时派上大用场。
    那天下着雨,毛小雨没打伞,浑身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散发出被雨水浸透后特有的潮味儿。她转过头对季天佑笑了笑,然后开始专心致志地答写试卷。
    她答得很快,对每一道题都胸有成竹,只粗略扫一眼便毫不迟疑地写上答案。写完后,她便直起身子装作检查试卷的样子,其实是留给季天佑足够的时间抄写。
    其间有好几次,老师用略带疑惑的目光扫过他们,但又很快将目光挪到别处,不知道为什么,季天佑觉得老师的眼睛里也下着雨,湿湿的。
    那次考试,季天佑破天荒地得了90分,当他满怀感激地抱着画好的漫画册想要感谢毛小雨时,才知道她已经死了。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大雨漫过护城河,河岸和路边的水洼界限模糊,毛小雨一脚不慎踏进了河里。
    从那时起,季天佑就得了余光恐惧症,他时常在余光里看到幽灵——只是在余光里,当他转头正眼去看时,那些可怕的家伙就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了。
    走进电梯时,季天佑闻到了淡淡的潮味儿,和当年毛小雨身上的味道一样。他用衣服后的大帽子裹住脸,可转头的瞬间,还是瞥见了格子裙和已经扭曲变形的泰迪熊。
    他干脆闭上眼睛,凭着记忆再加上盲杖的辅助,一路摸索着逃回家,然后匆忙将门口的“井蛙帽”套在头上,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井蛙帽是他专为自己设计的,其实就是将一个圆筒套在自己脸上,上下左右的视线全部被遮挡,宛若井底之蛙一般,只能望见视线正前方的东西。

    3。
    自从云宏死后,潘润嬅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从一个唯物主义者变成了有神论者,有神便有鬼,有鬼,她与云宏就还有见面的机会。
    她翻开季天佑给她的小册子,微微皱起眉头。
    坊间传闻,季天佑有一双鬼眼。他的《百鬼罗汉图》不仅画出了鬼的样子,还画出了鬼的灵魅,没有真正见过鬼的人,不可能画出如此传神之作。据说经常有鬼魂徘徊在季天佑身边,希望以他为媒介,向活着的人传递信息,比如未了的心愿,比如杀死他的凶手是谁,比如自己的尸体被藏匿在哪里。
    起初,潘润嬅并不信这些传言,直到去年在一次画展中看到了《百鬼罗汉图》,她才相信他画的不是想象出来的鬼,而是真的鬼。因为她在图中看到了已经去世了三年的男友云宏。
    潘润嬅轻轻叹了口气,逐页翻看着季天佑给她的画册。每一页都是一些由黑白线条组成的图案,像是鬼画符一般,怪异、扭曲、毫无规则,令人心生寒意。每一页的图案中心,都有几个小圆点。
    她将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些小圆点上,心中默默倒数。
    30秒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她失望地叹口气,不经意地抬起头,奇迹出现了!对面雪白的墙壁上,隐隐映出云宏的影子,眉目清晰,表情传神,就像他的灵魂附在了墙面上!
    她满怀着期待和喜悦,按照同样的方法,把每一页都试了一遍,于是微笑的、深情的、忧伤的、温柔的、开心的……各种表情的云宏依次出现在墙壁上、天花板上,甚至就算闭上眼睛,也能看到他情深意长的模样。
    半年前,她花费重金,恳请季天佑能让自己再次见到男友,他做到了,但却不是她想要的。
    望着渐渐消失在墙壁上的云宏,想到他至今还不知葬身何处,潘润嬅不由悲从心来,怀着最后一线希望,拨通了季天佑的电话。
    “是我,潘润嬅。”她平复了下心虚,尽量让语气保持平静。
    “作品看过了吧?还满意吗?”季天佑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像是从一个深洞中幽幽传来。
    “嗯,很神奇……你已经见过云宏了对不对?他的灵魂真的在画里吗?”
    “你给过我他的照片……亏得你还是医生呢,竟然会相信鬼神之说。”季天佑在电话里轻笑了一声,“不要相信你的眼睛,你看到的图像只不过是利用了图形后效效果,一种视觉上的小伎俩。古时候,有些人曾用这种办法制造‘神迹’来迷惑大众,现在网上也有不少这种图片,有的还能让你看到耶稣呢!当然了,量身定制这种图片是很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对于你而言,绝对物有所值。”
    潘润嬅有几分失望,但她仍不甘心地说:“你这样算不算诈骗?你明明知道我的本意是希望能通过你见到云宏的灵魂,我只是想知道他的尸体在哪里?为什么警方只发现了他的牙齿和指甲?他是怎么死的?是谋杀还是意外?如果是谋杀,那么害死他的人又是谁?”
    “我不是魔法师,也不是灵媒,你真的找错人了。”季天佑像是生气了,语气也变得毫不客气,“你当初若表明要和鬼魂对话,我肯定会直接拒绝你的。”他微微停顿了几秒,压低了声音,“相信我,见鬼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
    “这么说,你真的能看见鬼魂?”
    “不能!”季天佑回答得干脆利落。
    “你撒谎!”潘润嬅激动道,“云宏早在三年前就死了,可你的《百鬼罗汉图》里却有他!没有牙齿,没有指甲,满目凄然,分明就是枉死的厉鬼相!若你不是真的见过他的冤魂,那就是你杀了他!否则你怎么可能在他死亡两年后画出他的死相?”
    “这绝不可能!”季天佑犹豫了片刻,“实话告诉你吧,《百鬼罗汉图》虽然被宣传得很玄,但图中暗藏的每一只鬼,都是由真人做模特,先被我收集在素描本中,然后才融入罗汉图里的。整幅画的绘制过程十分复杂,并不像传言中那般是一气呵成的。每一笔每一画都经过精确到毫厘的几何测量,然后再精心设计着墨的轻重,耗费了巨大的精力才绘制而成的。你真的以为画画只是随手写意那么简单吗?”
    潘润嬅没吭声。
    季天佑继续重申道:“我从来不认识云宏这个人,也没见过他本人,更不可能见过他的鬼魂,《百鬼罗汉图》里绝对没有他!若你觉得我帮你精心设计的小画册只是骗局,那我可以退钱给你。”
    潘润嬅腾出一只手,飞快地打开电脑,调出《百鬼罗汉图》的照片,把罗汉头部放大,然后打印出来,说,“我想见你一面,你若不答应,我就报警,说你是杀死云宏的嫌疑人!”
    “不可理喻!”季天佑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4。
    “阴阳眼”这种事虽然在电影里看起来很神奇甚至还有点浪漫,在若真实地发生在你身上,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说实话,季天佑宁愿认为自己有精神病,也绝不会承认见鬼这种事。
    他带着井蛙帽百无聊赖地在家里蜗居了几日,那顶帽子实在难受,令他觉得自己像个头部打着石膏的病人,全身上下没一处舒坦的。
    这天,他估摸着小水鬼已经失去耐性,于是尝试着摘下帽子,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瞥了瞥,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些年他见过许多鬼魂,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与人交流。最一开始的时候,他怀着对毛小雨的情义,抱着美好而单纯的愿望,还曾主动与他们沟通,帮他们完成心愿。他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让他游走在人鬼之间,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觉得快乐而自豪。
    我是被上天选中的人,我与众不同,我肩负着伟大而神奇的使命——这是他最初的美好想法。
    但初二时的一次经历,却令他心惊肉跳,至今忆起都后怕不已。
    那一年,他的母亲因为胸闷、呼吸急促等症状被送进医院。可医生做了全面的检查后,并未发现母亲的身体有任何异样,医生们研究了半天,最后被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住院治疗。
    但母亲的症状并未好转,反而愈加严重,全身冒冷汗、抽搐,甚至有濒死症状,几度被送进急救室。
    有一天夜里陪床时,他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裸肩、束腰,绣着小花的蕾丝层层延伸到裙摆。她面色红润,妆容精致,指甲涂成鲜亮的红色,非常喜庆。她静静地站在母亲床边,丝毫没有一点女鬼的样子。
    “你的新郎生病了吗?”季天佑转过头问她,却发现病床边除了自己再无他人。很快,她再次出现在他的余光里,一眨不眨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与他对视着。
    她不是人。
    季天佑虽然能在余光里看到鬼,可他并不能听见鬼魂的声音,只能通过手势或口型判断他们的意图。
    “戒指。”新娘指了指母亲的手指,又指了指病房外,比画了许久,季天佑才明白,她和新郎在新婚夜中煤气身亡,被送到医院抢救时,不知哪个护士趁乱偷走了她的结婚戒指,而那枚戒指,和他母亲的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他留意到她的手一直紧紧攥着母亲的手,这也许才是母亲迟迟不能痊愈的原因。
    “我帮你找到戒指,你离开我妈妈!”他说。
    新娘点点头。
    可是季天佑高估了自己,他又不是名侦探柯南,连女鬼都不知道戒指在哪里,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呢?结果,他本想帮她,却因此惹怒了她。他眼见着她恶狠狠地爬上母亲的病床,眼见着母亲再次被推进急救室,自己却无能为力。
    那是季天佑人生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夜,他祈祷那只新娘鬼只是一时生气,他祈祷她不是能够附身的那种厉鬼。事实上,迄今为止,他还从未见过具有附身能力的鬼魂,曾经有一只很友善的鬼魂告诉过他,想要附身在活人身上,需要很多苛刻的条件。那一夜他焦虑万分,既担心母亲死去,又担心被活着推出来的母亲不是真正的母亲。他见过不少鬼魂,却从不懂得如何与他们对抗。电影中那些降妖伏魔之术都太虚幻太空泛,大抵编剧们对此也模棱两可,没一样具有真正的参考价值。
    他设想了无数种结局,却没想到这件事竟没头没脑地结束了。早晨时,母亲被推出急救室,虽然虚弱,但总算脱离了危险。只是后来出院时,她的戒指莫名丢失了。也许是掉在了急救室,也许是不小心夹在换洗的被褥里,也许是洗漱时漏进了下水道,也许是……

    母亲对那枚丢失的戒指并不在意,连提都从未提起,就像它根本没存在过。有一次,季天佑假装无意地问起,母亲只淡淡地说了句:“送人了。”
    现在想来,母亲的病与那新娘鬼并没有直接关联,她当时患的是急性焦虑发作,是精神疾病,焦虑障碍的一种,之前不见好,只是没对症罢了。可是,那女鬼发怒时的样子,却令季天佑胆战心惊。他终于明白自己并非无所不能,他终于知道若不能达成鬼魂的心愿,会引发什么后果。
    从那以后,季天佑便不再热衷于通灵这件事,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后来经历了一次更为可怕的事件之后,他就干脆对余光里的他们视而不见了。
    他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从茶几上拿起几粒抗抑郁的药塞进嘴里,然后晃到洗手间,俯身打开水龙头,就着凉水咽了。
    不经意地一瞥,就见小水鬼从水池里钻出来。
    这挨千刀的东西怎么还没走?!
    季天佑实在不想再套上井蛙帽,干脆豁出去,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女孩面无表情地嘟起嘴,模样虽可爱,但神情实在阴森,她用口型说道:“我迷路了,回不到河里……”
    “泰迪熊太重了,所以爸爸妈妈找不到我。”女孩又比比画画地说了来龙去脉。
    季天佑无奈地叹口气,套上背心罩上帽子,一路低着头来到不远处的公话亭,“喂?110报警中心吗?护城河里有个被淹死的小女孩,嗯,对,本市的护城河。什么?哦,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只隐约记得她穿着一件格子连衣裙,因为身上绑着被塞满碎石的泰迪熊,所以尸体一直没浮起来。嗯,没错。什么?不不不!我不是凶手!我只是凶手抛尸时的目击者,因为害怕所以一直没敢报警。凶手的样子吗?”他余光瞥了眼脚下,继续说道,“只知道是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天太黑了,看不太清。”
    挂了电话,季天佑如释重负。可他刚转过身,却猛地一哆嗦,惊呼道:“人吓人吓死人的!你干吗无声无息地站在我身后?你跟踪我?!”
    “我只是想去你家拜访你,不想却在这里遇到。”潘润嬅微微扬起嘴角,眼中带着一丝得意,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似的,“你刚才电话里说的那个女孩,是不是你杀的?”
    “有病!”
    “若不是你杀的,那你怎么知道她的尸体上还绑着泰迪熊?你说天太黑你没看清凶手的样子,可是又连泰迪熊里面装的什么都一清二楚,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除非你就是凶手!要么,就是你看见了她的鬼魂,她拜托你报警的对不对?你真的能通灵对不对?”潘润嬅急切地拽住他的胳膊,“求求你,帮帮我!”
    “我真的无能为力!”
    “那我就真的报警!就凭你那前后矛盾的报警电话就能让警方怀疑一阵子了!”潘润嬅从挎包里掏出一张图片,“还有!你看看罗汉的左耳和脸颊的交接处,你仔细看看!那分明画的就是我的男朋友云宏!你口口声声说不认识他、没见过他,又怎么可能在他死亡两年后画出他的样子?别说这是巧合,我不信!”
    季天佑接过图片,对着路灯照了照,紧紧皱起眉头。

    【第二章第一百零一只鬼】
    1。
    《百鬼罗汉图》的绘制手法并不算新鲜,现在许多有名的画家都采用心理学的视觉原理进行创作,通过制造错觉来完成双重、甚至多重意义的惊人超现实错视绘画,乌克兰艺术家OlegShuplyak的许多名画的灵感正是源于此。举个通俗的例子,网络上流传着许多“你能在这幅画中找出几个人脸”一类的趣味图片,也是利用共享的图形边界来制造错觉。
    《百鬼罗汉图》就是这样一幅精心设计的神鬼之作。就像罗丹曾说过那样,伟大的艺术家都是探索空间的。季天佑也热衷于发现空间的奥秘,画面中每一寸肌理、每一块颜色、每一个形状都有空间,有其独特的存在意义。整幅画整体看来是一尊不怒而威的罗汉神像,而神像的每一个部分,都由形态迥异的鬼魂构成。
    这幅画是季天佑亲手绘制,图中有多少只鬼,每只鬼是什么样子、什么表情、取材于哪里,他全都一清二楚。罗汉的面部和耳朵是整幅画最重要、最传神的部分,若藏图过多,反而影响整体效果,因此他只在眼睛、鼻翼和下巴部分设计了四个小“画中画”。耳朵和脸部轮廓部分,他下笔极其小心,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设计。
    因此,当潘润嬅指出罗汉的左耳和脸颊部分时,他确实吓到了——那些线条和色彩,传神地勾勒出一只面目凄惨的鬼魂,五官虽然不太精致,但那的确是云宏的样子。
    “这不可能!”季天佑从画室中翻出当初的设计稿和素描本,一一核对百鬼造型的初稿,又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成图,颤声说道:“他完全不在我的设计之中,也许只是绘制时的巧合,也许……也许真的是他的灵魂在冥冥之中想暗示什么,我数过了,他是这幅画里的第一百零一只鬼!他本不该在画里的!”
    说罢,他仓皇四顾,视线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在余光里。若真是鬼魂作祟,那云宏肯定不是普通的鬼,要么是怨气太深,要么是戾气太重。普通的鬼魂只是存在着,顶多利用精神力来影响、伤害人类。但是云宏的灵魂,却在实质上改变了《百鬼罗汉图》的创作。
    难道他一直隐藏在自己周围?难道自己作画时被他附身了?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季天佑抱头蹲在地上,呼吸急促,脸色煞白。
    潘润嬅没有被鬼吓到,反倒被他的样子吓坏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季天佑胡乱倒出几粒药吞进嘴里,半靠在沙发上有节奏地调整着呼吸,“老毛病了,你知道,搞艺术的难免会有许多精神方面的压力,”说到这儿,他自嘲地笑了笑,“医生说我有余光恐惧症,还有焦虑症,我刚才只是急性焦虑发作而已,也许是遗传吧!”
    “想不到你有这么大的压力,”潘润嬅内疚道,“对不起,我不该强求你帮我,关于云宏的事,一定给你造成许多困扰。我是说,心理方面的困扰。”
    季天佑对潘润嬅的印象并不好,在他们有限的几次会面中,她总是冷冰冰的,表现得十分固执,即便是在低声哀求别人时,也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他讨厌强势的女人,但并不算讨厌潘润嬅,尤其是现在的潘润嬅。褪去那层冷硬的伪装,在柔和的灯光下,她关切而内疚的眼神碰触到他内心某个柔软的地方,那种温暖的感觉似曾相识,令他有一种想要敞开心扉的冲动。
    “关于你男朋友云宏的事,可以讲讲吗?”经过一小会儿的休息,季天佑的脸色好了许多,他起身为她倒了杯咖啡,“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我不但有余光恐惧症、焦虑症,还有妄想症,因为我告诉她,我的余光里总是出现鬼魂。”
    潘润嬅原本已经打算放弃,此刻见季天佑这么说,暗淡的眼睛里顿然有了一丝亮光,就像阴霾的夜空里泻下一缕柔和的、充满生机的月光。她语速飞快,像是生怕他会突然反悔似的,“那些蹩脚的医生就是喜欢把他们解释不了的事情全都归结为妄想症,其实就算真是妄想症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天,你就想象一下云宏的鬼魂在哪里,想象他跟你说话想象他告诉你关于他死亡的事,就算不准确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只是聊天。关于云宏的事,你想知道什么?什么都可以,就算是隐私的事我也愿意告诉你!”

    3。
    两个月后,护城河中浮起一个破烂不堪的泰迪熊,泰迪熊的身上还绑着几根小孩的骸骨。“季天佑”以前报案时,只当那女孩刚死不久,警方也只调查了近期的记录,当然会毫无发现。
    事实上,那个可怜的孩子已经死了三年多了。
    警方推断,凶手很可能在泰迪熊中填充了大量石块,因此尸体才一直沉在河底,浮肿、腐烂,顺水飘散。泰迪熊的外套虽然结实,但经过长期浸泡,再加上河底暗流的冲击,外套破损,石块逐渐漏出,尸体这才漂到河面。
    “季天佑”看到这则新闻时,正在指挥着工人们搬家,他刚在新城区购置了一整个单元,这套季天佑住过的房子,他早就腻烦了。
    这时,两个工人从门外探出头,“季先生,听物业说您这套房子是配有地下室的,地下室里的东西您也搬走吗?”
    “季天佑”不耐烦地摆摆手,“地下室?我早忘了这码事了,估计也是放置些没用的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处理了吧,不搬了。”
    “好嘞!”工人们最喜欢这样的主顾了,那些杂货估计能卖些钱。
    不一会儿,楼下传出几声尖叫,很快便骚乱起来。
    “季天佑”刚想下去看个究竟,就见一队保安率先冲上来,将他按倒在地,紧接着,远处的警笛声越来越近。
    “怎么了我?!”他大吼着。
    “搬家工人在你家地下室的冰柜里发现两具高度腐烂的童尸!”保安说着,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你这个衣冠禽兽!”
    “季天佑”想冲出这具身体附身他人,可他悲哀地发现,族谱里只记录了如何附身到他人体内,却没有记载离开的方法。
    “不是我干的!”他不甘心地大叫。
    余光里,季天佑冷笑着俯下身,用口型一字一句地说:“是——我——干——的!哦——对!现——在——你——就——是——我!”
    “季天佑你这个死变态!”“季天佑”骂着季天佑。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