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疯狂的剪刀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27阅

    1、粉碎
    房间里没有开灯,从窗口潜入的月光落在不停张合的剪刀上,闪动着刺眼的白光。
    “别赌气了,快出来吃饭吧。”母亲疲惫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
    张先停下手里的动作,将剪刀放到了一边,伴随着肩膀的抽动,他的眼泪无声滴落在那张升学考试成绩单上。
    母亲还想说什么,却被父亲抢先,父亲剌耳的人嗓门吼着:“考出这种成绩,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父母的脚步声和叹息声渐渐远去,张先头脑一片空白,握起剪刀将成绩单剪成了碎片。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锥心的刺痛传来,他这才回过神来,扔掉沾染了鲜血的剪刀,按住被剪开一道口子的手指。
    看着手指上不断溢出的鲜血,再看看满地的纸屑,张先终于呼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能粉碎的不过是一张纸,而不是已成定局的事实,生活和梦想还要继续下去,哪怕只能上九流高中,也要说服父母让自己继续读书。
    嘴上说了狠话的父亲还是找来房间钥匙,端着饭菜走了进来。他放下饭菜,边去按电灯开关边嘀咕:“黑漆漆的也不开灯,一次考试失败你的人生就只剩下黑暗吗?又不是非得读高中读大学才有出息,我看出来打工也行。”
    父亲的话让张先心里凉透了,更觉得手指刺痛难忍。跟着进来的母亲看了儿子一眼,惊呼着跑过来查看他受伤的手指:“别听你爸胡说。只是没办法出高价送你去重点高中,普通学校的学费我们还负担得起。傻孩子,这是做什么啊?”
    张先接受了父母的安排,人读了离家最近的三中。虽然他一听到“三中”便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学风不好,教师水平也不高,更重要的是,那里是张先最不想再靠近的诅咒之地。他借口去可住宿的四中更能安心读书,但父母告诉他,他们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支付住宿费用,单是学费就很吃力了。
    如果不接受这样的安排,很可能连书都没得读,要被迫放弃梦想去打工。这样的现实仿佛那把染血的剪刀,一张一合地慢慢靠近张先,似乎要把他剪成碎片。无奈之下,张先只得同意入读三中。
    “唉,偏偏是这鬼地方。”入学这天恰逢阴雨,让人心生冷意,张先望了一眼寒碜的校门,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也就在这个学校门口,杨洁说好要带自己去她就读的重点高中参观,却失约了,害自己空等了老半天。第二天就听闻当天三中有女生被杀害,就死在教学楼里。而那天爽约的杨洁,后来再也不曾出现。但杨洁是重点高中的学生,跟自己约在三中门口见,只是因为家住附近吧?
    当然这只是张先的推测。说起他和杨洁的关系,也不过是偶尔在图书馆遇见,看到她穿着自己最憧憬的重点高中校服,便向她打听升学考试要点和重点高中的教学情况而已。后来继续碰面,是因为张先没有多余的钱买学习资料,几乎每天放学和周末都固定到图书馆去,而杨洁也经常出现在那里。
    突然有一天,杨洁提出要带张先参观她的学校,还和他约在三中门口等。结果就在张先等待杨洁的时候,身后不远处的教学楼里,有一个女生被人残忍地杀害了。一想起这儿,张先就浑身发抖。幸好那天没人看到他出现在三中门口,也幸好杀害女生的犯人没发现他,否则,他不是被当成嫌疑人就是一起被杀掉了。
    张先还望着三中的大门发呆,身后突然传来剌耳的尖细女声:“啊,你是?班长!”孙小雨边大声喊着“班长”边跑到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应她的张先面前。
    家境富裕,总是一身名牌到学校炫耀个不停的孙小雨,成绩却差得惊人,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倒数前三。虽然初中三年都在一个班级,但张先没怎么跟她说过话,倒是孙小雨常常有意无意地在张先附近出现,每次都高声炫耀着新买的MP4、手机或名牌手表。竟然和自己曾经鄙视的人就读同一所高中,张先看着不顾他的难看脸色,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孙小雨,心中十分不快。
    孙小雨涂抹得过于红艳的嘴唇飞快地张合着:“真没想到班长你也到三中来读书,这叫什么呢?对了对了,缘分。不过班长你已经很厉害了啦,我能进这所学校,还都是靠老爸给校长塞红包的。哈哈,你知道我考了多少分吗?估计是全市倒数前三名,哈哈……”
    孙小雨上下翻动的红唇在张先看来就像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剪刀,“咔嚓咔嚓”,一下下剪开了他的心,把他极力想隐藏的羞愧和不甘剖开,把他的尊严撕得粉碎。

    2、无嘴怪
    孙小雨一直跟在张先身后,开口闭口“班长班长”,叫得张先心烦。更倒霉的是,他竟然和孙小雨分到了一个班级。
    “太好了,班长!我们又可以同班了,以前是同学,彼此熟悉,有个照应真是人好了。”孙小雨故意提高的嗓音里带着张先无法理解的骄傲,她边喊还边对张先眨巴着眼睛。
    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三中,长相俊朗的张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三中不少女生暗恋的对象,孙小雨却非常清楚张先有多受欢迎。可惜这个书呆子心里只有学习,完全不把女生们的明示暗示当一回事,努力想靠近张先却屡碰钉子的孙小雨曾无奈地想,张先是不会对任何女生动心的。可就在初三毕业前,孙小雨偶然看到张先和一个穿重点高中校服的女生并肩从图书馆走出来,两人看起来关系不错,有说有笑,张先望着那女生的目光分明不同!
    就因为对方是重点高中的学生,是优秀的女孩?
    现在张先和自己一样进入了三中,在这种学习氛围散漫的九流学校,他还能一心专注升学吗?他还敢奢望得到优秀女孩的眷顾吗?
    孙小南看着被自己缠得不耐烦,皱着眉头转身大步往教室走去的张先,再看看身边那些女生们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心里是满满的得意。
    新生人学后最关心的问题7己非就是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传闻,各种小道八卦消息,而整个三中最热辣新鲜的话题无疑是不久前发生的女生在厕所被残杀的事件。那些高年级的学生似乎也以能向新生介绍学校的离奇杀人事件为荣,一下课便马上到高一年级教室来“探望”学弟学妹。
    新生们好奇地凑到学长学姐们身边,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口,直接就问起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凶手抓到了吗?”
    “抓不到的吧,八成不是人类干的。”一个学长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了。旁边的学姐马上推了推他:“后来不是有人看见了吗?说是一个没有嘴巴的怪物。哎,想起来就浑身鸡皮疙瘩。”
    “听说死得很惨,到底怎么个惨法啊?”
    为了避免引起学生的恐慌,校方和媒体交涉过后,媒体最终没有把女生被害的详细情况报道出来。
    学长刻意压低声音:“说出来准把你们吓一跳。那女生的嘴巴,不见了!”
    “啊!!!”新生们纷纷尖叫起来。
    张先冷冷瞟了一眼那些人惊小怪的家伙,他们脸,上分明挂着兴奋的笑容,并非是真心害怕,只是配合装神弄鬼的学长学姐罢了。他的目光在咯咯笑着的孙小雨身上停留了几秒,她看起来特别乐在其中。
    “那,那女牛的嘴巴,应该说嘴唇,在,在哪儿?”有人吞吞吐吐地问道。
    高年级的学生们互相望了望,都摇摇头。有人说被冲进厕所了;有人说曾经看到那女生被剪下来的血红色嘴唇在女厕所镜子里一闪而过,仿佛还在喊着“救命”;也有人猜测是被那个没有嘴巴的怪物安在自己脸上了。
    “总之那问女厕所你们最好别去了,要去也最好结伴去。”上课铃声响起,高年级的学生陆续起身回自己教室,离开前还不忘一脸诡异地指了指走廊尽头的女厕所提醒新生们。这一层原是高二年级教室,出事后无人愿待,学校就安排给了不明就里的高一新生。
    张先对那些事情没有兴趣,此刻他已经被刚拿到的新书深深吸引了。他如饥似渴地埋头看书,眨眼便过了放学时间,等他从书本中抬起头,窗外已经残阳两坠,眼看就要天黑了。
    张先收拾书包走出教室,教学楼里早已人去楼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张先一个人的脚步声回响着,在要走下转角楼梯之前,他猛然发现,附近就是发生了命案的女厕所!
    女厕所的木门虚掩着,从缝隙望进去,混沌一片,仿佛吸入的黑洞。张先不自觉地朝女厕所门口移动着脚步,就在他伸手要触及那扇门时,“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惊讶地对着张先。
    见张先一副吓呆了的表情,从厕所出来的女生脸颊微微泛红,她指了指手里的书包解释道:“我刚自修完,吓到你真抱歉,不过,这里是女洗手间。”然后义抬起纤细的手指了指另一头,“那边才是男生使用的。”
    张先动了动嘴唇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自己是想看看女厕所里是不是真的有没嘴巴的怪物?
    “是我该道歉才对,真对不起,再见。”张先匆匆向女生低头致歉,转身想下楼,却被喊住了:“请问,你是刚入学的张先同学吗?”张先回头一脸疑惑地望着女生,不知不觉间,月光代替了日光,温柔地落在女生脸上,她淡淡的笑容显得分外美好。
    张先没想到,自己竟然误打误撞认识了三中现任学牛会会长刘娅芳,她也是连年保持年级第一的模范生。

    3、裁剪
    回到家,张先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刘娅芳对自己说的话。
    已经是高三备考牛的刘娅芳无暇顾忌学校活动,她希望张先能进入学生会,成为会长候选人:“学生会会长能参加省级优秀学牛干部的评选,而且当选几率很高。多拿几个奖,对以后升学还是有帮助的。”
    刘娅芳说得有道理,而且普通高中的学生会会长说白了都是挂名的,根本不用管事,何乐而不为呢?更重要的是,能和三中成绩最好,甚至不输重点高中学生的刘娅芳打交道,对自己的学习百利无一害。张先想着,翻开了刘娅芳借给他的高一学习重点笔记一一因为高三开始步入复习阶段,刘娅芳都是把这些笔记随身携带。会把那么重要的复习资料借给自己,大慨是为了表示想帮助和她一样有理想的自己考上好学校的诚意吧。
    整整齐齐裁剪出来的学习资料,旁边还有娟秀笔迹的附注和延伸知识点,让张先看傻了眼,没想到刘娅芳竞花心思收集了那么多课本上没有的资料。只是越看张先越疑惑:这些裁剪后粘贴在笔记本上的资料,看起来像是从不同的书籍上剪下来的,刘娅芳家里的学习资料岂不都是破破烂烂,缺页少行?
    接触不良的台灯闪了闪,暗了下去,正看得入神的张先使劲拍了拍台灯。在重新亮起来的白光下,他看到新翻开页面的资料上有红色的污迹,就像是溅上去的血迹。
    那些星星点点的红点仿佛散发着腥昧,让张先莫名感到一阵心慌,脑海里浮现出刘娅芳一脸苍白从那间有可怕传闻的女厕所里出来的样子,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张先胡思乱想着,鬼使神差地打开抽屉,看见那把曾沾上自己鲜血的剪刀,这才找到安宁心神的理由。刘娅芳借给自己的笔记本,是剪裁各种资料做成的,这些血迹估计是她不小心剪到手落下的。他拍拍自己因为疲劳开始胡思乱想的脑袋,准备收拾书本早点休息,突然发现书包底有一封信。
    所谓的情书,张先当然也不是第一次收到了。但看到“孙小雨”三个字时,张先想起她那张涂着鲜红唇彩的大嘴巴,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看也没看就把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转身钻进被窝。
    睡梦迷糊中,孙小雨的嘴唇在张先眼前快速张合,这时黑暗中一把闪烁白光的剪刀“咔嚓咔嚓”响着,突然“刷”一声利落地朝孙小雨的嘴唇剪去!鲜红的嘴唇掉在地板上,还在不停发出声音,张先紧紧捂住耳朵,仍然听得清清楚楚:“你逃不掉的你命中注定要进三中你逃不掉的……”
    被噩梦惊醒的张先摸黑到厨房倒了杯冷水灌下,这才冷静下来。他有些虚脱地靠在床边,看着垃圾桶,孙小雨初中和自己同班了那么久,虽然常有意无意接近自己,可一次也没给自己写过情书。
    张先蹙了蹙眉头,翻出被揉成一团的信,里面只有冷冷的几句话:明天放学后到操场来。关于你不可告人的秘密,我都知道了。不来的话,你绝对会后悔。
    没能考上重点高中已经够倒霉,没想到认命进了三中,竟然还要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孙小雨纠缠!本来以为认识刘娅芳,自己在三中的未来会更顺利,没想到孙小雨偏要捣乱。
    “后悔?”张先不屑地嗤笑,抓起抽屉里的剪刀把孙小雨的信剪得粉碎。孙小雨那种单细胞的笨女生不过是虚张声势,怎么可能真的掌握自己什么秘密?居然想恐吓自己,有够蠢的。自己的人生不是任人操纵的剪纸,更没理由被这种没脑子的女牛影响!
    黑暗中,再也睡不着的张先手里的剪刀缓绥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4、秘塞
    第二天上课,张先不是盯着黑板就是埋头做题,下课眼睛也没从刘娅芳借给自己的笔记本上移开过,完全无视不远处孙小雨的目光。孙小雨咬了咬嘴唇,很快又扬起一抹得意的冷笑,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张先就必须对自己言听计从,再也不敢无视自己。
    刘娅芳出现在教室门口,引起了新生们的议论。漂亮又优秀的刘娅芳,是三中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却是所有女生的天敌。
    张先抬头望去,刘娅芳正朝他露出淡淡的笑容。将笔记本递到刘娅芳手里,因为从中获得很多有用的知识,张先不禁展露出灿烂的笑容,用激动的语调请求道:“能把其他笔记本也借给我吗?还有,学习方法方面,可以提供一些经验吗?”
    “你愿意加入学生会吗?”刘娅芳微笑着接过笔记本,没有正面回答张先的问题,而是毫不避忌地直奔目标。张先愣了愣,坚定地点点头。刘娅芳和自己是同一类人,所以跟着她的脚步,自己一定能够顺利被名牌人学录取!
    “趁现在午休,跟我去找学牛会指导老师谈谈具体事项。”刘娅芳指了指不远处的教师办公室。
    看着张先和刘娅芳有说有笑地离开教室,孙小雨将涂着绚丽颜色的指尖深深扎进掌心。难道张先身边的位置注定要被优秀的女生霸占吗?虽然自己手握王牌,但张先的心却有可能被刘娅芳抢走。
    “难怪我们班长不愿意去重点高中,原来是为了娅芳学姐。一来就那么亲密,真是郎才女貌啊。”孙小雨故意拔高嗓了,马上引来了热心八卦的同学的追问。
    孙小雨见大家情绪高涨,想起张先平日对自己的冷漠以及刚才对刘娅芳的亲密模样,便也口不择言起来,先是高声断言张先完全有办法进重点高中却硬要到三中来,后又故意压低声音猜疑张先是为了刘娅芳而来,两人已经是恋人关系。
    当天放学之前,张先和刘娅芳是情侣的谣言已经传遍各班,对于三中学生来说,这无疑是打发枯燥学习时间的最好消遣,对张先和刘娅芳来说,却是愤怒而无奈的困扰。但两人都觉得,对于没有升学愿望,视上学为混日子的同学来说,他们的解释只会被当成掩饰。于是两人在各自的教室里,沉默地忍受指着他们窃窃私语的同学的目光,埋头学习,一直到窗外的世界安宁下来。
    张先的安宁很快被“砰”一声踢开教室门的孙小雨打破,他抬起不满的目光看了气呼呼的孙小雨一眼,准备在她开口前收拾书包离开,却被挡在了门口:“班长,难道没有看我给你的信吗?我记得在信上警告过你了,不到操场来的话,你会后悔的!”孙小雨的嘴角挂着疯狂的狞笑。
    见张先只是冷冷望着自己,孙小雨不由鼻头一酸,她强忍下去,用颤抖的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啪”一声朝张先砸去。张先低头一看,照片上和同学打闹嬉笑着的女生,竟然是杨洁!
    孙小雨满意地看着张先睁大的眼睛,俯身捡起照片哈哈大笑起来:“班长肯定认得这张脸吧?只是,她是三中女厕所里被割去嘴唇的高二女生,而不是重点高中的优秀女孩。哪个才是真实的她,班长你知道吗?”
    杨洁不是重点高中的学生,而是三中的?她邀请自己参观的学校本来就是三中,所以才约在三中门口见面?只是,就在她约自己见面的那天,却被人残忍地杀害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杨洁为什么要骗我她是重点高中的学生,更想知道她为什么被杀了。”张先正色地推开了挡着自己去路的孙小雨。
    看着张先大步离开的背影,孙小雨恶毒地猜测:“哼,该不会你和刘娅芳、杨洁是三角关系,然后你们俩把碍事的杨洁杀掉了吧?哈哈,太可怕了,我们正直的班长是没有嘴巴的杀人怪物?”
    在走廊上猖獗大笑的孙小雨,丝毫没有察觉暗处已经把嘴唇咬出血的刘娅芳。

    5、断点
    望着空寂的走廊,孙小雨愤愤地跺了跺脚。她一时好奇向学姐追问被杀女生的事情,结果在合照上惊讶地发现,三中离奇死亡的女生竟然是和张先有亲密关系的女孩!可是,那女生一直穿着重点高中的校服呀。孙小雨刨根究底从学姐口中得知,照片上的女生有一个在重点高中就读的姐姐,偶尔会穿姐姐的校服也不足为怪。
    得知这一切,一个人胆的猜想在孙小雨心里慢慢清晰:偶然穿着姐姐校服的杨洁到图书馆看书,被憧憬重点高中的张先误会并搭讪,为了和张先保持关系,就读九流高中的杨洁欺骗了他,事情败露后,张先杀了杨洁!
    就算张先是杀人凶手,孙小雨也准备为他保密,但这家伙竟然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无视自己。一定是因为刘娅芳!刘娅芳是优秀学生,是张先真正喜欢的人。被嫉妒冲昏头脑的孙小雨,开始编织更恶毒的谣言。
    刘娅芳和张先交往,怀孕并到医院做人流手术的谣言在第二天传到了学校领导的耳中。校长为难地望着说了句“不是真的”就沉默的刘娅芳和张先,推了推老花眼镜:“所谓无风不起浪,我看你们俩最近走得太近了,虽说娅芳同学是为了培养张先成为合格的继承人,但在学生当中确实造成不好的影响了。”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张先犹豫着该不该说点安慰刘娅芳的话,毕竟对方是女孩子,被传那种谣言,心里一定难受。其实谣言的出处张先心中有数,孙小雨一直在班里散播自己和刘娅芳的八卦,他原本不打算理会,没想到孙小雨因为被自己拒绝,做得越来越过分了。他还没开口,便被刘娅芳抢先:“对了,你觉得我随时剪出有用的资料做整理的学习办法不错,是吧?”
    难道刘娅芳心里除了学习什么也不在意,连被人污蔑也无所谓?张先一脸不解地老实点头。刘娅芳淡淡说了句“跟我来”,转身朝学校图书馆走去。
    午间的图书馆鲜有人至,尤其是三中这种学校,根本就没多少学生自觉学习。刘娅芳面无表情地抽出一本学习资料,翻到其中一页,在张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剪刀,飞快地剪下书页的一部分,利索地夹进笔记本,然后说:“这就是我的学习之道。”
    张先合拢惊讶的嘴巴,微蹙了下眉头,很快点头道:“我能理解。”同样出生在贫穷的家庭,没有多余的钱购买学习资料,刘娅芳和他是同一类人。
    “这个送给你。”刘娅芳拿出一把折叠剪刀,还有一本空白笔记本,递到张先手里。
    “谢谢你,学姐。我们一定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的!”张先紧握了剪刀和笔记本,真诚地感谢刘娅芳,没有察觉她嘴角一闪而过的悲凉。
    新的一天,刘娅芳似乎完全不受谣言的影响,先是在教学楼前满脸笑容对张先打招呼,然后突然说:“昨天给你的剪刀,还是还给我吧,破坏学校的学习资料,其实并不可取。”面对刘娅芳的出尔反尔,张先满心疑惑,但还是把剪刀还给了刘娅芳,他确实也没胆量乱剪图书馆的书册。

    “啊!无嘴怪又杀人了!”教学楼里传出可怕的尖叫声。
    张先拔腿跑上楼,挤进聚在女厕所门口的人群,一副极端恐怖的画面呈现在他面前——被剪去嘴唇的孙小雨不甘地睁着双眼,脸上的血迹斑斑,一把沾满鲜血的折叠剪刀落在她身边。
    张先发疯似的冲下楼,却不见刘娅芳的踪影。阳光下,斜落地面的教学楼影子上似有人影闪动,张先惊慌地抬头,便看见了手握着剪刀的刘娅芳。
    等他赶到楼顶,刘娅芳一脸淡然地告诉他,孙小雨是她杀的,因为学校的谣言传到了对她抱有高度期待的母亲耳里,严厉的母亲竟完全不听她的解释。“我让孙小雨去跟我母亲解释,她不肯,还不停地说着难听的谎话污蔑我,我恳求她不要说,可是那张嘴还是不停溢出剌耳的话。”狂乱之下,刘娅芳只想让孙小雨闭嘴,让她无法再说出毁她清白的谎话。
    “那,杨洁,也是?”
    刘娅芳点点头,望了一眼手中的剪刀:“我就是用这把本来送给了你的剪刀,剪下了杨洁的嘴唇。”本来想把罪恶的凶器转送给张先,甚至把杨洁的死嫁祸给他。但刘娅芳发现,虽然剪掉了杨洁的嘴唇,但她的声音烙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杨洁说得没错,谎言会毁灭一切。”刘娅芳眼里有泪花闪动,“杨洁死前告诉我,她骗了一个男生,但后来她决定告诉他真相请求他原谅,因为她很喜欢他。”
    本来想在见张先之前到教室拿点东西的杨洁,看到刘娅芳趁周末到学校偷剪其他同学没有带回家的学习资料,便劝她坦白错误请求大家的原谅。刘娅芳却放不下优秀学生会长的名声,将失去理智的手伸向了杨洁,然后在学校里散播女厕所有无嘴怪物的可怕传说。“我现在才明白,残酷剪掉杨洁嘴唇的时候,我也剪断了自己的梦想和人生。但是张先你的生活和梦想还可以继续。”所以杀了孙小雨后醒悟过来的刘娅芳向张先要回了罪恶的剪刀。
    张先来不及阻止,便见刘娅芳将闪耀白光的剪刀深深扎进了咽喉,留给他一个如初见时的笑容。
    张先不顾沾到一身鲜红,上前轻轻为她合上溢出悔恨泪水的双眼。终于不用再听到那些让她痛苦的声音了,可惜,也无法看到美好的未来。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95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