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五色谜案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6阅

    一、游戏开始了
    一切都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发生。
    这天早上,临江大学美术系的年轻教师陈建东晨练经过图书馆,被一个从里面跑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撞他的是图书馆管理员刘大姐,她见是陈建东,便说道:“陈老师,快报警,图书馆出人命了!”没等陈建东缓过神来,刘大姐又一脸惊恐地指了指图书馆,“里面死了个学生!”
    顺着刘大姐的手指望去,陈建东见图书馆的大门开着,在中间两排书架的空隙处,竟露出了半截红裙子和两条腿,那里显然躺着一个人。他不敢怠慢,急忙打电话报警。
    等陈建东打完电话,刘大姐这才惊魂未定地讲起她刚刚看到的一幕。她说,图书馆底层的一扇窗户一直关不牢,晚上不时有谈恋爱的学生偷偷溜进图书馆里幽会。今天早上,她一打开门,就看到书架后还躺着一个穿着红裙子的人。她以为是昨晚幽会的小情侣还没有离开,就闯进去,打算把他们抓个正着,杀一儆百。没想到,等她跑到跟前,才发现地下躺着的女子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血流了一地,早就死了。
    刘大姐讲到这里,学校保卫处处长已带着几个保安跑了过来。与此同时,警车也呼啸着赶到了。
    上课时间快到了,陈建东正准备离开,却有一个身穿警服的小伙子喊他的名字。陈建东一看,这不是读中学时的好朋友林浩吗?
    林浩说,自己刚刚调到区刑警队当队长,本打算找时间拜访陈建东,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老朋友。因为要勘察现场,林浩给陈建东留了自己的手机号,便进图书馆去了。
    陈建东也要赶回宿舍,洗了脸后还要去上课。刚走到宿舍门口,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奇怪的是,来信号码是一些奇怪的符号。陈建东知道,这是对方使用了网上一种故意隐藏自己号码的软件。
    短信写道:“朋友,游戏开始了。请注意,六个小时一关,谁会是下一个呢?线索就在现场。”
    “游戏开始了。”?这是什么意思?最近垃圾短信很多,大概是网络游戏的广告短信吧。陈建东摇了摇头,合上手机,打开了宿舍门。
    开门后,陈建东发现地上有一封信,信封上一个字也没有。他拆开信封,见里面装着一张素描画稿。这应该是哪个学生交来的素描作业,陈建东顺手把它扔在桌子上,便去刷牙。
    牙没有刷到一半,陈建东突然想到了什么,扔下牙刷跑回了客厅。他一把抓起了桌上的画稿。
    这是一幅笔法有些粗糙的人体素描,画的是一个全身赤露的女人体。这女子身子蜷曲,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表情有些怪异。在画面的边缘上,竟还画着两排书架!
    这绝对不是学生的素描作业!陈建东想起了早上听刘大姐讲的那一幕:一个女子死在了两排书架中间。
    难道这幅画画的是图书馆里女子的被害现场?
    陈建东吓了一跳,也顾不上上课。他打了个电话,请同事安排好上午的课,然后抓起素描画稿朝图书馆跑去。

    二、线索就在现场
    当陈建东赶到图书馆时,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为保护现场,保卫处几乎把所有保安都调到了图书馆维持秩序。
    陈建东穿过人群,挤到图书馆门口,正好遇到林浩在门口打电话。林浩听说有重要线索,连忙带陈建东进了图书馆。
    一进图书馆,陈建东就朝躺着尸体的那两排书架走过去。
    这里正对大门,书架上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厚厚的文学名著。在两排书架之间的黑色大理石地板上,躺着一个身穿大红色长裙的年轻女孩。她双眼紧闭,从脖子上流出的血淌了一地。
    陈建东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女孩蜷曲的姿势,跟自己手里那幅素描画稿上的女人体一模一样。不过画稿上的人全身**,而现场的死者却穿着红裙子!
    林浩见陈建东脸色有异,就问他是否认识地上的女孩。陈建东摇了摇头,把手中的画稿递给了林浩。
    林浩也吓了一跳。陈建东就将自己发现信封的过程告诉了他:“你说,这素描画稿的作者怎么会知道案发现场的情况呢?不会是巧合吧?”
    林浩眉头紧皱。他告诉陈建东,死者的身份已查明:她叫姜琳,是文学系大二学生。经法医初步鉴定,姜琳是被人割破颈动脉失血而死的。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推测,她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从地上大摊的血迹分析,图书馆应该是凶杀的第一现场。不过,警察经过勘察,却没有发现凶手留下任何痕迹。看来,凶手精心预谋,杀人后还把现场清理得干干净净,才从容离开。
    “不过,有了这幅素描,我们也许可以发现一些线索。”说着,林浩把画稿和信封交给技术人员,让他们赶快拿回去鉴定,看能否找到指纹。
    林浩回过头,问陈建东对画稿有什么看法。陈建东告诉他,从绘画技法看,画稿的作者有一定的美术基础。不过,素描是美术的基本功,初学美术的学生都能够画出这个水平。也就是说,全校能画出这种素描的,不下五百人。
    “但是,能把人物的姿势画得跟现场一模一样,绝对是到过这里来的人。”林浩摇了摇头。
    这时候,陈建东想起了一件事。他打开手机,找出早上收到的短信,递给了林浩:“你说,这短信会不会跟案子有关系呢?”
    “线索就在现场……”林浩将那条短信细细地读了一遍,又抬头朝那两排书架中的尸体望去,想了许久,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现场早已经勘察了好几遍,不但没有指纹,也没有脚印,甚至死者两旁的书架上的书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哪里还能找到线索呢?
    “画稿的作者一定认识你。”林浩盯着陈建东的眼睛,说,“你想想,会是谁呢?”
    陈建东摇了摇头:“说实话,平时除了画画和上课,我很少跟其他老师和学生接触。这个叫姜琳的死者,我也不认识。我想不通,为什么要将画稿塞进我宿舍……”
    “也许正因为你是美术教师,对方才找到你!”林浩若有所思。
    “因为我是美术教师?”陈建东一边嘀咕,一边低头在图书馆里来回踱步。突然,他停下来,叫道:“我知道了!”话音未落,他就疾步朝尸体旁的书架奔去。
    走到书架旁,陈建东盯着书架上的书籍,一排排地找过去。他的手在距离姜琳的尸体不远处停了下来,从上面的书架迅速抽出一本书,一脸兴奋地对林浩说:“如果我没猜错,这书里有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
    林浩上前一看,陈建东手里拿的是文学名著《红与黑》。
    陈建东解释说:“我一直觉得,躺在地上的姜琳有些地方不对劲。刚才说到美术教师,这才提醒我,是姜琳裙子的颜色让我觉得怪异。现在很少有年轻人穿这么鲜艳的红色了,可姜琳为什么要穿这种大红裙子呢?我又注意到这黑色的大理石地板,我发现,凶杀现场的强烈颜色竟构成了一个谜语,谜底便是《红与黑》!”
    短信不是说“线索就在现场”吗?因为凶杀现场正好是图书馆,所以陈建东猜书架上一定有一本《红与黑》,而且,里面很可能藏着凶手留下的线索。
    陈建东把手里的《红与黑》递给林浩,林浩将信将疑地打开,见书里有好几页都被折着,被折着的每页都圈着一个字。林浩赶紧找来纸笔,把圈着的字依次抄下来,连成了一句话:“给你一个提示,下一个凶手是这个系的。”

    三、还剩一个小时
    “那条短信说得没错,线索就在现场!”望着那本《红与黑》,陈建东也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给我发短信和送画稿的是同一个人,他就是这个案子的凶手!”
    “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凶手是这个系的,是指哪个系呢?”林浩反复读着这句话,却想不明白,“整个学校有十几个系,到底是指哪个系呢?”
    就在这时,陈建东的手机响了,又是一条隐藏了来信号码的短信:“注意,还剩一个小时!”
    陈建东往墙上的挂钟一看,此时是上午十一点,距离刘大姐发现姜琳的尸体正好五个小时!他赶紧把手机递给林浩,让他也看短信。
    “还剩一个小时?”陈建东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可怕的猜测:第一条短信是凶手向自己发出的挑战!在这场竞赛中,对方将在每隔六个小时后,进行下一次谋杀!而自己需要做的就是找出线索,在凶手进行下一次谋杀前查出他是谁,以便及时拯救被害者!
    陈建东没想到自己会莫名其妙地卷进了谋杀案里,而且,很可能是连环谋杀案……他告诉林浩,自己的电话号码跟其他教师一样,都对全体学生公开,知道他的电话号码并不难。不过,从那幅素描画稿和把线索藏在《红与黑》这本书里来看,对方既可能是美术系的,又可能是文学系的。在这么多人里,到底谁才是凶手呢?
    这时候,一个警察回来报告,经过对姜琳的同学和好友的了解,发现姜琳既没有仇人,也没听说她在和谁谈恋爱。而且,她昨天晚上没回宿舍,也是请了假的。大家都觉得她被杀死在图书室里有些不可思议。
    技术人员也打来电话,说除了陈建东和林浩,信封和画稿上再没发现其他人的指纹。
    “看来,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林浩长叹一声,站了起来。对那个“六个小时一关”的预言,他觉得,虽然不一定真有连环凶杀,但还是应该引起重视。如果从清晨六点姜琳的尸体被发现算起,到中午十二点,正好是六个小时。
    陈建东建议学校保卫处以开会的名义,把文学系和美术系的人都集中起来,等过了十二点再散会,避免再次发生凶杀案件。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林浩要求学校保卫处不要泄漏警方的目的。当然,他更希望这一切仅仅是一个恶作剧,或是凶手故意扰乱警察视线的烟雾弹。如果真的存在连环杀手,后果将不堪设想。
    于是,保卫处赶紧通知文学系和美术系的全体学生集中到大礼堂开会。林浩让陈建东回去休息,他也带着刑警队先回公安局了。
    陈建东回到宿舍,又把从《红与黑》里找来的那句话读了几遍,还是弄不明白。不知不觉,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也饿了,就拿起饭盒朝学校食堂走去。

    四、你已输了一关
    虽然有两个系的学生去开会了,但学校食堂还是跟平时一样喧闹忙碌。
    陈建东也去排队打饭,他脑子里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突然,前面的队伍一阵骚乱。陈建东望过去,见在不远处的餐桌旁边,几个女生正蹲在地上呕吐。其他学生乱成一团,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发生什么事情了?”陈建东急忙跑了过去。
    “紫菜汤可能有毒!”一个扶着同伴的女生朝食堂的售菜窗口一指,大声说道。
    “紫菜汤?”陈建东上前一看,售菜窗口旁摆着一个汤盆,盆里盛着满满的紫菜汤。
    那个女生说,刚才她们几个女生早早来买饭,打了相同的饭菜后,除她外,其他几个女生还舀了紫菜汤。她们刚吃了几口,喝了紫菜汤的同学突然都觉得胃部疼痛,忍不住呕吐起来。
    陈建东本能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正好是十二点过二分。算起来,女生们中毒的时间正好是12点!看来,凶手说得没错,他真的在六个小时后,又制造出一起案子!
    “大家注意,刚才打了紫菜汤的同学,请都不要喝!”陈建东一边大喊,一边迅速跑到售菜窗口前,把那盆紫菜汤端到一旁。
    听说汤里有毒,场面更加混乱了,刚舀了紫菜汤的女生都吓得把手里的饭盒扔到了地上。
    陈建东赶紧通知保卫处的老师把中毒的女生送到医院,他又拨通了林浩的电话。听说临江大学真的又出事了,林浩午饭也顾不上吃,又带人赶了过来。
    这时候,从医院传来消息,那几个女生确实是中毒了,不过毒素的剂量很小,经过洗胃,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需要观察治疗几天。
    林浩的神情严峻起来,事情越发严重了。凶手不仅有计划地进行连环凶杀,而且目标没有针对性,可能是校园里的任何一个人!
    林浩一边指挥警察疏散食堂里的学生,进行现场勘察,一边让技术人员对紫菜汤取样,迅速拿回去化验。
    看着技术人员捞起汤盆里的紫菜,陈建东一拍脑袋:“我明白《红与黑》里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说着,他拿起一支粉笔,在墙上的通知栏上写下了那句话“下一个凶手是这个系的”。写完后,他将“这个”两字圈了起来,解释道:“‘这个’,就是‘此’的意思。‘这个系’可以说成是‘此系’,将‘此系’两个字合起来就是……”说到这里,陈建东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大的一个“紫”字!
    林浩目瞪口呆,半响才说出话来:“那句话的意思其实是‘下一个凶手是紫的’!凶手真的给了我们提示,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明白其中的含意!”
    就在这时,陈建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打开手机,果然又是一条隐去了来信号码的短信。这条短信只有两句话:“你已输了一关。还有六小时,谁将是下一个?”
    “变态!”陈建东大骂一声,狠狠地把手机砸在桌上。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杀人变成一个游戏,来跟别人竞赛,而对方找的对手偏偏又是自己!
    林浩把陈建东的手机拿过来,打开短信看了一眼,对陈建东说:“别急,你一着急便中了对方的圈套。还有六个小时,让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分析,看能不能揪出这只狐狸。”

    五、你真能阻止我吗
    紫菜汤的鉴定结果出来了,确实是被人放了老鼠药。不过,剂量非常小,而且发现及时,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陈建东陪着林浩在学校食堂向厨师了解情况。据一个厨师说,紫菜汤是他做的,做好以后分成了五盆,分别放在五个售饭窗口旁边。其他四盆并没有发现问题,只有这一盆紫菜汤出了事。
    据此,警察分析紫菜汤应该是放到窗口后,才被人下了毒。不过,窗口前来来往往打饭的师生很多,是谁悄悄往里面下毒,就说不清楚了。
    一直陪同林浩调查的学校保卫处处长提醒,食堂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也许可以发现一些线索。毫无头绪的林浩又看到了希望,连忙和陈建东一起来到保卫处的监控室。
    不过,监控录像调出来后,林浩大失所望。原来,那个食堂里的监控器录像从早上起,竟全是一片空白,镜头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了。
    “镜头被人挡住了,你们怎么都不知道?”林浩有些生气了。
    保卫处处长解释说:“从录像时间看,镜头是在早上七点左右被人挡住了。那时候,我们全部保安都到图书馆的案发现场维持秩序,随后又要组织文学系和美术系的学生开会,监控程序一直是在自动录像,所以没能发现镜头被人遮住了。”说着,他让一个保安去看看,监控器到底被什么东西遮住了。
    过了一会儿,那个保安回来了,带回了一片叶子。他说监控摄像头真的被挡住了,不过,遮住摄像头的竟是一片叶子!
    这是一种最常见的草叶子,扁扁的,刚好能够遮住监控器的摄像头。
    “监控器是被叶子遮住的?你说凶手为什么要用叶子遮住摄像头?用一张纸或一片布不是更方便吗?”林浩翻来覆去地看那片叶子,他想不明白。
    “草的叶子?”陈建东凝神想了一下,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凶手留下的线索了!”
    “是什么?”林浩急忙问道。
    “这线索就是一个‘蓝色’的‘蓝’字!”陈建东解释说,“凶手不是说‘线索就在现场’吗?你们看,监控器上放草,不就是‘监’字上一个草字头吗?这不是‘蓝’字吗?”
    众人不由得都赞同地点了点头。可这次这个“蓝”字指的是什么呢?大家七嘴八舌地分析起来:这个“蓝”字,最有可能指的是姓“蓝”的人,或者是穿蓝色衣服的人。看来,有必要将学校里所有名字里面带有“蓝”字的学生集中监控起来。
    经过清查,全校一共有两百多名学生姓“蓝”,或者是名字中带了“蓝”字。为确保万无一失,警方除了要求对这部分学生加强监控,还要求学校以临时集中学习安全知识为由,让全校师生在吃过晚饭后,都回到自己的宿舍组织学习,不能出门。警察和学校保卫处的保安则分别被派到各幢宿舍楼里,暗中进行监控。
    快六点钟了,各学生宿舍楼报来的数据显示,全校除了请假回家或者因病住院的,其他师生都被集中到了宿舍里面,全在监控之下。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接近六点,陈建东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这一次,自己总算是早早找出了凶手留下的线索,真的能阻止下一起案件发生吗?他想得太入神,连手机响起来也没注意到。经林浩提醒,他才发现手机上又来了一条短信。
    难道又是凶手发来的短信?陈建东不由自主地朝墙上的钟望去,此时正好是傍晚六时整。他打开短信,来信号码还是被隐藏了,内容只有几行字:“不愧是美术系的优秀教师,竟猜到了我的谜底。不过,你真能阻止我吗?”

    六、我才是真正的目标
    凶手这短信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警方的防范措施还有漏洞?陈建东隐隐觉得心里不安。
    到了晚上七时,各宿舍都传来消息,说没有意外发生。大家都舒了口气,看来,凶手没有机会作案,只得放弃了。
    陈建东也太累了,他有些支撑不住,就跟林浩打了个招呼,先回宿舍休息了。上床后,他很快熟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打开房门一看,敲门的是林浩。
    “凶手并没有停下来,他真的又杀了一个人!”林浩拉住陈建东便往外跑。
    陈建东吓了一跳:“你说什么?所有师生不都在自己的宿舍里吗?”
    “我们猜错了!”林浩长叹一声,“这次的死者不是学生,也不是教师,而是一个清洁工!根据尸体的僵硬程度估计,死者正好是晚上六时左右被杀的。”
    “清洁工?”陈建东问,“难道他姓蓝,还是穿着蓝色的衣服?”
    林浩摇了摇头:“不,他的名字里没有‘蓝’字,也没有穿蓝色的衣服。现场和‘蓝’字一点关系都没有!”
    “看来我们的猜测是错了。”陈建东心里一沉。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是学校实验楼下一个偏僻的角落,晚上几乎没有人会到这里来。不过,现在警车的探照灯已把周围照得一片透亮。被杀死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穿着灰色的工作服,斜躺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清洁工,陈建东突然双手抱头蹲到了地上,许久之后,才低声说道:“我们的猜测没有错,凶手这次的目标的确和‘蓝色’的‘蓝’字有关。这个‘蓝’,指的是‘蓝领工人’!”
    “呀,是这样啊!”林浩也明白过来,懊悔地说道,“我们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学生身上,恰恰疏忽了这些校工,正好给凶手可乘之机。”他让陈建东赶紧看看现场,看凶手是否又留下了什么线索。
    “不,没有必要看了。其实,我已经知道凶手下一步的目标了。”陈建东站了起来,肯定地说道,“根据每次出现颜色的顺序,在美术中,几种基本的颜色红、黄、绿、蓝、紫的顺序构成了一个圆形的色环,而这五种颜色如果从红开始按照相反的顺序便是红、紫、蓝、绿、黄。”
    林浩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三起案子便是按照色环上的顺序进行的,所以下一起案子应该是和蓝色后面的那个颜色有关,那就是……”
    “绿色的绿!”陈建东和林浩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人同时看了一下表,此时正好是晚上十一时五十分,距离凶手预言的上一个凶案的发生时间,差十分钟又要到六小时了!
    绿色,绿色!陈建东的脑子迅速转了起来。和绿色有关的东西太多了,草地、树叶、绿色的衣服、蔬菜、绿色的建筑……凶手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这简直防不胜防啊。
    顾不上仔细分析,林浩已安排警察对校园实施宵禁。安排好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零点!在众人忐忑不安的等待中,校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声。
    林浩和陈建东跑出去一看,原来在校门外的十字路口上,有几辆汽车撞在了一起,而引起汽车相撞的原因,竟是因为路口的红绿灯突然出现了异常,每个方向的信号灯都突然变成了绿灯!几辆汽车反应不及,这才撞在了一起,幸亏都开得不是很快,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随后赶来的交警很快找出了红绿灯发生异常的原因。在几个红绿灯灯柱底部的线路控制板上,他们都发现了人为改造的痕迹。四个定时器被事先分别安装在了控制每个方向红绿灯的电路板上,正是这些定时器在零点时分自动切断了红灯和黄灯的线路,而将其连接到了绿灯上,造成了零点时分,每个方向的信号全部变成了绿灯!
    原来所谓“绿”色,竟然是指绿灯的“绿”!
    就在这时,陈建东又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你不是美术系的高材生和优秀教师吗?怎么连颜色都琢磨不透!下一关我给你十二个小时,你好好想想吧!”
    望着这条短信,陈建东若有所思地对林浩说道:“也许,我才是凶手的真正目标!”

    八、谁是疯子
    这天晚上,当所有的灯都熄灭以后,在一个宿舍里,一个人悄悄拿出手机,在里面输入了一条短信:“你以为割了耳朵就成大师了?告诉你,你的猜测全错了!我会继续杀人,让大家知道你这个所谓的优秀美术教师竟连色彩都无法理解!”
    他刚输完这句话,正要按发送键,门突然被撞开了,林浩带着几个警察闯了进来。
    正在发短信的人吓得站了起来,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这人竟是今天阻止陈建东割耳朵时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同事,美术系的教师吴一汉!
    更令吴一汉吃惊的是,陈建东也跟着警察进来了,而他的两只耳朵还好好地长在头上!
    林浩捡起地上的手机,看了一下,说:“我们猜得没错,你就是凶手!”
    吴一汉不由瘫坐在了地上,他实在不明白,自己怎样就暴露了呢?
    陈建东看出了吴一汉的心思,笑道:“你以为我的耳朵是白割了吗?那不过是为了引出你这只狐狸罢了。”
    原来,昨天晚上,陈建东和林浩都意到,他们之所以总是处于被动,是因为一直被凶手牵着鼻子走。只有完全不理会凶手留下的所谓线索,才能抢在凶手下次行凶前,揭开他的真面目。
    仔细分析了凶手发来的短信后,陈建东发现,对方不但很熟悉自己,而且语气中对自己心存嫉妒。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才是凶手的真正目标,凶手很可能是自己的同事。因此,他和林浩商量,决定把对方引出来。
    他觉得,既然对方嫉妒自己,自己就要更加狂妄,这样一定能激怒对方。人一旦发怒,就容易露出破绽。
    于是,陈建东策划了自己“当众割耳”的一幕,没想到果真引出了吴一汉。当然,割掉的耳朵只不过是事先准备好的假耳朵和血浆。
    “你割耳朵时,可是我冲在最前面来救你。我要真是嫉妒你,怎么会这样做?”吴一汉辩解。
    陈建东微微一笑:“你说得不错,你的确不愿意让我割耳,这才不顾一切地冲上来阻止我,可是恰恰是这个举动暴露了你。”
    “阻止你自残是为了保护你,你怎么好心当作驴肝肺?”吴一汉不解地说道,“其他几个人也冲上来阻止你,你为什么只怀疑到我身上?”
    陈建东叹了口气:“我假装要自杀和割耳朵的时候,确实还有其他几个同事冲上来阻止我。不过,却只有你一个人在我要自杀时冷眼旁观;而在我要割耳朵时,你却比谁都快地跳出来制止。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希望我自杀,却怕我割耳朵呢?难道我的耳朵比生命更重要吗?”
    吴一汉冷汗直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建东冷笑一声:“其实很简单,你一直嫉妒我,所以我如果自杀了,对你是一件好事;可是,如果我割掉耳朵,岂不真的成了‘临大的梵高’,那肯定是你不愿意看到的!”
    原来,当陈建东在台上表演“自杀”和“割耳”时,吴一汉见自己精心策划的案件竟然被陈建东用于吹捧自己,果然沉不住气了。他在陈建东自杀时不为所动,割耳朵时却竭力阻止的反常举动,全被警方的摄像头捕捉到了。警方渐渐把怀疑目标锁定到他身上。
    在随后的调查中,警方发现吴一汉曾经数次单独找过姜琳。同时,前不久,在竞争美术系仅有的一个出国留学名额时,吴一汉败在了陈建东手下。这一切显示,吴一汉极有可能是几起案子的凶手。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陈建东痛心地问道。
    “为什么?我就是想证明你并不是美术系最聪明的人,你连我设下的谜都无法揭开,你根本就不如我!”吴一汉吼道,“只不过我的运气不好而已!”
    “可是,那些无辜的受害者呢?他们跟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忍心害他们?”陈建东质问道。
    吴一汉冷冷一笑:“无辜?我告诉你吧,那文学系的姜琳,明明是她先勾引我,可却借口怀孕,要我拿钱来摆平,不然就会告我强奸学生;至于那清洁工,也是偶然发现了我和姜琳的关系,便以此敲诈我,说要告我强奸学生。他们本来就该死!至于那些中毒学生,我并没有想要他们的命……”
    警察朝把吴一汉押走了。陈建东望着四周墙上吴一汉那些色彩鲜艳的作品,忽然觉得有些恐惧:艺术家本来是创造美的,可是如果太过痴狂,也就成了疯子。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199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