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连环劫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91阅

    1
    阿木被学校劝退了,原因是恶意殴打教导主任的儿子。
    面对阿木父亲的一再恳求,校方始终无动于衷。
    阿木的班主任说,如果是简单的学生打斗尚有商量的余地,可阿木将教导主任的儿子从操场打到教室,又从教室追至池塘边,最后干脆一脚踹下了水塘,若不是校卫队的人及时赶到,估计他还要往水塘里砸几个石头。
    班主任苦笑道:“事后他不但不认错,还喊着是替天行道,其实教导主任那儿子也没太招惹什么!再说如果看不惯就要开揍的话,那还不天下大乱?”班主任停顿一下,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阿木平时表现都挺不错的,可最近却有点反常,好像有暴力倾向,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面对着唠叨个不停的父亲,阿木半天不语。
    父亲终于停下来之后阿木才开口说:“爸,让我去溪里院专读吧。”
    父亲诧异地盯着阿木看了半天,最终无奈地低下了头。
    溪里院专在遥远的郊区,专本连读,里面的学生类型包罗万象,就好似一个混乱的公共场所,来者不拒。阿木要继续读书修完学业的话,溪里院专是惟一的去处了。
    阿木去学校的那天,父亲一遍遍地嘱咐他:“那学校太乱,你千万要当心,不要理会别人的长短,顾好自己就是了。”阿木一直默默地点头。
    上了通往溪里的车子,阿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终于走出了计划的第一步!
    车子进了郊区,车窗外是一片荒凉的墓地。阿木的冷笑开始变得悲凉。是的,生命的另一半已经永远消失,不论这个赌局结果如何,自己都不是赢者,但自己不会放弃……

    2
    阿木的新班主任叫陈亮,年轻英俊,成熟稳重,是那种对女孩子极具吸引力的男子。阿木平静地说了自己被劝退的原因,陈亮拍拍他的肩膀,亲切地说:“年轻人犯点错没什么大不了,院专一样能让你毕业!”
    顿了顿,陈亮又说:“最近学校有点乱,你平时别惹是生非,也别擅自离开学校。”阿木一一应着,暗暗思忖下一步该怎么走。
    三天后是校运会,阿木跑去报了名,报了中短跑项目。
    初赛中,阿木一举破了院专的历史记录,使得他瞬间名扬全校。决赛放在第二天进行,然而就在当天晚上,有人找上了阿木。
    来人叫罗一鸣,在初赛中他和阿木跑同一项目,跑的是第二名。罗一鸣把一根香烟递给阿木,开门见山地说:“我叫罗一鸣,我来是想告诉你,明天你不能跑第一!”
    阿木靠在墙沿,冷笑不语。
    罗一鸣吸了口烟,继续说道:“以后在院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找我,但明天的比赛你绝对不能跑第一,否则将会有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你在学校里很罩得住吗?”阿木冷冷地问。
    “你可以在我这买保险!一比五十万,或者再高点。”罗一鸣笑着说:“报我的名字,在溪里院专,没有人会惹你!”
    “那好,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阿木说着把烟递还给罗一鸣:“想跑得快,就别抽烟,明天晚上你再来找我吧。”
    第二天的决赛罗一鸣没有对手,理所当然得了第一。阿木早先对外称肚子痛,没有参加决赛,躲在寝室里看了一天的书。到了晚上,罗一鸣又找到阿木,面带微笑:“现在是我帮你的时候了!”
    阿木把罗一鸣带到角落里,压低了声音:“我想知道一个学生的详细信息,就是前段时间遇害的那个叫小曼的大三女生。”
    罗一鸣一愣,惊诧地看着他,良久才说:“不管你和那个女生是什么关系,我劝你都省了这个心吧,这个案子连警察都查不出蛛丝马迹!”阿木不语,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罗一鸣瞪了他一眼:“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不是要反悔,这样吧,星期天给你答复。”
    星期天一早,罗一鸣就约了阿木出去,双手一摊:“那女孩子根本没什么可查的。她遇害的地点是学校外面的那片树林,身中两弹,但现场没留下任何线索。据她同学说,她平时不大说话,在学校里也没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阿木盯着罗一鸣,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相信你会一无所知!”罗一鸣迟疑了下,又说道,“早就跟你说过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估计凶手就在我们学校里面。”
    “怎么说?”阿木眼睛一亮。
    罗一鸣点燃一根烟,吐出串烟圈:“一年前,我们学校机械系出了个败类,叫刘龙昌,四处打架肇事,后来我插手了这件事,叫了一堆人狠狠揍了他一回,结果你猜他做什么了?他晚上悄悄把我叫出寝室,拿出一支手枪顶着我。”
    罗一鸣说着,脸上露出冷笑:“当然,他只不过想吓唬我以后别插手他的事,可就在几天后,刘龙昌突然精神错乱,跳湖自杀了,原因不明。而那支枪也失去了踪影,没猜错的话,那支枪现在应该还在学校里,而杀害小曼的,或许就是持有那支枪的家伙。”
    “再说那片树林吧。”罗一鸣吸了口烟,接着说,“树林四面临湖,湖泊四周都是芦苇,只有一条小路通向树林,如果不熟悉地形,是很难走进那片树林的,只有我们本校的人熟悉当地地形。”
    “你知道那支枪在谁手上吗?”阿木焦急地问。
    罗一鸣摇摇头:“我查了整整一年,毫无收获。”分手时,罗一鸣意味深长地对阿木说:“你好自为之吧,千万别以为学校里个个都是草包,否则我早就找到那支枪了。”

    3
    此后的几天里,阿木发觉有个女生频繁地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而且毫无顾忌的盯着自己看。阿木找到罗一鸣一打听,才知道该女生叫吴洁,是学校的大名人,除了人长得漂亮之外,还因为她是校长的侄女。
    罗一鸣不自然地笑道:“只要能取悦于她,很多学校里的秘密对你都将不再是秘密,不过她不会喜欢上你的。”原来吴洁在学校里有不少男男女女围在她身边转,知道的事情自然也多。
    阿木心里不由冷笑,原来罗一鸣并非学校里的老大!
    阿木发觉,每次自己在篮球场上打球,吴洁就会在边上看。于是他一到课余时间就去打篮球,并且刻意展现自己的球技,他曾是校篮球队的主力。
    果然,三天后,吴洁在学校的通道上拦住了阿木,说:“周六晚上七点半,三栋七楼,我等你!”说后微微一甩头发,走了。阿木打开手机一看,显示的是星期五!
    周六晚上,阿木登上三栋七楼时,发觉吴洁已经在那候着了。见阿木到来,她吟吟一笑,一把拉过阿木,顺势靠在了阿木身上,竟然毫不见生。阿木用手把她隔开,谁知她立即又靠了上来,低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阿木低头看去,吴洁正眼神迷乱地望着自己,双手紧紧地环着自己的腰,嘴里不停地喃喃细语着什么。阿木一把推开了她,走向楼梯口准备离开。惊愣之下吴洁大声叫道:“站住,你给我站住。”阿木放慢了脚步,却没有停下来。
    “再不站住我杀了你!”吴洁增大了声音。阿木猛地站住脚回过头来,两人四目相对,吴洁突然流下了眼泪,可怜兮兮地说:“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吗?”
    阿木面无表情:“能,但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吴洁擦干眼泪,走到阿木身边。
    “我要找一支枪,是去年刘龙昌流失在学校的,我是他朋友。”阿木说。
    “枪?”吴洁脸色变了:“刘龙昌的事情我也有听说,但我不知道他有枪流落下来,如果真有此事,那我们可以一块想办法……”

    4
    两天后,整个学校突然人心惶惶。原来学校里每个人都收到一封匿名邮件,说学校出了一个杀手,作案时身穿黑色衣服,头戴红色头罩,手拿手枪和匕首,前段时间学校有个女生就是在学校外的树林中被他杀害的……
    这个消息一夜间传遍了学校各个角落,越传越逼真,以至于人人见面都要惊叹和告诫一番。这些邮件正是阿木和吴洁发的,他们想以此来打草惊蛇,让那支枪的主人乱出马脚来。
    几天后,阿木收到一封匿名邮件,上面写着:“朋友,感谢你的宣扬,有机会我会来找你的。”署名是:你所宣扬的杀手。
    阿木又惊又喜,惊的是看来这个杀手已经缠上了自己,喜的是他终于出现了。只是……阿木突然愣住了,为什么他会知道是自己发的邮件呢?这事只有自己和吴洁知道,难道……
    阿木去找吴洁,路上迎面遇着了罗一鸣,罗一鸣面带愠色地说:“找吴洁的吧?在八栋303。”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阿木来不及细问,又向八栋走去。到了303门外,阿木正想敲门,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阿木听出这是班主任陈亮的声音,立即停住了扬起的手。
    “你逃不脱干系的,我也不会放弃你。”紧接着是吴洁的声音。
    “你这又是何苦?她的死根本不关我的事。”还是班主任的声音。
    “你说不关就不关?你对她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吴洁说。
    接下来一阵沉默,阿木站在门外,感觉空气都被凝固了。又站了片刻,阿木见里面依旧没有声音传出来,于是慢慢退回楼梯口,离开了八栋。他现在要去找罗一鸣,他坚信罗一鸣知道的远比自己想像的多。

    5
    罗一鸣烟一根接一根地抽个不断,沉默了良久,突然抬起头来说:“那个邮件我也收到了,发信者选择的是群发,因为全校师生的邮箱地址在校网上都能查到,校网是局域网,只有在学校里才能打开网址,若不是恶作剧的话,那就说明凶手确实是在学校里面。”
    “吴洁和陈老师跟此事有什么关系?你一定知道的。”阿木说。罗一鸣黯然地摇摇头:“我已经尽力了,这事你还是自己问吴洁去吧。”
    阿木从罗一鸣手里拿过烟和火,抽出一根放嘴边点燃。罗一鸣笑道:“小心跑不了第一!”阿木吐出一口浓烟,说:“一个人坚持要跑第一,是因为不想被所爱的人看扁。在中学时,我逃课上酒吧,上KTV,上网吧,就是不上学校。高三那年,我喜欢上了一个成绩很好的女孩子,为了她,我再不翘课了,我拼了命地学习,我要和她考入同一所大学,虽然我们从没说过话,但我知道她也喜欢我……”
    阿木说着呛了两下,拿起那根烟笑了笑:“这东西真怪,若不是上瘾的话,也只有寂寞的人才会吸它。”罗一鸣却不说话,在一边看着他等他把话说完。
    阿木继续说道:“后来我打听到她想上财经大学。人的潜力真的不可思议,我竟也考上了那所大学,那时候整个年级的人都知道,我是上溪里院专的料子,小曼自然也知道。结局让人哭笑不得,小曼放弃了财经大学,把第一志愿填成溪里院专,万万没想到。”
    罗一鸣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木。
    阿木苦笑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溪里院专了吧,值得你爱的人才配你为她倾尽所有,而吴洁不是。”
    罗一鸣捏灭手中的烟:“我瞧低眼了,你也不简单。我确实喜欢吴洁,爱一个人的信念不是几句话就可以动摇的。其实我也很想帮你,你给我点时间吧。”
    离开罗一鸣后,阿木发了个短信给吴洁,说了邮件的事。半小时后,吴洁回短信来说:“罗一鸣撒谎,我刚查过了,大家都没收到这个邮件,包括罗一鸣……”
    阿木愣住了,到底是谁在撒谎?自己该信谁?阿木思索了片刻,打开那封匿名邮件,回道:“找个时间,找个地点,我单独会你。”

    6
    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杀手却没露丝毫动静。阿木如坐针毡,此时罗一鸣却意外地找上门来。他把阿木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轻声说道:“你知道吴洁为什么会攀上你吗?”阿木摇头说不知。
    罗一鸣说:“你有没有发觉,无论是身高还是长相,你都有些像你的班主任陈亮。”阿木惊讶地看着罗一鸣,罗一鸣又说:“有件事我不知是真是假,是吴洁酒后说出口的,后来我再问她她又说没这回事。”
    “什么事?”阿木问。
    “你千万别冲动,要沉住气,她说陈亮曾强奸过小曼!”阿木瞬间如雷轰顶,差点软倒在地。罗一鸣忙扶住他:“这事我也不知道有几分真,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阿木稳了稳神,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这禽兽为小曼报仇!”罗一鸣摇摇头:“警方曾调查过陈亮,那天晚上他确实有无时间作案的铁证!”
    阿木不再出声,良久才挺起身来,对罗一鸣道过谢,回到了寝室。打开电脑后,阿木顿时热血沸腾,邮箱里多了一封邮件:“假后第十五天晚上,在学校里见面,不准报警,否则我不会出现!”
    一数日子,离那天正好还有一个月。阿木把这消息分别告诉了吴洁和罗一鸣,吴洁犹豫地问要不要报警。阿木立即否定了,说杀手肯定是学校里的,报了警他就不会出现了。吴洁一拉阿木的手:“那到时候我陪你。你放心,我胆子大着呢。”阿木感激地点了点头。
    而罗一鸣听了这消息后却反应不大。放假那天,阿木找上罗一鸣,直率地说:“半个月后的那个晚上我希望你可以陪我一起度过。”罗一鸣为难地看着他,阿木笑了:“你放心,在我遇害前你都是安全的,而我要留着命为小曼报仇。”罗一鸣不好推却,只得点头答应。
    半个月后,阿木再来到学校,发现学校里寂静一片,很少见到人影。到了傍晚,吴洁和罗一鸣也来了。夜黑后,他们点了蜡烛,紧张地在礼堂内坐了下来。几个小时过去了,却没发生任何意外,吴洁打着呵欠出去上厕所,罗一鸣不放心,随后跟了出去。
    十分钟后,吴洁和罗一鸣还没有回来,阿木焦急地站了起来,此时电话响了,阿木一接通,吴洁的声音传了过来:“阿木,我被人跟踪了,你快来八栋三楼。”不等阿木回答,电话就挂了。阿木飞一般跑出礼堂,跑向八栋,上了三楼,他想都没想就一脚踹开了陈亮办公室的房门,打开灯一看,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正当阿木感到诧异时,桌子上的座机响了,阿木犹豫了下,拿起了话筒,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阿木,我是吴洁,有人要杀我,我们要赶快离开,陈老师的车子停在外面,你在他抽屉里找下有没有钥匙,我马上到。”
    挂掉电话,阿木拉开抽屉,脸色顿时僵住了,抽屉里并没有什么钥匙,而是一把手枪!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窗外传了进来,阿木随手拿起手枪,靠向窗边往下看去。路灯下,吴洁正急匆匆地走向八栋,在她就要进楼时,一个人影从一边的树丛中跳了出来,捂住吴洁的嘴,把她拖进了阳台底下。
    阿木的心一下蹿上了喉咙,那个从树丛中跳出来的人穿着黑色衣服,头戴红色头罩,手里还拿着一把雪亮的匕首。正是之前自己所形容的杀手模样!阿木紧了紧手中的枪,向楼下跑去,到了楼下才发觉外面的大门已经被关上了,如何用力都打不开。阿木又跑回楼上,可此时窗外毫无人影。阿木在屋子里团团转着,后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盯着桌子上的电话发呆。
    十分钟后,外面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喀的一声,推门而进的陈亮和阿木四目相触,两人都吃了一惊。阿木站起身来,冷冷说道:“身为教师,你应该相信因果报应吧,你仗着一张人皮,所强奸的女生也不止小曼一个吧?”陈亮脸色一变,喝道:“你夜闯我的房间,冲这个我就可以把你送去派出所!”阿木缓步移向窗边,发现罗一鸣从路边的树丛中走了出来,而他身上穿的竟然是一套黑色的衣服,手里拿着一个红色头罩,正看着自己。阿木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冷笑,回过头来把枪口对向陈亮:“你罪孽深重,上天不给你这个机会!”话还没完,枪声响了,陈亮一脸惊骇地倒下了地……
    枪声过后,走廊里立即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吴洁和罗一鸣一前一后出现在了阿木面前。罗一鸣把阿木手里的枪拿过去,用手巾一擦,又放入陈亮手中。一脸平静:“我可以为你作证,他的死不关你的事。”而吴洁则睁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7
    警察局里,阿木在接受审问后默默坐在一个角落里。半晌后,吴洁来探望阿木,她一脸泪水地轻声哭啼:“对不起,阿木,我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阿木淡淡一笑:“我相信因果报应,有些事情该珍惜的时候你没去珍惜,失去后你才会后悔莫及。”吴洁不解地看着阿木。阿木继续说道:“很多男生真心对你,处处为你着想,你却一直利用他们,比如罗一鸣,还有去年自杀的刘龙昌。陈亮人皮兽心,你却偏偏爱上他、包庇他。你这一生所犯的错都比不上这一个错!”
    吴洁脸色一变:“谁说我爱陈亮了?他的事我根本不知道!”
    阿木冷冷一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三栋七楼见面吗?你把我当成他了,一直在叫着他的名字。你爱他已经不是秘密了,只是我不懂,你如此爱他,我杀死了他你为何一点都不恨我?”
    吴洁突然擦干了眼泪,咬牙切齿道:“陈亮他死有余辜!我曾经那么爱他,为了阻止被他奸污的小曼报警抓他,我不得已设了这个局……可是,他居然极力想撇清干系!我恨死他了……”
    “唉,你先是利用刘龙昌流落下的枪杀害了那个叫小曼的女生,然后设计下了这一系列圈套……我和罗一鸣成了你手上的两枚棋子,罗一鸣用来分散我对你的怀疑,而我则替你杀死陈亮!那把枪也是你放在陈亮房间的,对吧!”阿木的声音低沉而伤感。
    吴洁突然笑了起来:“是的,你们都是我手上的棋子。你是个聪明的男孩,可惜已经晚了!”
    阿木长叹一声:“爱情的力量确实强大,哪怕是盲目的爱。但还有一种力量和它一样强大,那就是良知。在我开枪的前一刻,罗一鸣摘下头罩走出了树丛,他选择了良知!”
    吴洁一愣,继而又笑了,凑近阿木耳边轻声说道:“就算是这样,现在又有谁相信你说的话呢?阿木突然站起身来,冷冷说道:“可惜我也不是傻瓜,为了让小曼死得瞑目,我放弃了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我总该得到一些补偿的!在你来之前,我就对警察们说,准备好录音机,准备好摄影机,或许会有收获……”说着从口袋里缓缓掏出一个微型录音机。
    吴洁的笑容蓦地僵住了……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