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深夜血凶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09阅

    “你知不知道我死得有多惨?”这凄惨的叫喊犹如夜空里划过耳边的蝙蝠,让人不寒而栗。睡得正香的王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弹了起来。“不用怕,这是我的手机铃声。”一旁的姜少奇一边坏坏地笑,一边拿起手机接电话。“变态!”王瑰骂了一句,就蒙着被子继续找周公去了。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大约在半夜里,迷迷糊糊的王瑰又隐约听到那恐怖的铃声,但这次他只是翻了个身,便沉入了梦乡。
    “你知不知道我死得有多惨?”……这诡异的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屋子里,而寒夜的冷风也顺着窗户的空隙溜了进来。这一次王瑰再也无法忍受,掀开被子,打开身边的灯,大声地叫道:“有完没……”可他的话还没从嘴里吐完,就活生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吞了回去。在他的前方,不足一米距离的书桌上,红色的血犹如瀑布的流水一般从桌上淌到地上,而在血水中则有一具七零八落的尸体。
    凄惨的叫声正是来自于姜少奇那部手机的铃声,而现在手机有一半塞进了姜少奇的嘴里,露出了有屏幕的另一半。姜少奇圆圆的脑袋也随着手机的振动,仿佛一个不倒翁,在桌子上晃来晃去,而他的眼睛如铜铃一般凸出来,死死地盯着王瑰。
    “救……救命啊……”王瑰想喊出声来,可他那颤抖的声音竟然是那样的无力。
    而铃声还是一遍又一遍的,毫无止尽地响着,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拖下地狱。
    海王大学一年一度的“新生欢迎大会”热闹非凡,可以容纳近三千人的学校大礼堂里座无虚席,甚至连走廊和礼堂外面的窗户边都挤满了人。这些观众除了刚入学的新生以外,高年级的学生也都来捧场,甚至一些其他大学的学生和社会上的人士也跑来观看。当然这场欢迎大会之所以如此吸引人,不是因为海王大学校长的欢迎致辞有多么动听,而全是因为该校的学生会副主席兼文艺部部长的校花秦梦遥——这位刚刚在全国SHOWGIRL电视比赛中拿到亚军的美人会在这场新生欢迎大会上登台献艺,所以才吸引来如此多的人。
    校保安不停地扯着嗓子喊,用身体连成一线,努力让礼堂外的人不再往里面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在距离这喧闹礼堂的不远处,立着一座大哲学家黑格尔的雕像,那儿倒是一个清静的地方,雕像的下面站着一个拖着行李箱的青年,从他有些失望和迷茫的眼神里一看就知道是刚入学的新生。
    “不过如此。”新生周瞳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不免有些抱怨老妈千方百计逼着自己考大学了。
    周瞳拖着自己的行李,往宿舍的方向走去。可当他走到一个转弯处的时候,突然一辆红色跑车冲了出来,好在周瞳反应迅速,匆忙一闪,跌倒在地上,不过总算勉强避开了车。而开车的人,也被吓了一跳,踩了急刹车。
    车门砰的一声打开,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孩从车上跳了下来,周瞳出于一个男性的本能,稍稍愣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心里的怒火烧得一干二净。
    “臭丫头,你想杀人啊?”周瞳站起身来,嘴上毫不留情,即使面对的是这样一位美女,刚才也确实是危险,就差那么一点点,周瞳也许就直接被送进太平间了。
    这次倒是轮到美女愣了一愣,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男生会这样对自己说话。
    美女深吸了一口气,想到刚才毕竟是自己不对,所以还是努力地挤出一点笑容,问道:“你是新生吧?”
    “你管我是不是,在校园里这么开车,如果你不是女孩子,看我不狠狠揍你!”周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也不再看美女一眼,转身就走。
    “没风度的男人。”美女哼了一声,转身上了车,急急忙忙地往礼堂的方向赶去。
    “秦梦遥的车!”礼堂门口一阵骚动,向着美女开来的耀眼的红色跑车围过去。
    在大礼堂的主席台上,此时的海王大学校长林书海却是脸色难看,心事重重,一副烦躁不安的神态。校长助理从台下慌慌张张地跑上来,在林书海的耳边说道:“校长,公安部的人来了!”此时的林书海再也坐不住了,甚至忘了交代一句,便走下主席台,赶往自己的校长办公室。

    在他的办公室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林校长,您好,我是公安部特别刑侦组的警官。”严咏洁递上了自己的警官证。
    林书海接过证件看了一眼,然后礼貌地递还给严咏洁。
    “在贵校发生的这起命案,已经由我们特别刑侦组接手,以后希望能得到校长您的配合。”严咏洁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个自然,我实在没有想到会在我们学校发生如此恶性的血案,实在是令人痛心,令人痛心啊!”林书海说着不由得连连摇头。
    在一番感叹后,林书海又语重心长地对严咏洁说:“严警官,这起案件关系到我们学校的声誉,而且一旦公开,势必在校园里造成恐慌,所以我希望严警官的调查能低调一点。”在林书海心里,其实死一个学生倒是次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被曝光,若是被新闻媒体报道出来,势必引起校内大乱,到时候自己这个校长的乌纱帽恐怕也就不保了。不过好在这起命案是发生在深夜,而且是在研究生公寓里,事后校方严格封锁了消息,和死者姜少奇同住在一起的王瑰也被送到医院监护起来,家属那边也打点好了,和警方也通过气,使这起命案并没有在学校里传开,但让林书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命案竟然会惊动了公安部!
    “林校长,请放心,我们会谨慎地处理。”严咏洁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这次来主要有两件事情,一是为了调查方便,希望校长能安排我以学生身份到贵校来学习,二是希望您能把姜少奇和王瑰的档案给我。”
    “完全没有问题。”林书海听了严咏洁的话后,爽快地答应道。
    每年新生入学后,按照修读的专业分配到不同的系,然后再由各系分配成班,每个班再指定一位辅导员,负责班级的管理。辅导员通常由高年级比较优秀的学生担任。因为死者姜少奇是历史系考古专业的研究生,所以在严咏洁的要求下,林书海把她安排到历史系大一(三)班。
    在新生入学的第二天晚上八点,各班召开了第一次班会。三班的教室里,性格外向一点的同学已经开始互相认识,攀结交情起来,性格内向一点的坐在后面,也是新鲜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同学。严咏洁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离开大学两年后又踏进了校园,而且还是以一个大学新生的身份,她特意选了一套看起来比较青春的衣服,头发也梳成一个大大的马尾,不过即使这样,她天生丽质的美貌也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显清纯。当她走进教室的时候,原本吵闹的教室立刻安静了不少,男生们的目光都投向了她。然而在教室里只有一个人吸引了她的目光,虽然她早就知道周瞳奇迹般地考进了国内的一流学府海王大学,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周瞳会选择攻读历史专业。
    “周瞳!”严咏洁忍不住叫出了声,而本来坐在后面和一个清秀的女同学聊得正起劲的周瞳,此时也看到了走进来的严咏洁。
    “你……”周瞳嘴巴张得大大的,仿佛脱节了一般。
    严咏洁立刻向他使了个眼色,周瞳虽然心里有很多惊讶和好奇,但还是忍了下来,恢复常态。
    恰在这个时候,三班的辅导员也走了进来。教室一阵惊呼。
    同学们都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真没想到秦梦遥会是我们的辅导员!”“太不可思议了,待会儿一定要找她签名。”“我简直不敢相信会是她!”“她看起来比电视上更漂亮”……
    “大家请安静一下!”秦梦遥有些得意地站在台上,审视着台下面窃窃私语的学弟学妹。嘈杂声渐渐安静下来,秦梦遥微笑着接着说道:“同学们好,我叫秦梦遥,是你们大三的学姐,也是校学生会副主席,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大家的辅导员,大家在生活和学习中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现在我先点名,点完名后,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学校的情况!”
    然而下面却清清楚楚传来一声“切”,秦梦遥的脸色变了变,寻着声音望去,一眼就看到了昨天对自己出言不逊的男生。
    “后面那位同学有什么事情吗?”秦梦遥问道。

    “没事,刚才嗓子被脏东西恶心到了。”周瞳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秦梦遥的脸刷地红了,血气上涌,却又毫无办法。
    “有些人就是不懂礼貌,辅导员,你不用理会的。”一个长相颇有些英俊的男生及时站起来。
    秦梦遥感激地点了点头眼睛却瞥向周瞳,其他同学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周瞳,对这位刚进学校就敢得罪辅导员的同学充满好奇。
    周瞳此时却真的被这位如此明目张胆献媚的男同学恶心得不轻,如果不是严咏洁在身边,他立刻上去狠扁这小子。
    倒是严咏洁幸灾乐祸地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一向对美女献殷勤,都是你的专利啊,现在怎么给人家抢了风头?”
    “还说!昨天我差点就被这位学生会副主席撞死!”周瞳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换个人恐怕真被撞到,不死也残废。
    台上秦梦遥已经拿起花名册点名,当她点到刚才帮她的那位男生名字的时候,朝他笑了笑,直弄得这位叫冯天荣的男同学头晕目眩,恨不得立刻就匍匐在这位美女辅导员的脚下,当牛作马。
    点到周瞳时,周瞳爽快地答了“到”,现在他已经没兴趣考虑这些无聊的小事情,只盼着这次班会赶快结束,好问清楚严咏洁来这里扮大学生究竟是为什么。
    终于等到班会结束,周瞳迫不及待地拉着严咏洁就走,全然不顾四周男同学们投来的羡慕目光。站在台上的秦梦遥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周瞳拉着严咏洁一直走到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才放开她,自己刚想开口,却被严咏洁阻止了。
    “你不用问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没打算瞒你,或许你这次也可以再出份力。”经历过“死亡塔罗牌事件”之后,严咏洁对于周瞳的能力还是颇为相信的。
    “那最好,否则我又要费尽心思打探咏洁姐的秘密了。”周瞳笑着说。
    “又贫嘴!”严咏洁毫不留情地敲了周瞳的脑袋瓜,“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点东西。”
    为了方便严咏洁查案,校长林书海特意挑校园里最僻静的公寓,而且让她一个人单独住了一间。这栋公寓的位置就在命案发生的14栋研究生公寓的旁边。14栋公寓里所有人都已经被迁走,理由是公寓维修,虽然住在里面的人对这突如其来的维修通知颇有不满,但也拗不过学校,只好匆匆搬到了学校为他们另外安排的地方。
    严咏洁带着周瞳回来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去上晚自习了,公寓显得格外的清静,但是清静之外也总让人感觉多了一分阴冷。
    严咏洁打开自己房间的笔记本电脑,调出了档案。
    一些极其血腥的图片立刻出现在周瞳的面前,虽然他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但面对这些犹如修罗地狱样的场景,还是不寒而栗,胃中一阵一阵地翻腾。
    “这……这些是什么东西?”周瞳把目光从图片上移开,惊奇地向严咏洁问道。
    “这就是一个星期前,8月23日在海王大学研究生公寓七楼701室发生的一起命案,死者的身体被刀分割成六块。”严咏洁非常严肃地说道。
    周瞳听到这样的描述,头皮有点发麻,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在美丽的校园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凶手真是心理变态,杀了人以后还碎尸。不过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在学校里一点风声也没听到?”
    “校方对这件事情做了严格的保密,当他们发现出了命案后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搬走研究生宿舍里所有人,封锁消息,打点完一切之后才通知警方。”严咏洁有些生气地说道。
    “这样岂不是耽误了案件侦破的最好时机!这群浑蛋!”周瞳对于学校这样的做法实在大为不满。

    “嗯,正是这样,虽然让人气愤但也无可奈何,对于像海王大学这样在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学校,即使我们警方也不得不对他们做出一定的妥协!”严咏洁叹了口气,似乎不想再就这个问题上和周瞳讨论下去,于是又在电脑上打开一份声音文档,“你还是先听听这段录音吧。”
    “你知不知道我死得有多惨?”那阴冷凄惨的声音在严咏洁的电脑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
    “挺吓人的声音,你从什么地方录下来的?”
    “不是我录的,是在死者的手机里下载出来的,发现死者的时候,手机被塞在死者的嘴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这句话。而且我们的警员在现场勘探中发现了七个用鲜血写的古文字。”说着,严咏洁又调出一张图片。
    在这张图片上有七个繁体的古文字。
    “这是秦代的小篆。”周瞳在仔细辨认了图片之后肯定地说道。
    “看来你选择历史专业不是瞎蒙的啊,果然有点道行。”严咏洁忍不住赞了周瞳一句。
    周瞳难得听到严咏洁对他的赞扬,脸竟然破天荒地红了。
    “让我仔细看看这行字写的是什么?”周瞳说着便自己动手,把图片放大了好几倍,原本有些模糊的字迹,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阴-曹-地-府-我-最-大!”周瞳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
    “这七个字应该是凶手留下的,死者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用小篆写下这七个字,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凶手为什么要在作案现场写这七个字?”严咏洁把自己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还有一点很奇怪,咏洁,你有没有发现这七个字有什么问题?”周瞳指着图片上的七个字问道。
    “看来你也注意到了,这七个字大小一致,整齐划一,准确来说,不是凶手写出来的,经过我们鉴证科的同事鉴定,凶手预先已经用打印机在纸上打印好这七个字,然后把纸上的字挖空,作案之后再用死者的血淋上去。”
    “凶手看来是早有预谋的,并非一时的冲动。”周瞳想到凶手的狡猾和残暴,有些不寒而栗,“那部手机里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手机里的通话记录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都是死者的几个朋友,已经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不过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案发现场还有一个人,竟然毫发无伤,直到被铃声吵醒,才发现室友死在自己的旁边。”
    “现在他人呢?”周瞳立刻问道。
    “他受刺激很大,目前在医院由警方监护着……”严咏洁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从隔壁的研究生公寓,传来一声“救命”的惊呼。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