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我是新同学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16阅

    楔子
    深夜,云层低沉,万物寂籁。
    电脑前的男孩一点困意都没有,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屋里只亮着一盏台灯,光照有限,所以整个屋子有点暗暗的,四张铁架子床木然地耸立在黑暗中,如同四具僵硬的尸体,散发着阴森鬼魅的寒光。
    没错,这是一间男生宿舍,屋子里只有男孩一个人,现在是周末。
    男孩的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显示屏上,一个QQ好友正在给他发一个文件。
    文件传输完毕,他点开了文件。
    这是一个FLASH文件,动画开始是一个漆黑的走廊,只能看到两只穿着帆布鞋的脚在移动,耳机里传来低沉的走路声,随着进程的继续,黑暗中渐渐透出一丝光亮,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央——是一个女生,她穿着一件蓝色的校服,披散的头发盖住了大半张脸,她倚靠着墙壁,如同一尊雕塑。
    耳机里传出一阵心跳加速的声音,男孩的心跳也跟着加速,慢慢地合上了节奏……
    那个女生抬起头,漆黑的头发缓缓散开,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眼珠子,殷红的血顺着眼眶流下来……
    男孩猛地摘掉了耳机,大口地喘着气。画面上的女生影像开始模糊,最后消失在黑色的背景里,然后,画面跳出几个血色大字。
    “欢迎你,新同学。”
    男孩吸了口气,刚准备关掉FLASH,背后忽然响起开门的声音。门是锁着的,怎么会开呢?男孩慌忙转过头,这一看竟怔住了,一个女生,穿着蓝色的校服,披头散发地站在他面前,双眼流着嫣红的鲜血……
    男孩睁着惊恐的双眼倒在了地上,电脑屏幕上的FLASH结束了,漆黑的背景变成了血一样的嫣红,红色的光芒由台灯灯光打散,染到男孩的脸上,仿佛一幅凄美的画卷。
    只是男孩呼吸不再,他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这幅画卷里。
    门,吱吱啦啦地开了,夜风带着鬼魅的气息窜进来,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1.
    陆序走进高三四班的教室的时候,几个男生正在忙着发新书。已经高三了,除了一些基本课本外,还有很多复习资料。
    为了对付高考,每个同学都无暇顾及其他事情。直到陆序坐到最后一排的空座位上,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齐刷刷地盯着陆序,眼里充满了恐惧。
    “同学,这里,这里不能坐。”前面一个女生慌忙跑了过来,急急地说道。
    “为什么?这里有人了吗?”陆序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不,只是,只是……”女生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叫陆序,刚转过来的。”陆序没有理会她,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坐了下来。
    女孩还想说什么,上课铃声已经响了起来,她只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对于陆序,老师只让他简单做了下自我介绍,便开始讲课。这节课陆序并没有听进去,他总感觉有一些目光落在他身上,等他抬起头的时候,那些目光又快速地离开。
    大家似乎关注他比上课更重要。陆序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坐的位置是诅咒之位。
    两年前,一个名叫刘敏的女生因为受不了压力的逼迫,吊死在教室里,她的身体就吊在陆序坐的这个座位上面。据说当时她的死相非常恐怖,整个身体僵硬垂直,两只眼睛睁得又圆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从那以后,各种传闻开始在学生之间流传。有的人说刘敏不甘心死去,每天都会在教室里寻找替身,也有的人说曾经在晚上见到过刘敏的鬼魂,因为她是自杀的,所以每天晚上都会重复自己死前的动作。久而久之,那个座位成了高三四班的禁忌之位,即使有新同学来,也不会去那里坐。
    如果说刘敏的死只是恐怖的源头,那么李强则是源头的延续,也是那个座位被诅咒的证据。
    李强是整个南明高中惟一一个不相信鬼魂的人,他毫无顾忌地坐在了刘敏的位置,并且坚信所谓的恐怖诅咒,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为了证实这个说法,他甚至留校住宿,就连周末都不回家。
    李强在学校住了七天,然后在一个周末被人发现死在了宿舍里。
    警察立案调查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找到凶手。但是,高三四班的那个诅咒座位却成了整个南明高中,甚至整个城市的恐惧之源。人们乐此不疲地讨论着那个座位的古怪与神秘,甚至有一些好事的人说,那幢楼下面原来是一个清朝秀才的坟墓,因为一直不得志,最后郁郁而终。刘敏之所以自杀,是因为受到了他鬼魂的蛊惑。
    Q对陆序说过,如果可以,破除诅咒。
    是的,必须找出来。

    2.
    晚自习结束了,同学们纷纷收拾课本,陆陆续续地离开教室。
    陆序坐着没动,他还有几道题没有搞清楚。等他把那几道题解决后,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恍若一座空坟。
    收拾好书本,陆序向前走去,一个个座位在空寂的教室里仿佛是一座座墓碑,有的编号已经模糊不清。
    走到门口,陆序关掉了教室的灯。
    呜呜呜,灯关掉的一瞬间,教室的某个角落似乎传来一个低沉的哭泣声。
    “是谁?”陆序冲着漆黑的教室喊。
    “唉。”哭泣声变成了一声叹气,虽然很轻,但是却清晰地传进陆序的耳朵里。
    陆序慌忙打开了灯,电棒闪了几下,亮了。
    教室里除了死寂的课桌板凳,再无其他东西,后面黑板上写着高考注意事项,旁边被调皮的学生画了一个歪着的人头,冲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鬼学校。”陆序随口说了一句,重新把灯关掉,走了出去。
    已经是夜里十点多,教学楼里几乎没有人了,声控灯时不时被惊醒,然后很快又悄无声息地关闭。
    走廊里只有陆序的脚步声,听上去有些单调,陆序的心里有些发毛了。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和Q的对话。
    “你确定要去南明高中?”
    “是的。”
    “你不怕诅咒吗?”
    “诅咒在人心中,也许是人心有鬼。”
    “于是,你想找出那个鬼?”
    “不错。”
    “我该怎么感谢你,如果,如果你也出事了呢?”
    “那只好请你来找我了。”
    回忆分散着陆序的恐惧,让他很快从阴暗的走廊里走了出来。
    走出校园,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爸爸打来的电话,今天晚上要在公司加班,可能到天明才回来。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
    陆序急着回家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本来准备招呼出租车的他改变了主意,他沿着学校后面的小路慢慢向前走去。
    夜色下的小路有些冷清,偶尔有远处的过路车打过来灯光,陆序想起以前从这里走过的记忆,内心的失落不禁越发浓烈。
    “陆序。”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陆序抬头看了一眼,一个男孩站在前面,他的样子有些熟悉,但是陆序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我叫罗子明,高三四班的,你今天刚转到我们班,呵呵。”罗子明看出了陆序的疑问。
    “哦,怎么不回家啊!”陆序看见罗子明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正向学校方向走去。
    “钥匙忘课桌里了,回去拿。”罗子明笑了笑,“我先走了,一会学校该关门了。”
    陆序点点头。
    罗子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塑料袋被风吹动,哗哗作响,陆序无意看了一眼,塑料袋子里面似乎是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纸人。
    陆序呆住了,这么晚,罗子明拿着纸人去教室做什么?他想问,但是罗子明已经走远了,黑色的塑料袋随着罗子明的身体一晃一晃,里面的纸人仿佛是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
    陆序莫名地打了个冷颤,慌忙向前跑去。

    3.
    教室的灯亮着。
    陆序走过去的时候,门闪开了一条缝,陆序看见一个女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穿着蓝色的格子校服,头发垂在眼前,身体寂寂不动。
    沙沙,耳边传来了一个脚步声,似乎有人走了过来。
    陆序转过了头,他看见前面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影,刷白的脸,猩红的嘴,漆黑的眉,身体晃晃悠悠的。
    那赫然是一个纸人。
    “你找我啊!”突然,一个声音窜进耳朵里,陆序看见之前坐在教室里的那个女生此刻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她扬起了头,头发散开到两边,露出两个黑乎乎的眼洞。
    陆序一下睁开了眼睛,冷汗浸湿了睡衣。
    窗外,天亮了,噩梦如同散不去的氤氲,在眼前缠绕。陆序揉了揉有些晕沉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九路公交车上,陆序看到了一个女生,陆序记得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名叫夏颖。昨天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夏颖还跑过来劝过他。
    “你好。”夏颖也看到了陆序,走了过来。
    “你好。”陆序点了点头。
    “你以前在哪个学校的呀?”夏颖问道。
    “南明三中。”陆序说。
    “你是三中的啊!”夏颖意外地喊了起来。
    “是的,我知道那个位置的事情。”陆序知道夏颖为什么会意外,南明高中的诅咒之位,在整个南明的学校都有流传。
    “那你,为什么还坐那?”夏颖奇怪地问。
    “呵呵,以后你们会知道的。”关于和Q的约定,陆序不想告诉别人。
    车子停了下来,下去一批人,整个车厢有了空隙,没有了之前的压抑。
    “李强出事前还在QQ上和我聊天,突然他就掉线了。然后出事了,有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夏颖说道。
    “哦,你是在提醒我吗?”陆序笑着问。http:

    “反正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出事。”夏颖没有再说话,转过了头。她不知道,其实已经有人出事了。
    陆序和夏颖来到教室门口时,一堆人拥在门口。
    夏颖拉住一个女生问:“怎么了?”
    “有人死了,诅咒又出现了。”那个同学低声说道。
    “什么?”夏颖慌忙挤了进去。陆序站着没动,他个子高,目光越过人群,他一眼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吊着一个男生。
    他是罗子明。
    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纸人,那个纸人冲着围观的人露着鬼魅的笑容。

    4.
    罗子明的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半。
    陆序犹豫着是不是要和警察说一下昨天的情况,他想起昨天晚上在路上遇见罗子明的情景,他说自己忘了拿钥匙,可是为什么他手里拎着一个纸人呢?而现在,这个纸人和他的尸体在一起。
    诡异的死亡,鬼魅的纸人,搭配在一起,变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包着陆序的心。
    罗子明的尸体被警察抬走了。陆序在众人恐惧、疑惑、不解的目光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节课,陆序的心很乱,也许是罗子明的死带来的冲击,他总觉得头上有人在看着他,老师的讲话一点都没听进去。他想起了和Q的对话。
    Q说,七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她。她躲在后妈的后面,眼神惶恐。那时候,我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玩具猪,生怕被她抢走。
    爸爸说,以后你们是姐妹,要相互爱护。
    那晚,她住进了我的房间,虽然只是在角落摆了一张小床,但是她还是进入到了我的世界里。我处处刁难她,趁她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把门锁上,让她一个人在客厅哭泣。可是,她从来没有怪过我,甚至偷偷把后妈给她的零花钱分给我。
    后来,我们一起上学,分到了一个班。她性格内向,总是被人欺负,我非但没有帮她,还和别人一起欺负她。但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爸爸。直到有一天,我被人欺负,她像一只发了疯的野兽冲过去,最后被那些调皮生推倒在地上。
    那是我第一次为她哭,我扶着她,帮她擦额头上的血。
    她说,没事,我们是姐妹。
    初中毕业,我去了外地读高中,她留在了本地,因为这样可以帮家里看生意。有时候我们会互通电话,她的话不多,很多时候都是听我说话。她说,希望我们可以考入同一个大学。
    那时候,她的成绩不太好,再加上家里生意忙,所以总是在学校补课。我们梦想着一起走入同一个大学的那一天。
    可是,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她死了。
    当天晚上,我便回到了家,我看到她躺在一块木板上,身体僵硬,脸色灰白。
    后妈哭的很伤心,抱着她的尸体彻夜不起。爸爸呆滞地坐在一边,泪眼婆娑。
    她是因为一次考试失误,受不了内心的压力而自杀的。她自杀的那天曾经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我手机没电关机了。‘
    她叫刘敏,死于南明高中高三四班。
    这是Q的故事,陆序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进入到这个故事。Q说过,姐姐死后,各种流言开始在南明高中流传,甚至姐姐坐过的位置都成了诅咒之位,特别是一年前一个名叫李强的男孩为了破除诅咒,高调坐到那个位置后离奇死去,使诅咒更加恐怖。
    陆序说,我不相信诅咒。也许只是意外,你的姐姐那么善良,即使真的成了鬼,也不会害人的。我就要转学了,我去南明高中,我给你证明。
    现在,陆序开始觉得诅咒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罗子明的死仿佛在警示着什么。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在陆序头上摩擦,他抬头一看,正好看见一双满是鲜血的眼睛,那赫然是罗子明的尸体。
    “啊——”陆序一下站了起来。
    老师停止了讲课,同学们的眼睛全部聚了过来。
    “那位同学,怎么了?”老师问。
    “没,没事。”陆序清醒过来,刚才那一幕一定是幻觉。

    5.
    九路公交车上,夏颖坐到了陆序的身边。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陆序说话了。
    夏颖没有说话,车厢拥堵,有人往后挤过来,乱哄哄的。
    “我今天感受到了那种恐怖。”陆序继续说着。
    “那你为什么还要坐在那个位置?”夏颖问。
    “因为我答应别人,要破除诅咒。也许,诅咒只是在我们心里。”陆序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在路上遇到了罗子明。”
    夏颖依然没有说话,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公交车停停走走,二十分钟后,夏颖到站了。
    “今天晚上十二点,班里同学给罗子明开追悼会,有空的话,就来吧。”夏颖说完,下车了。
    南明有个传说,枉死的人,朋友们会在当天晚上给他开追悼会,希望他能早日轮回。
    同学们今天要给罗子明开追悼会,他们一定觉得罗子明死于诅咒,可是,诅咒是真的吗?
    回到家里,爸爸已经做好了饭,干净的餐桌上,四个菜,还有一盆鸽子汤。
    “要高考了,努力些,争取考个好学校。”爸爸帮他盛汤。
    他点头,喝了几口,问,“姑妈好点了吗?”
    “还是那样,你妈在陪她,可能这段时间都回不来了。”爸爸叹了口气,抽起了闷烟。
    “今天,我们班有个同学死了。”陆序说起了白天的事情。
    “怎么回事?”爸爸愣住了。
    “不知道,警察来了好几个。”陆序说。
    “现在的孩子啊!”爸爸没有多说什么,站起来回卧室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电脑上Q的头像依然一片灰白。陆序看了看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了,他叹了口气,关掉了电脑。
    午夜的校园,一片死寂。
    教学顶楼上的探照灯来回晃动着,在地上形成诡异的影像。陆序穿过篮球场,上了教学楼。
    走廊里很静,一片漆黑,陆序听见自己的心在剧烈地跳动,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罗子明来这里的情景,究竟他深夜回到教室来做什么?莫非也是来悼念的?
    陆序来到了教室门口。有微弱的光亮从教室里透漏出来,是蜡烛的光。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教室里没有人,自己的位置上摆着四根粗白蜡烛。
    砰,身后的门响了一下,陆序刚准备转头,就感觉脑后生风,跟着一个东西重重地敲在了他的后脑勺,然后他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7.
    刘敏死去的那个晚上,夏颖查到了姐姐自杀的真正原因。那个晚上,她守着姐姐的尸体,想着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看着姐姐的照片,于是她变成了姐姐。
    这种病,医学上称为人格分裂。
    于是,后面的日子,夏颖的身体成了她和姐姐的共存体。白天她是夏颖,晚上她是刘敏。
    为了让人相信自己的诅咒,夏颖开始在学校四处散播流言,并且为了增加同学对诅咒的恐惧,她用Q的身份欺骗李强破除诅咒,然后杀了他。
    对于事情的真相,所有人都感到唏嘘不已。尤其是夏颖的父母,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前刚刚失去了一个女儿,现在这个女儿又变成了这样。
    回到家,陆序早早躺到了床上,一直以来,他从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虽然整个事情真相已经了然,但是他的内心还有一丝疑惑,罗子明是谁杀的?
    迷迷糊糊他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看见表哥李强来到了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然后他们穿过阴暗的走廊,来到了教室。
    陆序看见了罗子明,他站在自己的位置边,嘴里轻声说着什么。陆序还看见自己走了过去,一下扼住了罗子明的脖子,然后用力按了下去……
    陆序大汗淋漓地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坐在教室里,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吊坠,那是表哥李强最喜欢的东西。
    陆序想起昨天下午在医院,医生对夏颖做出的诊断判定。
    “人格分裂,又名解离症,它形成的最大原因是患者内心太过恐惧、对某件事物特别在意而形成的潜意识个体。”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