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五行夺命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80阅

    重锤
    睡到日上三竿,吴鹏才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算去食堂打饭。
    寝室里,除了赵飞依然静静地躺在被窝里之外,其他几个人都不在。
    “居然还有比我更懒的人?赵飞,起来打饭去啊。”吴鹏大喊一声,赵飞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动也没动。
    “行啦,哥们,别跟周公约会了,快起来吧。”吴鹏推了推赵飞,却发现他紧闭双眼,身体僵硬。
    吴鹏迟疑了一下,颤抖着用手指试了试赵飞的鼻息,愣了几秒钟,然后大叫着跑了出去。
    很快,闻讯赶来的警方就封锁了现场。
    但寝室门口仍然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同学,大家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似乎兴奋多于恐惧。
    赵飞的尸体被拉走了。
    吴鹏抱着头坐在走廊里。寝室里的其他几个人都赶回来了,安慰着他。
    一个年轻的警察走过来:“你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介绍一下情况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起床后叫他去打饭,发现他已经……”吴鹏低下了头。
    “你们最后一次见他活着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临睡前,他还好好的。”
    “你们知不知道谁和他有过节?”
    大家面面相觑,半晌没人回答。最后,吴鹏斟酌着开口道:“赵飞很内向,不爱说话。我们大家的关系都处得不错。”
    警察留下一张名片给吴鹏:“想到什么情况打给我吧。我叫郑仁。”
    现场被勘察完后,寝室里的几个兄弟商量了一下,一致决定继续住在这里。
    除了死去的赵飞外,钱坤、孙恒、李少东、周明和吴鹏都聚齐了。这在平时是挺少见的。
    “这到底是谁干的?”钱坤先开了个头。
    屋里鸦雀无声,这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的。
    “吴鹏,是你发现赵飞尸体的,是不是你干的?”孙恒一向和吴鹏不合。
    李少东打抱不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要说起来,你是最有杀人动机的。你管赵飞借的五百块钱一直没还。前几天他找你要时,你不是还讽刺了他几句吗?”
    “喂,我还不至于为五百块钱杀人吧?再说我有不在场证明。他死的时候,我根本不在学校。”孙恒嚷嚷道。
    “他死的时候?你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一向爱看推理小说的周明抓住了孙恒话里的漏洞。
    “这……刚才警察不是说了吗?‘死亡时间大概是早上六点左右。’我昨晚根本没回寝室,是中午回学校才听说了这件事的。”
    “好啦,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凶手的手段极其残忍。难道你们没听说赵飞的死亡原因吗?”
    屋里又恢复了宁静。
    大家都知道,据警察的初步推断,赵飞是被类似重锤的东西袭击胸部,导致胸骨碎裂而死的。
    这到底是谁干的?

    木筷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除了钱坤外,大家都回到了寝室。
    “钱坤怎么还没回来?平时这个时间,他早就躺下看小说了。”李少东瞅了瞅钱坤的床。
    “是啊,今天一天我都没见着他。你们呢?”吴鹏问。
    “那个四眼儿,不回来才好。省得又唠叨一些什么做人的大道理,烦死了。”孙恒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周明瞪了孙恒一眼,然后自言自语道:“他不会也出事了吧?”
    大家愣了愣,除了孙恒外,其他人都决定出去找找。
    半个多钟头后,钱坤在图书馆后面的草地上被找到了,只不过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在他的脖子上,插着一根被削尖了的筷子。
    警察郑仁到达现场的时候,李少东、周明和吴鹏已经在帮着维护现场了。就连孙恒都闻讯赶了来,冷眼观望着。
    接连两天发生的命案,搞得校园里人心惶惶。不少同学看到血迹斑斑的惨烈景象后,都决定暂时回家住。
    “这是第二个了,说说你们知道的情况吧。”郑仁表情严肃。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说我们寝室太倒霉了。”孙恒丢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郑仁皱着眉头,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我们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他。”
    “最关键的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害?”李少东提出了疑问。
    “他常常来图书馆借书。也许凶手是熟悉他的生活习惯的人。”周明推测道。
    “那凶手为什么要杀他呢?”

    溺毙
    寝室里接连死了两个人,似乎空了不少。然而,盘旋在大家脑海中的疑问,却越来越多。
    孙恒本来吵吵着要回家住,但看到大家怀疑的目光,只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第三天一大早起来,周明就自言自语道:“凶手接连杀死两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说杀死赵飞是因为私人恩怨,那为什么还要杀钱坤呢?莫非这个凶手的目标是咱们寝室所有人?”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李少东开口道:“杀死钱坤的凶手也许和杀赵飞的是同一个人,是不是钱坤知道了什么,所以凶手杀人灭口?”
    “哈哈,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孙恒笑道。
    这时,吴鹏想了想,开口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我觉得,凶手可能是咱们寝室里的某人。”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似乎站在自己身边的人,随时都可能变成杀人狂魔。
    “大家小心吧。”
    吃完午饭,孙恒还是决定回趟家,于是收拾了一下东西,朝校门外走去。
    傍晚的时候,游泳馆里出事了。
    当吴鹏赶到时,游泳馆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警察正在维持秩序。
    吴鹏扒开人群一看,竟然是孙恒。
    他湿漉漉地躺在那里,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已经停止了呼吸。
    闻讯赶来的李少东和周明定定地望着几个钟头前还飞扬跋扈、如今却已成为一具尸体的孙恒,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孙恒的尸体旁边,是他的黑色双肩背包。
    郑仁翻了翻,发现里面是一些脏衣服。
    “昨天他就一直嚷嚷着说要回家住几天。”吴鹏还没等郑仁问,就开口道。
    郑仁把他们几个带离了人群:“你们知不知道他和什么人有过节?”
    “他这个人不招人待见,平时狂傲得很。说实话我们都不怎么喜欢他。”吴鹏说的是实话。
    李少东扯扯吴鹏的衣角,接着说:“虽然是这样,但这也成为不了杀人动机啊。难道他不是不小心掉到泳池里淹死的吗?”
    “这个还需要把尸体带回去解剖才能知道,我建议你们暂时回家住吧。”
    郑仁把尸体拉走后,大家默默地向寝室走去。
    三天时间,身边的人相继死了三个。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李少东、周明和吴鹏商量了一下,还是打算继续住在寝室里。不是不害怕,而是回到家里更惦记,还不如共同把真相找出来。
    只是,打算回家的孙恒,为什么会死在游泳池里呢?

    火烧
    晚饭时,周明提议找个地方喝点酒,于是剩下的三人来到了校门口的一家小饭店。
    几杯酒下肚,大家都有点晕乎乎的。
    “说实话,我真不希望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是凶手。”
    李少东红着脸说。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谁又能证明你自己不是凶手?”周明有点不高兴。
    “唉,少东也不是怀疑咱们。大家不都是为了查明真相吗?”吴鹏打着圆场,然后朝李少东使了个眼色。
    李少东叹了口气:“吴鹏,你是我最好的哥们。还是你最了解我。凶手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三个呢?莫非咱们宿舍被下了诅咒?”
    周明想了想,说:“哪有什么诅咒啊?警察不是说了吗,都是人为的凶杀案。”
    正在这个时候,李少东的手机响了。他说了几句话,就站起来道:“我妈让我回趟家。听说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很担心。我回去安抚她一下,明天一早就回来。”
    周、吴二人叮嘱了他几句,就目送他离开了。谁知,这竟是他们最后一次看到活着的李少东。
    李少东的尸体是在离学校不远的林荫道上被发现的,脸部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
    闻讯赶到的吴鹏和周明是从尸体身上未完全烧光的衣着上推断尸体身份的。
    到达现场的郑仁紧锁着眉头瞪着两人道:“一天一个,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周明看了看吴鹏,然后小心翼翼地对郑仁说:“你能详细介绍一下他们几个的死因吗?我们也想帮忙找到线索。”
    郑仁点点头:“赵飞是被金属重物敲碎胸骨致死;钱坤是被削尖的筷子插进脖子伤及动脉,导致失血过多而死;孙恒是先被重物袭击后脑,随后被推进游泳池里淹死的;而李少东的死因,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李少东的尸体烧得并不严重,身下的土地也很平整,没有挣扎过的迹象,应该不是被活活烧死的。
    “好啦。你们两个自己小心吧,有消息随时联络。”
    望着郑仁离去的背影,吴鹏很悲痛。
    就连自己最好的哥们都死了。接下来,会轮到谁呢?

    土刑
    空旷的寝室里,只剩下了吴鹏和周明两个人。
    “咱们来做个推理吧。”周明拿出纸和笔,边写边说,“第一名死者赵飞,死于重物击胸;第二名死者钱坤,死于筷子插颈,第三名死者孙恒,属于溺毙,第四名死者李少东,死于火烧。”
    周明在李少东的名字前打了个问号,然后幽幽地道:“下一个会是谁呢?”
    吴鹏打了个寒战,迎着周明的目光道:“你觉得还会有下一个?”
    “当然啦。而且,不是你,就是我。”
    两个人沉默了半晌。
    突然,周明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那张纸道:“快来看,你发现什么规律没有?”
    吴鹏看了看那些人名和死因,困惑地摇摇头。
    “你没发现他们的死因是按照某种顺序排列的吗?”
    吴鹏又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马上给郑仁打电话。”
    “等等。”周明拦住了他,“你觉得凶手会让你这么做吗?”
    话音未落,吴鹏就突然抓起桌上的闹钟,狠狠朝周明砸去。
    郑仁接到吴鹏的电话,很快就赶到了。
    “那个擅长推理的周明怎么不在?”
    “哦,我没看到他。来,先听听我的发现。“吴鹏把桌上那张纸推到郑仁面前,只见上面写着“赵飞→金:钱坤→木;孙恒→水:李少东→火”。
    郑仁不置可否,却说:“第四名死者李少东的死因出来了:凶手先把他勒死,再放火烧尸。但很显然,放火只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或是完成一种仪式。比如像你说的,凶手计划按照五行的排列方式杀人。”正在这时,郑仁的手机响了。
    “周明出事了。”
    吴鹏跟着郑仁跑了出去。
    周明被人发现的地方,还是那片林荫道,也就是发现李少东尸体的地方。
    他的额头上有干涸了的血迹,脸上和身上有很多土,就连手上都沾满了沙子。
    “还有呼吸。快,送医院。”

    真相
    五天里死了五个。
    如今,寝室里只剩下了吴鹏一个人。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周明只是被打晕了而已,自己去趟厕所的工夫,周明居然被人移到了林荫道上。这是谁干的?
    不过这下,“金木水火土”终于齐全了。
    门,在这个时候被轻轻推开了。
    吴鹏只听到耳边一阵风声,接着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捆在了椅子上。他使劲摇了摇头,恍惚睁开双眼,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见他醒来,悠悠地道:“你终于醒了。”
    “是你?”吴鹏很意外,“你想干什么?”
    “给你讲一个故事。”那人不等吴鹏反应,就自顾自地讲起来,“某个大学寝室里,五天内死了五个人。第一个被人在睡梦中砸死了;第二个被凶手用筷子插入了脖子;第三个被推进游泳池淹死;第四个被人勒死后再用火烧;第五个也遭到了袭击。不过他命大,没死成。而且很快,他就能指认凶手了。而凶手呢,就是那个惟一的幸存者。”
    吴鹏却哈哈大笑:“哈,故事讲得不错,可惜漏洞百出,还是让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吴鹏沉声道:“一个寝室里住着六个人。一个叫赵飞的,腼腆内向,总是被人欺负。尤其是那个叫孙恒的,隔三差五地管赵飞借钱,而且从来不还。赵飞敢怒不敢言,只好告诉了自己的表哥。表哥听说弟弟被人欺负,很是生气。于是他想出了一个计谋,要教训一下孙恒,就是让赵飞装死。大家都知道孙恒的为人,也知道他们两个有过节,所以孙恒肯定会被当成第一嫌疑人。就算最后证明他是清白的,他也肯定不胜其烦。而且赵飞家有权有势,偷偷给他转个学不是什么难事,也没人会知道他没死。”
    吴鹏顿了顿,继续道:“事情的发展和他们预料的一样,‘尸体’被拉走了。赵飞借机住到了表哥家,两个人静观其变,想看看出丑的孙恒。但没想到第二天却真的有人死了。赵飞和表哥慌了,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只好按兵不动。”
    “你的想象力比我还要丰富啊。难道你知道钱坤是谁杀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周明。周明一向喜欢看侦探小说,所以具备了一些反侦察的知识。至于杀人动机,我想是因为钱坤抢走了他的女朋友吧。周明是借着赵飞的‘死’趁机作案,想让大家以为是同一个凶手干的,以掩人耳目。只不过他万万没有料到,赵飞并没有死。”
    “原来如此。然后呢?”
    “赵飞和表哥没想到竟然真闹出了人命,于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机除掉了孙恒。周明对孙恒的死很诧异,于是约我跟少东一起喝酒。那天,少东曾说‘真不希望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是凶手’。当时周明很气愤,他知道我和少东的关系很铁,好得像一个人,所以很怕我们两个联合起来揭发他杀死钱坤的事实。于是他又起了杀机,在少东回家的路上杀死了他。”吴鹏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
    那人没有说话。

    吴鹏缓和了一下情绪,继续道:“少东死后,为了制造‘连环杀人案’的假象,周明又借着‘金木水’的巧合,故意烧尸。”
    “所以你要为你的铁哥们报仇?”
    吴鹏没有言语。他动了动身体,发现捆绑他的绳子很紧。
    那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小刀,一步步逼近过来。
    “你想干什么?”
    那人并未回答,一个箭步冲上来。
    吴鹏只觉得手腕和脚腕处凉飕飕的,原来那人已经割断了绳子。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那人颓然道。
    “有一个问题我不明白。我只是把周明打晕了,但他为什么会浑身是土地倒在林荫道上?”
    那人沉吟了一会儿,道:“也许是他自己干的。”
    “他这么做的目的呢?”
    “这还不简单吗?你把他打晕了,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你已经发现了真相,所以他将计就计,跑到林荫道上装死等人发现。他还故意把自己弄得浑身是土,这样就更加使人信服,‘连环杀手’的确是在按五行的排列杀人。而你作为寝室里的惟一幸存者,自然会被当成嫌疑人。到那个时候,他杀人的事实也会被掩盖。而且,他还能‘大难不死’地站出来指认你就是那个连环杀手。”
    吴鹏想了想,说道:“这一切都说通了。只是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什么事?”
    “你为什么要放了我,表哥?”
    那人笑了:“真没想到,小飞还有你这么聪明的朋友,他没看错人。”
    吴鹏突然觉得很伤感。
    “小飞从小就很懦弱,很多人都欺负他。直到他考上大学。每个礼拜回家,他都会提起一个叫吴鹏的同学,他说这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当朋友看。这些杀人案,是由我引起的,现在,也该由我终止了。至于周明,他跑不掉的。只是希望以后,你能替我照顾我弟弟。”
    这时,门开了,“死去”几天的赵飞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砰──
    一声枪响,吴鹏和赵飞都惊呆了。
    那人应声倒地。一枚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部,鲜血四溅。
    “表哥──”
    “郑哥──”
    两个人同时大叫起来。
    只是,郑仁再也听不到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220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