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合影里多了一张人脸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191阅

    一
    “莲老师,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没想到刘盾开口会是这么个问题。
    “我不晓得。”莲蓬左右张望了一下,下课的学生正在陆续离开。他其实不姓莲,莲蓬是他的网名,他不希望学生们知道这个名字,那样只怕他每次讲课都要被笑场。在网上,莲蓬是与神神鬼鬼的事连在一起的。
    刘盾从公文包中摸出一张照片来,那是张用高精度照片打印机打印出来的A4照片。上面是两个人的合影,其中一个是莲蓬,另一个是位很漂亮的少妇,身材丰满,肤色白皙。俩人靠得很紧,背景是在一个幽暗的房间中,身后似乎是敞开的房门。但奇怪的是,俩人紧挨着的肩膀中间,还有一张模模糊糊的人脸,那张脸惨白惨白的,惊恐而绝望,就如同一个幽灵。
    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幽灵──那是一个死去的人的脸。
    少年谭勤,在他把影像留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这是一张不折不扣的灵异照片。
    “这张照片是真的。”刘盾说,“我们已经请专家检验过,这是一张真实的原版数码照片,没有经过加工。”
    此照片曾轰动了互联网,因为它被莲蓬放到了网上。当然,莲蓬和那个少妇的脸被打上了马赛克,但中间那个少年的脸却没有,虽然模糊,可是他的表情与所传达的诡异气氛都异常清晰,令人不寒而栗。照片也很快引起了警方注意,因为中间那个少年谭勤,是在一起绑架案中被杀害的人质。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真的有鬼吧!”警方对莲蓬的解释当然嗤之以鼻。他们怀疑这张照片是被加工过的,网上这种所谓的灵异照片实在太多了。不过,即使这张照片是被加工过的,谭勤的脸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这么凄惨而绝望的脸,分明是在被绑架时才能看到的。莲蓬和周碧怎么会拍到被绑架中的谭勤?
    警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个少妇──市人民医院护士长周碧。莲蓬最终没有被扣留,但周碧却未能幸免──她不只是认识谭勤,而且还有很深的关系。
    “唉,真是孽缘啊!”莲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二
    莲蓬和周碧认识,是由一个学生介绍的。当时全市职称外语考试,周碧外语不好,就到处托人找关系,她的考场正好是莲蓬监考。收了学生送来的“意思”后,心照不宣,莲蓬帮着周碧悄悄过了关,后来一来二往的就熟悉了。
    周碧人长得非常漂亮,莲蓬从小没有看过这么白净的女人。夏天的时候,周碧裸露在外面的小腿和秀气的脚丫经常让他想入非非,动不动就溜去医院看“病”,后来他的学生也看出了端倪,警告他说:“老师,你不要想了,周姐那可是个人物。”莲蓬这才醒悟过来。在这个城市,说某人是个人物,那就是不简单,关系复杂着呢,说不定碰着哪儿不对了,就会陷进去,而这一陷进去,还不知有什么事呢。于是莲蓬与周碧的关系就淡了,慢慢地不再来往,直到有一天周碧在QQ上给莲蓬发来消息。
    “莲蓬,我听说你在网上还是个名人啊,算命、解梦都会,还会跳大神儿?”
    “你怎么知道的?”莲蓬有几分不自在。他宁愿周碧知道他大学老师的身份,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在网上这么乱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有双重人格,眼前的人还是给正面人格看比较好。
    “知道就知道了,你紧张什么?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莲蓬呆住了,然后用双手挠了挠头。自从他创办了“莲蓬鬼话”,每天不知有多少人会问他这个问题,但周碧怎么也问?莲蓬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周碧又发过来一行字:“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见到死去的人?”
    莲蓬和周碧约在了咖啡厅。莲蓬没想到的是,周碧也有如此憔悴不堪的一天,双目红肿,不施粉黛,泪水不断地从眼眶中涌出来。莲蓬匆忙把服务小姐打发走,却听周碧幽幽地说了一句:“莲蓬,我的爱死了。”
    莲蓬一愣,“你的爱?谁?”
    “谭勤。”
    “谭勤?”莲蓬的大脑像CPU一样急速地处理了各种相关的信息,却怎么也找不出这个名字来。他摇了摇头,“不认识,他是谁呢?”
    “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十七岁?”莲蓬张口结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因为周碧已经三十四岁了。她说她的爱死了,她的爱,只有十七岁?
    “你不用那么看我,我爱他,我真的很爱他。”周碧突然哭了,“莲蓬,你帮帮我。”
    他把桌上所有的纸巾都推到周碧面前,“好了好了,我会帮你,但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认识谭勤?”周碧抽泣着说,“但你一定认识谭维维,谭勤是谭维维的儿子。”
    莲蓬怔了一下,谭维维的名字在这个城市里确实无人不知,他不是首富,也至少是这个城市里前五名富翁之一。周碧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人,很多人风传她与谭维维有暖昧关系,没想到周碧真正爱上的,却是谭维维的儿子谭勤。周碧体内潜伏的母性被强烈激发了,但仅仅是母性也就罢了,这母性却迅速转化成一种说不清的情欲。周碧与谭维维的关系虽然暖昧,却并没有过身体关系,但与谭勤,却很快就有了身体的接触,这种不伦的接触令周碧爱得更为痴狂。同时,谭勤也疯狂地迷恋上了她。
    纸终究包不住火,此事很快被谭维维得知。他极为震怒,不过没有闹得满城风雨:第一,他丢不起这个脸;第二,他对周碧确实有好感,也理解儿子为什么会迷恋上她;第三,他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知道此时儿子正是逆反心理最强烈的时期,如果处理不当,说不定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所以他只是一再警告周碧不许再和儿子接触,但却没有严厉禁止儿子去找周碧。
    他担心已经陷得很深的儿子会出事,便刻意不给儿子与周碧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也就是说,不让他们再有身体上的接触。同时,他悄悄地运作让儿子出国留学的事宜。因为钱不是问题,所以事情办得非常顺利,眼看再有半个月,儿子就要远走英国去留学了。
    不料,就在这时候,谭勤出事了。

    三
    谭勤在一个下午突然从保镖的视线中消失了。保镖第一时间就报告了谭维维,谭维维倒也没太紧张,他骂了声娘,认为儿子一定又去找周碧了。当时他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就先把这事搁下了,也没有安排保镖去找,他不想让手下看到自己家的尴尬事。等他处理好当天所有的工作,才拨打了周碧的手机,他决定自己亲自去把儿子带回来。
    一接通电话,没等周碧回话,谭维维就把周碧骂了个狗血淋头。他从没有这么失态过,但他真的忍无可忍了。骂够了,才恨恨地说了一句:“让那小子自己滚回来!别再麻烦我了!”
    周碧急了:“谭勤不在我这儿啊!我说的是实话,我怎么可能害他?!”
    这时谭维维的手机收到一条不明信息,告诉他谭勤已被绑架,索要两百万元。他这才发现大事不好。
    谭维维顿时懵了。
    谭维维纵横商海这么多年,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当然不可能没有仇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被仇家报复,但是一时找不出是哪个仇家做的。两百万元,虽然听起来是个很大的数目,但是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但谭维维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更不想报警。他周密地安排了手下,在交钱的地点做了布置。
    不料此举却被绑匪察觉,绑匪给他转送来儿子的MP3,这MP3机身上都是血,而且里面的音乐已经被删除了,只有儿子的惨叫声和痛苦的求救声:“爸,救救我……”
    谭维维被迫屈服了,绑匪的价钱已经加到两百五十万元。他想也没想就叫手下准备现款,而且,这次他再没有在交钱地点布置任何人。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他在耐心地等待儿子回来。然而,儿子却再也没有回来,世界上最恶劣的绑票行为──取款撕票,发生在了他的身上。最后不得已,谭维维报警,警方介入。但什么都晚了。
    当天晚上,有人看到海面上火光冲天,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等到海上救护队赶到时,那艘木头小船已经烧得快要沉了,在上面发现了烧得佝偻成一团的尸体──还留下了一粒金扣子,那正是谭勤衣服上的,估计是绑匪没有认出来那是金的。经勘察,小船和尸体都是被浇了汽油,船被拖到了大海深处,然后使用定时器纵火。谭维维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一个生生死死早已见多了的大老爷们,当场昏倒在地。

    四
    周碧一边述说,一边哀哀地哭,等到她说完了,菜也凉了。“莲蓬,你一定要帮帮我,我还有办法见到他吗?”
    “也许有吧,”莲蓬只好勉为其难地说,“人死了魂魄不会马上消失,也许在你们常去的地方,还会有影像存在。如果他也真的很爱你,那么,这种强烈的思念会形成一种电磁波,在那里你也许还会看到他。”
    “真的?”周碧眼睛放光,“那你能不能陪我去?”
    莲蓬的胡说八道惹火上身,他被周碧缠上了。周碧还回家拿了照相机和三脚架,莲蓬不解:“你拿这个干什么?”“干什么?拍照啊!如果真的有影像,那我一定要拍下来!这样我就可以永久保存他的灵魂了。”莲蓬啼笑皆非,也许这个女人疯了吧。
    周碧与谭勤幽会的地点,是坐落在海边松林中的别墅。这里只在夏天才会热闹,冬天根本没什么人来,因为坐落在树林中,又是下午,所以室内非常幽暗。莲蓬想要开灯,却被周碧制止:“不要,如果开了灯,他就不会出来了,对不对?”
    莲蓬只好作罢,心中暗自嘀咕,看来,这个女人真的疯了。“这别墅是谁的?你为什么有钥匙?”他有几分好奇,周碧和老公任志强虽然生活富裕,但也不是有钱人,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别墅的。“是我老公公司的房产,公司总部在北京,夏天才有人来避暑,冬天就让我们看房子。”周碧说。
    “莲蓬,我们照相吧,也许真的可以照下来。”周碧站住了,她的后面是一扇门,敞开着,黑乎乎的门洞里似乎有什么在窥视,莲蓬冲她举起了相机……
    “不要,不要打闪光灯!”周碧叫起来,“那样会把他吓着的!”莲蓬只好停下来,不用闪光灯的话,那只能用三脚架了。他开始设置三脚架和快门速度,这时周碧又冲他招手,“来,我们一起照!”
    莲蓬虽然诧异,但是也没多想,他设置好定时,然后马上走了过去,站在周碧身旁。本来他还想和周碧保持距离,但一股冲动却让他和周碧挨在了一起。突然,他感觉到身后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还有凉飕飕的气息,但这时快门声响了,莲蓬怕照虚了,也就没有回头,屏住气一动不动。等拍照完毕后,他还是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但后面除了黑漆漆的门洞,什么也没有。
    莲蓬过去看拍照效果,这一看,他的冷汗就冒出来了──液晶屏上显示的照片,两个人的中间,就是肩头的上方,好像有一个白白的东西。仔细一看,似乎是张人脸。怎么会有这么个东西出来呢?难道是相机的镜头脏了?周碧也过来看,足足看了十来秒钟,这才叫起来:“就是他就是他!他出来了!”
    周碧激动得又落了泪,莲蓬却吓得手都哆嗦起来。他偷偷地将照片复制了一份,然后把它传上了论坛。

    五
    “那么这照片的解释只能有一个,就是──有鬼。对吧?”刘盾的嘴角往上挑,表情带了一丝讥笑。
    “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加工,怎么让死人的脸出现在这张照片上?”
    “你怎么不往另一方面想想呢,这不是死人,这是活人。”
    “活人?你的意思是说……谭勤还活着?还是有长得像谭勤的一个人躲在那里?”
    “莲老师,这张照片你没有用闪光灯,感光度也调得不高,在屋里那么暗的情况下,只能用慢快门吧?当你们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等着曝光完毕时,有人悄悄地从后面出来,在你们的肩头晃了一下,时间极短,于是把他的影像也给留下了,因为曝光不足又晃动,所以把他给照虚了,像是一个鬼影──这就是这张灵异照片的成因。我这么解释有问题吗?”
    “没有,没……”莲蓬有点结巴,“可,可是那个人,是谁呢?真的是谭勤?”
    “对,谭勤没有死。”刘盾肯定地说。
    在搞明白灵异照片的成因后,警方突然回过神来,出动警力对那幢别墅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查,在别墅的地下室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谭勤。但谭勤已经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他也说不清是谁绑架了他。他能回忆起来的,就是他曾试图逃跑求生时,看到别墅中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照相。他担心他们就是绑架者,又逃回了地下室,从此再也没能起来,因为他的身体已经相当虚弱了。
    这幢别墅冬天只有周碧一家才能进来……周碧的老公任志强有重大嫌疑!通过对周碧审查,周碧说出她与谭勤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而且,他们的事,也被老公任志强知道了。任志强虽然没有像谭维维那样勃然大怒,但心里肯定是忌恨的。他有足够的绑架和杀人动机!
    警方马上布置抓捕任志强,但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
    任志强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城市出差,突然横死街头!他是在从洗浴中心回宾馆的路上被杀的。经现场勘察,这是典型的抢劫杀人案。
    那么,被烧焦的尸体是谁?警方在任志强的公司经过深入调查,发现他原来是任志强以往的一个手下。这个手下当年贪污公款,任志强放了他一马,没有追究,只是让他辞职走人。现在,任志强起了绑架谭勤之心,又把他召回一起犯罪。勒索到赃款后,又将这家伙杀人灭口。

    至于为什么没把谭勤杀掉,可能真的是任志强并没想杀他,但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放人,所以耽搁了下来。这一耽搁,他又被公司派往千里之外出差,这是早就决定好了的,没有理由拒绝。为了不引起怀疑,也为了争取时间,任志强有意造成谭勤已死的假象,然后匆匆先去出差,打算等回来后再处理谭勤的事。但这一走,任志强就再也没能回来。
    “真是个离奇的故事啊!”莲蓬似乎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那么,刘警官,现在就结案了么?”
    “怎么能结案呢!”刘盾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钱没找到啊,二百五十万啊!这么多的钱没有找到,怎么能结案?”
    “说得也是,钱没找到怎么行,这么说,还另有绑架者吗?”
    “嗯,照片不会说谎,你曾经坚持那是真实的照片,但是……莲老师,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不诚实的地方啊?”刘盾的眼光突然锐利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莲蓬吃惊不小。
    “我还是接着讲故事吧。这个案子没有结,那么故事当然也不能结束……如果还另有绑架者,我不说你也能猜到了,是周碧。周碧与她老公合谋,策划了这件事,或者她至少是知情的。任志强为什么敢放心地去出差,而把没死的谭勤一个人丢在别墅?因为有周碧呀,周碧可以看着谭勤啊!不会出什么事的,周碧也是同谋,她让任志强死,那么她也活不了,对吧?”
    “对,不过奇怪了。那周碧为什么又拉我去别墅照相,那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莲蓬不解。
    刘盾笑了:“她带你去别墅,正是有意让你拍到谭勤的照片。这样的灵异照片,哄哄那些网民还行,但警察是绝对不信的,绝对不信的结果,就是在别墅里把谭勤搜出来。”
    “搜出来对周碧又有什么好处?这不是麻烦了么?”
    “好处就是,有了不在现场的证明。就是任志强死的时候,谭勤不在现场。当然,这样还可以把绑架的罪行全推到任志强一个人身上。”
    “谭勤不在现场?”
    “对,这不是个简单的绑架案,这个绑架案还有案中案和套中套。实施绑架的时候,任志强以为,是周碧与他一起绑架的谭勤,但实际上,任志强被他们算计了。谭勤也想除掉任志强,以达到以后与周碧在一起的目的,所以他假装被任志强和周碧绑架,直到勒索到他爸爸的赎款,然后任志强出差,谭勤千里追踪,在另外一个城市杀掉任志强。”
    “等等,谭勤不是很虚弱了吗,怎么还有力气杀人?”
    “是啊,所以警察很难怀疑到他身上。但实际上那都是装的,周碧是护士,一直在偷偷地保证他的体力,而且,在他出去那天,还给他注射了兴奋剂,这个兴奋剂支持着他迅速完成了杀人行为。当然,他一回来就虚弱不堪了。可是,幸福已经在向他招手了吧!除掉了任志强,可以和他喜欢的周碧在一起了,又有了二百多万的巨款,如果他老爸再不同意,怕什么,他搬出去和周碧住,或者带着周碧远走高飞,多么浪漫的故事啊!”
    “是啊!”莲蓬不住地点头,“可这和我不诚实有什么关系呢?”
    “有啊!”刘盾严肃起来,“莲老师,最关键的一个部分,谭勤不在现场的证明,就是你做的啊!任志强死的时候,你刚给谭勤拍完照不久,所以谭勤绝对不会去杀人。但是,这个时间,你和我们说谎了吧,应该是第二天,在谭勤已经赶回来之后拍的,对不对?”
    莲蓬默默地低下头去。
    “周碧真不是个简单人物啊,把莲老师也给操纵了!可你这样自作多情是不是太可怜了?她爱的是谭勤啊,为了那个小男孩,她把老公都杀了,你不怕有一天,这对多情人儿也会杀掉你?”
    刘盾摇着头,看着另外两名刑警走进了教室。
★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