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分类 节日笑话 一句笑话 经典语录
谜语大全 歇后语 名人名言 游戏推荐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校园灵异>内容详情页~

一筒归西

更新于 2015-03-16_14:44:00  252阅

    一:搓麻雀
    新学期的学前教育完了后,方海不知从那里拿来了一副麻雀说:“我们打麻雀,赢钱的哥们就请大家去吃饭。”
    一说到是赌钱,钱东、黄小图和曲贤纷纷同意。
    他们宿舍四人,刚好凑成一桌。
    开局不久,方海已经赢了几局。他也为自己的好手头感到意外,笑说:“今晚手气真好,一会赢钱哥请你们吃香喝辣。”
    曲贤和黄小图输得不多,只输了二百元。
    钱东输得最多,已经输了五百。他的生活费只有一千元,如今已经输了五百,难免有点心情不爽。刚刚砌好牌后,他忽然说:“等一会,我要过牌。”语毕,他就拿起四个麻雀过牌。
    曲贤不明地问:“钱东你这是干什么?”
    钱东看了他一眼,得意地说:“这叫过运。”
    黄小图听后,双眼发光:“我也过!”他拿起五个麻雀过牌。
    方海笑说:“如果这样真的能过运就好。”
    钱东白了他一眼,一声不响地继续拿牌。
    方海将牌排好后,他这一手牌简直是清一色筒子,但是有一个阻眼的“西”。他二话不说就将“西”打了出去。
    黄小图看到方海打了“西”,他也拿起自己的“西”打了出去。
    这时钱东笑了一声,像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说:“我们要不要玩一筒归西的游戏?”
    方海他们三人停下手望着钱东,不约而同地问:“一同归西?怎么玩?”
    钱东的清了清喉说:“玩法很简单,就是我们四人,如果在下一局中,我们都拥有“西”的话,那么就要说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当然这个故事要真实的。如果我们四人当中有一个说的是假话,那么我们四人便会一同归西。”
    方海他们听后,都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都同意。因为要四人同时拥有“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二局开始,方海打出了第一个“西”。他开始讲述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方海是一个富二代,他一直跟爸爸相依为命。直到爸爸再娶。那个女人叫桃花,她的右脸上有一朵暗红色的桃花胎记。
    方海讨厌这个女人,因为她是冲爸爸的钱来的。
    自桃花进门后,爸爸一天到晚都躲在书房里画桃花,他将桃花画在身上,那些桃花都是血红的,这种红让人恶心,爸爸的房间总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夜里,方海总听到流水的声音,这些声音都是从爸爸的房间发出来的。他偷偷推开爸爸的门,竟然见到爸爸画的桃花流出许多血来。他十分害怕,拿起电话要报警,这时桃花笑咪咪地出现了望着他。
    不一会,他迷迷糊糊回到自己的房间。http:

    结果第二天爸爸就死了。他死得十分的恐怖,全身的血都流干,但爸爸身上的桃花全部都消失。
    爸爸死后,桃花脸上的桃花胎记就更鲜红了。
    方海虽然忘记那晚的事情,但他隐约知道,害死爸爸的人就是桃花这个妖女。他立誓一定为爸爸报仇,所以当桃花睡着的时候,方海一个花瓶击向桃花。桃花惊讶地张开眼睛,死了。
    方海讲完这个故事后,他松了一口气。所有人听后都冷抽一口气,都没说话,只听到急促的呼气声。
    这时,黄小图吃惊地说:“方海,你竟然杀人!”他的表情掠过一丝阴沉。
    方海点了点头:“是的。我们继续打牌吧!”

    二:同一个主角
    第二个摸到“西”的人是曲贤,他讲的故事同样有一个女主角,主角叫樱花。
    曲贤的女朋友叫樱花,樱花的右脸上同样有一朵暗红色的桃花胎记。曲贤对樱花很好,她要天上的星星曲贤都想办法帮她摘到。
    然而樱花是个视钱如命的女人,她每天都要花掉曲贤一个月的生活费。曲贤是学医的,他学习成绩十分的优秀,就被分配到医院帮忙守尸体。曲贤为了满足樱花的购买欲,他打起停尸间的主意,他开始偷卖尸体的器官。
    得来的钱都全数给樱花。
    然而偷卖器官的事情很快暴露,曲贤害怕受到牵连影响以后的前途,他设计嫁祸给一个同学。最后那同学受不了这种打击,自杀死了。
    此后他再也没太多钱给樱花,樱花要跟曲贤分手,说要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
    曲贤死活不同意,就在樱花打算离开他的那天,他杀死了樱花。
    鲜红的血从樱花的身上流出来,地上染成一朵鲜红的桃花。
    曲贤讲完后,宿舍的气氛更加的诡异,东海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你说的樱花会不会是桃花?”
    曲贤想了一会说:“你觉得人死了会重生呢?”
    这时,牌局继续。黄小图打出第三个“西”。他接着说出自己的故事:
    黄小图自小就有一个双生姐姐,叫黄小花。在她右脸上有一朵暗红色的桃花胎记。黄小图自小体弱多病,家人找来了一个法师,法师告诉家人一个能养活黄小图的办法,那就是“阴归阳养”。
    “阴归阳养”意思就是送一个孩子下地府在阴间养,留一个在阳间养。家人二话不说就将黄小花活埋了。
    姐姐活埋后,黄小图的病就好了。http:

    当家人请法师将黄小花的阴魂带回家中养时,出事了,法师请不出魂,开坟后,竟发现黄小花的尸体不见了。
    黄小图说完故事后,牌局也结束了。
    钱东到最后也没有摸到“西”,桌面上出现了四个一筒。此时的宿舍安静得更可怖,总觉得这三个故事都有所关联,让人听后心里不舒服。
    钱东忽然激动地说:“真有趣,你们所说的女主角都是同一个人吧!”
    钱东的话让方海和曲贤心里发毛,他们也觉得梅花和樱花都是黄小花的鬼魂所变的?但是世上真的有鬼魂吗?
    “看看谁赢得最多,请吃饭。”钱东吃吃地笑了。

    三:归西咒
    一大早曲贤醒来洗脸的时候,他惊恐的大叫一声。因为他看到镜中的自己,右边上竟然平白无出现一朵鲜红色的四瓣桃花。他害怕的原因是,镜中的自己竟然在笑,笑得妩媚动人。
    方海被惊醒,他第一个冲进洗手间。然而他尖锐的吼叫声从喉咙冲出来。
    他的右脸上同样出现一朵鲜红色的四瓣桃花。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相互伸手擦对方脸上的桃花。结果是越擦脸部就在变形,而且痛得要命,桃花不是画上去的,是纹上去的。
    方海风风火火地冲进宿舍,往黄小图和钱东的右脸看去,果然,他们的脸上同样出现一朵血红的四瓣桃花。
    这朵桃花到底给他们什么暗示?
    曲贤去上课的时候,戴上一顶帽子,防止别人看到他脸上的这朵桃花。他走路闪闪躲躲的,却跟同班的眺可可相撞,两人倒在地上。
    曲贤的帽子不偏不奇地落在眺可可的脸上。
    眺可可生气地大叫:“到底是哪个冒失鬼?”
    曲贤连忙将眺可可拉起来:“对不起!你没事吧!”
    眺可可惊叫一声:“你怎么被人下咒了。”她双眼死死地盯着他脸上的血色桃花看。
    曲贤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将她手上的帽子抢回来:“别乱说话。”心里却意识到不妙,隐隐觉得这朵血色桃花会给他带来厄运。
    眺可可不高兴地嘟着嘴:“我没骗你,你被人下了归西咒,这都是我奶奶说的,我可是好心提醒你,你很快就没命。”语毕,她转身离开。
    曲贤脸色大变,打了一个冷战,迅速拉住眺可可的手:“我们借一步说话。”
    曲贤将眺可可带到学校的花丛中,他脸色凝重地看着眺可可:“我脸上的桃花跟归西咒是什么回事?”
    眺可可叹了口气,开始讲述归西咒的可怕之处。
    归西咒又叫同命咒,四人一命。下归西咒的首要条件是四个人,但凡被下诅咒的人脸上会出现一朵鲜红色的桃花,桃花的颜色会随着天数而变淡。当桃花变成透明,就是受咒者的死期。
    如果桃花上的花瓣消失,那受咒者就提前死亡。这四片花瓣就是受咒者的命,其中一人死亡,花瓣便消失,其他三人会在同一天内死去。每当和你绑命的人遇上生命的危险时,你脸上的桃花会奇痒无比。
    眺可可叮嘱:“你要小心保护好脸上的桃花,免得提前死亡。”http:

    曲贤听后,脸色苍白,浑身无力,他惊骇地后退几步,此刻全身的鸡毛疙瘩都冒出来,归西咒如此的毒辣,到底是谁给他们下咒?而且这咒又是如何下的呢?他越想越感到恐惧:“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被人下咒。”
    眺可可皱了皱眉:“下咒的办法很简单,只要用麻雀就可以,你们最近搓过麻雀没?”
    经眺可可提醒,曲贤想起来了,昨晚方海拿来麻雀邀请他们一起打,然后钱东提出玩“一筒归西”的游戏,归西咒难道就是钱东下的。
    曲贤越想脸色越难看,越想越心惊。想不到钱东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下了咒。但是不对,钱东的脸上同样出现血桃花,他不可能自己咒自己。而且他们昨天都没有将四个西打出来,诅咒不成立。
    眺可可由曲贤多变的神色猜出他肯定是知道下咒者是谁:“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下咒者是谁?”
    曲贤点头又摇头:“昨晚钱东让我们一起玩一同归西的游戏,但最后钱东也没打出最后一个西,诅咒不成立。”
    眺可可白了他一眼:“你笨蛋啊!你们有没有打出四个一筒?”
    曲贤点了点头。
    “那对了,一筒归西游戏就是归西咒,他下咒的道具不是‘西’而是‘一筒’。”眺可可无奈地说。
    “什么!”钱东差点晕了过去。是他们误会钱东的意思了。他所指的一同归西,不是一同归西,而是一筒归西。他接着问:“有化解的办法吗?”
    眺可可欲要说,忽然曲贤举起双手死命地捉自己的脸,他右脸上的血色桃花奇痒无比。
    眺可可见状,大吃一惊:“糟,你朋友生命遇到危险,快点去阻止命案的发生。”

    四:兄弟反目
    眺可可拉着曲贤跑出操场,结果看到教学楼前围了一大群人,两人往楼上望出,看到有两人在打架,其中一人已经被推出护栏,险些就掉下去。
    在阳光照耀下,有一道闪耀的黄光射向对面的玻璃楼。
    曲贤怔了一下,手表的反光,而且戴在右手。他惊恐大叫:“不妙,是方海。”他二话不说急促前往教学教顶救驾,人命关天,他们的命现在可是连在一起的,他可不想,方海遇上什么不测,他提前去地府报道。
    曲贤气喘喘地冲上十层楼梯,当他推开天台的门时,映入他眼内的景象吓了他一跳,方海将黄小图推出了护栏,他一脸的凶狠,想致黄小图于死地。
    曲贤大惊失色,在方海松手的那刹。他一口气冲上前,死命地拉住黄小图的手:“方海,你疯了吗?快点拉他上来。黄小图死了,我们也跟着死。”
    方海不屑地看着他们,并没有伸出援助之手:“开什么玩笑,这种小人死一千次也活该。”
    “方海,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意气用事。我快受不了啦!你要相信我,将小图拉上来,要不我们大家会一起死的。”曲贤一时半刻不知如何向他解释归西咒的事。
    方海的脸变了,他的脸扭曲在一起,捡起黄小图的手机打开,里面传出他杀死桃花的那段话:“这个家伙,竟然用这段话威胁我给他十万。你说他该不该死?我将他推下去,顶多也是错手杀人,用点钱就打发了。”
    曲贤的手麻极了,他已经支持不了,只见黄小图的手开始下滑,他咬紧牙说:“方海我们被下了归西咒,四人一命。如果黄小图死了,我们也会在今天内死去。脸上的桃花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用毕生的力气,将话吼出来。
    方海愣住了,他低喃着:“你说什么……说什么!”他急忙伸出手,想将黄小图拉住,然而黄小图的脸却露出一丝诡魅的笑容来,他用力将曲贤的手抛开。身体急促地往下,他的嘴开口,一声恶毒的诅咒传来,如此的撒心:“我要你们陪我一起死!陪我一起死!”
    “嘭!”的一声巨响,奇迹般,黄小图的身体竟然丝毫无损,只是断气而已。http:

    曲贤和方海两人吓傻,天空中飘来一股说不出来的恐惧。两人的右脸火热,其中的一片花瓣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曲贤伸手抚着脸上的血色桃花,看着方海问:“我们会在今天死去吗?”
    方海惊恐万状地退了一步,发疯地一拳挥向曲贤:“不会……我们不会死。绝对不能死!是谁……到底是谁对我们下了咒?”
    曲贤无力地说:“钱东!”他脑里有个声音在响:杀了钱东,杀了钱东偿命。曲贤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后,他冷静下来。眺可可……找眺可可,她一定有办法救他们。
    方海狠狠地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话来:“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曲贤紧紧扯住方海的衣领:“冷静点,我们不能杀钱东,找眺可可,她有办法救我们。”

    五:是谁说的谎
    曲贤和方海急切要找到眺可可,但他们必须去交代黄小图为什么坠楼的事件。两人达到共识,一致说黄小图自杀,他们上去救人。
    他们花了半天的时间,将学校都找遍,都找不到眺可可,她仿佛消失一样。曲贤已经察觉眺可可出意外了,眼下眺可可是他们最大的希望,此刻她却不见了。到底是谁将她藏起来,这人肯定是钱东。
    曲贤他将想法告诉方海后说:“钱东现在肯定躲起来了,我们要想办法引他出来。”
    方海同意他的说话:“钱东有心躲我们,他肯定不会出来。”
    “我有办法,现在回宿舍,拿走钱东最心爱的香水。我能用这支香水将他引出来。”曲贤说得十分有把握,钱东躲得太快,他肯定想不起自己那支香水。他会回来拿的,他知道这瓶香水是他死去的妹妹留给他的唯一之物。
    方海很快就将钱东留在宿舍的香水拿了出来,曲贤拿着香水笑了。有这瓶香水,他还怕钱东不成?
    曲贤让方海借他女朋友一用,方海想也没想便将女朋友小美叫来。
    曲贤将香水喷在小美的身上,他差不多将整瓶香水都喷完,然后让小美回去。
    曲贤望着小美远去的背影后说:“我们寸步不离地监视小美,钱东很快就会出来。”
    方海和曲贤偷偷跟着小美,小美刚转入学校的玫瑰园时,便被一个黑影紧紧地抱住。小美失声大叫,黑影死死地捂住她的嘴:“莲花我是哥哥!”
    此时曲贤和方海从后面跳了出来,两人将他围住。
    钱东怔眼看着他们,他再看看“莲花”。“莲花”在方海的脸上亲一口就离开,他才意识到“莲花”是小美,曲贤动了他的香水。他发疯向曲贤挥出一拳。
    曲贤轻松躲过笑了:“没错,是我做的。”他知道这瓶香水的来历。这并不是一瓶普通的香水,而是钱东妹妹的体香。
    钱东的眼睛不好,看人看得不清楚,他只靠味觉来认人。他会错认小美为莲花而现身,就是他闻到小美身上有莲花的体香。所以明知有诡,还义无反顾地冲出来。
    这时,方海一拳挥向钱东脸将他打倒在地上,怒吼:“王八蛋,我们情同兄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快点说出解咒的方法,要不然我杀了你。”
    钱东狞笑地站了起来:“你们杀啊!我们一同归西。我下去不寂寞,有你们相伴。”
    方海被他那张轻浮的嘴脸气得发疯,他红了眼地冲上前,紧紧掐住钱东。绝世唐门:http://www.7871.org/
    钱东依然露出一脸的得意,不慌不忙地说:“我没有害你们,害你们的人是黄小图,因为他说谎了。”
    “你还狡辩,你根本没有说故事,才引发诅咒的。”曲贤冲着他吼。
    钱东摇了摇头:“我说了,一筒归西的游戏重在一筒,而不是西。我打出一筒的时候,已经在心里说了。诅咒灵验,是黄小图说谎,不要怪我狠心,是你们害死莲花的。”说到这里,钱东哭了。
    这句话换来曲贤和方海一脸的不解。

    六:钱东的故事
    钱东哭腔地说出自己与莲花的故事:
    钱东没有爸妈,只有一个妹妹莲花。可是莲花自出娘胎便患有人鱼综合症,长得人身鱼尾,她的内脏结构跟鱼无异,她一直生活在鱼缸里。医生说只要找到合适的内脏和脚就可以动手术。
    钱东没钱从贩卖器官的人贩手里买来适合的器官,只有杀人。他为莲花寻找适合的身体组织的时候,莲花的脸上忽然出来了一朵暗红色的桃花。这朵桃花出现后,它不断的吸食莲花身上的血液。
    钱东四处打听,才知道,莲花被人下了“归西咒”。这种咒十分的毒辣,是泰国的一种巫术,是一种起死回生之术。桃花种在人的脸上,四朵桃花吸尽受咒者的血后,便能将受咒者的命数转移。
    破解的办法只能剥开下咒者的肚腹,取其身上的命盘,将命归还受咒者身上。
    钱东痛恨下咒者,发誓找不出下咒者枉为人。他终于查到下咒者,是一名叫黄小图的初中生。他打算去剥开黄小图的肚子时候,莲花忽然死了,全身血液流尽。他十分伤心,他知道,肯定是其中的受咒者死了,他不能失去莲花,为了留住她的气味,他将莲花身上的体香提炼出来。
    钱东用凌厉的眼神望向方海和曲贤阴险地说:“后来我和下咒人黄小图做了朋友。我还在一次搓麻雀中无意中发现间接害死我妹妹的两个凶手,你说我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方海和曲贤听得毛骨悚然,原来桃花和樱花,都种了归西咒,而且下咒者竟然是初中时的黄小图。只是他们不明白,黄小图想要让谁重生?
    钱东冷笑:“我就让你们死得明明白白,黄小图在讲故事时说谎了。他隐瞒了一个真相,他的双生姐姐黄小花的魂就住在黄小图的身上,他们姐弟两共用一个身体。黄小花一直骗黄小图,让他将黄小花的尸体藏好,等待机会复活。黄小图为了能让姐姐重生,不惜以自身为饵,他从高空中坠下来,身体都丝毫无损。这是黄小花还魂之体,她岂能让其有半点损伤?只是黄小图万万没想到,等我们都死后,就是黄小花借他的身体还魂之日。”
    方海和曲贤根本无法相信钱东说的就是事实,然而他们果真感到身体的血液在往脸上快速移动。他们惊心魂魄地看着钱东:“一家有破解的办法!”
    钱东疯狂地笑了:“有!只要你们将对方杀死,那就不用一同归西。”语毕,他一头往地上敲下去。
    “咯噔”的一声,腥红色血将地面染红,血不知不觉形成一朵血红的桃花。方海和曲贤的脸无比的火烫,脸上的桃花瓣又消失一片。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眼中流露出的尽是杀意,风声呼呼从耳边掠过。两人的眼睛都无比的血红,此刻他们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曲贤甩了甩头,一手重重拍在方海的肩上:“不要听钱东乱说,那只是挑衅我们之间的关系。放轻松点,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我们去找眺可可吧!”
    方海不语,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下一秒也许是生死相离。

    八:尾声
    曲贤无法忍受身体的痛,猛然睁开眼睛。他被绑在解剖台上,他一只眼球已经被挖了出来,现在他看不清眼前是眺可可还是?总觉得眺可可有两张脸。
    眺可可手持手术刀,在剥他的肚子。
    曲贤尖叫出声,沙哑地说:“可可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眺可可没有停止,只是阴沉地说:“我不是眺可可,我是黄小花。你们故事中,一直缺少第四个中咒者。那个人就是眺可可,曲贤你做过什么事情,不知道吗?”
    曲贤摇摇头,他不知道。他跟眺可可素不相识,又没仇恨。
    “你还记得曾经冤枉一个男生盗卖器官的事吗?”
    经她一提,曲贤的脸色苍白如纸。难不成眺可可是那个男生的什么人?
    黄小花继续说:“你为了得到更多的钱去满足樱花,而去盗器官卖,事情暴露后你就陷害了一个男生,后来那个男生承受不了而自杀死了。那个男生就是眺可可的哥哥,你害死她的哥哥,直到她死,她的怨气不能消。她发誓死后要找出害死她哥哥的人,她自愿放弃了这个身体,让我寄居,我们的条件是,我必须为她找出害她哥哥的人。她要将那人的器官一件一件掏出来。”
    曲贤绝望了,事到如今,他终于相信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器官一件一件被掏出来。
    他们斗到最后,还是一同归西了。

您还可以[回首页]或[校园灵异]查看更多笑话!
地址:http://rqxh.net/article/view.aspx?id=1227
★☞赚钱软件推荐☜★
米赚
米赚

(玩游戏)

众人帮
众人帮

(赚悬赏)

抖音极速版
抖音极速

(看视频)


★☞热门游戏推荐☜★

【其他推荐】
★2013-2020★备案:黔ICP备13004711-1
【•笑话大全小笑话网需求留言•】